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經過夢境後,桃嫣這個桃薰師姐的妹妹,在南風的記憶裡,變得有血有肉起來。

她現在知道,桃嫣,是調皮的桃薰師姐會在意,會小心對待,會關心且能看到桃薰真實樣貌的妹妹。

南風坐在床前卻有些不是滋味。

其實南風的內心還是很孤獨的,否則也不會第一眼看到桃薰,就把她當成依靠。

但是在那個夢裡,是她以前沒有嘗到過的被保護跟寵愛,這讓她非常羨慕桃嫣。

同樣都是女子,但是比起桃嫣,明明自己更厲害更努力,但是她卻覺得很羨慕那個體弱的桃嫣。

因為…

南風想到夢中,桃薰那稚嫩的臉用堅定的表情說:「我會保護嫣嫣。」

那一瞬間,南風的心裡有點怦然,她多希望自己是桃嫣,如果她也是桃薰的妹妹,是不是就能得到她的在意?

她想到紫菱師姐總是掛在嘴上的話,自己是桃嫣的的替代品…

南風看著周圍,她住在桃嫣的房間,用著9P*8bErOBo=uh=Zu+u#JkPgitj5u%RkMw%nmS&zev5fAakn1kM桃嫣的東西,甚至,她回想的夢境,她知道兩人練的雙心訣,也是為了自己成了桃嫣的替身,才能懂得桃薰想要報仇的心情。

這樣她們才能一起再把雙心訣練上去。

她看著桃薰端著熱湯進來,溫柔的把她抱到桌前讓她喝湯。

是不是師姐的溫柔,只是因為自己是代替「桃嫣」所以才有這樣的待遇?

如果我變回南風,是不是就沒有人會在乎我了?

想到這,南風的眼淚滴到了湯碗裡。

「南風肚子很痛嗎?」桃薰關心的問。

南風搖頭,只是滴著臉把眼淚落進湯裡,然後喝下去:「沒…沒有,我沒事。」

這樣已經很好了!

她告訴自己,還有人疼著自己,哪怕只是替身也沒關係。

她從來沒有享受過這樣的疼愛。

雖然她總是嘴上氣著桃薰,但其實她氣的是,桃薰總是在對她好後,莫名其妙的消失。

像是讓她喜歡上了,把心放在師姐身上了,她卻轉身離開,無辜的氣人。

其實她都知道,桃薰是特地去道觀替她偷了把凡劍的,但她還是好氣好氣。

那種氣憤的背後是一種害怕,怕再次被mB2Y#29lA(V^kJS6vu0zP+kLVI4es4M(u*6L%$-C2170eU1idI丟棄,怕被背叛的恐懼,可是偏偏她又沒辦法離開桃薰,離開這個救了她,卻讓她走入魔道的女子。

桃薰卻走過來抱緊她,溫柔的順著她的後背:「乖,不痛了。」

南風卻只是窩在她的懷裡不肯抬頭。

「南風,我要出門一陣子。」桃薰少有的對南風交代起來。

南風驚訝的問:「會很久嗎?」她看著桃薰,卻永遠無法在她臉上看出在意,那笑臉迎人[email protected](R0I!SVGu0*[email protected]@G8jIdE的臉孔,背後到底是什麼心思?

「一陣子。」桃薰少有的詳細說:「我沒辦法確定,要等事情完成才能回來,只是這期間Vd^SMOo=uUUA-M0(dc3RWdZptYFulZHSS#%JbkUG7ji3_s7zCE你先跟猿清對練。」這樣應該沒錯吧?

那個人間認識的道長就是這樣建議自己的。

「那…你會回來嗎?」南風咬唇,果然師姐又要亂跑了,可是這次她有跟自己講,是不是表示,XOz2l7DOy7ylNIyVHW=shg9J=F)wBG5PiMx8RLy_%b4FkNYr(*她在桃薰心裡有點重要了?

「會的。」桃薰肯定的說,看到南風放心下來的表情,她突然有種了然。

所以之前,這孩子都很緊張是不是?

桃薰知道自己一直是很粗神經的,妖族本來就是有什麼說什麼,她以為南風如果有什麼想問,可以直接問她,但她卻忽略,南風有人族的血統,而且她曾經活在一個被欺負的過FjOqPC5S$3#[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CeSi*)[email protected]_x去。

所以即使害怕,她也不敢開口,因為怕...給自己帶來麻煩?

南風突然拉住桃薰,手緊緊的揪住她的袖角,「對^2NL$pzTDn49KTZm$VSp&E701fb*qJ#lZ(aoQNoC5$mKu4kd*d師姐而言,我是誰?嫣嫣嗎?」她想問的是,我只是一個替身嗎?

桃薰看著她眼神有一瞬間的情感閃過,然後她抬手捧著南風臉,這張臉,讓她憐愛的卻不是皮相,而是她[email protected]@U$Q46EwDO*rzJ^#jgWi3z!xw!jEhoMJBUM紅著眼卻說自己沒事的堅強,這個認真過頭的孩子,她不想錯待。

「這…也是我想知道的。」她身上散出了桃花香氣,有著沉眠的功用,她要讓南風睡下。

南風知道桃薰也不能告訴她答案,不是不要,而是她也在找尋答案。

她放開了手,順著桃薰的意思閉上眼睛陷入了黑暗。

師姐,你要快點回來。

南風偷偷在心底說。


(圖/123RF)

南風沒有想到,桃薰的一陣子,就是消失許久,久到她都已經從築基到靈虛,花了上百幾年,桃薰才慢悠悠地晃回pu1S2tEY^eOFD+l#41_F7ZZiaSIv*C5OASEnJug#rkS)#iA^aB來。

至少,現在的南風還不知道,她現在除了日常的訓練,還有就是…上課。

邪影教雖然名字很邪氣,但是卻還是有一個門派該有的課堂。

畢竟有一些對經脈、修煉的基礎,不管是仙界還是魔界都是大同小^xJbouxt#!x-n*tre!g4^[email protected](54NO5q異的,而且也會順便通知一些事情,好讓教眾知道要做什麼,或者出外要注意什麼。

邪影教是魔尊創立,卻沒有人知道魔尊的名字,而魔尊=GOApNvM8Mj$n9lBKOgg#)$f+qV74aj9Q_AWOQzU=4&9lgu3nW之下則有四大長老,輪流教授課程,除了桃薰師姐的娘,也就是去閉關的曦灼長老,她精通陣修,還有魔修白琴長老、武修郎程皓、丹修葛康文等等,教的課程也有許多。

教裡的作息通常是,早上大家會把分配的工作做完,下午就是各種長老函授課程,愛去的人就去,南風之前雖然被桃薰帶著,但也跟著去上_#ZnRwOTF!FF%*0i4IVwz-jH2GjKB*Uzt2r$68UNhSR+P+6*Jy課過,並沒有太大的不適應。

其中一個叫雨澤的師兄找了南風搭話:「你就是南風師妹吧!你認識阿薰嗎?那個長得漂亮、笑臉迎人,還會煉製丹藥,對誰都很好的桃薰師Z5lKOnV9w3hgf$d_q!f7wmf9)7FZ8C)[email protected]_5cKr1*%U姐。」

南風冷著臉說:「你說的F0twaRhh36KiR&YTHT)@0wGGkQMyzIp+0B(rnaupE(jznWiSEa是那個笑得很假,整天用桃花眼勾人,亂送藥材還死在外面不回教裡的桃薰師姐?我認識啊。」

怎麼突然有好銳利的殺氣?

雨澤師兄有些困惑的搔頭:「…小師妹你是不是對桃薰師姐有誤會?」

「沒有,那傢伙高興去哪,我才沒有在乎呢!」南風說但她握緊到斷掉的毛筆卻不是這意思。

雨澤師兄看著南風沖天的殺氣,還有噴濺在紙張上的墨汁,感覺自己大概找錯人的轉移話題:「喔,那沒事了。」

紫菱站在走廊,看著南風傲氣的冷哼後離開,她有些好笑,看來桃薰再不回來,她的小師妹要上天了。

南風強迫自己把精神移到課堂上。

「所以丹藥的部分…」

丹修的康文長老正在講解,但是台下人心浮動。

「老夫知道,今天晚上有水燈,所以你們很興奮,但是上課要專心!」他說完,用書敲了一個私下說話的師兄。

好不容易大家熬到下課,一轉眼都跑出去準備參加活動。

南風看著周圍的師姐妹興奮的討論,雖然在魔界,但教裡面除了創教日,還是有些大節日會慶祝的。

例如今晚的水燈節,聽說跟人界的七夕頗像。

夜晚,南風看著大家拿的水燈想,原來魔界跟仙界一樣,教眾也是想要找對象的。

或許情愛是很多人美好的想像吧?

南風靜靜的觀察幾個魔界的師姐妹,除了人族,大部分的壽命都幾百歲了,但她們還是像個小姑娘一樣做了竹籤許願,甚至偷pPWB30l([email protected]!UO4a7^k8v6F0L8O!tIM^v!52BS-sr偷希望被喜歡的人注意到自己的燈。

「南風,你有什麼願望嗎?」紫菱師姐順便給了她一個水燈,可以寫個願望然後放到靈泉。

聽說靈泉通往冥海,如果燈順利飄到冥海,願望就有機會實現。

南風拿著燈,卻也不知道該寫什麼,原本她想寫桃薰快回來,但想到提了桃薰的名字別人就知道她是誰了。

遲疑了許久,很多人都已經放完燈了,很快岸邊就剩下自己一人。

想了很久,最後是那個夢境裡年幼的桃薰閃過腦海,南風忍不住的寫下自己的願望,然後的把水燈拿到靈泉邊。

但是看到許多人都與自己一樣,原本滿懷希望的情緒便索然無味。

我想要的,是一個不可得的人。

意識到這件事情,南風心裡有點了然跟傷感。

是啊!她一直想靠近的,只是一個想利用她報仇的女子而已。

桃薰,她心裡有自己嗎?

或者她心裡,活著的一直都是「桃嫣」而非南風?

想到這裡,南風忽然抬手,直接把那燈丟到水中,看著水把燈裡的火淹滅,也像是把她的希望之火淹沒。

夜風蕭瑟的吹著,留她一人,白衣肅立望著水面的倒影。

許久之後,她才轉身離開。

「這樣很好…」南風喃喃的說,沒有了希望,她就不會失望。

不把心掛在誰的身上,她才會真正的自由。

那一夜,被桃薰撿回來的顧霜雁,似乎就隨著水燈被自己丟進了靈泉,而留在岸上的,是恨著顧君緣的南風。

也是那一夜,她的劍靈養成了!

南風把意識沉進劍裡。

她原本以為自己的劍靈會是跟桃薰一樣的龍形,但在她面前的,卻是一隻潔白的鳥形。

南風伸出手,鳥兒有所感應的飛到了她的面前。

那一刻南風了然,少昊,又稱青陽氏有羽族的血緣,所以用她鮮血涵養的劍靈也是鳥形,與她的元神相似。

吾主。

劍靈的聲音透過意識傳來。

「你是…」南風驚訝的說,她能感覺那銳利的氣息,就是她日日擦拭涵養的劍。

鳥兒睜開的雙眼是血紅的,她的爪子抓住南風的手臂。

請賜名。

鳥兒提出了要求,南風閉上眼,她的腦海只有兩個字。

「虹靈。」南風說,她腦海裡,就是浮現這個名字。

劍如虹、靈為風,執劍立如松。

那是桃薰曾經叮嚀她練劍的話,不管怎麼否認,南風都清楚,桃薰的言行對她有著太多的影響。

「虹靈劍。」南風喃喃的說,虹靈的鳥形劍靈也回應似的啼鳴。

最後劍靈的回應,變成了現實中金屬摩擦的嗡鳴,劍靈已成,她有了一把自己的飛劍!

當南風睜開眼時,眼前就是猿清師兄笑吟吟的看著她,還有旁邊的紫菱師姐,也讚許的。

「恭喜啊!小師妹的劍靈成了!」猿清笑問:「這把劍叫什麼?」

南風輕聲的說:「虹靈。」

深夜了,送走了來恭喜她練成飛劍的師兄姐,南風卻只覺得疲累。

喜悅很淡,或許是因為來往的人群中,沒有那個她最期待的身影。

為什麼你不來?

為什麼你沒看到?

我的飛劍練成了,終於我也有一把屬於自己的劍,但我們的雙心訣呢?

你什麼時候回來?

這些不能問出口的問題,含著太多幽怨,南風卻不敢去深想,害怕想得太深,那份藏在心底的情感會被翻出來。

她只是習慣性在睡前看著窗外,桃薰的藥盧今夜還是黑暗而安靜的。

她躺在床上,強迫自己冥想休息,總之就是不要去想桃薰。

但是早上,南風應該出現在練武場時,她卻沒有現身。

猿清等了一上午,才託人去南風的房裡,卻發現她昏倒在房間內,叫也叫不醒。

原來南風並沒有聽桃薰的,一直餵血給虹靈劍,導致劍靈反噬,她又過度追求鍛鍊,把自己累暈了。

猿清了解後,把這件事情告訴了桃薰跟紫菱。

「氣血耗弱又勉[email protected]!9HZ1W37-IdL8B*cZPm-K-B%l4_MT=p6uygB298強自己,這樣太危險了。」桃薰擔憂的說,她餵給南風藥丸,又運功替她克化,看著那張小臉毫無血色,桃薰心裡卻沒有什麼開心。

南風太執著了!

桃薰其實早就回來了,但她一直沒有告訴南風,她6Ly=*)%[email protected]%FUEs&M&Mbecc%3XZA三番兩次的離開邪影教,除了魔尊交託的調查,還有確認一些事情,只是現在她還沒有查出一個頭緒。

原本是怕自己的存在影響南風,她才一直迴避,可是…

她看著床上,陷入昏迷的南風,心裡閃過幾絲心疼,或許自己已經把南風跟桃嫣做了連結,畢竟這個孩子從小就是她照顧的,難免有幾分在意%jPoMNbNTA#DpJ0Kw-=ztTLEBH+W5SI-YwALyLr^-U+rDDlO15

一旁的紫菱卻對南風的昏迷不當一回事,「那就多煉一點丹藥,給她吃就好。」

「這樣揠苗助長,萬一她走火入魔怎麼辦?」桃薰不那麼同意,南風早就改成用魔氣修練,但若心魔入qxF2mH)XhTJij&#KbAve_XDmUnEkC8uoq9)MGgiMBlafPn#VJ7體,就太危險了!

紫菱卻不以為意:「進度比較重要,顧君緣那邊聽說境界又提升了。」

桃薰不贊同地看著她,紫菱據說是親人被顧君緣傷害,所以主動來找魔尊,要幫助邪影教對顧君緣報)#cR8^jqvGQ4WsC+*[email protected]@h0aRv^X=k%[email protected]#J!V仇,因此,對於南風是顧君緣的女兒這點,紫菱一直很敵視南風。

但同樣對顧君緣有仇的桃薰,她卻不是這樣想。

顧君緣歸顧君緣,南風被欺負成這樣,她身為照顧者親自看過她的傷,因此也不想遷怒南風。

桃薰看著紫菱,似乎在想到什麼提議:「這樣吧!南風的進度已經超前了,我帶她出門走走,下次的逢魔月回來[email protected]&2fs46bW!#ZL5r8qaxA%7gD)rynsmbcBrsGH6。」

桃薰的意思,是要帶南風出去放鬆!

紫菱想到這,她瞪著桃薰警告,「桃薰,你不要對她太好,她是誰的女兒,你忘記了?」

這些話卻讓桃薰心底一刺,她看著紫菱,「紫菱,過剛易折。」

紫菱卻不為所動,只是審視著桃薰。

桃薰只好軟言的說:「我們還要對顧君緣報仇不是?總不能讓南風還未練成就走火自爆吧?」

紫菱冷漠地看著她,一會才轉頭,「你要去就跟魔尊說,但我也要跟。」

「我知道。」桃薰點頭,她知道,紫菱是來監視她們的。

作者:馥閒庭

看百合小說《調笑令》全系列

看馥閒庭作品

延伸閱讀

妳也會喜歡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