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手機的鬧鈴聲響起,將人從纏滿回憶的夢中吵醒。

床頭的時鐘顯示,現在凌晨一點多。

葉凡霜從夢境中醒來,現在她是葉氏的經理,她還有許多事HBlHh_)oONFx=oVmR56EUhKRmP!FS1tcSjMS^tYNrXKBbkKoL%情要去處理,但夢境就是不講道理的提醒她,當初送走雁荷氏自己的決定。

手機瘋狂的響,2h*vfu$fW0lkSIUFaAYCdsxs7pIfJnO=QiNdE76kar6NmTcCp3她挑眉看著手機,哪個人這麼大膽,敢這樣刷她的LINE,結果她打開,林雁荷跟她的對話框傳了一張香豔的照片,畫面是她拉開的領口,白嫩飽滿的胸上,佈滿了紅痕。

妳對我做了什麼!

林雁o*CvwYC8n$s*o4SBur4EEhCNuzL)V4D%[email protected](9Qg荷崩潰的發訊息,因為她原本掛了劉雅羽的電話後又睡著了,等到凌晨睡醒後好多了,覺得胸口癢就抓了一下,然後覺得不對!

她到浴室看鏡子,馬上氣得大叫,她胸口滿是某個人種下的吻痕,害她瞪著鏡子拍照給那個女人質問。

葉凡霜倒是心情很好的看著照片,然後優雅地回了訊息。

我把妳送回來,替妳換衣服又煮了巧克力給妳喝,拿一點辛苦費不過分吧?

林雁荷瞪著手機,抖著手傳訊息。

妳……這算性侵!

葉凡霜看到訊息後挑眉,這小貓還炸毛了?

她撥電話過去,等待通話時她心情頗好的看那張照片,自己做過的事情當然記得,想到那柔軟的身子在手中,還有那吮嚐起yZuRmqTs&SwzT%)^=xz^fO3kv7=z_pWHI&H5gBo!82=%c-ybXJ來的滋味。

她已經餓很久了,一點開胃小菜而已,對她而言根本不夠。

「喂!」林雁荷不客氣的聲音接起電話。

「妳有意見?」葉凡霜問。

「當然!妳這個變態!對我的身體做了什麼?」林雁荷的聲音怒氣中又有些軟。

「妳不知道嗎?」葉凡霜說:「就是……」

「不!妳不要說……」林雁荷氣到極點,反而不知道先說哪句話。

葉凡霜心情很好的說:「反正照片我就收下了,感謝妳傳這麼棒的畫面給我。」她把圖片另存[email protected]%Bsh5N0vlGupeB=!JC!PPFOI([email protected]新檔,妹妹給她的禮物她要好好保存。

「不!等等……我不是那個意思!」林雁荷氣炸了,「妳怎麼可以對我……」

「那好,妳下樓,我讓妳弄回來。」葉凡霜優雅的說。

「妳!色胚!」林雁荷指控。

「只有我色嗎?我記得妳並不討厭……」葉凡霜看著自己的手指,看來該剪指甲了。

「我……」林雁荷這才發現自己上當了,光看訊息,好像反而是自己勾引葉凡霜,居然還傳自己的露胸照過去。

我是白癡嗎?

她想收回照片,不過那女人肯定已經存檔準備當作自己的把柄。

葉凡霜在電話另一頭說:「或者我上去找妳也可以。」

「不用!」林雁荷掛了電話。

這個女色狼,還以為五年後這女人也該轉性了,結果根本就沒變嘛!

她瞪著鏡子裡面的自己,她把手按在鏡子上擋住自己的臉:「不准這樣!」

鏡子裡被手掌遮住的林雁荷,讓人看不出是什麼表情。

另一邊,葉凡霜逗完林雁荷,卻又有些失落,因為下周一她又要進到公司。

到時候討論起抄襲的事件,她大概又要跟雁荷吵架了吧?

她嘆息,誰叫這是她欠林雁荷的,說到「欠」她想起一個人,就是母親高夏嵐。

如果說,對雁荷的喜歡是『情不知所起而一往情深』的話,那恨呢?

葉凡霜想,「恨」或許也是一樣的吧?

不知所起,卻如深淵存在。

她想到了自己母親對雁荷的恨,想起雁荷被綁架的那天。

像是心臟被人掐住,她的緊張、不安還有驚慌,從她走出補習班就越來越深的恐懼。

因為雁荷不見了!

以往她一出去就會看到司機的車,車裡雁荷看著她時,眼神會像是裝滿星星一樣,晶亮討好的親近她,她也理所當然的1fy_R_8E#-UH9)uf0JdvLVWp%Hg+zlZnn*eUu4WFNQekZe!+eJ上車,但車內空蕩蕩的。

「雁荷呢?」她的心臟緊縮起來,跟以往不同的景象讓她感到空虛。

那個應該在車內的人呢?

「不知道耶,太太讓我去買咖啡,說林小姐會自己知道回去。」司機也疑惑的說。

前座飄盪著咖啡味,葉凡霜卻只覺得不對勁,她勉強自己冷靜的點頭,讓司機把車開回葉宅。

或許雁荷先回去了?搭公車?

可是她為什麼沒有傳訊息給自己?

葉凡霜腦子凌亂,看(&_6VH7j%&(PA3vR*LDR49meeRXa_Gis(1-Bg-dDW-Dbs19g6_著手機靜默著沒有回應,不祥的預感讓她內心緊縮,她不知道是什麼厄運在靠近,但她感覺被人掐住了心臟,害怕不幸會發生在雁荷身上。

從沒有感到這麼無力過,她勸自己冷靜,但拿手機的手卻非常抖。

這一路也沒發生車禍,雁荷應該會平安回到葉家吧?

但車子開回葉宅後,她卻如墜冰窖,她看著警衛室,「雁荷回來了嗎?」

警衛搖頭,「今天只有小姐的車進來。」

葉凡霜手緊緊握著手機,「報警,雁荷不見了!」雁荷就算臨時要去買東西,也會傳TI-ifMJJDJlFWdvOHRHJe!L%@syrP#R7-*dsHn$UT_B%UiFP7d訊息給她,不可能什麼都沒說。

自己只不過晚了幾分鐘從補習班出來,雁荷就被綁架了!

意識到這件事,她第一次嘗到一種空洞的痛,找不到妹妹的身影讓她感到害怕,甚至心口抽緊害怕。

她想到新聞說的撕票,原來那兩個字是這樣痛,對那些旁觀者而言是撕票,但實際上是一條命啊!

她恍著神回家,坐在沙發上還是感到全身發冷,不懂為什麼會發生這樣的事情。

她第一時間打電話給爸爸,想到爸爸在電話中的疾言厲色,她卻沒有害怕,因為她跟爸爸有著同樣的擔心。

「凡霜,我們不能讓學長的孩子出事!」爸爸在電話裡說。

葉偉成的聲音讓葉凡霜稍微安心一點,爸爸這麼厲害,一定會讓雁荷平安的對吧?

但高夏嵐卻是一臉清爽的走下樓,「凡霜,妳該去練琴了,練習不夠的話,下周檢定……」

「媽!」葉凡霜打斷她,看著自己母親事不關己的模樣。

一想到雁荷遭遇意外,她就覺得好可怕,哪有什麼心情練琴。

葉凡霜強調:SN(8bggjjK3Z-kq_y+QbZV$7#DJmnjtj1I5&aF4nU)Tsc(!Pq#「雁荷出事了,我怎麼練得下去,她會不會受到傷害,我……」她還在擔心,卻被高夏嵐的厲聲打斷。

「那個小賤種死了又怎麼樣!」葉夫人突然語氣陰沉的說:「凡霜妳的進度已經落後了!」

高夏嵐內心只覺得痛快,最好那個小賤種失蹤了,才不會整天聽到自己老公假借關心去親近吳秋蓉。

現在弄走那個小賤種,之後就是吳秋蓉!


(圖/pexels)

R^(_i%+)+&336L2Vlp#+3aX#[email protected](8fy5NjZ「不要……我擔心雁荷。」葉凡霜不想配合母親,她都快擔心死雁荷的安危了,哪有心情練琴,她想到那些命案跟新聞,若是雁荷受傷了、死了……

她感到心口傳來劇痛,她握緊手機擔憂的幾乎想現在衝出去找。

發現自己女兒的關心小三的女兒,高夏[email protected]%zJASHRHsRr*E)EVxEoF^pLAIPFFFKpcX$EJK8ARI嵐氣到走上前拉葉凡霜的手,「葉、凡、霜,妳擔心她?我的女兒擔心小三的女兒!我白疼妳了!」

母女拉扯的到了琴房,高夏嵐將她的手按到鋼琴上,「練!妳給我練!」

噹!

葉凡霜的手被暴力的按到琴鍵上,鋼琴發出刺耳的音調。

咚!

葉凡霜掙扎著哀求:「我不[email protected]++KMAzwc-a3要!我……擔心雁荷……媽!」她起身從書包拿出手機,但卻被葉夫人將書包整個拉走丟在地上。

高夏嵐巨大的憤怒讓葉凡霜不解,但又整個害怕的縮在一旁,「媽?」

葉凡霜不懂媽媽在氣什麼,雁荷不見了她當然緊張!

葉夫人去自己的房間拿出藤條,逼問葉凡霜:「妳不練是不是?」

「我沒有……我是擔心妹妹……」葉凡霜看到藤條害怕的說。

「那小三生的賤wZQ%J9%DSvp)5JtZOT)[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lGi1#t)種妳這麼關心幹嘛!」葉夫人瞪著自己女兒,「下周就要檢定了,妳現在給我練!」她揮舞著藤條恐嚇。

葉凡霜只好乖乖的坐到椅子上,心不在焉的彈奏起來。

但悠揚的琴音卻惹怒趕回來的葉偉成,他衝進琴房揪起葉凡霜,「妳妹妹都已經被綁架了……」

「葉偉成!妳放開我女兒!」高夏嵐怒斥自己丈夫:「那個小賤種死了最好!」

葉偉成瞪著自己妻子一會,他放開手瞪著高夏嵐,「妳剛剛說什麼?」她為什麼會知道?

葉凡霜被放下後,她馬上跑出去,「我去打電話聯絡同學。」爸爸回來,她終於可以去聯絡幾個平時跟跟雁荷說過話的同&#lzfm9Y3YixQYf=lrF7Z6Z4jmOqNvZQHk5mu3JOXZV*[email protected]*E學。

葉偉成點頭默許後關上琴房的門,但兩人吵架的聲音卻連隔音很好的琴房外都能聽到。

葉凡霜站在房外很茫然,第一次親眼看到父母的婚姻有多易碎,她的心思只感嘆一句就馬上開始聯絡同學。

確定沒有同學收到雁荷的消息,她痛苦的靠在牆邊坐下,父母的怒吼聲TR)fR3_=e^+L*t!TGz6Z26Gc4Mjv7g6!5iRUUOKNAM9hRe2m0n像是她在動物頻道看到的獅子打架,幾乎都無法聽清裡面的內容。

媽媽在她面前罵雁荷是賤種,葉凡霜雙手放在膝上不懂,媽媽的憤怒是什麼時候開始累積的?

而爸爸也是第一次對媽媽大吼,這也讓她很害怕。

幸好,手機傳來通訊軟體的訊息音,雁荷聯絡她了,雖然語氣很奇怪。

然後她很快從訊息找到蛛絲馬跡,她說務必以手錶的時間為準……

手錶!

對了!她們的手錶有定位裝置,她趕快敲門通知爸爸。

之後爸爸靠著手錶的定位跟警方合作,她發現雁荷並沒有跟綁匪一起,所以她們約了見面後,馬上將綁匪#PQC9O^[email protected])llg0awQ#([email protected]_#P=b$__gs&G先抓了起來,然後用手錶的定位找到雁荷。

看到警察保護雁荷回來,她衝上前緊緊抱住她,害怕再次失去雁荷。

這次的綁架事件,讓她發現了平常沒有發現的事情。

媽媽對雁荷的恨……還有她對雁荷的喜歡。

當她s#CJ^yV2(pB&H-*k0KY3MCHE_Jy9neQX=87Nev9f7utpn9X!cw激動抱緊雁荷,她發現自己不能失去這個妹妹,但雁荷抱住她時,藉著力道讓她轉身,她頭一次看到媽媽的臉上氣到扭曲的表情,那陰狠毒辣的眼神,怨憤的看向自己,讓她渾身一僵。

媽媽恨的人是雁荷嗎?

「葉姐姐,妳也看到了吧?」雁荷的聲音在耳邊說:「我好害怕……」雁荷的聲音低沉而壓抑。

葉夫人綁架了雁荷,這個事實成了葉家的禁語,沒有人敢深究。

葉凡霜把臉埋進雁荷的脖頸,逃避媽媽的視線虛弱的說:「……我會保護妳的。」

看著兩個女孩相擁,葉偉成溫柔的靠過來,抱著自己的兩個女兒,「雁荷,還好嗎?」

雁荷抱著葉凡霜對葉爸爸虛弱的笑,「沒事的,葉爸爸。」

這時吳秋蓉才過來,但她不敢靠近,只是低頭挨著高夏嵐的眼刀瑟瑟發抖。

葉凡霜直到自己的爸爸遮住媽媽的視線,她的人才鬆緩下來。

這時她才發現有很多蛛絲馬跡,那時她都沒有注意到,雁荷經常受到媽媽的恐嚇。

「為什麼?」她抱住雁荷心痛的問:「我媽一直是這樣嗎?」

「葉夫人是什麼樣子,妳真的不知道嗎?姐姐。」雁荷看著她問。

葉凡霜有些愧疚的主動親了她,她們現在在房間,這個時間不會有其他人來打擾。

她們唇舌交纏著,葉凡霜等到這個吻結束才低聲說:「對不起……」或許她的意識裡知道,但她選擇忽略,+Ty6DXT50De%aX##[email protected])yUqtxcvG61LkbL_+LpR!0&uP因為知道自己無法做什麼。

聽到葉姐姐道歉,林雁荷抱住她嘆息。

算了,對愛的人有什麼好計較的?

她喜歡葉姐姐,葉姐姐也喜歡她,還沒有意識到感情跟情慾的童年,她們彼此相依著長大。

也忘記是誰先開始,反正就很自然的親在一起,然後學會撫慰跟上床,就變成現在這樣了。

女生互相摟抱不會有人感到奇怪,等她們意識到好像有點不對,已經太習慣彼此了。

沒有辦法改變吧?

葉凡霜從意識到自己喜歡女生的剎那,也馬上就發現自己喜歡雁荷,她專屬的妹妹。

從國中知道了愛跟婚姻後,她所有的幻想裡,都是雁荷的身影。

雁荷也總是陪著她,像是身體的一部分,沒有想過她有消失的可能。

直到這次的綁架事件後,她才體會到失去的滋味,也更加對妹妹產生佔有慾。

雁荷也喜歡她嗎?

或許是的,她能感覺到雁荷對她的需要,就算雁荷現&rG_Ut+oNokOQ!*p4+P^Qm*4Jnet*2adftds)3++^Rrnu3)4^s在不懂愛情,但她只要一直在雁荷身邊,就可以在她理解愛情後,成為她的唯一對象吧?

「林雁荷,我喜歡妳。」

同班的男同學告白,讓她直接拉走雁荷。

「我們要不要交往看看?」另一男同學提出交往,也被她拒絕:「不可以,她要專心念書。」

雁荷也總是乖馴的順著她的意,在她暴躁的時候安撫她。

「我只愛姐姐一個。」每當雁荷這樣說,她總會猜測,雁荷對愛的理解有多少,又真的是自己要的那種嗎?

但另一方面,父母的關係也降到冰點,幾[email protected]_oWZS7#[email protected]次爭吵中,葉凡霜居然聽到,爸爸指責媽媽綁架雁荷,兩人一人一句的話傳進她的耳裡。

「……葉偉成!你不要血口噴人,我怎麼可能做這種事!」高夏嵐的聲音卻透著心虛。

「是妳讓小莊去買咖啡的吧?妳明明下午喝咖啡晚上就會睡不著!那天是妳支開小莊讓雁荷自己回去,才讓她被綁架ZL(g6D0&*d79J)[email protected]%yiD+A8DVbKeAjniM8^z5……」

葉偉成的指責聲傳來,葉凡霜想起那天的情景,感覺身體發冷,那$rBr6U6=%u^[email protected]#Dz2%PfB9y3sIJK1KyP天她被老師留下來,老師也說是媽媽額外讓她做的測驗。

這場綁架真的是媽媽派人做的?

媽媽的聲音傳來,「我不知道……明明就是那個小賤種抹黑我!」

「妳不用再裝了,那些人的通話紀錄有妳的電話,我沒有交給警方而已。」爸爸的聲音肯定了她的猜測。

「葉偉成你威脅我?」母親尖聲的說:「你不想要高家的援助是不是?」

父親的聲音也開始提高,「如果不是為了凡霜,我還真想交出去,我是為了高家的面子!」

媽媽卻冷哼一聲:「少在那演戲,以為我不知道你跟那個賤婊子的事情!吳秋蓉連女兒都有了,你還勾搭朋友的老婆,等朋友死了,O0tKZ0lnt1*Tf+f_FJEm8fZwkQ1hgxhnqUMw#Y_bjcF=Ju7rE)還讓她來做葉家的保母,變態、噁心!」

「高夏嵐,妳閉嘴!」父親怒聲。

母親卻還是不肯停下,「我偏要說,妳這個渣男,吳秋蓉是小三,她女兒就是個賤胚……」

啪!

葉凡霜嚇到了,她第一次聽到爸爸動手打人。

「高夏嵐,我警告妳,妳再動學長的女兒試試看!」父親的聲音非常可怕。

也因為是這樣,當媽媽將房門拉開衝了出去,在葉凡霜來不及凡應過來。

高夏嵐的身影衝了出去。

葉凡霜躲在角落還沒反應過來,她就聽到外面的管家出聲:「夫人,等一下!那車子還沒修好……」

葉偉成聽到管家的聲音,他衝到書房打開窗戶喊:「高夏嵐!」

但高夏嵐正在氣頭上,哪會管他,反而把油門踩的更深,她只想著開車出去,甚至沒聽清楚管家的話。

那天,高夏嵐開著快車衝出葉家後,車子墜崖發生了意外。

葉凡霜原本平靜的家庭,其實充滿了媽媽的恨意,她以為這是最難受的事情o^AaJJ_I*e5*[email protected],但一個下午過去了,母親沒有回來,她突然感到心口縮緊,跟那天發現雁荷不見的感覺很像。

果然電話聲響起,爸爸告訴她,媽媽出車禍死亡的消息。

葉凡霜也不知道該怎麼辦,那一陣子,她每天回到房間就抱著雁荷神情恍惚。

媽媽就這樣離開人世了,她覺得自己空了,連悲傷都沒有。

雁荷摸著她的臉擔憂,「姐姐……」

葉凡霜埋在雁荷身上悶聲說:「……不要離開我。」我只剩下妳了跟爸爸了。

「嗯。」雁荷抱緊她。

葉凡霜內心充滿著愧疚,是的,愧疚。

不是悲傷,而是愧疚,因為……媽媽死了。

她大逆不道的想,雁荷也不會再受到傷害了,也沒有人會再逼她……把『玩具』丟掉了。

她終於可以一直擁有雁荷,沒有人會阻止她了。

如果知道她內心的人,肯定覺得她很可怕吧?

她埋在雁荷的身上,抱緊妹妹柔軟的身體,不想讓她看到自己的臉,不想讓她讀到自己的表情。


(圖/pexels)

從回憶中回神,葉凡霜看著眼前的鏡子。

她的容貌還有母親的幾分模樣,她是媽媽的女兒,體內銘印著高夏嵐的執著。

鏡子裡的葉凡霜對自己苦笑,如果對母親有什麼話想說,她想到的是……

媽,妳恨錯人了。

她知道自己的(hHmkSMHyM#[email protected]!ByZN11uuIfmo%j-Ir*!TX7eUNtZ0N母親一直認為,是吳秋蓉這個小三破壞了家庭,甚至還偷過雁荷的頭髮去驗DNA,但實際上,雁荷的生父就是爸爸口中的學長,林鎮宇。

而爸爸真正的目的……

葉凡霜想起雁荷發生危險的時候,那時爸爸開口的名字,才是他真正魂牽夢縈的人。

葉凡霜想到小時候,第一次到林家時,那天爸爸牽著她的手站在林家門口,她站在房子外面,看著落地窗內的夫妻,落地窗的材質映出她跟爸爸Cm!ms7aV&ZJRAz9)k4z)_bi3WB=C1v7q3r$TGGJX=DzpmUqmbf的模樣。

而這個畫面讓她感到害怕,因為……

當時玻璃窗內,雁荷的生父跟吳阿姨甜蜜的在聊天,而爸爸的臉映在玻璃上,取代了吳阿姨的臉。

在自己眼中的玻璃映照出,爸爸學著吳秋蓉笑的很甜蜜又帶著生澀的模樣,才是讓她恐懼的原因。

葉凡霜發現爸爸正在模仿吳阿姨,從那一刻起Yg1A()rN#[email protected]*Y8cR=S,她就隱約察覺一件事,她爸葉偉成喜歡的人,不是吳秋蓉,而是雁荷的爸爸,那個林學長—林鎮宇。

爸爸想要取代吳秋蓉,跟林鎮宇組成家庭,察覺這份帶著忌妒的愛,才是小時候的她毛骨悚然的原因。

至於為什麼要娶吳阿姨?

大概是因為這樣做,雁荷就會變成爸爸的孩子,透過這樣的方式跟學長林鎮宇產生關聯。

她爸爸是不擇手段想留住相關的人事物,後來林鎮宇死了,所以爸爸才讓吳秋蓉進來葉家當保母。

想起她將雁荷F6EwDKKTJ2%[email protected]_lEUb^E!)nBqanZ*B送走的原因,那天她在書房裡關掉爸爸與律師的對話框視窗後,發現一個資料夾,裡面都是爸爸跟林鎮宇的合照,甚至將跟吳秋蓉再婚的婚紗照上,貼了林鎮宇的照片。

爸爸對雁荷如此疼愛都是因為林鎮宇,甚至送雁荷出國學美術設計前,爸爸對自K79^[email protected]*Bx*Gr!GbJcQUhGtShDp3&^cK330_Zp己的申請毫無懷疑,還總是不停的唸著。

「對!雁荷是學長的女兒,果然該學美術的!」

她經常聽爸爸唸著,林學長其實很會繪圖,如果不是家裡經濟需要,不然早就是個畫家,才不會來唸財經。

所以透過成為雁荷的葉爸爸,她爸就能跟他的學長在一起了,這才是葉偉成最深的秘密。

葉凡霜知道這個秘密,但不敢告訴雁荷,只是基因這種東西,有時候就是這麼不可理喻。

她爸爸為了擁有學長,甚至還想娶雁荷,只因為雁荷是學長的女兒。

這種對喜歡的人貪婪道占盡一切的心情,她能夠理解甚至感同身受,甚至她內心都覺得爸爸做的對,若不+W&T-2NVFa#bE%351w+^*[email protected]是雁荷是她不能放手的人,她恐怕也會贊成爸爸的行為吧?

她跟爸爸都是愛情的奴隸,這種對愛人的貪婪也是一種遺傳嗎?

她不知道,只知道自己想不顧一切將雁荷鎖在身邊。

不能放手!

她看著手上被雁荷咬的牙印,我一定要掌控好她。

作者:馥閒庭

看百合小說《控制關係》全系列

看馥閒庭作品

一起發大財!同婚合法帶來29億粉紅經濟!歡迎聯繫拉拉台,幫你精準投放廣告至LGBT社群!

業務Hans信箱:[email protected]臉書私訊

延伸閱讀

妳也會喜歡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