Back to top

被魏無控制後,桃薰的靈魂一直是在衝撞契約的結界。

只是受困於妖族的身分,她無法逃脫,只能被關在自己身體的某處。

直到一道熟悉的靈識進入,她才驚訝的停下衝撞。

南風的靈識居然能離魂跟她連結?

「南風?妳怎麼跑來這裡!難道魏無也控制了妳?」桃薰驚訝的問。

兩人相見時,桃薰忍不住的伸手抱住她。

「師姐!」nX$YS2*yjW&tD_p#uJtRKBg&=bg(XEACedDxI!MI)t8fTh(4WB南風感覺自己的肩膀被桃薰緊緊環著,她感覺很安心,她貼在桃薰身上,環緊她的腰,把臉埋在桃薰的肩上。

「南風已經厲害到能離魂了?」桃薰好奇的問,能夠見面,就能使用雙心訣探b)efh3SZXe^*B1fHH*PIM8XBJ7HfIzG8)z4(mMxv1bgUW_wt3h查,桃薰也因此知道南風此時是靈魂的狀態。

南風卻搖頭,她把自己頭上的髮簪抽起,然後把髮簪交到桃薰手上:「師姐,這個還給妳。」

桃薰卻搖頭:「我不能收,這已經是給妳的東西了。」

南風卻強硬的把髮簪塞進她手裡,然後握著她的手:「師姐,妳會後悔當初把這個髮簪給我嗎?」

桃薰搖頭:「當然不會啊!」對把髮簪給南風這件事情,她沒有後悔過。

「可…是我害妳被禁錮,還害妳…」南風卻覺得歉疚。

「不是你喔!」桃薰卻打斷她:「禁錮我的是一個叫做魏無的道士!綁架我的是武玉…武玉就是大妞!」

南風卻看著她微笑,她伸手牽著桃薰:「我知道,是大妞綁架你。」

南風好奇地問:「師姐,喜歡女子是錯的嗎?」她好奇地嘗試卻釀成大禍,但是她很好奇,桃薰對於喜歡女子這點,是(5Slj$lBM3RrMvjT0FWQJMnT5D%3Ut!aU9v*8M#zQfOJmbF%00什麼想法?

南風跟桃薰靠的很近,近到桃薰有些緊張。

桃薰搖頭:「喜歡是很自然的事情,至於對錯…我沒有想過l5CM7a)^c5cgp#vJAFF&JKjUgqe_*(WqRbiq6kKhAD$VVZP=QP這個問題。」更何況誰是對誰是錯的定論,為什麼是別人來決定?

「那如果…一直這I4P35cPd%eMte!xB)$&wvwfnLbkDu%)$LYYbjI5t*Jd32&wgW5樣,你願意嗎?」南風忐忑的問,她的意思是,如果兩人不解除契約,桃薰就必須守約待在她的身邊。

她願意嗎?

但桃薰卻誤會了,「怎麼了?你找不到回身體的方法嗎?」她緊張的看著南風,該不會她的肉身受到什麼損傷吧?

南風知道桃薰誤會,但卻沒有勇氣再問,只能順著她的話說:「如果我找不到呢?」

桃薰有些苦惱,她看著南風,還有周圍虛無的黑暗:「一定有辦法的,我們還要找顧君緣報仇不是?」

提到顧君緣,南風突然冷靜了。

對呀!還有這麼一個人,她必須要報仇,不然她就沒有站在師姐身邊的資格了。

「那報完仇呢?」南風執著的問:「你要離開我嗎?」

桃薰想了想:「報完仇就修煉囉!妳不是還在門派嗎?」她好笑的摸著南風的頭:「你永遠都是我的小師妹啊!」

「恩。」南風肯定的點頭,她緊緊的牽著桃薰:「我們會永遠在一起。」

桃薰好笑:「還有魔尊、長老、紫菱…大家都在的。」她眼神溫柔的看j_zPKf8O7)+%[email protected]!AQjz5149zp52PdRpX著南風,意有所指:「或許還有南風的夫君啊!我的小師妹那麼可愛,肯定有許多人喜歡的。」

南風心情失落的附合,看著桃薰一會,才回神似的點頭:「…是啊。」但我不會放開你的,師姐。

南風在心裡偷偷的發誓,如果這次搭救桃薰有什麼想法,就是她不想離[email protected]%w!1d9g(7aw=)[email protected])ZK*3vrE+8!開桃薰,師姐永遠只能是我的,我不會放手。

她已經打算好,就算她接收了魏無的契約,也不可能放手。

桃薰沒有察覺南風的轉變,只是擔憂的問:「所以南風,你真的找不到回去身體的辦法嗎?」

南風卻搖頭:「…我應該知道怎麼回去。」她牽起桃薰的手。

「跟我來。」南風說完就拉著桃薰走了。

桃薰看著眼前的南風,她的背影、肩膀,那頭盤起的長髮,還有牽著自己時,那緊緊抓握的手。

她雪白的衣服這麼明確,在整個空間好像發著光一樣。

桃薰微笑,看著兩人牽著的手。第一次,南風主動牽自己呢!


(圖/123RF)

帶著桃薰的魂魄回來,南風看著桃薰走進自己的身體,看著桃薰的臉慢慢恢復了血色,她才鬆了一口氣。

「桃薰一時半會沒辦法清醒了。」紫菱有些困擾:「南風,你吞噬掉魏無的靈魂還好嗎?」

南風臉色發白,喘了一會才點頭,離魂並不舒服,尤其她並非純DL%[email protected]=ZpP(pnkejwO4m*UeCSLiBB!NQ#HBqyXc$=粹的妖族,必須要將身體陷入龜息,才能夠離魂,然後用自己的靈魂吞噬掉魏無的靈魂,並且接收桃薰的契約,才算是完成。

但儘管難度很高,她還是通過了。

紫菱在內心偷偷評估著南風,如果準備得宜,對顧君緣報仇這件事情,南風應該沒有問題了。

南風沒有空管紫菱的打量,親自替桃薰整好衣服。

「我來背吧!」雨澤掙扎的要起來,他想要背昏迷的桃薰回去。

但南風卻直接把桃薰抱起,看著紫菱跟雨澤:「師姐、師兄,我們走吧!」

紫菱點頭,雨澤還想說什麼,可惜他在與魏無爭鬥時,自己的腳受傷了,看著自己的腳,他只好讓步。

由南風背著桃薰,四人準備離開,留下地上兩具殘破的屍體。

「武玉,不管她沒關係嗎?」紫菱看著南風,雨澤也看著她。

對於這個兒時的玩伴,南風卻沒有任何好感,她搖頭,一馬當先的走出去。

紫菱扶著雨澤一起,她看著遠處,隱約飄著怨念的鬼氣卻沒有去管。

等他們離開後,武玉屍體不遠處的露出一個坑洞,上面的落葉被吹開,露出下面數量頗多的白骨。

武玉在短時間內修行到能綁架桃薰,除了人族適合修練的先天條件,還^zt*np*9jTEA3p_3xf%c9Yv31W)uq5M5sq-^LcA7aGgD1TYS^Z有那個老道的內丹,以及她採用了特殊的修行法,殘忍的虐殺數百人,用怨恨的力量強行提升自己的功力。

因此她的死亡,沒有人可憐。

晚上,南風一個人坐在樓前,喝著酒想事情。

桃薰還要幾天才醒,這一次,她的損傷太大,被自己封印起來,讓她強行休眠。

南風親自照顧著桃薰,就如桃薰當年照顧她一樣,還是那張桃花面容,她卻多了幾分熟悉。

這次的事情,除了讓她知道自己的功力還不夠外,就是讓她察覺的一些事情。

一是桃薰是桃花妖屬,OAdaLvIxb3-+3hPV2RK-8k4$=9RqiJYsPa4)S7(7+oD5S4=1Jw修練的時間比自己長,不代表她就一定懂那些人情事理,自己一直用著人族的心態去揣度桃薰。

但其實,一直都是自己搞錯了,桃薰跟本就不懂,她一直在魔界修練,人界只是去招攬弟_kuZ$rAPU5++OPZIU#ORaLjW8jM5uwfxx38mvysTfq-5T6pdVO子,她根本沒有真正入世,也根本就不懂情。

從她跟武玉的談[email protected]^fH6hyW1L(wCS#&&wwH9tNgHxG*u-s2mi)hSED-6Dg6a話就能知道,她看的永遠是事情的對錯,她可以無情地說武玉的娘死亡與自己無關,是因為她看到了所有事情的因果,因此她不會被愧疚束縛。

但即使不懂情,桃薰還是盡可能的照顧自己,只是自己硬要跟桃薰嘔氣,要桃薰多靠近自己,因為…

我喜歡桃薰師姐。

南風終於願意承認,那麼討厭別人碰的GbjMVZ_)R)(K*[email protected]+L^K+w*Sgt!Uy8R自己,唯獨可以忍受桃薰的騷擾,覺得嘻嘻哈哈的人很輕浮,但一發生事情她就想找桃薰商量,覺得桃薰靠得住。

她其實…從被救回來後,第一眼見到的桃薰時,就如雛鳥似的喜歡上她。

第一次有人對自己伸出手,第一次有人抱自己,第一次,她不用害怕別人會用刀尖對著自己。

只是在人界回來後,她心情卻非常矛盾,因為她在人界中看到,原來兩個女子也是有可能在一起的。

她知道那叫做愛情,是會讓人以死相許的情感。

但那兩位女子的下場,卻又讓她害怕,她喜歡桃薰,喜歡這個保護她、照顧她的師姐,但桃薰呢?

她能接受這樣的自己嗎?

她說不定連動情是什麼都不知道吧?

還有…我們的結局,會不會也像是那兩個女子一樣?

南風看著床上的人,伸手撫摸她的臉,我多希望在你的心裡,不只是一個師妹。

她摸著桃薰的臉,然後她又再一次的感受那種心神震盪引起的境[email protected]_mDTS=6twgWcEwdmP&QFIgR7ZkjC_Z界,一種體悟的感覺讓她的境界又提升了,幾乎只是一瞬間,她從心動中期,跨入了心動的後期。

心動也就相當接近結丹,她快追上顧君緣了,而且也有了修練仙體的資格。

她看著沉睡的桃薰,無奈的笑了出來:「師姐,你真讓人苦惱,拼命也是為了你,進步也是為了你。」

想到桃薰說過,希望有人照顧自己這件事情,南風心裡覺得甜蜜又有點酸,她悄悄握緊桃薰的手,想到在人界時,Wfd%p!RxIv1c&t8i_=4P#%_w(O%oj!gQTxO%WmWzeK5*W^ttFX她們對感情的幾句討論。

…擔心那人無法好好照顧妳…

南風在心底說,不會有這個人的。

因為只要沒有那個人,桃薰就不會離開她。

南風微笑起來,師姐,我不會讓你離開我的。

她牽起桃薰的手親吻,南風不知道的是,她額上的隱隱浮現出一個圖紋刺青,象徵著她魔界中人的身分。

魔,以其為能惱人者,稱作魔。

桃薰就是她心裡,讓她最惱、最愛、最痴的那個人。

桃薰,是我的。

當紫菱感應到有人的境界提升時,她驚訝的來到南風的房間,發現她正把桃薰的手放進被子裡。

「居然提升了RGvj*ZVwb%[email protected]@mhw!*1境界?」紫菱有些驚嘆,南風修煉幾百年,從築基到心動已經是神速,但居然因為這次的事情,她又提升了境界。

照理說越後面的境界,會花費越多的時間去成長,雖然因為修練功法跟丹藥的輔助,南風的成長還在預料之內,但最近她卻有超過她們預期的狀w_6tXAcd3)k8L2!whQGB+1y5b1dN_r+pyf=xIu6I7S4so9ae1%況。

感應天地修練者為道,道就是路的意思,在這條修煉的路上,南風能因為心境而提升境界!

這算是很厲害的機緣啊!

這時桃薰也轉醒過來,因為雙心訣的緣故,她感應道南風的成長,她也一舉踏入心動後期。

這對師姐妹又往前了一步。

作者:馥閒庭

看百合小說《調笑令》全系列

看馥閒庭作品

U是一個快遞機器人,她時常利用空檔之餘去整脊推拿,因為她始終認為自己是瑕疵品,她想要跟其他機器人一樣完美正常,有天U遇到了怪奇清麗的剪接師林銘,U開始改變自己的想法。

林銘因為一支商品廣告陷入難關,一直宅在家剪片叫外送解決三餐,U好奇林銘,接了她所有的外送單,數據分析她的需求。人群恐懼症的林銘因為常常和U見面開始對她有了好感,她們開始第一次約會,U的貼心讓林銘感動卸下心防,但U害怕林銘的挑逗碰觸跟率直的個性,因為怕被發現自己不是人類,更害怕如果有了愛情會違反機器人法則,她們的關係將會如何呢?

★《花吃了那女孩》、《揭大歡喜》陳宏一導演最新作品
★脫俗女神姊妹花王渝萱、王渝屏首度共同主演
★女孩與機器人的賽博格之戀,原來「愛」就是天意

註冊馬上看《看不見攻擊的程式》!

LalaTai英文版網站上線啦!快來看看我們的英文版網站吧!LalaTai English website is now ready for you.Check out our English website!

一起發大財!同婚合法帶來29億粉紅經濟!歡迎聯繫拉拉台,幫你精準投放廣告至LGBT社群!

業務Hans信箱:[email protected]臉書私訊

延伸閱讀

妳也會喜歡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