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凌晨兩點,林雁荷終於磨到讓陳襄理確認了最終設計完稿,並且能送印了。

只能說陳襄理真的把她當成螢幕保護程式,一天換了三四個風格,好不容易定yk6jm*XurkQmT)b54fc7O9)4SQTWX!gHn8uoJ2C_Sd8v$7gq_7案,那種加好加滿的要求又跑出來,最後變成她又要打掉重做。

什麼內容都要上去,又嫌版面太亂,她整理好一個版面確認,又問她能不做的跟別的品牌一樣,她都快瘋了!

而且白天還要忙同事的雜物,她根本無法專心,只好等下班回家在做,就這樣在今天,她終於可以送印了了!

她從電腦抬頭發現公司都已經晚上了。

請雅羽來載!4x4AuxFI!r5r22iXd^Z#[email protected]&kxtSs1+iQ6nwD她,買了附近商家的飲料當晚餐,喝完後她去洗漱,疲憊的爬上床,睡在柔軟床上,感覺到床有些下陷,她知道是雅羽坐到床上。

雅羽看著癱在床上的女友輕聲的問:「雁荷妳還好嗎?工作做完了?」

「對,終於定稿了。」雁[email protected]^^ZytuspbihASD*@EFfNA$Tq7_((jfCCj5)p76NWd5%M荷疲憊的躺在床上點頭,而劉雅羽湊到她面前,她的影子罩住雁荷讓她有些緊張的睜開眼,「雅羽?」

劉雅羽看著她的臉微笑,「我們不是在交往嗎?」

「就……不是那麼習慣。」雁荷有些緊張,這時才想起自己穿著小背心且沒穿內衣,睡褲也是一般運動短褲,之前劉雅羽都睡在客房,畢竟她們才認識一&=dFZ2(3DAEg08D8soJC5KcoJRSLaH%yVMbu661TSsT#+UYB_9個月,況且之前她們不是才討論過……

劉雅羽的手撐在她的床上,緩緩靠近她,兩人的臉近到都要親在一起時,她看著雁荷臉上有些抗拒的模樣!zyS6=X1LUDwVs5V86o&=0TxLdtTj4=eAnLIk2-yudW)J2+SNa,她笑了起來,「噗哧!我是找了遊戲給妳玩,幹嘛這麼緊張。」

「喔、喔……」雁荷眨眨眼,「那傳給我吧?」

劉雅羽點頭,把遊戲傳過去然後拿出耳機給雁荷,「我等等要去洗澡,可能會有些吵。」

叮!

聽到遊戲邀請的訊息聲後,雁荷拿出耳機插好後戴上,一邊聽著遊戲開頭的音樂,一邊看著劉羽走進浴室。

「不要偷看喔!」劉雅羽故意的說。

林雁荷害羞的說:「去洗啦!」

劉雅羽對她笑著脫下衣服,露出穿著束胸的身體,她看到雁荷害羞的轉頭才踏進浴室。

關上門後,她卻不是去洗澡,而是撥出一通電話。

而另一端的手機,手機亮起來電顯示,一隻漂亮的手接起來,上面的特殊美甲很亮眼。

當對方接起,劉雅羽對電話說:「喂,等等把檔案傳給妳。」

電話那頭傳來聲音,似乎在詢問。

「對,她定稿了。」劉雅羽抱著電話說。

「妳小聲點,她會不會聽到?」電話那頭的人輕聲說。

劉雅羽笑說:「不會,她正忙著玩遊戲。」在浴室鏡子的反射中,劉雅羽的眼神有些黑暗。

這場陪大小姐扮家家酒的遊戲也該結束了。

劉雅羽在浴室用電話聊天,還開了一條門縫,確定林雁荷依舊戴著耳機低頭專心。

但她沒發現的是,在浴室最頂層的沐浴乳後面,有著小小的錄音器正亮著啟動中的綠光。

葉氏儘管風波不斷,但還是迎來新產品的發表會。

新品上市,對一個公司是重要的,不但要帶起人氣更要促進買氣。

業務會趁ek-4jRMHFzpPV4-_-kZfqQAuvYxkx6U_6cP)[email protected]+U6*dpzvjjAD著這次機會推廣產品,擴大吸引客群,其他同事也沒有閒著,有些人要收集試用心得,還有統計數據,也會趁著活動活絡跟廠家的連結。

更有各大媒體跟自媒體到場,葉氏要趁著這樣的熱鬧搶到報導版面,往後推廣才不會阻礙。

總之這是一個動員全公司的活動。

林雁荷戴著名牌在展場幫忙,不用設計時她就是負責雜務,跟其他同事忙進忙出的搬東西組裝,展場的布條、立牌、海報,還有各種裝飾,紙箱櫃子都是由她設計或接洽7k66KYyntHh&7IhLiOeM!-df+gl5#v5VeFmF0ND692cYR)sj%-的,她必須要把看得到的場地都弄到最美,好襯托這些寶貴的產品。

只是她明顯工作的有氣無力,臉色蒼白被遮掩在淡妝之下。

「妳怎麼回事?不知道今天很重要嗎?一臉喪氣……」陳襄理皺眉說。

「抱歉,我有點不舒服……」林雁荷表情明顯有些虛弱,甚至她總覺得陳襄理的聲音有點遠。

「現在年輕人真脆弱,辦個活動就這裡病那裡痛,想請病假偷懶嗎?」

「……沒有。」林雁荷低著頭退到旁邊。

葉凡霜一進會場,就看到林雁荷被罵到低頭,她眼神沒有多停留,繼續帶著許秘書視察會場。

在許誌峰的事件後,這對姐妹間的關係降到的冰點,兩人的視線完全沒有交集。

之後葉凡霜就回公司主持會議,她剛升職有更多工作,等到她忙完抬頭,已經過了午餐時間,看著@9K%%H9Rb7UUraFBzi1mmtlts2ML5BJD%FP([email protected]#mR8Ndl(時間下午一點多,她想了想還是準備去會場看看。

她握著方向盤開車再次前往會場,關上車門前,她看車內的兩個便當一眼,卻沒有一起帶下車。

葉凡霜進到會場中,就發現現場的氣氛不像以往熱鬧,她一邊聽著許秘書跟陳襄理的報告,但眼神卻一邊在會場裡尋找#VeN-is%RZ0zWd([email protected](BBXs-dE0JBFqNBITg=S6!mMo2uT某人的身影,直到陳襄理突然接到電話,他臉色凝重的握著電話大聲問。「你說什麼!」他的聲音引來其他人側目,葉凡霜也看向陳襄理。

陳襄理看到她,先是一愣才皺眉走到葉凡霜身邊低聲:「葉經理……」

「說。」葉凡霜冷冷的開口。

「那個……有人在網路上爆料……說……我們的產品包裝抄襲。」陳襄理臉色都白了,這是多可怕的事情。

葉凡霜皺起眉,「我看看lQXXQ8Tk6IVYvofP!C6S4EIYONp#YIz(HeFFSe(TWwyGHRwA7F。」她拿走陳襄理遞過來的手機,原來對手的公司也用了同樣的包裝,而且還提供印刷廠的收據,證明早他們一天印刷。

「她人呢?」葉凡霜沉聲問,設計包裝的就是林雁荷。

陳襄理問旁邊的人:「林雁荷呢?叫她出來。」

但在場的同事都沒有找到,直到葉凡霜找到會場後面的倉庫,剛踏進倉庫就看到林雁荷抱著謝琳臻。

以往對待下屬出錯這種事情,葉凡霜都是冰冷的,但這次她卻主動上前拉扯林雁荷。

「妳在幹什麼!」葉凡霜拉過林雁荷,但對方卻軟的像是布偶的往自己身上靠。

其他人都疑惑,葉經理就算嚴厲,但很少對下屬動粗,也沒想到她的反應這麼大。

人群中則有些人則對了眼神。

看吧!正宮的孩子怎麼可能會照顧小媽的孩子?

這對姐妹終究是對立的。

大家都不敢出聲,謝琳臻被林雁荷幾乎沒有x_IdQk-)(sZ(fm=oxS)e=Mi*qqvV4H7fVzEWTZ^0#zW_M1s+yL生命的模樣嚇到,結巴的說:「經理!那個……雁荷剛剛說頭很暈!她好像不舒服所以暈過去了。」

葉凡霜這才注意到,林雁荷整個人靠在自己身上沒有反應,她搖晃她的肩膀也沒有反應,「雁荷!」

林雁荷靠在葉凡霜身上,似乎已經昏過去了,葉凡霜只好抱住她,省得她摔到地上導致腦震盪。

「經理……我去叫救護車?」謝琳臻緊張的問。

葉凡霜卻皺起眉想了一下後說:「不用!」

她讓其他人員先回去,然後直接抱起林雁荷,「我來處理就好。」她示意謝琳臻把旁邊弄倒的貨品收拾好。

「經理,那抄襲的事?」陳襄理追在她身後。

葉凡霜抱著林雁荷卻還能很平穩的說:「未必就是我們抄襲他們,總之我先處理她,你們有事就打給我確認,發表會的重點tRYw&A42X59I%&XCtxkT4bz-$k%TuQmnIcb534_Sfg%k&#AxkS是主打產品的內容,設計的部分已報警,就說我們還在調查中。」

「好,是。」陳襄理點頭,開始動員會場其他人。

葉凡霜走沒幾步就聽到身後有細小的尖叫聲。

「啊!有血!」女職員聲音傳來。

葉凡霜嘖了一聲卻沒回頭,她直接將林雁荷抱出會場,將她塞進[email protected]!pAt(d=kC6OQ_D2I^CERSU自己的後座,脫下外套蓋住她的下身,遮住月經滲漏的地方。

車內都是一股便當味,葉凡霜卻沒有空注意,正當她要上駕駛座前,這時許秘書也趕過來,「經理?」

葉凡霜關上車門,「我先帶她去醫院,你們等活動結束後把會場收拾好,等等我會wc)ZItKq%t7!jc2QyWC9)2e&()5btmw#Z6Hw^X%mBAJx1OerV2開緊急會議,討論下一步的聲明。」

「好!那……真的要報警嗎?」許秘書看著後座的雁荷一臉懷疑,「如果真的是抄襲……」

「妳先找法務討論,如果需要報警就照法務說的做。」葉凡霜說完就啟動車子。

許秘書看著車內的林雁荷,「那林雁荷……」

「我自有帳跟她算。」葉凡霜咬牙調整了後視鏡,看著躺在後座的雁荷。

許秘書看葉凡霜的模樣,知道她大概是生氣了,她也不敢再說什麼,只能看著葉凡霜開車載走林雁荷,而產品的$hblRk5m4XTGi9RI=4=Sr-n0B#Dot9j+HUh+ZsCNSoZLNI_aKO發表會也在混亂中結束了。

不要!

夢中的女孩哭喊聲傳來。

林雁荷從惡夢中逃到現實,她睜開眼看到熟悉的天花板感覺有點暈,她垂頭坐了一會才稍微好一點。

房間傳來巧克力的味道[email protected]@og10mXLrp&qvl%SwtOa)P_9PLv=RIA=aA,有人在廚房發出鍋碗瓢盆的碰撞,她迷糊的坐起身,肚子就傳來一陣刺痛,然後是大量溫熱液體從腿間冒出的感覺。

她恍惚想起自己大概是月經來了,為了思美的設計稿,讓她已經連續熬夜好[email protected]&PiPuLSzAql)h5k7Jyp01QoCho0J^rRY_cmrl^幾天,每天都是忙到沒時間吃飯,加上加班跟後面又發生騷擾事件,她精神崩的死緊。

她在活動會場最後的記憶,是跟人說幾句話後眼前一片黑,那時她大概就暈倒了過去了吧?

她苦笑的起床,身上暈眩感還在,想伸手拿手機,拍了床邊好幾次才拿到。

她還有些恍惚的坐在床邊,葉凡霜已經端著熱巧克力過來,她把杯子的3vxr*AZisj#[email protected]^O4([email protected]*^*yOzboG83+AiRqtP溫度調到溫熱卻不會燙手,然後塞進雁荷的手中,「喝。」

林雁荷原本還挺感激的接住杯子後,看到是葉凡霜後,她皺起眉,「妳……走開!我不要妳管我。」

夢中的恐懼又追上來,她不想看到葉凡霜。

就丟棄吧!把那段過去丟掉,她不要再當姐姐的「玩具」了。

葉凡霜卻直接扣住她,在她適應暈眩感時,葉凡霜已經坐到床上,並從後面環住林雁荷,「乖一點,好嗎?」

「……走開。」林雁荷很虛弱,但眼神很冷。

葉凡看她這模樣,還是放開手,確定她拿穩杯子才起身離開房間。

林雁荷看到葉凡霜不在,她才平靜的喝下巧克力,喝完後覺得沒這麼暈了,她放下的杯子卻被葉凡霜收走。

葉凡霜沉默的把杯子拿到水槽放好,然後走回來看著她,還沒開口手機卻響了。

叮!

手機傳來訊息聲,許秘書打來匯報抄襲的問題,葉凡霜只好先回覆。

林雁荷看著自己的衣服,她被人換了睡衣,大概也只有葉凡霜這女人會做這種事情,想到自己的身體被那女Kyy(0Tu6)[email protected])&IhpPSc!C(w#*17d+K0_3lJyyx人摸過,她就有些不舒服,加上月經來的虛弱,又一陣暈眩跑過腦海。

等葉凡霜講完電話回來,林雁荷以為她要跟自己計較抄襲的事情時,葉凡霜卻只是口吻溫柔的問:「妳還好嗎?」

「妳怎麼進來的?」林雁荷靠在床頭閉著眼問。

「宿舍是公司租的,我自然有有鑰匙。」葉凡霜眼神有些飄。

「公司沒有宿舍。」林雁荷說:「妳之前就已經承認了。」

「是沒有,因為這是妳專屬的福利。」葉凡霜溫聲的說。

葉凡霜對這個妹妹有愧疚,更不想雁荷離開自己,她走到床邊將雁荷按躺下,「睡吧!等妳醒了我們再談6inuD)[email protected]$b#)I=B0jq8Ce5Qn抄襲的事情。」

「不用,現在談。」林雁荷冷著臉,「反正抄襲的是我的錯,我現在馬上走。」

「不!……」葉凡霜卻反而抗拒這個話題,像是抄襲的人是她。

看到雁荷不舒服,她轉移話題的問:「妳留下來加班,甚至把工作kAWeQ^Ch7^xtb=fMR_X%N83zOAvDLfLk+U$)m0vhi-MoSgMm3^帶回去做到凌晨,把身體搞壞就為了擺脫公司嗎?」

其實她心疼的是雁荷沒有顧好自己,公司的事情反而被葉凡霜拋諸腦後。

她剛剛查到林雁荷的出勤,這兩周她一直最早到公司,但卻最晚走,晚上郵件的寄件備份還顯示有寄信給陳襄理,幾乎一天只睡四98Rf%uyl#C+Aq-O1lL#GWg$pRxrkPFBAtz!!QJLgACZNOcn##a個小時。

而且她算了一下,今天大概是她月經來的頭兩天,所以雁荷是因為過度疲勞暈過去的。

林雁荷看著她,雖然對葉凡霜把自己留在公司不滿意,但……

「陳襄理叫我改我能不聽?況且思美是我接手的第一個設計案,我只是想把這個案子弄好。」她喜歡繪畫跟設計,也希望自己的專業[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JD+1Y!SQRhlVBaPs$)2vj!eC能成功走進商業的領域。

葉凡霜低聲的說:「妳有我的手機。」她給雁荷的手機從沒有被撥通過。

以前那個最依賴她的人,現在卻對她說句話都不願意,她知道雁荷是對她死心了。

林雁荷冷漠的說:「我要是說了,就變成新員工不知天高地厚,拒絕做事就是擺架子的大小姐,況且整個公司都知道我是靠TCm!(W^GyGp4M4Rk4IpUYSeawu2ah5ZOB1C*4wJ7H1Lp&oUNT+著妳的關係上位的!」

她看著葉凡霜一臉理智的模樣%gldW0w0P$!sSOI0%h01mT7IAKLCzIsW5Gv+!UMMQNR-h*0I0E,低頭看著自己的手,「我才不要跟妳說,一但說了,到時候我就是壞人,我寧願做到過勞死!也不要當壞人……」

葉凡霜看著她嘆氣,「妳知不知道這樣對公司不好,妳把其他人的工作做完……」

林雁荷瞪著她喊:「是他們把工作塞給我,不是我自己想做的!」

她不想做,可是那些人會聽嗎?

為什麼要檢討我,去檢討那些把自己工作外包的人啊!

「那為什麼下班還要在家設計?」葉凡霜問。

「因為在公司很吵啊!一下要東西,一下要聊天,設計的時候非常需要安s3pdMFpuBmbEpNhe=8wRv-5kq8-=WLcUd3AXq_H%E!=&z5j1c&靜!」林雁荷看著她,「而且公司電腦這麼爛。」

葉凡霜柔聲,「電腦爛妳可以我說,我會去買硬體設備……」

「我不要,你只4h*AnBkt_&bRASg=PeHz3Dc-QQ6A*VoOI3vJ+YtTf3E0T)phk6是要我找妳,但我不要找妳,況且一開口陳襄理就酸我,她還叫我用小畫家耶!」林雁荷叛逆的看著她強調。

葉凡霜安排工作時,就知道那些設計軟體的名字,自然也知道公司電腦硬體需要提升,但沒有提升的原因就是想要雁荷來跟ErJwA!TmA-mA-cNfqK&%D)VsBS=tx=shryQ%JI(Vp^[email protected]$H自己說,這樣她就有跟雁荷講話的理由了。

葉凡霜林雁荷:「為了不跟我說話,妳就忽視這些問題嗎?」

只是林雁荷也懂葉凡霜,她就是不想跟她說話!

「我有資格跟妳說話嗎?葉經理?」林雁荷嘲諷的說:「妳是個大忙人,我哪敢打擾妳!」

葉凡霜瞪著她,「妳不說,我怎麼知道那些人在傷害妳?」

「別人都說我是妳妹妹,我要是抗議,他們只會[email protected]說我憑特權,但我哪有這種特權?」其實她沒發現自己對葉凡霜說話時帶著嗔怨。

林雁荷想到難過的過往,她肚子又痛起來整個人蜷縮在床上。

葉凡霜看到她這樣,走過來順著她的頭髮嘆息,「我們一定要這樣講話嗎?」

明明曾經比姐妹更親密,但現在卻劍拔弩張。

林雁荷不想讓姐姐為難,可她心裡終究有股怨氣來自多年前的那件事,她撇過頭閃過葉凡霜摸自己的手。

「姐姐請妳自重,我已經有女友了。」她拿被子蓋住自己,表達不想談話的模樣。

因此她沒看見,葉凡霜在聽見女友兩個字時表情非常陰沉。

「總之,妳就好好休息,雁3sE&$Mh6gB!m#Qt)k%kyUc-U!MR)VcSicw8f(HenjVXaZx1voR荷……我現在能照顧妳了。」最後的聲音很小,葉凡霜說的很沒有底氣,她不想逼雁荷但也不想她走。

林雁荷是悶在被子裡的,她在被子裡默默流淚,其實她知道姐姐從不低頭的@j!m=5KvR0O=gg^e9uNhCNdHHn=+b#6jF1%q(3USKKSaqImCCc,能這樣的軟聲其實很難得了,但葉凡霜還用以前的方法對付自己,可是自己已經不是當年那個孩子了。

「嗯。」聽到自己應聲,她真恨自己,葉凡霜一句話她就動搖。

明明是妳先不要我的!

葉凡霜看到林雁荷睡下後,就去廚房洗杯子,順便看冰箱還有什麼。

直到聽到樓下有聲響,她挑眉走到陽台,看到那個短髮的身影。

劉雅羽居然在下午四點就回來,而且還拉著另一個女生十指交扣,女生的美甲在陽光下閃耀,她的雁荷工作到累死,對方卻這麼輕鬆,想到這葉凡霜Ap2eU^2([email protected]&tU3IySQb(JIUvnBUJ^安靜的拿出手機按下錄影。

之前她就想警告雁荷,劉雅羽不是真心的要跟她交往,當時被雁荷打斷,現在Vr#Nvnhoz#wEDGYEUkkdvtWlIk79gaDHjB*Z^([email protected]有了證據,雁荷應該會離開那個人了吧?

她心裡閃過一陣疼痛,當初分開的理joak1y7T1XDK_l8k*[email protected](Uh4ENalXGJyRF-pv%W%xkifUj由她不能說,她可以再花五年彌補雁荷,把她重新放在身邊,可是自己不能說出那件事,不然雁荷真的會離開她的。

手機畫面中,劉雅羽下車後就抱著開車的女生親,女生害羞地打了她一下,「討厭,妳『女友』不會吃醋嗎?」

「她今天要參加發表會,應該會加班。」劉雅羽一臉不在乎,沒有出軌的心虛。

「那幹嘛不出去玩,要來這?」女生大膽抱著劉雅羽的手。

「妳之前不是擔心?我[email protected]_Ako(I(1Dyj+T7f#Q5(cCMXa4lNbLeAcpzRT!(jB8W讓妳看看我們住的地方。」劉雅羽一邊說,兩人一邊牽著手走進房子,來到套房的門口,她掏出鑰匙打開,卻發現門鍊被人扣上。

「奇怪,她回來了?……妳先去旁邊。」劉雅羽放開那個女生,然後自己推門。

「喔!」女生站在旁邊等,嘴卻不高興的嘟起,等等她又要假裝劉雅羽的『朋友』。

「雁……」劉雅羽想叫林雁荷幫她開門,卻被門縫裡冰霜般的容顏嚇到。

葉凡霜隔著門鍊對她說了一句:「滾。」

「妳憑什麼要我滾!這裡是我女友的家吧!妳就算是她姐怎麼能隨便進來?」劉雅羽不高興的說。

葉凡霜皺起眉,但她不想讓這女人吵醒雁荷,她警告的說:「雁荷不舒服,妳帶著妳的小情人滾吧!」

劉雅羽瞪著她,「妳看到了?」

「我又不是瞎子。」葉凡霜冷冷的說。

劉雅羽知道自己再留也是難看,哼了一聲,牽著那個女生[email protected]^OXu3uoML+2)uu8ugM!#@FwTjGAP&$%3-kFB4E0c(g8離開了,到要下樓梯時,她回頭看著葉凡霜,「雁荷很愛我的,姐姐,妳應該不會讓她難過吧?」她的言下之意,就是要葉凡霜幫她隱瞞自己劈腿的事實。

但回應她的是葉凡霜甩上的門。

砰!

旁邊的女生瞪著劉雅羽,「喂!妳該不會真的對她動心吧?」

劉雅羽卻摟著她下樓,「沒事,我不是動心,而是抓到了一個把柄。」

劉雅羽微笑的想,那對變態姐妹的把柄。

等劉雅羽離開後,葉凡霜回到自己的套房,手機響了起來,是雁荷的主管陳襄理打來的。

她接起電話,「喂?」

陳襄理一連串的話語透過手機傳來,「經理!怎麼辦?我剛剛看過產品包裝,真的一模一樣,那個林雁荷真的抄襲啦!這要v&K$xYP)*chriBrJ&VTNIw8D(O%[email protected](Q0D+怎麼處理?」

他檢查過包裝,確實一模一樣,這表示他們花了$aQTNr!Cj^ol#aXlfw_VDJfLDw+!7o1jz!s%7qq0Bg8Bkblc2t幾十萬的印刷通通浪費了,到時候光是換包裝就是一筆巨款,這些都是林雁荷的錯!

葉凡霜卻不在意,只是問陳襄理:「為什麼林雁荷的加班時數這麼多?」她的妹vUF#Akl^A^ZlgEpOy1OE&1MLU)kCu2Alr)8ErC#sd-LTX4vbWs妹自己不跟她講,這些人就以為自己聾了?

陳襄理愣住,「經理!我們不是在說抄襲的事情嗎?妳不能因為她是您的妹妹……」

「抄襲不可能是她抄別人,要也是別人抄她的。」葉凡霜肯定的說。

葉凡霜很清楚,因為設計定稿後送到她這,雁荷的設計是她自己畫的圖,在某個圖案裡有一個特殊的圖案,是雁荷從小到大的隱性簽名,除非對方可以連她[email protected]=jX=F#uIw5x()^pPmtk*+#Um8wKQ7M=6Z*bGG5)e=XC73高中的畫都抄襲到,不然絕對是林雁荷的作品被人抄襲,但她沒必要跟陳襄理解釋,「你明明有注意到雁荷做別人的工作,為什麼沒有處理?」

陳襄理有些心虛的說:「經理,妳聽我解釋……那是……因為……林雁荷是自願的!她自願加班的!」

「是嗎?我怎麼聽說是你跟她說,不要仗著葉凡霜是妳姐就這樣囂張。」葉凡霜握著手11Cqhh&A^Q5n0Xogqztiyw*mk-MS84T3TjH8I*87H9g3YZ7SvI機看自己的電腦螢幕,螢幕上是公司各種打卡紀錄,還有線上工作日誌紀錄,而雁荷受什麼委屈她可是會記得的。

陳襄理沒想到,自己的咒罵居然被葉凡霜聽到,「我只是……」

「還有她提交的工作內容,為什麼你還刪改第二次?」葉凡霜看著電子簽名欄,只要是雁荷提交的進度,&FbbRIMNzp^%CNoVrXqatMDOgX7NfbX9J43iid3aAB*SZXN)5n都被陳襄理改動過。

「那是因a4RtS-O8EylfW^Zd^CdLFPiB1KQm1TRBIE=znY2XFsRAoZgFTM為她……經理,她空降到公司本來就很惹人注意。」陳襄理開始東拉西扯,怪葉凡霜強行安插,導致公司職員間的變動。

葉凡霜卻不吃他這套,「那你怎麼對許誌峰這麼禮遇,他也是rfaM6NnMo^mDHtPmZg&(Y4Qf1L9gDhwyD&(3$)0Lssa_)0HEC_空降,還有雁荷寫的硬體升級申請,為什麼你沒有同意?我不是說過公司的硬體可以升級,你當作耳邊風嗎?」

「不……許誌峰是生技組的!對產品很重要所以才……」陳襄理急著解釋。

「所以設計不重要是嗎?那你還讓她半夜傳修改檔給你幹嘛?」葉凡霜冷聲的問。

「不是,那都是小細節,我想說改一下……」陳襄理細聲說。

「小細節是指叫%l0IJ6T=S!K2zqwCudBI^I9^4CAJb6g(F8SDXED48DsLmzGXqE她重做,然後抄襲別間公司的品牌海報?」葉凡霜冷笑的說:「不用解釋了,明天你不用來了,資遣費我會請人結算給你。」

陳襄理愣住,怎麼自己就突然丟了工作,「葉凡霜!妳不可以!我可是……」

「是我姑姑的親戚是嗎?那你去找我姑姑說啊!」葉凡霜冷笑的說完就掛了電話。

她倒是滿期待姑姑再鬧到爺爺董事長那邊呢!

剛掛了電話,許秘書就接著打過來,「經理。」

葉凡霜接起電話問:「法務那邊怎麼說?」

「法務要我問美編,這是她自己畫的嗎?還是用了素材?」

葉凡霜非常肯定的:「是她自己畫的。」

「法務說,如果是原創,只要找出是誰拿到設計稿,對抄襲者追究責任就好,還有聲明稿我寄過去M$tc$A6+F9InvD7R(Ktu9BZf_J+Kyu^[email protected]了,若沒有問題就可以公告。」

葉凡霜去收信,「了解,還有其它事情嗎?」

「……那個,經理,真的要開除陳襄理嗎?」許秘書遲疑的問。

「有疑問嗎?」葉凡霜挑眉,看著螢幕內的名單。

XQOAP7LtY87vqlaHnsFiW7fp+=Kae(=o$l%U#l$J2lgHyg+)Bq許秘書想了下還是說:「沒有,只是……陳襄理的背後是您的姑姑,況且之前因為許誌峰的事情被調到子公司,現在又多一個親信被拔除,論人情,長輩恐怕不會太高興吧?」

她不懂,葉凡霜是在對自己的姑姑趕盡殺絕嗎?

需要做到這樣才行還是她在保護某個人?

葉凡霜冷冷的說:「她要是真的會看[email protected]+qmiHleTTPg72G^4Q4aJPPqeuBnllO)_flo$h時機,現在就該夾好尾巴,再去董事長那邊……哼!我倒是很期待她有沒有這能耐,說動董事會讓陳襄理留下。」

之前表弟差點讓公司變成洗黑錢的公司,爺爺還沒有氣消呢!

現在姑姑要是再為了自己的親信去爺爺面前鬥,那恐怕就連翻身的機會都沒有了。

她知道因為遺產的關係,姑姑一直想弄走雁荷跟自己,葉凡霜看著電話露出一種商場老狐狸的算計表情。

許秘書的聲音從電話那頭傳來,「可是葉經理終究是董事長的女兒也是您的姑姑,您這樣對長輩……」

葉凡霜冷笑,「長輩?」

許秘書看著她不敢講話。

「商場只有敵人,沒有長輩。」葉凡霜看著螢幕「況且那些長輩真的有自覺,就不該當內鬼只想著挖空葉氏。」

許秘書遲疑的說:「可能,真的很缺錢吧?」

她握著滑鼠彎起嘴角,「我那姑姑倒是計算的很好,葉家倒一個她賺一個,雁荷走了她賺到遺產,我倒了、爺爺倒了,那就是整個葉氏收入囊中,但她有伸手的野YJ8DPfz8=Atezo50CAF7phaa(^C)#=EPSkzTluI3rk1i#t9a3o心,但經營的本事呢?」葉凡霜看著螢幕,她知道許秘書是怕她翻船。

特權這種東西拿到很簡單,用對人才能創造真正的價值。

葉秀芬想要權力,卻想要不付代價的拿到,裙帶關係終究要放在專業能力後面,她這個姑姑卻不懂,只想要做帳撈錢掏空葉氏,好去填她表弟LFTWfaMh#aV%)[email protected]*a2N=$AXE)okj86+E1BI!F!!rqYk(的賭博黑洞,自己怎麼可能放任。

況且長輩就不會犯錯嗎?

她可不這樣認為。

許秘書在電話那頭細想葉凡霜的話,林雁荷若因為這次抄襲事件離開了公司,她繼承的遺產就R*@[email protected]($wQR*Dl1kwHFG^N+A6pVL%zX-#kkLL0fyGl5MrES5eM因不符合條件必須歸還,到時候這筆錢會留給葉偉成的親人,也就是葉秀芬這個妹妹了。

葉經理若因為抄襲事件被開除,那總公司的總裁之位就是葉[email protected](9)TXe17Bvll0ESELPB0rnD9g00TuUNK6qzIxSol^HcJ_H%h秀芬的囊中之物,要是董事長倒下,恐怕整個葉氏就是她的了。

這樣一步步的理下來,若事情真如此發展,葉秀芬真的會成為最大的贏家。

「那……經理,開除陳襄理的理由,要寫什麼?」許秘書問。

「就說不適任,如果他再鬧,就以虐待員工送勞保局,把雁荷跟其他人的打卡時數*vtsXrW#i)0AEvh(%J440w_fuJnjKIt#4zj&-CNLLg3d!pEM_C都送去,我葉氏絕對配合調查,順便感謝他連資遣費都替我省了。」葉凡霜說。

許秘書有些發寒的點頭,「知道了。」她掛上電話。

看到會場熱鬧的人氣,這才覺得心口有些回暖。

她這個上司生氣起來,Al7x*[email protected]=t*X3Q*u4_JU^6p!=-^fgsgidPN3V$JP*snt絕對只有可怕跟更可怕兩種,在你還以為能爭取的時候,她卻是越鬧越大,並把你記在小本子上。

這也養成下屬幾乎沒有二話的習慣,大部分人在她手下做事都很有效率,因為她討厭拖延。

整體來說,葉凡霜是個行是很有主見但能講理的主管,她甚至能幫員工接送小孩,只要能完成工作就好,所以儘管嚴^%7D%tK$5sFGflaV_^=2cqOl#+i+AY)[email protected]__2M^_&RZ%Q肅,但她是個很棒的上位者。

況且誰工作時,沒有一兩(&MF_7^g6HcQX4o6Dl23(tNI1o1lKzGz35MK+5f0Z=4Cca+*fx件徇私的選擇,葉凡霜深知上面的人要什麼,總能快速處理好,一般工作出錯她也不會苛責。

但如果6^B#*q#Kb95742i97V21d9oKlUxgdJBexJ_!2_aR6Nn$3XwOd=是攀關係搞特權,那就要祈禱自己事情做的夠漂亮,或者真的有貢獻,否則論關係,誰能有葉凡霜這個董事長的嫡孫女硬?

另一邊,葉凡霜又撥通了另一通電話。

謝琳臻接起電話,「喂?」

「我要抄襲證明的錄音。」電話傳來女子低沉的嗓音。

「知道了,老闆。」

謝琳臻微笑的補妝,看來又到她出馬的時候。

她看著鏡子裡的自己,原本她是在顳家的公司工作,平順的晉升之路卻被顳定均看上給打壞了,當然葉秀芬不會承認是自己兒子騷擾別人,反而指責謝琳臻勾引她的兒子,她最後就被被丟到葉氏的子公司,直到有一天[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YC4B0tPcK1(^qT-WMEnrBrU-zIqDZhI-c,葉凡霜來子公司開會,會後特別點了她留下。

「針對這次的企劃,妳有意見吧?說說看。」葉凡霜詢問她。

她毫不客氣的批評了一通,本來對這種大公司有很大期望,可是人人都擺爛也太瞎了吧!

葉凡霜卻沒有生氣,她靜靜的聽完後問:「很直白,所以我表弟就是看上這樣的妳?」

「我跟那賤男人沒有關係。」謝琳臻口氣不好的說。

顳定均是玩咖,自以為能玩所有女人,輕視女性甚至看輕所有人,活的高高在上,靈魂的質6m(Prv-OZ!XXgNugx(^*YXMb-I2OZQub0ao(@o#r&dH2v%k#Ag量卻低入塵埃,她才不屑這種人!

葉凡霜沒有生氣,她反而問謝琳臻:「那妳願意來總公司嗎?」

謝琳臻呆住,她都做好被開除的心理準備,這種狀況對方不是M就是還有其它要求。

果然,葉凡霜補了一句:「不過我想請妳幫我注意一個人。」

謝琳臻答應了,因為要照顧的是個女生,只要不是感情問題,她就沒有問題。

再來進總公司即使職位低了一點,但也是換了一個起跑線,她眼前就是一個機會。

「我不會當保母。」謝琳臻直接的說。

「只有上班時間,當我的眼睛替我看著就好。」葉凡霜說。

謝琳臻看著她,好歹這個人先把條件講清楚了。

她想了兩天,看到顳定均來公司後還是答應了。

所以,葉凡霜能發現生技組的副組長時常加班,以及雁荷寫的硬體升級單被陳襄理壓住,都是她告訴葉凡霜的。

現在她看著手機裡的電話,撥通名稱『親愛的』的號碼,「喂,今天有空嗎?」

另一邊,林雁荷又想到自己昏倒前的事情。

原本在會場的倉庫謝琳臻在整理要展的產品。

但身體的暈眩感越來越重,最後她覺得不行了,「那個琳臻……我……」

她沒有說完,整個人就陷落到黑暗中。


(圖/pexels)

在夢境中,她回到了高中。

某天她下課突然找不到姐姐,她不懂怎麼了,只好在家堵住葉凡霜問。

「姐姐,妳怎麼突然不理我?」她拉住葉凡霜,不懂她怎麼了。

葉凡霜卻少有的拒絕她的碰觸,林雁荷不死心的坐到她腿上,「姐姐!」

葉凡霜才轉而看著她,眼神若有所思。

「姐姐,妳不喜歡我了嗎?」林雁荷抱住她,然後靠近吻上去。

葉凡霜原本僵硬了一下,才抱住她熱情的回吻,l-f^%KxP4vWmSrZzjVn0rFf5+inUs(*S3wua)vh+LaKI4Y5FLK兩人唇舌糾纏一陣子後才分開,葉凡霜滿足的嘆息,「雁荷,我們不是約好,只有晚上……」

「才是我們的時間。」雁荷熟練的接話,她抱住葉凡霜,「可是姐姐,妳不理我,我怕啊!」

她們從小就感情深厚,甚至牽手踏越那條姐妹感情的線,喜歡到不能容忍其他人介入兩人的關係。

葉凡霜也擁抱住她,「我們不能被發現……」若是被發現兩人的事情,她不知道會有多少人生氣。

「可是妳不理我UNMIp$%&)!6Ky-xAoG6Z_##!cOOBgUWtue8K^bdm^5l7Q0+b&7,妳怎麼了?」林雁荷不顧約定的抱住她又親了一口,她習慣用這樣的方式撒嬌,以往只要她這樣要求,姐姐嘴巴很硬但總會容許她的任性。

「雁荷,我要保護妳。」葉凡霜突然慎重的說。

林雁荷不懂,她好笑的問姐姐:「為什麼?我又沒有危險q3O1iJrUyy%fCmBf_!LqZynVY5NgxzdtK*VEUUAdzU3Po0vN#)。」之前綁架的威脅已經沒有了,她們不需要擔心其它的對吧?

她親暱的貼著葉凡霜耳邊低聲誘惑,「我們來做舒服事情吧!姐姐。」

葉凡霜抱住她,眼神卻閃過她不懂的情緒,她細細的吻著自己,一下又一下。

她還記+E5nxrUJ0w6Un^5dY1zu!bIpp2Tisy%Mc!M^OU&nlGkNi0rCzI得那些吻,從嘴唇到脖子,她最喜歡那種感覺,微微的癢跟熱氣,但姐姐卻故意緩慢的吻,像是想要拖延著等待什麼。

例如……門口的開門聲。

「妳們在做什麼!」吳秋容的怒吼像是打雷一樣。

她驚嚇的起身,而葉凡霜則優雅的站起來,將自己藏在身後,她親眼看到葉姐姐跟媽媽對峙。

「葉凡霜……妳在做什麼?」吳秋蓉不敢置信地看著兩人,她的女兒跟葉凡霜在……親嘴?

「做什麼?雁荷就是我的『玩具』啊!」葉凡霜冷笑的說。

林雁荷呆呆的站在旁邊看兩人說話,這一切都太快了,姐姐怎麼了,為什麼突然這樣說。

「妳們給我分開!」吳秋蓉上前拉過林U+Z-5UJIBB+V)fiRX(Xs0U17lTRbudB9x0*ptG([email protected]雁荷,卻被葉凡霜擋住,她直接打了葉凡霜一巴掌,然後把林雁荷從葉凡霜身後拉出來也賞了她一巴掌。

「妳怎麼這麼不要臉!」

「我……」林雁荷呆呆的流淚,她沒辦法思考。

葉凡霜被打了一巴掌,她摸了臉後,神色更加陰冷的看著吳秋蓉,「真不好玩,從今天起,雁荷就[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q5y!Wb4e39_F!pW&fqwg9Q搬出我房間吧!」

林雁荷拒絕,「我不要跟姐姐分開!」

吳秋蓉狠狠瞪著自己女兒一會,「閉嘴!」她伸手扯著女兒回去。

混亂跟崩潰讓林雁荷不知道該怎麼辦,直到葉爸爸回來,吳秋蓉才裝作無事下樓用餐。

後來葉凡霜突然在飯桌上提出要把雁荷送出國。

「之前她吵著要去國外的學校,爸,雁荷這麼喜歡繪畫,就讓她去吧!」葉凡霜說。

因為之前兩人的感情極好,葉爸爸就不疑有他的把雁荷送出國,文件什麼的葉凡霜居然在學校替她弄好了。

雁荷她幾乎能肯定,姐姐是有預謀的送她出國。

她出國前攔著葉凡霜問:「為什麼?那天房門沒有關好是妳計畫的對不對?還有申請學校的文件,姐姐妳怎麼了,告訴我好不好?」她N6twI4u2x*[email protected]攔著葉凡霜問。

葉凡霜卻甩開她,「我不是妳的姐姐。」

林雁荷嚇住了!

之後她就被送上飛機,她還打電eIPJ8vpF9mlcXq%(w0NhnNFSvT)AK+sI!aoVAhK3NnTKr-3yrp話回去,「姐姐,我真的無法忍受,拜託帶我回去……我不知道自己哪裡錯了……」

但回應她的是葉凡霜冷冰冰的一句,「妳該長大了。」

不知道什麼原因,葉凡霜一夕間就變了,她是姐姐丟棄的『玩具』嗎?

內心的恐懼淹沒了林雁荷,不想被丟棄的感覺讓她在回到現實的時間,葉凡霜來找自己時,口氣格外不好。

林雁荷醒來前,因為吃止痛藥睡的有些迷糊,感覺到有人伸手溫柔的摸著她的額頭,像是回到小c=F3k05RcHTVIvlAg(dqVAm4jeI3%ZARcS3KbZKy8Y*Upxj0&o時候,葉姐姐總是憐愛的摸她的額。

然後她突然驚醒,葉凡霜!為什麼在這?

葉凡霜終於忙完公司的事情,她又上來看一次林雁荷,看著她睡熟的模樣,忍不住的伸手輕撫,卻驚醒了這隻暴躁的小kZVv%7Nznl^B(a$wQr-5!NmZlR&D=3Rcs0Ye&9dEnijw_y6iD(貓。

林雁荷坐起身低聲的問:「……為什麼妳要來這?」她似醒非醒的模樣,讓葉凡霜摸不透她現在狀況如何。

聽到那句話的當下,葉凡霜以為她是問這間宿舍,「我不是說過,這是公司……pyd4nwtHKMjVkC(BW&($bkzHjVNiRu1-0f)[email protected]」她突然反應過來,雁荷是在問另一個地方。

林家。

「妳是說去妳家嗎?」葉凡霜看到雁荷肯定的點頭。

她心裡卻閃過某個畫面,第一次見面時,她跟爸爸站在林家,她看向玻璃窗,卻似乎看到什麼讓人心驚的東西。

「我只能說抱歉,但我不後悔……」

林雁荷!08(8K5DNb^m4_hs^cX0lEL$&V9=5RQKeA4Rh_%kAJW!^8g)o^發現自己又提起小時候,像是自己長不大一樣,她把被子一矇打斷葉凡霜,「妳滾出去!別吵我!」在被子裡,她想像葉凡霜會自己消失。

「好。」葉凡霜沒有反對的離開房間。

林雁荷閉上眼睡到深夜,直到睡夠了才起床,桌上有葉凡霜的字條,寫著買好的沖泡熱飲放在哪。

葉凡霜現在對她的好,讓林雁荷想起以前的葉姐姐,以前就算她再忙,也會用一堆便利貼,寫著那些要注意,等她有空就過來看自己n^W$EmbGIlNYRj^OeOBhLJtjp7)[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axd7%w!!

心口微暖沒多久,內心卻突然有股黑暗竄出來吸走這份溫暖。

這樣就想要原諒她了?

林雁荷,妳心太軟了!妳忘了那些痛苦嗎?

妳以為葉凡霜會一直對妳好?

她只是升職後有空了,想用溫情騙妳繼續當玩具,等玩弄夠了她又會再把妳丟掉。

林雁荷拿著字條的手握緊。

「是啊!」她喃喃自語,想起兩人分別的回憶。

那時候她是被葉凡霜丟到國外的。

她徹底被拋棄了,之後她不死心,好不容易打電話回葉家。

「姐姐妳接我回去好不好?」她在電話一頭哭,這裡的人說話她都聽不懂,但她懂那種歧視的眼神和嘲笑聲音。

她好害怕!

但葉凡霜卻冷淡的說:「妳該學著長大了。」然後掛掉電話。

之後她被斷了金援,自己想辦法去打工,然後把大學念完。

想到打工,她眼神轉為黑暗,甚至她差點……

心情更不好了,她感覺胸前有些癢,打算先去洗澡,結果剛踏進浴室……

浴室傳來女生的尖叫。

「啊!」

作者:馥閒庭

看百合小說《控制關係》全系列

看馥閒庭作品

一起發大財!同婚合法帶來29億粉紅經濟!歡迎聯繫拉拉台,幫你精準投放廣告至LGBT社群!

業務Hans信箱:[email protected]臉書私訊

延伸閱讀

妳也會喜歡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