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留言
「我喜歡妳寫的東西」2001.4.30  12:05 

回覆
「謝謝」2001.4.30  12:12 

她是我的讀者──板板,將近三年的忠實觀眾,從電腦的另一端看著我的生活。


(圖/visualhunt)

留言
「妳最近怎麼了,不要太難過啦>.^」2001.05.02  11:27 

回覆
「沒事啦,老樣子 :(」 2001.05.02  16:01 
「妳現在在哪,我有點難過......」2001.05.07  10:53 
「怎麼了,我在西門町」 2001.05.07  13:06 
「有空嗎?六號出口見」 2001.05.07  13:10
「等等......妳真的要見我?」 2001.05.07  13:12
「對,拜託陪我說話吧」 2001.05.07  13:13
「好吧,讓我回家換衣服,我跟妳約3點好了」 2001.05.07  13:16
「不見不散」 2001.05.07  13:17

那是一個很突然的午後,我失戀了,一段努力了兩年半也沒有下文的戀情,[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IfcFFmo5%r1F#E對方還附上了與舊情人的合影來告訴我,這一切是真的結束,讓我放心的走。

我和板板雖然是網友,但兩人在網路上經常聊天,一聊就是三年,彼此東扯西扯也分享感情生活,兩人默契還算不錯。突然想起她,我竟然就這樣約了板板,都忘了這是第一次見網友啊!直到接近3點,我才開BwviafQAfXbM3CAm^5(QQ*7N89Ieje3CB&R7*O$h9=79(M8zoo始覺得有點不安,擔心自己會不會跟對方想的不一樣?會不會見了面沒話聊?想一想又覺得不對,我們只是朋友,這些一點都不重點呀。

「欸!」這力道估計被拍掉了一把火。

「嗨!」故作鎮定的回應著。

我突然意識到,只有板板看過我的照片,但我從沒看過板板的樣子,現在一想,人失戀是真的會喪失理智,就這樣衝動約了網友,連照片都沒看過,但現在想想也來不及,回過-37XkACAuK=DBOy!Wf#T15q7&ySF+Vd!%N0F-Sg^BS66CwN3_Q神,我們很快速的往電影院的方向走去。

板板,是我交往過外型最漂亮的女孩,她有著無暇零毛孔的肌膚,濃眉大眼以及堅挺的鼻型,近看鼻樑上還有一棵淡淡的8#Wy!7sb%Dzk*B2JmG95^[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V_&sMo*ki痣,嘴巴小小的剛好很襯她的臉型。

當天她出現時還穿著套裝,她解釋因為來不及回家換衣服,又覺得跟我改時間太麻9%_#j&KiPdhZpuFIz_([email protected]=1*2yen*Mrpat^J5$%[email protected]煩,就乾脆穿上班的衣服跟我見面,而那套衣服,便是櫃姊的深色貼身裝扮,這將板板的身材詮釋的無可挑剔。


(圖/AliExpress.com)

「欸,妳要看什麼電影?」

「妳挑吧!」我緊張的不敢看著她。

「欸,妳幹嘛?妳很難過嗎?不要現在哭喔!我不會安慰人。」

「我叫大陽,電話裡妳都這樣叫,怎麼見面一直叫我欸?」

「哈哈,我很緊張啊!」

「所以妳也很緊張?」

「見網友耶,誰不緊張啊?」

「妳出來跟女朋友說了嗎?」

「不用說啊,幹嘛說!」

「那這樣跟我見面不太好啊,會擔心吧?」

「不會,不用理她。」

這樣的回應依照過去聊天的默契,她應該也發生了一些事情,只是我們還沒聊到。那天看了什麼電影我也不記得了,電影票也被她收在皮包裡,我們一起走向六號出口旁更寬廣[email protected]!5X^Q&HGo6Q8*(oD5S8Sr%#x$JU4Ptuz#o3cUJ的空地那,開始聊天。

「妳人好好,說出來就出來,好感動喔!」

「哈哈,我真的是為了妳出來的耶!」

「什麼意思?」

「我看妳的文章這麼久,我想知道妳本人是怎樣。」

「那現在怎麼樣?」

「就那樣啊!」

「就是偶像也會大便的意思嗎?」

「哈哈哈臭美,好啦,妳本人比文字幽默多了,看不出來妳會寫出這樣的字來。」

那一天我們就這樣閒聊著,交換了手機號碼,說好下次再出來。

「波波波波波波(手機鈴聲)」

「喂?」

「大陽,妳在睡覺喔?」

「對啊,妳是誰?」我眼睛還閉著,想再繼續睡。

「板板啦!」

「喔喔喔,怎麼了?」

「妳今天晚上要不要出來?」

「可以啊,去哪?」

「我家旁邊的公園。」

「咦,妳要跟我約晚餐嗎?」

「對啊,妳買鹹酥雞來好不好?我想找妳聊天。」

「喔喔喔,好,那妳要吃什麼妳再傳簡訊給我。」

「好,掰掰。」

掛掉電話之後,我馬上收到簡訊,內容不是要哪些鹹酥雞的料,而是她家地址,我心想,這個女孩真是一點防備心也沒有,就這樣暴露她家地址,接著第二封就跟點buffet一樣......。到了晚上,我提著滿滿的鹹酥雞到了她家前面的公J_(+JpXBK&_O7I(e8ny(J0fz5!yoa2_W_oeIEjG4qz1_=!7(wT園,她看起來很開心,頭上夾著小夾子hold住瀏海,穿著居家服,胸部看起來小小的,細細的腿配上可愛的黃色拖鞋,卸妝後的她看起來還是很漂亮,立體的五官在卸妝後沒有消失。


(圖/愛料理)

「這裡!」我向她招了手。

「耶~鹹酥雞!」她開心得像個孩子一樣。

「妳要吃完喔,有夠多的!」

「妳要陪我吃啦,不然會吃不完,很浪費。」

「好啦!」

「等一下!」

「幹嘛?」

「我忘記叫妳買酒了!」

「那附近有便利商店嗎?」

「有,我們先去買。」

換上了居家服之後的她,櫃姊的氣質削弱了,但跟她距離好W4(wcHQfqYulYCZH!+J&VIx+0ahgtx&4IZZP8BL5%5iHHE3yBg像更近了一點,身上的香氣沒有消失過,很吸引人。進了便利商店,板板拿了一手的啤酒,我拿了一罐綠茶,她一起幫我結帳,再度回到剛剛的公園。

「我跟妳說,妳不要太意外。」

「好。」

「我跟她已經分手了。」

「蛤,為什麼?!」

「說來話長,也吵很久了,就是一直吵同樣的問題。」

「好吧。」

「最近她終於來搬東西了,本來是我要搬走的。」

「那為什麼變成她?」

「因為她沒錢在外面租房子,所以她搬回家先跟家人住,我只好繼續租了。」

「喔喔。」

「妳呢?」

「等一下,妳都不難過嗎?」

「不會啊,我們分手已經快半年了耶,她一直不搬走,現在是因為她找到曖昧對象,對方不高興還跟我有聯絡,所以她才開始搬的*Qwsk7ociy=yJkh7d1c9Fp)Txi1i*cDG%05rYERKZUE3p$fzKr。」

「唉,好像常有這樣的人。」

「那妳呢?」

「就是一樣啊,妳知道我寫的,分開之後她一直不准我跟別人來往,我就為了賭這口氣要做到底s()pnA!xMU(Eba=s^[email protected]&Do_A8-q7g挽回看看,結果那天那女生跟我搭公車的時候,她看公車快到了,轉頭跟我說:『我們不要再聯絡了,我只是不想妳對我的好別人也有』。」

「那女的也太壞了吧!」

「哈哈,不過這麼一來我終於可以放下了。」

「總比拖著要死不活好。」

「對啊!」

我們大概從晚上七點多,一路聊到了凌晨一點多,兩個人因為隔天還要上班,道別下次聊。不過,才又5cFuG^@[email protected]^S8odXs--580WC)RB*4NQyPrxJLh!r9sXV過了兩天,又接到板板的電話,但這次情緒落差很大。

「妳在哪邊?」她帶著哭聲說話。

「妳怎麼了?」

「剛剛她來搬東西,把我送給她的東西在那女的面前摔壞了,嗚嗚......。」

「她幹嘛呀!在妳家嗎?我馬上過去!」

心裡替她委屈,何必為了一時之帥將別人過往真心摔在地上呢?我十萬火急的趕到她家,原本需要35分鐘的路程,大概只花了20分[email protected]@lbXl$Aca-NMbB%!(*S_lUUAs+B2hsXai_s*sGKD鐘就到了。一到她家樓下,馬上打給她,才想起來我不知道她住幾樓,要她幫我開門,『噠』的一聲彈開,一口氣跑上四樓,她已經站在家門口,一看到我就抱住,什麼話也沒說,整個走廊都是她的哭聲。

「好了,妳先不要哭,走廊的回音很大,我陪妳進去。」

那是一道紅色的門,走道很可愛,是馬賽克磚拼出來的,右邊是入口,打開就是客廳,採光很明亮,家裡也很乾淨,桌子下有一片很大很圓的地毯,能算得上有些品味,空氣中有淡淡的香水味,我認得cVJmk4wl)-075(%H1=q7ol=%SF^sNZDiiK&MBZxAd$iOimlk3p這是板板的味道。不過今天的沙發上應該坐了一位不速之客,我還沒看見板板的女朋友,不,是前女友。


(圖/visualhunt)

「妳好。」我先向著那臭臉妹假裝好聲的打了招呼。

但她沒有理我。雖然板板沒有說我過7poeEU!vi4$!P7Y$0#1=Le!%fU7M2r*gDWSRoDKKYvW6&T6^pd來做什麼,但我隱約能知道要保護板板,至少陪在她身邊。過了一下,她的前任女友拖著一袋黑色垃圾袋出房門口。

「妳好。」我向著第二位臭臉妹假意打了招呼。

我想板板一定覺得我的友善很奇怪,但是她沒說什麼,只在旁邊啜泣,還是牽著我的手cN7zT#yp)AO58JFzQUWKmPVt0dFPd1t$jazgEsWoiF5twPSB9d啜泣。她的前女友看見這個場景,有點楞住了,撇過頭打算當沒看見我。

「那個......。」我有點尷尬的開了口。兩位臭臉人同時轉頭看著我。

「妳們剛剛是摔了東西嗎?」我說完就感覺到板板握著我的手更緊了。

「怎樣嗎?」

「沒有怎樣,不過這裡以後就是我們住了,希望妳別弄壞房子,壞了要賠錢的」

「沒有壞啊,哪裡壞?」前女友有點生氣了。

可能我的示威有起作用,前女友特地甩了一下沈重的黑色垃圾袋,我看了一眼都是衣服,接著我走向前。

「我幫妳拿吧!」我隨手一拎,也不知道哪來的力氣,現在=FgvdNuVoE!p1M!Hn#d0$t#2JQ0FI$)UeIfaIcQQ$fcuce!w+)想起來,那大概是為人母親的腎上腺素飆升,毫不費吹灰之力的提起來往門口走去,然後往樓梯口丟下。臭臉妹與前女友看傻了眼,接下來表情由驚訝轉為憤怒。

「妳幹嘛丟我的東西?」前女友氣的走向我。

「那妳幹嘛丟板板的東西?」

「乾你屁事啊!」

「就是乾我的事!」

「妳以為妳是誰?」

「我就是取代妳的人!」

一說完,全場沒有比我更尷尬的人了,相信我,我也沒料到最尷尬的人是我......,唯一感到欣慰的事,板板從頭到尾都乖乖的跟[email protected]%mE=iUJUBw2UHpfCI&YV5^$w2bBScS7np+^sx3m=Jo#%e在我身後,還偷拉著我的衣角。前女友被我逼的啞口無言,她可能沒料到一夕之間板板已經有了對象,無論真假。

「妳了不起啊?」臭臉妹突然從沙發跳起來罵人。

「妳在說話我就報警了,這是我家!」我拿起手機作勢要打。

「打啊妳打啊!」

我想那天肯定是瘋了,臭臉妹一邊QXJX($Ou3eH(ISU%qTIv^8x67ykjrZYiswA09gNbe-W*%26e#_叫囂一邊走向門口,我想差不多可以殺青了,直到他們離開這裡,結束這場鬧劇,我才鬆懈下來。但也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板板已經沒有在哭。

「還好嗎?」

「嗯......。」

「我今天真是豁出去了,沒這樣跟人吵過,妳看我手抖的。」

「我知道,握著妳的手都感覺到了。」

「哈哈哈哈......。」我尷尬的笑了幾聲。

「謝謝!」板板向前用力抱住我。

我感覺到她的心跳還有她的小胸部,貼在我身上的溫度,好香。被她這麼一抱,我的手不抖了,摟上她的腰,我也回應著她的擁抱,接著我們吻了起來@^ws(W(dp!FYiHvCH+BHgCFPO&l&f*fu=deu93kns7MZS#4^^q,邊親邊走向房間,到了床邊,她坐下,我順勢彎腰看著她,又親了上去,兩人在床上慢慢地糾纏著,解開了她的胸罩,小小挺挺的,這時候板板害羞了。

「妳不要看啦!」一手遮我的眼睛一手遮著胸部。

「可是我看到了。」

「關燈啦、關燈,燈在那。」

關了燈之後,我再度靠近板板,那令人無法抗拒的氣味,還有她婀娜的身軀,房裡的窗戶透著月光,皎潔的照著她的身體,至今都忘不了的完美身形,我捧著她的臉,深情的吻了上去,當時的心情說是鬼迷心竅也不9n(6H=+QK_u8&E^[email protected]%CXVhiSP51raelbBfit3足以形容我的著迷,隱約還能夠在臉頰上摸到沒有乾的眼淚,心中掀起一絲疼惜。

我親了板板全身,一處都不想放過,她讓我燃起了佔有的情緒,我將她轉身正躺著,開始往下探,她拉了我一下。

「不要啦!」

「不可以嗎?」

「我有點尷尬。」

「那......可以嗎?」

「可......可以......。」

我對她笑了一下,板板的雙手就放在我的耳邊,好像在告訴我方向。板板的體毛不多,很適量,當我下探時,她的淫水沾濕了我的手,滿佈在體毛上,我+QU&0%ki-VN68JuO%g)rFAJn&QucfK+=A-XOhYLjpk7Ew(3RTi趁勢一口含上,她直接叫了出來。

「啊......嗯......」

板板的聲音很可愛,她本來的聲線就很像孩子,但我才剛開始舔舐板+3NQ%L_-Z#[email protected]$M7fYeCYlxxmq1yWzJq20fAmYGY&TS板的陰蒂,她已經高潮了,比剛剛還濕,她應該是真的高潮沒錯。

「高......高潮了?!」我驚訝的說。

「對......。」

「可是我.....還沒開始。」有點尷尬。

「還可以繼續嗎?」我接著說。

「可以......。」板板有點害羞的回我。

接著,我讓她半坐起來倚靠著牆,我也跟她面對面坐著,我想慢慢來,一邊親著她,一邊戳揉她的胸部,撩著板板的頭髮,有種說不出來的性感,佈滿整個空氣,我無法控制地親著板板的嘴,慢慢地開始往脖子親去,接著用舌頭挑逗著奶頭,板板身體敏感地QnRy#NiTnbsd52CuPMnlRB([email protected]%eHIrs2H%WUJvhMVlIr#I移動了一下,接著我的手強勢的準備往陰道按壓,板板真的很濕,似乎在訴說前戲已經不需要了。


(圖/visualhunt)

「我進去了喔!」我在她耳邊說。

「嗯......。」

板板的陰道很緊,但又不像是很窄的緊度,而是夾得很緊的感覺,我緩慢地動,想讓板板的蜜穴適應我的+mklL=j)lDd&Do6wFqwFz$TpRVy6ZViElb#[email protected]#手指,但板板卻挺起身體,半跪著在床上,附和著我的手開始搖動她的腰。

「妳......妳快一點,我要高......高潮了!」板板真的是喘著說完這些話。

我沒有回答,直接加快手的抽插,房間只剩下板板的叫聲,還有我反覆抽插板板小穴的水聲,她的胸部靠在我的身上無意間的磨蹭,使力(0B)a+H7_u#^11li!G8l%0LRuzxe6cEr3eQ4PHhe)tQ^VQE-Xu拱著腰的屁股,讓我情不自盡又吻上了她的小嘴。

「嗯嗯嗯嗯......嗯嗯啊!」

板板在我嘴裡呻吟激情又急促,接著她潮吹了,她雙手使勁地環抱我,我也將她摟在懷裡,感受她身RYf#5BHmaS%IRta#S=AMfs0x&8dSqh(h9BGDImLbQdH*@=nk%G體抽動得好用力也好喘,我在驚喜之中等待她平靜下來。

「好點了嗎?」

「嗯......。」

「妳會潮吹?」我的右手還懸在空中。

「不要問啦,煩耶!」

「哈哈哈,妳在害羞嗎?」

「妳趕快去擦手啦,不要跟我聊天!」

「真的沒味道耶,好厲害!」聞了右手喃喃自語。

「妳欠打喔!」板板拍了我的手一下。

我用桌上的濕紙巾擦了手,iGU^qgU+%Ee^g%k#A%*N(hnDlWlx_qy!uOoLVL9^ZO-&*WkOkG看著板板穿上內褲,套上T-Shirt,性感地走來走去,她從別的房間拿了一套新的床單。


(圖/visualhunt)

「我幫妳」我將濕紙巾丟進垃圾桶。

「妳去對角那邊。」板板熟練地指使我。

「妳應該很會換床單吧?」

「妳真的很機車耶!」

「哈哈哈哈我是問認真的啦!」

「問認真的更討厭!」

結果被板板追著打,她生氣的樣子很可愛,當天晚上不意外地睡了板板的家,躺下之後我們還小聊了一下。

「以後妳要記得先舖毛巾喔!」

「呵呵呵呵。」我被這句話逗得狂傻笑。

「笑什麼啦?」

「沒有。」

「我說真的啦,不然都要一直換床單。」

「所以......我們在一起了喔?」

「欸,妳很過分耶!」板板突然從我的手臂上起來。

「沒有啦,妳不要生氣,至少要問過妳啊!」

「今天來我家妳就一直告白,現在問我嗎?」

「咦?有嗎?」

「有啦!」

「喔~~~」我突然懂了她在說什麼。

「啊妳從頭到尾也沒說好啊!」

「好啦,晚安。」

「.......」

作者:大陽

大陽的作品將隔週五在LalaTai公開哦,請拉粉們記得鎖定大陽的專欄

柏林影展華語及亞洲片」囊括多部華語及亞洲最新及經典電影,包括李安導演的台灣唯一金熊獎影片《喜宴》、周美玲導演的泰迪熊獎最佳劇情片《刺青》、黃惠偵導演的泰迪熊獎最佳紀錄片《日常對話》、蔡明亮導演的評審團大獎影片《河流》。

延伸閱讀

妳也會喜歡

回應

親愛的,您要瀏覽的網頁含有成人內容
我們需要確定您有沒有年滿18歲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