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圖/123RF)

隨著日子過去,南風也越來越能駕馭自己的武器。

她積極的修練,讓她迅速強壯起來,築基後的南風很忙,除了日常的對練,也開始跟桃薰學習如f4!7Mz$0EUFtygERE#vscBjSbaOqkU04jR!Cx0d#a^[email protected]^_何涵養自己的武器。

「這是一把普通的劍。」桃薰說,比起她的木劍,南風的劍還是太脆弱了。

南風點頭,卻不打算放棄,「這是我僅有的。」這把劍是她從半緣道觀就持有的,「它對我很重要。」

桃薰只是微笑的說句,「也好。」其實那些名家手VHX#KwS#RB5f0EuIF#d3EFjqPS4&%[email protected](&PkvV中的劍,都不如自己持有的武器,他們修道者本應該放下執念,只是反而許多人都追求仙器。

南風這樣寶貝自己的武器,一方面是長情,另一方面功力也會比較扎實。

因此她開始教導南風,如何洗劍,如何保養。

「餵血要保持一個月7iUmr%aU_i7_1tK=!+0WVtb#aBUcN2s$Z_#6FDXDU3bxQzJ33s一次,太頻繁會讓武器入邪,反而會毀掉武器跟主人的關係。」桃薰說,她拿著南風的劍,卻感覺劍似乎已經有了靈性,她還想再細看,卻被南風搶走。

南風提出問題,「可我現在的境界不能給武器很好的涵養。」

桃薰以為南風只是害怕自己的兵器被瞧不起,因此她也沒再在意,專心的跟她說:「你與武器+eD0EvO8a0875%7nswImdzaU([email protected](rZ一起成長的過程,會讓武器的實力很紮實。」。

南風才點頭,她每日都要練劍,然後用教內的靈泉洗劍涵養。

直到劍洗滿的一年後,南風在洗劍時,突然感覺劍光反射,她把自己靈識沉進去,隱約能ev_Gy#ZVX9s#[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tvMc2感覺到什麼,可是她卻不懂,只能拿去給桃薰。

桃薰點頭,「應該是有了靈識,只是還不顯。」她拿b9Ma4P&pAKMrOGnOnj=ze%nWdHxGNu%jtWOzWvbFX4d7=aLQ4S出自己的武器,是一把桃木劍,「你試試看用靈識探察看看。」

桃木,應該不是什麼銳利的東西,可是南風在接過劍時,卻能感覺此劍的鋒芒並不遜於一般的劍刃。

南風接過桃薰的木劍,分出一點自己的靈識,當進入這個兵器後,她感覺自己像是踏入一個幻境中,劍似乎有自己的ufBvy$(BmFZa!TQJ6+xkqXfoy)%t7%#[email protected])I&$B6想法,她感覺自己才靠近一點點,劍中的劍靈便有了防禦。

幻境中,一陣狂風吹得她睜不開眼。

她已經築基,靈識跟身體都鍛鍊得比普通人還強,但居然還有風就能讓她閉眼。

南風驚訝,等狂風消停再睜眼,她看到了一條龍。

是桃花瓣與風組成的龍形,她能感應到那龍跟桃薰有某種連結,所以木龍雖然不喜歡她,卻沒有攻擊。

而且看那木劍的組成,木生水,水與風,風跟桃薰,一切都是相連著的。

但她還沒有留在幻境太久,木龍似乎覺得可以了,猛然撲向南風。

南風害怕的蹲下,只是龍形的風從她身周穿過,然後盤旋消失,她感覺自己的意識被丟出那把木劍之外。

嗡─

木劍發出了嗡鳴,似乎不是很高興,但南風看著桃薰微笑的用指輕撫,然後木劍像是安撫的安靜下來。

「這就是劍靈。」桃薰微笑的說,她的個性跟修練都是走向自然的,所以連劍都使用木劍。

南風在桃薰的指示下,將所有的功力都放到眼周,她居然能看到桃薰拿著劍時,那龍形則盤繞在她的身周。

桃薰為了給桃薰演示武器的用法,又重新劃了一下地板。

這次^_K2Y64zkaBaO!HmTP*z1XJal-wtl71PV^Unxphrvfr*[email protected]南風能清晰地看到,桃薰劃的那一下,龍形也跟著無聲的發威,攻擊了他們面前的地板,然後龍形的風刃將青石地板毀掉。

地板被毀後傳出的風壓,讓南風閉了眼迴避,等她再看到時,那龍又盤回桃薰身邊。

「可以了。」桃薰說。

南風解掉了放在眼前的功力,這才看到,桃薰還是拿著那把木劍。

這也是她當初在練武場看到,最初的樣子。

但這一次,她知道了那把木劍的威力在哪。

「這把劍叫甲辰,你應該也看到了他了。」桃薰指的是那隻木龍的劍靈。

南風點頭,「我看到一條木龍,由風跟花瓣組成的龍。」

m&FwhZ4LTqB1DL&b6x)[email protected]^ocDSa0rwt8igo!p794FIn薰點頭,「我擅長以劍御風,木是武器的本屬,因為個性跟攻擊的方式,還有我本身是妖屬,所以這便是我的武器。」

南風點頭,「那我呢?」

桃薰有些好笑的指著南風的劍,「既然是師妹自己的劍,那就要問你自己了。」她認真的看著南風,「每個人有-_#J0H)PEs-I3#&qK5t+)W6#Bf3LB17BwJh9ADy8xWuI)P7mu=自己的武道。」

南風點頭,她開始認真涵養自己武器。

紫菱結束了任務,她正準備經過教裡的練武場去,卻看到桃薰往後山去。

她跟上後,兩人一起來到後山。

後山也是教裡規劃的一塊練武場,只是年代久遠,而且又太遠,教裡的弟子不太會過去。

紫菱到的時候,只看到滿地無人清掃的落葉,還有南風跟桃薰兩人的氣息。

只見遠處一個白衣少女,她站在場上,四方毫無動靜,她就拿著劍亭立。

風吹,竹葉發出沙沙聲響。

少女的劍動了。

一個人的劍,是孤獨而禪意的,紫菱曾經看過桃薰舞劍,就如她的個性,變幻莫測,桃薰的劍意難斷。

但這少女卻不同,她的劍從一開始,就是一股不死不休的殺意。

她每一劍,都斬斷了每片葉子,紫菱有趣看著,她居然融會6$!rkk#@0wTSDXx41lyq^!6f5z%lmvf_(cE$Ol3ARjE-I)dMuz的桃薰的御風,用風控制葉片,讓刀刃與葉片不由自主地貼近,但比起御風她的劍刃更是主動緊咬。

刀刃晃動時的風切聲,夾著憤怒與狂氣,讓人好奇,她的心中,是否與魔共舞?

一旁的桃薰則對著紫菱自豪的微笑。

「要打一場嗎?」桃薰笑說,但眼神卻看著場內南風的身影。

紫菱有趣的看著桃薰,「怎麼捨得你的小師妹?」

「沒什麼好捨不得的。」桃薰坦然的說。

一旁的南風將劍直指,「紫菱師姐,賜教。」

紫菱看完南風的練劍也是有些意動,她抽出自己的蛟麟劍, 「來。」

二對一,南風看著紫菱,卻對桃薰開口,「我來。」

桃薰輕浮一笑,「自然。」

紫菱冷冷的說:「不用對我客氣。」

「小南風交代了,我這個師姐總要配合點。」桃薰笑說,她一挽劍花,就攻向了紫菱。

紫菱一愣,沒有想到會是桃薰先攻,但隨即反應過來,她剛閃身,就是對上了南風的劍刃。

兩兵相接,除了錚然的聲響,她發現南風的劍竟然有了隱隱的靈。

只是十幾年的凡劍,卻劍靈已成?

但還沒想明白,南風卻再次搶攻而上。

南風的攻擊跟桃薰不太[email protected]=5tIrv4-h*617%H)DEyMp12YGgtMZ0=MvTY像,明明她打聽到的,一直都是桃薰在教導南風,可南風的殺意跟狠絕的程度,卻比桃薰更可怕。

「很好,但…過剛易折。」紫菱冷笑,南風猛攻逼出了她的殺意,她也開始反擊。

南風抵擋著,卻好似一個人孤軍奮戰。

紫菱一轉劍身,如靈蛇纏上南風,直到劍尖直指南風,「你輸了!」

「是嗎?」桃薰忽然出現,劍卻橫在紫菱頸前。

紫靈轉身,與桃薰對打起來,她以一敵二還卻游刃有餘。

「你們的雙心訣就只有這樣?」紫菱嘲諷的問。

桃薰卻不被影響,反倒是南風,激動起來,她的氣息亂了。

紫菱微笑,見到南風出了疲態,她故意佯攻,果然桃薰挽劍來救,她也順著劍勢,纏上桃薰。

將劍架在桃薰脖頸上時,紫菱冷笑,「還在心疼小師妹?」額上的角讓她的表情更兇狠。

「說不定。」桃薰卻也跟著她笑。

只是一閃神,南風從左側攻了過來,桃薰也趁勢彎身離開。

又纏鬥了幾個回合,紫菱已經摸清她們的走勢,南風的劍尖銳狂猛,桃薰的劍變幻莫測,兩人配合無間,確實非常難纏,但是她猛攻向南風9gtaMrIosRS8Giqz3K3kZXFLD$F#=7^VE5$RY=YcXuGtXy#jfF,果然桃薰馬上來救。

她冷笑,剛剛已經摸清的漏洞她不會放過,她舉劍直指,桃薰的身影果然如同自己要撞到劍上。

但當她得意時,桃薰的身影,卻一偏一轉,順著她出劍的方向,反轉進她的身側。

等到劍光一晃,紫菱看到的,卻是南風拿劍抵住她的脖頸笑的得意,而她要回劍護身,劍柄卻被桃薰的木劍扣住。

「紫菱師姐,你輸了。」南風說。

桃薰也看著她。

紫菱這才了然,「以假亂真?」桃薰跟南風日夜相處,早就熟悉了對方的招式,因此兩人看似各有風格的劍招,讓人以為攻過來的是桃薰,%amQYLO-czGg9-#[email protected]!xtgKbxJFpZf0)%K&u4K$M+faN&7L=+放鬆了戒備,但實際上卻是南風。

而且兩人境界相當,加上劍招的走位,讓人無法對手分辨是誰,以武學上來說,她們確實很成功。

但…

「是不錯。」紫菱一笑,她喚出蛟鱗劍的劍靈。

南風只感覺猛然間的變化,從紫菱師姐的表情開始,她整個人的壓力瞬間暴漲,武器也發出了相應的鳴聲。

那不是聲音的響聲,而是一種境界跟功力使用的狀態,光是站在紫菱師姐身邊,她就覺得壓力kkX=L=Ps*[email protected]^pL1!u$eArYO7+1uwwu&*$DaS2fMEQ)(*d1Z大到讓五臟六腑翻攪。

桃薰蹙眉將南風拉到自己身邊,然後舉著劍對著紫菱。

「夠了吧!」桃薰看著紫菱。

紫菱表情凶狠,「不夠!這是…」她突然一愣,這才慢慢冷靜下來。

南風則靠在桃薰背上,但她的手始終沒有放下劍,「師姐?」

「已經結束了。」桃薰說。

紫菱看著桃薰,還有她周圍的花瓣,「這附近只有竹林,你這龍形帶著桃花瓣卻讓人覺得突兀了。」

桃薰看著她說:「我會想辦法的。」桃花是她的本株表現,看來以後只能藏起了。

紫菱看著桃薰,以及桃薰身後的含著血的南風,「…其實不錯了,但你們的敵人是顧君緣,所以還不夠。」

「好。」桃薰點頭,走到南風身邊。

紫菱師姐走後,南風提著劍卻覺得難過,因為她的實力還是打不過紫菱。

「紫菱是靈虛中期,大我們兩階。」桃薰解釋。

南風卻握緊劍,所以她還是沒有發揮雙心訣該有的實力嗎?

突然下巴被人一抬,桃薰微笑的臉在她面前,她拿出手帕替自己擦著嘴角的血。

「累不累?」桃薰問她。

南風搖頭,她看著桃薰一點沒有生氣的模樣,但她還是偷偷的擔心,師姐會不會其實很生氣?

「不用覺得沮喪,能把紫菱逼到現了真身,我們已經是很厲害的了。」桃薰笑著說。

南風看著她的笑,「真的嗎?」

「恩。」桃薰點頭,然後又塞了一丸藥給南風,「乖,舔舔嘴。」

南風瞪著她,「師姐,我不是小孩子!」

桃薰卻捏著她的兩頰玩,「會嗎?可是師姐覺得小南風好可愛嘛!」

南風努力掙脫了她的手,舉拳要捶她,「師姐你又拿我當孩子哄!」

「嘻嘻嘻!」桃薰壞笑的閃開。

只是兩人嘻笑一陣後,似乎剛剛的沮喪也消失了,南風順過自己的內Dt29gPU(od8zBGc+x8K(qAN!=1dwNSkIj9&3TPlfZ_kahq7Vtc息,她低頭舔唇,剛剛師姐又把補身體的藥給她了。

日子似乎就這樣平淡uZpImQdSw*[email protected]^4rKcuRFKOX8pfoDMKG5B0$76!v6i)9u8下去,練劍、練功,南風看著身旁的桃薰,還是那張桃花面,但她卻漸漸看不出桃薰的美醜,只有新進弟子看到桃薰時的驚艷,她才會有種桃薰是個美人的感覺。

更多時候,桃薰在她的眼中,是個重要的人,照顧她的、溫柔的師姐,雖然每次她因為過度練功而虛弱躺在床上,桃薰會替她擦藥,只是故意把藥粉換成會癢的那種,或者替她烹煮好吃的飯食,但卻故意用她討厭的[email protected]^JoBEnm2EZWVzbEQWF6FWlXlDYD69rCoymona食物。

她總覺得桃薰老是喜歡戲弄她,只是她們之間有個界線,所以即使桃薰作弄她,南風也不覺得討厭。

她喜歡現在跟桃薰相依的日子。

武器發出9grOFT*j00==7q(5%6UWeKU8q3-m65I2)O3pLsXCiECqcIB*lu嗡鳴,她才回身擦拭著劍,隨著涵養的時日久遠,她也能感覺劍中產生了劍靈,她把意識沉進去,卻發現那劍靈已經成形。

這把劍除了日常的使用,她也慢慢的把一些材料煉進去,因此雖然不1QssPR8QS*x)dxBh4CQkCiLk%W1*nUhb#eY-E18N+k$0&%P5_s如一些器修名家打造的飛劍,但卻是無比適合她的劍,因為這把凡劍就如自己,正在往飛劍的方向去。

但南風不知道的是,並不是日子趨於平淡,而是桃薰在等待。

當南風可以用手上的劍劈散她的分身時,桃薰開始用本尊跟南風對練。

儘管武學上兩人可以打成平手,但日常積累的經驗跟實力,讓桃薰只要一用上自己的功力,仍然可以輕鬆打h9y8yhd=cVeR2wJLM+2LiOtdetPI8Vt-qUqb1UWrYR77#XGmC0敗南風。

「不夠。」桃薰嘆息。

南風卻僅能從這一句就知道桃薰的意思,她知道自己恐怕要進入下一個境界,才能與桃薰繼續對練。

但南風沒有想到,隔天站在她面前卻是另一個師兄。

叫做猿清的師兄。

「桃薰師姐呢?」南風看著眼前的師兄。

「阿薰說她懶得帶孩子了,所以讓我來會會妳。」猿清抱著手臂笑。

南風警戒起來,桃薰不會又把她丟下了吧?

猿清微笑,「師姐說過,打得過我,才能告訴你她的下落。」

南風吸了一口氣,「請指教。」

既然是桃薰特地為她選的,就表示這個師兄很強,也確實如此。

南風帶著全身傷,走回自己房間,她心情很沮喪,每次她好不容易要放心的信任師姐時,但桃薰總是把她丟下!

剛回到房間,她就看到桃薰端著一個薰香走進來。

「師姐!妳跑去哪了!」南風不高興的問。

桃薰看著她笑著,但笑容卻似乎有些冷,「去忙一些事情,雙心訣的覺心境一直上不去,我rufkucdmqDjq6&IX12Ma#(=R#H$RZ_QxOq)2^jUXY#NjRrCI%!想我們需要一些幫助。」

「師姐,你要做什麼?」南風愣住,但桃薰又一次,直接用身上的魔氣鎮壓了她。

然後桃薰點燃了薰香,一股甜膩的氣味傳了出來,「做個夢而已。」她看著香爐眼神有些懷念。

只是這對南風會是個特別的夢。

因為這是一個特別的儀式,與君共夢。

南風愣住突然覺得身體有些軟,她搖頭想把暈眩搖掉,但她的手卻被桃薰握住。

她又要被桃薰控制了!

南風煩躁的想,看來她還不夠強。

總有一天,她要強到讓桃薰尊重的詢問她才行!陷入黑暗的南風想,但現在的她只能不可控制的落到了夢境。

「嫣…嫣嫣。」

一個人的聲音在喊著誰。

南風感覺有人拍著她的肩膀,她轉身,看到了桃薰,她溫暖的i5YcB1lyRDU_CWhLPI9p2Y#(f3eh_&Nbu3ty1^imir1apsojs_對自己笑,「我才不是…」,她的記憶恍惚起來,「我…桃嫣…」

南風看著自己的手想,對呀!我是桃嫣。

跟桃薰是雙生姊妹,都是娘親曦灼的孩子,她抬頭有些愕然,熟悉的景色告訴她,她們在半緣道觀?

她看著掌上,有些陌生又有些熟悉的掌紋,然後被另一隻溫軟的手握住。

「嫣嫣!我們出去玩麻!」桃薰牽著她撒嬌,而且不是那種戲謔的笑,而是真誠的,相信眼前人會包容自己任性的GJJM6wQvd^[email protected]@QiBWaHY5c^(_Bip)yGxJxg撒嬌。

「嫣嫣,妳都不理我!」桃薰嘟著嘴,她拉著桃嫣兩人走在樹林。

「我只是在想事情。」南風或者說桃嫣解釋。

「想什麼,是不是我們要開始練功了?」桃薰好奇的問,她扯著桃嫣滔滔不絕地說話。

桃嫣看著自己的姐姐無奈,她M_1RaeekuRQhwbPbbph(YErlaZ)g7yh8wkkjgukCByZ%[email protected]也太聒噪了,但她卻好像很習慣,任由桃薰牽著她,她看著桃薰的側臉跟肩膀,只要跟著她走就好了不是?

「對了,娘親要我帶妳回去的!」桃薰說,她牽著桃嫣小跑起來,兩人跑到半緣道觀的另一邊。

桃嫣被桃薰牽著,經過一個水潭時她才發現,兩人都是孩子的模樣,她恍惚的想起,對了!她們本就是孩子。

桃薰跟她才出生五年,只是當l6oM&WI-Zn7y#Qnb6$pfa(k2i%pJclDi(uody0ZVLWQFwLd3^8年娘親懷她們時受了傷,所以她的涵養一直不好,天生的體弱,讓她不如健壯的桃薰,她看著桃薰,她笑得無憂無慮,但眼中滿是在乎自己的模樣。

「我會保護嫣嫣的。」桃薰感應似的說。

「恩,阿薰。」桃嫣說,她看著桃薰稚氣的面容有些恍惚,桃薰長大後應該很漂亮吧?

她看著旁邊的水鏡3r02w0Slt([email protected]%m8eEGZ7AJozqFCDai2ZU_l^5%xNVjmJ%,雖然兩人面目極似,但比起桃薰飽含生命的面容,她似乎就比較憔悴些,或許是天生體弱的關係吧?

「妳都叫我薰薰的!」桃薰有些不滿。

桃嫣只好牽住她的手,「薰薰。」

桃薰對她笑,桃嫣也笑了,雖然天生體弱,她卻沒有怨懟,因為她有桃[email protected]&ERREaFEau$hP=NQwd(NX9#u_TOK_Dq-e%cdFYV8n薰這個愛她的姐姐,她知道自己這一生都會被她保護著。

她們這對姊妹,成了半緣道觀最頭痛的弟子,桃薰很調皮,闖了禍就[email protected])KdNZxbzC^1FUU)(EY9knn!O*$%qJ%Z2P)Gg*Ec!JQ2_躲到桃嫣這,偏偏桃嫣天生的體弱,讓別的長老打不下手,只能讓娘親曦灼警告桃薰。

每次桃薰都會把頭靠在桃嫣肩上,輕輕地嗅聞,「嫣嫣真香,我也想要香香的。」

桃嫣無奈的揉亂她的頭髮,「薰薰也是桃花啊!」

桃薰卻靠著她,任由自己的頭髮被揉亂,笑得甜甜的。

桃嫣看著她,心裡也是甜暖的滋味,那是她們姊妹溫馨甜蜜P7SZ_bza08_-QswL2ns(inZI&mK^n+cCJhgjNaY**dX$heby1z的時間,她們牽著手一起走過許多春夏秋冬,直到某天桃嫣的肚子痛了。

痛到彎了腰,桃薰緊張地喊來了曦灼,「娘!嫣嫣怎麼了!」

曦灼也緊張起來,她把桃薰趕出門,過了一會才如負重釋的出來,「嫣嫣只是來月事了。」

桃薰迷糊的點點頭,看著床上捂著被子的桃嫣,滿眼的關心。

很快的桃薰也跟著來了月事,姊妹也了解這件事情,只是表示女子的身體成熟,但還沒適應,厄運!!aHAg7ot_H-pTQ^[email protected]^v&UYSqsZKHmRsE_Pb*Jn就好像跟著那抹血色過來。

那一天就如往常。

她們跑到娘親曦灼的房裡躲起來,打算嚇一嚇娘親。

但進門的卻不只娘親,還有一個男子,他迅速的撒出藥粉,將曦灼迷暈,禁錮年幼的桃薰。

男子抽出刀子,原本想對曦灼下手,無奈她身體還有本命株的結界保護著,只好調轉刀頭指向縮在角落的兩姊妹。

桃嫣看著眼前靠近的男人,極度的恐懼讓她無法動彈。

「不要過來!」她喊著,但男人的手還是抓住了她。

男人念著咒語,但她卻只能恐懼的看著眼前。

桃薰想要阻止,卻被人一腳踢到牆角掙扎的想要爬過來。

刀光划過,她感覺自己的臍下劇痛。

她隱約知道,那個男人要採走她的內丹,那是妖族天生就有的,母親傳承給她的,屬於妖修的精華。

她只覺得肚子好痛好痛,甚至感覺身體流出的血染了衣裙,她感覺下身一陣濕熱,她低頭,看到自己流了好多血!

她抬頭憤恨的看著眼前的男人,卻什麼都不能做,在生命流失時,她只能看到那個讓她恨意滔天的男子。

顧君緣!

又是…你!

「南風!」桃薰的聲音傳來,她在黑暗中恍惚起來。

「南風醒醒,你月事來了。」桃薰的聲音低沉好多,也成熟好多。

南風睜眼,看到的是成熟的桃薰,那個她想像中的美人,面容、體型改變了,唯一沒變的,是她眼中的那抹關心。

「薰薰?」南風喊。

桃薰有一瞬間的被她的這句話震盪,但很快冷靜下來,「南風,你該從夢裡回來了,肚子有痛的感覺嗎?」

這個詢問,讓南風更清醒了點,她坐起來,感覺那夢境中的溼熱竟然跟到了現實,她打開被子,看著胯間被自己染nS8uS!E96JSn(Wu8E^figxh1CNmLktvDA9$g7iL*0K7c4n0EGI紅的裙子跟被子。

「我受傷了?」南風問,可是她只覺得肚子酸酸的,沒有痛感。

「傻姑娘,你來月事了。」桃薰看她醒了,將她按住,「你把衣服換了,旁邊有熱水給你淨身,我來處理就好。」

桃薰轉身要去給南風拿月事的布,才突然想到,對了!

南風是第一次來月事吧!

她只好交代一聲,回到自己房裡拿月事布,然後回到南風的房間,把月事布交給她教她怎麼用。

「害羞成這樣幹嘛?」桃薰無奈,南風臉都紅成了蝦子,害她也有些不好意思。

「我…哪有啊!」南風嘴硬的說。

「嫣嫣也來過,就不像你…」,桃薰說到這突然一愣。

南風一邊穿戴,一邊說:「師姐,每個人體質都不一樣好不好!」她也不知道自己量居然如此多,有些緊張跟尷Rkziw%X6+rQR_BC=PfQ&NDP$oA_Xw$DjDMt)lJK39JGcPlo!H6尬。

「好、好、好,這幾天就不碰冷水了。」桃薰接過她的衣褲,直接將她拿到外面洗了晾乾,雖然那些高人可以震衣滌[email protected]!=%L)$n10q$5!e0Iou6yqcAN(GEdbvXOa%X!VPFaam塵,可她不想隨便浪費功力,只能勞動自己的雙手。

她看著浸在衣盆裡的水,滲了血,朱紅漸漸染紅了整個盆。

她突然感覺有些不對勁,又說不上來。

倒是南風喊她的聲音讓她回神。

「薰...師姐!」南風的聲音似乎有些困擾。

桃薰轉頭回應,「來了。」

作者:馥閒庭

看百合小說《調笑令》全系列

看馥閒庭作品

LalaTai英文版網站上線啦!快來看看我們的英文版網站吧!LalaTai English website is now ready for you.Check out our English website!

延伸閱讀

妳也會喜歡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