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回到公司後,即使抄襲事件已經發了聲明,但在葉秀芬的推波下,內部還是要追究林雁荷的問題。

葉凡霜也不得不將雁荷叫到會議室,她終究要給爺爺一個交代。

林雁荷被留在會議室,葉凡霜抱著手看她,「這次的事情妳不[email protected]%L)UlKnprMk-vl!fp(%y)YlYl+rCK7XL(5EG6n_解釋一下?」比起抄襲,她更在乎雁荷的身體,但林雁荷還是一臉抗拒的模樣。

林雁荷休息了幾天j_dg56R=QIxnJp3Sgv+OvuQXarpKd)_9AODpH3c0gr$$^JGa(@,但臉色還是有些蒼白,她看著葉凡霜跟旁邊的許秘書說:「葉經理可以檢查我的郵件,還有我的工作,我沒有把設計給別人。」不過別人偷拿的話,我就不知道了。

她想到劉雅羽,她消失許久了。

聽到雁荷的回答,葉凡霜看她一副公事公辦的模樣,葉凡霜內心無奈,但外表依舊冷面的說:「其他人先出去。」

許秘書跟幾個主管看了兩人一眼後就馬上退出去,留下兩人在會議室。

會議室的門一關上,葉凡霜才走近林雁荷。

林雁荷看她近一步自己就退一步,但很快已經沒有退路,她只好面對這個女人。

「葉凡霜,妳到底想怎麼樣!」

林雁荷瞪著葉凡霜,留職停薪的期間她想了很多。

葉凡霜明知道她不懷好意,卻還是把她放進公司是什麼意思?

怎麼可能真的喜歡自己,姐姐當年都能把我丟到國外了,難道會是有其它的目的?

這次她回來,還牽扯到葉爸爸的遺產,有沒有可能是要利用她?

對!

一定是這樣!

林雁荷在留職停薪時分析了一堆,最後覺得,既然大家都是大人,那姐姐也肯定有什麼想做吧?

反正葉凡霜自有打算,自己乖乖當配角,等時間一過,說不定就能離開了吧?

她已經死心了,在過去的那幾年,她從哭求到自己爬起C4V5sM_k26FwAE04()DXnit%_%0*PQy4Ha5luolL*AP+hZp$3r來,然後自己走了一段路,她不想再回到需要依賴人的日子。

葉凡霜卻不再隱藏的說:「我想要妳留在我身邊。」現在她有能力,終於能毫無顧忌的追求雁荷了。

「不可能。」林雁荷幾乎是立刻的說,她看到葉凡霜nZTA5!kB^J(Vu1Xt*[email protected]*&h認真的表情,卻像是燙到一樣把視線轉到旁邊,「妳自己說過我們是姐妹,妳忘了嗎?」

她們只是姐妹而已,她不想再當葉凡霜的玩具,一個隨時會被丟掉的玩具,她沒有這麼卑微!

葉凡霜聽到姐妹二字,露出些微的憂傷,那是她當時不得不講的,看來這真的傷到雁荷了。

她走到林雁荷身邊想要拉她,「……對不起。」

這份道歉讓雁荷心軟了,可是葉凡霜的下一句又讓她所有的感動都凝結。

「我不能讓妳毀掉葉氏。」葉凡霜說。

果然,在她心裡,我還是排在葉氏後面吧?

只是一瞬間,林雁荷馬上武裝起自己,一臉抗拒的問:「就算我真的想毀掉葉氏,那又怎麼樣?」

葉凡霜嘆息:「這是爸爸的公司,拿來報復我,妳真的願意嗎?」

林雁荷咬唇,她不願意,所以弄出的事件才這樣小打小鬧,許誌峰的事是意外,她也無法控制。

想到葉爸爸,那個人一直對她很好,也是她唯一覺得歉疚的人。

葉凡霜看著她的模樣,知道她有顧忌了,內心卻有點淒涼,如果雁iw*Km$g6%zjn([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5GWetHfG+MV荷知道自己爸爸跟她生父的事情……恐怕她再也不想看到自己了吧?

但至少現在穩住雁荷了,葉凡霜開口:「不然這樣,我們賭一局吧?」

「賭什麼?」林雁荷警覺的問。

「賭……我能不能拿到葉氏的總裁之位。」葉凡霜說。

林雁荷狐疑的問:「那我有什麼好處?」葉凡霜這個人對她就是霸道,害她即使想逃離也要多費許多力氣。

葉凡霜走到林雁荷面前,她伸手抬起那張小臉,說出自己的保證:「我輸了,就再也不煩妳,從妳的世界消失。」

但其實說到消失兩個字,葉凡霜內心還是緊縮了一下,那是她最不願意的結果。

林雁荷眼神閃過一點情緒,她抬頭看著葉凡霜,「那妳贏了呢?」

「贏了,妳留在我身邊……」葉凡霜俯身在她的耳邊說:「當我的戀人。」


(圖/pexels)

戀人?

林雁荷聽到這句話,當YH!q_c6CA)L4lFIYuTH$obwnKTfweUCrBkGE4z7VvSRsVqK(F)下內心是憤怒的,她用著無奈又好笑的語氣說:「當年是妳不要我的,妳怎麼可以提出這種要求?」

葉凡霜卻只是執著的看著她,「那妳賭嗎?」當年她有不得不的原因,可是現在不一樣了。

爸爸去了另一個世界,現在,不會有人來跟她搶雁荷了。

林雁荷瞪著她,「萬一妳N0Sl=hofqzax83%=8LXdc)#6XZPOyPh*H&fb#-FE9(sNxns+T$直接讓董事長任命妳呢?」葉凡霜是董事長的嫡孫女,也是唯一的繼承人,這種賭局她不可能贏吧?

「沒有這樣的規矩,葉氏一直都是適者生存。」葉凡霜說的很肯定,因為她就是這樣走過來的。

林雁荷瞪著葉凡霜思考,或許葉氏是適者生存沒錯,可是這個賭局終究葉凡霜贏面更大吧?

但自己有別的選擇嗎?

以葉凡霜的手段,她若想要逃跑,只會被抓回去,不如就拚一局,若她贏了可以逼葉凡霜遵守諾言?

可是她比自己更熟悉公司,那升遷成總裁……

「妳不能保證公平。」林雁荷看著她說。

葉凡霜內心好笑,這隻小狐狸總是很精明的,她湊近雁荷,幾乎要貼在一起時,她覺得雁荷僵住的[email protected](nn9=)Q!MU*OnDFA9G0fN2sYvzq_EIV)GZT!kGI模樣還是很可愛,讓她……

「那妳就公平嗎?」

葉凡霜停在她面9QxENsLK##[email protected]!7g0cdiKDPmYi#@h+Vm6!udCS$yeZU3Sg前,聞著雁荷身上的香味低語:「把我推的這麼遠就算了,我爸經營的公司呢?就要被妳鬧脾氣毀掉嗎?會不會太任性了?」

「妳也任性啊!強行把我綁在公司。」林雁荷不高興的跟她對視。

「那不就公平了,我們一人一次。」葉凡霜低聲說,看著雁荷的小臉,如果[email protected]#kpAY&a7wF-bPAGDGCV5Brc1++2+aDCSJkf_不是還有點理智,她想直接把雁荷關進自己心房,再也不讓她逃跑。

要怎樣做才能讓這隻小狐狸心甘情願留在自己身邊呢?

「這是歪理……」林雁荷抵抗著葉凡霜,或者說抵抗著自己的內心。

她明明是恨葉凡霜的吧?

才不是……恨她沒有早點出現……

林雁荷不知道自己的表情有些嗔怨,只覺得心裡酸楚,在國外的經歷太可怕,讓她累了、怕了。

可能會再失去一次所有,這樣她還要再挑戰嗎?

「就當妳還葉家的,雁荷,妳不是回來了結的嗎?」葉凡霜在她耳邊低語:「那就賭上所有的覺悟一次了結吧?」

為了讓雁荷回來,她已=xCPYI*EtLELTiCe5MX$9JD)S#w^+-3ozNQ63FlDpRAaRnupXQ經跟爺爺講好,葉氏的損失都由她這邊補足,但她就是想要拚一個機會,一個挽回雁荷的機會。

林雁荷聽到耳邊的話,葉凡霜的聲音對她而言,就像魔鬼的誘惑,讓她眼神閃爍掙扎。

「放心,這一次,我不會再放手了。」葉凡霜承諾。

雁荷離開的五年,她難受到像被人砍了手腳,她睡覺都不敢回頭,怕看到雁荷不在背後,自己會崩潰。

現在好不容易她就在眼前,自己是不會放手的。

林雁荷看著葉凡霜,我能再相信她嗎?

終究……對這個人,還是有一份情吧?

林雁荷內心苦笑,對葉凡霜她總是放不下,否則也不會還在公司吧?

總是被這女人控制著,一直不自覺的靠近她,像是逃不掉一樣。

那就應戰吧!

內心的心魔蠱惑的開口。

林雁荷轉開眼神飄到旁邊,「……那抄襲的事件呢?」她可是惹出了大麻煩,這個女人真的有辦法處理?

聽到雁荷這樣問就等於她答應了,葉凡霜內心終於鬆了一點。

「我來解決。」葉凡霜肯定的說,這是公司的總裁該處理的。

更是她表現給雁荷看的機會。

抄襲事件在葉氏的公司高高舉起,卻被輕輕放下。

葉凡霜開了記者會,不但正式的將雁荷這個設計師介紹出來t^h6vteMlx_G$ew^jBv&)tu5pk+)!XS8N8Lg__OGjg(iG+$Jhx,還請了律師來現場講明他們掌握設計的原創性,這些設計的構思是林雁荷從高中作業就有的。

每個產品上都有個小小的圖案,由林雁荷的名字,跟荷花的元素集合起來,代表林雁荷的簽名。

葉凡霜還拿出她的高中作業證明,這就是林雁荷原創的產品圖案,相對[email protected]@oIu7aDjp!TeXjhnR)nAeZ7OcOhoChU^U7於對方公司除了早一天發行,並沒有辦法提出其它證明,誰抄襲誰高下立見。

葉凡霜再次動用手上的2BqDJZH62OM62JDCPyqjVXN)zjb5VZ3=+-2&$AeETD=LGsQGC8資源,將風向轉為設計師職場的環境討論,讓這次的抄襲事件完美落幕,而公司內部對林雁荷沒有任何懲處,甚至沒有追查對方是透過什麼管道抄襲,還有是不是網路問題。

其他人才終於意識到,林雁荷不但有後台,而且是非常硬的後台。

葉凡霜,是鐵了心要保護她的。

窄小的辦公室內,劉雅羽站在葉秀芬身邊,兩人一起看著新聞上葉氏說明會的影片。

劉雅羽一臉得意,「看吧!我就說了,葉凡霜是為了林雁荷。」

「那林雁荷是什麼來頭嗎?為什麼就是弄不掉她?」葉秀芬煩躁的問。

她原本的!#38_#t9nAoE=eh^rxaLW-(8Ai4EAm9^=B)!XXpr%&&2df41I9計畫很簡單,透過劉雅羽以『追求者』的身分,跟在林雁荷身邊並勸她同意遺產的繼承,之後再破壞掉她的繼承條件,把林雁荷趕出公司,一旦她不符合繼承遺產的條件……

自己就有機會重新爭取哥哥的遺產!

把林雁荷送進葉氏很簡單,但她卻因為葉凡霜的關係弄不走林雁荷。

如果能繼承哥哥的遺產,到時候她只要再踢掉葉凡霜,就能當上葉氏的總裁,整個葉氏就她這個總裁的,到時候不但兒子的債務可以還清,自己一B8&6dJwAWID(WDtkvyKlcUpNpJryw30&_1l(Q!rW)H&yi4Io^x定能帶領葉氏更上一層樓!

葉秀芬還在思考過去哪些環節出了問題。

「林雁荷的目的就是毀掉整個葉氏。」

劉雅羽說出當初林雁荷講完綁架事件後,她承認想搶走姐姐事業的事情。

葉秀芬越聽眉頭越皺,「不行,我必須阻止。」她還想要靠葉氏還清兒子的賭債呢!

怎麼能讓林雁荷把葉氏搞砸?

葉秀芬馬上起身要出辦公室找葉凡霜,就算葉凡霜鐵了心要保林雁荷,但爸爸應該不會讓凡霜胡來吧?

「記得用妳的王牌。」劉雅羽冷笑的提醒。

當然!

葉秀芬盤算著,但她手放在門把時卻突然停住。

「不對啊!我聽說那個林雁荷沒有被收養,她不算葉家的女兒,況且現在都自由ZG&i-F)EIqZy!mjS6o9WPXSblZxD8HeW7epNc*%Nsl)7YA3Cb!戀愛,連同婚都過了……」那還有什麼把柄可言?

她只會被當作歧視同性戀的老人吧?

劉雅羽挑眉,「那妳就要讓林雁荷毀掉葉氏?」

「當然不。」葉秀芬馬上否認。

劉雅羽冷笑的說:「同婚過了又怎樣,那只是法律,而歧視是在人心裡的,只要妳能挑起來……就算接受葉凡霜的性向,可是她npo&JiH_4U)mkCydmG!Pbj9%UvK4UK%FQ$D81O9#VY$msv$VNB徇私情包庇林雁荷,這點誰都沒辦法接受吧?」

葉秀芬看著劉雅羽後,兩人眼神會意間懂了。

同性戀這個罪名,只是欲加之罪,真正挑起憤怒的是包庇下屬,權貴跟平民仇富心態的延伸才是真正的利器。

葉秀芬想了下打開門,她讓祕書叫車,「我要去葉氏一趟。」

劉雅羽冷笑著目送她離開,她知道自己目的達到了。

葉凡霜,妳當初叫我滾,現在看是誰要滾!

葉氏。

葉秀芬來到葉氏就直闖經理室,「凡霜,妳怎麼又出事了!」她一句話就把事情的責任怪到葉凡霜身上。

葉凡霜眉頭一挑看向門口,許秘書一臉尷尬的想攔「那個……分公司的葉經理說要見您。」

「我知道了,妳先出去吧。」葉凡霜讓許秘書先回去,然後看著特意過來的姑姑

「姑姑,怎麼過來了?」她的平靜卻刺激到葉秀芬。

「凡霜,抄襲的事情都過多久了,妳怎麼可以這樣悠閒,那個惹禍精呢!趕快開除她啊!」葉秀芬氣急敗壞的說。

「姑姑,你先冷靜點。」葉凡霜卻一點都沒有擔心的表情。

「不行!我讓許秘書去報警抓林雁荷,就算不是她抄別人,但也是她洩漏的!」葉秀芬果斷地說。

聽到要抓雁荷,葉凡霜卻眼神凌厲的看她一眼,「所以姑姑有證據,證明是雁荷把設計給外人的?」

葉秀芬被那一眼看得有些發毛,她強裝鎮定,「我哪知道!」。

「那等找到證據再說吧!」葉凡霜又埋首處理文件,對抄襲事件的處置,她也任由法律顧問去處理。

但她沉的住氣,葉秀芬卻沒辦法,加上劉雅羽說的,林雁荷是來毀滅公司的,她就更加煩躁。

葉秀芬強迫自己用勸告的語氣說:「凡霜,妳總不能不處理她吧,公司裡大家都看著呢!」

葉凡霜抬起頭問:「姑姑很急嗎?而且大家是哪些人?是公司工作分配太少了,還是誰這麼有心?」

葉秀芬皺起眉說:「妳怎麼變得心慈手軟,那個賤人把設計稿給了其他公司,妳怎麼還不將她趕出去?」

聽到賤人兩個字^Pb&EPSsC=#nhY8rFRROZ(6hIwqkWgOv2Xjp61%iX8MSvLZm!P,葉凡霜眼神更冷了,她看著自己這個姑姑,「姑姑,話別說得太早,妳沒有證據證明是雁荷洩漏的,萬一是別人害她的,妳誣告她之後會跟她道歉嗎?」她討厭別人傷害雁荷,貶低也不行。

「我幹嘛要跟她道歉!況且整個公司……」葉秀芬還想再說,卻被葉凡霜打斷了。

葉凡霜聲音轉為低沉,「姑姑,沒有證據就請回吧!不然您這樣貿然翹班跑來,卻不是談公事……」

「凡霜,你怕了嗎?」葉秀芬雙手抱著胸4=_uR10H(7WtYvDI([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Gh^mb(看著她逼問:「妳在怕什麼?林雁荷就這麼重要,值得妳這樣看得跟命一樣?」

葉凡霜的瞳孔縮了下,她看著葉秀芬緩緩開口:「姑姑,現在若是懲處她又沒有證據,等於葉氏誣告、逼迫員工,姑姑是想害我hIn%3YX+I&yssBZcRnONd6TMFmF1mJp&bZqzGwwgpX7L!dx6M5出包,好把我趕出葉氏當總裁,用公司的錢替表弟還錢嗎?」

自己的想法被葉凡霜說明白,葉秀芬有一瞬間的緊張,但很快被她壓下去。

兒子就是她的命,她為了兒子拼命有什麼錯?

想到這葉秀芬才冷靜,她分析起來,要讓葉凡霜開除林雁荷不可行,她必須另想辦法。

葉秀芬深吸一口氣,她咬著牙擠出客套的笑容,「可……說不定以後她還會洩漏什麼商業機密!」

她腦子飛轉,剛剛葉[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o58Lxt凡霜只把話題往葉氏的名聲帶,卻沒有否認包庇林雁荷的心思,看來真的如劉雅羽所說,這對姐妹感情不一般。

「還沒發生的事情我無法處理。」葉凡霜冷冷的頂回去。

葉秀芬意有所指,「凡霜……為什麼我覺得妳在護著她?妳是不是對自己的妹妹『太照顧』了?」

葉秀芬噁心的猜想,說SD3^oJq2Pi=zXuV(lgqL#vmj0o+XbeBm)Qh+OFiQ-z$ZqN(Ba6不定都照顧到床上去了,難怪小時候這兩姐妹去哪裡都在一起,哥哥怎麼能養出這樣的亂倫女兒?

活該他……

葉秀芬打住自己的思想,她看著葉凡霜,想著怎樣才能讓凡霜聽她的。

葉凡霜看著自己的姑姑冷聲,「既然姑姑堅持,那就報警吧!只是沒有證據,我不會配合任何事情,也不會uHt_!j7EPWnT#-Ci-3qDZjOj8!xHvB!7Ys3Te^q6K%OzVfEuYj開除雁荷。」

聽到她不會開除林雁荷,葉秀芬手握緊了些,葉秀芬語重心長的說:「凡霜,之前妳爸也抓過商業間諜,妳忘了嗎?」她決定換個方向說ys%-1E(3gKnCQ0tEKmHL^HCV=%!wjrJT-J5deaCCXMRE^8rmLH服。

之前她親戚的小l6yhDB%9^M#oJK$u_*5ih^dtZtmeR&k9##8XNl$rNOGua9i9AV孩也不過就是傳幾封E-mail,葉凡霜跟葉偉成就死揪著不放,怎麼這次抄襲都影響到公司收益了,葉凡霜還是不聲不響?

這不是包庇的話,那什麼是?

「那是證據確鑿的情況。」葉凡霜也知道自+BIiaO*peWYuk^ojlex4CWkIGCuXTEA+ULV&cag+B_2kD0*%sG己姑姑說的事,那個白癡蠢到在公司監視器下,用公用的信箱寄信給對手公司,這種智商她都替那人難過。

連請人查IP都不用就證據齊全,她也很無奈。

葉秀芬無言了,因為事實無法反駁。

葉凡霜看著姑姑啞然的模樣笑說:「總之,您的意見我收到了,若是姑姑沒有其它事情,我還要LeVz9F4eNquZa)Ov%N)Orovq7^dJ5b)Rcc$2TJjUfqXTV96fnb開會,就先失陪了。」

她開會的時間到了,起身離開經理室前,「姑姑這麼喜歡來這裡,那就多休息一會再走吧!」

葉秀芬不甘心的看著她的背影喊了聲:「凡霜!」

姪女好心的挽留,聽在葉秀芬耳中,卻像是諷刺她想要經理的位置卻得不到!

葉凡霜關門走人後,整個經理室陷入安靜,像是爆炸前蓄積能量般凝滯。

「好,是妳逼我的!」

葉秀芬站在原地冷笑,當葉凡霜離開後,她轉身走回辦公桌的電話分機前。

她直接用葉凡霜的分機打給另一台分機。

對方接起分機後,葉秀芬直接而冷酷的說:「去散播葉凡霜是個女同性戀的消息。」

「呃……葉總,那對象是……?」對方有些遲疑。

「當然是她的寶貝妹妹,林雁荷那個小賤人,我要她們身敗名裂!」葉秀芬對著電話說。

「是。」

葉秀芬Ks&w^%*qOOYf_TVn&NtveCM#[email protected]!E2ectZMkcaZD掛了電話,看著這個熟悉的辦公桌,才不到一周,這個位置就已經易主,但是沒關係,她會把這個位置搶回來。

無風不起浪,她相信葉凡霜的弱點就是林雁荷。

同性戀的八卦會捲起千堆浪潮,把這個公司狠狠的動搖起來,到時候……

她看誰能笑到最後!

作者:馥閒庭

看百合小說《控制關係》全系列

看馥閒庭作品

U是一個快遞機器人,她時常利用空檔之餘去整脊推拿,因為她始終認為自己是瑕疵品,她想要跟其他機器人一樣完美正常,有天U遇到了怪奇清麗的剪接師林銘,U開始改變自己的想法。

林銘因為一支商品廣告陷入難關,一直宅在家剪片叫外送解決三餐,U好奇林銘,接了她所有的外送單,數據分析她的需求。人群恐懼症的林銘因為常常和U見面開始對她有了好感,她們開始第一次約會,U的貼心讓林銘感動卸下心防,但U害怕林銘的挑逗碰觸跟率直的個性,因為怕被發現自己不是人類,更害怕如果有了愛情會違反機器人法則,她們的關係將會如何呢?

★《花吃了那女孩》、《揭大歡喜》陳宏一導演最新作品
★脫俗女神姊妹花王渝萱、王渝屏首度共同主演
★女孩與機器人的賽博格之戀,原來「愛」就是天意

註冊馬上看《看不見攻擊的程式》!

LalaTai英文版網站上線啦!快來看看我們的英文版網站吧!LalaTai English website is now ready for you.Check out our English website!

一起發大財!同婚合法帶來29億粉紅經濟!歡迎聯繫拉拉台,幫你精準投放廣告至LGBT社群!

業務Hans信箱:[email protected]臉書私訊

延伸閱讀

妳也會喜歡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