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第一場比賽後,對顳家人而言注定很不平靜。

除了顳父還在忙公司的事情沒有上遊輪,葉秀芬跟顳定均如熱鍋上的螞蟻,唯一還能冷靜點的,就只有顳靖喬了。

晚餐過後她靠在船邊吹風,臉上的表情XCiPeuh7AKx*1qGR+xvS-e5MX&6xE!Wr*Nq(o+A1qm1aw4*R-I莫測,一頭中短髮隨著海風吹拂,眼神映著海上的波光粼粼,似乎還有些神秘的氣質,直到她的情緒被某人打斷。

顳定均走過來,「妳也看到比賽過程了吧?」

顳靖喬點頭,「看到了。」

葉秀芬跟過來看到顳靖喬就說:「妳快點幫妳哥借錢,不要傻站在那邊!」

顳靖喬皺起眉說:「明明是哥自己笨,為什麼我要去借錢?」

葉秀芬卻端起媽媽的架子,「叫妳去就快去i4#!f#5hSf2hqSPVk)[email protected]$8gqVwAw!Z!」但是一轉頭面對顳定均,又是溫柔的輕聲:「定均,媽會想辦法的!」

顳靖喬看著自己媽媽Gp1PJBz=$WJfvH3LRvr%L^Ebe$%L*xe!ngi05ZadWdevjR3cHG的樣子,重男輕女四個字壓在心頭,但還是在葉秀芬的壓力下,拿了一杯香檳去旁邊跟某個女性搭話。

她言不及義的說了幾句,才感覺背後葉秀芬的視線移開。

「抱歉,打擾到妳。」顳靖喬不好意思的對那個陪她說話的人講話,這時她才有空看清跟她說話的人是什麼樣子。

一個美麗的女子,站在遊輪邊上,海上閃爍的粼光跟月色,讓她像是從海中跑出來的美人魚,她成熟的媚色卻pVd4YNTCjubeC3Jpt7goH++ImXiogLxka4r(8$qcsHx8Ew3j%q有雙調皮的眼睛,誰在乎她的年紀,人魚有年紀的問題嗎?

郭聿琦看著顳靖喬微笑,「沒關係的,感覺妳也很困擾。」

想到哥哥四處借錢的醜態,顳靖喬有些尷尬,「算是吧,不過我好像沒有見過妳,妳是表妹的員工?」

「我是她朋友,來看她考試的。」郭聿琦笑說。

考試是指繼承人的比賽吧?

顳靖喬沒有多想,「那妳記得押雁荷贏,這樣才會賺錢。」她拿出APP跟郭聿琦說。

郭聿琦知道她誤會了考試的意思,但也沒有多解釋,她看著顳JNzLjtGUX8tzpwK=9qN9blkl$$HOTVtq%=9OoCQSHNe5Q5*KSB靖喬的金色手環,「為什麼?妳也是繼承人吧?對自己沒有信心嗎?」

顳靖喬看著她說:「我不可能上的,況且我表妹她……想要的東西從來沒有失敗過,尤其是……」

「是總裁的位置嗎?」郭聿琦接話問。

顳靖喬搖頭,「不是的,是林雁荷。」

郭聿琦有些驚訝,「咦?」

顳靖喬晃動著酒杯,透著月色的酒液格外清透,「葉凡霜她啊!M)RYFHTF7onS-xSeHz6Tl!9%5xm&fa*9^x1wLvKAMGyuyWR%Oy就是個死妹控。」她想起自己小時候,去葉家主宅的時候。

偶爾媽媽會去找舅舅,通常是借錢或者其它事情,不過大人的世界跟小孩無關,他哥只會打遊戲不跟女生玩,她只好去找凡霜,[email protected]^P-zSCYFxPq*IvQLV9_B$!yVxYly0kYxtMd%[email protected]但通常也是各看各的手機,凡霜是個很冷的表妹,就是禮貌打完招呼就不管的人。

對顳靖喬而言,這樣的冷漠對她而言是一種喘息,她討厭媽媽!9UQP=ZiyjE#[email protected])4Xl4gKChEo0H05ZpkY1XaFR3V2Vj7g0總是卑微討好的樣子,卻也不喜歡哥哥覺得世界都繞著他轉的樣子。

有一次她來拜訪,意外的看到一個小妹妹,軟綿可愛的模樣,看到她有些驚慌的問:「姐姐妳是誰?」

「我叫顳靖喬。」她平淡的說,內心卻想偷捏那軟軟的臉頰,可惜沒有作案機會。

這時,有雙手擋住她們,葉凡霜少有的把那個妹妹抱在懷裡,「表姊,這是我妹。」

顳靖喬看著她,「知道了。」她裝作平靜的滑手機,心裡卻有些震驚,葉凡霜從來都是點頭打個招呼而已,從H5H&2dg2nHCfISeoc5JJvAXC65c8([email protected]#bV4OaU!wGoUdX沒有看過她這樣在意過其他人。

後來幾個人都是同所學校,她也經常看到葉凡霜牽著那個妹妹,根據她媽媽說的,那個妹妹是舅舅UFDS!_%x5KxuvxjZ%=_qCFOxTg+WWJSbzF^^W26bm25HRg866U葉偉成的私生女,是葉凡霜的妹妹。

她還聽到很多『故事』,例如舅舅會帶著葉凡霜去那個妹妹家玩,實際上是勾搭人家老婆。

她曾好奇又白目的問葉凡霜:「妳真的喜歡雁荷喔?」小三的孩子耶!

葉凡霜瞪了她一眼,「雁荷是我的人,妳不准動。」

還我的人咧!

顳靖喬翻個白眼,「問一句又不會死。」

聽到葉凡霜這麼小就有這樣的佔有欲,郭聿琦好奇的問:「所以她們姐妹從小感情就很好?」

「應該說是好過頭了吧?」顳靖喬抿了口香檳,看著外面的海,遊輪輕輕的晃,像是也屏息著聽著她說話一樣。

下一次去拜訪時,她聽說那個林雁荷養了小狗,她有些驚訝的看著小狗,「好可愛喔!」

聽說那狗是雁荷救的。

她看雁荷笑的很甜,跟狗玩在一起。

但她還想開口卻被葉凡霜撞了一下,「喔!」

葉凡霜把她拉到旁邊交代:「妳不要跟雁荷亂講話。」

「表妹,妳不是對狗毛過敏?」顳靖喬白目的問。

葉凡霜瞪了她一點,因為她正在吃藥,將藥丸吞下後才開口:「雁荷喜歡就好,妳不要在她面前提!」

她愣住,哇賽!

葉凡霜耶!

葉氏總裁的獨生女,居然也會顧忌別人?

不過後來她又不怎麼驚訝了,因為她偷看到葉凡霜親林雁荷。

噁心嗎?

其實震驚的感覺比較多,不過她早就習慣了,家族裡的人難免都mCC+E3%s7B!ZKscy1CkKGW-TAK%Z#NF*[email protected]^M88+M有些奢侈的嗜好,某種奇怪的角度來說,葉凡霜對這個妹妹的佔有慾,也算是很奢侈的吧?

畢竟有一個完全屬於自己的人,確實是一種奢侈,這種追求奢侈的感覺,就像她哥有吸毒v%%8zb#IF!1c3Kvf4GU1Yl)cvgkoWNGWZrQTvbtkdtiDoTjY9h跟賭博的習慣,就像是一種奢侈病吧?

後來她還幫著她們打了幾次掩護,也就慢慢跟葉凡霜熟起來。

其實人都有黑暗面,只是有趣的是,葉凡霜的光明與黑暗都在林雁荷身上,這是她觀察很久得出的結論,為了林雁荷,葉凡霜可以投注所有的心血,同樣為了林雁荷,葉凡8zh4AG$mA9UVdGs#0A6aUfms71J_&YzAHcP%2qmzfZklKa&Ixr霜可以犧牲所有的人事物,例如那隻小狗。

她看著葉凡霜任由高夏嵐把狗帶走,原本她還想安慰幾句,但葉凡霜卻面無表情的模樣。

她以為葉凡霜只是不敢反抗高夏嵐,後來她才發現,自己表妹是真的不在意,因為放學回來的雁荷難過得大哭時,她看到葉凡霜抱著林雁荷露出陰暗獨佔的笑V9M1Jn(!*)S%drJO%[email protected]*RULSh5!(2CaLWgh_容。

高夏嵐把狗送走,這合了葉凡霜獨佔雁荷的心意,所以OC5HXZhrw16ydBM%yW%NfKsEJzJfYti$wihdKPv!!X#26pD$*X她才沒有阻止,意識到這件事,她才覺得可怕,一個人的底線完全是為了另一個人,這樣的人要怎麼控制?

如果她之前沒有幫忙掩護葉凡霜與雁荷約會,恐怕也會被無情的排除,就像那隻小狗一樣吧!

顳靖喬解釋完低聲說:「總之,妳千萬不要阻止凡霜跟雁荷的事情。」

在商業中擋了葉凡霜,她只會輕輕把你拎到一邊,例如自己的媽媽葉秀芬,雖然丟臉但至今全鬚全尾的在子公司,但一犯到林雁荷[email protected]=EONjiUIXz,葉凡霜就會不計代價跟後果下手。

例如之前騷擾事件的許誌峰,聽說他到現在還沒出院呢!

她雖然是繼承人的備選,但這個總裁的位置她卻一點都沒有興趣,葉凡霜這麼有手段都還要受制於sB5s#[email protected]%RR3v$=2gT3n=3W公司,連要護著自己的知心人都這麼累,那個位子又有什麼好的?

「但妳的媽媽似乎不這樣想。」郭聿琦晃著酒杯,總覺得故事很精彩,但也覺得壓力很大吧?

有錢人的背後好像也有更多的煩惱,不過她樂的看戲就是了。

「總之我會想辦法,只希望我媽不要太過分。」顳靖喬嘆息,媽媽已經對當上葉氏總裁著了魔。

但其實她知道不可能的,不只因z=1)4sPBEEIP$A%ZJLXR)[email protected])iostLNqKhsR5SGn#T4^為她表妹的能力出眾,而是媽媽本身就不適合領導,葉凡霜知道,葉展鵬更是看在眼中,至於哥哥顳定均更不可能。

「過分?」郭聿琦挑眉問。

顳靖喬沒有解釋過分的事情只是說:「……葉家跟顳家再怎麼通家之好,那是建立在平等的狀態下,若是葉氏改姓顳,那就是葉家覆滅之時,我外公葉展鵬腦子再怎麼抽,也不可能抽到這個層面上,所以這個總裁……輪不到我哥跟@Sr%4ptzX_RaTzA2pkW=31rCtXxaz+BmH+=z9Xx6Fazdb-PBXm我媽。」顳靖喬冷靜的分析。

「妳倒是很冷靜。」郭聿琦笑說。

「當然要冷靜啊!因為這場比賽……只是遊戲而已。」顳靖喬看著遠處的海說。

只是葉凡霜討林雁荷開心,追回她的手段而已,也是葉展鵬讓其他人死心的藉口。


(圖/pexels)

海面上的平靜只是掩蓋海面下的暗流湧動,她也只是海中的小魚。

她眼神內斂著自己的慾望,在內心說服自己……

我只是隨波逐流罷了。

第一場的比賽結束後,林雁荷有些分神的離開活動中心。

她吃完晚飯後就在酒吧發呆,腦海都是葉展鵬跟她說的話。

那位年近遲暮的商業王者,卻一點架子沒有,像是一般的長輩對她開口。

「我要先跟妳澄清一件事,我沒有對妳爸下手,偉^eH2thdCJ55ddN79KiZDa54D1GVyvb#FNf*M04xi6RB-_s)NLO成一輩子都在恨我這點,但其實當初只是我的氣話而已。」葉展鵬說。

「我爸?」雁荷有幾分疑惑,葉爺爺說對她爸林鎮宇下手是什麼意思?

「對,林先生的死是意外。」葉展鵬說。

雁荷不懂,為什麼要提到爸爸車禍的事,將剛剛的話又順了一遍,她突然覺得奇怪。

葉爸爸為什麼要恨葉爺爺?

難道葉爸爸……

然後她腦海浮出一種不可思議的想法,這句話的意思是,葉爸爸喜歡的人是自己的生父!

「您的意思,是葉爸爸喜歡我爸?」林雁荷有點不敢相信的看著葉展鵬。

葉展鵬有幾分尷尬的點頭,「是,偉成喜歡……他。」替自己兒子承認這種事情,他也很羞愧。

林雁荷愣住了,她想到剛回台灣時,去靈骨塔祭拜時,看到自己爸爸的骨灰在葉爸爸的附近,她以為是地緣關[email protected]+%F^#yUWw$qIt-(1B)H1yPAXD83+zE+ClQwp*+S9dawwG4係的安排,但……葉爸爸喜歡的人,不是自己的媽媽吳秋蓉,而是她的爸爸林鎮宇。

這個消息已經讓她有些混亂,但葉展鵬帶來另一個消息。

「還有,這次妳媽媽也來了,她說自己懷了偉成的孩子。」葉展鵬說。

他看著眼前的林雁荷,收到這樣的資訊,她除了驚訝的表情,並沒有過多的表示,看來也是個經的起的小女生。

想到剛剛顳定均被陷害簽約的事,如果是一般人,面對陷害自己外孫的人,大概不會有太好的臉色,但葉展鵬不這樣想,他原本很擔心凡霜的眼光XLR%BB3kuF_gu6lCZl80yA1oJ1b+wl+86awsrGmhnUC=-Sgm9y,若只選個漂亮卻不帶腦的,那他要怎麼說服凡霜就很頭痛,但從剛剛的遊戲中,他已經放心甚至有些讚賞,能夠這麼快速在遊戲中找到漏洞,並且奪得獎金,確實是個有趣的孩子。

只是不知她會如何面對自己的母親?

「我媽來了?」林雁荷有些不安,媽媽還懷了葉爸爸的孩子?

「對,還有一件事,這個……」他從管家那邊拿來一份牛皮紙袋,並且遞給林雁荷,「這是妳大學時期的生活費流向,裡面有銀行的紀錄,錢匯到吳秋蓉的戶頭CVPIrpR+mhG7!+O8D+qxLHCaLL0JM_hLTB!aZjtlYw-DQjRi94後,就沒有匯出的紀錄了。」

林雁荷皺眉遲疑的問:「您的意思是,葉家有付我大學時期的費用?」可是她沒有收到啊!

她一個人在國外,還窮到要去打工才能生活,甚至還受到同學傷害,最後轉學去別的學校就讀。

等等!這不就表示她一直都誤會葉凡霜了!

想到這,林雁荷有些錯愕,她一直以來都恨錯人了?

葉展鵬看著她受到打擊的樣子平靜的說:「葉家一直有支付你的學費,細節文件有寫,總之凡霜已經查到這件事了,但她X#3Y)UsCgHI-)gbpN^a#(6B#2b(tqiVN6XSrB9iOt4NuLDm!5F不打算跟妳說,只好我這個老頭子來說。」

「為、為什麼姐姐不說?」林雁荷聲音有點顫抖,如果姐姐qmD25Rm^4#)ucQ6ZCS=6g$gGOR(N13HU1rJ-s(EUoLD4jBBhAu早點跟她說,那她也不會這樣怨恨,她一直把自己會受那些欺負,歸咎於葉家對她狠心斷絕所有經濟來源,但原來斷了她經濟來源的人不是葉凡霜?

此時她突然想到,不是葉姐姐,欺騙她的人只有一個可能……

「凡霜她捨不得讓妳傷心,畢竟那個人是妳媽媽。」葉展鵬看著那份牛皮紙袋說。

林雁荷在國外的期間,意外捲入一起IrIa301-7a79nDuc*S^mi&6aV9lE$5=tZt&nnTelv+4VykE5NR酒吧械鬥後被抓進警局,凡霜知道後願意拋棄葉氏的一切,用跟自己打賭的方式,也要他用關係把林雁荷保出來。

葉凡霜在雁荷回到葉氏後,她來查到了學^%GZgXIXrfZ6Oq=R8S&u0^uu-biPak2-NZ^[email protected]費的事情,但她沒有對雁荷說破的原因,就是知道這件事對林雁荷而言,會讓她變成真正被父母拋棄的孩子。

葉展鵬補了一句,「她怕妳知道這些事,就真的失去了母親,但雁荷妳有沒有想過,凡霜她已經失去了雙親?」他想到自己的兒子,偉成跟夏嵐都走了,偉成是個什麼事情都悶在心裡的性子,他們父子才會隔的+b!%MEldf%!f$Gm^m5-O=84_XW1qZF2yV&xk7t#[email protected]這麼遠,他不想再失去孫女了。

凡霜有顧忌那就由他來說破吧!

「我……」林雁荷有些出神,太多的訊息一口氣灌進來,她甚至都不知道要先管哪件事。

「總之,我言盡於此,妳好好想吧。」葉展鵬看著她一臉茫然,他準備離開讓雁荷自己想。

這句話的意思,是他同意自己跟葉姐姐嗎?

一個有商業成就的長輩,不是應該反對、拆散她們嗎?

林雁荷放下對長輩的恐懼,追上去葉展鵬的身影,「等等!……您不反對我跟葉姐姐嗎?」

葉展鵬看著地板說:「我不想失去凡霜。」說完他就轉身離開。

管家擋住了林雁荷,對她微笑的說:「老爺累了,林小姐,我多嘴一句,人可以逃避所有人,但不能%[email protected]+ikJL&KBR#Vm%mG=Kq#acM0jt3逃避自己。」說完,他護送葉展鵬離開會場。

林雁荷則充滿混亂,坐在酒吧想著剛剛的那些話。

原來我一直誤會葉姐姐嗎?

難怪姐姐初見她時,並沒有任何愧疚,大概以為自己只是去國外待著,葉家有照顧她的食T3FNPF2QtJxGr#kbY2!CPk^xc5(yNMJnL)[email protected]宿,卻沒想到她維生的生活費被媽媽攔下了。

想到媽媽,雁荷感覺非常複雜,那天她跟姐姐在親吻時被發現後,媽媽大怒過後卻將她當成透明人。

她像是從媽媽的世界消失了,或許……從一開始就不存在吧?

她看著眼前的酒杯,少數跟媽媽相處時,那些話語飄在腦海。

如果不是妳,我會嫁給有錢人。

妳為什麼這麼不省心?

都是你爸沒用,還以為他是有錢人。

妳不可以得罪葉凡霜!

妳要聽葉夫人的話!

林雁荷看著杯中的Nj=w5x9LR4uSNs#HjWMFp+MaKew4w8q11*R_H8q7woesKbi6Su酒,當年她打電話給姐姐時,已經是她到國外幾個月了,那時她的戶頭沒有錢了,連生活費跟學費都不知道該去哪湊。

姐姐不再接她的電話,媽媽只會跟她說會去想辦法,但卻什麼辦法都沒有。

可是今天她才知道,當時葉爸爸有交代媽媽匯錢給她的,至少學費跟f6MsE$pRfh8W_scByz5X^V&vsRfwj5FIXNaEvKJUqZW#l)*zkT生活費是有的,但媽媽卻把她的生活費留下來,為什麼?

葉展鵬告訴她的時候很含蓄,只說錢到吳秋蓉的戶頭後,就沒有匯出的紀錄,至於錢去了哪?

媽媽為什麼不照顧自己的孩子?

她想到自己遭受到的事情,若沒有媽媽把錢收走她是不是就不會遭遇到那些事?

其實去打工賺生活費她願意的,甚至都跟外國同學約好去餐廳打工,但是不知道是哪個環節出了問題,其他亞洲圈子的同學趁著她外語還說不好,騙她簽下當脫衣舞孃的工作面試,甚至偷拍了她在更衣室的照片,搞到她在原本的學校待不下去,為了生活費跟學費,她dfKbM9tW8%y=x*Q0pHLK9gkVKH*rr+^xDFE^jZsUJz+2H_nqs0真的咬牙去跳了。

這也是她那麼討厭國外那五年的原因,是她不想回憶的黑歷史。

她一4!C5xLEiT$Y(BYXtx9%4_#[email protected]&B1VnpJqzari=(5+vJMP7^4直以為是葉姐姐對我見死不救,還氣她這麼雲淡風輕走近自己,但其實姐姐並不知道她的難處,反而真正對她見死不救的人,是她的親生母親。

葉姐姐如果查到了真相,為什麼不告訴自己?

她如果早點告訴自己,自己也不會這樣鬧脾氣,她想到葉展鵬的話,內心也有了答案。

「凡霜她捨不得讓妳傷心,畢竟那是妳母親。」

葉展鵬的話讓她覺得感動,原來葉姐姐為她想了這麼多。

她想起在公司時,葉姐姐勸那名楊小姐的話。

……我很肯定,如果能有家人的支持,是非常幸運的事情……

所以姐姐不說,是不想要我失去唯一的家人?

「明明妳說了,我就不會怪妳的。」林雁荷對著酒杯低聲的說。

但雁荷……妳有沒有想過,凡霜才是失去雙親的人?

葉展鵬這句話又深深的刺痛了雁荷。

是啊!葉姐姐身邊已經沒有其他人了。

所以她才這樣急切要將自己留在身[email protected])!NR*73LMLjt8XEezKfXTVLLr-UCgcgv邊,她想到在公司簽的那份『協議』,她很氣葉凡霜霸道不跟她商量,但這些行為的背後,其實是姐姐內心很不安吧?

所以急著將她綁到一段關係上,急著想要她回到公司甚至回到她身邊。

當內心的迷霧離開,她才真正看清眼前對她好的人是誰。

理解真相後又有幾分不好意思,如果早點知道生活費的真相,那些怨氣她哪會對葉凡霜發?

葉姐姐明明很聰明的,為什麼這麼要在這件事情上耍笨?

她想到今天遊輪上自己差點落海時葉凡霜咬牙抓著自己,那時候她說……

我不會放手的!

葉姐姐一直反覆強調這句話,那是她的承諾。

葉姐姐一直在用她的方式疼愛自己。

林雁荷喝下酒sP9gtPBszKHmwBwENl)*!Gvfws_Xoed#CYxCVY&APrz#FmH)yc,酒精帶來的微醺讓她更放開自己,或許是看到真相後的心態轉變,她翻看著那些資料,其實葉展鵬的資料只是提醒,她內心是愛葉凡霜的。

這個女人不論什麼時候,都是以自己為優先。

想到這,內心深處又痛又甜,被一個人小心疼愛著可以任性的幸福。

林雁荷滿意的笑了,果然,這個世界只有葉姐姐會疼我。

作者:馥閒庭

看百合小說《控制關係》全系列

看馥閒庭作品

一起發大財!同婚合法帶來29億粉紅經濟!歡迎聯繫拉拉台,幫你精準投放廣告至LGBT社群!

業務Hans信箱:[email protected]臉書私訊

延伸閱讀

妳也會喜歡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