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就在他們父女要殺個你死我活時,一個聲音突兀的出現了。

「唉呦我去,瞅你能的,弒子這種大罪也犯,你要上天啊!也沒人來管管?」

貓笑笑走了出來,帶著有趣的表情看著他們幾人。

「你是…」南風看著他,那個桃薰口中的笑笑道長。

「是什麼不重要,不過…」他拿著曾經給桃薰的八卦盒:「我說你們父女怎麼那麼能找事呢?」

「才不是!」兩人異口同聲的說。

顧君塵扭頭說:「誰是這小瘋子的爹啊!」但他的語氣有些軟了。

因為貓笑笑親口說,兩人是父女,這個來歷神秘的道長,從不說假話,因此顧君塵心裡,已經開始動搖了。

「誰是這瘋子的女兒啊!」南風舉著劍抗議,只是眼前是桃薰信任的笑笑道長,她不敢擅動。

貓笑笑好笑的搖頭:「小桃花答應讓我看了一齣好戲,果然沒有騙我,也該收場囉!」他將八卦盒上,最後的代表顧君cwCe3z6DtW=([email protected]@VB5jm12LPUx_tB=cJ0G!Q^Y6塵的天乾刻紋按下。

咖!

至此,整個八卦盒打開了,貓笑笑從裡面拿出一枚珠子給南風。

株子裡面有一顆小小的桃樹,纏著黑色的魔氣,是當初桃薰讓貓笑笑寄命的魂魄。

他把珠子交給南風:「好好涵養,那小桃花還會長回來的!」

南風紅著眼,小心翼翼地接下珠子:「所以桃薰在裡面嗎?」

「只有一魄,好好涵養,或許你們今生有機會再相見。」貓笑笑說完看著顧君塵。

「當年我就說過,以假亂真的事情,你們父女…」他還沒說完,就被打斷。

轟!

遠處猛然又一劈雷。

天上卻沒有下雨,似乎是在警告什麼。

貓笑笑苦笑:「不說了、不說了,是我嘴欠,你們保重。」他化為一頭老虎虛影,就這樣消失在兩人眼前。

氣氛不3H)EADzdDqUpE#o!nD^N(XGQcIx*[email protected]再劍拔弩張,南風看著顧君塵沒提起過的劍,她不解的問:「那個貓笑笑到底是什麼來頭?你為什麼相信他?」

為什麼貓笑笑說自己是顧君塵的孩子,他就這麼相信?

顧君塵隱晦的說:「當然是…有大能的…你都沒有讀《修真論》嗎?」貓笑笑的來歷太大,這要他怎麼解釋?

南風無言:「我在半緣道觀是個仙婢,根本就沒讀過那種書,這一切還不是拜你所賜嗎?」不是他把自己遺棄在道mRgNc70^2bTTK^MmLB=XVP_ru3QI#[email protected]觀,自己會被欺負的這麼慘嗎?

雖然他可能也不知道有自己,但別想用不知者無罪來原諒!

「你這是跟爹講話的態度嗎!」顧君塵不高興的抗議。

「老子都不老子。」

「你說什麼!」

「說你是瘋老頭!」

「你這小瘋子!」

嘴上說的這個糟,但南風還是帶著珠子,跟顧君塵回了魔界的邪影教。

南風默默把桃薰的珠子拿到她的房間,但剛剛拿出來,那珠子就自己破碎,而裡面的Pto#a0D1aohESm4iOv4M&%tslO62s2NA63Swj5_1jv_)d7rK0V桃樹也被移出來,在房間外長成一株桃樹。

南風緊張的衝出去,只見那破碎的珠子化成一道春雨,落在了桃樹上。

那原本經歷雷劈後萎靡的桃樹Fdg7Q_qqkUBPC18VSYM01&=e1nj^[email protected]%Ohs,因為這場雨的澆灌,瞬間縮小,化成了一顆桃樹苗,只到南風腰的高度,但是迎風招展,有些翠綠。

南風看著那樹,用自己的念探了探,卻只有失望,裡面只是普通的樹,連靈識都沒有。

她忍不住的泛淚,這要等多久,她的桃薰還會回來嗎?

想到這她忍不住害怕,感覺心口緊縮的喘不過氣。

可是卻有人打斷了她的情緒。

啪!一本書被摔到她面前。

「你自己好好念念,反正以後時間多的是!」顧君塵摔了書在南風面前,也打斷了她的情緒。

南風不解的翻開,裡面是講道如果修道者經過九九八十一雷,飛升神界的內容。

其中有提到,神界有四象,青龍、白虎、朱雀和玄武…

其中白虎的那個欄目,被粗魯的用朱砂筆塗紅,暗示著顧君塵想說的話。

白虎是《易經》中的太陰,又稱「監兵神君」…

南風在心裡隱隱有種了解,所以貓笑笑應該是那四象中的白虎,而貓笑笑的模樣,可能只是祂的一絲「念」偷溜下仙界,所以才不能說破[email protected]$*ul9Je8(wU0)i+b-hc*6isu$!ztZ7Xm9*=DaXZ9S吧?

這時突然有人進來,南風轉頭,就看到曦灼一臉不可置信地看著南風,跟她身後的桃花樹苗。

「薰兒…」曦灼用眼神詢問南風。

南風嘆息的點頭,對曦灼承認這棵桃樹就是桃薰。

她正要上前詳細解釋,卻被顧君塵攔住:「讓我來說吧。」回到魔界,他解開了自己的咒法,曦灼也回復了真正的記憶,肯定yodEp-8grswCn4H&B*b3KY0hTy#hXuaB&eQS^ilnpP^!9Iv-Km會找來的。

這是我該還的債。

顧君塵嘆息的想,他看著南風只顧著那株樹苗,心中嘆息,怎麼一家都是情種啊!

自己家女兒這麼不在乎老爹,讓他感嘆,爹命如草阿!

南風點頭,她才懶得管顧君塵,只是看著眼前的桃花樹。

等待,似乎就是她唯一可以做的事情。

她輕輕的碰著桃花樹苗的樹葉,阿薰,別讓我等太久好嗎?

她真的內心很害怕,因為怕旁邊打架的兩人,會傷到桃薰,所以只能全程觀看,看自己爹被揍成狗的模樣。

南風按住自己嘴角,她絕對沒有幸災樂禍。

沒有喔!

南風在自己的院子替樹苗澆水。

顧君塵熟練的用手帕擦了帶血的嘴角,步伐蹣跚的走過來,他看著南風深情的模樣:「已經一個月了。」

樹苗就是樹苗,一點也沒有什麼變化。

南風看著那棵桃花樹:「我不知道該怎麼瓣,桃薰真的會回來嗎?」

「曦灼IrXb9m$x-e1(2GnFc-&v$*Ye_Ak2tgvO3#l7dgjJ5TptQTkH$R長老說,該怎麼辦就怎麼辦唄!」顧君塵說,他咕噥著:「死丫頭,爺都為了你被打成這樣,一句都不吭。」

「習以為常,倒是你說曦灼長老是什麼意思?」南風問。

顧君塵無奈的解釋:「她們妖修本就是從心所欲,她自己也是佔dBz&wI(73sXxCuQ_fa=suDayQ3*sX-2jY5#E#rpd2Fe!Qy%q-t了靈氣才成妖,簡單來說,你就好好養著,之後把桃薰『種』回來就是了。」。

南風心裡一刺:「那要好久吧?」樹靈成妖要多久啊?

曦灼冷然的聲音說:「可能會花上百年、甚至千年。」

南風跟顧君塵看向門口,南風更是緊張的起身,護在樹苗前。

桃薰「回來」一個月了,她知道總有這樣一天,她必須面對曦灼長老。

畢竟她跟桃薰的事情,不只是欺騙,還有她們F3t+In_MpS9rp&rZ2J#[email protected]_KFB8uzE&h!*NPtK*IY7IqLNFCH!鴛盟的部分,只是一天拖過一天,她以為曦灼長老已經默許了,沒想到曦灼長老出現,她還是緊張起來。

對顧君塵,南風可以硬起心腸不在乎,因為她不曾受過顧君塵一點幫助,可是曦灼長老是桃薰的娘。

只要她說自己必須離開,南風就不知道自己還能用什麼理由留下。

她怕自己不能在桃薰身邊!

南風護在桃花樹前:「長老…」她眼神哀求但是固執的看著曦灼。

曦灼也看著南風,眼神難測,似乎另有打算。

顧君塵看著兩人,這陣沉默持續很久,他也不知道該怎麼辦。

只是他已經知道強求的因果了,所以如果南風要傷害曦灼,他會阻止,而曦灼若要傷害南風,他也會挺身。

曦灼看著南風,她為了報仇,忽略了桃薰的一切,連帶著連她們的感情也沒有在乎,直到現在她才察覺,這對師姐妹之間,已經有了超過她們母wB78$dDo_(w8#=qOxBOU32*s0t8w)KXYhAO7Snyy3ioQ7pu*96女感情。

南風突然跪下懇求曦灼:「長老,我會讓桃…師姐回來的,就算窮盡一生,我也會的。」

她跪在地上看著曦灼走近那桃樹苗,她握緊虹靈:「所以,能不能就讓她在我院子裡,我怕再移動師姐的本株,會傷到她的根8*mD([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N8i$c&a-本。」

即使對顧君塵,她也敢執劍對抗,可是曦灼,她卻沒有任何可以擁有桃薰的理由。

只能低頭請求,求她不要帶走桃勳。

曦灼在看著南風,想到她們師姐妹練習雙心訣時,她就有隱約的察覺,可是她一直覺得等桃嫣回來,再4s*[email protected]&j9AE^s%F2pUCriXI=1Jp#MAwj-h4ebM8y=h慢慢調教將桃薰導回正途。

可是哪有什麼桃嫣,她這大半生執著的,竟然是一個虛幻存在的人。

她看著南風,這個桃薰親自撿回來,親自照顧的師妹。

她的沉默是因為,她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桃薰也說過,南風是無辜的。」顧君塵走上前,他看著曦灼,主動承認:「這一切是我的錯。」

顧君塵這一句,是提醒了曦灼,南風是桃薰保下的,希望曦灼能看在桃薰的面子上,不要太為難南風。

畢竟是自己女兒,這也是他該還的,一切都是因果。

曦灼也明白,她還有很多事情要跟顧君塵搞清楚,因此她借坡下驢的說:「當然是你的錯。」

沒有了顧君塵的法術催化,她也恢復的植物妖的淡然,只是恢復歸恢復,該算的帳還是要算的。

兩人就這樣離開去旁邊詳談,留下南風跟身後的桃樹苗。

詳談幾日後,邪影教卻沒有太大的變動,只是他們報zo(Li1g#[email protected]&p0lLgD9VILp#m1T4^Bg)XF!*cjtcuAD完仇了,教內願意留下的教眾就繼續,曦灼身為長老,依然負責授課解道。

魔尊公布了身分,以自己的真面目示人,南風依然領有長老的職位,只是她多半閉門不出,守著桃薰的桃花本株。

而曦灼在了解顧君塵對自己做的事情後,也選擇讓時間來證明。

知道自己跟女兒被當成利用的工具,她當然很不爽,不過她現在有個不錯的沙包,她知道自己女兒疼南風,既然[email protected]!xOHGhcty%s_e*[email protected]不能打南風,揍一下新的沙包也是不錯的!

只是偶爾遇見南風時,她還是對自己很恭敬。

「長老?」每次曦灼來,都讓南風非常緊張。

曦灼看著南風還有打理整齊的院落,她嘆息:_Kg&pJBottl2JeW5hE1c2^zSH5_1!1OS=sd!6+0kl16=BZDt9_「一切都是緣,薰兒那孩子,比我還靈慧,既能察覺有人使詐,她或許還能再修回來。」她瞪著顧君塵。

這也都是因為顧君塵的蒙蔽,她在邪影教中的房間,香爐的香就是顧君塵洗去她記憶的方式,她卻一直沒有發現。

對她而言,沉浸再仇恨中的她,她虧欠了桃薰,心心念念一個不存在的女兒桃嫣,但卻忽略自己真正的女兒桃薰,或$AvCFBI5hn1+&mMf5*([email protected]%hbB5JjodGbj0Y1^rbf&8R許人都是要等到失去才會懂得擁有。

她看著南風:「我會替薰兒盯著你的。」

南風卻堅定的點頭:「不管多久,我都會等她回來。」

曦灼安靜了一下才說:「桃樹在!6^as8t)g8v=e_!0Rb$6$ELwGEjVTub(d_sP=HJZyo1^QJNr!I久未下雨時,三日澆一次水即可,七日用靈土涵養一次,過多會傷了根,總之,我會盯著你的。」交代完後她才離開。

等到曦灼離開,南風才放下心走到樹前,按照曦灼長老的交代處理好後,才輕撫著樹皮,輕聲的說著教裡的事情。

「...曦灼長老說,她會等時間證明,師姐,我被盯的發毛,怕死了。」南風輕嗔。

「可是我知道,師姐會一直陪我的。」她看著hiHcCvC9V4LHOXe2)keZWBb35=XIx*Sq*+E*rff2v%7d21GQ3M桃樹苗,替她澆水、埋上靈土,小心翼翼地等待,她不知道要等多久,但是她有很多時間,可以細細咀嚼過去,等著桃薰的回歸。

只是偶爾,她會很寂寞,覺得一個人的床太寬,會被躍然眼前的回憶刺傷,想到那個可以抱緊桃薰的過去,她會被思念折磨的g1WnvnhE4ks5VFZ6NoZezdI7$T9ZnwPEk*4CLKhqgIXRusL9c_心口疼痛。

「所以師姐,別讓我等太久,好嗎?」南風輕碰桃葉,看著葉子晃蕩。

我不是你最疼愛的小南風嗎?

你要快點回來。

說到桃薰能回來,其時還是要多虧當時桃薰的寄命,講到這點,顧君塵看pfWSCtav5+UbxK)Jy8B1(AwZ-+BUd*EJm48qZxq_wWCUcnP&V+著那株桃花樹苗才恍然大悟:「難怪如此...」

南風轉頭瞪著她:「臭老頭,你神叨什麼!」

顧君塵突然想到:「你還記得當年,桃薰擋在你面前嗎?我就一直想,那桃花妖怎麼I=8U4a_$(&%[email protected]=iG-pPw5WNFc#_sEAhN$ss6_Vaou能掙開我的捆魂訣,現在想來,恐怕是她在貓笑笑那寄命,所以我才捆不住她。」

「所以當年不是你功力不好,而是師姐自願為我擋劍?」南風愣住。

「誰功力不好,我攔住那雷劫容易ChBUqIhpNK&CvfI7(YMav^7Dv8QVRG1qFUc2Bml)kUaD6y*Idw嗎?」顧君塵無奈,若不是他設下的蠱陣與雷劫有些相抗衡的部份,她們根本就撐不到自己過去,恐怕連顧君緣都會被劈碎。

「恐怕桃薰早已經預測到有這一劫。」顧君塵對南風說起從人界把桃薰救回時,她說過的話。

那時南風被支開,而雨澤告白後,桃薰就曾經告訴過化身紫菱的自己。

如果不是有共同的目標,我們是不能走下去的。

或許桃薰當時就隱約猜出,桃嫣這個人是假的。

如果桃嫣是假的,她就不需要對顧君緣報仇,南風不管是不是顧君緣的女兒,都不重要了!

所以桃薰固執才告訴自己:「紫菱,我說過的…南風是我的師妹。」

「只可惜當年我被仇恨蒙蔽了雙眼。」顧君塵想起,自己那時只覺得桃薰想要袒護南風,sW5dE9VN0$MZ*xo-#quSMOXof^fD-bhGdSQcfzN3K*[email protected]_V2BS結果她保護的,卻是自己的親生女兒。

「對,你是瞎子。」南風冷著聲音說。

「喂!」顧君塵不滿:「跟你說過去桃薰的事情呢!」

「有屁快放!」南風不耐煩的說,她還趕著給桃薰澆水呢!

「你還記得嗎?桃薰當年把我買給你的燒餅都咬一口,好像是怕我下毒吧?」顧君塵回憶著。

「你也知道自己很過分!」

「哪有?我只是…」

父女說說鬧鬧的,就過了一天。

南風看著眼前的樹苗:「這世界上只有桃薰對我好。」

聽到顧君塵的回憶,她只覺得苦澀混著甜蜜,她看著一旁的樹苗,眼神溫柔。

笨蛋師姐!

南風喃喃的的說:「她...做什麼都是為了我的。」

曾經自己很氣桃薰,氣她從不說永遠的誓言,甚至擔心桃薰只是對自己玩玩。

但現在她才發現,桃薰對她,是以命相護,有她這樣的守護,那些言語的誓言太薄弱了。

顧君塵看著她的模樣,如果桃薰今天好皮好肉的站在自己面前,他或許就不會同意南風跟一名女子一起。

但是桃薰為南風做的太多。

或許這世間,不是只有男女一起才是對的,而是一個人願意用生命守護另一個人。

一千五百年後。

桃樹下,一個女子拿著一壺桃花釀,喝著酒看著眼前的桃樹落花紛飛。

「已經過了許久了吧?」她冷漠的面容在看到桃花樹的時候,溫柔了線條,她懷念起那個壞笑的師姐。


(圖/pexels)

她的桃薰。

「師父!」

遠處一個小姑娘跑來,她軟糯的聲音開心地喊:「我終於釀出自己的桃花蜜了!」

南風臭著臉:「不許叫我師父!」但她的手卻伸出來抱著那個小女孩。

「可是你教薰兒武功跟修練,你不是師父是什麼?」叫薰兒的小女孩愣愣地問。

南風讓她坐在自己腿上「我是你最重要的人。」抱著薰兒,聽到她身體傳來的脈動聲,卻是那麼的悅耳,因為那MWXn%[email protected]^A!#Si&B!Di8bj5PZ1h-E7$J+^dVgbt是她生命的聲音。

小女孩一臉79OmW1lpaoPU2xKb)vAGhG1Aw-)TH8AL^^gWMUl(gDe%Y^4Hhr懷疑,直到南風搶了她的桃花蜜飲下,她軟聲的抗議:「那是我的!」她用手指沾著南風的嘴唇,然後將上面的蜜舔掉。

她只吃到一點點,好難過!

南風看著她親密的動作,卻壞笑的像是偷腥的貓:「薰兒的精華是我的!妳答應過的。」

「真的嗎?」小桃薰瞪著眼前的人,南風自己據說是自己的師妹,可是怎麼算她都比南風小啊!

「當然是真的。」南風環著她,親了親她的額頭,又揉亂她的髮:「乖,你答應我的事情呢?」

小桃薰嘟著嘴,還是在南風的兩頰香了一個。

南風微笑的抱緊她:「薰兒要趕快長大!」

「為什麼?」

「因為你答應要當我的道侶啊!」

「那有漂亮衣服嗎?」

「有。」嫁衣。

南風想到自己選好的衣服,她就開心的笑。

顧君塵無奈的走過來,看著南風抱著才五歲身量的桃薰,經過了千年,南風真的把桃薰『種』回來了。

「你這樣拐她,她長大@[email protected])cRwmGeb_A29$)2kSRg^Y$coMnfQz=m&rH%SO後還得了?」顧君塵說,若是桃薰以後想起來,自己因為漂亮衣服,被自己師妹拐了,不曉得會怎麼樣。

「桃薰本來就是我的,我只是提前先教好!」南風一臉理所當然,絲毫沒有自己猥褻幼女的羞恥。

「…」顧君塵無言。

當南風把這棵桃樹種下後的一千年,桃樹有了靈識,三百年後桃樹下就結出了妖丹,也代表桃薰正式化為幼妖,只是要等到她成妖修練,恐怕還要許久,隨著時間的推展,桃薰也cry7D09aP2Hl8*PO3p5*4THC3LWBSiYxs#Os6&yG^ioQnOZ(sd越來越記得過往的事情。

只是對南風而言,還能與桃薰一起,就算她什麼功力都沒有,連肉身都重新塑造,也沒Yrj=)zf&WGoO)9M5hv)uZX8ShF4JrPt!4NXe9r-U$KF^ya!U#A有關係,只是她還活著就夠了!

她摟著桃薰滿足的想。

這一世,換我保護你了,師姐。

邪影教的後山,所有弟子看著南風長老優閒的站在旁邊,而她身旁有個舉著劍的少女跳腳。

「你把那些魔物趕走我還怎麼練手啊!」桃薰無奈著看著自己「師妹」,「我們不是說好要讓我練飛劍嗎?」

南風卻一點都沒有被影響的說:「你跟我對練就好,不需要那些魔物。」

桃薰看著她:「別的弟子都要面對魔物,我不能例外。」

「為了保護你的安全,我當然要先剷除那些危險。」南風冷著聲音說,旁邊都是一地被她「處理」過的魔物。

一旁的師弟妹看著桃薰揮舞的劍,而南風長老卻不為所動的模樣:「師姐,沒關係啦…其實師姐的實力…」

桃薰卻不滿:「不行,我要跟大家一樣!」她受不了的拿劍要劈向南風。

南風輕鬆化解她adQqtbgdzv=A$EyPBQ%^p+q+5kkdQ=HPIdtBRcteMaS#ND&h%=的攻勢,順勢將她抱住:「看來,我們要好好的談一談了。」說完她直接抱著桃薰就離開了,絲毫不顧桃薰第一千零兩百零一次的抗議。

教裡的弟子對她們兩人都非常習以為常,反正南風長老跟桃薰師姐經常這「談」。

不過倒是有一小群師弟妹,看著兩人離開的模樣,眼神炙熱。

「賭十兩,南風長老是上面的!」其中一個師妹說。

「難講,桃薰師姐年富力強…」另一個師妹說。

「……」雨澤偶爾回到教裡,聽到這些對話就默默地離開了。

這個世界好像沒有他插足的地方,他去角落畫圈圈。

陪著他的,就是顧君塵:「你回來的路上,半緣道觀還有什麼消息嗎?」

雨澤一邊畫,一邊S%Ks#_b38F+GoWFf)fdwxj*[email protected](7YX6yCfC$+gR說他打探到的消息:「就我所知,在顧君塵的報仇後,半緣道觀解散,其中門人飛雪在人間創了一個純女子的門派,瑞滄也成了遊俠,爭明好像拜入另一個師門,其餘弟子們,也有了歸處。」

顧君塵點頭:「那很好。」

「恩。」雨澤點頭。

作者:馥閒庭

看百合小說《調笑令》全系列

看馥閒庭作品

延伸閱讀

妳也會喜歡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