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Hi, speak Chinese ?」

「:)」

「:)2」

其實我沒有那麼喜歡符號,為了在平淡的對話中釋出善意,@c0+(-IS([email protected])*t5Ui%H&t&9J我常常送出不適合自己的符號,然後在心裡默默對自己看不順眼。她是個有些警戒心的女孩,當時她發回個笑臉,後來再也沒有說話。直到過了一年,我的對話視窗又找上她。

「妳的狗狗真的很大隻,我喜歡狗。」

「妳養狗嗎?」

我們正式談話的那天,碰巧是我們家小狗的忌日,她qVKxAaK=kX%YZGC^[email protected]^YvhGeh++x(2GyI+Gff=+8ZK_pU開心地回應著我,我傷心的思念著狗,反正隔著手機屏幕,誰都能掩飾得很好。

她是詠詩,香港人。有時會碎念,喜歡問為什麼,也時常回憶過去,我勸她要忘記那些不愉快,她笑稱那已經造就了現在的她。來來往往將近四個月,我們短時間內見了三次面,她和我想像中的不同,不是強勢的氣質,不是wwn#v+2uO&Dkqp9BRjUa=uobsjDAwBF1B0P5WXH9W-$AN5+SGG難以接近的距離。

她一個人租房子在外面,進門的第一道往左推的鐵門,會在軌道上發出巨大的聲響「嘎──」,銳利的讓mdEn9pga1Py%5hf#^bpkD5_ic2m4z0FasNj3MWchGSTUgcDL0z妳每次開門前做好心理準備,到了夜晚時看起來更像棄屍的地點,一開始不習慣我經常勸她搬家。

下一道門打開前,Ti-Ti-Ti指甲打在地板的聲音,大狗狗在歡迎妳回來呢!第一次與牠相見時,眉頭皺著、嘴角有些泡沫,牠LfX^izqmh+i)[email protected]^tV88ZBp在覬覦我手中的食物。詠詩的住處沒有孤單的感覺,尺寸剛剛好,東西剛剛好。

「有一些狗味,不介意吧?」

「不會,牠真的好可愛喔!」

「妳有想吃什麼嗎?冰箱裡也有飲料。」

「沒關係,我喝水就好了。」

這是第二=L#njafJC9%#[email protected]+Rp)V8hkAcsYnuV=o-CtSda5W4CJ*ss次到她家,稍微整理了她的房間,還有跟大狗狗玩了許久.已經不像第一次那樣拘謹。詠詩將自己的照片都放在客廳,不規則的圍繞在電視旁,其中還穿插擺著幾罐保養品。照片上的詠詩穿著黑色及膝的小洋裝,我刻意略過幾張較親密的合照,指著看起來似乎是在一個婚禮上彈鋼琴的照片。


(圖/visualhunt)

「妳會彈鋼琴?」

「不會,我假裝的。」

「哈哈,那妳會什麼?」

「鋼琴以外的事。」

「比方說?」

「妳希望我會什麼?」

「如果我希望妳什麼都不會呢?」

「怎麼可能?」

「也是,喜歡一個人也算是會一些什麼。」

「什麼東西?」

「我們改天聊。」

詠詩給我一個鬼臉,證明了這次的對話我占了上風。

「妳這次要待多久?」

「妳希望多久?」

「不知道,但我想帶妳去拜拜。」

「我看起來不吉祥嗎?」

「沒有啦,我想要妳陪我去拜拜。」

「好啊,明天一早去呢?」

「如果你留很多天,那我們不用急著出門啊!」

「那..我們還是明天一早去吧,哈哈。」

隔天,詠詩開始牽著我的手走路,她說我的手好暖,幾乎沒有冰的時候,兩人搭了地鐵在黃大仙站下車,進去廟前一排紅SE9VHdnYxR_fo*1Lm+p!*PyDd8%GR7PBW_j+FHL%!Y=R9Zzw20色喜氣的攤位,我原本想停下腳步看幾眼,可是詠詩拉著我的手加快腳步前往,她喃喃自語的碎念著什麼,不是我能聽見的音量。

「別跑啦,等一下踢到階梯跌倒!」

「不行,我想快點過去!」

詠詩跑得好像再不快點黃大仙就要走了一樣,讓我本來就已經走到要斷掉的腿,現在更沒知覺了。

「你等一下跟大仙說,讓我今年多放一些假,我好累!」

「妳放假要幹嘛?」詠詩閉著眼睛回應著我。

「我說我累啊!」

「喔。」

我想詠詩無法體會,因為她對我做什麼行業毫無興趣。參拜黃大仙那天下著毛毛雨,我不知道詠詩許了什麼心願。展開雨傘,我將她擁入懷裡,一起去吃熱騰騰的豆腐花。今天晚上我們沒有早一些回家,心裡擔心狗狗bLD_qMgGP7qsQLbGOif$cW(*@lnOB6W^pP$X&5_!O##7rr$qEU會不會餓肚子,但詠詩已經忘得一乾二淨,我們在港島這面的維多利亞港,有人在慢跑,有人激動講著電話。


(圖/Klook)

「大陽,妳覺得我們這幾個月來如何?」

「很好。」

「就這樣?」她小驚訝地看著我。

「妳還想要什麼呢?」

「沒有,還沒想到。」

「妳今天跟黃大仙說了什麼?」

「沒有。」

「妳這樣很像跟大仙是好朋友,都不跟我說。」

「對阿,是好朋友,我有心事都會跟祂說。」

「這樣子喔!」我已經打算不逼問她了。

「但我今天跟祂說我喜歡妳。」

「因為這個是心事嗎?」

「哈哈,妳反應好快好討厭」

「那祂說什麼?」

「就是祂什麼都沒說,所以我才要問妳。」

詠詩說喜歡我時很自然,偷偷讚嘆她的勇氣竟比我還要大。這幾個月來,思念和愛在這之間悄悄的加劇,但「喜歡」這兩個字,一次也沒說過,我1^B$CQ-9OdSd$HU-%eA%YzBrdqdX_a)h$kb$yTJsnHyutPPu7L很慶幸詠詩比我勇敢,可以那麼順利地在一起。第三度前往詠詩家,那天工作完從深圳轉車過去,心裡默念著終於休息了。

「幾點到?」

「我也不知道,昏睡過去了剛剛。」

「我的小心肝好累喔!」

「等一下到羅湖口岸要過境跟妳說。」

「好。」

我點開PTT,仍IGdJPxcuGBH5Lvu6krdjFuIU7!3$wZBKZCiaOFcEZh2(1HG7!X然不能上線,累了懶得翻牆了,拿起書本看書。大概過了一小時,在停停走走的車陣中,終於順利過境了。

「過了,到家樓下跟妳說。」

「3297,妳直接按了上來吧!」

「喔,好!」但我猶豫了一下。

「妳確定警衛不會攔我?」

「不會,攔了我就去接妳囉!」

幾番波折終於到了,本來期待的心情都被睏意淹沒,詠詩開了門,接過($9*^4jTUityU74&6E*Tn_ETAf*(Ilg(hnrsEZM&O26ckcawF%我的行李,我想睡的樣子完整地呈現在她眼前,馬上就得到她的擁抱。

「妳快去沖涼睡覺吧!」我沒應聲,直直地走向廁所,開$h!&fTP7_XntEOAcMx4FK$KTqqRj#[email protected]#kdT(了熱水就開始自顧自的洗澡,她幫我把浴巾和睡覺的衣服準備好,聽見我關水時就敲了門要我拿進去。

「唔該(謝謝)。」

「幹嘛假裝?」

詠詩笑了,估計是我的粵語走音。我太想睡了,頭髮也沒吹就急著躺下。

「妳不吹頭髮嗎?還是我幫妳吹?」

「吹哪邊?」

詠詩打了一下我手臂,她覺得我很調皮,老是逗得她[email protected](G-e#0FKfZ!d5sh+GJ6xsRf%PP035(MXqRkMdG$jENi牙癢癢想咬我,還說要是我跟她生活在香港,她一定會變吸血鬼。我還是不想吹頭髮就睡,詠詩大老遠地從客廳把吹風機拿進房間,聽見她開啟的一瞬間我就把臉埋進枕頭,所以她只好朝著我的後腦勺猛吹。


(圖/visualhunt)

「好了,不要吹了!」

「不行,頭會痛的!」

要是我不抬頭確認一眼,肯定以為是我媽在幫我吹頭,這句台詞真懷舊。

「好了啦!」我右手一揮框住了詠詩的骨盆,躲進她平坦的肚子,就像橄欖球員的進攻姿勢。

「別鬧,快讓我吹!」

「不要。」

(Xj$QmgFdN5LTB3EMGhDoXxh$u8m=qv)[email protected]=W6^4y時候覺得她真是個溫柔的女人,任孩子胡鬧得也不生氣。吹不到我的頭,索性把我衣服掀起來吹,熱得我只好坐起來。

「剛剛是打算把我弄熟嗎?」

「哈哈哈哈!」詠詩笑得很燦爛。

「好了啦,都乾了。」

「前面沒吹到,吹一下就好。」

明明我都三十歲了,還要像孩子一樣被哄,詠詩開始Sx&HMajp6t6QE8+Ww3HU#Om)JfHYhAl#Uy*-&k4almb-9xe1bq碎碎念了起來,我盤腿坐著倦意又再度復活。詠詩看我很累的樣子,也決定不再跟我戰鬥,收拾了東西關燈準備睡覺。

「妳要不要我抱著睡?」詠詩怕我秒睡,才剛坐上床她就問了。

「嗯?」

「妳沒力了吧!」

「如果妳抱人很舒服就給妳抱。」

「都要抱妳了還挑剔?」

「哈哈。」

我挪動身子往她身上躺去,淡淡香香的體味,讓我湧起一股慾望,但我仍未忘卻睡意。

我和詠詩還沒做過愛

靠過去的時候,詠詩個子小,我下意識的一直往下移,才能真正躺到她的懷裡,不過靜止的時候,能夠清晰的感覺到她的心跳,還有我眼皮前的乳房,沒有穿胸罩,軟軟的乳房,好像有點大......。詠詩輕撫我剛@txL--q2dU_qj6kkGA&nODqexZHg7(N6Wv%j9TxgA(s%hn8XNI剛吹乾的頭髮,她心跳的節奏不太像是睡覺的拍子。

「我這樣睡不好。」

「不好抱嗎?」

「是太吵。」

「什麼太吵?」詠詩認真發問的樣子很可愛。

「妳緊張的心跳聲。」

「什麼啦!哪有緊張?」詠詩突然激動。


(圖/visualhunt)

我把頭又埋回去,刻意將臉更直接靠乳房上,臉頰很明顯感覺到她的乳尖就在眼睛旁,詠詩胸口縮了一下,我猜測她有點敏感,也注意到她並沒有hS12_V%K1xz$#[email protected]_3SV1A27ll%DNosHQnJn出聲抵抗。我再次扭了扭頭,讓詠詩已經站立的乳尖與臉頰摩擦,這次她身體向後縮了更多些,我摳住她的腰,不准她閃躲。

「嗯~」詠詩害羞抿著嘴。我微微地爬TZ6svW*[email protected]_4aLDY_Hzo)#&%^9Epz+(18muZY$TH=94CPEy起身子親了她,詠詩很自然地回應了我的親吻,慾望確定來襲,決定不睡了。下一秒我便親著她的脖子,嗅著身體的香味直直地來到鎖骨、胸前,詠詩的呼吸讓我知道她也很期待。

「嗯嗯……嗯......」詠詩又抿著嘴,看起來享受。

看著詠詩的睡衣寬鬆,冒著挨揍的風險,直接將衣服往下拉,D罩杯的她右胸彈出掛在衣服邊緣上,沒想過小小身子乘載著豐滿的乳房,平常掩飾得很好。月光照射在她身軀,亮度剛好足以讓她沉醉,我稍稍捧起渾圓的乳房,輕輕的用舌尖觸碰一回,乳頭直挺的硬度回應我的期待。她的手輕輕扶著我的肩膀,看似隨時想推開又想將我拉近。我x%[email protected]$eU1SnyNE9jBeZ0P$OR%f14mSJe9bD(v5只好緩慢地舔舐,從乳尖下圍舔過,刻意繞道挑逗她的敏感,詠詩的手忍不住輕推,似乎想控制舌頭的方向。

我又起身親了她,看著頭髮有些許凌亂的她,美麗的臉龐讓我忍不住。右手緊緊捧著她的臉頰,左手默默地講她的衣服從肩膀滑落,這麼做是因為詠V#kXT_1aO*E=6J2gJT4cGHri%ba%i*[email protected]^bQk_VC)Q詩的胸部太大,不徹底退下領口,就無法一次將兩邊的乳房露出。詠詩的身體讓我擺佈,勾住我的脖子繼續親吻,又毫無防備的讓我將手伸入衣服,直接把左乳房也撈在領口邊緣,這畫面看起來好淫靡,我的手不安分的想整個掌握,詠詩突然將我整個人推向她,胸口緊緊貼在我身上。

「妳是不是想看?」她和我的臉距離不到半公分。

「嗯。」我被她挑起了激情。

「是不是想摸?」

「嗯。」

「那......?」她猶豫了一下。

「那你等一下可以聽我說話嗎?」

「好。」

其實我心中充滿疑問,在想為什麼等一下要聊天,但我身體控制不住性慾,下意識什麼也不管的就說好了。她將我和她稍微分開,身體還是靠得很近,詠詩直挺挺地坐在我面前,動作很緩慢、靠得很近,用她的乳房在磨蹭我,並且要我低頭看著她磨蹭的樣子,然後拉著我的雙手,由下而上的揉捏她的胸部,同時嘴巴又若有似無的親著我,我被她挑逗的招架不住,下@BlI+OE#yOyWzPc$U_pX3AShkHX$6GfTgq#LeKkXBE9k(Q$(fM一秒就將她推倒。

「不可以。」

「啊?」

「現在還沒!」

詠詩挺著柔軟的乳房,溫柔地跟我說不行,讓我不知所措。詠詩要我躺下,跪趴在我上方,裸著肩又晃著乳房的樣子令人垂涎,她往上爬了一些些,將乳房的位置UsO1s%qGv5K1RA=FFC2Kvo0K2PXF4ptJ*[email protected](kv朝向我的臉,慢慢的靠近我,然後說:「可以舔我嗎?」

我什麼也沒說的雙手抓了拼命的吸吮,詠詩的身體不由自主的抖動,舒服的感覺讓她微開著雙脣,我的手指不斷來回撥動乳尖,偶爾搓揉,故意微微拉起,Bb59JtuaMA4a=#sMl^w1ADDAADMOzsB%[email protected]*NRvJC65fWDcb6#p反覆弄了幾次之後詠詩開始抵擋。

「太敏感......敏感啦!」她皺著眉頭緊閉雙眼。

「不要一直舔那裡,不要......。」

忘我的樣子讓我想拍下,雖然嘴巴說要我停止,但她的身體從沒移動,強制自己忍耐著敏感讓我舔,漸漸的我也發現她的屁股不斷地扭動,因此我順勢屈著膝,頂VEDlYVYS%TCTw5#$LxZfDm3trguyk(3dyA6cSlX7x2tEHP)Utu著詠詩的陰部讓她更想要。

「妳不可以這樣.....。」詠詩發現我的意圖,聽起來像是求饒。

「現在換聽我的,好嗎?」

「嗯。」

「妳維持這樣不准動!」

「嗯......。」

我游移到她身下穿過,走到後面將她的褲子脫下,我看見她的內褲已經有了深深的印漬,剛剛心裡太HsLeO#[email protected]!*n2ujJPzQ)w^aDbF-UhXLHtxMlmAY0rZe%R激動都沒有發現她已經很濕。我站在她身後,看著她垂掛的乳房,翹著的雙臀,詠詩似乎很緊張又很期待。我輕輕摸了她的屁股,用指尖劃過密穴,再把內褲勾開,直接將舌頭放入陰道,詠詩「嗯」了長音一聲,身體仍控制得非常好,堅定地在原地沒有移動,我開始用舌頭快速的抽插她的陰道,也不斷把她汁液吸入直接飲下。

「我快要了...快了。」詠詩竟用著哭腔說著。

「妳可以?」我有一些小驚訝能這樣高潮。

「嗯。」又是一個長音。

我暫時停了一下,講她的內褲整個脫掉,接著躺回原位,腳沒忘記屈膝。

「幫我擦嘴。」我露出調皮的臉。詠詩憋著嘴BM+dTyaXHaB$89pIsB0hzAHDLDSiQH&093bx!qNA#[email protected]^kO用手抹去我嘴邊殘留的淫液,乖乖傻傻的樣子好可愛,讓我又忍不住親上去,腳也不安分的頂著,一邊親一邊聽詠詩悶在嘴裡的「嗯嗯」聲,心中很是滿足。

「妳聽我說話一下。」

「嗯?現在?」這突如其來的要求讓我傻住。

「嗯,妳可不可以讓我維持這個姿勢磨蹭妳?」

「現在這樣嗎?」

「對。」

詠詩她把腳打得更開了,這次手直接倚在我耳朵兩旁,一邊親著我一邊呻吟。

「我覺得腳好開好丟臉。」詠詩陶醉地喃喃自語。我看著她扭動,在她說完這句話之後,用雙手直接巴tG+-BqvtC$M%Q2bdKm7ifG8yb4H)Mb4xxe)wUE%[email protected]+cR著屁股讓她感覺更開,詠詩很喜歡這樣,也越來越激動,陰部貼在我大腿上不斷滑動,溼溼熱熱的。

「對唔住,妳的腳好濕。」她沉靜在淫蕩的氛圍中。

「我太濕了...嗚...太濕了..。」

「這樣好像小狗狗...啊啊啊。」詠詩說完加速[email protected]^A)=oznz)25tZc2#cPO1[email protected])xy!摩擦,然後瘋狂的親著我,我手指本能的繼續玩弄著她的乳尖,詠詩不時還調整只讓腫起的陰蒂摩擦,我的腿像是塗了很多乳液一樣,毫無阻力的讓詠詩操弄著,在一陣急喘息和淫叫中她高潮了。

詠詩喘吁吁的趴在我身上,oT)lv)1YBbdpT10CYhPoRe1Fq4hh-&bONv9a2vimUUC+AsP7j!讓對方磨著腿高潮是第一次經驗,還以為詠詩高潮的方式比較獨特,但詠詩解釋她很多種方式都能高潮,問起還能怎麼樣的方式,她害羞地說:「妳只要逼著我高潮就可以了啦!」原來詠詩喜歡被賦予命令,乘著強制的快感高潮。

「但我剛剛又沒有命令妳。」

「所以我剛剛用想像的啊!」

「那妳剛剛要我聽妳說什麼?」到現在還是不懂。

「就是想讓妳聽到我說剛剛那些...。」說完詠詩就掩面跑#kI*jCN9p*l9sLMf)VEX0_R20#[email protected]$z08B8PSd1_b去廁所,她說的是高潮前的那三段話,怎麼會這麼可愛。

作者:大陽

(延伸閱讀:乖巧的荒淫(一)安靜外表下藏著的狂野靈魂

看更多大陽作品

柏林影展精選強片」囊括多部最新與歷年柏林影展佳作,包括最新獨家:男同志新經典《警校禁戀》、好評女同志成長電影《酷愛17》,以及備受矚目的傳記片《快樂王子:王爾德》。

加入拉拉台的官方LINE帳號:直接搜尋名稱LalaTai 拉拉台、

帳號:@hoz8939i (要加@唷!)或者點下面圖片成為我們的好友!

延伸閱讀

妳也會喜歡

回應

親愛的,您要瀏覽的網頁含有成人內容
我們需要確定您有沒有年滿18歲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