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打開福利社的冷藏櫃,我正準備拿出奧利多水。這時,有人從後方點了我的腰部,對我而言yL!iX&^[email protected]_tKR%1BQtiHAag-Rom25RckP3^yY-n3C那是非常敏感的部位,害得我鬆了手,奧利多水掉到了地上,我轉身。


(圖/visualhunt)

「靠…...」

「啊是不會叫一聲學姊喔,岳。」



(圖/visualhunt)

她是小岳。雖然小我一屆,但是胸部大我三個cup。她很淫蕩,那種無法想像的淫蕩。

「姊,明天晚上要不要來我家?」

「我家沒人,爸媽出國。」

「你哥不在家?」

「她去台中找她女友了。」

「喔,好啊。」當結束這個對話時,我心裡已經有了個底。

隔天晚上,提著我的袋子,走進她的房間。我們倆都躺在床上滑手機。

滑了滑,她慢慢地把手機放在床旁的檯子上,不吝嗇把兩腿跨在我腰上。她很粗魯地直接和我舌吻。那薄嘴唇的溫度和她唇蜜的黏度,我現在hxQY0Q54#uXDADoDLUIHwQ#g!tCya5T#Zn*e6!aligTL1CZY7N依舊銘心刻骨。她把我的上衣脫了,緊接著脫了我的胸罩,開始搓揉我的奶頭。


(圖/visualhunt)

「啊......啊......啊......」

「岳......你變熟練了。」

她沒[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uH&*3C)_6lR5U_^Q07!7^NNk*zc&7G_2dwrxupprb聽到,因爲她很專心地在玩我的奶頭和揉我的胸。突然她停下來,我以為她手痠了,結果她是要把衣服脫了。我雙手用力地抓著她的G奶,仰起頭開始吃。她只淫叫了一聲,便把手伸進我的內褲裡開始摳。我心想,怎麼能讓岳錯過一個爸媽不在家的夜晚呢,於是我抓住她的背,把她甩到床上,換我騎在她身上。我用力掐住她的脖子,並猛力吸她的奶,只見她臉發紅,對我笑了一下。我沿著她的奶,從上而下的舔她的身體,同時把她的褲子和內褲都脫掉,她突然的一陣抽蓄,讓我信心大發。

於是我撐開了她的大[email protected]_!M8qJvNT$B=L(M1bI^x0!9e1_BH8&hvSLk9Mx腿,開始豪邁地吃,而她不停地把我的頭往下壓。我的腦海中突然想到了一個畫面──「加藤鷹在摳女優,讓女優邊淫叫邊噴出水」。於是,我舉起兩根手指,往她的下面開始猛力抽插,她開始抱住自己不斷地淫叫,這讓我很有成就感。

「啊...出來了!」


(圖/visualhunt)

她從床上坐了起來,低下身子從床底下拿了一個盒子出來。我看見水濺到了床YoShztLz0HL%hVyG*^-N!unzvoi4Ua=&PHK&XiAm3I*emn$N=b單上,但我還是持續地上下抽動,只見水越噴越多、她越叫越大聲,而我越摳越起勁,我停下來開始舔那些還沾在她陰部上的水。

「姊,Doggy Style 如何?」 

「好啊。」於是我屁股朝著她,趴了下來。

「姊,這是穿戴式的喔!」

「而且還是妳最喜歡的紫色。」於是她把紫色假陽具戴在腰上。

「姊,要進去了喔。」

「好。」紫色的假陽具把我的陰部給撐了開來,那粗度是我可以接受的。岳抓住我的臀,身體不斷地前後抽動。

「嗯...嗯...嗯...嗯......」


(圖/visualhunt)

我被插得好爽,手緊握床單,只見岳越來越快。

「啊...我要射了。」

我回頭,看著她流NC)CWE%[email protected]#TxGuPYx#fdVERDZzdNspXEe&L!xw3PMk#tqrM著汗的身體,十分性感。她拔出假陽具,只見我噴了好多出來,身體還抽蓄了幾下,我跟她對看,互相笑了一下,抱著對方又開始舌吻。

一會兒,一個她上我下的姿勢,我拿起那讓我十分滿意的紫色假陽具,直接放進我下面,我們輪流用力上下擺動。

「原來岳比較喜歡S的角色。」

「對啊,姊。」

「還好我享受被虐待。」「嘻嘻。」

在她爸媽不在家的夜晚,我們濕著身體,在一個沒有開空調的房間快樂著。

有一個那麼淫蕩的學妹真好。

作者:大葉

加入拉拉台的官方LINE帳號:直接搜尋名稱LalaTai 拉拉台、

帳號:@hoz8939i (要加@唷!)或者點下面圖片成為我們的好友!

紐澤西女警探蘿拉,在25年的職業生涯裡立功無數,與女友史黛西感情穩定。事業愛情兼得時,蘿拉卻不幸檢查出肺癌末期。她希望將退休金留給史黛西,卻遭到政府無情的拒絶。蘿拉決定利用她生命最後的短短時光,與親朋好友聯手起訴政府,替自己與愛人爭取正義與權益。

30秒註冊,馬上看《扣押幸福

延伸閱讀

妳也會喜歡

回應

親愛的,您要瀏覽的網頁含有成人內容
我們需要確定您有沒有年滿18歲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