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許芊婧看著手上宛如藝術品的便當發呆,而且她知道這便當的味道,嚐起來比外面的便當美味百倍,而這個是她o+Stge6p^wpl_uzQGO&_eV#h6(O0PrGFk^jZh$4Bp(TfV03h0W亂拗那個學妹的,而她還真的做了!

公主,或許有純潔的心靈,跟讓人折服的廚藝,還有各種巧手跟浪漫b*rNqdsY-Vw!rK(w!C8X%=Sp-UI%fBti^S6LJbKoOr!HXAKBd#,小巧的臉蛋,跟晶亮的雙眼,不高的身高,讓人想將她摟入懷中,柔軟的短髮如同精靈一樣可愛。

或許還有一點調皮的小聰明。

許芊婧分神的思考著,昨天的周子雪就很適合這些形容,像是溫潤可愛的公主。

當許芊婧還在各種分心時,會議室的菸灰缸被一隻纖手拿起,然後凶狠的丟向許芊婧。

她快速的閃過煙灰缸,迅速的接住,然後放回桌上,還有看著桌前的會長兼好友,「遷怒?」

「不行嗎?」會長趙羽禪挑眉,她是三年級的會長,大部分的事情已經移交給下一屆會長。

「可以、可以!」許芊婧敷衍著,她微笑的舔唇並看著時鐘,再兩個小時她就有美味的點心可以吃!

「少在那邊發春,過來解釋一下,有人投訴妳惡意傷害。」趙羽禪拿出一張投訴書。

「誰投訴了?」許芊婧看著那張投訴書,火星文加各種網路文字,真是辛苦學生會還能找到投訴的人是誰。

「妳在昨天下午對一個五班的男生動粗,為什麼?」趙羽禪問。

「他在勸人抽菸,但自己不抽。」許芊婧說,她就是看不慣這種勸人下海的行為。

「婧婧,那妳也不能這樣揍他不是?」趙羽禪無奈的說,許芊婧這個好友的優點,就是很有正義感。

也是她當初可以當風紀的原E#[email protected](pEr#x1KZHUpi6dK+因,但只能說成敗都在正義感,許芊婧有時候會太過正義,誤傷或有些不要臉的小人藉機報復。

叩、叩!

有人敲響了學生會的門,書記的臉探了進來,「會長,有人送了新的信。」

「信?」趙羽禪看著那封秀氣字跡的信。

「我看看……」趙羽禪打開信,還有一根用塑料袋包起的香菸。

她看了一會,美麗的臉對著許芊婧微笑,「婧婧,看來妳遇到很有趣的朋友了。」

許芊婧搶過信,看完後大笑,她得意的看著趙羽禪,給了她一個飛吻,「就說她有趣吧!」

「記得有禮貌。」趙羽禪看著好友的背影叮嚀。

但回應她的是關門聲。

「看來會長的威嚴不在。」書記推了推眼鏡。

趙羽禪微笑的起身,她走到書記的面前,「我不需要,威嚴只是一種工具。」她吻了他。


(圖/123RF)

周子雪嘆口氣,看著那個學長站在樓梯,旁邊同班的人在起鬨。

她有些無奈,就該叫班上的人少看那些偶像劇,省得以為自己是裡面的龍套,成為幫助霸凌的一分子。

她看看手錶,只希望學生會的處理如她預估的一樣迅速。

「學妹,妳昨天很有膽量嘛!」學長看著眼前的學妹,很文靜的一個人,但昨天她就不應該看到自己狼狽的模樣,既然他不能打過風紀許ZiOXh$=Hxo3i5G^wR2m)aVv13*&01)-GaZ#u4FCOOBvQ)(PjJp芊婧,那先從這個學妹下手也不錯。

「學長,你這是柿子挑軟的捏?」周子雪有趣的問。

「少廢話,昨天我的菸,是不是妳撿走了!」學長看著周子雪,對她伸手,「把菸交出來!」

「學長,我身上沒有香菸,進校門的教官也檢查過。」周子雪冷靜的說,但周圍的同學已經鼓譟起來。

看來,明天她就會淪為抽菸的不良少女了,學校的流言總是特別的快,周子雪悲觀的想。

「所以妳就是不交出來?」學長生氣的說,他生氣的衝上前,想要揍一頓眼前這個不知好歹的學妹。

一旁有人聽到周子雪帶了香菸,不屑的轉身,碰掉了一旁的書本,眼見就要掉到周子雪的頭上。

而學長的拳頭也打了過來,周子雪害怕的閉上眼,看來學生會還要一陣時間,她只能忍了!

希望不會太痛!

但有一個身影更快,接住了掉落的書本,竹刀的竹尖劈向*[email protected]=kEIgERaJFHqsfZjY++x_PL%a4V$jI+cZQS-眼前的學長,在即將要戳瞎他時停住,竹尖直指他的鼻尖。

學長停住動作,不是因為他被眼前的人嚇到,而是眼前自己的頭髮!

那一絡飄在空氣中宛如慢動作的頭髮,自己當然認得,他特別漂染了藍色的頭髮。

「鄭梧龍,你涉嫌在香菸裡面參有酚胺酮,請你去訓導處一趟。」許芊婧冷冷的說,她手NOijYLuCxv=7GUhZYj4jILLX-NL#W+)av_9&#ogsdCFv4I&FyJ裡的竹劍直指鄭梧龍,將周子雪擋在身後。

一旁的老師氣喘吁吁的跑過來,才結束這場鬧劇。

「鄭梧龍、許芊婧,你們冷靜一點,還有周子雪,你們三個都跟我來。」教務處的主任也匆匆趕了過來。

他們被帶到教務處,趁著主任跟警察講話時,周子雪偷偷拉了拉許芊婧的袖子。

「學姐,妳好厲害!」周子雪崇拜的說。

看著學妹崇幕的表情,許芊婧心情很好的微笑,她靠近周子雪耳邊低聲的說:「別忘了我的午餐。」


(圖/123RF)

周子雪害羞的點頭,當學姐的氣息吹在她的耳邊,周子雪感覺臉有些紅,還有點她不知道的感覺在心裡變化。

但老師在旁邊找了她們兩人過去。

打開門,還有一個女警在裡面。

周子雪深吸一口氣,走了進去,但許芊婧卻攔住她IqZIcnpManmFIM4=VVJR-ypT%s)7m_JtUTb8EtEIGC2+8!DaEZ,「如果妳不想說……學生會可以……」畢竟學生是很敏感的,如果周子雪被警察盤問,很快就會變成各種奇怪的版本,有可能會讓她的求學更加困難,學生會有義務保護每一個學生。

雖然是快退休的學生會。

「沒問題的學姐,我知道我會遇到什麼。」周子雪微笑的說。

看到周子雪這樣淡定,許芊婧只好同意,「好吧。」

裡面的女警客氣的說:「能請妳們再講一次昨天的事情嗎?」

「就是學姐,她發現了一個學長在抽菸。」周子雪看了看許芊婧,才轉頭對著女警說。

「那為什麼妳會知道,鄭梧龍在香菸裡面混了K他命?」女警好奇的問。

「我不清楚,只是猜測是毒品。」周子雪拿出一張紙條推給女警,「這個。」

女警打開,裡面是幾個人名跟班級。

「我喜歡在學校的花園吃飯,那個角度可以會看到奇怪的東西。」周子雪解釋。

女警看著她,「所以這是妳發現的,這幾個人在販售毒品?」

「大概,對。」

「怎麼發現的?妳偷聽到的?」

「不是,只是一些推測。」

「什麼意思?」

「學校並沒有禁止男生買菸,會沒收,也會在出校門還給他們,而一XIN#2%[email protected](wZ-vuo#lkxk54)#n[email protected]_gMo包香菸的價格大概是六十或者一兩百,不可能用到藍色的小朋友,除非他們購買的是更糟糕的東西。」

「那妳什麼會有那些香菸?」

「那天學長『跌倒時』遺落了一些香菸,我就順手撿了起來。」周子雪對許芊婧眨眼。

「那妳怎麼知道裡面摻了東西?」

「我國中有上過一些春暉的課程,這些香菸有重新弄過的痕跡。」周子雪解釋。

「好的,謝謝妳們,周同學、許同學。」女警點頭放人。

周子雪跟許芊婧兩人,就在老師的護送下離開了教務處。

作者:馥閒庭

看百合小說《心上的公主》全系列

看馥閒庭作品

「真心話大drunk夫」邀請彩虹光譜上不同性別取向、不同身份性別的彩虹家族以及LGBT支持者玩「酒醉版賓果X真心話大冒險的微醺遊戲」,遊戲規則「吐出真心話,不然乾掉一杯shot」,展現彩虹成員的多種關係樣貌。多元樣貌的關係與身份之下,愛就是愛,份量與感情不會因為性取向或性別身份而有所不同。

30秒註冊,馬上看女同志情侶X&S、女同志情侶簡琳&刺刺、跨性別男性何星冉&女友凱畢的真心話!

《鴻孕當頭》奧斯卡提名出櫃女星艾倫佩姬和《斷背山》魯妮瑪拉之姊演技派凱特瑪拉首度同片較勁,再度引發廢除死刑爭議話題、攜手共譜淒美女同志戀曲,突破尺度火熱對戲,愛到深處刻骨銘心。

30秒註冊,馬上看決愛

延伸閱讀

妳也會喜歡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