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劉雅羽把雁荷載回租屋處,上樓時,她看著雁荷沉默的模樣。

「那個人得到了報應,不開心嗎?」她問林雁荷。

林雁荷眨眼看著劉雅羽,「雅羽,妳覺得我錯了嗎?」她不該這樣對待許誌峰嗎?

她的表情帶著對此事的迷茫。

可若是不這樣做,她怎麼面對自己,那個在夜晚噩夢的間隙,嘶啞的問她自己受到的污辱算什麼?

那個痛苦的自己,一直都討厭人群,因為人性相關的課題沒有標準答案,看到許誌峰痛苦她很開心許誌峰得到報應。

但開心過後,她不知道自己這樣想是對還是錯?

她曾經善良,但善良有讓她免除厄運嗎?

沒有。

「嗯……我覺得妳沒錯。」劉雅羽微笑的說:「看到性騷擾犯變成這樣,只覺得很痛快。」

雁荷看著她的眼睛,辨認她說的話是真心的,才跟著彎起嘴角:「嗯!」

將林雁荷送進門,劉雅羽卻突然問她:「雁荷,妳真的喜歡女生嗎?」

林雁荷不假思索的回答:「喜歡啊!」

她鎖好門轉身要進屋,卻被劉雅羽雙臂困在門板上,昏暗的室內,劉雅羽的眼神帶著光,她看著雅羽,有幾分惡魔降臨人間的魅惑,她貼著自己時微微的香氣傳來,一時之間無比的曖昧。

劉雅羽看著她的臉,問出內心的疑問:「那妳為什麼……不跟我上床呢?」

那天她們喝醉後,她醒來就睡在雁荷的床上,頭上還撞了一個包,但兩人沒有發生關係是肯定的。

一向對自己的皮相自豪的她看著林雁荷,雁荷沒有對自己動心嗎?

雁荷緊張的看著她,「我……」她看著劉雅羽,其實想對雅羽說的話很多,但話到口邊她卻停了。

這個人,終究是不屬於自己的。

內心的聲音傳來,林雁荷苦笑的看著劉雅羽,清楚她的人生藍圖裡沒有自己,從很多小細節中都看的出來,她們終究是在假裝交往的敵人。

所以她從不在乎劉雅羽的電話,劉雅羽也從沒看過素描本的其它部分。

情人間的交往不是這樣的,應該充滿猜忌跟甜蜜,起伏大到像是股票的線,而雅羽只是自戀的認為自己會愛上她而已,可惜沒有。

林雁荷有些無奈的說:「其實……我沒辦法接受其他人的肢體接觸。」

她終究不想當先戳破窗紙的人,只好隨意的搪塞過去。

劉雅羽並不知道她的想法,只是繼續追問:「為什麼?是因為……某人嗎?」

「因為……」林雁荷細聲的開口。

劉雅羽看到她如此,忍不住猜想,該不會是葉凡霜吧?

幸好林雁荷只是尷尬的說:「因為我的前女友,她讓我對這種事有點……抗拒。」

跟劉雅羽上床,就會想起跟另一個女人碰觸的記憶,這讓她非常抗拒,她的身體不想接受別人的目光,她討厭這樣的自己。

幸好不是葉凡霜,劉雅羽心理慶幸,卻有點不好意思,感覺自己有點急色,但是她抬起林雁荷的臉,「雁荷我……」

「如果妳想分手也沒關係,是我的錯,對不起,耽誤了妳。」林雁荷低聲承認,她沒有在交往前把這件事情講開,確實有錯,幸好兩人到現在也才認識一個月多。

現在分手應該沒關係吧?

劉雅羽卻走過來抱住林雁荷,「小傻瓜,我會等妳的。」她抬起林雁荷的臉與她對視。

「嗯……」雁荷不置可否的笑著。

「那……至少親我一下嘛!」劉雅羽看著她說。

「好啦!」林雁荷看著她湊近,伸手攀上她的肩膀,然後貼近她的臉,在劉雅羽的臉上親了一下。

兩人對視,林雁荷微笑的開口:「雅羽……」

劉雅羽剛想說什麼,她的電話卻響了起來,看了手機後她歉疚的說:「雁荷抱歉,我們公司老闆找我。」

林雁荷微笑,「沒關係……」她看著劉雅羽離開自己家的背影,她原本甜蜜的表情也收起來。

此時她看起來不再柔弱溫婉,站在黑暗的房間,月光滲著冷意照進房間,她看著自己的電腦開口。

「我也有事要忙呢!」

網路是頭嗜血的怪物,對這頭怪物而言,真實根本不重要,重點是有什麼樣的勁爆內容,足以讓人胃口大開,甚至可以立即打臉或者當作談資,才是這頭怪獸最喜歡的糧食。

許誌峰對林雁荷的騷擾影片爆了出來,甚至還有他跟同事吹噓可以拿下誰,還有他私底下又說哪個男同事老婆很騷很會搖的錄音。

竊錄他人的聲音影像是妨害秘密罪,但比起竊錄者,社會更在乎影片中的許誌峰,因為這個人是個色情且兩面三刀的小人。

就算他被逼到跳樓,還是有很多人樂的看他身敗名裂。

葉氏以他的學歷造假為由開除他,將公司跟此人的關係切割得一乾二淨。

接著許多女生跳出來說被騷擾,有錄音、有影像,甚至還有日記,五花八門一天一個爆料。

許家人都崩潰了,許母出來澄清:「或許我兒子有些不規矩,但還不是那些女生勾引他!」

想出來滅火卻反倒提油救火,這些事被製成迷因梗圖,然後又是一波的輿論操作,網路的世界裡,一旦犯錯就等於別人有理由發洩自己的憤怒。

連續一個禮拜,網路上各種對許誌峰的詆毀,像是命運的手摧枯拉朽般將人輾壓至毀滅。

許家貼出許誌峰彌留躺醫院的影片,想要獲得同情跟喘息。

但馬上有人就跟著貼出被他騷擾的女生,從樓上跳下去自殺的影片,將許誌峰逼到無路可逃。

甚至網路上的攻擊像是有人輪班一樣,幾乎是陰魂不散的針對他。

他的消息在各大社群平台,人們也用各種裝置的眼睛對視,手機螢幕上,有人傳了一份檔案在群組。

一雙手放在手機上,在群組下達了許多指令後才關掉,她看著手機上的吊飾,她珍惜的用手摸著手機上的吊飾。

電腦前,林雁荷看著許誌峰的留言彎起嘴角,「活該。」

現在網路上有一派人說許誌峰咎由自取,他好色活該,另一派人則針對他的學歷、比賽造假打擊。

兩派人反而更像網友自發的攻擊,也就有更多人下場譴責許誌峰,大到政治人物在節目討論,小到網紅、影音平台都是討伐的聲音,他的人生經歷都被扒開來用放大鏡檢視。

還有人爆出『疑似』許誌峰去女更衣室,然後拿下針孔攝影機的過程。

許家崩潰了,但葉氏的女職員們更崩潰,提告的數量連帶把葉氏搞的烏煙瘴氣,沒有人有空管林雁荷,因為現在公司的每個女職員都惶惶不安。

最後,所有的輿論又攪成一團爛泥,變成許誌峰跳樓清醒後的泥沼。

為什麼是我?

許誌峰被逼瘋了!

現在他在精神病院,不管尖叫或崩潰都被冰冷的攝影機拍攝。

「他已經進了病院了。」將內存影片的記憶卡放在桌上。

今天是周日,許秘書不在,是個男秘書在葉凡霜的辦公室報告。

葉凡霜簽文件的筆停了下才繼續,一時間整個辦公室只有書頁翻動的聲音。

「網路的留言,還有說什麼嗎?」葉凡霜優雅的看著文件。

「沒有,最惡毒的詛咒也就是生不如死。」男秘書低聲說。

「那就放著吧。」葉凡霜低聲吩咐。

「是。」男秘書正要轉身,卻被叫住。

「你去跟院長打聲招呼,說之後的事……等之後再說。」葉凡霜說完就認真的看著文件,日光燈下,她像是尊石頭的雕像,連心腸都是冷硬的。

男秘書點頭說了聲「是。」關上門離去後才摸了摸脖子,心情鬆緩後才離開辦公室。

在他經手這件事後,他發現許誌峰就是個智障,被自己好色蒙蔽到眼前的人是誰都不知道,被葉董的孫女設計後,這樣的下場應該能堵住很多打聯姻主意的。

男秘書轉身拿自己的公事包,他還要去醫院『打招呼』呢。

等秘書離開後,葉凡霜才將影片存入手機。

看到許誌峰變成這樣,也不過才一個禮拜而已,這也是林雁荷被罰留職停薪的一個禮拜。

當林雁荷回來上班後,她就被叫到葉凡霜的辦公室。

她敲了敲門,看著門牌上的副理室有些出神的想,這女人居然還沒轉正,也太慢了吧?

「進來。」葉凡霜低沉的女聲傳來。

聲音穿透門板,林雁荷才有些回神的推門,許秘書則在外面將門帶上,讓這對姐妹可以好好聊天。


(圖/pexels)

「妳自己看吧。」葉凡霜打開手機,讓雁荷看許誌峰被送上精神病院的瞬間。

林雁荷想起之前在辦公室,葉凡霜在自己耳邊對她承諾,只要公司的研究項目結束,她會馬上處理掉許誌峰。

因為這承諾才讓雁荷乖乖去道歉,等到研究結束進入生產階段,她才馬上開始收拾許誌峰,而她也做到了。

「這下妳可以收手了吧?」葉凡霜看著她問。

葉凡霜看著林雁荷,她臉上還有著涉世未深的稚嫩,她知道雁荷的追殺行為來自對那些女生的不忍,但終究這是一個不公平的社會……

但想勸她的話到嘴邊,還是沒有說出口,因為她看到雁荷不再對自己冷著的臉,至少……她還願意找自己拜託。

心裡有些安慰,這樣表示雁荷心裡還有她吧?

其實葉凡霜做的林雁荷都有看到。

為她動用關係,讓葉氏的保安同意外人進入,逼迫許誌峰給他難堪,並花錢找人調查,找網路公司對的他攻擊,還要顧及葉氏不被輿論追究,甚至連許家的法律問題都處理了。

林雁荷勉強的點頭,「嗯。」

確實有感受網路上的『助力』,但這還不夠!

她想到手上的資料,如果葉凡霜請的徵信社沒有出錯,那個男人受到的懲罰還不夠深!

葉凡霜看她並不想停止的模樣,她嘆息的拿出一個隨身碟讓她握住,「乖,我說過會處理他的,把那些惡作劇收起來好嗎?」

「妳知道?」林雁荷有些驚訝的看著葉凡霜,其實手上的隨身碟並不是重點,而是夾帶過來的一張小紙條,那是一張便利貼,在葉氏隨處可見,上面還有葉氏的LOGO。

林雁荷的記憶回到許誌峰騷擾她的前一晚,那天她故意加班,然後裝作害怕的去敲許誌峰的門,說更衣室有蟑螂,但她手機在裡面請他陪自己拿。

「妳不是卡紙嗎?」許誌峰裝作無事的說:「我幫妳看卡紙啊!」他也彎腰裝作一起看的模樣。

其實那時候,許誌峰還湊過來說了句:「昨天妳不是主動來找我?」

是啊!

林雁荷內心白眼,只是找你陪我拿個手機,就以為我對你有意思?

林雁荷的的回憶又跳到許誌峰被放到網路上的影片。

那段許誌峰在更衣室偷拍的影片裡,畫面原本一片黑暗,開了燈後看到的是跟人差不多高的視角,可以看到整個更衣間,然後更衣間的門板打開,許誌峰的人影出現,左顧右盼的找什麼,然後他似乎確定沒有人後,伸手拿下攝影機。

這樣的畫面配上標題,某公司更衣室的偷拍變態影片流出。

影片的標題非常辛辣,許誌峰的臉清楚出現在影片中。

對網友而言,這就是證據確鑿。

實際上他伸手拿出的,只是她掛在壁勾上的手機。

而所謂的蟑螂,只是一張黏在頭髮上的便利貼,是她自己黏上去的,也是後來葉凡霜給她的。

那個掛勾是偷拍用的針眼攝影機沒錯,但真正安裝的人卻是雁荷,為的就是把許誌峰推向地獄,後來就是上新聞的騷擾事件,還有許誌峰跳樓。

至於葉凡霜怎麼知道的,是林雁荷做到她從醫院回來後,知道雁荷先回去了,她就去調茶水間跟公共空間的監控影片,原本是想要收集雁荷受委屈的錄影,到時候報警也有個證明。

順便把空間整理一下,刪除沒有意義的監控畫面,但她整理其它監控時,卻又看到更早之前的影片,才知道她的好妹妹雁荷玩的小把戲。

那隨身碟裡的監控畫面,是雁荷在許誌峰走後,又跑回更衣室,親自取下掛勾的畫面。

她馬上就想到,網路上所謂的偷拍影片,是雁荷要報復許誌峰的手段。

那掛勾也只掛了不到半小時,除了許誌峰的臉,什麼都沒有拍到。

當然,為了自己的妹妹她把影片刪除,順便用權限改了紀錄的時間,警察來的時候也只調到許誌峰騷擾雁荷的片段。 

但她沒有罵她反而叮嚀雁荷:「要報復他,不需要這樣捨身飼虎。」葉凡霜看著雁荷說,自己有許多種讓許誌峰痛苦的方法,不用雁荷親自動手。

「我能怎麼辦?我只是做我能做的。」林雁荷苦笑,她知道葉凡霜有很多手段,但她也知道,葉凡霜就是想要讓自己去求她,但她不想低頭。

姐姐終究替自己收拾了一次,她內心很彆扭複雜。

為什麼不早一點,為什是現在才亡羊補牢似的對我好?

葉凡霜有些疲累的看著雁荷,「妳到底怎麼了?為什麼要做到這樣?」她不懂自己的妹妹怎麼了。

以前的雁荷不是這樣的,她還記得國小快升國中時,某天上轎車就聞到一股臭味,發現雁荷撿了受傷的流浪狗回來,軟弱的哭著要用自己的零用錢去救汪汪,明明是這樣善良的女孩,為什麼現在變成這樣?

她們分開的五年,雁荷到底經歷了什麼?

林雁荷看著影片中的許誌峰,「我也想問為什麼。」

為什麼當初要挑我?

當許誌峰輕視的眼神掃過自己,當他的手碰到自己的臀部時,她也想問,為什麼隨便碰我?

我也喊過不要,也拒絕過了,甚至那天穿的是牛仔褲,但又怎麼樣?

你還不是自以為是的摸上來。

那就一起吧!

大家都是玩具,是名叫輿論的魔鬼手上把玩的玩具。

林雁荷想到網路上的評論,說不定,沒過多久就換她被追究,但是又如何?

人類天生有追求毀滅的傾向,而她如果要毀滅,她就要不計後果的拖許誌峰下去。

她看著葉凡霜的表情,讀到姐姐覺得自己變了的疑惑,她內心卻陰鬱的笑了,葉凡霜,妳懂什麼?

林雁荷又陷入憂鬱的世界,現在她內心周圍都是陰冷的水,充滿空間開始淹沒她的殘軀,她知道自己的靈魂就深眠在黑暗之水,或許她就會變成一個恐怖水鬼,永遠無法離開陰寒之地。

現實中,卻有一隻手抓住她的手,讓她嚇的縮手,「幹嘛!」

葉凡霜的聲音在耳邊,她伸手拉住雁荷的手腕,「我找了一間醫院,妳去把疤痕除掉吧!」

「我不要!」林雁荷馬上拒絕,她需要這些疤痕,有這些疤痕她才能確認自己活著。

「為什麼?」葉凡霜皺眉,她的妹妹不需要這些傷痕。

「這是我的身體,我自己決定。」林雁荷有些陰鬱補了一句,「妳已經丟掉我了,就不要來干涉我的人生。」

葉凡霜憑什麼管自己?

葉凡霜看著她執迷不悟的模樣,「那我不需要照顧許誌峰囉?」如果她不管林雁荷,那許誌峰的事情與她何干?

「不照顧他,葉氏的名聲呢?」林雁荷狡猾的問,她看著葉凡霜,「就算開除他,這個人也是從葉氏掉下去的,妳會不管嗎?」

姐妹兩人的眼神對視,交流卻已經超過了語言。

她們從小一起長大,太了解對方了。

林雁荷冷笑,她很清楚就算自己不拜託葉凡霜,這女人也會把許誌峰醫到表面無傷,因為這是葉氏的門面,葉凡霜了解她的小動作,她也同樣了解葉凡霜,這個女人是葉氏培養出來的,對她而言,葉氏的利益絕對能左右她的行為。

就像……

林雁荷想到被送出國後,她還是不死心的打電話,但葉凡霜卻將電話掛了。

後來她告訴別人的理由是,她要專心進葉氏訓練,這女人從她求救無門的人生消失時,她就該忘掉她、放棄去找這個人。

葉凡霜看她的眼神激動,只好轉而提起另一件事,「那跟劉雅羽分手吧!她是……」

林雁荷更不想談劉雅羽的事情,她直接打斷葉凡霜,「其實讓我進公司是姐姐的安排吧!」

葉爸爸的遺囑裡根本沒有這件事,那條件就是葉凡霜加上去的。

葉凡霜坦然的承認,「是……」她看著雁荷,雁荷難道真的喜歡劉雅羽?

「為什麼要這樣安排?」林雁荷看著她,「明明是妳逼我出國的不是嗎?」是姐姐掛掉她的電話,為什麼又要她回來。

林雁荷原本以為葉凡霜會繼續辯駁,但她卻少有的軟了態度,低聲拉著她手說:「……對不起。」

這件事情她有必須這樣做的理由,只是五年的分離太久了!

久到她被妹妹記恨是應該的,只是她想補救這段關係,所以才在遺囑裡加了但書,要雁荷回來,對於把雁荷趕出葉家,葉凡霜是愧疚的。

整整五年毫無音訊,這確實是自己的錯,當時的自己一定讓雁荷非常絕望,可是她想彌補,但雁荷卻離遠了。

看到葉凡霜這樣子,林雁荷突然不知道要說什麼,內心很複雜,葉凡霜這麼高高在上的人,也有低頭的時候嗎?

林雁荷深吸一口氣,她看著葉凡霜的模樣低聲說:「太晚了。」

這句道歉來的太遲,遲到她都已經放棄了才出現,反而有點多餘,甚至不知道怎麼面對她,讓人痛恨起軟弱的自己。

「雁荷……」葉凡霜擔憂的望著她,伸手抱住她,兩人的臉越貼越近。

林雁荷看著葉凡霜的眼睛,那雙眼睛裡有著柔軟的歉疚,這麼少有的情緒,卻也是葉凡霜只讓她看見的,讓她幾乎想要溺死在這份溫柔裡,如果不是被打斷的話。

「副理,經理回來了。」

許秘書開門走進來,看到穿著套裝的葉凡霜抱著林雁荷,她開門後楞著,因為看到葉凡霜臉上溫柔的表情,那是她在葉氏五年都沒有看過的。

姊妹兩人的行為升溫讓她有些驚訝,因為沒有想過冰冷的葉凡霜會抱人,尤其她抱著的,是一進公司就被她盯上的繼妹。

葉凡霜在雁荷耳邊細語幾句,又拍了拍她像是安慰的樣子,許秘書猜測這對姐妹終於和好了。

「總之,妳先回去,我會處理好。」葉凡霜溫聲的說,然後將雁荷送到門口。

林雁荷出去時低著頭,許秘書甚至都沒有看到她的表情。

葉凡霜在雁荷離開後,才放開手對許秘書說:「走吧,我們去找葉經理。」

「喔,好。」許秘書回神後抓著自己的文件跟上。

不知道是不是看錯,許秘書在走廊看見葉凡霜時,進到葉秀芬的辦公室前,眼睛在下午的陽光下瞳孔似乎擴張了點。

葉凡霜看到從台中剛趕回來在經理室的葉秀芬。

「姑姑,一路辛苦了。」葉凡霜話裡有些深意的說。

許誌峰出事前,葉秀芬就『剛好』的出差去了,但卻在雁荷毆打許誌峰時出現,只見她默不作聲的離開後,又去外面『忙』到許誌峰住院也沒空探望,甚至連那個重要的研究成果的會議都沒來,直到許誌峰傳出跳樓的消息後,才急忙的趕回來。

她這個姑姑最懂的,就是所謂的人情世故吧?

葉凡霜帶著優雅的笑,配合她穿著的套裝,看起來端莊又專業,完全看不出剛剛她還抱著妹妹溫言安慰。

對比起來,葉秀芬看到新聞就衝回來,一路風塵僕僕充滿狼狽跟凌亂,在車上她就感覺不對勁,葉凡霜最近並沒有什麼特殊的動作,但怎麼會讓公司鬧出這麼大的事情。

葉秀芬用指責的語氣開口:「凡霜,妳應該叫我葉經理,還有這是怎麼回事?為什麼有人在公司跳樓了?」

想到手機上的新聞標題,葉氏逼死員工是什麼名聲,發生這樣的事情,那她在爸爸面前不就丟臉丟大了?

她看著葉凡霜表情帶著失望開口:「我一不在,公司就發生這麼多事情,妳這個副理是怎麼處理的?」她言語間帶出自己對公司很重要的意思,順便也貶低了葉凡霜的能力。

葉凡霜依舊用平靜無波的表情回應:「這就要問姑姑了,怎麼會選個假學歷的許誌峰來公司?」

許誌峰的學歷是假的,自然能力也是裝的,若不是她發現去申請研究室的文件,都是簽副組長的名,外加某人給的消息,她都不知道許誌峰原來是個草包。

她看著一旁的許秘書一眼。

而葉秀芬聽到批評馬上反駁葉凡霜,「許先生是我找來的沒錯,可是妳怎麼就知道學歷是假的?」說完她直接轉身,「算了,我去找妳爺爺,這件事情已經傷害到葉氏,凡霜,妳在葉氏多久了,怎麼會犯這種錯?」葉秀芬走出辦公室,把葉凡霜留在原地。

葉凡霜並沒有自責,在目送姑姑離開後,她回頭對許秘書說:「許秘書,麻煩妳把思美現在的進度給我看。」

「喔好!那個……副理,我們不用跟著去嗎?」許秘書看著葉凡霜。

現在葉秀芬肯定要去告狀跟推脫責任吧?

如果不跟上去澄清,會不會下場很難看,就算葉凡霜是葉展鵬唯一的嫡孫女,終究傷到公司的商譽了。

「不用,證據我都交給爺爺,至於姑姑那邊……」葉凡霜看著門口微笑。

她語帶保留的說:「我是小輩,總要給長輩留點面子。」

讓爺爺在她面前訓斥姑姑,姑姑的臉面也不會太好看,她還是迴避的好。

許秘書看著葉副理胸有成竹的模樣,總覺得頸後有些涼。

葉秀芬到達董事長葉展鵬的辦公室的門口,腦子飛速運轉間已經想了好幾套說詞。

最後她決定把自己也歸類到被許誌峰騙的一方,這樣一來她也是無辜的受害者,最多就是被罵個識人不清,但看在不知者無罪的份上,爸爸總不會對她太嚴厲吧?

哥哥走後,她可是爸爸唯一的孩子!

她上前讓祕書通報董事長,秘書進門後她就跟著進去,一進到辦公室她馬上開口:「爸爸,許誌峰的事情我也不清楚。」

「妳不清楚?」葉展鵬挑眉,「那妳過來幹嘛?」他看向出嫁後,回來公司幫忙的女兒。

說是幫忙,但葉秀芬回來也有半年了,喪禮都處理完了,她卻不打算回顳氏。

「爸,我知道你在生氣許誌峰的事情,我已經替你罵過凡霜了,她年輕火侯不夠,這種事情她沒有辦法處理好也是正常的。」葉秀芬說的時候,完全將自己聘請許誌峰到公司的責任撇清。

葉展鵬看著她,「喔?那妳說……許誌峰的事該怎麼處理?」

如果葉秀芬此時冷靜,就會發現葉展鵬的話語中帶著一絲不耐,可惜她太急著解釋,忽略了葉展鵬的怒氣。

「當然是把這件事情壓下去,不然葉氏的名聲多難聽啊!凡霜不會處理就算了,那個林雁荷靠著哥的關係進公司,把內部氣氛攪的烏煙瘴氣,士氣都被打擊了還怎麼做事?」

葉秀芬想到這件事的起因是林雁荷,她就覺得生氣,一個外姓人分走財產就算了,受了委屈就該為公司乖乖吞下去,居然還鬧出性騷擾事件!

她並沒有打聽清楚事情的起因,只是單方面認為是林雁荷勾引別人,也沒有詳細調查就打算壓下處理。

聽到她這樣說,葉展鵬把手上的文件放下,看著葉秀芬一臉詢問:「妳說凡霜處理不好,那妳這個『葉經理』去哪了?」

葉秀芬看著葉展鵬的臉色和緩下來,以為是他不生氣了就馬上說:「我去看了中部的場地,爸爸我跟你說,我跟迷木集團可以合作,就讓定均……」

「不用!」葉展鵬伸手擋住她的話,將手上的文件丟在桌上示意她看,「妳告訴我,這個是什麼?」

那天會議後,除了許誌峰的事情,葉凡霜還另外給葉展鵬一份文件,裡面的東西足以顛覆葉氏。

葉秀芬仔細一看那份文件,之後臉色刷白,「這、這……」

「葉家在北部的土地為什麼被抵押了?」葉展鵬瞪著她,「我跟妳說過那塊地不能動!為什麼被人賣了?」

葉展鵬的手下有好幾筆土地,北部那塊地是他的心頭肉,但顳定均卻把地契給抵押出去,若不是葉凡霜發現阻止過戶的交易,不然現在那塊地已經不姓葉了。

「我……」葉秀芬看到簽約人的欄位是自己兒子的筆跡。

完了,這下真的死定了。

定均到底怎麼偷到葉家土地的合約?

還偏偏是爸爸最在乎的那塊土地,那可是將來有大用處的!

賣的價格還這樣低,那種太歲上動土的事情……

她心口發涼腦子也亂了,只能盯著葉展鵬怒氣的臉。

「還有這個!」葉展鵬把一個小紙箱摔在桌上。

葉秀芬翻看紙箱,裡面是顳定均跟別人賭博的照片,還有一篇沒有報導出來的周刊草稿跟借據,若是報導出來葉氏將會……

「我葉某人一輩子做生意堂堂正正,開公司是為了洗黑錢嗎?」他把文件砸到葉秀芬身上!

旁邊的秘書站到了葉展鵬旁邊,防止葉秀芬傷人。

他心裡覺得難怪,葉凡霜讓他把人弄到療養院,這樣事情應該會更大,但比起葉氏洗錢這種重罪,騷擾這件事爆出來正好是一招圍魏救趙。

葉展鵬怒斥:「如果不是凡霜攔下這篇報導,妳告訴我,員工性騷擾跟葉氏洗黑錢哪個新聞比較大?」

葉家當然沒有洗黑錢,但是這份借據跟照片卻是真的!

許誌峰學歷造假又騷擾女同事,終究是個人行為,葉氏做了切割就好,但葉氏的洗黑錢新聞一出,就算空穴來風好了,誰還敢跟他們做生意?

葉秀芬緊張的說:「爸爸……」

她知道爸爸看好那塊地的增值空間,現在卻被自己兒子賣了,那肯定觸到龍的逆麟,恐怕顳家也沒有什麼好果子吃了,加上周刊刻意帶了家外孫賭博的風向,然後進行金流的洗白,甚至刻意細數葉家跟黑道有關的親戚,要引導讀者認為葉家洗黑錢,一但這事發生,那驚天的損失她賠不起的。

「證據確鑿妳解釋什麼!」葉展鵬看著她,「妳出去,我不想看到妳!明天起妳回去分公司吧!」

葉秀芬愣住,「不!爸爸……」她要往前卻被一旁的秘書擋住。

葉展鵬看著她問:「怎麼?我這個董事沒有資格決定?」

葉秀芬腦中飛轉能翻身的說詞:「不、不……我……是凡霜!對!這都是凡霜設計的!她既然能攔截下來,為什麼不乾脆連騷擾的新聞都攔下,肯定是假裝為您好!」

「那借據就是真的囉?」葉展鵬看著葉秀芬問。

「借據……」葉秀芬啞口,兒子欠下賭債確實是真的,她還指望著用哥哥葉偉成的遺產來填。

葉展鵬冷笑,「我的好外孫,妳的好兒子,在外面欠下幾百萬的賭債,還揚言葉氏將來都是他的,他花不完呢!」

「呃……那是……」葉秀芬眼神亂瞟卻已經無法再說話。

看到葉秀芬的模樣,葉展鵬嘆氣對祕書揮手,「把她趕出去!」

葉秀芬有當領袖的野心,卻沒有相對的能力,自己外孫犯錯想拿葉氏彌補他並不生氣,但是對公司的掌控跟消息的控制,卻終究沒人能超過凡霜。

看來葉氏的繼承人選可以決定了。

「不!爸爸……爸爸……你聽我說!」葉秀芬還想要挽回,可是當葉展鵬看過來時,看到爸爸的臉色心裡又開始發涼。。

「不用說了。」

葉展鵬看著她失望的說:「我不想看到妳。」

砰!

葉秀芬被趕出總經理室,她不甘心看著對她關上的門,像是這扇門甩了她一個巴掌。

旁邊的秘書低頭做事,她卻感覺周圍的人在訕笑。

下午人事部就發公文了,葉秀芬轉調分公司,葉凡霜調任經理一職。

公佈欄前,所有同事都在八卦,總公司一夕間風雲變色,原本的葉副理高升經理,而葉秀芬卻轉調子公司,當中到底發生什麼。

「哇!這算太子上位嗎?」有人好奇的問。

「太子還早呢!別忘了總經理上面還有總裁的位置。」

人群討論聲傳來,林雁荷也站在人群中看著公文,想到前幾天葉凡霜跟她的對話。

「現在妳想怎麼搞都沒問題,我來處理的。」

葉凡霜的語氣帶著一份寵溺,如果五年前聽到,她會欣然接受,但如今她不屑了。

我原本就是孤獨的,早在決定反擊那刻,就知道自己身後沒有任何人,也不需要任何人。

林雁荷看著白紙黑字的公文若有所思,所以她才要自己忍到案子完成嗎?

讓公司爆出醜聞,還能夠高升,恐怕她手上還有什麼更大的秘密,所以才能不降反升吧?

林雁荷看著人事部的命令,終究自己還在葉凡霜的掌控中,她好像永遠無法逃脫這個人的控制。

「哇賽!沒想到耶!」謝琳臻站在她旁邊驚嘆,「雁荷,那妳應該會沒事吧?畢竟妳姐……呃,有葉經理罩著,許誌峰跳樓這件事應該沒問題了。」

林雁荷跟葉凡霜的姐妹關係,已經是公司公開的秘密,有這種姐姐當依靠,肯定沒事的!

「恭喜她。」林雁荷說:「至於我有沒有事,就要看上面有什麼安排。」

「謝謝。」葉凡霜突然出現在兩人背後。

眾人對葉凡霜打了招呼就快速離開,而謝琳臻甜甜地喊了一聲:「葉經理。」

「葉經理。」林雁荷平靜的說。

「雁荷,妳的恭喜我收到了。」葉凡霜說,職位高升讓她的嘴角也有了笑容。

謝琳臻感覺氣氛不對嘿嘿一笑,「我去廁所。」說完就先溜了。

剩下兩人站在公告欄前,林雁荷也打算離開,卻被葉凡霜叫住:「等等。」

林雁荷停步,她不懂葉凡霜要幹嘛,既然事情結束她又升上經理,應該沒有理由繼續找自己了吧?

難道她想在大庭廣眾下,跟她討論五年前……

「思美的案子妳處理的怎麼樣了?」葉凡霜問。

林雁荷眨眼在內心笑自己蠢,葉凡霜找她當然是公事,聽到自己平靜的回答:「還在設計。」

葉凡霜關心的問:「兩個禮拜了,不夠時間嗎?還是我再延……」

林雁荷看著自己的電腦嘴硬,「不用,我沒靈感而已。」她補了一句:「我自己會加快的,葉經理。」

葉凡霜看她抗拒的模樣,也不再說什麼,只是叮嚀一句:「嗯,要趕上打樣跟印刷。」

林雁荷只好點頭,「是。」

兩人誰也沒先走,氣氛凝滯了一會。

林雁荷一步步的走向葉凡霜。

葉凡霜看到她靠近,心臟隨著她的靠近跳起來,雁荷走近自己,她原本抱胸的手也放下了。

或許,雁荷心裡還是有自己的不是嗎?

她正要迎上林雁荷,卻被她閃身錯過。

林雁荷一臉陌生看著前方說:「經理請妳自重,我已經有女友了。」

葉凡霜的臉色轉為陰沉,站在原地開口:「女友?」

林雁荷冷冷的說:「總之我會加快的。」所有的事。

作者:馥閒庭

看百合小說《控制關係》全系列

看馥閒庭作品

「維特效應」是因為悲傷、痛苦的情緒,所產生負面骨牌效應的連鎖反應,21歲的莉亞被診斷出患有白血病,她決定在臨終之前,逆轉「維特效應」,要證明快樂也能帶來加倍的幸福,她稱為「幸福效應」,於是她用自己的生活來做實驗、拍影片,創造出無數個純真而迷人的魔幻時光,尋找年輕拉子的終極幸福之道。

註冊馬上看《最後的幸福時光》!

妳不可錯過的西斯文!拉拉台火紅最新女女情慾專欄18禁日記等妳來看!

延伸閱讀

妳也會喜歡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