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親愛的,您要瀏覽的網頁含有成人內容
我們需要確定您有沒有年滿18歲喔!

掃墓。

 白雪帶著艾朵拉,到了母后的目前,她伸手輕輕撫摸石碑上的字。

 艾朵拉則站在她的身後,給了她一點沉靜的空間。

 「母親,白雪現在過得很好,有一個很照顧我的人,在我身邊。」她輕聲的說,轉頭對艾朵拉招手。

 「那是你的母親。」艾朵拉有些遲疑。

 「也是你的族姐,不是嗎?」白雪說。

 艾朵拉這才走過來,看著凱瑟琳的碑,她伸手輕輕的靠近,似乎想要撫摸,但卻不敢。

 白雪抓著她的手,按了上去。 

艾朵拉這才敢伸手:「姐姐!」她輕輕碰觸著石碑,像是碰觸著那過往記憶中的姐姐。 

「母親跟妳很親近嗎?」

「沒有,凱瑟琳是一個很棒的人,她周圍有很多人。」艾朵拉微笑:「只是她剛好看見我最狼狽的模樣。」

「是什麼模樣?」白雪問。

「我跟自己的好友告白,她說我很噁心。」艾朵拉笑說。

白雪的眼神閃過驚訝,跟理解的痛楚,喜歡上不該喜歡的人,那是一種煎熬,就如同她跟艾朵拉一樣,在還沒說明白前,她們帶著恨糾纏著對方。

「那時你的母親在附近,她走到我面前告訴我,我沒有那麼糟。」艾朵拉說。

她溫柔的臉上帶著笑。

只是這樣,就已經是她遇過最好的人了。

而白雪,也是這個人的孩子。

「那妳沒有喜歡上我母親?」白雪不高興地問,她心底閃過一絲酸味,為什麼這女人要用這樣柔美的表情,訴說那個連自己都沒見過的母親?

她突然湧起一股忌妒的情緒,讓她想毀了艾朵拉。

「沒有耶,妳母親只是我的族姐,當初我願意入宮,只是想感謝姊姊的一句話,沒有讓我走向黑暗,但對你…我卻…」艾朵拉沒有說完,紅著臉看著旁邊。

白雪卻突然覺得心情很好,她牽著艾朵拉的手:「你從我幾歲開始喜歡我的?十二?十三?」她湊近艾朵拉的耳邊:「我在衣櫃裡有看到喔!那個拿著我衣物的女人…」

艾朵拉紅著臉。

她喜歡上自己的繼女這件事,是她的秘密啊!

「是妳先喜歡上我的。」白雪強調。

艾朵拉微笑,悄聲在白雪的耳邊承認:「對,我愛你。」

白雪卻覺得剛剛的忌妒都消失了。

見過先后,白雪又帶著艾朵拉到父王的墓前。

父王對於白雪來說,並不是一個讓她愉快的人。

她不記得那個可怕的晚上,但有片刻的記憶,記憶中,艾朵拉臉上有著動情的紅暈,半裸著身體抱著自己,把自己藏在衣櫃,關上門時,那雙眼睛卻有著慈悲。

「艾朵拉,妳知道莉莉安去了哪裡嗎?」白雪突然問。

母親的女僕莉莉安,在父王死後就不見了,每當提起莉莉安,她就有種可怕的感覺。

「她辭職了。」艾朵拉說。

白雪突然抱住她,將艾朵拉的裙子掀起,讓她對著父王的墓碑。

「父王,白雪來看您了。」白雪微笑的看著墓碑。

墓碑光潔的黑色碑面,卻映照出兩人模糊的身影。

白雪摟著艾朵拉,她的手已經伸到艾朵拉的腿間:「父王您看,我將艾朵拉調教得很好喔!」她的手指離開艾朵拉的腿間時,沾著濕潤的水液。

艾朵拉喘息著,那雪白的容顏滲出一點紅暈,羞恥也滲進了她的心裡,卻像是春藥的效力,腐蝕了她屬於女子的自重:「白雪…不要在這…」

「為什麼?因為妳曾跟父王上過床?」白雪說,那纖巧的手指,就這樣鑽入她的腿間,讓艾朵拉渾身顫抖,滿意的壞笑,看著她想控制著自己的表情,卻只是更顯得嫵媚的模樣:「還是你早就受不了,想要我給你個痛快?」

「嗚…白雪…求你…」艾朵拉祈求著,被白雪觸碰,她總是很容易無法自持。

因為那是她心愛的女孩啊!

白雪微笑,她按著艾朵拉的頭與她親吻,兩人的舌尖相觸,那濕潤的唇間,可以嘗到淫慾的味道,艾朵拉是狡猾的大人。

總是這樣裝出柔弱讓她欺負的模樣,可是每當自己舌探入艾朵拉的口腔,她又纏了上來。

兩人的舌糾纏著,艾朵拉抖著身體,可是她好想要…白雪。

她忍不住的夾緊腿,腿間的濕潤卻更加明顯。

「下面的小嘴餓了對吧!艾朵拉。」白雪微笑,她的臉上有著情慾,讓她的臉更加嫵媚動人,那烏黑的眼睛,卻有著讓艾朵拉顫慄興奮的慾望。

或許這就紅龍給她的詛咒,讓她愛上了白雪。

但她卻有著深深的恐懼,如果白雪解開了詛咒怎麼辦?

如果有天被拋棄了怎麼辦?

這讓她無比的害怕。

「白雪,你愛我嗎?」艾朵拉顫抖地問,不只是身體她的心也備受折磨,她很害怕,如果白雪不愛她了怎麼辦?

「你覺得呢?」白雪壞心的在她耳邊吹氣:「你也會擔心我不愛你?」

「也?」艾朵拉迷茫的問。

「…真是…艾朵拉太狡猾了,總是知道人家的秘密。」白雪壞心的說,她撩起裙擺:「乖,這是艾朵拉最愛的食物喔。」

艾朵啦乖乖跪下,她低頭埋進白雪的腿間,伸舌輕輕的舔著白雪。

看著眼前那真實的女體,香水味混著白雪的水液,她夾緊臀部,感覺自己的陰道傳來收縮,光是聞到就讓她興奮愉悅,她伸舌,雙手扶著白雪的腿,她感覺自己是在跟白雪下面的小嘴親吻,她伸舌調弄著那個小肉豆,聽到白雪不穩的呼吸跟呻吟。

我在哪裡?

不重要了,艾朵拉癡迷的看著眼前的白雪,捧著白雪的臀緊緊地貼向自己,她只想讓眼前的女子快樂。

她繼續鼓動舌頭,貼著白雪的肉唇,嘗到了她水液的滋味,那種體味化成的蜜水,有點微鹹的滋味,還有些厚重的味道,她卻想要更多。

直到白雪按著她的肩,她的呼吸吹在自己頭頂,並下了命令,艾朵拉才停住。


 (圖/pexels)

「你真的很調皮呢!母后。」白雪說,看著艾朵拉僵硬的身體,她微笑起來,放下自己的裙子,她的下體還有些酥麻,剛剛被艾朵拉舔弄,讓她渾身發熱,那種溫熱的口腔貼在下體的滋味,讓她的腿有些軟。

走到自己提過來的籃子前,打開了籃子的布,上面是她祕密購買的道具。

她把一個放入自己腿間,並穿戴起另一個,然後走到艾朵拉面前。

艾朵拉紅了臉,把頭撇過去,但身體卻因為自己看到的景象興奮,她知道白雪穿戴的東西,等等將會送入自己腿間,想到那能被填滿的快感,她就感覺自己的下身急促的收縮。

「白雪,這是你父王…的墓。」艾朵拉用自己僅剩的理智提醒著。

「所以才要母后過來啊!」白雪微笑,走到艾朵拉面前:「這是母后最喜歡的玩具喔。」她捏起那玩具,一手扶著艾朵拉的肩膀,將道具的前端餵進艾朵拉的口中。

「讓父王看看,女兒把母后調教得多好」,白雪示意艾朵拉含一下,然後將她拉起來,抬起她的腿,跨在墓碑上。

那是極度褻瀆的事情。

「嗚…白雪這樣…」艾朵拉羞恥的嬌鳴

「母后又不聽話?」白雪挑眉,但是她卻動作迅速的將道具放進艾朵拉的下體的小嘴,看著那道具隱沒在艾朵拉的身體,她能感覺到艾朵拉的身體,一定與自己依樣,被充實的填滿。

她抱住艾朵拉,讓她把腿挎在自己的腰上,然後進入她。

在自己父王的墓前,姦淫著自己的後母。

父王你看到了嗎?

這是你的女人,現在她卻是屬於我的!

白雪的臉上帶著複雜的情感,對艾朵拉的佔有,對自己做出這樣褻瀆之事的羞愧,還有性慾的快意,她抱著艾朵拉,看著她眼中帶著水光,在自己面前哭泣呢嚶的臉。

艾朵拉很舒服,卻又覺得羞恥,可是自己呢?

白雪感覺心底湧上一股怒氣,為什麼要覺得羞恥,你明明先愛上我的,但為什麼,你是父王的女人!

她看著艾朵拉,突然停下動作。

「白雪…嗚…求你!」艾朵拉埋在白雪的身上,她正要到達那種快樂的境地,卻被迫停了下來。

「艾朵拉,去告訴父王,你是誰的女人?」白雪突然抱著她,讓她直接坐在墓碑上。

「白雪…求你,這太褻瀆了…」艾朵拉迷濛的看著她:「我愛你,我最愛你了白雪,求你不要在這裡…」

「你確定,可是這裡不是這樣說的喔。」白雪示意她看著兩人交合的身體。

當道具進入艾朵拉的視線,從白雪的腰間,然後延伸沒入她的腿間的毛髮中,隱約濕亮的水光,像是在嘲笑閃爍著她的羞恥。

她的身體早已經習慣了白雪的玩弄,她沉迷在床笫間與白雪淫戲中,終究自食惡果。

身為女人的羞恥,讓她很痛苦,國王名義上還是她的夫君,而她跟自己的繼女在夫君的墓碑上交合,自願被玩弄成如此不堪的模樣。

艾朵拉終於受不了的哭了出來,身體的快感卻又提醒著她,她無法克制自己用腿勾著白雪,求她進入,然後撞擊自己的小腹,那種背德的快感震盪著她的靈魂,她失去了自我,只有眼前的白雪跟體內的快感。

不斷的攀升跟墜落,最後軟弱無力的坐在墓碑上,白雪卻無情的退開。

沒有了那道具的堵塞,她下體的水涓流的撒在墓碑上,她卻沒有力氣起身。

眼淚從她的眼眶跌落,痛苦、興奮、褻瀆、道德輪流在她的心中輾壓,她失神靠著冰涼的墓碑。

白雪收拾好轉頭,看到的就是自己的後母,艾朵拉,她那原本溫潤貴婦般的氣質被自己破壞殆盡,上半身凌亂的衣著,還有敞開著還在顫抖的腿,那可愛的腿根處的毛髮,隱藏著兩辦微開的肉唇,腿間濕淋淋的水光,從她那鼓著的肉丘流瀉而出,滴滴答答的淋濕了父王墓碑的一角。

白雪朱紅的唇彎起,她走到艾朵拉面前,看著她失神的模樣,還有含著水光的眼。

她伸手替艾朵拉整理,直到她的腿間,她用中指插入艾朵拉的肉唇,熟悉的暖熱包著自己的指,她輕輕往上一勾,就讓艾朵拉觸電似的顫抖。

「不想要?」白雪問著。

艾朵拉看著白雪,她突然笑了,笑得放蕩:「要,我要。」

白雪微笑,在艾朵拉體內包夾下,勾動自己的手指,她低頭,卻迎上艾朵拉主動的吻。

「白雪,愛我…求你。」艾朵拉說,閉上眼感覺白雪的指快速的抽送,她的身體卻歡欣地迎接著。

她已經不在乎自己在哪個地點或者誰的面前,她只想要被白雪進入。

一陣洶湧的顫抖她抱緊白雪,迷糊的在白雪耳邊喊著無數聲愛她。

怎麼不愛?

艾朵拉問自己,這個從小被她照顧長大的女孩,她親眼看著白雪的從小到大,從一個小女孩到一個公主,親自教她禮儀、知識,也看著她的身體,從孩子般的青澀,到女人的曲線,第一次白雪的初潮,是她替白雪脫下被經血染髒的衣物,教導她如何處理。

她們之間有著親密到呈裸相對時候。

而她對這個自己親自照顧的孩子,有了不對的感情。

什麼時候起,她忌妒白雪的手可以觸碰別人,忌妒白雪的眼睛看著其他人,忌妒白雪與其他女子摟抱。

當白雪觸碰自己時,她又有了興奮的歡愉。

這不對的!

但她卻無法控制自己的心。

「我是你的女人!白雪。」艾朵拉輕喊,她知道自己再也無法回去。

白雪這才放過艾朵拉,滿意地聽著她高潮的叫喊,還有一句句宣誓。

儘管那只是艾朵拉對她的寵愛。

她知道艾朵拉愛自己,可如果有一天,有個男人瘋狂地追求自己,她知道艾朵拉會考慮,可她不想被艾朵拉推走。

她只想當艾朵拉的愛人。

不想當什麼公主,或者其他什麼繼承人,甚至是…她的女兒!

白雪眼神陰暗,她討厭兩人是這樣的關係,卻什麼都不能說。

因為如果她們連這份關係都沒了,那她應該是艾朵拉的誰?

-暫完

作者:馥閒庭

(延伸閱讀:《18禁GL小說《白雪》01:白雪卻發現,對這個女人她只有依戀。》

(延伸閱讀:《18禁GL小說《白雪》02:她看著這場淫戲,看著繼母喊著自己的名字自慰。》

(延伸閱讀:《18禁GL小說《白雪》03:「這不就是你想像的,跟自己的繼女上床?」》

看18+GL小說《白雪》全系列

(延伸閱讀:《GL小說《王爺,是否搞錯了什麼?》最終回:「不許再離開我了,我的王爺。」》

(延伸閱讀:《GL小說《王爺,是否搞錯了什麼?》15:他該讓妹妹跟一個女人在一起嗎?》

看GL小說《王爺,是否搞錯了什麼?》全系列

看馥閒庭作品

妳不可錯過的西斯文!拉拉台火紅最新女女情慾專欄18禁日記等妳來看!

妳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