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周子雪混在人群中看著許芊婧ytQQ#VfQHkme%UCF(-gbXw+K+W([email protected]=B=TFu3W,那個學姐,在舞台上揮舞著槍,將槍上那朵紅纓甩成了一朵花,盛開在彼岸無法可及的花。

當學姐的眼神在人群掃視跟自己對到眼時,然後又馬上移開,讓她心裡一寒。

像是墜入冰窖,一點一點的冰冷起來。

但這是我應得的,周子雪苦笑,誰叫自己沒有說實話。

沒想到自己會有這樣的一天,一向淡然的自己,會被一個人的眼神傷到無法動彈、心口脹痛。

周子雪強迫自己打起精神,她改而尋找著另一個人的身影,學生會長趙羽禪,她必須把手上的資料給她。

不要功虧一簣!她告訴自己!

趁著旁邊躲避球打出場,她順著騷動的人群,摸到了會長的身邊。

「走開啦!二年級的!」有人認出了她的級別,她只好裝作找廁所的樣子躲到廁所。

「會長!」有人喊著趙羽禪,她打起精神走到旁邊,裝作側身要過,將隨身碟塞到趙羽禪的手上。

「會、會長!」周子雪結巴的喊,趙羽禪回眸看著她,手上的隨身碟已經塞到了口袋。

「這是我做的餅乾,很重要,可以請妳轉交給許學姐嗎?」周子雪結巴的說,舉著手上的餅乾要遞過去。


(圖/123RF)

趙羽禪點點頭,伸手要接那包餅乾,卻被人奪走!

只見來人一把將餅乾摔在地上,用力的踩碎。

「這種垃圾,就不要拿給芊婧吃吧!」吳婷盈出現在她們中間冷冷的說,她巡視著餅乾。確定被摔碎的餅-H_d(0_Wqd84#9^cnf_TjBoIsGvpJZDhoRD*tblL^*WrLTcLZk乾裡,沒有夾任何東西。

周子雪狼狽的撿起餅乾,紅著眼跑掉。

吳婷盈傲氣的說:「哼!算妳識相!」

趙羽禪沒有說話,只是沉默的回到自己的班級,將隨身碟拿給蘇彥,「掃毒,看一下。」

「這誰的?」蘇彥一邊擺弄一邊問,掃毒的意思就是找一台沒有網路的電腦。

「婧婧的學妹。」趙羽禪說,而且看她的樣子恐怕有什麼要緊的事情。

「知道了!」蘇彥說,他離開了會場。

趙羽禪看著樓下的舞台,這是許芊婧最後一場校園的表演,她有種要發生什麼的感覺。

另一頭,許芊婧看著地上的長槍,她^m4QhQdj7#S_QD)cWo&a3xj_t&GIXJuZ-s$yozJHMj%*-B6M_o現在一閉眼,想到的就是,周子雪轉頭介紹自己男朋友的畫面,這讓她感到煩躁極了。

但她不敢細想,是討厭自己要關心學妹,還是討厭周子雪交了男朋友。

想到這她又生氣了起來!

許芊婧妳為什麼要想這麼多?

但是再一學期她就要畢業了,那時候的周子雪,她也會變成三年級吧?

她有做東西給那個男生吃嗎?

許芊婧看著鏡子裡的自己,發現自己居然在吃醋,她掬水洗臉,不要想了!等比賽結束去問清楚吧!

她看著鏡子,等比賽結束,她就去問周子雪,如果她也不討厭自己,就把她掰彎!

她點頭,想通了關節,許芊婧發現自己有比較好的情緒,可以面對等等的表演了!


(圖/123RF)

這是一場很精采的表演。

除了大部分社團,更讓女生尖叫的是許芊婧的刺槍表演,她揮舞著長槍將一件武器舞成一條銀龍。

最後,她大喝一聲,劈了一字馬,短而有力做了結束,讓所有人拍手叫好。

許芊婧喘著氣,終於表演完了,她剛剛好像在人群中看到周子雪。

但是那時候她需要專心,因此就從她身上移開的目光,不曉得等等她會不會留下來?

正當她聽到掌聲漸歇,燈光照在自己身上,刺眼的要看不見前面時,她看到燈光中突然有一個身影擋住光!

然後那個身影像是被人撞到一樣,後退了幾步然後跪了下來。

而舞台對面的觀眾在尖叫,不是歡呼的,而是恐懼的叫。

那個背對的身影這樣的熟悉,那頭短髮的主人,她認識許久。

當那個身影跪了下來,她才看到那個撞人的人,赫然就是被退學的鄭梧龍,他錯愕的看著自己,放開的n^%eyw+7%C%@+KS6gl*yx03Tm)FhJe6tjw&*n6)29-_zLOgrHi手上有可怕的紅色。

那是血的顏色!許芊婧想。

「快報警、叫救護車!」趙羽禪說。

許芊婧愣愣的走上前,看到那個熟悉的背影還有蒼白臉,「小雪?」

「學姐!」周子雪摀著肚子,幾乎是反射的回應,她歉意的說:「抱歉,毀了妳的表演。」

「天啊!妳為什麼……天啊!」許芊婧想靠近周子雪,卻被醫護人bNnxgMf-OJyb-&g1Wy0LcCHeTjgc67Df-#ufh#9K(Vos=Nv#U$員推走,她只能恍神的看著周子雪被送上救護車。

這時趙羽禪卻表情凝重的走上前拉住她。

許芊婧發現拉住自己的是趙羽禪,她驚慌的說:「小禪!小雪她……」

「我知道,而且她費盡心力保護妳的,不只是這個表演。」趙羽禪肯定的說,她的冷靜慢慢的影響了許芊婧。

許芊婧這才冷靜下來,任由趙羽禪把自己拉到一台筆電前,「妳看這個!」

許芊婧皺眉看完這些東西,這是她的貪污紀錄,說明她利用學生會做掩護將公款挪用到別的地方。

「我沒有!這不是我做的!」許芊婧說。

「我知道,這是偽造的。」趙羽禪點頭,「正副本在蘇彥跟老師那邊都有。」

「那為什麼會有這個?」許芊婧不懂得問。

趙羽禪深吸一口氣,「有人以這個威脅周子雪,讓_sZuWw*1BGE7lSQ%45KASJhG8xqAdr06F!z8lH+!axQshO=r&h她以為妳貪汙,因此小雪想要保護妳,這是她的留言。」她點開一個文檔。

會長,我這邊有一份文件想請妳確認,但是確認之前,我想告訴妳,我不相信學姐會做這樣的事情,但是我怕有人把這份文件傳出去,拜託妳務必查清這件事,不要讓學[email protected]#qw8vB8)lQ=8tB姐受到流言之苦。

因為,她是我很重要的人。

七班,周子雪100-175-458

許芊婧看著這封簡短的信,然後呆呆的看著趙羽禪。

作者:馥閒庭

看百合小說《心上的公主》全系列

看馥閒庭作品

在美國愛達荷州的首都波夕,一個很不尋常的產業正在蓬勃發展中。這座城市在不知不覺中成為美國最大的代理孕母重鎮,導演貝絲艾拉緊跟著四名身為代理孕母的另類媽媽,以及她們肚中小孩的親生家長,從她們的懷胎過程中🤰發掘孕育生命的偉大力量💪

對於無法親自生子的家長們,代理孕母徹底改變了他們的人生、令他們也能享受獲得「好孕」的無比喜悅👶

🎥《祝你好孕》電影傳送門👉bit.ly/2WdeDEl

延伸閱讀

妳也會喜歡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