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儀平用被子摀著臉不敢直視我,乖巧的外表下藏著的狂野愛慾,等著按鈕啟動。

隔日,迷迷糊糊的醒來,伸了懶腰之後轉身看了儀平一眼,白色的被子蓋著她左側的LyzFjfa#!!avubJLUgC)ALn8%XsuYpf&)pE9mKV^7y=QpIAs3^乳房一半,我自顧自地笑了一下,趴到她胸前,輕輕舔著、含著她的乳頭,但她沒有醒。「算了,起床吧」,走向廁所盥洗。

這個屋子的設計很好,廁所能被陽光照射,假日在家就能享受全天日光浴,也好像有專人幫你在廁所殺菌一樣,溫溫的,踩起^9akHh(dw7YKd6gfTujLdbjWw$4Mt=RzhnsqQXts5SN@-9Q6h1來有種滑順的舒適。

那天開始,我和儀平做愛前會事先籌備一番,無論要L+OC9%Lr!HFrXcIcW+caPN1q1DhlCm@)1E-VE@Vta#v%(V-aBT求、命令、姿勢、劇情、服裝,無一不配合,儀平無意間訓練出我新的性愛技巧,研究各種刺激的性愛調性。

前往商場,性感的內衣,薄紗翻了又翻,想像儀平穿上後我的性衝動──「恩…空白」,繼續往前走繞過了零食X3SlK@%BaPVuHE05rGp0xL#=X8WcCUjSsEM6t2t1CsV-*6eLUW區,我看到了戶外用品區域,直覺帶著我找到些甚麼,有了,是繩索。我傳了訊息告訴上課中的儀平。


(圖/visualhunt)

「今天有好玩的。」

「 :) 」

她的冷靜即使安靜,喘息的聲音依然能在我耳邊迴盪,散落一地的衣服就能讓我歇斯底Rs%@X_Bo@WH3(=w2@Hlf1Us*cPM6xP8*eH)S!E7daUi9##d6mu里的做愛。今晚沒有吃下太多食物,怕做愛太刺激會不小心反芻,乖乖期待即將到來的性愛。

「把衣服,全部脫掉!」散漫的讀出這些字,我就站在儀平的眼前命令她,手按在衣櫃上,看似輕浮的姿態,卻被自己強勢的口吻哆嗦了一下。儀平無辜的眼神背後,是想得到性愛而聽話,我被這情境迷的暈頭轉向,為性屈服的el6+g90Q7ZmPy*aSuW+JjLbWxwBCO2FA%q4TXW90@yOZ$m$%fK淫蕩,讓我自己也濕了。

「內褲也要,脫掉之後讓我看內褲有多濕!」

儀平緩緩的褪去她的內褲,從左腳趾間勾起她的內褲,遲疑了一下才把內褲遞給我看。

「妳只有濕一點點,是不想我碰妳嗎?」

「(搖頭)」

「那妳這樣是不是做錯了!」

「(點頭)」

「放旁邊,轉身背對我!」

儀平轉過身,我隱約感覺到她的期待,自己還不自覺將手稍息在背後交叉著。拿出童軍繩,照著網路上的教學從脖子繞過,從乳溝打叉分開乳房再繞到背後,乳房因為緊繃束縛著$KGg+0ZtjgrQgi1Y2S-m61^tDgnPff09nZ^w1nksYApTAm+LT5,而硬挺的往前,碰上去會比平常更敏感,儀平低頭看了自己的胸部一眼,她微微脹紅的臉分不清楚是興奮還是害羞,我趁勢舔了一口乳頭,儀平縮了肩膀一下。


(圖/visualhunt)

「好可愛。」

儀平又抿著嘴,我知道故意欺負她會使她更興奮。剩下的繩索繞過跨下,放輕了力道擔心弄痛儀平,這全身被捆繩的模樣像是真人^GEB%1Wt-VS7L17trrK52Xipkd84)IX2&!69@+AqTy-azlL2Fv秀,好像接下來都會說日文似的。

「手不綁嗎?」儀平難得開口了。

「我做什麼需要聽妳的話嗎?」

「(搖頭)」

「去躺床邊。」

我跪在床邊,剛好是儀平乳房的高度,故意要摸不摸,繞著她的乳頭轉呀轉,她的乳頭直硬硬站著,這樣的開始很好,儀平身體的姿態是「獻出」,我能感受到。我撫摸著她的身體,鼻子磨蹭肌膚,食指劃過嘴唇、脖子eXLhOLjVRFr%^E5KxPx)1JOOS4+oqmU@ZRmh#5FH0v#M#9=YDn、鎖骨、乳頭、恥丘,就像地鐵一樣,站站都是我的目標,她就像被我催眠了一樣,閉上眼睛等待指令。

儀平好比含羞草,受到刺激會收縮起來,光線較弱時比較敏感,受到外力刺i&p&9votowbSg32sg#P@mBK0dVU4Chh$muPWbLZmtPWPe_JqGO激時,水分流向別處,使含羞草的葉片閉合。而我,看著她的開開合合,手指停在陰蒂上。

「還沒開始,就腫成這樣。」

「(儀平微微的撇過頭)」

「求我玩妳。」

「(儀平抿了一下嘴)」

「那到這裡停止!」

「嗯......。」

「不甘願啊?那說話啊!」

「求......求妳。」儀平虛弱的吐出這兩個字。

「好,我喜歡妳看起來很可憐。」

剛剛沒有綁住儀平的手,是故意讓她失望,她最喜歡的戲碼是「強暴」。為了能在床上實踐這xT^2TKu4(Xy#HErdmrOq4FM7u=+(uweB2pBU&bSG)Wd+#BlW+-樣的場景,我前一個月訂購了床頭有獨立支架的床架,目前還很新,沒有發出嘎嘎作響的聲音

「躺好,手伸上去。」

 

我將儀平的手拉到上方,兩手一起捆在床頭,但因為雙人床比想像中的大,我得讓她往下躺,雙腳才能分別綁在左右,邊綁邊看著儀平,臉上不時泛起微笑,儀foO&0*pru4Wta6z&-if@VKq1lUAR&VAtTCOa45QeDPw6#VujuO平安靜又害羞看著我的一舉一動,好像在進行什麼樣的儀式,並希望它奏效。當我忙著終結右腳的綑綁時,視線不自覺得看了儀平的陰道,雙腳開合大約60度,赤裸裸的在我眼前,含苞待放的水漾讓人忍不住用手指沾了一下,放入嘴裡品嚐。儀平沒有說什麼,只看著我對她做了什麼。

「妳今天想要被填滿,還是高潮好幾次?」

其實心裡早就做好盤算,無論儀平選擇哪一個,下一秒就直接放入,她視線停留在跳蛋上,我無預警快速的把跳蛋放進去陰道,儀平叫了一聲,跳蛋也瞬間沒入,會陰處及屁股蛋已經^KcbvtRrn9(7-$*E6ziLUiePpx2B9Q6j=qF#f&6QXEFxkEJMHw被淫水沾得一塌糊塗,沒想到儀平還倒抽一口氣,發出「嘶」的聲音。

「痛?」

「(搖頭)很刺激。」

我不需要將儀平的陰唇撥開,就能在陰蒂上來回滑動,看著她下半身不自主的抖動,禁不K@eS==qhmKYyG8CTpCuYW8)I*Zpl+Nfetrp%ifAvH4&!1jSRVg起刺激的大腿不斷想往內併攏,這場性愛才剛開始,儀平身體反應非常激動,整個陰部腫得不像話,非常飽滿。我起身跨在她身體兩側,低頭熱吻,相互交換著唾液,再慢慢往下移動,看著她身體泛紅微微的喘氣,呼吸帶動胸部的晃動,一時興起,刻意用力舔著乳房的下緣往上挑,不斷跳動的乳房看起來很淫蕩,沒想到儀平竟然很有感覺,叫聲已經能夠讓門外的人聽見,我就更加賣力的舔著她的胸部,壓著她的手。

「不准掙扎!」

「嗯......啊!啊…...啊!」

儀平身體很躁動,下半身不斷抬起又想夾住的樣子,我知道她快被這樣的刺激給淹沒了,右手揉著她的陰蒂,左手將她發出叫聲的嘴覆蓋「不准叫!」,她表情VeB1!ZM&mhuWDLW3nsa((tN&r*i=ttt#Izt&Ci6PPR=wZAAzb3看起來有點痛苦,沒想到過一下就高潮了,抖得好劇烈,整個身體都在收縮,我暫時停止右手的搓揉,俯視她的身體。

「很舒服嗎?」

「(點頭)」

「就那麼喜歡被強暴,一下就高潮了?」

儀平在還抽動,我差點忘了跳蛋一直在她身體裡,但因為高潮儀平把跳蛋擠出來一點,跳蛋與線的)Rlr=-Y^0Fh69dKKi8m@8RBNZo&yV_%7n!IAGr!6$E=1_U5Nn4交接處就在陰道口那,一縮一縮的,看似很難平復。

「舒服嗎?」我再問了一次。

「嗯。」她邊喘氣邊回答,身體抖動的頻率減少了。

「那,我繼續了。」

「嗯~~~(搖頭)」

儀平可能沒想到我會繼續強迫她,我把跳蛋拿出來時,她又不自主地抖了一大下。接著,我換上儀平挑的穿戴式裝備,可是穿好前,我得必須先將另一頭放入自己的陰道…...心裡有些害羞,幸n%@HdpA^ppryg5njyuN_eD5uz4J#bAzWCUEaT@*cv((eLrQef)好燈關著,儀平又累癱了,沒有抬起頭看我在做什麼。為了不讓儀平身體冷卻,我快速又小心翼翼地吸了一口氣,將那一頭插入自己濕滑的陰唇。其實,從剛剛到現在沒有乾過,要放入很簡單,但現在這意味著,我得更用力的忍著興奮。


(圖/visualhunt)

「儀平,我要進去囉!」

「(點頭)」

看著她腫腫的陰部,忍不住先吸吮,小陰唇舔起來也能感覺到充血,儀平真的很喜歡這樣的性愛,就算nl9^J!LAbAKk__AHNcxfADXX_ccFA+6j%EHb6Bf&WjD#r7r1-&我一點都不殘暴。我跪在她雙腳間,旁邊還有沾滿淫水但半乾的粉色跳蛋,心想插入之後,儀平會為這強制的性交而感到瘋狂,加上她的雙腿被綁的開開的…...。

我慢慢的、慢慢的,慢到我覺得都能聽見手錶的秒針聲,看著假屌的龜頭撐開儀平的陰道,又像吃了龜頭一樣的被埋入陰道中,儀平的叫聲,從短叫聲,變成「啊~」的長叫聲,緩慢的動作應該讓她下半身感覺很清晰也很敏感,雖然緩慢但我一路$1)S-dBG@XfdLv+&Q=h#Fk*fRydP8Cpkd9-Eae2kyX5S4CH+&f頂到底,又緩緩的整根拔出。

「繼續?」

「嗯…...。」

「要插快一點嗎?」

「嗯…...。」

其實自己都快受不了,雖然在我下體裡進出的幅度並不大,但因為心理身體實在太興奮,不斷摩P6irHZ69&6Yr@uUJSL7z4h*C*$jhX5PrGBInZ9r2R1clRQC$-L擦又被填滿,好希望自己也能痛快的刺激後高潮,但是我不可以…。為了讓這次做愛可以完整,我決定卯足全力先完成儀平的高潮。

我再次將整根假屌WWQmC&ZFeNr@0TGz2G397H!9Avsc(&aoLmI(f)6o@j#Kssu*kT放入,但這次放入後我趴向她,只剩下半身的扭動,維持頻率及淺淺插入又一次進入到底的方式,再抽插著儀平的小穴。無意間,我看向她掙扎的手被繩子勒得紅腫,腳趾頭也用力屈著,腦裡閃過「她真的很舒服嗎?」的想法。

「痛不痛,回答我!」下半身沒有停止繼續抽插。

「啊……(搖頭)」

「真的不痛嗎?」

「嗯……啊……」

好吧,我怕再問下去我也會分心。我挺身坐起,把枕頭放在她腰下,她的腳雖然閉不起來,但是可以彎曲成MK#346dj4VakB5PjK8&h(XG(LbY*dt^!Gc$MsiAAAnfmXqrF03B字型,然後抓著她的腰。

「我要每一下都插到底!」


(圖/visualhunt)

沒等儀平反應,我瘋狂的加了速扭動自己的腰,她的乳房隨著我的衝撞劇烈晃動,空氣中充斥著儀平放浪地叫、肉體啪啪的聲響,我隱約感覺到自己也不斷被插入,「啊…^DNfbOjGX!b*a%W0Cn6HRhCz7a)na-m%ZGGxmI3NxkoobHp$Ua.好想高潮啊..好想要……」我越插越用力、頻率越來越來快,裝備底部已經不知道是汗還是自己的….搞得很濕很滑,我看著儀平她握著拳頭,她快到了,我也忍不住想讓自己好舒服,下體不自覺一直靠向儀平,撞在一起的感覺真的好舒服,眼看差不多了,我伸手抓起儀平的下巴。

「看著我!」我喘呼呼地說著。

「啊...啊啊…嗯啊!」

「我要看妳有多淫蕩!」

「啊...啊…嗯啊!」

「看我插著妳高潮好不好?」

「啊嗯(點頭)」

儀平不但喜歡dirty worXGeMsvtC3c$M3R820e_0X-b&Cs5KzbpfpDm*mD9GD-l)6hpIeKds更喜歡命令,我就這樣抓著她的臉瘋狂的抽插,儀平終於高潮了,雙腳夾緊還猛踢,但我顧不得她的掙扎,我也快高潮了捨不得停下,繼續插著她,把重心換回自身上,上下扭動下半身,用力的讓自己快速抽插。

「啊啊啊啊…高潮了高潮了!」

我趴在儀平的身上喘到不行,看她頭上因為汗黏著頭髮,樣子好可愛,冷靜之後幫儀平鬆綁,彼此很有默契的互看,兩個女子為了一場性愛累成這樣,不由得笑了出來,然後緩緩MyW)IogxS(M6%0s=3dE9tFnY%)i*wrveuqmnw8xNm#MJd_nZM%地睡去。

作者:大陽

大陽的作品將隔週五在LalaTai公開哦,請拉粉們記得鎖定大陽的專欄

一起發大財!同婚合法帶來29億粉紅經濟!歡迎聯繫拉拉台,幫你精準投放廣告至LGBT社群!

任何合作提案、廣告刊登、贊助,請來信至

資深行銷及業務經理 [email protected]

數位行銷及業務經理 [email protected]

妳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