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南風從沒有想過,自己那個爹還會害死人,修道人講求仁德,只有逼不得已時才殺生,那為什麼顧君緣會害人?

這個問題困擾著南風,當她在思索時,很快就到了能夠睜眼識物的那天。

南風拆掉了遮在眼前的紗布。

卻感覺晴天霹靂!

因為她睜眼,看著眼前的女子,從腦海脫口而出的第一句話只有…

「騙子!」

桃薰這個女騙子!

她居然說自己是母夜叉,南tYFGM9fZ1kp6LEQX_%wB$CZKmyHHOVz^PDBuVJA*@9R84K8pv=風不可置信地看著眼前的女子,就算她的臉上帶著調皮的淺笑,也不妨礙她嬌麗的模樣,那彎彎的眉毛,還有一雙勾人的雙眼,翹挺的鼻子和彎著的嘴,活脫脫的美人面。

甚至連她想像的異族膚色等等都沒有,膚kBdXY#[email protected]_FxG-lU+^!7Wa(_dVA_Mi5$xg=1(+sHO2gvsM白貌美隨著她彎腰時,那飽滿的胸,就算好好穿著衣服,也讓人想入非非,更別提她身上好聞的香氣。

她居然好意說自己是面目醜陋的夜叉?

「南風師妹,妳看得到嗎?」桃薰在南風面前揮揮手。

南風瞪著她:「妳!…」她卻說不出話來,r*gxba_c3iFu)[email protected]+zxoE8i2wmsk*rgeOgt^[email protected]$9她都已經想好,不管桃薰是面有傷痕還是奇醜無比,她都會一直陪伴在桃薰身邊。

可這女子居然騙了她!

想想她來到這魔道,這女子嘴裡就沒有一句實話,她總覺得自己很蠢,被一個女子耍得團團轉!

「看來是看得到!」桃薰點頭,順手牽起南風:「走,師姐帶妳出去玩!」

南風愣愣地被她牽著,然後才想到:「等等,我們要去哪玩?」

「等到了不就知道?」桃薰笑說。

南風看著那魅惑的笑容,原本要說出的拒絕,卻變成了:「算了,就依你。」

她被桃薰牽著,到了一處大堂門口。

附近有許多穿著玄色衣服的教眾,大家有趣的看著她,還有許多人桃薰打招呼。

南風打量著周圍,邪影教聽起來很邪惡,但除了教眾裡面有些人有奇特的鱗片、角,其實也很普aq0HhfEwue(0N7#[email protected]@msXGC)&runxZ7e([email protected]%9%通,景物也是有花草造景,而且大部分的人也並沒有散發出惡意。

直到她們走進一座樓內,桃薰將她拉到了一個房間前面。

「進去吧!」

南風愣住,她看著門口,感覺裡面有著極強的魔氣,分數十股,她突然有t#U4ZeDwuU-g8wz$+kV^ny-=r9caMYFUS+qPmKsLLM=*0koya5些怕,也明白,這根本不是桃薰帶她去玩,而是…

她的入教儀式。

入魔。

她應該進嗎?

南風掙扎起來,她畢HG4d=ccFWLv^9CzsQYdIQt!Eb_ILCcz8gP+ug(4Dlsmkp5Yj_z竟在仙界生活了一百五十多年,魔,似乎是壞的、不好的,但她現在卻要成為不好的一份子,這樣對嗎?

突然腰間一暖,她回頭,卻看到桃薰貼著自己。

桃薰欺近時,她的手撐在門前,湊在南風耳邊說話,她臉上卻沒有了那點笑意,顯得嚴肅非常。

「進去,妳便沒有回頭路。」桃薰看著南風說。

南風看著她,然後轉頭看著門,她只是低聲的問:「妳會陪我嗎?」她很怕,但更怕全世界都不要她。

門窗似乎染了塵,恐怕邪影教許久沒有人加入了,那她應該嗎?

「我一直在這。」桃薰無所謂的笑說,她本來就生於魔界,無關南風的去留。

南風知道,桃薰沒有答應她,卻也沒有拒絕她。

但她不懂得怎麼表達自己的在意,只能冷著臉批評:「狡猾。」

桃薰看著南風,那小巧可愛的冷臉,卻還有一絲偷瞄她的在意,她故意壞笑的湊在南風耳邊說:「$fhTBf%kHyDxP_g6)QqoZVr9M+K*QXv^*x&5b&#VEiHOTQs*8y這就是妳在魔族學的第一課,魔族都是狡猾愛說謊的。」

南風哼了一聲,但還是轉身推門,也推開她的人生,既然光明不要她,那她不屑這份光明。

她踏進去。

裡面是幾個女子,,正中間圍著一人,是一個玄色衣著的人,戴著黑紗遮住了口鼻,看不清容貌性別。

旁邊還有個女子,其中有位,眼睛有幾分像是桃薰,只是比桃薰更冷更深沉,_^hbvq0NwcEgw!XClRtjjLini-(#BJwownlc+iDNDO#n_9oJD*帶著一絲打量刮在身上,居然有些疼。

似乎她就是曦灼長老吧?

桃薰師姐的娘親。

「魔尊,南風到了。」桃薰站在門口笑說。

魔尊點頭,對著南風伸手:「南風,妳過來。」

南風走了過去,在幾個d0jDRJxGDqA+QobVgRa^I7eJsMBZseX9K)J3Azcoq-zEfuf_Sz長老的環伺下,她割了自己的手掌放血,將血滴落到盆子裡,盆子發出一陣紅光,然後出現一枚紅珠,紅珠一會轉黑,也代表她正式成為魔族的一員。

歃血後,她從此踏上魔道,修習魔功,丟下所有顧霜雁的一切。

之後被帶去認識環境,桃薰安排她獨自住在一個小間,並讓她跟著一名叫做紫菱的師姐去。

南風踏出舉行儀式的房間後,她轉頭,卻發現原本桃薰的位置,已經人去樓空。

桃薰去了哪裡?

還能再見到她嗎?

還沒來得及問,南風就被灌了一腦子的規矩跟禁忌。

魔族的規矩很簡單,就是強者為上,有能力滅了整個門派那就去,誰都不會bHIwL1=SBoAebxWBr^rCNlTzZYmS!UL&2G#QCgwGU#@&Rt0)7O攔,但若被人家反擊打滅了,師門也不會出手。

但卻各有禁忌,蛇族討厭吵、羽族喜歌唱,哪些院落她不能去,灌得她無暇顧及桃薰。

帶路的紫菱師姐說:「不過我們魔族,卻很憐愛m1var6w+BKPSN&Ldv4njTKKHq9MgNzFy^Cg*gQ=r4&$O106Fr!幼兒,連師姐也是見妳年幼受虐,這才把妳帶回門派的。」她是蛟族,額上有個黑角,但卻更添妖美。

「年幼?」她仙齡也有一百五,這難道還算年幼?

「是啊!像是桃薰師姐,好像就已經千歲了…五年前才剛過完千年生辰吧!」紫菱算著。

南風點頭,那她真的算是很年幼了。

然後她在心底更添了一層不喜,桃薰師姐該不會對幼女有什麼癖好吧?

下次見面她一定要問,想到這她問紫菱:「師姐,那桃薰師姐住哪?」

「她啊,等妳魔功入了第二層我再告訴妳吧!」紫菱笑說。

原本她以為南風會跟自己撒嬌,卻沒想到南風只是點頭,就不再言語。

新來的小師妹有些冷呢!

「其實桃薰挺忙的,她…」

「我知道,她又忙著照顧病患不是?」南風卻冷冷的搶過話:「還是又趁機欺負其他師妹,反正那女子閒得很!」

想到被桃薰耍得團團轉的日子,南風就覺得自己怎麼那麼蠢!

紫菱聳肩,也罷,畢竟桃薰有交代過她,別告訴南風自己的行蹤,不過…

桃薰這次好像跟小師妹結仇了?

她看著南風悄悄握緊的拳頭,輕聲地勸:「師妹,阿薰她比較調皮,但你也是受到她照顧,就別計較了?」

「不會的,我怎麼會計較呢!」南風笑得甜蜜:「就算被騙了[email protected]_)_$c6f)Y6f2OrsJrVo=iSI%0v+NM-WY4wO*7aZjYx很多次,吃了一堆苦藥,但我的眼睛還是桃薰師姐治好的。」

紫菱[email protected]#H3LJ1看著南風笑得甜蜜,但那殺氣怎麼都無法掩藏,她也跟著說:「對啊!妳都不知道,阿薰可調皮了,師妹,幸好妳不像那些師弟…」

「那些師弟?」南風握緊手,所以還有別人也喜歡桃薰?

紫菱卻好似沒發現的說:「對呀!要是性別換一換,恐怕有一堆人想成為桃薰的道侶,就是人界的結7hPsmML(VCuijdwN3NtNhAI^t%KNYM6(ci_k-ZWi9KCejr1Iyw婚,一堆哭著喊著要嫁她…到現在還是常有人去藥盧探頭探腦的。」

「師姐這樣…真的太不應該了!」南風低聲的說,只是她握緊的拳還有陰暗的表情,卻沒有讓紫菱看到。

「而且男的)NYgU4c2h2$E&hD#&0_%1wFK7jG1r7Qg=5KFghXzBkhgTi=1eH女的都有,讓人很頭疼。」紫菱抱怨:「姚薰她不若其他魔族狂於修練,個性有些頑皮,但受過她幫助的師弟妹眾多,她雖然武鬥不行,但卻是教裡少有的丹修,教眾都寵著她,有什麼心事煩惱也老愛找她說。」

「女的?」南風突然問,男的就算了,對桃薰有興趣的女子不只自己一個?

不知道為什麼,南風更不是滋味了!

總覺得桃薰很過分,隨隨便便就讓人喜歡上,讓人卻無法將她忘記。

「對喔,妳來自天界,應該也是講究男女有別吧?我們魔界倒是沒i#@ghPjXDXZx)4+_x&%dh5Sn)1J3WASr1XkaOl0&E!qA&S2n3h有這麼多講究,女子跟女子結為道侶,只要兩人同意便可。」紫菱想了想:「好像通常是家人反對才要分開吧?」

「像這種女子我怎麼可能會在乎啊!」南風猛然喊。

紫菱愣住看著南風,一會才反應過來,大概來到魔界,又聽聞這麼多奇聞異事,對她而言很驚慌吧?

畢竟還是個小仙婢,突然墮入魔道難免有些情緒不快:「喔!對了,這是你的房間,南風師妹。」

南風看著門口寫著『嫣然居』的牌子,僵硬的點頭道謝。

「對了!師姐,魔功兩層應該不難吧?」她問紫菱。

紫菱搔搔頭:「嗯,不難啊,勤練就可以。」

南風鬆了一口氣。

「之前最快的弟子,花了二十年就練成了。」紫菱補充。

南風聽到後只是繃著臉,跟紫菱道謝後,就默默回自己的房間了。

紫菱剛轉身,就聽到有人重重關上門的甩門聲。

紫菱有趣的彎起嘴角,看來桃薰這次…玩過火了?


(圖/123RF)

回到自己的房間,南風沒想到再見到桃薰,會是幾年後。

如果不是她身受重傷,桃薰恐怕都不會出現吧?

她躺在床上,瞪著熟悉的房樑:「誰把我送到這個女騙子這裡的?」她生氣的問。

「小南風脾氣怎麼這麼兇啊?」桃薰坐在床邊有趣的笑說,看著床上被裹成蠶繭的南風:「可是想師姐了?」

不知道為什麼,她就是特別喜歡氣南風,看她氣得不行的臉,就覺得好可愛。

「妳這個騙子!」南風瞪著坐在床邊的桃薰,她一副自然的模樣,端起藥粥,輕輕吹涼,好像她從兩人分ePb%A9EpkJt*[email protected]=z4OMaF^7Zwml別後,只過了幾個時辰似的。

但她卻是整整五年兩個月零七天沒有見到她!

甚至她苦練魔功,等她跟紫菱師姐詢問,才知道桃薰逍遙的出去遊歷人界?

「我哪有騙妳?張嘴。」桃薰舀起藥粥,送到南風面前。

「妳說過要陪我的!」南風把臉撇過一邊,抗拒吃粥。

「我只說我會一直在魔界。」桃薰笑吟吟湊到南風面前有趣的問:「生氣啦?」

南風轉頭,正要說話4fc23qbTmq--q)7r#UaQjYHCC#B0V4c^TKJnQh17)33jCGg2F2,卻被桃薰近在眼前的臉嚇到,她正掏出帕子替她擦嘴,想到嘴唇被這個女子撫過,南風的臉就紅了起來…

桃薰卻更逼近:「小師妹…」

「妳、妳要幹嘛!」南風撇過頭,這女子為什麼要靠她這樣近,她在心裡尖叫,她對桃薰而言,到底算什麼啦!

「餵妳喝藥囉!」桃薰笑說,看著南風一張小臉,退去了平時的冷,大概是被她氣紅了,鼓著頰的模樣就覺得很可愛,她壞笑的貼著南風的耳邊:「還是…妳希望我做點9#1X5LwjhnL9goc2d&7ClNdyI2G)hzVOXP8-6C1M=SUTHgI0HG別的?」

別的!

南風愣住,瞪著眼前的女子:「什麼東西!」

「就是像這樣啊!」桃薰放出魔自己的魔威,輕易的鎮壓了南風。

南風這才反應過來,她習得魔功五年,雖然一直被誇是大有進步,可她現在才知道自己還是抵抗不過師姐。

雖然剛剛她想的,其實是別的…更親密的事情。

「沒有!」南風馬上打滅自己的遐思,她怎麼可能對眼前的女騙子有什麼想法?

恨她都來不及了,這個女魔頭有什麼好的!

「那就把藥喝了吧。」桃薰笑說。

南風喝了藥,把藥碗還回去時,瞪著桃薰那勾人的臉不高興的問:「妳用這張臉騙了多少人?」

想到紫菱師姐曾說過的,很多人喜歡桃薰這件事,她心裡就不舒服。

桃薰收拾一邊藥碗一邊說:「很多吧!我數不清了。」雖然她從不覺得那是騙。

她知道病人會依賴醫家,對桃薰而言,隨口哄幾句話sCKsjt_tEYj#d)5M&4%bj(vTWIKWmMq5=Pb#h9$8oja6Yli$wA,只是讓病人乖乖吃藥聽話的手段,況且她不是很懂,這種依賴心是怎麼有的?

她雖然是魔族,但也只是能察覺魔氣跟黑)^([email protected]*w2mkP=iZC8zXcgTv0Lhc2k51bTr暗,怎麼會有這樣的心態,她卻無法理解,這也造成一些困擾,因此她很少會對那些人有太多行為。

她沒這麼多的情去沾惹,所以選擇了迴避,但在那些人眼中,就成了若即若離。

南風也不懂這麼多,只是看著桃薰整理的背影,在被子裡的手握緊拳,她還沒說完耶!

桃薰收拾好後看著南風問:「小南風還想知道嗎?」她靠著窗撐手,看著坐在床上氣的南風「…我的入幕E(sd*(!mb^SR2WIFg16v%[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F^G3)39AP-之賓有多少之類的?」

「哼,下流。」南風摀著耳,轉過身拿被子把自己蓋起來,她希望能把自己的好奇也蓋住悶死在心裡。

桃薰看她這樣樣子心裡好笑,其他弟子可是跟她說過,南風非常冷漠,跟眼前i2b#3*FOS^U10gbFOmQ)!T^Y2%SY([email protected]#^!mq5WkkO這個鬧孩子脾氣的姑娘,好似不是同一個人。

「其實想知道也可以…」桃薰卻伸手,壞笑的掀起她的被子。

南風原本悶在被子裡的黑暗,然後被子打開了,在看到外界的光時,還有桃薰笑盈盈的臉,yb$&do%!ETquX40RhmsxN#[email protected])zUEA(3d她心裡跳了一下,卻說不出是為了什麼而悸動。

桃薰看著被子裡的南風,覺得她真可愛,還會鬧脾氣,像個孩子似的躲在被子裡。

南風不高興的掀被,她坐起來等著桃薰的答案:「幾個?」只是她的手微微用力,不知道自己到底在緊張什麼。

「打贏我,就告訴你。」桃薰壞笑的說。

她果然是有條件的!

南風握緊拳,拼命告誡自己,不要理這個女子,她只要好好練功報仇就好,可是…

看到桃薰轉身要離開的背影,她忍不住的叫住桃薰:「師姐!」

桃薰帶著得逞的笑意看著她。

南風聽到自己的聲音問:「師姐妳真的會說?」

桃薰看著她露出得逞的笑「如果你打贏我的話。」

作者:馥閒庭

看百合小說《調笑令》全系列

看馥閒庭作品

GALASHOP夏日束胸特賣🌞眾多品牌一站買齊😆
📌手刀下單撿便宜👉https://bit.ly/2BUOcMh

延伸閱讀

妳也會喜歡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