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可愛又有魅力的刺青師 那100個路過我的女孩Glenn

我夢想雙手臂刺滿刺青,雖然刺青不是沒見過,但有這樣夢想的人應該不在多數。 我在充滿稻穗的田間長大,從一整片深灰色的泥土到一覽無遺的黃金稻穗,一年四季換呀換,現在在城裡也經常想起那溫暖時光,好像黃金色都該有溫度。鄉下多的是寬闊的省道,路邊最多的就是檳榔攤和修車廠,明明來來往往的車不多,卻有這麼多修車廠令人不解。 現在回想起來,...

我和OL女友板子的火辣女女性愛(一):「總裁,妳要霸道地懲罰我嗎?」

「No Signal.(沒有訊號)」 打開電視螢幕後,畫面跳著這字樣,她還沒有來電,我只好坐在床邊,指甲敲著手機螢幕。 (圖/visualhunt) 「噠噠噠噠噠!」 看著天花板,我好像在遙望什麼,明明第一次入住的房間,好像陪伴了我很久,乾淨的環境襯著空白的我,像是這個房間裡沒有半個人。 「我在樓下,要上去了。」手機震動後螢幕亮了。 「唼,...

那100個路過我的女孩 Pangcah:如果親了第二次,我們能不能繼續?

Pangcah(音:板炸),她是原住民,皮膚白皙的台東阿美族。 這是我第一個原住民朋友,族裡的衣服是黑色系,但我從未看她穿。我跟靖很遺憾只有短短一個學期之緣。 大學新生報到,提前兩天搬了基本的生活用品到宿舍,在走廊上,我遠遠的看見她拎著大包小包的東西,走進隔壁的寢室,一開始還以為她是混血兒,有次在沐浴間聽見她跟其他女生聊天,...

那100個路過我的女孩:會再見嗎婉婷?

婉婷,國小的好朋友。 寄養家庭長大的孩子,對我很好,我還記得她的學號是23號,聲音很甜,偶爾在胡鬧的時候會尖叫。上了國中的時候,有次她騎踏車來我家,那天是下雨天,我還在納悶是誰來了,開了門她一看見我就說:「幸好你還沒搬走,我記得妳家在這裡」,說完,給了我一個露齒的微笑,感覺很溫暖,儘管我還處於驚訝的狀態。 國小畢業典禮那一天,...

愛上詠詩:個性極M的她喜歡被賦予命令的性愛高潮快感!

「Hi, speak Chinese ?」 「:)」 「:)2」 其實我沒有那麼喜歡符號,為了在平淡的對話中釋出善意,我常常送出不適合自己的符號,然後在心裡默默對自己看不順眼。她是個有些警戒心的女孩,當時她發回個笑臉,後來再也沒有說話。直到過了一年,我的對話視窗又找上她。 「妳的狗狗真的很大隻,我喜歡狗。」 「妳養狗嗎?」 我們正式談話的那天,...

那100個路過我的女孩:最後一次提起(下)

過了一下子,我小聲的吐出一句話。 「我不想活著。」說這句話的時候沒有看著媽媽,我知道這是不好的事情,所以不敢對望。 「因為她嗎......?」 我紅了眼眶,儘管奮力的阻止悲傷情緒,但淚水猶如浪一樣的襲擊,不可抗拒。同時,我感受到媽媽的失望,蘊含著不敢再次傷害的小心翼翼。 (圖/visualhunt) 「就算...就算這樣,妳也不需要...

那100個路過我的女孩:最後一次提起(上)

張開眼,印象中我唸出了一個名字,但模糊的連自己都記不得。 第一次醒來,我知道媽媽在身旁,即使看不清也知道是媽媽;第二次醒來,終於可以看見些什麼,鼻子上的氧氣罩、插在手上的點滴;沒有什麼痛覺,只覺得疲倦想睡,我沒事,只是傷透心了。 (圖/visualhunt) 今年十六歲,第一次間接出櫃、第一次遭受到排擠、第一次被嘲笑。 這個清晨,我站在四樓走廊上...

那100個路過我的女孩:我比較喜歡妳(完)

「好,我現在......。」學長說話被打斷。 「我比較喜歡大陽!」學姊哭著說出口。 這突如其來的回答,學長嚇得停止了動作,一手抓著她的手腕懸在空中,充滿怒氣與驚訝地看著怡暐學姊。 「完了」我心裡一震。 「為什麼要說『比較』喜歡我?」 男同學看著我,又看看學長與學姊,不知所措的樣子,看來他現在才發現自己不該攪進這個局。 「妳在說什麼?」...

那100個路過我的女孩:我比較喜歡妳(中)

「5, 4, 3, ....」紅綠燈倒數著。 (圖/visualhunt) 怡暐學姊終於放開了我的書包,露著可愛的虎牙笑著跟我說:「因為我比較喜歡妳」,說完往馬路的另一端跑去,留下錯愕的我。 好吧,我沒有錯愕,因為當時我還不懂這句話真正的涵義,我只被不顧往來車子的她嚇一跳。不過,回家的路上回想起這句話,心裡怪怪的,說不上是哪邊,...

那100個路過我的女孩:我比較喜歡妳(上)

說來話長。 一上國中我就認命的在念書,「前段班」對我來說不是很容易。我和其他同學存在的意義不同,也許他們是學校維護聲譽下的產物,但我不是,我只是想在這個菁英集中營裡不被當傻瓜,在考試卷上漏寫幾題、作業偶爾遲交,成為班上願意墊底又刪不掉的人物--能掌控自己的身分真好。 (圖/visualhunt) 每天除了過無聊的日子,還是無聊,偶爾跑到圖書館頂樓...

乖巧的荒淫(三)我們不是情人卻忘不了與她做愛的滋味

我趴在儀平的身上喘到不行,兩個人累得不成人形,然後緩緩地睡去。之後的日子,日復一日的激情,甚麼樣的姿勢、甚麼樣氣味、叫聲我都記得,甚至唾液的味道也慢慢跟著改變──始終會是別人的。 你呼吸的聲音 你心跳的沉重 你叫聲的放蕩 全破碎在那一聲巨響的門後 我不想 不想把這些記憶留在這裡 房子 只是房子 陽光照射之後不需要看見妳手上的汗毛...

親愛的,您要瀏覽的網頁含有成人內容
我們需要確定您有沒有年滿18歲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