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主要索引標籤

那夜之後 那個激情的吻點燃了我們之間的瘋狂性愛!

那發生在,那個不平凡的夜晚—我在「Free Pub」的吧檯座椅上瘋狂地啜飲著雞尾酒,看著一群人站在燈舞下搭肩唱歌跳舞,今天是三個同學的聯合慶生會,身為其中一位的朋友,我雖然不是很喜歡這種場合,但還是來了。 我看向被圍著團團轉的李映楓,正好對上她清澈的雙眼,她彷彿看見了我的不悅,和旁邊環住她的女生們講了幾句,見女生們悻悻然地放開了她,並讓開了一條路...

激情學妹的邀約 那晚我們濕著身體在沒有開空調的房間快樂著!

打開福利社的冷藏櫃,我正準備拿出奧利多水。這時,有人從後方點了我的腰部,對我而言那是非常敏感的部位,害得我鬆了手,奧利多水掉到了地上,我轉身。 「靠…...」 「啊是不會叫一聲學姊喔,岳。」 她是小岳。雖然小我一屆,但是胸部大我三個cup。她很淫蕩,那種無法想像的淫蕩。 「姊,明天晚上要不要來我家?」 「我家沒人,爸媽出國。」 「你哥不在家...

【女子詩──女子日常書寫展】徵文

【女子詩──女子日常書寫展】     「衣物是最長時間貼近身體的日常,如詩能感受身體發出的最輕微聲音。」 ● 心事之詩──書房內的少女心事      1968年作品,杜潘女士以中文發表的第一首詩〈女人樹〉。    吳爾芙《自己的房間》中曾道:「女性若是想要寫作,一定要有錢和自己的房間。」女子要有一個房間,暗示著女子需要寫作,抒發平常無可言表的情感...

經典女同志美劇《拉字至上》Jenny怎麼死的?

(圖/entertainmentwallpaper) 註:以下內容可能有雷,請小心慎入。 美國影劇《拉字至上》(《拉字至上》)總共出了六季,X編在人生不同階段看了三遍,第一季到第六季看了整整三遍,每多看一次,每增加對劇本角色的認識,越看越深,越看越細。以女同志劇本來說,X編自認這是一部無法被超越的頂級劇本,可奉為女同界的經典聖經,...

千萬不要喜歡上遲鈍的女生 不然妳的愛情就像搞笑漫畫一樣

對!這篇是來搞笑的,這是關於一個學姊的故事──蕾絲邊愛情起手式。 大三時因為要做專題進入了實驗室,而被分配到的直屬學姊就是她;她當時趁暑假去台北上了兩個月的課,所以你就被擺在一旁兩個月。 (圖/visualhunt) 她回來時第一眼見到她的感覺是鄰家女孩,端莊禮貌很有上進心,基本上是你的菜。當時她有一個穩定交往的男朋友,而你也不急著追求她,...

《排演日誌》:「只要看到妳,我就能再愛妳更多,也更絕望。」

再一次 4/24 我真是個沒用的人啊。 所謂的男朋友、女朋友,只是為了標記那個人而所在的吧。如果,我們不需要標記或被標記,那是不是會輕鬆許多? 或許,我們的關係本來就不該被束縛、標記。那樣的稱謂是因為多變的人心和人生,讓人彼此不信任,進而衍生的吧? 若對妳,和對我來說,彼此是重要的,那不管外界如何質疑和定義我們,都無所謂。對我而言妳是獨一無二的,...

Ren與貓的情慾記事:「貓的手仍如影隨行,在我的乳尖恣意逗留......。」

(圖/Visualhunt) 「妳要睡了沒?還要再玩遊戲喔?我不理妳囉,我要睡覺了!」 貓貓一點反應也沒有,頭也不回地說:「好,妳先睡吧。」 我賭氣把被子拉到頭頂直接睡去。 —————— 「嗯⋯⋯」有什麼東西在我的身上騷動。 半夢半醒之間,我感覺到若有似無的手指在我的耳旁、背上、胸前游走。 「Ren~」貓故意湊在我耳邊輕聲呼喚,...

不是不喜歡女生,只是不喜歡妳而已。

和J相識在高一開學午後的第一堂體育課,我們坐在司令台上,J正氣憤地滔滔不絕地訴說著國中時期那些對她們校犬不友善的人們,甜美的外貌帶著正義凜然的眼神,夕陽映輝於J的側臉,一旁的我出神地望著J,於心底讚嘆著J實在好美,好美。 (圖/Yahoo) J是我上高中認識的第一位同學,也是我第一個愛上的女生,一見鍾情,這四個字從此之後不斷在我的人生上演。...

開到荼蘼花事了:那段我最刻骨銘心的愛情

未曾想過,我的初戀會來的如此猖狂而炙烈。妳的出現,令我毫無招架之力,僅想著就陷下去愛吧!否則我還能怎麼做呢?妳,是我最美麗的遇見,也是最痛心的渴望。 (圖/Visual hunt) 那時我們在幽暗的燈光裡相遇,妳的一盤shot,加上我的一眼鍾情,就這般沒點矜持地走進妳的包廂,與妳互訴情話,酒酣耳熱,朦朧間便將頭靠上妳的肩,最終妳拉起我的手,那句「...

那年遇見的深山百合:喜歡上她幾乎是第一眼的事......。

我的右手上有一個屬於她的符號的刺青,不是因爲我們在一起過,不是因為我們有海誓山盟;相反地這種感情叫:相濡以沫,不如相忘於江河。 (圖/Visualhunt) 那一年28歲的我,剛結束打工度假回台灣找工作,來到一個與世無爭的機構。剛工作的第一個禮拜,就把38歲的她誤認為28歲,她是六年級生的北一女女孩,看過北一女孩們的殉情,見證過野百合學運,...

第二者的心酸告白:「我還是原諒了,妳還是再打給她了......。」

「如果妳能不再跟她連絡,我們可以重新開始,就當作是我欠妳的。」 劈腿這件事,從來都不夠政治正確,可是感情裡,沒有正確。 不論分手用的是什麼理由,只要有人傷心,就沒有人有理。 我們總是看的到即將失戀的徵兆,卻從來,從來沒有人能做好準備,直到發現真的再也回不去了,才像被打了一巴掌那樣地醒了,然後失去平衡地,過著該過的生活。 「妳剛失戀嗎?我也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