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隔日,霜雁偷劍一事,已經傳的整個道觀都知曉,門人都議論紛紛。

雨鈴憐蹙著眉,踏進執事堂:「長老,此事不好聲張。」

長老卻也臉色不好,他還沒囑咐其他人,流言就已經像是長了翅膀,到處都聽聞了。

爭明臉色也不好,他讓幾個外門弟子將霜雁綁起來,然後自己親自去斗室搜了一遍。

他提著一個小布包來到囚室。

「五師兄。」門人對他行禮。

「你們都先下去,我有幾句話跟師妹說。」爭明冷著臉,他走進牢房,看著被綁跪在地霜雁。

「這…五師兄…」門人都好奇,不懂五師兄要說什麼,為何要支開他們。

爭明只是不耐的低聲:「出去!」

幾個門人也不敢玩笑,都魚貫出去,直到囚牢剩下爭明跟霜雁。

等那些腳步聲都消失許久,但還是沒有任何聲音,霜雁才抬頭看著爭明。

爭明表面上繃緊,但實際上也hh3TGz(zoJg!$Ygf*mSqLCQu9AQ4lFJBSmcxeqfzvI&bjW3Zp6是有些訝異,他對霜雁沒有太大的注意,可門人能學道修仙的,多半也沒有什麼愁苦的模樣。

可他面前的霜雁師妹,卻恍若一活死人,眼神空瘠到只有虛無。

但她憑什麼這樣,爭明想到自己找到的東西,他把那個小布包丟在霜雁面前。

爭明看著霜雁冷聲的說:「你自己做了什麼事情,自己清楚。」

霜雁看著眼前打開的布包,露出的白色床單,上面一抹刺目的黑紅,是她初夜落紅的血。

她卻不知道該做何表情,只是流淚。

爭明見她並沒有羞愧之意,他抽出鞭子,開始鞭打霜雁。

霜雁卻只是藉著被鞭打的痛楚,讓眼淚哭了出來。

她不知道自己哭什麼,但眼淚就是滾著心痛一起出來。

點點滴滴的淚滴在地上,前面是淚後面是血,但再多的血淚她還是不懂。

那個她以為是朋友的少年碧雲,為什麼對她反口就咬?

飛雪師姐為什麼認為,是自己偷了融羽劍?

為什麼之前對她溫柔的鈴憐上仙,卻帶著眾人來指責她?

她到底做錯了什麼?

爭明將地上的布放在火盆燒盡,看著被鞭打的霜雁,她只是縮在地上哭泣。

抽噎的泣聲令人煩躁,他一丟鞭子,鎖了牢門人就走出去了。

爭明走出去後,看著自己發抖的手,他也不知道自己怎麼了,但就是從心底生出一股厭煩的憤怒,他下手極重的打了霜雁,卻不知道這份怒氣arR1fBT89FpsHp8KXQ#7!bi$d^#=gb1Wa+L$N3&JVp$t9Y2w9v的來源是什麼。

難道是對師妹與人苟且這樣不名譽的事情憤怒?

可他並沒有忘記霜雁的哀傷,她害怕蜷縮在角落的模樣。

他看著自己的手,上面的武繭證明他日積月累的努力,可是他努力修練,就是為了鞭打自己的師妹?

這件事情讓爭明徹底的迷惑了。

這真的是對的事情?

在這之前,他從沒有認識過這個霜雁師妹,只知道她是師尊顧君緣的遠親,他也只遠遠瞧過幾眼,論容9*cfDe_9N5%a!fZfTOs7Y$oZAE)y)8G76&cUEGm^_LRGRus!sK貌是很美的,但這樣一個安靜的小姑娘,會偷東西嗎?

他不知道自己該相信誰。

「爭明。」一個男子的聲音,卻讓他回神,眼前正是湍蒼師兄。

「湍蒼師兄?」爭明看著師兄身上的玉鉤,那特fl(=D&#P(7u5)[email protected]#FkOT$mKif(&s7_R8+GIk!!k0p([email protected]殊的造型撞到木製窗台,會留下一個特殊的印子,而他也看過這個印子在禁閉室的窗台。

「霜雁…她…還好嗎?」湍蒼師兄有些緊張又補了幾句解釋:「我聽飛雪說了,所以我就是…想了解一下。」

「已經照著長老之令處罰了,湍蒼師兄想了解,那就去問長老吧!」爭明冷冷的說。

湍蒼師兄攔住他,「我只是想了解一下,你何必如此冷漠?」

「我冷漠!」爭明瞪著眼前的湍蒼師兄,他冷聲的說:「你做了什麼事情,你自己心裡清楚。」

「…你說什麼,我、我聽不懂!你最好不要血口噴人!」k#Ar)o6B=hE9x(W26_of([email protected]&Z66f%rCYoQ#c*Z湍蒼師兄看著五師兄,臉色卻有幾分驚慌,然後轉身離開。

爭明只是看著他的背影沉默。

霜雁在牢內抱著自己的身體,她只覺得冷,無比刺骨的寒冷。

不只是因為天氣,更是外面的對話,讓她心寒無比。

她閉上眼睛,覺得自己真的太可笑,她甚至不知道自己該怎麼活著,用什麼臉面去活?

她不懂也不明白,唯一清楚的,是內心的黑暗在滋長,而她卻沒有任何阻止的想法。

或許6hrWLIuAeD_xb%!#afIv1E8VsMf*nA_%9am=mIsl5S-**maX*Y我會墮入魔道,她想到師兄姐說過的,魔道的可怕跟糟糕,她此時卻不覺得可怕,或許是因為她已經嘗到了更痛楚的事情。

她閉上眼,默背著心訣到天亮,直到爭明師兄提著鞭子進來,她看著師兄用啞著的聲音問:「…為什麼要這樣對我?」她更想問的是,你明明最清楚發生了什麼事情,為什麼卻要cWdZ_i_#[email protected]%02)+%[email protected]這樣對我。

難道我真的該受處罰嗎?

霜雁不解的眼神,如針一樣刺著爭明,爭jTz-E9ux5T%r0kQA3XNXdwdjLZ4&OjDW()8&Pc3h4S00bP99Lm明自己雖然修練快滿千年,但他只在門派裡面,從沒有遇過這種事情,更沒有遇過霜雁這樣的眼神。

那痛楚帶著指責的眼光,霜雁的質問,都讓他下意識的迴避。

儘管他自己也不懂,怎麼看都是霜雁失2wjz^[email protected]$pXm%[email protected]了清白,可是到底是怎麼失去的,他身為看守為什麼沒發現,這樣失職的憂慮,還有對男女之事的恐懼,他無法理解,只能選擇用更大的暴力,想辦法讓霜雁閉嘴。

爭明看著她,低聲的說了句:「你自己清楚。」收到了霜雁受傷的眼神,爭明卻無法在說什麼。

自己也不清楚,他唯一清楚的是,只能這樣說,把問題丟還給霜雁這個師妹。

霜雁卻沉默了。

在一下下的鞭打聲,她感覺心裡的黑暗越來越深沉,身體的痛能逼出眼淚,卻讓她更不懂跟委屈。

而這份委屈漸漸扭曲她的心,她沉默的挨打,不求饒也不悔過,只是痛哭,直到最後,連痛楚都無法讓她哭泣了。

她漠然地躺在地上,任由別人說,任由別人把傷痛放在她身上。

只有雨鈴憐來時,她才會有較多的情緒,因為雨鈴憐每次的到來,都讓顧霜雁的嚐到更多的苦難。

「還是不開口悔過?」雨鈴憐問著爭明。

「沒有。」爭明說,霜雁看著雨鈴憐的驚懼,讓她對這個師尊的道侶很戒備。

「那就再加重刑罰。」雨鈴憐冷聲的吩咐:「餐食也不許給。」

「可是再這樣下去,師妹會被刑死的!」爭明皺眉的說。

「屢教不d#[email protected]=eo%xn-R6WX5hgx5TDcWv+e^xSgy2j#X改,你看看她的眼睛,已經心邪至此,若不嚴懲日後如何修行?」雨鈴憐說著,她拿出一個藥包,倒入一旁的水中。

爭明眼睜睜的看著雨鈴憐動作,師尊出遠門前有說,凡事讓鈴憐上仙做主,他也不知該如何。

雨鈴憐掐著霜雁的嘴,把那湯藥灌下去,然後將空碗遞給爭明:「放心,只是一劑啞藥,不會要了她的性命。」

霜雁木然的喝了藥,藥落了胃,她感覺一陣喉嚨熱痛,她嘶啞的喘息,抓著脖子,但雨鈴憐卻已經離開了。

有人把她扶了起來,她看著身旁的爭明,她死死拽住爭明的衣服,用著粗啞的聲音說出她的心情。

「我不懂…但我恨。」她說完放開了爭明的衣服,昏迷的躺在了地上。

顧霜雁不懂,為什麼自己要接受這些,她到底做錯了什麼?

人在受傷時,會發起高熱,顧霜雁隱約知道,自己的身體快要不行了。

我可能快死了吧?

在滾著高熱的黑暗深淵前行時eCn8Rh#@j+_2aCEcA_Vz5dVaKvMlinx*#4(-8eBYqatBaGR)+J,霜雁聽到了一個聲音,她原本以為自己要踏上通往死亡的路,畢竟她知道自己的身體,已經受到極大致死的創傷。

「你是顧君緣的女兒嗎?」

一個低沉的女子聲音,打斷了她要往死亡的腳步。

顧君緣?

對了…師父似乎叫這個名字,或者說,顧霜雁該稱之為爹的男人,就是這個名字。

但…如果有下輩子…

我卻卻希望再也不要遇見他們,遇見半緣道觀的任何人!

也不要記得他們,尤其是這個說是她父親,卻將她丟在禁閉室,沒有打算問過生死的人,顧君緣!

霜雁在黑暗中想,她的身體熬lVbk52QX^&$yHl-R5uT6HI2Hf)ucfQ+7^ap1mJ#ts+gLOOi+3W過鞭打跟各種折磨,這些疼痛卻還要再算上道觀眾人的鄙夷跟猜測,每一個轉開的目光,都宛如從她的骨上刮過。

她沒有尋死的原因,就是在等顧君緣遠遊歸來,就算兩人之間只有個!2oU(+Cb*^a&b7g2QCqbp)3rF4Wf7JKL(r$jZU-&X9ukrdDz!q遠親的名義,但他總不會置親生女兒為死地吧!

但回來的顧君緣,卻只是冷漠嫌惡的掃了她一眼。

那一眼中的冷淡跟恨意,就足夠殺死一個顧霜雁。

她失了希望,心口氣一鬆,所有死熬的傷痛撲到身上,她唯一能做的,就是把娘親給她的遺物,一+-jBpPKLhl_+yIR_u46wU5-vIKHa6_2=wSU%=#end8)Y5IQNl8串木珠手鍊,丟到火盆中。

死了算了!

她真的是這樣覺得,但死,她也不讓娘有任何希望,不讓顧君緣這個薄情寡義的爹,有一點想起她們母女的機會!

「她在落淚,是要死了嗎?」另一個年輕一些的聲音說。

「快了。」一個女聲回答,她似乎能感應到霜雁心中的憤恨。

年輕女聲將顧霜雁的意識拉回來,她不懂,就算她快死,為什麼會有邪氣在她的身邊?

半緣道觀在仙界的中三重,在九重天中也算是高的,仙界重地卻有魔物來此,是為何?

低沉的女聲回應似地說:「魔物?也對…畢竟是仙觀,不識我等也屬正常。」

那年輕的聲音接話:「要帶她走嗎?我看她也不像喜歡在這的模樣。」

女子喑啞的聲音說:「阿薰,時間不多,趁著通道還在,我們該走了。」

「喔!好。」那個叫阿薰的聲音笑說:「小仙子…你心已入魔,就跟我們來魔界吧?」好像師兄!h#W#9^M*=Sgc1GIBDznN%q)Kc2g$fbgfNyks4mYIecoiFAgs8姐口中陰暗汙穢的魔界,只是她郊遊玩耍的地方。

「阿薰!」遠處有人催她。


(圖/123RF)

顧霜雁想開口,卻無法發出聲音,她眼神黑暗,是了,fCob8d)K_g(dXyOH68D-h&J5zOMykA3s%38onKtQBr)cGg7cgY她被灌了啞藥,又怎麼能說話,被毒啞、弄瞎,還斷了身體經脈,就算她留在道觀,恐怕也只是等死了。

但她還沒表態,那個阿薰笑說:「你不拒絕,我就當你同意啦!」

顧霜雁在黑暗中,感覺自己被人抱住,早已習慣冷硬地板的她,卻猛然接觸到一個柔軟溫熱的軀體,讓她僵硬起來,一會她才意識到,抱著pUts)[email protected]_xdWPw&9+0S(TzFwgA2J5yV&a自己的是個女子。

從小她就極討厭別人近她身體,加上身上傷口的刺痛,讓她不安地動了動,那女子卻輕呼一聲:「啊!好痛!」

@zw_Ar44#5eGeeQEazjP$m%4Pi_I2IH#+AmsVBV$LFk!3w-DnV顧霜雁馬上僵直身體,但那女子卻將她摟緊,溫軟的身子貼上她,還有女子身上的桃花香氣襲來,配上那個阿薰歡快的聲音說:「我騙你的。」

顧霜雁愣住,下一刻她就被打昏了。

昏迷前,她聽到另一個女子的嘆息:「你呀!也太愛玩了。」

還有那個阿薰俏皮的聲音回應。

「欸嘿!」

作者:馥閒庭

看百合小說《調笑令》全系列

看馥閒庭作品

延伸閱讀

妳也會喜歡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