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同婚相關五案公投敗給反同團體,許多同志朋友被700萬同意票的惡意不斷傷害,甚至傳出輕生的不幸消息。許多人紛紛貼文鼓勵同志朋友,包括女同志作家陳雪長期挺同的呂秋遠律師、等人都在臉書貼文,希望能位同志帶來正能量。過去勇敢出櫃的藝人蔡康永也在臉書貼文,表示自己看見有些同志朋友認為在公投結果公告後,他人看自己的眼光改變了,針對這個想法提出中肯意見,引起廣大網友迴響。


(圖/臉書)

蔡康永貼文中寫道,因有些同志朋友認為在公投結果公告後,他人看自己的眼光改[email protected]+*nVBFTS8pLFJVBODdVZ$B4KM!eh)bjvBmiUNxCtPog%n變了,他回應每人都是多元的,由許多特質組成,不僅只有「性傾向」而已。對於「專業的歧視者」而言,不管支持票再多,甚至同婚已有法律保障了,他仍然會歧視你。「歧視」也不只是同志族群需面對的課題,是每個族群「永遠面對的敵人」。


(圖/臉書)

此外,有平常是陽剛打扮的網友留言,自己的裝扮不時會招來目光或耳語,請求蔡康永指點迷津。蔡康永認為「你的外觀所招致的目光或評X=u$4i&+*yMZX)cAmQam(v8BZBm4b2AsvTMC$Ok^[email protected]語,是你一直都必須面對、或是說、你一直選擇面對的」。我們選擇了自己想要的打扮,雖然與別人相處是必須的,「但你我也都選擇了在某個程度上做自己」。最後蔡康永也呼籲,「不想要有人為那些沒價值的歧視者而死,就算從來不看我的書的人,我也不要他們因為這麼不值得的事而死」,期盼能給因公投結果受傷的同志一點溫暖和力量。

蔡康永原文如下:

看到有些同志覺得、票數揭曉之後,出門時別人看自己的眼光,變了。

嗯,我想試試看回答這一題。

(1)
你看別人時,會第一個想到:「這是一個異性戀者」嗎?

如果不會,那麼别人看你,應該也不會第一個想到:「這是一個同性戀者」吧?

我們每個人都有很多特質、個性、角色,別人跟我們kJqkMaBNZlJn60*[email protected]*M#GQ#[email protected]%t9$X4O-有來往,很少是衝著我們的性傾向而來的。(除非對方是一見面、就打算直接那個。)

你如果不是一個渾身上下只有性傾向的人,別人沒道理看到你時、第一個就想到你的性傾向。

(2)
世上當然有專業的歧視者,他們自己放棄了所有做為人的特質個性角色,他們把歧視別人當成第一要務。

如果你遇到的是這種人,我跟你保證,你拿的支持票越多、這種人就越會跟你過不去;你就算有法律保障了,TFVNRXSfJ)k+kix$wlRnv*[email protected])&6o0%kp)1u5DNJ7z這種人仍然不會罷休。例子很多,美國不少地區黑人或是亞裔的處境,現在仍然如此。

跟拿到的票數無關,歧視者是不同族群都必%5SEroOCEBux2-jZEPbwI7TLSAe8m!6yWtQexH^1O)3eigeLBb須面對的麻煩。過胖的人進服裝店會遇到、満身髒汚的工人擠進車廂也會遇到、老人連過馬路太慢都會被這種歧視者按喇叭。

歧視者是各族群本來就必須永遠面對的敵人,難以期望他們用日常的眼光看別人。幸好他們是少數,只是聲音跟動作很大而已。他們永遠在找歧視人的機會,有沒有投票、有沒有辯論,都沒差,他們是啃食仇恨才活得下去的物種。你如果被這種人認同了,反而值得擔心、就是「魔戒」裡的半獸人跟你S$GIvfIh2V)W7__)rTH8-9RYXvjCL76VR#YS1q+$7rjK*BCyZn勾肩搭背的那種噁心吧。

我們只該在乎對我們重要的人。

(3)
你是各種特質組合而成的,你的朋友家人同事同學,各因不同原因,喜歡有你在他們的生活裡。而那個原因,應該都不是你的性傾向。

只要你看自己的眼光沒變,別人看你的眼光就沒有道理改變。

挫折會帶來陰影。幸好一點點光就能驅散陰影。這一點點光,來自你觀察你的念頭是哪來的,有時一觀察就會發現牆上猛然出As)2Po4Q8lF)Gg!iC_hn%eyrXP*D8Jt*BVvaQqbQ-)dMusqfHF現的巨大陰影,只是小玩具的投影而已。這時就可以鬆一口氣,知道又是自己在為難自己。

(4)
寫完以上3點之後,看到有人在底下提問,她說平日都做陽剛打扮,不時招來目光或耳語,她想知道我的看法,我在底下回答了,但為了方便大家看,也放在這裡吧 ?~~

回答 Yuehwen Lin :嗯,問題收到?。

(a)這篇是專門為了那些(從11月25日起,覺得路人看自己眼光變得更壓迫)的同志而寫的,所以這篇不太能解決你的問題。
我近日寫這些、都只是想阻止一些想死的同志、或提供大家一些說法去緩解身邊朋友的壓力。
這些都是像感冒药的文字,也許能緩解症狀,但其實解決不了病毒。

(b)你的外觀所招致的目光或評語,是你一直都必須面對、或是說、你一直選擇面對的。

這是我們的選擇,你我都無法活在太空,你我都知道必須跟別人相處,但你我也都選擇了在某個程度上做自己。

你猜有多少人看我節目時,會說出「那傢伙也是個同性戀」這種話@^=LZ#Ly_bSII#g%97KJ([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我也知道我因此失去了很多各式各樣的機會或工作,但這才叫做「選擇」,不是嗎?

(c) 「做自己」是有壓力的,任何族群都一樣,我們會試探自己能承受多少壓力,然後在承受範圍內做自己。

(d) 我會寫「如何做自己」這樣的書,就是因為我沒力氣一個一個回答問題啊,不過我還是回了,哈哈哈,因為我不想要有人為那些沒價值的歧視者而死,就算從來不看我的書的人,我也不要他們因為這麼不值得的事而死。??‍♂️?‍♂️

???

Source:Facebook

(延伸閱讀:有人愛著你!陳雪:「同志是少數,卻有這三百萬張票,我們怎麼算輸呢?」

(延伸閱讀:呂秋遠律師解惑公投的十個問題:「萌萌想重新聲請釋憲有可能嗎」?

(延伸閱讀:反同愛家公投案過關 司法院:無論公投結果如何,仍然不能違背憲法!

15歲的拉娜以『老人』之姿進入芭蕾舞蹈學院,在充滿競爭壓力的環境下,為的是以精湛舞姿昂首站立於舞台,而不斷苦練卻也讓她的身體承受不住。原因是『她』是一位住在『男生』身體裡的美麗女孩,正在接受漫長變性手術的『他』,雖然有著疼愛他的父親與友善的醫療團隊,但也似乎看見他對他們暖心關懷,是在故作接受。而進入女性賀爾蒙療程開始時,卻也產生嚴重的身體不適應,為她的芭蕾舞生涯埋下未爆彈。在接二連三世俗眼光與身體的種種挑戰下,拉娜決定做出一件驚人之舉,為她的人生放手一搏。

30秒註冊,馬上看《芭蕾少女夢》

延伸閱讀

妳也會喜歡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