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喜歡娃娃嗎?」爸爸扶著方向盤問。

「喜歡,我希望娃娃變成我真的娃娃!」葉凡霜坐在位子上看著爸爸笑的得意。

「會喔!只要一些魔法。」爸爸也對她笑說。

小女孩歌聲在夢境中遠遁,曲調是那首熟悉的童謠。

妹妹揹著洋娃娃……

葉凡霜睜開眼。

她從床上坐起來,看著眼前的晨光,今天是她妹林雁荷到公司的日子,她要好好的迎接。

坐上專車,許秘書在車上等她,「副理今天心情很好?」

「要打起精神,畢竟有新進人員。」她翻看秘書整理的文件,想著要將雁荷安插在哪?

許秘書看著她的動作笑說:「其實副理對妹妹很好呢!」

葉凡霜卻不高興的高聲,「沒有!」

許秘書有些嚇到,她在這個副理手下工作五年了,還沒有見過葉凡霜這樣生氣的樣子。

(0-OK2i8KPonr7yq6N=oqc0VzQgL7aqXA*W%[email protected]*1「她是……繼母帶進門的,不是我親妹妹。」葉凡霜難得多提了一句,「反正這次人事變動是特殊情況,妳也不要多嘴。」

「好的。」許秘書默記下這件事,內心有些感嘆去世的葉總裁。

果然男人有錢就多作怪,連葉總都有兩任老婆,那這樣說起來,林雁荷不就跟副理是敵對關係?

上一代的正宮跟小三後續之戰,姐妹鬩牆的相愛相殺嗎?

許秘書內心還在為小劇場下標題,卻被葉副理的聲音打斷。

「要小心盯著林雁荷。」葉凡霜說:「她有什麼動作都要跟我說,因為……她很危險。」

她了解自己的妹妹,林雁荷看似溫馴的外表下,有著某些固執的模樣……

葉凡霜強迫自己專心想著公事。

「是。」許秘書在車內點頭,內心卻同情這個新人,還沒進公司就已經被葉副理盯上。

另一邊,林雁荷踏進公司,剛報了名字就受到一種幾乎隔離的對待。

她默默坐在沙發,拿出素描簿亂畫,一邊等待他們安排工作,她的記憶卻跳回小時候。

那時候她剛進到葉家,她的生父出了車禍,葉叔叔為了照顧她跟媽媽,讓媽媽以保母的身分帶著她住到葉宅,她成了姐-uE(ahfjGFdqGR=elXUaLuh)CV+ft!4CA5O=Qx&DZHEC9+Zv0%姐的小跟班。

記憶中葉宅是一棟很漂亮的大房子,她每周會固定趴在窗邊,偷看琴房裡的姐姐練琴。

「妹、妹、揹、著、洋、娃、娃……」鋼琴曲從琴房響起。

對她而言,彈著鋼琴的姐姐是這個世界上最精緻美麗的人了!

她很羨慕葉凡霜的模樣,但也很害怕葉夫人,因為……

啪!

葉夫人將還是兒童的雁荷扯過來,一巴掌打向她,「不要弄髒我家!賤貨。」

林雁荷眼中帶淚不敢反抗,只能乖乖回去自己的座位坐好,不能吵到姐姐練Al+tj%TGRWom%NN*[email protected]#8(==xYrh5FVe*pQaZfLtYz琴,只能在琴房外的椅子上寫作業,更不能去室內吹冷氣。

這是她剛進葉家的日常,儘管她表現的溫馴,但她的畫冊、課本還有書包,經常被葉夫人發洩情緒似的掃落。

高夏嵐本來就懷疑葉偉成有小三,但是她更氣自己眼睛沒有擦亮,以為林家是朋友,卻讓吳秋蓉這個小三登堂入室,想到以前兩家的應酬,她內心就覺得噁心,說不定從林鎮宇沒死前就勾搭上了,但是葉偉成把這母女接回來,她不能明著傷害吳秋蓉,只能欺負林KZ3YC&()i#ObBKEXN3UDpZ*qPyrlSUkGS)soHankO3^dmWofEG雁荷殺雞儆猴!

高夏嵐怨恨的臉經常看著林雁荷,尤其看到凡霜也親近林雁荷,她就更想消滅林雁荷這個小賤種。

啪搭!

東西摔落的聲音讓林雁荷從回憶驚醒,0!c%&ykw+NgrFi+uDLVFm#!v0nIW8*#TKziX*8jjoq(#FO$41q幸好只是旁邊職員的資料夾掉了,她從回憶中回神坐好,剛調整好,姑姑葉秀芬就開門走進來,後面還有姐姐葉凡霜一臉冷漠的樣子。

林雁荷看著她內心嘲諷,我這個繼姐真的是天之驕女。

比起這個不常見面的葉秀芬,葉凡霜對林雁荷而言,是熟悉又厭惡的。

[email protected]_)*[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iV*jkk-Ddwjn神態到舉止,那都是金銀堆出來的典雅端莊,也保持著銳氣跟快速的節奏,甚至有幾分葉夫人的影子,讓她討厭又畏懼。

葉秀芬打量林雁荷,原本她對雁荷這種半路認的親uuFZsO3(r77O61Yg9F7fx!_LOfTo_cnj-j1gUoXqyAIVsXCRZ_戚就不熟,誰知道哥哥會留這麼多遺產給外姓人,之後仔細一看她今天的打扮,內心就更加不喜了。

一般人來公司面試都穿正式服裝,但是林雁荷卻是一身T恤加上直筒牛仔褲,配著外套一副休閒的模樣,甚至還抱著一本畫冊,真的以為來寫生的嗎!Zt3F([email protected]

葉秀芬又不高興的掃ip1e7n3TdHNBd64A+p(360US_8NfrD1kFvcZ$C)OS8sV3Uy#oZ了幾眼,之前簽文件時有爸爸在她才不敢說話,但現在全公司就是她這個葉經理最大,內心自然趾高氣昂了幾分,她咳了一聲讓其他人都注意自己。

「姑姑。」林雁荷低聲說。

「雁荷,這裡是公司,妳應該要叫我葉經理。」葉秀芬說。

「葉經理。」林雁荷也拿出來面試的態度。

「妳姐姐是副理,以後有事情妳可以問她。」葉秀芬算是正式介紹兩人,然後丟下這對姐妹去處理自己的事。

林雁荷看著眼前的葉凡霜。

離開葉家五年了,葉凡霜早就不是當年綽號冰山美人的女高中生,她的氣質更銳利,人卻比以前更有GAQDbxy0DJf+Lv-&RKKx42rEOuA05hA3^W+(Y)9^pH$XCpf%^%溫度,或許是因為在商場練出的圓滑吧?

但她更有種威嚴,往人群中站著,她就是有股不讓人小看的氣勢。

葉凡霜也打量著林雁荷,今天站在自己面前的林雁荷態度陌生拘謹,她一身休閒的打扮,像是進來這個辦公室Q0q6ZI#F%09-IQ-kJ01S7%+EqVNd49NGWME*8AbC--_XNCgy!=說句話就要走。

葉凡霜握緊手機緊盯著林雁荷,她不打算讓她走。


(圖/pexels/Jansel Ferma)

她是我的……娃娃。

林雁荷發現葉凡霜又用那種眼神看她,自己被盯到發毛馬上問:「副理,怎麼了嗎?」

聽到自己的職稱,葉凡霜眨眼間就回神,她語氣平靜的開口問:「妳會用PZrn3F$&FdvpWa6k0-PtJIy*xwSKK&RxbnGpeos4X!8q&BU)M74hotoshop嗎?或是任何設計軟體。」

林雁荷有些驚訝,晚了幾秒才回:「會一點。」她還以為葉凡霜不懂設計呢!

但她後來想,以葉凡霜喜歡掌控的個性,就算不q=FdXN0sn10S-epA)I-HkNTiAGu^#*YDJVqG)RUfpoZNpb8c-V知道設計人員人在幹嘛,大概也參考其它公司的規模有個基礎的了解。

果然葉凡霜說:「那就當美編吧。」

「好的。」林雁荷點頭。

葉凡霜看著她,「我tq7^+(^Zw9BDhP6AMzh^t0vjE_jX-94fQ9j$3AtKL&4oH&5mUc已經跟葉經理講好,等等讓許秘書把思美的案子拿給妳,公司以前沒有設計部門,之後就交給妳了。」

「喔……好。」林雁荷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接下這份工作,但還是勸自己盡量去嘗試。

許秘書就是一直站在姐姐身邊的人吧?

林雁荷看了許秘書一眼,內心覺得她好專業的樣子。

自從葉爸爸死後,公司裡雖然有姐姐,但恐怕還是姑姑葉經理說了算吧?

林雁荷內心偷偷嘆息,反正她也打算在台灣求職,去哪邊都一樣吧?

在葉氏還能當作吸收經驗,她說服自己。

林雁荷在發呆時,葉凡霜身邊的許秘書卻欲言又止,「副理,思美……」

葉凡霜轉頭掃了一眼,許秘書看到葉凡霜的眼神,馬上改口說:「是。」

思美是他們公司美妝類的產品,對美學設計的要求最重,也是工作最多的!

林雁荷還是新手,一下沒搞好就會弄砸,她看著林雁荷,看來這個小女生一進公司就被副理防著呢!

許秘書偷偷在內心想,葉凡霜沒管自己的秘書,她走到林雁XighrDcCNF9)_vdqmvz(HD(Ncp4T_XcZEum=O0135uHBOfArqM荷面前,掃了一眼她攤開的素描本,然後雙手抱胸審視她,「薪水照勞基法可以吧?」

「好是好,可是我沒有經驗。」林雁荷提醒她,自己才剛從學校畢業,哪像這個女人跳級念書,她聽eZ*rdW!!g(_%dp=IRf68K79&MNfpu%+Jx*Ku8JFL8QWlzghYx_說葉凡霜高中畢業後就在公司幫忙,況且商業類的東西,變數沒有藝術這麼大,也沒有過度主觀的問題。

而葉凡霜則是直接的說:「那就學著當。」

對葉凡霜的霸道,林雁荷只能回應:「喔!」

林雁荷的臉上依舊是陌生平靜,葉凡霜想到上次雁荷來公司時那個叫雅羽的。

「妳那個朋友……」葉凡霜的聲音是肯定的。

林雁荷還在想美妝類的產品應該如何設計時,聽到這句話她才回神,「……嗯?雅羽對我很好呀。」她尾音昂起幾乎有些故意的d*cLsGll(z__FjCfptCnVii&t4oeqdkhI+Ao#ishb$DUtcEVmQ說。

「是嗎?」葉凡霜看著她,「那……上一任呢?」

林雁荷幾乎是瞪著葉凡霜說:「已經分手了。」

葉凡霜第一次變了表情,她嚴肅的看著林雁荷,「真的?妳要跟她……斷了!」

林雁荷看著她突然彎起嘴角,原本沉靜溫婉的氣質,轉為針對葉凡霜的凌厲,「不就是妳害的嗎?」

葉凡霜咬唇想解釋,但還沒開口就被林雁荷打斷。

「如果不是姐姐把我趕出葉家,我又怎麼會跟她失去連絡?」她的眼神滿是控訴。

葉凡霜口中的『女友』,那個人曾經是她的一切,卻因為姐姐討厭她,害她被送到國外了,也跟那個人斷了聯絡。

林雁荷想到那天,她打電話求姐姐讓她回台灣,葉凡霜親自掛掉她的電話,想到這她就8ON-R^iG(G!8s^kQJCMnXwsuh_QZAj^[email protected])Fa8V7覺得心口隱隱的發痛,她調轉視線不去看葉凡霜,手卻握緊手上的畫冊。

葉凡霜注意到她的動作,雁荷的畫冊上是劉雅羽的臉,像是她在保護自己的新戀情。

喉嚨裡一陣酸苦味滑過,葉凡霜嚥下那感覺才開口,但剛要說話卻看到了旁邊的許秘書,正一臉好奇的看她們。

我說不出口,我們有太多事情要講清,還是等日後再說吧。

想到這,葉凡霜說起了另一件事,「我們公司有強制住宿。」

「住宿?」林雁荷愣住,她問旁邊的許秘書,「真的有這個規矩嗎?」

許秘書遲疑了一下,然後看到葉凡霜一臉平靜,她才點頭,「有*EiL5ND(MO9mBIhw*1ChHErO(ugnflQhUqM6DTWbfYKR2O&B7h。」但她的動作完全洩漏住宿是葉凡霜臨時起意提的。

林雁荷馬上就反應過來,她怒瞪這女人,「是妳想控制我吧!」

「是妳自己簽下合約的。」葉凡霜走近林雁荷,雙手撐在她的椅子扶手上,居高臨下的看著她,兩人近的幾乎要貼上鼻子8yg$s$PmWw%)-tvb&pNmberP&+g=Uls$(-I-YcfRYrT7^X1PiG

「跟合約有什麼……」林雁荷有些緊張的往後仰,然後她似乎想到什麼而恍然大悟。

YVlvR*([email protected]^82dfLgEHBOMwl0O1=%[email protected])k這個精明的姐姐既然會讓她回來,當然要把她拿捏在手上,昨天的文件肯定還有什麼條款,她該死的因為人多就輕忽了!

「我不要住妳安排的宿舍!」林雁荷抗議,上班八小時就很心累了,要是下班也被這個女人捏著,她還有活路嗎?

但葉凡霜哪會讓人說不?

許秘書還在替林雁荷默哀時,葉凡霜伸手捏著林雁荷的下巴,強迫她看著自己後才低聲,「妳最好聽話進宿舍,別讓我派pV=SD8zl8=$0By3^XW4jLqvfEeQUelTEMaQ=yGIKZvEOcfc7Fk人把妳拖進去,拉拉扯扯會太難看。」

林雁荷瞪著她,「妳還是一樣自我!」葉凡霜永遠都想控制自己。

葉凡霜看著她眨了眨眼,「對,而妳沒辦法反抗我。」林雁荷本來就是自己的「洋娃娃」!

「……」林雁荷看著她不甘心的沉默。

一旁的許秘書看著她們,感覺這對姐妹的戰爭一觸即發。


(圖/pexels)

將林雁荷安插到美編的職位上,並讓許秘書安排她的座位,葉凡霜也轉身敲了姑姑葉秀芬的門,「經理。」

葉秀芬在電腦上點了幾下才喊她進來,「凡霜,怎麼了?」

「職位都安排好了,我讓她先做思美的案子。」葉凡霜平靜的說。

葉秀芬點頭故作輕鬆的說:「不用跟我說啦!妳做事我很放心的。」

「是。」葉凡霜還是面無表情,她看向姑姑的電腦還沒開口,就被葉秀芬的聲音打斷。

「我記得以前妳們姐妹感5#ZyQmL4WlGo975oaxlMd=rzvzN-QPF*Dm_SM9NEBYQkOeyVWu情很好,雁荷的事情就全部交由妳負責沒問題吧?」葉秀芬擺明了不想管這對姐妹的事情。

「好。」葉凡霜應了一聲。

葉秀芬微笑的看著她提議:「凡霜,既然雁荷願意進公司,那妳找機會讓她把妳爸的股份交給c*EZGjQvNUkj0!zPC2iuyjy40BAVC=(gkk0Vxvs$Q*uQkSVWVq妳管吧!反正她也不懂經商……」

葉凡霜卻沒有接話,她歛起眼眸冷漠的說:「那是她的事情,與我無關。」

怎麼使用爸爸的遺產是雁荷的事,她不想再接額外的工作。

葉秀芬看凡霜的模樣,似乎還在對剛剛兩人的矛盾賭氣,她好笑的撐著手,「怎麼會?靖喬還說妳們姐妹感情很好,幾年沒見就陌生起來540ElO1QLO=E-&S=S7WrZ0aa0Pm((1ECKMYuD8h8IGVUtGM=%K了?」

靖喬是葉秀芬的女兒,也是葉凡霜的表姊,這話卻好像刺激到葉凡霜,她深吸一vRwp3OF^AACet=7!A=^s2_RTtMpYHq+NZG^[email protected]口氣,「經理如果沒有別的事情交代,那我就先走了。」

「凡霜!」葉秀芬遞出一個邀請函,「晚上還是妳去參加吧?」

那是個晚宴,但實際上卻是替周氏集團的公子找媳婦的相親宴,Rzl8Pt=Lqx(k%^[email protected]@iTM6!Lts%2fDklG各大集團都會帶著自家適婚的子女出現,上一輩的人靠著聯姻達到結盟跟資金,而經營保養商品的葉氏,也不可能不隨主流。

尤其葉凡霜也正是年紀,長相和學識都是精心培養,婚姻是人生的必經之路,自然要找個好對象。

葉秀芬希望葉凡霜嫁出去,這樣她在葉氏的經理位置才不會動搖。

葉凡霜看了一眼邀請函,還是走上前拿起來,「我知道了,姑姑。」請帖她接了,去不去卻是她自己決定。

「嗯$+8g_JLMP1ARwxw^Paw!R8HNR7rt1Gl#[email protected]#N0s*Q&_#b*=FpQ,記得弄漂亮點!」葉秀芬笑著目送葉凡霜離開,等葉凡霜離開經理室,之後才轉向電腦螢幕,電腦沒關正在與人通著視訊。

「妳看吧!那女人不會把她妹妹的股份要回來的。」她螢幕對面還有人正與她通話,也將剛剛葉凡霜的對話YW-Ak_Ac(nro_^1PixfbwG4&+AWYHM1k^lm(GyGnN(Sa^jJQzj都聽進去。

「為什麼?那麼多錢……」男人的聲音有些不甘心的說:「還是媽,我們去跟那個林什麼的說,a8LpGH)1([email protected]!yupxjUeAWX5qvItC21叫她把舅舅的遺產還來!」

葉秀芬搖頭拒絕兒子顳定均的提議,她看向葉凡霜離開的門口眼神深沉冷漠。

「你不懂,你凡霜表妹精的很,現在財產一分為二,我就算管著公司也拿不到林雁荷那一半,沒有錢,董事會其他人也不會支持我,我ZMjI)g^e*58o5$Vr0SI$N$MP6=avaJ4kbR6si(8u4lfb9!TpgZ自然也就無法拿捏她。」

「可是……那麼多錢,她怎麼可能不要?」

「這就是她狡猾的地方,那些錢我碰不到,萬一avfFAQL9$BQiCX44eOQ=&SB2o*ByR7!VprMX8baOe!fi^%*oHL公司有個周轉不靈,她可以出面用妹妹的財產解決,她終究是嫡系,而我在你爺爺面前……」葉秀芬握緊手。

當年因為爸爸說她是女兒只有嫁人的命,她選擇嫁到顳家但老公不爭氣,現在好不容易哥死了,她藉著幫忙的理由回葉家,她重新拿到了經理的位置,不會0q72kamroI=3gPRL&L=&5Z9VRuCh-IDU66l-US^)j5M!Dn7T_K再放棄了!

想到葉展鵬,葉秀芬煩躁起來,她看著螢幕說:「反正凡霜現在是進可攻退可守,想拿到你舅舅的遺=GA2qCu7D0UpGGMh37XNsw)@I10ct#o$MM%h#B%H2MOpmWGxTr產沒這麼好辦!」

「可是我的債務怎麼辦?對方只給我半年時間!」顳定均緊張的說。

葉秀芬頭痛起來交代一句,「我會想辦法的,你這半年給我安分點!」

電腦關掉視窗的黑色的桌面映著她的臉,她的眼神看向辦公桌上的名牌,名牌上的字是『葉秀芬經理』,如果是一般人就vv#n^wutTq8vSf-jVriw33agTqrp7GDvop1z4dzZGwzrJ1GlF+該知足吧?

但她仍覺得不夠,她還有更遠大的目標,當初哥哥的位置:總裁!

目標是1IR^LN3SfBLXHksRmlL([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總裁之位就需要大量的錢,但哥哥的遺產卻只分給那對姐妹,比起熟練接手公司的凡霜,林雁荷明顯是更好的突破口,她回想著那天看到遺囑的內容,手指輕敲桌面思考著,她的嘴角慢慢彎起。

或許還真有一個辦法。

另一邊,葉凡霜回到辦公室#ZbjckuX%cfGtWDqrS$Q*rsJ*v1eewiwR%8G!maaIXcutx2Tyh整個人卻還是緊繃著,她拇指指尖刮著自己的食指,這是她的習慣動作,緊張、憤怒或者焦躁不安的動作。

她想起自己第一次有這個動作的時候,那時候她如往常在假日等爸爸DXrm^k=o$p$V56ow4Bd5Ffsh8*@I(lZI%s$(LOND*mBKtis(x!,每個周末爸爸都會推掉所有應酬,只為了帶她去林家找雁荷玩。

這是他們一家少有的休閒團聚時光,因此她一直覺得爸爸雖然對她很[email protected]+A*GGCf)TrCuh&_*Glt!WxFeYl%4bGNMQxPAYR$!([email protected]嚴厲,但周末的出門卻從沒有遲到,這表示爸爸是很重視且愛她的證明。

本來是這樣的,直到某天一通刺耳的電話打破了她的想法。

她看到爸爸微笑的去接電話,但隨著話筒貼在他耳邊的[email protected]$yNiFrzh%0-9fb4p2l_fu03Ir8za2u5gADRrBdS7=ul+sTA時間越久,她看到爸爸的嘴角慢慢掉了下去,甚至有股可怕的氣息從爸爸身上滲了出來,她用拇指指甲輕刮指腹,藉由這樣的小動作轉移那份恐懼。

爸爸聲音艱澀的對她說:「我們不去……找學長了。」

就一句話,讓她整個心都揪起來,「為什麼!」她聽到自己激動的問。

爸爸不同以往的決定,讓她感到恐懼,去林家對她而言已經是種儀式,讓她安心的儀式,但這個儀式卻停了。

「學長死了。」爸爸的聲音很乾噎。

那時葉凡霜還不知道死了是什麼意思。

「老公……林先生怎麼了?」媽媽聽到聲音過來關心。

「車禍!他死了!」

葉偉成拿起電話用力往地上砸!

乓!

話機LjH%)MWtKrDApuug#a^3GKPQx-M2&e57=4YGJh6po9C$Wsx4On在地上摔碎的聲音讓葉凡霜嚇壞了,她不知道什麼叫做搶救無效,不知道什麼叫做交通事故,只知道這些詞彙讓爸爸很痛苦。

媽媽將她牽進房間,臨關門前她轉頭只看到爸爸跪在地上,像是肚子很痛的樣子顫抖。

那時候,她還不知道什麼叫做哀泣,只是把某些習慣遺留下來。

葉凡霜看著文件另一手用拇指指甲輕刮指腹,她想起雁荷回來簽合約那天爺爺問她的話。

這份合約確定要開始嗎?

葉凡霜想到林雁荷不高興的甩門而去,她的回答依舊不變。

是的。

作者:馥閒庭

看百合小說《控制關係》全系列

看馥閒庭作品

延伸閱讀

妳也會喜歡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