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比賽名單中,葉秀芬又重回了名單。

葉凡霜雖然覺得意料之外,但葉秀芬急需金錢又想走捷徑,她回歸比賽的行為並不意外。

葉凡霜回神後對雁荷說:「畢竟姑姑為了自己兒子,肯定要拼命的。」只kKMcmOn%Vke-aMMfSRzOjfPr+fu0Pskhum(M2G(Rt*eD95cTpp是葉秀芬是怎麼回到比賽,是值得調查的一件事。

比起葉秀芬,遊戲的第一場比賽時間訂在下午三點,林雁荷跟葉凡霜靠在遊輪的欄杆,一邊看海一邊聊著。

「所以妳知道比賽內容?」林雁荷問葉凡霜。

葉凡霜搖頭,「不知道,比賽內容只有爺爺知道,我只負責找人過來跟安排場地。」

「那妳有把握贏嗎?」林雁荷問。

「沒有。」葉凡霜誠實的說。

林雁荷看著她,「妳不緊張嗎?」該在比賽認真的是葉凡霜吧?

為什麼她好像才是比較緊張的那個?

葉凡[email protected]%C7k&ycYeUsGJD+cLH4RDa)oS-Rj4m+9tOcZZV*Yrc2Of%霜聽到雁荷這樣說,眼神望著著她問:「妳緊張嗎?」若是雁荷替自己緊張,那是不是表示自己在她內心還有點分量?

林雁荷看著她溫柔的樣子皺眉,「都什麼時候了,妳還有心情管我?」她只是這場比賽的過客,但葉凡霜如果失敗,不只兩人的賭約失IpoVYMDJzBbY(%[email protected]#B5HR+kucSVV5=^rU-s效,那些葉家的親戚恐怕會撕了她。

葉凡霜看著她,若是沒了雁荷,她贏了比賽又有什麼意義呢?

剛想開口說話,卻看到身側的林雁荷被人從後面推出去。

「啊!」F

林雁荷只感覺身體傳來一股力道,有人從背後撞過來,林雁荷慌亂中拉住欄杆,但整個人卻掛在船邊。

下面就是海,遊輪的欄杆離海面很高,摔下去不死也半殘,她內心害怕起來!

「雁荷!」葉凡霜嚇死了,她伸手拉住雁荷。

林雁荷一手拉住欄杆,一手拉住葉凡霜,她能看到葉[email protected]%g9nkT*#Q)4mZ&!^uNU(avSpabv)%HQW&dg3Rx96凡霜背後的人,她不認識這個人,但掉下去的恐懼讓她害怕極了。

「凡霜,妳放手!」推人的人名叫高海駿,他是葉夫人高夏嵐的哥哥,也是葉凡霜的舅舅。

他看葉凡霜居然救小三的孩子憤怒的吼:「這個賤人該死!」一旁的警衛已經過來拉人。

而雁荷正被葉凡霜一點點的拉回欄杆內。

警衛也過來幫忙,「葉小姐,我們來就好。」

「不用。」葉凡霜拒絕他們,她忍著手臂的痛,硬是把雁荷拉回來船邊,「我不會放手的!」儘管手臂很痛,但她不願意放手Jupf5z(gD#CWvxQpnW7lB7=QN116_1-4qV)-lB=*loDvzO(Tkm讓警衛幫忙,憑著自己的力氣咬呀拉起雁荷,看到她回到船邊,葉凡霜才真正放下心,但她在這個過程始終不放開雁荷。

雁荷整個人腿都軟了,她靠在葉凡霜的身上,葉凡霜也抱著她,不知道是zTAtgPeLjbaO-^[email protected]+ElTvLj用力過猛還是真的怕,葉凡霜摟著她的手有些發抖。

葉凡霜確定雁荷安全後,她才看向被警衛拉住的高海駿。

「舅舅?」葉凡霜問眼前的人,是她的媽媽高夏嵐的哥哥。

高海駿指著縮在葉凡霜懷裡的雁荷,「她就是害死妳媽的兇手!妳還保護她幹什麼!」

葉凡霜卻擋在高海駿面前,聲音堅定的說:「雁荷是我妻子。」

高海駿一臉不敢置信,但這時董事長卻帶著葉秀芬過來。

「高先生,我們似乎約好了,一切都用比賽結果決定。」葉展鵬說。

「您瘋了嗎?您怎麼能允許凡霜做這種事?」

所有人都看向葉展鵬,這個葉氏董事長的任何一句話,都會讓局面傾斜,更別說這件事其實葉凡霜的私DHS85kNi6zl2jjge)6Foj12+74cla-S3068q1h*)XqK(B!Dqug事,高海駿的質問,也代表眾人對葉展鵬疑問,他究竟是怎麼看待自己孫女的性向?

「她是我孫女,也是你姪女,況且高先生,是你要求參加比賽的,你若是繼續講比賽以外的事情,那我只能宣布你棄權了!」葉展鵬低沉的聲音表示他已經不快,身邊的秘書也虎視眈kHysx4cM^W%QnoQT^6NHz^RRJxr=u7SUp5%[email protected]眈,但他話中的意思卻是一種包庇,甚至說明他對葉凡霜的同性傾向很清楚。

高海駿似乎有什麼顧忌而不敢跟葉展鵬大聲,只是神色轉狠看向雁荷,「好!比賽見!」

葉秀芬在旁邊故意說:「爸爸你看,凡霜這是第幾次了?老是出問題……」

「我還記得是妳打內線為難凡霜的事。」葉展鵬冷冷的說:「要不是人家讓資格給妳,妳已經被淘汰了!」

葉秀芬聽到這,只好不敢造次的說:「我……只是擔心凡霜啊!」

「一個個都不讓我安心,哼!」葉展鵬先離開往自己的房間走。

葉秀芬被這樣批評也不敢再陪,只能站在原地目送葉展鵬離開。

「姑姑好厲害的手段,竟然還能拿回手環?」葉凡霜等爺爺離開後,才扶著雁荷起身開口。

葉秀芬看著葉凡霜跟林雁荷qE#_))RmX-L&D=V+B#Z^qjd2U+GDZX&+stm2AOvwrz0dtB3y$V,語氣不善的開口,「自然是有人幫忙的,不過凡霜,妳還是先顧好妳自己吧!」她冷哼一聲離開。

林雁荷站在葉凡霜背後看著葉秀芬,直到葉凡霜遮住她的視線。

這時,所有金色手環響起提醒的聲音,接著有參加比賽的人,手機都收到了訊息。

「比賽資訊已公告,三十分鐘後請進入活動中心,遲到者視為棄權。」

公告結束後,雁荷看著葉凡霜的手問:「手還好嗎?有沒有拉傷?」她不敢問的高海NB=2LO=dGrV7UAEV*G#g4zws#iChW(jPy(y1ypd*vBKCYoKiwk駿的事,只能選擇先關心葉凡霜,剛剛把她拉起來,雖然後面有警衛引導她踩著欄杆爬回來,但葉凡霜不肯放手的執著卻讓她嚇到了。

「沒事。」葉凡霜沒有多提高海駿,只是一段小插曲罷了,她只要看到雁荷關心自己就好。

雁荷小心翼翼的看著葉凡霜「那姐姐的舅……」她以前跟高夏嵐處不好,但也不希望葉凡霜站到高海駿那邊。

葉凡霜gS&pau*wi-n9EbX-Nt#[email protected]_看她擔心的樣子走近她「高家如果真的這麼在乎,就不會現在才出現,倒是妳呢?有沒有哪邊傷到?」她想伸手去抓雁荷。

看到葉凡cBp+#zznP2PlVz%8s4z9zRDCC+#udGoV2c7Ma7biMWu_euO$s5霜靠近過來,林雁荷感覺臉頰有些熱,心跳加快卻也內心很矛盾,雜亂的心情讓她把頭別過去,嘴上說著「沒事就好。」然後就趕快離開了。

她發現自己在擔心葉凡霜……但又罵自己怎麼能擔心這個女人,最後rsYfUnQrv5g-b4=aJ_j8!A#2cxS^d=%UgF*QsPEvcZGn*^W39s這些想法化為步伐,在葉凡霜靠近自己前,林雁荷甩頭走去房間。

葉凡霜看著雁荷的背影,眼神卻深的讓人猜不透她在想什麼。

第一場比賽的內容,從手機的資訊看起來,是個類似抽鬼牌的比賽。

葉凡霜在房間看著比賽公告,剛剛在公共區域的驚險,讓她選擇回到房間,手腕沒有什麼傷,多虧她還有一些運動的習慣,因此不至於拉傷[email protected]*4y$D*9q^bXb%ssNN

她看著手機裡下載的活動資料,房內卻還有另一個人。

郭聿琦跟葉凡霜要求,「凡霜,我想搬出房間。」

她是用葉凡霜朋友的身分上船,因此被安排在同一間。

「好,不然比賽開始可能也會影響妳。」葉凡霜拿電話請遊輪上的人幫郭聿琦安排一間房。

很快,郭聿琦的房間就安排好了。

葉凡霜掛上電話後,講了郭聿琦的新房號。

「謝啦。」郭聿琦道了謝。

「不會。」葉凡霜說。

郭聿琦問W=B5H9x2E$Qs7!AYu%864Hogo^fanZTlX$aa%pnazBGI$4(9p^:「那妳什麼時候打算做那件事?」她看向房間角落的一個箱子,似乎裡面有著某種東西,那是她們之間的約定,但葉凡霜打算在遊輪上進行。

葉凡霜也知道她的想法,她思考了一下說:「我會再打電話通知妳。」畢竟執行那件事情,她還缺少了^rlm^[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某人的配合。

「好。」郭聿琦點頭跟員工去換房。

郭聿琦走後,房間只剩下葉凡霜一人看著比賽規則。

規則內容是五人一組競賽,每個人有一張牌,牌組有三張無數字的牌及K、J共五張。

K代表殺手,J代表轉機,其他牌代表平民。

一開始從殺手睜眼的回合起,抽到K的人可以對主持人指定殺掉一個人。

主持人收到後,會請殺手閉眼,然後來到平民睜眼的回合。

被指定的平民,bD&Anz_fr#ZnBCKn#LX0DHV0(([email protected]*AXOQ)3!6i9可以對主持人猜測哪位是殺手,若是猜中,則殺手出局,但若猜錯,則平民出局,然後重新洗牌進入下一回合,直到最後一人存活就算勝出。

起始局有一百萬的獎金,每持續一局,就會增加一百萬,所以玩家必須想辦法留到最後才能贏得最多錢。

唯一有點特殊的規則,是J的所有者。

抽到J的人如果被K選上,則有一次反殺的機會,只是代價要花一百萬,卻能快速把K的持有者送出局。

只花了五分鐘,葉凡霜就看完所有資訊並[email protected]%LOd=UQPQZ_6ELGQ_tXxQ=&&Z#^SK-I&9z9u下了結論,「這樣說來,算是一個看運氣的遊戲?……最高獎金只有四百萬吧?」

一局淘汰一個,五張牌等於五個人,那最高獎金就是四百萬,若是反殺魔王才扣一百萬,怎看都還賺三百萬。

但遊戲規則有這麼簡單嗎?

葉凡霜發現,距離遊戲開始還有二十五分鐘,為什麼要選這個時間點說規則?

叩、叩、叩。

敲門聲突然傳來,葉凡霜去打開門,來找她的人是顳定均。

葉凡霜打開門看到來人,表情明顯的轉冷,「有事嗎?」

顳定均有些尷尬,但似乎想到什麼,還是硬著頭皮開口:「咳!……我們來合作吧!」

「合作?」葉凡霜看著顳定均,這人傻了嗎?

他在上船時還嗆過自己耶!

「葉凡霜,妳知道獎金在這個比賽也很重要,對吧?」顳定均看著她說。

「嗯……」葉凡霜看著顳定均,對他而言更重要吧?

畢竟這個人可是欠著賭債,爺爺連他的債主都請上船了,他恐怕要嚇死了。

顳定均自信的提出條件,「那這場比賽,我們不論誰贏,獎金都對半分如何?」

葉凡霜看著他,這個條件如果是別人提,她倒是可以接受,畢竟才第一場比賽,她採取保守的態度,但她總覺得有些奇or)UVlGXmT*AxX%pVgq)2+Uc5-V$pTCp*[email protected]%$&!+MPG4xwD怪的地方,只是內心還沒抓住什麼。

或許是疑惑顳定均這個富二代,怎麼開始會動腦了?

難道是葉秀芬派他來談交易的?

顳定均似乎看出她的遲疑而開口解釋,他用得意的口吻,說出自己抓到的遊戲漏洞。

「妳應該看過規則了,到時候不管是我還是妳當K,我們都不要選擇殺對方,也不要指控對方,這樣我們就能贏到最後,之後平分獎金,這樣其實誰都沒有輸不是[email protected]%mZ8WE8CgMVgMzx-v7EDcA5Zr4j+(TKc*tFgZ(hN嗎?」

葉凡霜順著他的話想,「確實……如此。」不管是顳定均贏或者自8qw-EqoOdi%T#)sD&$T+BbG$m4=7Xi#d9%+a=G-!NiDOSFb!cI己贏,都對半分的話,他們也沒有誰輸錢了,這樣能夠增加自己在比賽的生存率。

「既然如此,我們就簽個約吧!這局比賽結束,獎金我們對半分。」顳定均自信的說。

「可是我怎麼知道你拿什麼牌?」她好奇的問。

顳定均微笑的說:「很簡單,只要我們定好暗號,到時候抽到K的人給個暗示,這樣就可以避免被選上。」

葉凡霜想了想點頭,「好。」她起身要手寫合約,顳定均卻掏出已經準備好的合約,一式兩份看起來是早有準備。

葉凡霜心裡有點詫異,顳定均是這麼周到縝密的人嗎?

心中有疑慮,但她還是先簽名了,看著合約內容,上面寫著顳定均或者自己在此局比7G&e(g74%u7ZCmstg0%#iz84bzZvM)%[email protected]=773M+j賽後,贏錢的一方,都要分出比賽一半的獎金給對方。

「那就是雙贏啦!時間差不多了,我先回去,掰掰。」顳定均拿起合約笑著離開。

葉凡雙關上門後,看到距離進活動中心還有二十分鐘。

或許這就是提前公布規則的原因,讓參賽者可以線下交流。

「掰。」葉凡霜不疑有他的送人出去。

當門的陰影罩住顳定均的臉後,他的臉就馬上垮下來。

「死同性戀,要不是AJr%[email protected]((uAB!#iiHqwr7&ScxwUHeWFRzHqso為了這份合約,我才不會來,噁心、變態!」他瘋狂擠著走道上的消毒液搓手,眼裡滿是不屑。

只要他贏了比賽的獎金,那就能還債,說不另還能撈個葉氏的總裁坐,到時候他會開除葉凡霜%[email protected]=k46d25ib#UM^I)00g-4hN)ffCRd+omEds)AG(YlC跟林雁荷,讓她們跪在地上求自己。

想到這裡他走路都有些飄了!

回房間後,葉秀芬跟顳靖喬已經在顳定均的房間裡。

「怎麼樣?她有同意嗎?」葉秀芬一臉激動,對比一旁的顳靖喬一臉平靜。

對自己的哥哥積極做這種事,顳靖喬只有種事不關己的不耐煩。

「合約都簽好了!」顳定均微笑的,把合約放在桌上。

啪!

白紙黑字的合約被拍在桌上,但桌上不只有一份合約,而是四份合約!

「這比賽真貼心啊!」

顳定均看著遊戲規則下的名單,繼承SLDd9Nfn&yKSvr#&Uc=BtAykA=*FJB-GMofpRF1v^m(3=bESe3的候選人大概有十五位,而這個遊戲是五人一組的,他已經跟自己那組的人全部簽了一樣的合約。

「這四個人,每個人都會因為合約的關係保護你,這樣你一定能贏到總決賽,這想法太妙了!」葉秀芬微笑的說。

顳定均也滑著手機壞笑,葉凡霜那個白癡絕對想不到,他可以跟她簽合約,自然也可以跟其他人簽,在他眼中,合約已經像是一疊錢了,「四人份的合約,這h=5f=hh=3CCXdK-J&-c25Y4E%pAZy!1lN%[email protected]+!3(Yx7AI樣我的勝率就是百分百了!到時候就能還債了!」

想到能擺脫債主,他就能安心繼續大少爺的生活,他就有些得意忘形。

葉凡霜跟他簽了合約又怎麼樣,那女人頂多提高五分之一的機率,他可是將免死的機率提高到百分百。

我肯定是最後贏家了!

想到這,顳定均笑得合不攏嘴時,葉秀芬卻提醒他,「只剩五分鐘了,我們快去吧!」

「喔好啦!」顳定均起身後看到葉秀芬的金色手環,「對了,媽,後來妳是怎麼跟外公拿到手環的?」

葉秀芬微笑,「沒什麼,讓你外公改變主意的方法是秘密。」

顳定均有些驚訝,「媽那麼厲害,能不能讓外公幫我還債!拜託啦!媽─」

葉秀芬很想答應,但只能無奈的攤手,「你外公說過,先把比賽贏了再說。」

「喔!」顳定均可惜的說。

顳靖喬在兩人身後看著他們沒有說話,這趟旅程講白了她就是拿來湊數的,替自己的哥哥顳定均搶位置。

顳家是最後進去活動中心的,顳定均把時間掐得很緊,為了避免其他四人另外做交易。

活動中心已經布置好了,主持人對十五人說明規則後,將三組人分別帶到其他房間。

而葉凡霜的那組被安排到某個小房間,裡面只有一張桌子跟一位主持人。

「這房間裡有攝影機,比賽內容會以直播的方式讓外面的人觀看,也會錄影做為調查作弊的備份。」主持人直接的說[email protected]%!8#ypZmO%Sq_XJQ(j22ojZypDeZajrB

「好的。」有人點頭,有人則好奇的四處張望。

五人坐上位置後,前面都有一副類似全罩安全帽的頭套,雖然是比較輕薄的設計,戴上後眼睛能保證遮住。

主持人確定所有人都戴上後才說明:「遊zWE$t3Jophsn-hU#XQsl3l(l#MJob$e^[email protected]戲有三個環節,等等洗牌後各位抽的牌會顯示在眼前,不需要翻牌跟出聲,想要指定人時,主持人會讓指定者看到全場,還有其它問題嗎?」

「沒有。」所有人都說。

主持人站在旁邊說:「那就開始遊戲,第一輪,獎金一百萬元,洗牌。」

顳定均戴上這個頭套,聽到洗牌後,眼前原本可以看到的畫面,直接變成黑色的背景,只有一張撲克牌在眼前,只R&^rkL6vI6yHKA1#+JPZ4KP*D!Zk2S%[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是這張牌是一個菱形但是沒有數字。

看來自己只是個平民啊。

「所有人請閉眼。」主持人的聲音傳來。

眼前的牌也變成黑色,就算顳定均想看,也只看到一片黑暗,只有周圍人的衣料摩擦聲還有空調的聲音。

「殺手請選擇。」主持人說。

似乎有誰動了,但他也分不出來是哪邊,反正過了一會,主持人的聲音傳來「好的,殺手請閉眼。」

似乎殺手選了誰,顳定均有些忐忑,該不會選了自己吧?

yj)L)&e4-H5m5DRut^kKvMw#[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vJ4RnP想想又覺得應該不會,合約他是算準時間簽的,不可能有辦法跟別人結盟,所以不管如何,對方一定不會選擇自己。

應該……沒事吧?

「目標請睜眼。」主持人說完,顳定均眼前還是一片漆黑,看來自己是安全的。

這才對嘛!

跟自己簽約讓自己贏,這群白癡可千萬別搞錯贏家是誰!

他內心得意也帶到表情上,要不是現在直播他都想捧腹大笑。

「請問要反殺嗎?」主持人詢問平民傳來。

而被選到的平民林雁荷,她看著顳定均的方向挑眉,她是這次被K選到的,而且她拿到了J,可以選擇反殺K。

在場只有她能看到其他四個人,她對主持人亮出牌。

主持人看到後點頭對她說:「好的,請指出懷疑的殺手。」

她看著在場的其他四人,葉秀芬、顳定均、葉凡霜還有高海駿。

會殺她的不是葉秀芬就是高海駿吧?

她看著這兩人,但伸手卻指著葉凡霜。

主持人對她點頭,「好的,那麼宣布答案。」

叭!

螢幕出現一個大叉,表示林雁荷選錯人了。

「第一局結束,淘汰者,林雁荷。」

在場所有人明顯身體一僵,有些人卻是握拳抿嘴,有的人卻是得意微笑,各種細微的姿態都展現出來,在他們聽到第一2oP4ZR_VyBHC(vZYhgJTL5v8tbc)LDkqDfSBPHRny%OYA0bOOa個人被淘汰後,明顯有了心理的變化。

不要輕忽遊戲4*)H$yslX2^_qog4C2BFk0mW-!Hdv-wNg40Esthl)tj98eoGCR跟比賽帶來的影響,只要玩的人很認真,那這場遊戲不論多荒謬,也會變得極有競爭性,更何況對現場的人而言,獎金代表的是他們之後生活的改變,自然不能馬虎。

「請到觀眾席,並戴上口罩。」主持人的聲音說。

Q-)@3JeisZVCM7CrOIxAIE)Pyu2kpPl_$h1ZS56_Bfq7P^uH*#林雁荷到觀眾席找位置坐下,帶上特製的厚口罩,她看著其他人,還有牆上的螢幕,這已經是綜藝節目等級的直播了。

不但直接把他們剛剛拿到的牌都顯示出來,觀眾還可以清楚看到其他人的花色。

主持人宣布:「進入下一局,此局獎金累計兩百萬,請洗牌。」

四個帶著頭罩的人眼前又都是漆黑一片,然後翻牌。

林雁荷可以從電子牆上,看到每個人現在拿到的花色。

顳定均這次是平民,葉秀芬是J,林雁荷因為Hd+KcXGc*[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g%5TFB淘汰,所以她的頭像下面是個叉,但她卻一點都不驚慌,而葉凡霜這次是K,高海駿是也是平民。

殺手是葉凡霜。

「殺手請睜眼。」主持人近乎機械音的聲音說完。

葉凡霜看到眼前的黑色背景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五人剛剛入座的圓桌,只是她的旁邊雁荷的位置成了空位,她環%[email protected]+Gtue#w($WT*Z!nY)HN&h顧四周,發現雁荷帶著口罩坐在遠一點的地方。

「殺手請選擇。」主持人說話的聲音拉回她的注意。

葉凡霜指向葉秀芬。

「好的,殺手請閉眼。」主持人說。

葉凡霜看到眼前又變成一片黑色的背景,然後耳邊聽到主持人的詢問。

「請問要反殺嗎?」

聽到這,葉凡霜知道葉秀芬是J,她內心苦笑,沒想到這麼快啊!

果然,這次的J比較幸運反殺成功。

「好的,殺手遭到反殺,J扣一百萬,淘汰者為葉凡霜。」

聽到葉凡霜的名字,外面看台有一瞬間安靜了下來。

這份安靜源自於大家很驚訝,葉凡霜這個直系繼承人被淘汰了?

有人抱著手機驚訝,也有人表情變幻莫測,小房間內的參賽者們也是神色各異。

唯有葉凡霜一臉平靜。

才第一個遊戲而已,她接過工作人員遞來的口罩,戴上後坐到雁荷旁邊。

手機震動了一下,林雁荷用傳訊息的方式問她……

“妳跟顳定均簽約了?”

葉凡霜回傳一條訊息。

“想知道答案?”

“手機給我就跟妳說。”

林雁荷皺眉,把手機放到葉凡霜手上。

葉凡霜輸入了什麼,等林雁荷拿回來時,看到葉凡霜的回覆。

“簽了。”

所以顳定均跟葉凡霜簽約了?

這樣想來,顳定均肯定也跟其他兩人簽了,這樣每個人都會避開他,他的勝率就是百分百了。

林雁荷低著頭看手機,然後3iA#A)qE*xF-jgv+%AK(yAE-Wqsz&njFk=jz-EFFs2Q=5!6!(B伸手摀住口罩,似乎情緒很激動,看到林雁荷如此,葉凡霜猜想,她應該也簽了合約,該不會她知道自己被騙所以在難過吧?

畢竟這樣下去,誰都不會選到顳定均,他肯定穩贏的。

她伸手想安慰林雁荷細聲的說:「別難過……!」但把手搭在她身上時,卻感覺到不對勁。

等等!

現雁荷並沒有在哭……反而是在笑!

為什麼她在笑?

[email protected]@HaYC1_NVKLR#OaPU^Z&JC*KbYvh9Caso)k--時賽局的第三場結果出來了,顳定均抽到K是殺手,他殺了平民高海駿,但高海駿懷疑葉秀芬,平民指認錯人,主持人判定高海駿出局。

這樣就只剩顳家母子兩個人了!

賽局也進入到白熱化,所有人的頭罩都被脫了下來。

「最後剩下兩人,洗牌後請選擇左邊或右邊的牌,選中J的人將獲勝,獲得四百萬的獎金。」主持人說。

顳定均看到對手是自己的媽媽安心了一半,因為不管誰贏了,都能互相幫助,他們母子對視一笑,然後[email protected]^xjID61Y9Y77uGEF^o0W3K&Gvi$$43z7^ZXs5-GC)vMDT看著大螢幕上洗牌。

葉凡霜卻沒辦法專心,因為她想到簽約時的不對勁,有什麼東西被她忽略,一個她應該要注意的……

在思考時,她眼角餘光看著雁荷的笑容。

雁荷怎麼會笑?

她不是討厭顳定均跟葉秀芬嗎?

這疑問讓她終於抓到一些思路,顳定均不可能這麼聰明的準備合約,一定是有人給他建議!

葉凡霜原以為是葉秀n([email protected]^eOpHl(vWQhQ45M芬建議的,但葉秀芬是喜歡憑關係說話的人,照理說不會要求簽合約的,那只可能是外人了,而這組比賽只有五個人,有四個都有親戚關係,唯一一個跟大家無關的就只有林雁荷。

關係到自己喜歡的人,葉凡霜感覺有趣起來。

她確定是雁荷提了這個交易,但她為什麼要幫顳定均?

然後她換了一個角度想,林雁荷真的在幫顳定均嗎?

這時螢幕快速的出現洗牌的畫面,葉凡霜的思緒也隨著音效急促起來。

牌洗好了,由葉秀芬抽牌。

葉凡霜看著場內,如果葉秀芬抽到J,她跟顳定均的契約都沒有效了,但若是顳定均抽到呢?

等等!

她終於想到那份不對勁的地方,這個合約有個可怕的漏洞,就是顳定均!

葉凡霜腦海想到,若是顳定zk8*f^DcQh5KRQI6i7o8k^HVH-mF^j7pS)0N_Sej^nbo(RGpK+均跟其他四人都簽了約,一但他贏了比賽,那按照合約的內容,獎金的總額要對半分,但是……

葉秀芬此時也翻牌了,是方塊!

顳定均得到了最後的J!

螢幕上,顳定均成了最後的贏家。

林雁荷不但沒有生氣,反而那帶著邪氣的微笑更深了。

葉凡霜在腦海飛速的思考,顳定均跟其他人簽約了,所以其他人都會讓顳定均贏,到這邊沒問題……

但是,契約卻有個BUG!

就是一但顳定均贏到最後,那他就等於要履行四份契約。

所以他雖然贏了,但是按照契約,必須付獎金的一半給跟他簽約的四人,這個合約危險的地方就是,其他人贏沒關係,但是顳定均贏了,就必須跟履行合TdTuDwMvW2e9*S1)ard(0KT40ZT&f)Buf6PQNb&4uCmd%^@l^d約的承諾,每個人都發兩百萬獎金,那四個人就是八百萬!

這是一個陷阱,而且設下陷阱的人,還狡猾的讓顳定均自己去簽下這份合約。

葉凡霜用憐憫的眼光看著場內,顳定均還在歡呼不知道自己的債務已經雪上加霜。

「喔耶!我贏了!四百萬!我的、我的!」顳定均正在歡呼時。

林雁荷卻拍著手走上前,她看著顳定均露出笑容說:「恭喜啊!顳大少,不o6HCgk!BV-fKsRpMfXPQ+1zT_I-kZFnAMw#+=K4VD0zo3s3LUb過……記得要履行契約喔!」她拿出自己的合約對顳定均伸手,「我的兩百萬。」

這時葉凡霜也懂了,內心讚嘆她家的小狐狸,還配合的上前拿出自己的合約,「還有我的。」

看到兩人都拿出合約,高海駿也急著拿出合約,「還有我!你也跟我簽約了!兩百萬!」

三張契約擺到眼前,這時顳定均才慌亂起來……

「等等……這樣我贏的獎金根本不夠……」

「是你自己簽約的,一但你贏了,就對分tYDYPzHWPMf_dplnjSnhmTt$n&4-3m4I+tdjVGh&ytpPU5Rzj7獎金,現在獎金總額是四百萬,對半就是兩百萬,履行合約吧!」葉凡霜冷冷的說。

葉秀芬也終於反應過來的喊:「我們被耍了!」她當然不會跟兒子要L&EaicIvIN3*BQJD)i!V1)L6Z_g*MOokSw*X&(&EGyjnA6!Z0D錢,但繳了比賽的押金後,她也無力再替他出錢。

顳定均慌了,「等等,這、這個……」

他手上有四張契約,每張欠下兩百萬,那他不就要付八百萬,結果就算剛剛他贏了四百萬,Gr_A)!#W1Jj=PLl1L=tF!XeA(Dn+5eznP00uiIzkAcomlFUFEM還要再倒貼四百萬出來?!

「顳家的大公子不會賴帳吧?你可是親自來找我簽的合約喔!」高海駿瞪著他說。

「那個……這是比賽不能私下簽約吧!這算作弊對不對?」他幾乎是哭音的問著主持人。

主持人也愣在當場,只有鏡頭虎視眈眈的錄下一切,這時候葉展鵬帶著管家過v4x=M%v#ncxB&F(=5$Hq3r)HjUe7iEftUQS3h5nyY=n6q(wp+y來了,他踏進屋裡時挑眉,「發生了什麼事?」

「外公、外公,你救救我!」顳定均趴到葉展鵬的腳邊,像是幼獸尋求庇護一樣。

但一旁的秘書卻拎起顳定均,不讓他靠近葉展鵬。

「葉爺爺,這份合MfQg8GL([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約,應該沒有違反比賽規則吧?」林雁荷問葉展鵬:「比賽只強調不可以毀損籌碼跟作弊,沒說不能簽約。」

私底下的合約踩在灰色地帶,能不能成功讓顳定均履約,要葉展鵬定奪。

葉展鵬想了想,「確實,並沒有侵入系統或者洩漏比賽內容的事實,只是額外簽約,那應該是當事人負I%2szR$0*XM&^dA5OoclmG!HKjJ*yXDxwXy5kWdeT6F9GNH9Ue責,對吧?」

秘書對他點頭,「是的,老爺!」

4vO1*[email protected])rsyLybMJCgSEPZ^iZDOzLB3FtCfilq#Q)B+o定均絕望了,他跪倒到地上,此時螢幕上贏家的圖案非常諷刺,更可怕的是,整個遊輪的人都能看到他的糗態……

完蛋!

他腦子飛速的轉,不懂自己為什麼贏了比賽卻還是要付錢,直到他看到一雙腳站在他面前。

不同於葉凡霜的套裝,林雁荷居高臨下的看著他,「顳公子,不是只有你會算計人。」不要把別人當白痴,此時雁荷美麗的臉,看起來陰險卻又美麗,那種做完壞事的調皮,讓她更添幾分yT^XUEhUygo5O&i(!M(yQd6clttv+=H=&y^POwph1pn4geR)Z9艷色。

顳定均看著她,他之前想到簽約的點子,其實是從林雁荷那邊偷來的。

那時比賽的資訊剛跑完,他經過林雁荷時,偷聽到林雁荷對朋友說了簽約的辦法。

他靈光一閃,覺得這個辦法可行,就先跟林雁荷簽約,簽完後他又想到,如果跟一個人T+^[email protected])ml&er8HtavjAi2awY$q^A$*9F3)!D8bAA簽約可以增加勝率,那他跟每個人簽約不就可以百分百獲勝了?

因此用自己房間有印表機,方便印出合約為由拖著林雁荷,自己先去ky*CQRDGXYJ!d$T8bPYnV5w+4w(jH!RO4a+Pa)[email protected]跟其他人簽合約,現在想來,恐怕那時候林雁荷就已經準備好要算計他了?

他還沾沾自喜的覺得自己會贏,結果他才是最大的白癡!

「是妳!外公,是那個林雁荷算計我!那個交易的合約是她先提的!喔!我知道了……妳這個賤女人想害我……啊!」他越說越氣,想走上前打算搧林雁荷幾巴掌,EbS+l+R+B2l+Rv1K2sXg2t!Z^r$Px*f^ICdYrnwSXhT*WBLe^U但剛舉起手,他就感到一陣劇痛跟天旋地轉。

葉凡霜把顳定均摔在地上,她不准任何人傷到雁荷,「使用暴力就會取消資格。」

林雁荷等到顳定均被摔到不能動彈時,她一-W7AD2tm1$UTZl1K8U7GFAh-SLdrf4ZWYk!c_Y4Z98tA)54Dda臉得意的走到他面前蹲下,「怎麼樣,被噁心的同性戀當成白癡耍,爽嗎?」她看著顳定均說出他在走廊說的話。

「以後走廊講話要小聲點,妳媽大概沒有教你吧?」她看著葉秀芬,忙著撈錢的姑姑哪有空教小孩?

她的房間在葉凡霜的隔壁,簽約後自然也聽到顳定均的罵聲,她跟葉凡霜是一回事,但是污辱葉凡霜是另一回事。

「賤人!」顳定均咬牙切齒的說。

林雁荷細聲說:「你跟你媽算計姐姐的公司,還欺負琳臻,活、該。」

她討厭性騷擾的男人,顳定均這種玩弄女生,騷擾琳臻的渣男更該死!

顳定均被葉凡霜摔在地上,聽到林雁荷的話他終於清楚一件事。

在這個遊輪上,他才是最愚蠢的那個。

而他丟臉的事績,也被各大螢幕直播到整個葉氏都知道。

收拾完顳定均,林雁荷心情頗好的準備離開,而葉凡霜要叫住她之前,葉展鵬卻先開口。

「雁荷,我有話要跟妳說。」,葉展鵬對她招手。

被葉展鵬點名,林雁荷有些緊張,「葉爺爺?」

但葉凡霜卻搶站在林雁荷面前,「有什麼事情跟我說就好,爺爺,請不要為難雁荷。」

葉展鵬看著她,卻對她身後的林雁荷說:「有些事情應該是她自己決定的!」

林雁荷走上前,「好的,葉爺爺。」

但葉凡霜卻拉住她搖頭,「不要去。」她美麗的臉上居然有慌亂的表情,甚至有些虛弱請求的看著雁荷。


(圖/pexels)

 
  

她隱約知道爺爺會跟雁荷說什麼,萬一沒講好她怕自己會失去雁荷的!

林雁荷看著她,「妳不可能決定所有事情。」她掙開葉凡霜的手走向葉展鵬。

葉凡霜咬著嘴唇看著雁荷跟葉爺爺走去旁邊。

兩人對話時,雁荷先是疑惑然後看向她,之後又是驚訝、皺眉的表情。

葉凡霜在等待的時候,感受到煎熬的痛苦,她不知道雁荷知道那些事情後,會對她有什麼感想,她甚至是「逃」回+oIIHL2X70%3*+SmNM3u4kXBsgtqfApQxnU$X*iX#(DNV1av1c房間。

而一旁,因為比賽結束的關係,大家可以自由行動,顳定均被拖下去休息,他負債的事情已經傳遍整個遊輪QB-_4tgI-Ut68JKQOZEeb+pmKVdWt!A73FrTpz*H&)6eneQ$oB,顳靖喬走到旁邊扶起她哥。

分別前,她轉頭看了葉凡霜一眼,表情是若有所思。

作者:馥閒庭

看百合小說《控制關係》全系列

看馥閒庭作品

LalaTai英文版網站上線啦!快來看看我們的英文版網站吧!LalaTai English website is now ready for you.Check out our English website!

延伸閱讀

妳也會喜歡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