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既然桃薰身為魔界中人,自然做事情比起正派、講究規矩的仙界,她也有做過很過分的事情。

只是她萬萬想不到,自己有天居然也會被人綁架?

她看著抓自己的人,[email protected]$W0dLi8K3aa0d1RIz&h2PFH=aY5z%xvd795w6+一個瘦巴巴的女子,但臉上的黑麟卻讓她記得,她無言地看著此女,喊著記憶中的名字l:「大妞?」

被喊住的大妞瞪著她:「我現在改名叫武玉!」

「好好!雨?還是玉啊?」

「玉!」

「好,玉、玉!但武玉姑娘,你綁我做什麼?」桃薰好奇的說,她被人綁到人間的某個洞府,雙手被制魔索捆著,身體也NeBV$8w)@+5BKVNFPmqaFkn1aygBtA+O+Gc1^slfd#6YzO+3i9無法動彈。

或許當初她侵門踏戶時粗魯了些,把人家門撞破了,不過她的家*YonICkEjtdu7DD+B0!c9*0fS&rG&ukCOgE=IleZPh(&YyhB95人只是被自己迷暈而已,睡醒就好,有這樣大的仇恨嗎?

「你還敢問,要不是你!我的臉會變成這樣!我娘…她也不會因為你遭人姦汙!」她恨恨地看著桃薰。

桃薰看著她:「又不是我姦汙你娘的,再說了你的臉,是你自己不願意好的,關我什麼事?」

武玉瞪著她:「你什麼意思!」

桃薰卻更不解:「你臉上的[email protected]^Q7b!e9opW3bA=_jydNTjwooBwbSK鱗片只是引出你體內的魔性,你心魔不消,鱗片自然不退,怎麼?你們人族的道士、算命仙什麼的沒有告訴你嗎?」

「不可能!他明明說要把你殺掉,我臉上的鱗片才會消失,不對!是妳說謊!你騙人!」

桃薰無奈,這算不算是一個誤會引發的血案?

邪影教內,對於桃薰的失蹤,卻亂成一鍋粥。

桃薰不見了!魔尊又不在,跟桃薰一起的師妹只好回來告訴紫菱。

紫菱皺著眉,「阿薰被綁走?誰要綁走她?」桃薰平時不太與人結怨,是哪方人馬將她綁走,紫菱完全沒有頭緒。

「我們也不知道,原本桃薰師姐讓我去找藥材,等到了約定時間,她卻沒有出現,我們喊了整片後山,師姐也沒有出現,只有藥藍落在地上。」幾個師妹搖頭,看著紫菱慌亂的問:「師姐,現在怎麼辦?CMaAP9O#xU9^iOZe^Sr(Xy9&C6_By%pEAXA*l2gYTeU+(LSshq

「既然是綁人,那肯定有什麼要求,你們先下去吧!」紫菱冷靜的說。

「是。」幾個師妹沮喪的退出教派的議事廳。

而她們沒有發現到,紫菱的背後始終站著一個人,南風。

南風皺起眉,桃薰被人綁走了?

她站在議事室門口,她應該要開心的,可聽到桃薰不見,她卻感覺心臟緊縮起來,整NhoqYdk8T_Pnf5e-l-adzBX7*S%sJGGJ)hG0*A)qolU&dGZuGL個人都不好了,焦急、煩躁輪流在心裡,讓她握緊拳。

她應該覺得鬆了一口氣不是?

但她腦海卻閃過以往的回憶,桃薰抱著她的溫暖,還有她找到自己時,眼神裡的焦急。

她應該要恨桃薰害她被那個老道抓-ZAI3$s=qT=(c2*[email protected]住,可是當桃薰發現自己被辱時,那比她狠絕的處置跟憤怒,讓她覺得出了一口惡氣。

她站在議!Oo-LBBd%[email protected]%85eovNKn4VFGIxuFzAPe%9Xyn7muiNexTIh=事廳外,偷聽著紫菱跟另一名雨澤師兄討論,南風認出他就是放水燈前跟自己搭話的師兄,她偷偷跟在他們身後。

「現在呢?」雨澤師兄問。

「那人[email protected]&==lY_KJW)QsrETv-T**JOuh留下這麼多的線索,恐怕是有目的要引我們過去。」紫菱沉思,對方一路都留下氣息,恐怕是有意的要引他們過去。

「我也要去。」南風突然出現說,只是她的面色還是冷冰冰的。

紫菱看著南風問:「你肯關心桃薰了?」

南風卻嘴硬的說:「我只是想看那個女子是怎麼死的!」

但她還沒說完,卻被一旁的雨澤師兄潑了水!

「你出去!」雨澤師兄瞪著她,他看著南風:「你以為桃薰是什麼人,你難道沒有受她幫助!」

紫菱出來打圓場:「好了,我們都是想救阿薰不是!」

雨澤師兄看著紫菱,卻意有所指的說:「她根本就不懂,還[email protected]%WjXjkXc8MA%izz2qpeb6wc5)jK%z8__va#ESFNDL以為桃薰這麼疼愛每一個師妹嗎?你的良心去哪了!還是仙界都是這樣忘恩負義的貨色!」

「我才沒有忘恩負義!」南風生氣的喊,她只是…

「你若沒有,就該記得是誰把你帶回來的,不然以你仙婢2l%f2v3K5*NHce$Z9g3mJ6c6lcv-ZxrBD7Ont3#I$14LNFxfGK的身分,早就該被打死,能容你入魔,是誰替你背的罰!」雨澤師兄口氣不好的說。

「什麼罰?」南風不懂的看向紫菱,卻只得到她裝作無事的閃開。

南風一看紫菱師姐的樣子,她就知道肯定又是桃薰騙她的事情,她不高興的spNv&mL_%_AClKW7gi1khal*F%%er4AR1CLO+n_CYtP(qZ^-m9問那個師兄:「到底她做了什麼,把話說清楚!」

紫菱還沒開口,旁邊的師兄又開口:「桃薰kf3-hFe&2%CC6([email protected]_^Rl)X%y8AKc0jAl9$hlsOT1擅自把你帶回來,按照教裡的規矩,包庇仙族,要被囚五年,每日挨一個時辰雷擊,熬了五年才出來,你卻在那怪她,桃薰師姐要我們不跟你計較,你就沒有發現過嗎!」

「我…」南風聽到這邊才知道,原來桃薰在她執行入魔儀式後消失,並不是出去玩,而是為她受罰!

雨澤師兄瞪著南風:「而且那次她帶&SeiytLdzW$#t9UND_THriFSRK6tLaLnekm6g^eawJN3b70Wdw你去人界,師姐受了這麼重的傷,氣海破裂、本命株都枯萎了,你有來關心過嗎!你聯合其他師姐妹排擠她!要不是她要採藥療傷,怎麼會被…」

「好了!」

紫菱打斷雨澤,說破這些事情她也很痛快,可是她也不想南風因為愧疚,而不專心在接下來的營救。

「雨澤,桃薰不是交代過你的!」紫菱叮嚀他。

「對!師姐是交代過,因為她不想讓這個『南風K)UGkfm$%jk7wlPt1-3Lv0UL!1jh8k7(i+dYbwz&Dev!YX=MbT師妹』覺得虧欠,可我看她根本就不覺得虧欠,她現在還是半緣道觀的顧霜雁!只是在魔界而已!」雨澤不高興的說。

南風看著眼前的雨澤師兄,還有一旁似乎早就知道的紫菱師姐,這個事實讓她難以接受,也讓她以往的想法改變。

她突然覺得一切翻轉過來,不應該是桃薰欺負她嗎?

為什麼她要替自己做這麼多?

南風不可置信的走出去,她需要冷靜,需要好好想一想,為什麼她心裡的桃薰跟眼前兩人嘴裡的桃薰如此不同。

是我太笨,還是我根本就不懂?

紫菱看著南風失魂落魄的模樣,她拉住要上前理論的雨澤,兩人繼續討論著怎麼救出桃薰的計畫。

裡面的人討論了許久才熄了燭火,紫菱走出去,看著那個還在吹風的背影。

雨澤倒是轉頭就去準備東西,一點沒有打算理南風的意思。

紫菱嘆口氣,其實她一直覺得說開這些沒什麼不好,可桃薰一直很害怕對南風說開,因E0&zTiv([email protected]#iT([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z1為許多事情一說開,她真實的心意也會浮現出來。

紫菱握著自己的蛟麟劍走過去,她不想看到南風再這樣執迷下去了。

「桃薰說的沒錯,南風你太倔了。」紫菱走過去坐在她身旁,兩人一起看著遠處,他&7+ZY+E-i-(8IP7!_qxWASd%S6Lhcw&!=(idsk=*L(6^$sEKb)們躲在一個山坳,往下看可以看到人界的燈火。

南風正要反駁又被打斷。

「可她也說過,若不是你這樣倔,就撐不到引魔符打開通道,你也會RU8-diU&1VXeoG3GL=vWO36t*Na&Nm+N%R09VYSk)A5E05zxk&在半緣道觀生存不下去吧?」紫菱丟了一小壺酒給南風。

南風接了酒,她仰頭喝了一口,她頭一次放下反叛的心思,看著紫菱:「師姐,桃薰師姐到底為我做了什麼?」

紫菱一臉終於等到你問的表情,她輕嘆:「你確定要聽?」

南風點頭:「我想知道,我到底欠她什麼?」

「照你的說法,應該算是債台高築吧?」紫菱無奈,她笑著跟南風一起看著眼前的風景。

「但其實你也不用太在意,教派有半數以上都欠了桃薰。」

紫菱說出桃薰為南風做的事情,從一開始的將她帶回,這違反教規必須受罰,魔尊傳授魔功,還有替她去道觀偷劍,甚至[email protected]%yuR48rpmnnlktpOQMQwPiE%pwFocMEzDph=&uKAF帶南風到人界。

紫菱輕聲說:「雖然阿薰沒有說,可她從知道妳的身世後,就一直很替妳心疼Ko2WLkqbBoH$tf^4vmb9^tM1q*X^q%B4%MxrrW-SSYYAqn8BNx,我們在人界的花朝節見過,她說希望妳有當孩子的無憂跟快樂,她把妳變小並不是要打壓妳,而是想要彌補妳沒有嘗試過的童年。」

雖然桃薰的思考很有妖族直魯的莽撞,完全沒有想過南風就算變小,心智卻不可能回逆。

南風還是有些嘴硬:「她憑什麼這樣決定…」

「就憑她是妳師姐,更何況南風,那時候你不快樂嗎?」紫菱問南風:「那時我看到你跟那個U&NufgOsIz^Gs=3DFT)#S7t7JPulf)[email protected]$1x&d8H5uFutDM大妞的孩子玩,妳臉上的笑容是假的嗎?」

「可就是因為如此,我才被人拐走無力抵抗!」南風說,差一點,她的內丹就會被人挖走。

在跟桃薰共夢的儀式中,她在桃嫣身上體驗到失去生命的恐懼後,她就非常厭惡這件事情Uzjp*Ezj!_Q%8([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Cd6SLyRkr&,好像那種恐懼被人種進身體一樣。

「那時候,桃薰給妳的髮簪妳放到哪去了?」紫菱卻問南風。

「關髮簪什麼事情?」南風不解的問。

「阿薰有把自己的本株枝枒打造成飾品送人的習慣,靠著那件飾品,她可以感知妳的位置,花朝那日我有看妳戴過,後來1G^$PWAXq=OV5AkRdccO%&FV%uD7kiONpa4nVouLCm+PkAY!1)呢?」

南風遲疑:「我…送…人了。」應該說被大妞拿走了,所以師姐才…找不到她?

「那你到底憑什麼怪阿薰?」紫菱無奈地問。

整個對話,南風從一開始的不屑到沉默,最後羞愧的咬唇。

「…大概就這些了,所以啊!她為了妳犧牲滿大的。」紫菱提醒她hkf)[email protected](Z8H2kxj^$W+9l3:「你若因此放棄雙心訣,那就白費她的苦心了。」

南風點頭表示知道,桃薰是為了替桃嫣報仇,而自己則是不甘心被顧君緣無視。

紫菱看到南風懂了,她才欣慰的點頭,兩人都沉默一會,她決定轉身離開時,又被南風叫住。

「紫菱師姐,桃薰師姐她…」

南風遲疑了一下,還是咬牙問:「她是不是對食一流?」桃薰到底喜歡男子還是女子,這件事情一直困擾她。

她查過了一些書籍,女子跟女子相戀,又稱作對食,魔界甚至還有相關的雙修的功法,只是這種事情,在魔界也同樣不可言[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O774qH%ltr0uAqS-A0+5hG#igLc2說的。

紫菱愣了一下才反應過來,她看著南風:「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

南風遲疑的問:「她對教派的人這麼好,是不是…」她有喜歡的人?

「不管是不是,她都救了妳,原本她可以袖手旁觀的!」紫菱嚴厲的說。

「可這樣不對吧!」南風嘴硬的還想掙扎。

紫菱卻突然起身,她看著南風:「你自己又[email protected]#mZ2eDCPB何嘗是對的?自己摸著良心問問,妳入魔的原因是什麼!妳是用什麼身分去譴責她?」

紫菱看著南風,她要做的事情是弒父,因仇恨入魔的人,有什麼資格批評別人的道德?

南風卻是因為紫菱對桃薰的維護,她狐疑的問:「難道師姐妳對桃薰師姐?」

「我對桃薰不是男女之情,但就算是好了,她也不曾對任何人踰矩過,包括妳!」紫菱不高興的說,她轉身離開,徒留南風[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HF_^3$XwShgP愣在原地。

「桃薰是我從入教後,pUsg_u2JJFpSfWhMG)m7%w)tzP5J+KF9YKOBt7REe-m)rt50R^認識最久的人,只是同門的義氣而已。」紫菱難得多說了一句,她看著南風:「她對我,跟對你是不同的。」

南風愣在原地,她看著紫菱離開的背影,心裡卻有什麼想法在湧動。


(圖/123RF)

桃薰被制魔索綁在柱子p+Aj_W&Z#gec&4By2XEmy%R_1E$smugGYc-w!V5Y$%FQWhbI_W上,全身上下都是被虐待傷痕,她看著自己面前的武玉,不解的問:「其實我不懂,你為什麼要這麼恨我?」

武玉鞭打她的手停了下來,她看著桃薰帶著恨意說:「因為你,我娘死了。」

桃薰知道自己當初迷暈大妞全家,為了問出南風的下落,但她並沒有傷人性命,只是跟一個心中滿是仇恨的人,是講不B2^+3WhHBMn([email protected]^oF#[email protected]通的。

她看著眼前的武玉,這樣的眼神她太熟悉了。

「你突然%dsfnDN$X(4mIUI3&!KuIT8=Foh6=nFnOCpedktolP1wu(OCW$到我家,迷暈我的家人,等我醒來,門戶被破壞,我娘…已經遭人汙辱了,她被村里其他人逼死了,這都是你的錯!」武玉咬牙說。

#CepHpydsFu)NQ-NZK8MRgeG#zpIY0FOBHyOX9!p!Zvs#1R3$i聽到武玉這麼說,桃薰覺得很無辜:「可是我只是迷暈你的家人,並沒有殺了你娘。」更不是我去汙辱你娘的好嗎!

她是女的,沒有那玩意好嗎!

「就算不是你做的,但我娘因此被我爹逼著上吊自盡,以保名聲清白,這一切都是因為你!」武rF4qvejz+Pdp1%*Pdb+iYzEsQ03T)7hCreDP!cxnr!q0jMO)Nx玉生氣的看著桃薰,這張臉太可恨了!

武玉指責的對桃薰說:「如果沒有你突然-x)9XHIC*V-&2%010zGJTlrjJ##Z83V#3f0$8HE*[email protected])跑來,我娘就不會昏迷,我娘也不會被人侵犯,這一切的罪魁禍首都是因為你!」

「呵…呵呵…」桃薰好笑的搖頭,看著武玉的眼神充滿著可憐。

「你笑什麼?」武玉猶如被刺傷的獸,警戒的瞪著桃薰。

「笑你目光短淺,修練到這個地步,卻還只是個找娘的小娃娃。」桃薰看著她:「一直我娘、我娘的,真是可笑…KcxF0!xwf4C+!&cF+*%W6NjFc^X4ah8V)zlzvsvfsJW71PD#[email protected]

啪!

武玉狠狠的一巴掌搧在桃薰臉上,將她打得歪了一邊,但卻沒有任何快意,因為桃薰1!FxNDd%0sq=W7w^DgNWp$H591oVgfj5P-Vi)8k(l&Hz1UJ%cj臉上的笑容並沒有被她打散,反而更加醒目刺痛了她的雙眼。

「照妳這樣說法,那你為什麼不怪自己?」桃薰有趣的問。

「我哪裡錯了?」武玉不滿的說。

桃薰在去找南風時,探Z)xPkx%tLQycCmH2MTXe*M_kf^xaZ7=AEx6qajaqk2xkEUwbp&問過武玉的記憶,她直白的說:「如果不是你貪圖南風的髮簪,讓她把髮簪給你,那南風就不會被那個老道盯上,我也不會為了找南風,而跑去迷暈你全家,不是你拒不肯說,我也不會把你的臉變成如此,不是嗎?」

桃薰好笑的看著武玉:「一切是你咎由自取,武玉,你忘了嗎?在算命的時候,那個道長說過的話。」她看著武玉眼神黑暗:「他不是告訴過你『[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莫貪』嗎?」

武玉猛然想起,那個她跟南風去見的道長Fe6NLn_BpCviu#RZfCz-)[email protected]$#6Z1sZCMH531=o9-,面容雖然模糊,可自己那時見道長跟南風多說了幾句,她卻只得到一句話。

莫貪。

若不是貪那根髮簪,她不會主動提那ip(KoVFr%[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1vnk=TO_yX個親吻的要求,不是貪南風的姐姐有錢買吃的,她不會跟南風交好,不是貪心想要所有人喜歡自己,她不會被忌妒啃食,把南風帶給那個老道。

沒有那個老道,南風就不會失蹤,也就不會讓眼前的女子闖入自己家,沒有之後的事情?

「不是的!」武玉搖著頭:「明明是南風的錯!不是我的錯…你是南風的姐姐,才會這樣說的!你$k*_#vm5UKp0WI)+N39&MmsQ-U9okFGw6pvfTMp_^mt6Y!$^np只是想要包庇她!」

桃薰看著她執迷不悟的樣子搖頭,「人族真是難懂!」

啪!

武玉對著桃薰連甩了幾巴掌,但她卻不肯改口。

她恨恨地看著這個女子,就是她害自己家破人亡,所以她為了報仇,努力修練,短oH-#g^_CMh$2IxoQbF+kehIaef8fv(cuNgrmEUxZ)UfL-jrr3Y短幾年,硬是修到這個高度,這女子竟然敢嘲笑她?

武玉拿出刀子,開始用盡各種酷刑傷害桃薰,只為了要看這女子痛苦改口的模樣。

可惜桃薰雖然痛苦的哀嚎,卻咬死不肯改口!

「說你錯了!說你們錯了!都是你們的錯!才會把我害成這個樣子!」jIdoMWexl5g2gi8PmM+3Y5ckf0gF%9dy)#sZaazScLBcIeTbne武玉狠狠的抓起桃薰的手,拿出尖刀刺進她的指甲內:「快說!」

「啊!」桃薰痛呼,但卻沒有接話。

「你快說啊!說是南風的錯,我就放了你!NplyIep0)4-hDbcnA4ouAxLR)K-$NxtI9*qlMv=wI9=#aZzAw-」武玉看著她,語氣都有些祈求了,但桃薰看著武玉狼狽的笑:「我家南風只是被你利用,她…沒有錯!」

就算痛得吸氣,痛楚在身體滲入骨血,但她仍然不改口,不只是因&_3fuXrQ#Eh2G8yZgLCk4N)d3M!Y*[email protected]=L#3DL#i*Q^tFq為天生的傲氣,更是她對南風的信任,她相信自己的師妹。

南風不是這樣的人,或許她會迷惘,但她絕對不會利用武玉,也不會不經人同意就做出親近的舉動。

武玉瞪著這個女子,為什麼,她2d5BMMIuKuP4MMgEEGYn9JxcyD(DzQLky%y^#hRzl2KGu4eSxm就是找不到方法治她,回想這整件事情,她突然想到什麼,她看著桃薰惡意的說:「就是你吧!把那種噁心的對食之風教給南風,所以她才會去親我。」

「又在找推託的理由?」桃薰冷笑,但她明顯不若剛剛理直氣壯,因為武玉說中了一件事。

那種女子跟女子間的親密,她並沒有嚴厲的阻止南風。

桃薰忍著身上的痛說:「明明是你貪圖髮簪,才[email protected]$)*Zx*[email protected]=7S3X主動提議的!…當年…我可是每人都發了東西,你自己心裡有了貪念,為什麼要怪別人?」

武玉瞪著她還想在這件事情說話,卻被人打斷了。

「不用多說。」

門口站著一個少年,他看著武玉跟桃薰,尤其眼神盯著桃薰,當年那個闖入師傅道觀的魔族女子。

「我叫魏無。」那個少年道士掐著桃薰的下巴,將她抬起直到平視:「你要記得我,因為我是你的主人。」

桃薰嘲諷地笑:「我沒有主人,也不會認你為主。」

少年道士卻胸有成竹的問:「是嗎?」

當南風、紫菱、雨澤追蹤到那個洞府時,門口兩個吵架的人,讓他們隱蔽到了旁邊。

「你應該把那妖物給我!」一個黑衣,頭髮遮了半邊的女子說。

另一個少年道士只是把手揣在兜裡:「我是她的主人。」

「主人?笑話,你只是看上她的美色吧!」女子嘲諷他。

少年道士被戳破了心思,表情有些不自在:「那又如何,我用她來增加道行為什麼不可以?」

南風看著兩人,他們的道行莫約是靈虛後期,而自己是心動中期,武力上應該打得過,不過她要先找出桃薰的[email protected]@nq1D*u_x)&x**fW91Bg99kL_ECnO4l%Rl_*i631hdm位置,因此南風用了雙心訣,動了她跟桃薰的連結。

只是這樣一動,那個道士卻好像能感知一樣,猛然看向南風的所在警覺地喊:「來了!」

黑衣女子也往這邊看去,與南風相對,她眼神黑暗。

「南風,好久不見。」武玉打了招呼。

南風看著武玉,直到她頭上的桃花髮簪,她才認出這個當年的大妞。

「你綁架師姐做什麼?」南風自然的走出來,只是用手勢打了暗號,讓紫菱跟雨澤先別出來。

「師姐?」武玉冷笑:「果然是騙子,你不是說,桃薰是你的姐姐?」

南風抽出自己的虹靈劍:「把桃薰師姐還給來。」

「你很快就會看到她的。」武玉說,她看著旁邊的少年道士,似乎桃薰是被這個道士控制。

南風看著那個道士有些面熟,然後那個道士拿出一個鈴。

叮鈴!

鈴聲輕搖,一個人影就出現在了南風的面前。

「來!見見你的好妹妹。」武玉惡意的說。

南風看著眼前的女子不敢置信:「師姐!」

眼前的人,赫然就是桃薰。

只見她雙眼呆滯,看著南風時,毫無任何神采,只是沉默的抽劍對著南風。

一旁的少年道士走上前,他手勾著桃薰的腰,看著南風:「你要找的人,是她嗎?」

桃薰呆滯的看著南風,恍若不識。

那道士的手,從她的腰摸了上去,然後慢慢爬到她的肩膀,[email protected]!KB#VkXR-*NA+$zu$WeZF*=$5!eXPJNiNEEN7iYv扯開她的衣襟,露出那抹紫色的肚兜,雪白的肌膚上,與肚兜的繩都格外清楚,飽滿的胸脯宛如山丘,爬上的男人的手。

南風瞪著眼前的少年道士,只覺得內心怒火沖天。

「她,我已經收用了。」少年道士說,他準備伸手進桃薰的肚兜。

這樣羞辱的一幕,讓南風氣紅了眼!

「放開她!」南風抽出劍攻向那個道士,但桃薰卻像是醒神般,抽出自己腰間的劍擋在兩人面前。

「師姐!莫阻我!」南風生氣的說。

但南風的攻擊,卻總是被桃薰擋下,(+Pku(BFIoYnBHMppmdy%XRlk*83q$YARJzyH)$S9n#[email protected]%忌憚於桃薰,南風不敢用殺招只能想辦法攻向那個道士,因為她知道是那個道士控制了桃薰。

「還挺兇的。」道士輕浮的笑,一旁的武玉祭起法器,準備收了南風。

紫菱跟雨澤也現身,只是看到桃薰模樣也震驚了!

雨澤拿出兵器抵抗,但他不安的問:「桃薰師姐怎麼了?」

「師姐被那人控制了!」南風心痛的看著眼前的桃薰,她的眼神冰冷無情,彷彿自己只是提線的木偶。

「應該是制魔咒…」紫菱看著武玉:「那個女子是誰?」

南風解釋:「大妞,以前在人界的鄰居。」

「我叫武玉!」武玉生氣的吼,她拿出自己的兵器攻向紫菱。

雙方打了起來,雖然那個魏無是道家,非常克制她們魔族,可是南風這邊人多,而且紫菱更是對戰經驗豐富。

因此很快就制住了武玉,只是魏無比較棘手。

南風最後讓桃薰刺傷自己,換得了近身的機會:「師姐!」她拉著桃薰,卻發現桃薰mMuQ(=#iqG16tyrTelUOYgqqknP$I5S=x!az9S8ae#VdQz-BcD無比的掙扎,只好先用制魔索綁住她。

只是南風自己也有魔氣,所以她拿著制魔索,像是徒手去拿燒紅的鐵,但南風還是咬牙把桃薰綁起來,這才有[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9br%W%空去管,被紫菱跟雨澤制住的武玉、魏無。

「桃薰師姐!」雨澤焦急的搖晃桃薰,可是她還是一副誰都不認的模樣。

南風看著這個洞府,還有周圍的景色,她想起來了,當年那個小童就是魏無,他接收了老道的內丹跟所有東西,卻對把SB*)cY7TF+wMw(tr5dv1PtW&cDlECGm#)eAJW**rPhtDA2+R1I內丹給他的桃薰如此。

想到這邊,南風的怒氣在心裡湧動:「把控制師姐的東西解掉!」她橫劍命令著。

「解不掉的!」魏無被綁住卻沒有任何害怕,只是臉上狼狽了些。

紫菱走過來,看著南風搖頭:「不行,桃薰已經跟這個人結下了契約。」

桃薰原身是桃花妖,妖族有一種特+!-%Grnfgf&ab=JbZ8uil43HazEmBq6bxBBCsI8Nz=pFQiDKV5殊的契約,可以跟人簽訂,而人族的道士很擅長這部分的控制,現在若是殺了魏無,恐怕桃薰也會跟著受傷。

「為什麼桃薰會這樣?」南風看著眼前呆滯的桃薰不解。

「你看到那個髮簪了嗎?」紫菱看著桃薰頭上的鳥形髮簪:「那是不是當年桃薰給你的那支?」

南風辨認了一會點頭:「是師姐給我的。」

「那是桃薰本命株的枝枒制的,跟她有連結,恐怕就是如此,那個人才能控制桃薰的。」

南風聽完心裡更不好受,她喃喃的說:「這一切都是我的錯,若不是我...師姐也不會被控制。」

若不是當年她蠢的把髮簪給大妞,不是她看了那青樓女子對食的事,她不會心神震動引來老道,因垂涎她的資質而綁架她PURyWF9&al)Kc^OpZN^EjtR(i%43a&qe+)*JNvLWOwp$yxkdx7

桃薰不會因為找不到她,而去迷昏大妞的娘,而大妞不會因此仇恨自己,把髮簪j0cI7Mi-4XCu)SHpZ^Nxzw43LC7SID=aQpKB8xIQ=i#fSMRJ9v給了那個魏無,那個魏無就不能控制桃薰。

一切都是她的因果。

更別提為了保護她,桃薰動用的關係、耗損的功力…

ql6XK45_2(Vqpqb8hb5U3I)#[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yTUB我欠師姐太多了。」南風說,她看著桃薰,雖然她呆滯無神的模樣,可她知道桃薰的靈魂還在,只是被該死的人控制了。

「紫菱師姐,你說,如果那個魏無死了,師姐可以回來嗎?」南風眼神陰暗的問。

她要殺人?

如果桃薰清醒一定會阻止,但對紫菱而言,她只在乎桃薰能不能回來,至於南風因此染上殺孽,她並不在乎。

紫菱衡量後,對著南風肯定:「死亡相當於毀約,應該是可以的。」

南風點頭,她拿起劍走到魏無面前。

魏無看著眼前的女子,認出她就是師父當年擄回的童女:「你要M([email protected]%pOw!35w#PyzmXh+*Z%Hjb1$XgEbLw7幹什麼!你傷害我,你的師姐也會受到同樣的傷害。」

南風抽出他頭上的髮簪,看著這個簪,就是當年桃薰給自己的那根。

她走到桃薰面前,猛然把簪刺穿自己的手6)C3o#M1YXtZLz4KQpnE2#(CZLnCv#zew9dL9nXYbV$E$ta)-p,疼痛讓她的手顫抖起來,她看著旁邊的桃薰,果然一動也不動,恐怕是真的被控制了。

南風轉而走向另一個人面前。

「武玉,師姐被種了心符,但你沒有吧?」南風陰暗的看著武玉。

當年她們是一起玩耍的夥伴,為什麼現在卻是如此的境地。

武玉聽到南風這樣說,她害怕起來,她對南風求饒起來:「南風!我們是最好的朋友不是嗎?」

南風一步步的走上前:「是啊!師姐還給你好多糖。」為了她可以在人界無憂,桃薰很善待她身邊的人。

武玉磨蹭著後退,面對眼前的南風,她很害怕,因為南風[email protected]_hJCWt)h_K=homrY=Uzs9*[email protected]的眼神中只有黑暗,像是通向死亡的路:「你忘記我們一起出去玩,是我帶你去街上,介紹很多大娘大伯給你不是? 」

南風沒有說話,只是拿著那簪,走向武玉。

武玉的存在不斷提V*=8sa*ceJ+hE1V*XXZ4)lvwk4tC-KL4lmZ29^sPkTWt2O3ZNR醒自己,想起當年桃薰的溫柔引導,她無知的舉動,是桃薰站在她面前,替她被大妞的娘罵,替她被其他人用眼光嫌惡。

師姐一直在保護她。

我家南風才不是噁心的孩子。

桃薰師姐生氣的拿刀,對著大妞的娘講話,那模樣她到現在還記得。

她喜歡女子這件事WzvqadM^[email protected]^PA%_N4hX8p_#Adr1lQ9%jDLD%v$H4N情,桃薰從沒有責備她,只是慢慢的引導她去想明白,反而是周圍的人,不斷告訴她這是錯誤的。

而自己傻的被武玉哄騙,才會把那根髮簪交出去。

「而且xh!Ssc)uxPuR%uzA^3yIH^YIXg^Z-Yxko(JwVB5c1TWLB96S1N是你自己引來那個道士,所以你師姐才來找你的,所以你不能怪我!」武玉找各種理由搪塞,卻無法消滅南風的怒火。

然後她想到什麼,看著南風:「你還親過我不是!」

「對,我親過你。」南風拿著那根簪子,走到武玉面前,其他人也驚訝的看著南風承認了這件事情。

她那時太傻,對情的好奇讓她做的錯誤的事情。

南風拉起武玉的肩膀與她面對面,她柔聲的問:「你娘被人逼死了,那你爹呢?」

武玉看著逼到眼前的髮簪尖端,抖著聲音說:「這…這麼多年,早…早就死了。」

「那妳娘的寶貝弟弟呢?」

「我修練了三十年,等我修練有成,他…也死了。」

「所以你們全家,只剩妳了?」南風冷聲問。

武玉點頭:「我們家就只剩我了!南風妳放過我e4=7W6uW0+366_80--1&%%Pj5zT)%uQrDr4d(rDTnnu&5dZhE$,我保證絕對不會再…」她說到一半,劇烈的疼痛就在她的眼睛上炸開了。

南風把髮簪紮進了她的眼睛裡,一下、一下的刺入,然後抽出,戳爛了眼睛,劃破她的喉嚨。

武玉嘶啞的氣音,還有南風一下下的刺入肉體的聲音,讓人沉默的看著。

直到武玉不hKnXO_u1FZ47Kph$!6FhFDZpGi7+6whJBlSkn#ieZnXh9yWKnr甘的抓撓南風的手,還抓撓的想要伸向南風,卻被她扯向自己,南風終於微笑了,帶著滿臉上的血,她看著武玉貼在她的耳邊,美麗的面容,卻有染著血的詭麗。

「幫我跟妳的家人問好。」

說完她把髮簪紮向了武玉的心脈,斷送了她的人生。

紫菱跟雨澤在一旁看著她,並沒有上前阻止。

南風看著手上的簪,上面的血色帶wEwaHmu6^5_1EyhAdg_Qm1NQ(p-S+pYCBMj5^wy$Mq#[email protected]&4著腥氣,她把髮簪拿去用井水清洗,看著水桶內的血,渲染了乾淨的水,就像是殺孽染上了自己,這是她第一次殺人。

她第一次奪走一條人命。

南風看著自己被洗淨的手。

以後這上面會有更多的血嗎?

「後悔嗎?」紫菱跟著南風來到井邊,看著她出神的模樣問:「第一次奪走一條生命,你後悔嗎?南風。」

南風搖頭,她分神的看著手上的髮簪,木材因為沁了血,顏色變的很深。

「如果這樣可@i(([email protected]^o#r7ENIX1d2nVB5dKs3&fKmjC^InmgCm)jYlUQG2O以讓師姐清醒,那就值得。」南風說:「就算殺了魏無,也沒關係,只要師姐能回來。」她不在乎契主如何,她只知道一件事。

桃薰是自由的,就算殺掉魏無,會害桃薰變成一個沉默的魁儡,她也不允許有人擁有桃薰。

她已經做好照顧桃薰一輩子的準備了。

「其實還有另一種方法。」紫菱突然說。

南風馬上焦急的看著她:「是什麼?」

紫菱看著南風說:「契約的定立,通常是指桃薰跟契主T5wh%+Mhg*!pYsU1AxNlmh$RimW0#@xuHsHTWe#S**R^q7!w%1,如果他們契約的條件,是桃薰保護魏無,那妳如果是魏無就沒有問題了!」

她是魏無?

難道是…

南風說出自己的猜測:「紫菱師姐,妳的意思是,魏無的靈魂…」。

紫菱點頭「對,如果用妳的靈魂吞噬魏無的gwQv9!jNw$KMRb8u^jlN&AV7E%^Ez96(Xy-&p6xB!AX5S2UcJX靈魂,就可以直接接收魏無跟桃薰的契約,妳願意試試看這個方法嗎?」

南風想了一會,還是肯定的點頭:「我願意。」

作者:馥閒庭

看百合小說《調笑令》全系列

看馥閒庭作品

一起發大財!同婚合法帶來29億粉紅經濟!歡迎聯繫拉拉台,幫你精準投放廣告至LGBT社群!

業務Hans信箱:[email protected]臉書私訊

延伸閱讀

妳也會喜歡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