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某間國小教室裡,導師把小二的葉凡霜叫到面前。

「我有一個洋娃娃,小小軟軟的,她很可愛會跟我聊天……」老師念著作業本,總覺得有點毛骨悚然。

「凡霜,娃娃不會動。」老師一邊說一邊想該把這孩子轉到身心科,還是去廟宇求平安符?

幸好凡霜解釋:「是妹妹會動!爸爸說她是我的洋娃娃。」

老師才放下心來,「不可以這樣喔!妹妹不是洋娃娃!」原來是小朋友家裡多了弟妹。

「是!爸爸說是!」以往很溫馴的葉凡霜卻哭鬧起來,其他老師有點訝異的問班導:「怎麼了?葉凡霜平SDbwaW*2wo^VIp(_oZrDQ63XSmWKs+%=uNP5$GfTeQKZGJ&zr)時很乖的。」

班導也很疑惑,葉凡霜是班上的乖孩子,聽話加上成績好的那種,從沒有這樣任性哭鬧過。

但這次凡霜卻鬧到學校沒辦法處理,只好請司機將她接回去。

葉凡霜一回家,就馬上踢掉鞋子,她直接跑到吳保母的房間,抱住正在畫畫的雁荷。

「凡霜?妳回來為什麼鞋子沒有放好?」高夏嵐的聲音遠遠的傳來,但葉凡霜只是將雁荷抱得更緊。

聽到媽媽的聲音,她埋進雁荷的頸邊一言不發。

林雁荷軟軟的髮絲貼著她的臉,雁荷的小手放下鉛筆轉而環著葉凡霜,用軟糯的聲音問:「葉姐姐……怎麼了?」

葉凡霜理所當然的說:「妳是我的洋娃娃。」

「對啊。」雁荷也理所當然的回。

兩個小女生一直抱在一起,直到爸爸過來安慰凡霜,「怎麼了?」他抱著兩個小姑娘,看到凡霜眼睛通紅的樣子。

「凡霜,有人欺負妳嗎?」葉偉成問自己女兒。

「爸爸你說過妹妹是我的娃娃!」葉凡霜抱緊雁荷直到她咳嗽才放鬆。

但雁荷並沒討厭葉姐姐,她能察覺到葉姐姐非常不開心,因此她主動抱著葉姐姐安慰的拍拍她。

葉偉成看到姐妹感情如此好,他微笑的對葉凡霜說:「當然啊eunbL-14n)zGN#VGtyecivS2ckyD#dE!sjs4t%h6EzcV4I)^mJ!雁荷是凡霜的……」但他還沒說完就被心急的女兒打斷。

「可是老師說不是!」葉凡霜哭著抗議。

她不要聽老師的,不要失去自己的娃娃,那是她僅有的!

從她有記憶以來,她所有東西都是大人給的,而大人PBtIe-9KMQ*It_kAuNPMJ0Pi#*im=S6LzoATrcJ7xrDQ1aqxYv總是善變,今天心情好,她就有了一點自由,但若成績有變,她就有許多東西被收回。

唯有雁荷。

雖然是爸爸帶她去認識的,但無關成績好壞,這個妹妹始終是她的,在她不懂佔有慾這三個字前,她就已Qy(OH+bF19Y%*@[email protected]*iB=#)=p_(WPJ*_S$X經將這份無名的慾望都投注到妹妹身上。

雁荷是她的洋娃娃,不准別人碰,更不准別人拿走!

但老師卻說不可以這樣,這讓她感受到失去妹妹的威脅。

那些大人想要奪走她的東西,所以她不肯配合了,連以往的禮貌都不顧,就是抱著妹妹不放開。

這是我的!

或許,成年後的林雁荷說的沒錯,葉凡霜是霸道的,而且這份霸道從兩人很小時後就開始了。

葉偉成安慰她們,「沒事的,那只是妳們感情好,過一陣子爸爸讓妹妹跟妳一起上課,老師就會知道了。」

「嗯!」葉凡霜用力點頭,看到爸爸也笑著,她才放心下來,妹妹是自己的『洋娃娃』,不能被丟掉的那種。

她開心的要拿梳子替娃娃梳頭髮,但是當她從梳妝台轉身後,娃娃突然不見了!

不見了!

「嘶!」葉凡霜驚醒過來,夢中的驚慌感追到了現實。

娃娃不見了!

她看著辦公桌面,又轉頭看玻璃窗外的夜景,夜色跟玻璃形成一個鏡面,自己的臉已經是成[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EsBH)ejZwb!vACc5m=GN人的模樣,她才感到一陣失落跟沮喪。

是呀!我已經長大了,不該是個抱著玩具的孩子。

應該要成熟一點,她看著鏡面的自己,玻璃窗的反射像是提醒,她眨了眨眼。

沒事的……沒事……

她安撫自己,一會才真正冷靜下來。

時鐘顯示已經晚上九點了,她看著眼前的電腦,選擇存檔關機下班。

副理室裡連許秘書都下班了,她把文件收一收LO^dSn)$rkl*S!dvfWa#3-u67B^hEWx#9o9IU25lLGWoC1nYYl走出去,穿上外套,走下樓時看到整個辦公室都空了,沒有半個人在這。

這是當然的,怎麼可能有人等自己。

葉凡霜心裡暗罵自己,她走進辦公室,看著林雁荷下班後的空位。

伸手輕輕摸著椅背,想像她坐在位置上的樣子。

兩人多年來從來沒有連絡過,雁荷的容貌稍微變了,但依舊是她一眼就能認出的樣子。

只是她不再純稚望向自己了,那張臉上也沒有她熟悉的依賴。

是呀!

怎麼可能還依賴自己,葉凡霜內心嘲笑自己,當年雁荷哭著打來的電話,是她親自掛掉的。

「姐姐,求妳,讓我回台灣好不好,我真的受不了……」

咖!

葉凡霜記得自己的手顫抖的把話筒掛上,那時候電話那頭的雁荷是什麼模樣,她一直沒機會了1H=Zg%0Ilebn6jqbwtQJJP8yAqH(-hxHcXl1FEISpVf^Ab21D7解,像她這種拒絕妹妹要求的壞姐姐,又怎麼可能會被雁荷接受?

她內心苦笑,恐怕雁荷恨透她了吧!

才會以如此獨立的模樣出現,甚至女友都有了……

葉凡霜站在黑暗陷入思考,直到背後有聲音傳來。

「副理?」

許秘書背著包包折回來拿東西,經過一般職員辦公室時,她看到有人影,擔心*A-n1ks)(Zp8CpRgT6LR!uc7!UV_Crq9JyW+F$HwQKx3tZKvp4是小偷,她才好奇的出聲:「真的是副理!嚇死我了,您怎麼不開燈?」

「我要回去。」葉凡霜阻止她開燈,自己走向門口準備離開。

「喔!」許秘書點頭,她看著副理剛剛待的位置,那是林雁荷的座位吧?

她陪著葉凡霜刷卡鎖門,忍不住好奇的問:「經理,妳們姐妹經常吵架嗎?」

「蠻少的。」葉凡霜說:「我們以前……感情很好。」那段只有彼此的時光是她最美的回憶。

「喔!難怪,人累積久了爆發就超恐怖的,幸好我跟我弟不@j2GIy^jmhId4O49j0(AYLd30Mn!w(4l=az_3qj*FgUtmdp(zJ是這樣,他老是惹我生氣,但當下氣完就沒事了。」許秘書笑說。

葉凡霜好奇的問:「所以讓她生氣完,她就不會氣了嗎?」她內心燃起希望。

「大部分人啦!」許秘書rjSjlq1cgJEEo7^W=+2Tg4#cU65J*[email protected]*+&f=_TM97%pv笑說,然後又想了想補充,「除非是真的很過分的事情,不然兄弟姐妹很少會生氣一輩子的。」

葉凡霜卻心沉到谷底。

她做的那件事情很過分……

許秘書看到葉凡霜沉默,大概這對姐妹真的有發生過什麼,她也不好插嘴,只好沉默的等著葉凡霜鎖好門。

兩人離開公司,互道再見後,葉凡霜轉身往停車場去。

到了停車場,她卻遇見一個女人對她笑。

「請問是葉偉成先生的女兒嗎?」女人客氣的詢問。

女人長的不錯,一雙眼睛描出眼尾,頗有些氣勢,穿著剪裁合宜的衣服擋住葉凡霜的去路。

「我是,有事嗎?」葉凡霜問。

女人認真的點頭說:「有的,請妳撥點時間。」

林雁荷儘管討厭葉凡霜,但回程的機票取消了,把行李從飯店搬進葉凡霜安排的套房g%[email protected]_IobMYv0ox%8Q=Z)nWEQ+WexEUqVf,一切安頓好她才有些恍神的坐在沙發。

環顧這個套房乾淨舒適,而且家具一應具全,還有個小流理台,劉雅羽還在上班,她的行李也沒有很多。

人真的是很特別的生物,忙完了才有空哭泣,她也才想起自己會回到台灣的目的。

葉偉成。

這個男人幾乎取代了她童年父親的角色。

她會對葉凡霜妥協,有部分原因是還沒去祭拜過葉爸爸,她拿起手機打給了03oPp$n#ltvGtu=#526=3^[email protected]葉凡霜,「喂……副、葉姐姐,妳……有空嗎?」聯絡葉凡霜讓她有些不甘願,連稱呼也不知道該叫副理還是姐姐,但最後她還是選擇喊葉凡霜姐姐,畢竟要說的是私事。

幸好電話那頭,葉凡霜並沒有拒絕她祭拜葉偉成的要求,她還以為要多費唇舌呢!

她們約了時間去靈骨塔看葉偉成,林雁荷正在自己的租屋處旁停車場等著葉凡霜。


(圖/pexels)

「嗨。」林雁荷生硬的對車窗內的葉凡霜打招呼。

「上車吧。」葉凡霜對她說完打開副駕駛的車門。

林雁荷也坐上副駕駛的座位,但後座卻沒有其他人的身影,她疑惑的問:「我媽……她已經先過去了嗎?」

吳秋蓉現在算是葉偉成的未亡人吧?

「吳阿姨出國散心了,她讓我好好照顧妳。」葉凡霜冷靜的說。

實際上,是她讓繼母吳秋蓉出國散心,目的是不要打擾自己跟葉氏,吳秋蓉也還算識趣,沒有二話就出去旅遊了。

聽到自己母親已經出國,林雁荷臉上閃過一絲尷尬,因為這樣就只有她們姐妹在車內,這讓她有些緊張起來。

但她媽以前就不敢反vqr25pZAvgtmwK([email protected]&+GpLKuyjI112Nr)FABWrXG6+VjS對葉姐姐,她現在也只能聽葉凡霜的話,「知道了。」實際上她跟媽媽已經多年沒有聯絡,或許她不在……也好。

坐上葉凡vaPVx1M%Wp(U^%[email protected]!r%1WoSGKr(EBDuRj$kbZPR^yH霜的車林雁荷還有些不習慣,五年未見葉凡霜已經會開車了,有點新奇但又覺得只有兩人的空間氣氛很凝滯。

她還在分神感慨時,一隻手UqZpVw*Nc81gXR*[email protected]$K([email protected]&Scb&2EV突然出現在眼前,然後是葉凡霜的臉靠得很近,她有些緊張往後靠,「怎、怎麼了?」她手指輕輕摳著自己的牛仔褲。

葉凡霜發現她的緊張,她貼近林雁荷的臉,「妳……覺得我想幹嘛?」

林雁荷看著她沒有說話,但臉卻有些熱甚至內心慌亂起[email protected]#ZRgp(BtJB=6m5E0G7nY來,這個女人總是這樣任性,突然的出現在自己面前,以她的困窘為樂。

葉凡霜貼近她,看到她的黑色衣服,然後伸手……

林雁荷閉上眼別過頭,葉凡霜卻是將她的安全帶拉起來扣好,「上車要繫安全帶,別害我罰錢。」她說,然%5([email protected])(2%[email protected]+AQTlJyo&後轉身也扣上自己的才啟動引擎。

林雁荷眨了眨眼,才低聲喔了一聲。

還以為她要威脅自己交出家產呢,居然不是?

兩人來到靈骨塔,這個跟死亡連結的地方,遠看像是公園一樣的地方,有綠地跟晴空,似乎也沒有什麼陰鬱的感覺,就是沒什麼人煙而已QRrErM)8afNl9KcaHU6#9K1tR9=KSg4p7g040bgBBbvJbjVz%b

葉凡霜先進去通知管理員,跟管理員拿了鑰匙後,之後領著林雁荷走過好幾排的櫃子,來到了葉偉成的塔位前。

看著葉偉成的照片,林雁荷看到照片的那一刻,她還是有些痛苦閃過心頭,她看著照片喊了一聲:「葉爸爸……」

但卻沒有聽到那個男人熟悉的回應,反而是葉凡霜的聲音回應她。

+40Cwrc9Tr+x([email protected]*ij-Mv(k12ej我爸走的很快……他死前似乎看到什麼,拼命的伸手想要抓著什麼,但很快生命就結束了。」葉凡霜聲音有些低沉,親人的死亡確實很讓人難過。

這是葉凡霜聽醫生說的,當時從公司收到消息後趕到醫院,葉偉成已經是蓋上白布的模樣,再後來就是遺產的問題,幾乎把她所有Cxb^HfM4owY9LdlsmgB$p4r&O3+QCp*KVSy433079Qk-zIF&wU的悲傷都消耗殆盡。

還有就是……葉凡霜看向林雁荷,她只想把雁荷接回來。

「這樣啊……」林雁荷看著照片,照片上的男人還是她熟悉的樣子,卻已經不在人世。

林雁荷記得小時候,葉偉成對她很好,好到自己就像是葉偉成的親女兒,甚至是比葉凡霜還要親。

她難過的落淚哽噎不成聲的問:「他走的時候……痛不痛?」

葉爸爸才四十幾歲,根本就還不到去天堂的時候吧?

葉凡霜平淡的說:「吸毒過量,應該是不痛。」她看zTO)gM^[email protected]*0qgP8^*i2g&)8*!b&iQ8v$Mbv3##!plb著自己父親黑白的照片,隔幾排櫃子才是她的媽媽高夏嵐的骨灰罈,看著這些裝著先人的罐子,會覺得生前的富貴又如何,死後也不過就這一捧灰,功名利祿都是生前的,但死後的位置卻後人決定的。

若問葉凡霜為什麼不讓父母放在一起,因為她知道這對夫妻早就貌合神離,死後也沒必要放在一起。

林雁荷看著葉爸爸的照片問:「他……怎麼會吸毒?」記憶中的葉偉成,就算偶有憂鬱但從不是自暴自棄的人。

是什麼樣的痛苦讓他選擇吸毒?

葉家的財富無法滿足他嗎?

葉凡霜被手機的震動打斷兩人對話,她只丟了句,「妳多看他吧。」就自顧著出去接電話。

「好的。」林雁荷看著她的背影,然後才轉身看著葉偉成,「葉爸爸……」她看著葉偉成的黑白照片。

g3vpM+M2LAsKxtjAif5tWkEw2c1O!Ir5%uwsA1D%#^x#UfpXmt格來說,林雁荷並不是葉家的養女,因為葉偉成並沒有辦理收養程序,她是吳秋蓉的女兒,卻跟葉偉成在法律上沒有任何關係。

但生活跟法律還是有差別的,她進入葉家時,儘管葉夫人待她不好,但葉偉成卻很疼愛她,幾乎只要葉凡霜有的,她也有一BGFly_ykFHyIF+x_3b608mq2%[email protected]_qCo(+k份,甚至她想學各種才藝之類,葉偉成也願意出錢讓她去。

記憶回到小時候,林雁荷哭喪著臉回到葉家,「葉爸爸,同學都笑我,我也要跟姐姐一樣當你女兒。」

被其他同學說是沒有爸爸的小孩,讓她哭著回來告狀,但一向什麼都答應她的葉偉成,卻沒有答應讓她改姓。

她沒有改成葉雁荷,甚至葉偉成慎重的告訴她:「妳是林家最重要的孩子,絕對不能改姓。」

林雁荷的思緒回到眼前,「葉爸爸,你是怕我斷了林家香火吧?」她拿出衛生紙抹淚。

後來,葉偉成還是讓她喊葉爸爸,儘管她沒有改姓,但葉偉[email protected]%^y)l535M2M+%Z^eX7R$l01olBPm成卻將大部分的遺產留給她,這份疼愛的心意並不少於一個父親。

但她寧願拿這些換葉叔叔還活著,「你怎麼可以這樣呢?我只是去了一趟國外_3XDer8m)$*WQqGaiIPabm*zyUQrH*vRkW-6wpoOoO+lADEyo6,然後……就這樣……這樣……」就這樣走了。

吸毒過量?

是什麼樣的壓力,讓他需要吸毒排解?

又為什麼要立下這樣的遺囑,葉爸爸不知道自己只是個平凡人,沒有經商的才能嗎?

去姐姐經營的公司,她都不知道該做什麼,她還還非常混亂,但葉爸爸卻已經過世了。

就忽然從她的生命中走了,離開的這樣徹底,讓她不知道該恨他還是怨他。

沒有趕上他的喪禮,林雁荷只能用眼淚祭奠了這個男人,葉凡霜此時已經走出去了,留下她一個人替葉爸爸舉哀。

等到情緒收拾好,她才走出靈骨塔,林雁荷看到葉凡霜的背影,她突然從後面抱住葉凡霜。

葉凡霜突然被人抱住先是僵硬的,然後才反應過來是林雁荷i5#[email protected]!3KvKgS)JE6g(*p#er)TVmyGJQW1*0np6G#T2%,她任由林雁荷抱住一會,然後轉身看著她,眼神是有些欣喜的,雁荷做出這樣的舉動難道是……

「葉姐姐,妳不難過嗎?」林雁荷沙啞的低聲問。

葉凡霜順著她的頭髮低聲說:「有一點。」她的眼淚p6TFii1^U)(T6m!hg-4a#OgLKV#Z-Y^50ab=4BG)5qjt+m9-wn反倒沒有林雁荷多,或許是因為,她對爸爸的感情沒有雁荷深刻吧?

一直以來受到的教育都告訴她,她先是葉家的繼承人,然後才是葉家的女兒,最後她才是葉凡霜自己。

她撫著林雁荷的髮)%G$xZHsen!flS^Z2Y6tZ6KfeH%RmB&BNr1I_uAKY^5XLBV8LJ絲,林雁荷從小就是她爸的最愛,其實她應該吃醋的,但是和爸爸一起疼愛妹妹後,她發現自己或許比爸爸更喜歡雁荷,如果不是當年發生那件事情,妹妹應該也是她身邊的小幫手吧?

想到這,葉凡霜眼底冰冷的情緒稍微柔軟,她終於伸手抱住林雁荷並且輕拍她的背。

「葉姐姐!」林雁荷突然抬頭,看著葉凡霜,那張小臉上面還有哭過的紅腫。

葉凡霜的動作卻僵住,看著雁荷的模樣問:「怎麼了?」

「我會努力進公司幫妳的!」林雁荷保證似的說,然後對她露出燦爛的笑容,「因為我們是姐妹嘛!」

這句話卻瞬間讓葉凡霜收回了情緒,她的手也從S8fde!^$GCYy8sUOIs#iF=Xgpy%tFAqlrBZx!IhAyk8GtJl0Y_林雁荷身上收回來,她推開林雁荷的親近,「嗯。」周身滿是拒絕的態度。

林雁荷不懂自己說錯了什麼,只是現在氣氛有些凝滯,而葉凡霜似乎是冷靜點,她下定決心剛要開口:「妳……」

鈴!

手機鈴聲打斷兩人,是林雁荷的手機。

葉凡霜看著林雁荷去旁邊接電話,她的語氣卻溫柔的滴水,「怎麼了nySU^h78%(^u0WW)uZr=5XH02I$zB3hQI5RS2Mr8QfWlMgz&Y2?沒有……姐姐帶我去看葉爸爸……等等就回去,嗯好……我也愛妳。」

葉凡霜面向旁邊,眼裡的冷意卻如冰雪堆積,漸漸封閉了她整個人。

等林雁荷講完電話,她的表情也回到初見時的冷漠,「等等要去哪?我載妳去吧。」

「沒關係,雅羽會來接我。」林雁荷笑說。

葉凡霜嗯了一聲,然後就匆忙離開,連靈骨塔的鑰匙都丟給林雁荷。

林雁荷看著她離開的背影,等她開車走了,她才走回塔位看著上面的遺照。

她站了一會才開口:「我還是回來了。」她看著面前的塔位。

她享受過葉家給的疼愛,但也被葉家拋棄,這也算是不相欠了。

偏偏葉凡霜把她扯回葉氏的爭奪戰,連葉爸爸也將遺產給她,逼的她也必須面對這些人。

林雁荷的表情有些恍惚,許多複雜的情緒縈繞在她的心頭,她看著前面的塔位不知道自己能不能下定決心。

過了一會,她才用葉凡霜沒有拿走的鑰匙,將所有塔位的櫃門鎖了起來。

雙手合十的拜了一下,對往生者表示要收拾水果和金紙。

林雁荷整理塔位前的水果、紙錢跟香爐,她小心的收拾好桌子,靈[email protected]$6Qgt*C_oRiyq_B#6_!+EqAFWM-db骨塔的位置狹小,往生者的塔位還不到一個人的肩寬,因此擺上供果香爐時,會佔到隔壁的位置。

但這張桌子卻是直接的擺在葉偉成跟隔壁塔位的中間。

林雁荷收拾好,依依不捨的看了塔位一眼,最後提著東西離開。

終究……還是該了結。

她腦海閃過這句話,然後踏出靈骨塔,看著外面的晴空萬里。

接下來在葉氏的每一步,自己會走在什麼樣的道路呢?

作者:馥閒庭

看百合小說《控制關係》全系列

看馥閒庭作品

一起發大財!同婚合法帶來29億粉紅經濟!歡迎聯繫拉拉台,幫你精準投放廣告至LGBT社群!

業務Hans信箱:[email protected]臉書私訊

延伸閱讀

妳也會喜歡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