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第二天上班。

林雁荷現在很頭痛,設計有時候很需要平靜跟獨處,她卻必須坐在YPS#GXEJROcW*C$bvoj(+%JqvJMj*W=oy3#[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v吵雜的辦公室,隨時緊張有沒有同事喊她名字,導致她根本沒辦法好好設計,她唯一能做的就是先把雜事做完。

結果就是她變成雜務小妹,被其他人喊來喊去。

「雁荷,這個文件送去一室。」某個同事說,但她遞出文件後,卻根本沒有看林雁荷有沒有接,就直接放手。

「好。」林雁荷險險接住文件,沒有讓文件掉到地上,剛起身要送,旁邊又有人拿出文件擋住她的路。

「啊!順便幫我送到二室。」另一個同事根本沒有轉頭,把文件舉著,然後專心的看著購物網頁。

「喔……」林雁荷也收下文件。

聽到她的語氣,其他同事轉過來,「順路送一下,什麼表情啊!現在的年輕人真的很不耐操耶!」

林雁荷就這樣抱著一疊文件,到達另一個辦公室,然後又抱著另一疊回到辦公室。

她背後都是那些職員的絮語,「妳看她什麼臉啊?」

「很不爽吧!現在年輕人抗壓性超低,而且動不動就辭職,還一句都不能說,自尊高傲的很。」

「對呀,都想去做什麼youtuber,我家兒子也是,超級擔心的。」

這時雁荷走回來到某個職員耳邊說話。

「妳說什麼!現在敢命令我了?」其中一個職員對雁荷吼。

「不是,是剛剛二室的職員說的,我只是轉述。」雁荷說完回到自己的位置。

旁邊卻有人拿一疊文件過來,「這個要對一下。」

「我好像是當美編的。」雁荷看著這疊文件,上面滿滿的文字跟數字。

她打開自己的筆電,她還有很多工作要做。

大量的修改細節的標題、產品圖片去背、幾乎所有跟公司相關的圖像都需要修改,網頁97YzIJRGm&Eoc_%eqQKgQrxhY4G*NwWzOZhgUjK+ZFvpX_sS3D的圖片、近期特價,還有設計……

一個上午過去,貼在筆電的便利貼換了顏色,卻一張都沒有少。

她看著電腦,一張好的海報要亮眼只是第一步,讓受眾接受、風格、色調,每個細節都要整理好,賣家對的產品訊息跟阿嬤怕你餓一樣塞好塞滿,但買家看這種海報,講究的是一個高質感,因此平衡兩方的需求,也很讓人$nosJF!c0y1A5(h6TCAmA4_ADr5_#uNjLbwtYO0([email protected]頭痛且但幾乎每隔十分鐘,就有人喊她的名字。

中午,她忙到午休時間快結束才能休息。

看著電腦上的時間,距離上班開始只剩下五分鐘,她嘆息的起身去廁所。

剛關上門就聽到一群人走進來,還有一串笑聲。

「那新來的還在忙吧?」同事的聲音帶著幸災樂禍。

「當然,那些文件恐怕要對上半天。」今天兇她的女同事聲音特別好認。

「那些資料有這麼急嗎?」

「是前幾年的舊資料,給那個新來的下馬威,讓她知道我們公司哪是好進的?」

「可是她不是副理理帶進來的嗎?還特別開職位?」

「對呀,那個林雁荷……可是憑著關係進來的,肯定有多囂張!」

「憑關係進的,怎麼不是去分公司?」

「董事長都把有關係的丟分公司,但她能進總公司……有人知道她背後有誰嗎?」

「我之前偷聽到許秘書說的,她好像是葉副理的繼妹。」

「葉副理?她不是之前X大的學長來攀關係,還被她趕出去耶!」

「對呀,雖然小小的美編,不過也肯定不簡單,才能讓副理點頭!」

「不過美編到底是做什麼,很涼嗎?」

「當然啊!你看她就是用滑鼠點一點而已,而且你看她都沒有在動呢!所以我們給她文件是為她P4Neem+li9yy4T%Cz#[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_=JNP#TTs好,給她找工作。」

「這樣不好吧?她不是副理……」

「繼姐妹而已,而且我跟你說,你覺得……正宮的女兒會把小三的女兒當親妹妹嗎?」

「正宮跟小三的樣子?原來是她們是這樣的關係喔!」

「是啊!」

接著是沖水補妝,然後高跟鞋聲踏出這個廁所。

林雁荷默默從cd6RAh=ymnn91-PXM8g7yIDx2BoF1YB0^SeE*n$F!i8ni8Oe(o廁所走出來,手上的手機螢幕變黑,錄音軟體被她關掉,她看著鏡子裡的自己突然開口:「妳看吧!我就說了……」

因為我是小三生的孩子,所以葉姐姐討厭我,被葉家拋棄是應該的!

她看著鏡子裡的自己,那是一張討人厭的臉。

林雁荷她將錄音存檔,)PSC6!H!fqAPV7qP1^o_L3ZxqARzHK(3ITKZqygOcv=$t$+FN)之後才回到座位去做自己的事情,快到下班時,還有職員要把文件放到她桌上,卻被另一隻手接過。

「這什麼東西?」葉凡霜拿起看著桌上的文件,發現根本跟設計毫無相關。

「葉副理,這個……」遞文件的同事有些尷尬。

「那是其他人給的。」林雁荷看著螢幕說,但透過螢幕的倒影,她想葉凡霜會不會替她說話?

葉凡霜也看著她的背影,意有所指的說:「妳就做陳襄理93t+V=GvzMXAG-HeD!IxZ)0!GOtu8-!^jVOsSd3f_Mx72GSQ9C交代的事情就好,宿舍住的還好嗎?要不要載妳去買東西?」

林雁荷轉身看著她,「不用,我跟雅羽買好了。」

聽到劉雅羽的名字,葉凡霜眨了眨眼沒有開口,她在等雁荷對自己求救,可惜雁荷並不領情。

林雁荷看著葉凡霜開口:「還有其它事情嗎?葉副理。」趕人的意味明顯。

「新案子進度怎麼樣?」葉凡霜雙手抱胸問,她的手指甲刮著指腹。

「還在設計。」林雁荷說,實際上她根本檔案都沒開到。

葉凡霜知道她不想講話,她只好低聲說了句:「需要的話聯絡我,妳有我的號碼。」

她意味深長的說完就離開了,只是一路上手指甲都刮著自己的指腹。

而一旁鬆了一口氣的同事們才放鬆下來,那個同事還想把資料夾放到林雁荷旁邊,其他同事卻攔住她。

「幹嘛!她都做一個下午了!」

「你沒聽到副理連手機都給了,你不怕她打小報告喔!」

窸窣的聲音騷動,林雁荷卻只是坐在位置上充耳不聞。

隔天上班的時候,林雁荷有休息時間了,吃了飯還有半小時,她嘲諷的想,有個副理姐姐真方便呀!

不過托她的福,自己能悠閒的畫圖了,她攤開素描本,一旁的同事靠過來問:「這誰啊?」

這個同事謝琳臻是今天調回來的,比林雁荷大一歲,跟她一起來的,只是之前辦交接請假,聽她說去年進到葉氏的子公司,今年才申請調來總公司,兩人倒是聊的開,大辣辣的對雁荷打招呼,然後看到林nm([email protected]@GXbK&p%$_G-RYKYc=kSpU5EyV%5MpUU4E#377o2Y雁荷的本子,上面是某個人的素描,看起來挺帥的但又有女性的柔美。

謝琳臻曖昧的問:「這是妳喜歡的人嗎?」

林雁荷有點遲疑的說:「我的……朋友。」

「是女朋友吧?這就那個女同志圈說的T吧!很帥耶!」謝琳臻倒是坦然的說。

「妳……」林雁荷看著她。

謝琳臻大方的說:「我不反對同性戀啦!之前跟朋友挺同婚通過還拿過彩虹緞帶喔,不DNg(0AHG)BP-JLSZ=6Lh6y!+9s2SyH&6#i1DyU0ST0(+t_E^$B過妳是長頭髮的耶,也喜歡女生喔?」

「我不想跟男生交往。」林雁荷也直接的說。

「為什麼?」謝琳臻好奇的問,然後又補充一句:「是都遇到渣男嗎?還是天生的。」

她的好奇很直接,因此也沒有想要說服改變性向的感覺,就只是單純的詢問,因此林雁荷才願意跟她多說幾句。

「就……不想,妳想跟女生交往嗎?」

「嗯……不會耶!」

「為什麼?女生更懂女生吧?而且現在工作也不一定只有男生才行吧?」

「可是就是沒有感覺啊!」

「那……我也是這樣想啊,就是對男生沒感覺,妳應該不會問什麼跟男生做比較舒服之類的吧?」

謝琳臻確實想問,但馬上打住,「呃……哈哈沒有啦!對了,這些文件其實不急啦!妳不用先做。」她倒是直接把那些+wi95y^C1fz^$HRH*Ka27$nZV6EJ_eUWa1cg12CM6Sl$rT(1GU文件拿走,退到陳襄理那邊,算是幫了林雁荷。

「好。」林雁荷看著她把文件放到陳襄理桌上,陳襄理只是點個頭,然後又繼續忙。

謝琳臻走回來繼續閒聊,「我倒是沒看過美編工作,之前公司沒有這個職位。」

「對呀,所以蠻多人不知道我是做什麼的。」林雁荷說。

葉凡霜卻上前打斷她們,「上班記得要打卡。」她看了眼謝琳臻。

「副理!」謝琳臻笑著打招呼。

林雁荷也恭敬的喊:「葉副理。」

「這裡是職場,不需要八卦聊天。」葉凡霜冷冷的說:「還有別人的性別認同。」

「喔。」謝琳臻卻一臉痞痞的。

等葉凡霜離開,謝琳臻才湊到林雁荷身邊,「葉副理是不是討厭同性戀啊?幹嘛這樣?」

「或許吧!」林雁荷冷笑。

人會生氣有兩種,一種是被無中生有,一種是被說中惱羞成怒。

她看著葉凡霜的背影冷笑,或許她找到能治這女人的方法。

工作在沒有其他同事的打擾下,漸漸上了軌道,林雁荷在公司一直表現的很溫和,加上才二十幾歲,美編的工作也還算穩定,平時也會畫個圖,N^[email protected](Hq*q%[email protected]^LkuyZzqHdYYC99p=1N(oiwi&dP同事漸漸接受了這個新人。

不過大家都知道,她喜歡女生。

女同事們聚會通常不會叫林雁荷,而謝琳臻因為跟她比較熟,也連帶被排斥在團體外。

「其實妳不用跟我一起比較好。」林雁荷善意的說:「那些人其實蠻想找妳吃飯的。」

謝琳臻直接的說:「不用啦!其實我也是靠妳才能安靜點,我討厭人多,尤其是那種很多人的團體,好像一定要@99XdqZXf-*bbPF5J*6myz2o9A%[email protected]%)+I7iD$eQ_lYf哄著誰一樣,我不喜歡。」

她跟林雁荷一組,就不會有多餘的人來煩她,她樂得輕鬆簡單。

謝琳臻[email protected](L1EGGM的工作是企劃文案,老是有一堆天馬行空的想法,跟林雁荷這個美編設計蠻聊得來的,她也就自然的跟林雁荷產生兩人組的小團體。

但人生總是充滿意外,尤其林雁荷越是想要平凡,老天爺卻越是跟她對著幹。

HQblZSXa(CHfoW87Kg+ofuN7-B8LZAsJk9f9a_xH5M1jI)[email protected]公司來了一個叫許誌峰的男同事,由葉秀芬經理帶過來的,「各位!這位是新同事誌峰,他會擔任研究組的組長。」

其他人拍手歡迎著這個看起來斯文的許誌峰,林雁荷也在人群中拍手,但許誌峰卻對她笑了一下。

她眨眼,然後看向葉秀芬背後的葉凡霜,葉凡霜依舊抱著手,一臉平靜直到轉向林雁荷。

林雁荷才把臉轉回來,回到自己的座位繼續忙。

許誌峰跟其他人打完招呼後,他就看著座位上j%&C%_Fmwz5V4r4F*OXu7kLh9p*V(hAVb%-%xyMfn&S6Jrq9xN的林雁荷,他進入葉氏就已經調查好,葉氏的現任總裁葉偉成已經死了,只剩下兩姐妹繼承,葉凡霜這個副理看起來太冷,倒是妹妹林雁荷看起來涉世未深……

他揚起笑容,將林雁荷列為追求的目標。

許誌峰進公司一周,大家就知道他是葉秀芬特XM$HV3lxhbAVEwkfwYdDIs6Wr=XgO=QT_&7a8VUtz(PQ=tuJZX別從國外挖角回來的,平時就非常高傲,儘管同事們都不是很喜歡他,但他的成就外加葉秀芬器重,但卻也不敢惹這個經理前的紅人。

中午用餐時間,林雁荷吃完飯想著還有時間,她拿出素描本畫了起來。

另一個新同事謝琳臻湊過來,「雁荷,妳在畫妳女友喔?」

許誌峰原本想要上前搭訕,但是聽到這句話愣住,他看著林雁荷皺起眉,這個女生居然是個女同志?

天啊!這個世界怎麼這麼多不正常的人……

謝琳臻繼續跟雁荷聊:「畫的真好耶!她叫什麼名字啊?」

「劉雅羽。」林雁荷說。

「那妳們有沒有……」謝琳臻曖昧的問,但卻被人打斷。

許誌峰卻過來打斷她們:「欸!我看到妳們就想到一個笑話!」

「什麼?」謝琳臻好奇的問。

「就是有一個經理,看到兩個美女同事在吵架,他被吵到很頭痛_N=pTp5gI*(vnsce=pJ7inEs#TvSX34R^bb^Qk9kVS8%)(ih$B,然後就說:『好了!不要吵,胖的先講!』然後那兩個美女就安靜了!超好笑的哈哈哈!」許誌峰笑到彎腰。

謝琳臻跟林雁荷卻都沉默。

「幹嘛?」許誌峰不解的問。

謝琳臻先轉頭,「喔!我有事情先忙。」

林雁荷也打算跟進,但許誌峰卻一臉笑意的攔住林雁荷,「怎麼樣?是不是很好笑?哈哈哈……」

「哪裡好笑?」林雁荷發現被擋路看著他認真問。

許誌峰被她這樣一問有些皺眉,「不好笑嗎?」

「笑點在哪?嘲笑女生胖嗎?」林雁荷問。

許誌峰正要點頭,卻發現其他女同事都看過來,「你們幹嘛看我!真是,不好笑就閉嘴就好了……」

「你可以說笑話,為什麼我不能問?」

「煩死了!」他尷尬的想走,卻碰到了林雁荷的素描本,素描本翻開,上面是劉雅羽的頭。

他掃了一眼,「這誰啊?」

「關你什麼事?」林雁荷冷冷的說。

這時許誌峰想到謝琳臻說1eR5HKAcD^!9Ty^qsyDhV6gyE&([email protected]#(AMWUze過,那是林雁荷的女友,他故意咳了一聲用整個辦公室都能聽到的聲音說:「哇賽!林雁荷妳是同性戀喔!」

所有人手上的動作都停了,整個辦公室的氣氛都變了。

林雁荷手握起拳放在身側看著他,「對啊,怎麼了嗎?」

「天啊!我們公司居然有人搞同性戀耶!」許誌峰誇張的說。

但周圍卻沒有人回應,所有人都看著他。

許誌峰發現沒人配合自己而有些尷尬,「妳們都沒覺得奇怪嗎?」

謝琳臻率先開口:「你才奇怪吧!別人是同性戀關你什麼事?」

「對呀!都什麼年代了……」一旁的女生接話。

許誌峰臉色變了,他正要再開口時,卻被人打斷。

「許誌峰,我有事找你。」葉凡霜對許誌峰招手。

「好的,葉副理。」許誌峰終於有理由離開,他快步的走出去。

至於林雁荷,就看著葉凡霜把許誌峰帶出去,兩人眼神交會間,似乎有什麼外人不懂的情緒在交流。

之後許誌峰仍舊沒有放棄追林雁荷,但是心態卻已經變了。

「什麼?」男同事看著他,「你還想追她?」

「當然!我要把她用爛之後再甩掉。」林誌峰冷笑的說。

那個臭姬芭,居然敢讓他當眾難堪,他要讓林雁荷付出代價!

隔了幾天-dKxx*NH!LeGA_D4SQB)Iit(*WMfKU2Si2-DF+Rk616Or9nZT#的下午,他終於找到一個好時機,趁著林雁荷在修理影印機時,他站在林雁荷後面貼的很近,「怎麼了嗎?」

原本要印文件的謝琳臻去隔壁借影印機了,因此這台影印機附近就只有他們兩人。

林雁荷掃了一眼許誌峰,然後平靜的說:「卡紙。」雖然很討厭這個人,但是她也不想鬧脾氣,導致再被人說話。

她熟練的打開影印機,然後拿出卡住的紙,之後裝回碳粉匣。

但因為她彎著身體,許誌峰看著她的翹臀,忍不住的伸手摸上去。

感覺到臀部被人碰了,林雁荷渾身一僵推開許誌峰的手,「許先生,你在幹嘛?」

「妳不是卡紙嗎?」許誌峰裝作無事的說:「我幫妳看卡紙啊!」他也彎腰裝作一起看的模樣。

「不用。」林雁&KJ6OOODW9FghzCxi5gCLLyKf_7aQ-Q1IL#^NUTg1oIMnc([email protected]荷看他沒有再靠近,想著應該沒事才又繼續處理卡紙,只是動作粗魯許多,但她越是焦躁,許誌峰站在旁邊反而越興奮。

「沒關係啦!我來幫妳吧!」許誌峰又貼近了一點。

林雁荷把卡住的影印紙拿出來時,又感覺到大腿被摸了,她皺眉的喊:「請你自重。」

她抬眼想要求救,但周圍明明有[email protected]*7s&xJry6no1l0bq2XirVM=5rHxDWTtAx(NZi^U同事看到她,卻沒有人願意開口,大家都把視線轉走,整個辦公事好像沒發生過事情。

呼吸開始感到稀薄,不適的感覺慢慢爬上身體。

許誌峰卻很得意的說:「妳知道我之前得過獎吧!現在公司很需要我的專業……」他靠近林雁荷,「聽說妳是女同志,還沒z6m&xLhd2kt=_dnv8g^saKV35bH9yKr5QZkKdI^ljOMCA&#[email protected]跟男生做過吧?」

他知道現在公司裡沒人敢得罪他,更不可能有不長眼的來打擾他『追求』林雁荷。

林雁荷生氣了,為什麼這些人要這樣,她的理智跟憤怒再拔河,外表看起來卻像是嚇呆了一樣。

許誌峰仗著自己是經理看中的人,沒人敢跟他衝突,他豪不客[email protected]_tu3tjH=Er25f5w6_%[email protected]氣的往林雁荷臀上掐了一把,「妳屁股好軟,讓我摸摸看嘛。」

「不要!你走開!」林雁荷直接大聲說:「你這是性騷擾!」她推開許誌峰。

許誌峰卻一點都不怕的要上前繼續摸,「不用害羞,我媽女生說不要就是要……」

林雁荷神色轉為陰沉,「到底要怎麼說,你才會懂女生說不要……」她猛然拉出碳粉匣@jvWfom0U(KGbN_0NhV4MptfdR)HOplDJ_8d36!9+lQnd+O4jF,然後用力的砸到許誌峰身上。

碰!

辦公室發生巨響,大家看著影印機前,林雁荷將碳粉匣直接砸到許誌峰身上,砸出一團黑色粉末,粉末飄[email protected]*T0+^M4C9QjdLJl30WNT_a1wm0BU8!HW97JO)$vDfT%飛在辦公室中,讓逆光的林雁荷看起來像是散發魔氣的惡魔。

她的表情陰狠,砸完碳粉匣後,馬上踹倒許誌峰,「不、要、就、是、不、要!」她狠狠的朝他的肚子踢下去。

許誌峰剛被碳粉匣砸,肚子就遭到了重擊,痛的讓他哀號,「喔!好痛!不要、不……妳幹什麼!」

「你以為不要就是要?」林雁荷帶著陰狠的咬牙,她一邊扶著影印機一邊踹許誌峰的肚子。

「我讓你要!讓、你、要!」她的精神陷入崩潰,唯一的想法是殺了這個男人,她才會安全。

辦公室的其他同事都嚇到了,直到林雁荷抬腳準備往許誌峰胯下一踩。

「啊!」

許誌峰的慘叫響徹整個公司,所有同事都抖了一下,特別是男同事都不自覺的拿手摀著胯下。

「我的大腿!好痛!我的腿斷了!」

許誌峰抱著腿在地上打滾哀號,他的身體被人往後拉了一點,所以林雁荷的腳是踹在他的大腿而不是胯下。

拉他的人就是葉凡霜,她看著林雁荷半是責備半是疑惑,為什麼雁荷的反應這麼大?

其他同事則鬆了一口氣,至少還活著,有些女同事拉著林雁荷,她才冷靜下來的瞪著許誌峰,拿起手上的炭粉匣。

葉凡霜放下許誌峰的衣領,如果不是她剛剛硬拽了一下,許家恐怕要絕後了。

她看著眼前的林雁荷,她居然還想舉起碳粉匣砸人,她厲聲擋在前面,「林、雁、荷!」

林雁荷被這一喊,發狠的模樣才停住,她看著葉凡霜委屈的說:「是他先亂摸我的!」

葉凡霜卻看著她手上的碳粉匣,「放、下!」

林雁荷卻還是不甘心,直到葉凡霜的語氣轉軟,「乖,聽話。」

林雁荷瞪了她一眼,卻放下碳粉匣轉身離開。

等人走了,葉凡霜才看著旁邊的同事,「還楞著幹嘛,叫救護車。」

「喔好。」

謝琳臻印完文件回來,!f4Kul!ZmvZ4!jenThakMGi(%mSCvXAIOUDhCgmhM3Yp5HxSXV看到的就是辦公室圍了一圈人,似乎有什麼騷動,而葉秀芬抱著手在人群,她擠進人群中,她看著這一切卻默不作聲。

謝琳臻也在人群中苦著臉,完了,出大事了。

林雁荷跑到廁所,她坐在馬桶上,雙手抱著自己發抖。

她整個人的反應很激動,她自己也知道,腦海壓在記憶中的片段跑了出來,一幕幕的輾壓著她的內心。

吵雜的燈光,酒吧內的陰暗空間,震耳的音樂聲,還有嘔吐物的臭味。

明亮的廁所裡,她還是感到痛苦,她抓緊自己到指甲刺入肌膚,像是對誰哀求的低語,「不要想了!」

那些事情已經過去了,她沒辦法改變過去!

我已經能抵抗了!

是啊!但結果會有什麼不同?

內心的陰暗卻爬上來,在腦海嘶啞的低語。

那些男人真好命,永遠有別人替他說話。

會有許多人說,他只是一時忘形了,他只是看妳太漂亮了,妳有什麼辦法,全身是嘴也說不過那群人的!

「不……妳不要……再說了……」她艱澀的拒絕自己,拜託不要有任何負面的想法。

妳看看自己的背後,除了我,還有誰站在妳後面?

「我有自己就夠了……」幾乎是氣音的聲音,林雁荷發現她連自己都說服不了。

不夠,妳也好想要有人愛妳不是嗎?

想要被人抱著,溫柔的說這不是妳的錯對嗎?

妳想要的這麼卑微,但有人在乎嗎?

拜託不要再說了,求求妳……

林雁荷對自己的內心祈求,內心的聲音卻依舊在腦海迴響。

她感覺『自我』已經退到了懸崖邊,她沒有路,背後只有『回憶』的鬼魂,她終究還是被鬼魂抓住。

「交給我,讓我替妳去戰鬥。」鬼魂輕聲在她的耳邊低語,她的意識站在懸崖邊,前面是深淵。

她最後掙扎了一句,「不行,妳會傷害我身邊的人……」那些都是跟我一樣的人。

那也是他們先背叛妳啊!

鬼魂繼續蠱惑,辦公室那些背對她的同事,讓她內心又更往懸崖靠近。

「不是的sxx(uBJ=%^[email protected])^nFVl71OVYTGdpK%^@*[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k&L,他們也不會處理……不是他們的錯。」林雁荷哭喊著,不要遷怒他們……他們也只是普通人,也沒有遇過、處理過。

好奇怪,平時可以管妳打電腦,叫妳去送文件,當時就不行嗎?

哪怕只是找個藉口把妳叫走,都是在救妳啊!但他們有嗎?

鬼魂歪著頭看著她提出質疑,直到湊近到她耳邊。

他們是視而不見,像這樣轉過身,假裝沒看到就不用負責!

鬼魂將她轉身,讓顫抖的林雁荷看著自己內心的谷底,那怨恨聚成的海水,像是歡欣的拍手,都在期待她的墜落。

鬼魂伸手一推,就將林雁荷從自我的懸崖推落。

他們樂的將妳犧牲成祭品,誰叫,這都是……妳自己的問題。

鬼魂看著掉入懸崖的自我,海面短NYk%DTEpP_I2SReAs1Oi86Sag4*[email protected]!X暫的平靜了,光如鏡面的水面,除了溺斃蒼白的自我,還有一張林雁荷冷笑的臉。

直到疼痛將她拉回現實,她發現自己還在洗手間。

「嘶!」林雁荷看著自己血淋淋的手腕,還有拿刀的手,表情半是痛苦半是笑著。

她收拾自己後,把袖子拉下來遮住手腕,然後打開廁所門,「沒什麼好哭的。」她告訴自己。

走到洗手台看著鏡子,把臉上的眼淚抹去後紮起馬尾,對著鏡面的自己冷笑。

「接下來,妳知道是什麼吧?」

那群人會對自己的圍剿,責備她不該傷人、不該打亂辦公室的氣氛……講的他們損失多大一樣。

反正審問受害者是最尖銳的刀子,最適合拿來凌遲軟弱的妳,一刀刀的片下妳的理智,逼你對這個團體道歉。

這一切只因為,妳是個女生。

她走回自己的座位,果然,許誌峰已經被送走了,林雁荷平靜的打電話請印刷業務過來維修影印機。

謝琳臻湊過來小聲說:「雁荷,幹J5#GYQf1ltaa3-5czds*jz_ePc+hs^WlY0Aw^Xw&yahJN-v3nC的好啊!」剛剛她才知道全部的事件,林雁荷因為被騷擾就爆打許誌峰,替他們出了一口惡氣!

林雁荷卻自顧自的整理alMpMmF96by!h%1wX1XtD4itBXwap-Y1h4&5ZF)Y-NHM_+tcHt沒有管她,而這時陳襄理走過來把她的螢幕蓋上,「妳知不知道,許誌峰是葉經理重金請來的。」

「知道。」林雁荷冷冷的說:「我還知道我已經很大聲的說不、要了!」

「嘖!好大的脾氣,還頂撞襄理呢!」旁邊的同事說。

「嘖!現在很大聲,剛剛許先生摸我屁股時,妳幹嘛不說話?」林雁荷瞪著那個女生。

「我……」那個女同事被她一說,也不敢講話了。

誰也沒想到,這個小美編受了委屈,卻也沒有躲起來哭,反而像是戰神附體一樣。

「林雁荷!這裡是公司,妳剛剛還打傷人耶!」一個男同事瞪著她。

林雁荷瞪著他,「什麼公司,酒店公司嗎?我打他是因為他摸我屁股,他在性騷擾!」

男同事皺眉說:「妳不過就被摸一下,有什麼好計較!」

林雁荷反問他:「喔!所以你女友被摸就沒關係?你媽工作被摸也不需要計較?你女兒呢?忍一忍就過去了?」她不懂,這個世界bDJ7bTJOo+=dCFe&%*9(hJY*FZrwXkEgBKl#mm7kVwjVu#Y-cw為什麼是這樣,不是教育我們要有同理心嗎?

為什麼她就沒有得到體諒,為什麼這些人可以無視她的求救,還要罵她不乖乖被性騷擾就好?

沉默姑息不是她選擇的回應!

「林雁荷,妳不要在那邊狡辯!」別的同事也開口。

林雁荷拍桌而起,「什麼是狡辯?難道那個人性騷擾我,不能反擊嗎?」

「妳忍一忍就過去了,幹嘛傷了公司和氣?」那個同事不高興的說。

林雁荷看著那個同事冷笑,「為什麼我要忍?更何況什麼是公司的和氣?說笑話性騷擾女同事嗎?」

「林雁荷!妳才進公司多久,不要太過分!」另一位男同事出聲。

「那你讓我摸一下你的屁股啊。」林雁荷突然說。

「我才不要!」男同事馬上驚慌的說。

「那你不7-yexkmL#sMp*HSLppq4KT4Zn7Wsv!5Avv$yG93v+0!CJly%Rd懂將心比心嗎?」林雁荷看著周圍的同事,一個個的看過去,「反正不是我就好,傷口不是在你們身上,你們只要假裝看不到就不會痛!我才不要像廖汰詳事件那樣,最後只能跳樓自殺……」

g2=o)AI#Rz%[email protected]#VL)Pm!「好了!」陳襄理一拍桌子,看林雁荷牙尖嘴利的模樣,他頭痛的指著葉凡霜的辦公室,「妳……妳先去副理那,等葉副理回來再說。」

陳襄理原本想開除她,但終究林雁荷背後還有人,她只好先讓林雁荷去辦公室等著。

六點,林雁荷直接打卡下班。

當你連丟工作都不怕時,那些陳襄理跟同事有什麼好怕的!

因此她時間一到直接快速打卡,然後在那些同事眼前下班走人。

陳襄理的聲音追著出來,「喂!」

但林雁荷卻一邊喊著:「辛苦啦!掰掰。」然後手刀跑走。

她可是穿著布鞋,當然跑的比陳襄理的皮鞋快。

而她離開時,正好與葉凡霜擦身而過,但她也只是看了那女人一眼,然後繼續用手機聯絡劉雅羽。

「喂!妳晚上方便來過夜嗎?」她對電話說。

葉凡霜只是看著眼前的路,在經過擦肩時眨眼掩去內心的想法。

兩人一個走進公司,另一個卻離開公司,就這樣錯身分開。

晚上,在林雁荷的租屋處,她跟劉雅羽兩人都喝醉了。

劉雅羽聽完林雁荷的事情,她舉著酒杯說:「雁荷別怕!妳還有我!」

「嗯對!葉凡霜那個臭姐姐!她居然還站在許誌峰那,我恨她!」

劉雅羽看著林雁荷,雙手搭在她肩上,「對!我們一起抵抗!」

「一起抵抗!」林雁荷也對她笑。

雁荷還想說什麼,劉雅羽卻已經親上她。

林雁荷睜大眼,卻被按躺到沙發上。

「雁荷,我們……」

林雁荷則看向房間,示意兩人去房間談。

砰!

樓上林雁荷的房間傳來聲音,不知道她在做什麼把地板踩的蹦蹦響。

葉凡霜抬頭看著天花板,眼神卻陷入沉思,手指甲也輕刮著指腹。

隔天早上,林雁荷被叫進辦公室,葉凡霜一言不發的看著她。

「姑姑呢?」林雁荷戒備的問。

「她出差去了,而且妳本來就是我管的。」葉凡霜說。

「喔!」林雁荷低下頭滑手機。

葉凡霜看她這樣,嘆了一口氣,「雁荷,許誌峰現在出事的話,bb_=(!b2x3wX7^[email protected]%t6ic!l_N(SeP(Xt4(f#Rr+會嚴重影響公司,他手上的案子不能丟。」葉凡霜強調現在兩個字。

林雁荷卻沒有多餘的心思,「那好,我離職。」站起來準備走到門口。

葉凡霜不高興的說:「林雁荷!妳不要這樣幼稚好不好!」她伸手拉住林雁荷。


​(圖/pexels)

「放手!」林雁荷想推開她,但沒有想到葉凡霜卻力氣大的驚人,她氣的張口就咬。

「嗯!」葉凡霜雖然吃痛,但卻不肯放手。

林雁荷咬的凶狠,發現牙下的肌肉還變硬了,她都能嘗到血味,但葉凡霜卻沒有放手。

這女人是在堅持什麼!

她氣的放棄用咬的,而是甩手,「妳、放、開、我!」

葉凡霜卻不放,她眼神露出柔軟的哀求,這是她在其他人面前不會有的樣子,「雁荷……」她不希望雁荷離開葉氏,因為她F2%f-%RI9rg2PmVI=0^W*vSS7c6IiP#(e9yGXx+WzcVI1wnZcF知道如果離開,她大概會失去雁荷了。

但林雁荷卻不買帳,「葉凡霜!妳也是個女人,一個男的這樣摸妳屁股,妳能忍嗎?」

她受夠每個人都要她忍耐沉默的世界!

葉凡霜卻說:「我能!我剛[email protected]%n&yH9dZ9bFlRYO=uyala)POX進公司就是這樣忍下來的!」她看著林雁荷眼神卻露出哀求,妳不要這樣就離開,我知道妳委屈,可是不能等一下嗎?

看到葉凡霜的眼神,林雁荷皺起眉,她的表情寫著抗拒。

林雁荷撇頭拒絕,她看著遠處的沙發,眼眶甚至含MGPQ7*irj&k#[email protected]*_tDjLB_NtrFUZ^zH55g&AE%sq_著眼淚,「……我不像你這麼勇敢,我就是懦弱的人,妳也不要想道德綁架,我什麼都沒有了,我只有自己……我要……」保護我自己。

話語的尾句,幾乎已經是氣音,她已經誰都不能依靠了,只能靠自己保護自己。

別人想傷害她,那她就要跟人拼命,因為這是我僅有的堅持。

林雁荷轉為憂傷,或許KjL(M+TgQ94dCIQS_=#8_K%f(C*!mcqMGqN*xQGgjqv_gx!3^w人天生就是有差異性,她羨慕葉凡霜的堅強,但她知道自己沒有,所以她只能做自己能力之內的事。

不要大富大貴,只想要個清淨自在,只是在葉氏,這樣的渴望也是奢求。

她太清楚社會的聲音,那些人只會怪她,因為身為女性是她的原罪!

委屈太令人討厭了,她眼眶泛淚,對葉凡霜更是生出一股恨意,「都是妳害的,總是這樣……自以為是……但我不會再t-&_fE*evxq6IGw9IbP-TXZ3-qV^ULLZEwO1)[email protected]讓妳控制!」

她不要低頭!

不是她的錯!

她把自己弄得乾淨清爽的來公司,根本不是為了別人,但卻被人用「喜歡」的理由騷擾,真的太噁心了!

內心的壓力越來越大,她甚至開始有點耳鳴,連葉凡霜說什麼她都有些聽不清,她摀住耳朵,「我不要聽!妳明明z0rV)QUv41XAdpNBT)7#NUd*1Jf+y^[email protected]%N+EE9*[email protected]=當初丟掉我!我不會再聽妳的!」

耳鳴蓋過了所有聲音,內心陰暗的自己爬出來,看著筆筒上的美工刀,她拼命壓下想要傷害自己的方式,讓葉凡霜nf6X*[email protected])3_bz*$sH4cN8_Nc$vlhe%hBIU*fn閉嘴的念頭。

一直聽、一直聽,聽別人的聲音,但誰會來聽妳的聲音?

有人在乎妳的想法嗎?

心魔惡意的挖掘內心的想法,她像是站在一堵由文字組成的牆前,那些人的聲音hNR_7f)[email protected]$_bir$jc-vnODfL8-)4sBwB8RPVm#INo^kgzShmSX都化作文字,她淹沒在文字的海嘯中,開口就是文字的海水灌入,呼吸就是吸入火焰般的灼燒痛苦。

葉凡霜想解釋遺產的漏洞,但雁荷聽Z_IWrqA9uL!EhWggh=CTD_^1C_FlG=xVeOX!Rr([email protected]不進去,因為她開始想追求死亡的寂靜,至少那樣的「靜」,比刺耳的話語還要舒服多了。

就算泡成海水的屍體,也好過這個震耳欲聾的世界。

她伸手拿了葉凡霜筆筒的美工刀,剛剛拉下袖子,刀子就被葉凡霜打飛了!

「林雁荷!」葉凡霜激動的喊,她看著雁荷眼神陷入瘋狂,她警覺的抽走美工刀,也看到雁荷手腕上交錯的疤痕。

那些自殘的傷口是怎麼回事?

「雁荷……」她伸出手,想要像以前一樣去抱住她,但林雁荷卻奮力推開自己,像是用盡生命掙扎。

「放開我!放、開!」林雁荷只想將葉凡霜推開。

葉凡霜被推到一旁的桌上,但她還是反撲過去抓著林雁荷,「妳到底怎麼了!」

為什麼雁荷受傷了?

為什麼她請的徵信社沒有告訴她這個狀況?

她什麼時候開始自殘的?

兩人拉扯起來,最後葉凡霜從後面抱住林雁荷,讓她坐在自己腿上,這樣林雁荷才攻擊不到她,也沒辦法逃脫她。

一時間,整個房間都是兩人的喘息聲,還有雁荷的抽泣聲。

葉凡霜嘆息一聲,她貼在雁荷耳邊說了什麼。

這件性騷擾的事情,還是在林雁荷的道歉下落幕了。

沒有人知道葉凡霜怎麼說服林雁荷的,大家只當作姐姐的命令比較有用,能馴服林雁荷這匹烈馬。

許誌峰其實只有簡單的瘀傷,但他拿著診斷書找了律師要提告林雁荷。

在葉凡霜的調解下,她讓林雁荷過來醫院道歉,並送上果籃。

「我要告死那個賤女人,全公司的女人這麼多,哪個不腳開開隨我幹,她居然敢說要打我!」許誌峰傲氣的說。

林雁荷則是驚慌的出現在門口,在葉凡霜的面前道歉,「對、對不起……可是!是你亂摸我,我嚇到才……」

許誌峰卻口氣不好的吼:「操你媽的臭機掰,明明就是妳在那邊彎腰勾引我!」

「我哪有!我是在換紙……」

「雁荷!」葉凡霜瞪著她。

林雁荷委屈的看著她,彎下腰鞠躬完就離開了。

之後葉凡霜尷尬的給他賠笑臉,「那個……誌峰,案子的事……」

許誌峰收到道歉後心情頗好,甚至得寸進此的要求,「如果那個女人來陪我一晚,我再考慮一下。」

葉凡霜眼神閃過一些東西,她才假裝理解,「我再跟她說看看。」

許誌峰看著葉凡霜笑說:「不然……妳們姐妹陪我爽一次也可以,畢竟葉副理,你也是管理失職……」

葉凡霜眼底閃過冷意,但表面還是親和的模樣,她彎腰湊近許誌峰。

許誌峰看著葉凡霜彎腰的雙峰,那雪白bi4bu%%x%y-bc9fBN7h6(B-tXBV%E))Jn)l^^#rA7SQ)+u8yya的肌膚還有套裝那飽滿的線條,他興奮的想上前,但葉凡霜卻已經直起身,「可是你手上還有案子,不如案子結束後……」

許誌峰馬上接話,「其實那個案子也有比較快的方法啦!」

「喔?」葉凡霜挑眉。

「只是這件事不是那麼好說,不如今晚葉副理來我家……」許誌峰提出邀請。

「約會可以,不過……去我找的地方吧!」葉凡霜拿起手機安排。

許誌峰也沒有反對,他嘿嘿一笑,心頭都熱起來,剛剛的不快一掃而空。

果然女人就是賤,非要人這樣威逼利誘才會聽話。

好不容易哄好許誌峰,葉凡霜剛走出醫院。

遠遠就看到林雁荷一個人站在醫院門口,她剛想開口就看到劉雅羽騎機車過來,林雁荷跟她說了LeuDYh95z$xwGnWB1cbFL8W=1Gu-%hIHxWUDyH)O([email protected]幾句就戴上安全帽上車。

兩人離去時,她好像還看到林雁荷頰邊的淚閃著路燈的光。

她的手握緊拳,終究沒有追上去,現在說什麼都沒有用,自己現在沒有能力保護好妹妹。

葉凡霜告訴自己,再忍一下,但&D*r84HYp+*$VBZ*NJvwGr9-Vm8&^we-)quF^CA1tzhfap)ITM是腦海卻閃過雁荷幾乎如小鳥般,撲入劉雅羽的懷抱的模樣,讓她感受到一陣強烈的情緒流過心間。

然後她想起在辦公室,雁荷奮力抵抗的樣子。

我不要聽!妳明明當初丟掉我!我不會再聽妳的!

想到這段話,她拿起手機撥通徵信社的電話,「喂!你們怎麼調查的?她手上的傷是怎麼回事?」

把林雁荷接回租屋處,劉雅羽卻沒有留宿,反而在停車場旁邊抽起菸。

回想起在機車上的談話,雁荷受了委屈卻一直說:「妳說姐姐是不是很過分!我討厭她啦!」

明明應該討厭那個性騷擾的男同事吧?

劉雅羽沒有說,但心裡總有些悶,感覺隨著交往時間拉長,她越了解林雁荷,就跟著越了解葉凡霜。

儘管雁荷嘴上說著討厭,但她還是有種跟葉凡霜越來越近的感覺,還有那個前女友到底是誰?

居然可以通過葉凡霜的同意,當年又發生了什麼事情,雁荷才會跟她們分開?

這些問題就像謎題一樣困擾著劉雅羽。

劉雅羽握著手機看著停車場感嘆,「謎題真讓人討厭啊!」

「討厭什麼?」

背後突然傳來聲音讓劉雅羽嚇了一跳,她轉身,是葉凡霜雙手抱胸看著她,原來她發呆太久。

劉雅羽看著葉凡霜,內心是不屑她這個坐辦公室的,裝模作樣拿個平牌包跟高跟鞋,她那雙鞋子沒有踩過沒地毯#!IQucwK$vN*y+10sf&4NC_0!KE3Drd6lsrS+^_Bie3TRVCnNX的地板吧?

葉凡霜也看著劉雅羽,內心也上下打量,一頭短髮穿著束胸就想當男人的樣子?

根本就只學到男人討人厭的樣子,那肩膀能扛起責任嗎?

能保護好她的妹妹嗎?

想到這她就很不高興,「喂!妳討厭什麼?」她如果敢說討厭這個租屋處,她正好有理由轟走劉雅羽。

劉雅羽看著她一會才微彎嘴角,「沒事,只是剛剛通完電話,姐姐有事嗎?」她跟著雁荷喊姐姐。

姐姐?

葉凡霜只覺得更加煩躁,這個稱呼除了雁荷,她不想讓其他人喊,她舉步走向劉雅羽逼近她。

劉雅羽突然能懂林雁荷討厭的感覺。

這女人真的像一團囂張的明火,尤其當火燒向自己時,會讓人驚慌失措的想逃,而她只能站在原地無法離開。

葉凡霜走向大樓,在經過劉雅羽兩人錯身而過時,「好好照顧她,暫時。」

一句話飄過劉雅羽的耳邊,還有葉凡霜身上那股可說是煞人的香氣,就這樣飄過鼻Bq3tE9^fv*i1igIIjnf8rA6fNR=yB+nxo-X8K%2aP_$oc)&2x)尖鑽入腦海,帶著濃重到像是殺氣的感覺。

這可怕的瞬間讓劉雅羽愣在原地,她狼狽的轉頭看著葉凡霜的5G#[email protected]%lcma1NQ=TUF8C*)H=G^m$(Au^0GrLW5vFVwiREVP背影,她還是踏著有條不紊的腳步,只是那高跟鞋像是踩在人心上,鐸聲響亮的數著拍子離開。

劉雅羽打電話的身影還在樓下,葉凡霜已經開門進了自己的租屋處。

然後她才靠在門上,有些氣自己為何沉不住氣?

她看著手上的牙印,用手撥了撥劉海後,閉上眼吐出一口氣。

再給我一點時間……

作者:馥閒庭

看百合小說《控制關係》全系列

看馥閒庭作品

U是一個快遞機器人,她時常利用空檔之餘去整脊推拿,因為她始終認為自己是瑕疵品,她想要跟其他機器人一樣完美正常,有天U遇到了怪奇清麗的剪接師林銘,U開始改變自己的想法。

林銘因為一支商品廣告陷入難關,一直宅在家剪片叫外送解決三餐,U好奇林銘,接了她所有的外送單,數據分析她的需求。人群恐懼症的林銘因為常常和U見面開始對她有了好感,她們開始第一次約會,U的貼心讓林銘感動卸下心防,但U害怕林銘的挑逗碰觸跟率直的個性,因為怕被發現自己不是人類,更害怕如果有了愛情會違反機器人法則,她們的關係將會如何呢?

★《花吃了那女孩》、《揭大歡喜》陳宏一導演最新作品
★脫俗女神姊妹花王渝萱、王渝屏首度共同主演
★女孩與機器人的賽博格之戀,原來「愛」就是天意

註冊馬上看《看不見攻擊的程式》!

妳不可錯過的西斯文!拉拉台火紅最新女女情慾專欄18禁日記等妳來看!

延伸閱讀

妳也會喜歡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