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幸好早上的桃薰只是弄亂她的頭髮,就去做早飯了。

南風看著桃薰在廚房忙碌的模樣。

或許人就是這樣奇怪的生物,南風發現自己竟然也習慣這樣的日子。

她仰頭看著院子的大樹,她居然習慣了被一個人餵養,習慣睡覺時有個白癡師姐鬧自己,甚至習慣這樣靜謐的日子,甚至喜歡QK!!Q_41&82^Rl%$B^zQFwkqYaU#7rG&qVqafTA%*L#[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起來。

或許桃薰愛逗自己,但她從沒有存過壞心吧!

南風發現,自己喜歡這樣被人照顧的日子。

小南風,以後我們就住在這,師姐養著你好不好?

她想到當時桃薰的提議,其實真的有一刻,她差點要說好的。

可她們又是什麼關係,憑什麼住在一起?

她卻想不清楚。

pwQqK)62CO2WARj6p562*[email protected]*7BZJ59T_rKbq+LO(7ps人族的身體很脆弱,她被禁錮了功力,又不能練雙心訣,每日除了打打拳,就什麼事情也沒有得做,她看著庭院的桃薰,她正有趣的看著戲本大笑。

她無言,這女子怎麼哪裡來這麼多好奇心,去做這麼多無聊的事情?

她靠在廊下發呆,桃薰不會制止她做什麼,只要飯點到出現就好,她看著院子外的樹,直到看到

一顆頭!

她瞪著那顆頭,是個人族的小姑娘,但好像又不是這麼純粹。

被封印了功力,南風只能走上前,看著小姑娘攀著樹,後面還有兩個男生。

「是這間嗎?」小姑娘一身布衣,似乎是個平民人家的孩子。

「對呀!我娘說,昨天這裡有煙,肯定是有住人的!」另一個小男孩說。

南風走到樹下,表情冷漠問他們:「你們在幹嘛?」

女娃娃先跳下了樹,看著眼前的姑娘:「我叫大妞!這裡是你家?」

大妞看著眼前的南風,精緻漂亮的臉蛋,還有一雙水靈靈的眼睛,皮膚像是剛蒸好白饅頭,讓人看的都餓了。

一個比較文靜的男娃娃說:「我叫阿蟬!我爹是城裡的鐵匠,這是我朋友,二狗!」

「我爹是城裡的東二街的玉珍齋的管事!」二狗得意的說。

「我爹也是二街的寶香樓的大廚!」大妞也跟著補充說。

「我叫南風,這裡是我家,裡面那位是我師…痾姐姐!」南風說。

阿蟬跟二狗馬上湊過來,「南風,妳好漂亮啊!」他們第一次看到這麼好看的女孩子,馬上就有了親近的心思。

不到一下午的時間,南風就被這群孩子帶出去玩了。

後來的幾個月,她經常跟他們幾個孩子去逛街。

今天是人界的花朝節,上街前,桃薰攔下了南風。

「今天是花朝節,要美美的才好看!」桃薰笑說,給他們每個人都送了飾品。

南風看著大妞,她們小姑娘的是一人一支的桃木簪,大妞的是花,她的是一隻鳥,另外兩個男生是桃花香包。

「對了,南風順便幫我送個東西給人。」桃薰拿出一個籃子,裡面都是桃花瓣。

南風點頭,她接下後,就跟大妞一起上街。

花朝節是人界的節日,下午時,工作結束的人們會點上燈籠,這一天r43fAOBmqf8CrpULJInCXTu_BF([email protected]!VwZd^+GXlI是屬於姑娘的日子,帶花的姑娘都可以隨意跑出來玩,別人不能阻止。

她跟大妞一路跑到市集的尾部,找到了桃薰說的那個人。

第一眼見到此人,南風卻發現自己無法看清這人的面目,似乎她用了什麼功法,讓她無法感知,而這人看到3FH#$vfn^[email protected]*fnhapBk9nBEvqKI_6C1tfYsXn15OGMjKh南風也是淺淺一笑。

南風i0tnk5hVb9vA6mmcvU0-rH#DqJCL^o#Dl7N2o#L*+&8RsE9zVz的腦海裡突然出現一隻貓的模樣,她覺得此人就如貓一樣難測,她看著旁邊的攤子,布條寫著笑看兩字,旁邊還有他的印章,雖然字體有些變化,但南風還是有修過簡單的符學,這個人的名字好古怪,居然叫…

貓笑笑?

「我是貓笑笑,你可以叫我…帥氣的笑笑道長。」貓笑笑說,而且我們之前見過一面,不過南風被他的咒影響,恐怕不Hd&sNX8vjW#GtZjDe1_EYxNjJ(@5&SqVR+&GZ2HrwUj$W39o7o記得了。

他看著眼前的南風,桃薰不在,他才細細打量,這是一個魔修偽裝成的人OTndRYmOWzURsvb$eaW&tiuC$xQibqA*dqR)2)T_fAMr7zv3v!身,大概是桃薰將這小師妹封印了起來了吧?

然後看到南風頭上的簪,他順手一抽,「呦!這是小桃花讓你來7jYaoCUkK#dRD%6xtX8i3giwfQzRD!k(heQ8kT^P)jE^UHQJGv的吧!」他看似隨意的揮手,髮簪又回到了南風的髮上。

「你就是阿薰的妹妹吧!」貓笑笑有趣的趴在攤前,看著南風吹了口哨,「還挺標緻的姑娘。」

南風乖乖的把籃子放在攤上,「這是姐姐要我[email protected]%2MTcJY#([email protected]&)tMyqmHJP*拿來的。」她心裡不是這麼喜歡這男人,感覺他很詭異,而且有著奇怪的口音。

「小桃花給我帶禮物?」貓笑笑掀開布,有趣的吹了口氣,「我看看。」

只是一口氣,卻化為一陣風,捲起片片桃花瓣,然後落了南風跟大妞一身。

貓笑笑哈哈一笑,一揮手,就是一陣風吹來,捲起t-N8)v-gq^[email protected]&9!OuAu2*Jt3hhpgfqY$6CdWSPLYc片片桃花,南風驚嘆的看著,只見片片桃花組成了一個奇怪的圖案,在眼前一晃後又隨著風消逝了。

如果南風沒有被封印,她就能%45lqAG%Ux*!H3FBBMv$LaH3scgj=3Ao#YomDml+DqC^dGRMwT看到那桃花上面其實印著字,但可惜她被封印在人身,所以只覺得自己站在花瓣中,片片落花繞過她後,又被貓笑笑的風吹走了。

頓時市集吹過一陣薰風,桃花的香氣也隨著這陣風消逝。

南風原本還防備著,但似乎這陣風就是桃薰的口信,她看著貓笑笑了然的模樣,「姐姐說了什麼嗎?」

「你姐姐就是送了這桃花瓣,讓我做桃花釀,不過…讓咱給吹沒啦!」貓笑笑說,他看著南風的錢袋,壞笑起來,「不過我倒是有在給4=TB^FtP#xs8aP(qU6^(F0pL5gZMwkLm%1gUk1D^HtMC*Z2fbb人算命,你們兩個小娃娃算命不?」

南風跟大妞頻頻搖頭。

不曉得為什麼,南風一看到貓笑笑那種神似桃薰的壞笑,她就毛骨悚然,或許是讓桃H5#T43sj-E6CZHI$bz#qUKDKQP([email protected]+0#&h(lfBidtDeJ薰給搞出心裡傷痕了,她超討厭那種笑容。

貓笑笑也沒勉強,他看著兩人,「收了一籃桃yy2j3g!l9M^7onai*2$8BxS!!AvE(JE))[email protected]花,我也該回禮,幫我送給桃薰一個字。」他在桌上以指寫下一個「然」字。

然後m!Vvh%[email protected]%CqP5bK(#%ov88Cu8P$dgv-U_#fCLq0InBhqQJ2他看著南風,那表情好像在研究什麼有趣的東西,然後又搖頭喃唸著,「小桃花這次是遇上大麻煩了,罷了,喝了她的桃花釀,我也結個酒錢,你回去告訴小桃花,說我多送她一句『明月珍珠』請她保重。」

南風不懂,但他還是默默記下。

一旁的大妞見到那算命攤的攤主跟南風說了這麼久,她有些吃味的問:「那我呢?」

貓笑笑看著她表情卻有些嚴厲,「莫貪。」一句話就讓大妞不敢再開口。

然後又看著南風微笑的說聲:「保重。」

南風總覺得有點可怕,她只想趕快回去。

南風把口信帶回去給桃薰。

桃薰點頭表示知道。

但南風卻好奇的問:「明月珍珠是什麼意思?」

「可能他想要跟月亮一樣大的珍珠吧!」桃薰敷衍的說。

南風生氣的看著她,桃薰又要騙人了,可偏偏她連反駁都無法,因為她不懂那是什麼意思。

桃薰卻不打算解釋,只是看著南風生氣的跑出門,直到紫菱出現在門口。

「笑笑道長肯定了?」紫菱問。

讓南風見笑笑道長,是魔尊叮嚀桃薰到人界T#6+N9*[email protected]=*3$tG%BQ*y_pUz+JFSdk43yOyZ要做的事情,而紫菱就是監視他們的人,而魔尊想知道的是,南風是否能完成這個復仇的大業?

「對。」桃薰點頭。

「恩,那我先回信給教裡。」紫菱說完就出去了,留下桃薰一個人沉思。

桃薰看著窗外,如果是晚上,人間的月亮一定也圓潤明亮吧?

人族有把珍珠比擬成月亮的詩詞,她喃喃的說:「明月珍珠…嗎?」珍珠跟月亮似是而非,以假亂真。

她看著遠處跟大妞玩著手繩的南風,似是…而非?

南風跑出去後,跟著大妞一起去逛街,但南風並不是真的孩子,並沒q#h!EbMSIkNk=B%Wl^%&%f^[email protected](^nFEXXjh有完全被那些熱鬧繁華迷眼,只是看著街上的人沉思。

她討厭自己這樣什麼都無法參與的身分,可除了跟桃薰同樣要找半緣道觀報仇,她們還有什麼目標嗎?

沒有。

或許她對7&Q-&hk%=IiT%oFpS#HehTgjUPWovMBBST9*Nr=(Rk=BuarfmL桃薰太上心了,南風想,但回頭想,她又該在意誰,整個教裡除了桃薰,她誰也不熟悉,救她回來的是桃薰。

其實她也知道,桃薰那些惡作劇的背後,是一種淡漠的疏離,病人對於治好的醫者,那種好感跟報答的拒絕。

或許是她身上的狠意跟身世,所以她才能藉著雙心訣的修練,跟桃薰師姐相處久一些吧?

只是…

等她意識到時,就是眼睛會看[email protected]%T*[email protected]!)02Lrt著桃薰,下意識的追著她的身影,誰離開都無所謂的她,唯有桃薰離開自己時,她就會特別暴躁。

明明她也知道,這次來到人界,除了蒐羅新弟子,還有就是想讓她放鬆吧?

雙心訣的境界一直上不去,讓她非常焦心,師姐嘴上不說,卻還是看在眼裡。

況且…

南風突然想到,桃薰會不會是看到自己寫的那水燈?

想要變成她的妹妹。

她想到自己之前七夕寫的水燈,可是…她沒有署名,桃薰那時也還沒回到教裡,應該不會知道吧?

突然一瓣桃花落到了手背,南風才回神,她坐在茶樓內,仰頭[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rda!NhHggnpWVnI6-zjF*CL_UbeZfY+a(YRfd5gl就是一個棵桃花樹,她輕輕握著那瓣桃花,突然聽到遠處的一點奇怪的聲響。

她看到有人猛然關了門,原來她在的茶樓,對面是一個妓院的後巷,從她的位置可以看到許多房間,!7GeDikPmfZ#We_5FeQCjBSJa!U)[email protected](_kvKy*[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其中一間有個女子猛然關了窗,但或許是用力過猛,那窗反而彈開一條小縫。

南風眼力不錯,她從小縫看過去,竟然看到那名女子摟著另一名女子親。

兩人相貼的唇像是渴水的魚,她心裡先是驚訝wzi9Sj%g)*j7KRaRJh!ABU$*[email protected]#fcm3ZouDEQmyevIX,然後是對這種房中事的羞怯,但隨即又好奇起來,她沒看錯的話,那兩個人不是女子嗎?

她丟下茶錢,運起輕功偷偷溜過去。

湊近一看,她才肯定自己沒有看錯,真的是兩個女子!

桃薰正在廚房忙著煮菜,剛端好最後一盤,就看到南風跑了回來。

「小…」

還沒喊完,南風就一頭紮進了房間,桃薰一臉迷茫,「怎麼了?」

「不要理我!」南風紅著臉在房間喊。

桃薰聳聳肩,也沒有勉強她,只當她跟大妞吵架之類,知道南風交了新朋友,她這個姐姐當然樂見其成。

晚上南風跟大妞出去時,聽完南風說的女子與女子親吻,大妞突然提了一個要求。

「妳想試試看嘛?」大妞看著南風。

南風有些驚訝,但她遲疑了一下,才點頭,「好。」

她不知道大妞為什麼會這樣,但她也一直很好奇。

大妞其實也很矛盾,原本南風搶走了阿蟬跟二狗的注意,這讓她很討厭南風,但是其實…她的討厭,只是因為kr9mwqZ*Tz*Q9G^[email protected]_^*Vlt_C#^[email protected]南風有自己沒有的東西。

因此她衝動的提出這個要求,原本她想看到南風拒絕,這樣她就有理由嘲笑南風的懦弱,但她卻同意了。

她們偷偷跑到大妞家,南風還慎重的漱口,有點儀式的面對面。

兩個女孩慢慢貼近,然後親了一下。

南風有些羞,就只是蜻蜓點水似的一下,女孩子的嘴唇很軟,她還有聞到大妞吃過食物的味道。

但一會她就平靜了,就是普通的嘴皮子碰一下,她親自己的手好像也是這樣。

大妞看著南風平靜無波的模樣,她發現自己無法比她冷靜。

她不甘的開口,「妳親了我,那就把那個給我!」她指著南風頭上的髮簪。

「這是姐姐給我的!」gtyy9y4q3p!4g^xN([email protected]_n9#t_ao_A!WG南風有些不願,如果是請大妞吃東西,她可以接受,但是把是桃薰給她的東西給大妞,南風卻不願!

大妞卻覺得南風這麼在意,她就更想要那根髮簪。

她指著自己嘴唇,「我娘說做了這種事情,是要負責的!」

南風咬唇一會,才拔下自己的髮簪,放到大妞手上。

她看著大妞拿了髮簪離開,心裡卻有著奇怪感覺。

「你們在做什麼!」

一個驚慌跟憤怒的聲音出現,南風看到了門口的大妞她娘,不知道為什麼,她感!4svg=mvTHFQeoY#cbm#9WeE=*y_P+Jy(28An2elTzlk(240qT覺自己一定做錯什麼,所以手足無措起來。

幾乎沒有給她反駁的時間,大妞的娘就操起掃帚,把大妞跟南風都打了一頓,甚至驚動到桃薰。

晚上,桃薰被人通知後來到大妞家,看到蜷在牆角的南風。

「妳把妳妹妹帶走!」大妞的娘生氣的吼,但誰也不理解發生了什麼事情。

南風緊張的看向桃薰,她很害怕桃薰會不要她,她沒有想到事情會是這麼嚴重,她只敢低著頭,看著腳前的地板,驚慌的不知21AIB8!&g*u+2iVgQCwP_BDF#[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Z#j_f30zy所措。

或許她的身體很堅強,可是對人情世故她卻一點都不懂。

南風u%Gvd(amd5(PIEJ60TR$QI+Azdjvg$lN$PraXHj*%e=ZSUphS!不發一語,聽著桃薰給人賠禮道歉,她不懂,明明桃薰可以理直氣壯,就算這裡所有的人加起來,也打不過桃薰的!

但桃薰卻謙卑的低頭,甚至送上對平民來說,非常珍貴的豬肉跟果籃,但這樣也沒辦法熄滅大妞娘親的怒氣。

南風聽著桃薰要代替自己,承受大妞娘的唾罵,那一句句的不要臉,讓她更是害怕的縮在桃薰懷裡。

「有這種妹妹,妳也不乾淨,只會帶壞我家大妞,我呸!」大妞娘罵得正高興。

「大娘,我很抱歉,這是給您的賠禮,是我這個姐姐沒教好。」桃薰抱著南風,急著檢查她身上有沒有傷了。

大娘還繼##+!LS3(17xoyGLBNA3J3k6du!TinYDNy0#SV555Ph-%EIOmY3續罵著,她原本就看不起桃薰,一個漂亮姑娘,卻沒有丈夫,她看著南風跟桃薰同樣精緻的臉,心裡不屑,說是妹妹,說不定是她跟哪個野男人生野種呢!

想到此,心裏的不屑讓她繼續罵到,「妳快點把這種噁心的孩子帶走,別汙染了我家大妞。」

桃薰卻突然冷下臉,渾身滾著洶湧的殺氣,「我家南風一點都不噁心!她是最可愛的孩子!」

說完她就抱著南風轉身離開。

大妞的娘被這樣一頂,原本的火氣又上來了,直接跟著罵到了桃薰的門前,他們兩家只隔了h(%hX^*SH&TrQFgQDm6lU%R13B&F%(2mWUEu2#@gKIpHjTBfPz一條巷子,她就故意站在門前罵。

幾步路,那些難聽話一句句的都往南風身上灌。

「我看妳可憐,才讓大妞去照顧妳家南風,沒想到這孩子竟然有這種髒癖!」

南風看著桃薰,她竟然揚起淺淺的笑,可她的眼神卻一點點的冷了起來。

直到廚房,桃薰把南風放下手,順手抽了菜刀,就走了出去,南風想跟,桃薰卻冷著聲音說:「待著。」

南風乖乖的站在廚房,不敢走出去,因為她知道桃薰生氣了。

第一次看到桃薰生氣,南風乖乖的站在房內,看著桃薰帶著殺氣的背影出門。

只見桃薰走到大妞娘的門前,大妞娘還在嘰嘰喳喳的跟那些圍觀的村名嚼舌根。

「…所以我說這對姊妹根本就不乾淨,家裡也沒個男人說不定…」

咖!

一把菜刀就劈在她旁邊的門柱上。

只差一指的距離,就會砍上大妞娘的脖子。

「大妞娘,od&BR#^Qw7hi88FrO7VVCKW8=I54Tfw%rrXYxz*!4JnmUJGFZF實在對不住,我送過去的豬肉不夠讓您消消氣,不如這樣,妳說說我家南風到底做了什麼,妳家大妞好皮好肉的,有什麼要我賠償?」

桃薰冷靜卻咬字清晰的瞪著大妞娘,「你說出來,我請周圍鄉里評評理,真是我錯xp5a*p0vZ_1e_yJDZJQ9%[email protected]#YEpe2xI97wsh-y+RPw4了,我再宰隻雞給您送去可好?」

大妞娘瞪著那刀,什麼氣也被這一刀砍沒了,眼前的女子粗布荊釵,但眼神中的煞氣卻足以讓她害怕。

她人生哪有遇過這樣的眼神,她都覺著那眼睛裡有隻毒蠍子在準備螫她。

「我…我…」大妞娘看著她,這件事情抖出來對大妞也沒好處,她看著門內的豬肉,還有門外那些鄉里詢問@#IXAhSN93pgJoP^Fc)cS_mh^i7SBtKQq6pKlom!F_Ym7*&lY-看好戲的表情,想想還是妥協了。

「總之…就是…」她還想講什麼,桃薰拿刀的手一抖,削斷了她一點髮絲。

「對不住,我力氣小,這刀要拔出來,恐怕還要點力氣。」桃薰左拉右拽,刀刃就在大妞娘旁邊晃來晃去。

這根本就是生生的折磨,等桃薰把刀拔出來,大妞的娘也軟了腿,坐在門檻上。

桃薰冷笑,看著大妞娘,「看來是我嚇著大娘了。」她雙手輕鬆一折,那把入木三分的菜刀一分兩半,她把折斷的刀丟在大妞)EDP1+6%ChpA_)T+s9KNvZxmWs+Z_eYfN6lGsuLSrUM=*M)Ch#娘的腳邊,低身福禮,「給大娘賠罪了。」

說完,她就轉身關了門。

大妞娘好一會,才回神,抖著腳回家。

她扶著門框,剛剛桃薰在給她行禮時,低聲在她耳邊說了句「妳再嘴巴不乾淨試試。」

那一瞬間的冷意,讓39QpfXv8^A+ms&GFWIUa1C=xAhZrMuc12&zf9$P#XzAxNYDW&m她整個人都悚了,因為她能感覺,下一次,她要是敢再說什麼,她能肯定,桃薰手上被折斷的刀子,就是她的下場!


(圖/123RF)

她抖著手關門,還被門板夾了一下,讓她慘嚎了一聲。

回到家只記得嚴令,讓大妞不許再去找南風,卻一句批評都不敢講了。

南風從頭看到尾,直到桃薰回來,她馬上乖乖的站好。

她從沒有看過桃薰生氣,但她沒有想到桃薰沒有放出任何魔威,只憑殺氣就足以讓人噤若寒蟬。

她也收起身上的反骨,站在桃薰面前。

當桃薰對她伸手,她甚至咬緊牙關,怕桃薰的巴掌打的太重,她受不住。

過往的經驗讓她知道,通常這種兩方的吵架,吵完是一定要打自己的!

但預想中的疼痛沒有出現,反倒是桃薰摸著她的額,將她抱住。

「說吧!怎麼惹得人家?」桃薰問南風,但她的語氣卻沒有指責,只是無奈中帶著寵溺。

她不覺得南風會做什麼大逆不道的事情,這個孩子的本性是冷漠,她絕對不會做什麼虐待、欺負人的事情。

從剛剛大娘罵成這樣,卻一句不漏的模樣,她肯定南風絕對不是那種見血的傷害到大妞,而且剛剛她看到的大妞,好手好腳臉上@[email protected]#)8vv6mtqak(K^7UXclsMUgOoh1S57lidAA的表情卻是迷惑。

那一定就不是什麼大事吧?

「我…學著那姑娘,親了大妞。」南風輕聲地說。

親?

桃薰有些有趣,這孩子難道是開了情竇?

而且對象還是女子?

「那…」桃薰故意拉長聲,她蹲在南風面前,「感覺怎麼樣?」

南風想過所有的可能,桃薰可能會噁心、厭惡等等,就是沒有想過她會一臉興味的貼著自己,她看著桃薰的嘴唇6#a)ck4EtC_x5Rj3lcmMykaEJUc&n+0lQSBx&Lw(Z7PNdvFh6L,吞了口水才結巴的說:「沒有感覺啦!」她要什麼感覺?

她看著ucLVe5VNXmcnYPugTI49ejPl9crzffKA-Eh9gjZcOs0+yb9VzN眼前的桃薰,她的嘴唇有趣的彎著笑容,那張美人面就在她面前,「況且我哪知道親人的感覺有哪些,又沒有比較…」

「比較?」桃薰揉亂她的劉海,「傻孩子,妳親了大妞還想親誰啊?」

南風卻不敢看桃薰。

直到桃薰話鋒一轉,「話說回來,你又是在哪看到這樣的事情?」

南風沒有想到桃薰這樣敏銳,她細聲交代自己看到的畫面。

桃薰嘆息,她看著南風,「先不說女子與女子之間,無法成婚,也不合這世間的法,我問你,妳喜歡大妞嗎?」

南風果斷的搖頭,「沒有!」

「你若是沒有喜歡人家,卻做這種事情,是不[email protected]_KjJ*8eI8wy-g4bg9#a!JQ2X2VoyvV+L-4POqz對的。」桃薰輕聲的說:「況且若你喜歡,你要做好扛起她一生的準備。」

「我…」沒有想這麼多。

南風終究還是閉嘴了,這件事情是她思慮不周,也是她太震驚沒有時間細想。

她想了想,「可那青樓的女子…不也是這樣嗎?」

桃薰有些困擾,不知道該不該告訴她,她看著南風,雖然她U%zU4sSZlXnQK3BUT4)77qRTthfpci6pGdO4ENM)N*wJR__ikO現在是孩子,可體內的少女靈魂,已經對情字已經開始好奇了。

只是為什麼是對女子,難道她也…

桃薰馬上在心裡搖頭,也什麼也,這是不應該的!

但比起這個,她還是先慢慢引導南風吧!

「你知道青樓女子是怎麼來的嗎?」桃薰問南風,得到南風的搖頭。

她輕聲的說:「那些女子被人當成牲畜一樣賣進去,然後轉為訓練成服侍男子的女子。」

南風看著桃薰驚訝,「她們不是自願的?」

「當然不是,有很多原因的。」桃薰對南風說清楚,風花雪月聽起來瀟灑風流,但卻是女子的情關修羅場。

南風一邊聽著,一邊卻有很大的驚訝,以前只覺得爐頂、妓女是不好的詞彙,她卻不是那麼理解,倒底哪裡不好,現在她終於懂了,那些讓她不[email protected]#6zXrQ)S6IG_-Y%oj7dI9s_pb*GjrM%Z+-喜歡的目光,代表的是人淫邪的罪。

桃薰看著她沉思,她輕嘆了一聲,「下次別做這樣的事情,不然我會擔心的。」她拍拍床,也到了睡覺的時間了。

南風愣了一下,才乖乖跟著桃薰上床,她輕輕的問:「擔心什麼?」

「擔心那人無法好好照顧妳,畢竟你是我的…」桃薰說到這愣了一下,便沒有在說什麼,只是滅了燭火。

南風躺在被子裡,她從剛剛的話品出了幾個意思,一是桃薰原本是把自己當妹妹寵的,二是,桃薰反對她親女子,不是因為覺得這是髒病,而是怕她無法azKO503sU$72Cj33pJaqPl$FY^15QqAmv_ww+Zw!=gWnQVxdRZ終身有靠。

想到桃薰抱著自己,維護的說自己是最可愛的孩子,她心裡就覺得很暖很甜。

南風在被子下偷偷扯著桃薰的袖子,「師姐,我會乖的。」

「恩。」桃薰習慣性的輕拍她的額,然後就沉靜氣息睡了。

隔天早上,桃薰主動帶著南風,去商行提了錢,兩人來到那座青樓,打算替那兩名女子贖身。

但到了那間妓院,她們卻收到一個噩耗。

那兩女子死了。

南風不相信的掙開桃薰的手,她跑到那房間,只見那兩個女子,還相依的坐著,但是推門而入才jG5q6tVvtzPKXJvk-Q3#7JaTL1RD%r594P*ssr*Rhhzd*jM$EP發現,兩人早已服毒身亡。

桃薰嘆息一聲,還是買下兩人的契紙,連同屍身帶到郊外埋了。

南風卻無法釋懷,她站在原地看著墓碑許久,卻無法離開。

「南風,她們已經離開了。」桃薰勸南風。

她們收埋的只是兩具肉身,肉身的靈魂,已經離開入了輪迴。

南風卻沉默而執著的盯著那兩個墳丘,桃薰把那份賣身契交到南風手上,她呆呆看著那d+!*[email protected]=EkD3qYa(=ZxFv0dE0N2IUO25UO9兩張紙,上面兩個鮮紅的手印,她抖著手把自己手比上去。

南風心裡更涼了,她們在年紀跟自己差不多時就被賣進去,她看著那根本就印糊的掌印,那麼倉促跟匆忙。

她想到那個下午,在她眼裡那甜蜜的相依跟親吻,那時她即使覺得害羞卻又很開心。

但現在再回想,兩人激動的相吻,不只是因為情感的親密,更是因為她們以命抗天的絕響。

這件事情對南風的打擊太大了。

大到南風感覺身體的某處也疼痛起來,「師姐!」

桃薰緊張的走到南風身邊,卻發現她的經脈跟氣海混亂了起來,「糟,n9Xm&LPG$3=%WA(+98Hp1iFpzQ1Bk-65zJt#MY+ez66B-d36Uk妳怎麼選在這時提升境界?」桃薰喊了出來。

她已經將南風封印了,若這時南風提升境界,勢必會洩漏魔氣!

但她也清楚,恐怕那兩個女子殉情的事情,影響到南風的心神了!

她把南風抱起來,卻不知道該往哪裡去,「穩心,入定!」最後只能緊急將她放在旁邊樹下。

南風咬著牙點頭,她盤坐在樹下入定,隨著心神進入了意識,她也漸漸平靜下來。

桃薰則忙著畫出結界,這附近是一處墳地[email protected]_xwiJ+L39HtdGSCkP%5a8iR976MaFqgo6M-B,四周沒有房子,但南風屬於心有感悟的進階,等不到回去魔界,她只能緊急替南風護法。

她看著遠處,這座人族的城靠近蠻荒,很少會有修道者過來。

南風漏了一點魔氣,應該不會有什麼事吧?

兩個時辰後。

南風睜開眼,&-EDxC^[email protected]@o=ms5i(!c3)LkIeqn5Ey*[email protected]看到的就是在為自己護法的桃薰,她身處在節界內,而桃薰則抱著劍坐在她的面前,一副劍俠的模樣。

她看著自己的手,掌中力量流動的感覺,讓她感覺到自己的境界%&#VBq4f&!3xfhO%M43(*Qu==xpOCnjEml2!G)VQ%#8_w5H*l#提升,雖然,隨著她清醒,人界的封印又讓她變成孩子,但是她還是能感覺體內的變化。

南風知道,這次提升是屬於感情的衝撞引發的意外。

她經過那兩個女子的刺激,她突然意識到,自己喜歡桃薰師姐這件事,但她又驚懼女子相戀的結局,所以心神震Yn^P%(mAN2&3_G6N8!L#HRF#UP0&s5iBak)nOFoqI*%AjSV*7x盪。

但經過剛剛的緩和後,她漸漸有了一些體悟。

在人界,她漸漸不在乎雙心訣的進度,她不是不恨顧君緣,而是她有了更在意的人。

桃薰給她從沒體驗過的溫暖生活,所以她即使帶著恨意,卻更想抓緊眼前這個師姐,她所給予的疼愛。

因為她從沒有被人這樣疼愛過。

但是她心裏也知道,師姐的好是教所有弟子的。

可是這份感情,是有著獨佔欲的,眼前她對師姐占有慾太深,所以師姐離自己太近太遠,都會讓她懊惱焦急。

但是到了人界,她就擁有所有與師姐相處的時間,所以她暫時放下了對顧君緣的恨。

只是…

可是南風看著桃薰的背影,她怎麼可能接受這樣我?

如果在她面前說,桃薰如何寬容跟淡然,也無法再冷靜看待吧?

她還是有點自知之明的,自己這份感情不能說,甚至她必須要離桃薰遠一點。

她想到大妞娘的怒罵,這可能是一種髒病,是不對的!

她不能把這病傳給師姐,師姐對她這麼好,她不可以恩將仇報。

南風撐起身體,看著桃薰喊:「師姐。」

桃薰原本是無聊的拿劍柄亂畫,聽到南風喊她,她轉頭看到南風,雖然還是人類小孩的模樣,但那氣質卻更乾淨洗練了9-YN+sy$Q0VEVRz7y#[email protected]+BJSo77iVOOx*ySet2T*2N(^el

她微笑,「恭喜啊!小南風。」她現在境界跟自己比肩了,都是心動中期。

南風看著她的笑臉,連罵自己都沒有,師姐對她真的太好了,她不可以再給師姐添麻煩了!

「回去吧!我餓了!」南風撇過頭說,一張漂亮的臉有些紅。

「只記著吃,妳當我廚娘啊?」桃薰無奈的揉揉南風的頭髮。

南風卻沒有頂嘴,只是拉著她袖角撒嬌,「師姐!」

桃薰看到自己師妹這麼可愛,她心底一軟,將她抱起來,兩人一起回去。

南風抱著桃薰的脖子,看著路在自己面前倒退,微笑起來,沒關係,這就是她內心甜蜜的一點記憶了。

我是有人疼的,只是師姐跟我,我們對感情的看法不同而已。

大妞被自己娘打一頓後,捧著疼痛的臀惱著南風。

都是因為她,自己才會被娘打,還被罵了很MvlSkI%Ftp6P!sr4AcOy88^0WuoHAOvK0RRSzB29s-H9(e7yC3多難聽的話,她看著自己藏的簪子,鳥形的紋路,她卻生氣得把簪子摔在地上,「都是因為你!」

大妞從上次的樹上爬到了南風跟桃薰的住處,南風剛走出來,就看到大妞不高興的跑過M3EI^z36Outz(4y%)-j9kI#[email protected]_Z13wnzE!)DG*G2s!i%QPYL來,學著她娘的樣子,一巴掌就想要打向自己。

南風皺眉後退一步閃過,「你要做什麼!」

「都是因為你!害我被打!」大妞不高興的又要上前,卻被桃薰制住。

「放、放開我喔!我告訴你,我會叫我娘喔!NwzaQ#X7*30)[email protected]#QAmcPcqll*r-rlnGnJHSDTZKV^l%8」大妞扭著手,但桃薰抓著她的手卻像是鐵鉗住似的,一點都掙不開。

「我們不與你計較,大妞你幹嘛跑來!」南風也不高興了,提議的人是她,拿人東西的[email protected]_Wap(^BCK9SDAcuS5SHwft是她,現在來大呼小叫的做什麼?

桃薰卻沒有跟她廢話,只接把她扯到門口,用了巧勁丟出去,「慢走,不送。」

大妞在地上滾了幾圈,偏偏身上一點痛沒有,只是周圍鄰里看好戲的眼光,刺的她渾身疼痛。

南風等桃薰關上門,她才問出自己疑惑的問題,「師姐,為什麼不打她,明明她這麼過分!」

桃薰搖頭,「我們不需要跟她計較。」

「可她一定會不依不饒過來,她就是這樣的人!」南風不高興的說。

「她既然不值得為友,不去理就是了,你若傷了她,就是我們的錯,萬一她懷疑CsXxkfn5fmJT#f5vrF8GqtF_Dfk([email protected]$我們的身分,導致人族的修練者發現,那才是難纏的因果,只是下次,你交友要謹慎些。」桃薰叮嚀。

南風點頭,「所以我們怕的不是她跟她娘,而是被引來的修道者?」

「對。」桃薰點頭,她看著南風,「對了,你的簪子呢?」

南風愣住,她想到什麼才說,「我收起來了。」但其實她打算偷偷去大妞那,把簪子拿回來。

桃薰點頭,也沒有追問太多,又到了飯點,她便去廚房忙了。

另一邊,大妞被丟出來後,她還是一臉不滿,她走到附近的樹林,踢著樹根出氣。

「什麼嘛!你有姐姐了不起,等我爹回來,我就讓他幫我出氣!」她踢著樹根。

這時突然有個老人出現在大妞身後,「小姑娘,你身上有魔氣知道嗎?」

「魔氣?」大妞轉頭,看到一個老道,她有些警界起來。

「你最近是不是有認識什麼人,你身上的&GfQ7WXe2U3wbDFd*+%O$5X9Tp4O866H2b_I4z#aDyIbb1GtMH魔氣不好啊!」老道仙風道骨的模樣,他掏出一個小符包,「來,我們有緣,這個送你。」

大妞拿起那個小符包,感覺突然神清氣爽起來,這真的是個高人吧?

老道藉著大妞碰自己時,察覺到她身上的魔氣,還有她剛剛的話,心眼一轉。

「實不相瞞,老道我追查許久,我的女兒被一個魔道迷惑了,你知道這鎮裡有什麼新搬來,一人獨住的姑娘嗎?」

大妞看著老道懷疑,「我怎麼確認你說的是真的?」

老道拿出銀錢給大妞看,「本道追查許久,只是想去看一眼,若真是小女,本道便有重酬,你可願意帶我去?」

看著眼前的金子,大妞眼睛都直了,她想想,只是去看一眼應該沒關係吧!

一陣風突然吹來,大妞腦海突然閃過之前與南風遇見的道長。

莫貪,二字快速的消失在風中。

但被銀錢迷5AHTMpkD#nZajdGi(GT#YeGT#@T+)NivCdlJ=d-ZWtOrClfjKY眼的大妞卻沒有聽到,她領著老道來到南風跟她姐姐的住處,「就是這棟,裡面的姐姐好厲害,我還被丟出去。」

看到在院Hle^yzMZ&O_w(L*[email protected]!yUUBIkxDsUTTQsUzPtr子裡發呆的南風跟桃薰,老道點頭,欣喜的老淚縱橫,「就是本道的孩子!小姑娘,謝謝你!」他拿了幾塊銀錢塞進大妞的手裡。

大妞還沒有拿過這麼多錢,她驚喜的惦著重量。

「對了!」老道喊住大妞,「小姑娘,你能不能再幫貧道一個忙?」他露出自己手上鼓著的錢袋。

大妞想了想點頭。

作者:馥閒庭

看百合小說《調笑令》全系列

看馥閒庭作品

LalaTai英文版網站上線啦!快來看看我們的英文版網站吧!LalaTai English website is now ready for you.Check out our English website!

延伸閱讀

妳也會喜歡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