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在爆炸發生的一年前。

飛機如同大鳥翱翔於天際,林雁荷坐在飛機裡,這趟長途旅行讓她在飛機上睡著了。

童年的夢境中傳來歌聲。

妹妹揹著洋娃娃……

清脆的女聲,來自一個可愛的小女生,軟嫩的臉皮小巧的嘴唇,她牽著爸爸的手下車。

今天是爸爸特地帶她出來玩。

「凡霜,爸爸給妳一個新的娃娃好不好?」牽著女孩的爸爸微笑的說。

他看著遠處的房子,小巧精緻的宛如娃娃屋,對他而言這棟房子所有的價值都如同玩具。

「不要,媽媽會把玩具丟掉。」小凡霜嘟著嘴,媽媽討厭她玩玩具,總是把她M*e_P7xFCd4xnQGpGE#)ZJst5Shqn_yIJ8zn4IVDd3ZTVo$e^P的玩具丟掉,而且爸爸又不常在家,也不會幫她說話。

她好不容易有新娃娃,最後也只會被媽媽丟掉,那種擁有的東西被丟掉的感覺她不喜歡。

「不會的,這次……不一樣。」爸爸保證,他看著遠處的房子意有所指。

裡面的人不一樣,他看著窗戶內忙碌的人影,那個人對他葉偉成而言是特殊的存在。

小凡霜先是看著自己的爸!ov_1nGS([email protected]爸,然後看著玻璃門上的倒影,她的瞳孔縮了下,像是看到令人驚訝的事情,內心閃過一抹驚惶不安。

葉偉成卻一無所覺的牽著女兒上門,與打開門的家主寒暄,「嗨!學長。」他態度親暱的打招呼。

這個家庭主人叫林鎮宇,是葉偉成的大學學長。

這兩人的身分幾乎天差地遠,葉偉成是葉氏企業的少爺,但林鎮宇卻是單親家庭長大,唯一的共通點是兩人在%lWrI*)qk+TjJ5U+Ohz$#[email protected]=g3N&=n9#^[email protected]&大學時,都有不相上下的好成績,而剛好同一個球隊所以有些兄弟情誼。

「偉成,好久不見!」林鎮宇微笑的招呼,然後看向葉偉成牽著的女孩,「妳好!真可愛……妳叫什麼名字?」

這就是偉成的女兒,精緻可愛卻有跟偉成類似的冷漠,眼神也非常平靜老成的小女孩。

「凡霜,跟林叔叔打招呼。」葉偉成跟自己女兒講話時,絲毫沒有將她當成小孩。

林鎮宇的妻子吳秋蓉也走過來,旁邊跟著他們可愛的小女兒,林雁荷。

「林叔叔好。」葉凡霜有禮的喊。

林鎮宇應聲,「好!來……秋蓉,這是我說過的學弟,還有雁荷,凡霜比妳大要叫姐姐。」他女兒跟偉成的女兒年紀相仿,兩家都有意讓兩個小女孩玩在一2fHReg2Ai*02ozF7wfs^YqJ6_noNuE3acx1OBxjmGtQTY^N8h0起。

葉凡霜看著眼前的女孩S^wuOBq+(LvLG3#OYl8Sb2BbK=2(4D82^[email protected]&QG&,那是一張可愛的臉,嫩嫩的肌膚上黑溜溜的眼睛,直勾勾的看著自己,眼神乾淨但有些怯場跟好奇。

兩個女孩互看著,眼睛jrzGQZRb7Urg^j*ks0fu5B95B1djDhwf8(NVXn*yH&q6=PCYhT倒映著對方的模樣,之後葉凡霜主動過來牽起她的手,兩人成了好朋友,玩到天黑了都捨不得走。

「……雁荷!」有人喊她。

周圍陷入一片黑暗,身邊也空蕩蕩的。

林雁荷在黑暗中想回頭想看是誰,但誰也沒有在,她很害怕,在夢的空間喊著什麼但卻沒有人回應她。

她不停的喊直到有人輕拍她,她才真正醒來!

「嘶!」身體輕顫了下才睜開眼,她此時正在飛機上。

感受到自己座位充滿冷氣和清潔劑的氣味,窗外看到台Q%nh5Gw6_&4-JtoMYxz&uzK$q^47wFuFICkZBbsn%oE-8-K1jQ灣黑暗的土地上有著點點燈光,高壓跟耳鳴的不適感讓她揉額。


(圖/pexels)

對喔!我在飛機上,怎麼又想起以前的事?

「雁荷,妳還好嗎?」一個男性模樣卻有女性低醇嗓音的人伸手搭著她的肩。

林雁荷看著出聲的人,這個人是自己的女友劉雅羽,當然……

她眨眼逼自己回神,剛剛喊她的人是雅羽,不可能是那個女人。

因為空姐在附ypFeF-%SMJh6=T%g6e^[email protected]@dybTb#Fu7X3w4QHme9jIKj)近宣導飛機降落的注意事項,以及最近疫情需要戴口罩等事項,林雁荷壓低聲音問女友,「雅羽?我們到台灣了嗎?」

隨著飛機即將降落,她有些頭痛跟耳鳴,從收到那個消息後她就啟程趕回台灣,但是長程旅行讓她疲憊又難受。

或許不是飛機的問題,而是她想到等會要見到的那些人,她就覺得很想轉頭就走。

「快了。」劉雅羽戴著口罩的臉上,只露出擔憂的雙眼看著她,「妳還好嗎?」

「嗯,只是想)6Z9Hjv+Ly+ZT$CaBVAM#O6-(Guasa_Icr^yv0N)Gcehvkab)(到要見到她,我就有點難受。」雁荷拉下口罩喝了一口水,又緊緊的戴上,最近又有新的流行疾病,人人都戴著口罩,林雁荷覺得幸好有戴著口罩,她的夢話才沒有被任何人聽到。

看著飛機窗外的景色,附近已經可以俯看城市的建築跟5RKKo4L(-X%Xb3giP5uyu60VyGodzbXts!JjLP%[email protected]道路,高速公路像條金蔥彩帶,繞在萬家燈火旁邊,科技把人的距離縮得太短了,上班的時間又拉的太長,讓她看到這些燈光只覺得疲憊。

或許不是這些光,而是心境的關係,她沒想到離開台灣這麼多年後,居然還會收到這樣的消息—她的繼父過世了。

在讀完大學剛要面試工作時,她以X3%[email protected]#Qx4#ebVc!m-QOWG=VXXq_pQpF^F為是面試通知的手機的簡訊,卻沒想到接到的是一通跟死亡有關的電話,所以她現在才坐在飛機上混亂不已。

「妳繼姐很兇嗎?」劉雅羽擔憂的問題將她從回憶中拉回。

她們是回台灣找雁荷的繼姐處理事情,雁荷口中的姐姐葉凡霜是[email protected](eDTKUOpTe-bQS$wqL)[email protected]!CNj=個可怕的人,不但以前對女友處處控制,連雁荷的前女友也在姐姐的控制下分手了。

而且兩人有著所謂『上一代』的恩怨,因此林雁荷似乎也特別緊張。

「她啊……是個控制狂,而且……對我來說,她就像是惡魔吧!」林雁荷看著窗外輕聲的說,惡魔可怕的不是邪惡,而是你曾經相信卻被背叛,g*FF_WT!90kbOpXKp(aPYCcgn5UIdQbrD55f(4hbzxEy7zq08)直到旁邊劉雅羽沉默的有點久,她才想到自己將姐姐說的太壞。

她調整語氣對劉雅羽安慰,「沒事啦!那是對我而已,她對其他人都滿有禮貌的。」

劉雅羽還是擔心的看著她,「那妳怎麼辦?」

「我簽了放棄的文件就走。」林雁荷看著窗外,「她……沒辦法阻止我放棄吧!」

自己想要遺產的話還能阻止,但想放棄遺產,想要擺脫跟葉家的任何牽扯,葉凡霜沒有理由阻止她吧?

原本她不想再回到台灣的,但律師guJD&NJp7eGEj+o+IPpiQ-Y)4qCInp7K=+fn3POFZq+V4zFC-g告訴她,就算要放棄所有遺產,也要親自簽文件,她只能再次回到台灣,重新回到跟姐姐有關的地方。

葉氏集團。

葉氏是個經營美容品牌的生技公司,產品是保養品跟一些美容用品,葉凡霜雖然不至於到富可敵國,但也算得上富家千金的女兒,當初公司總裁葉偉成娶了雁荷的媽uXYa7P)_fBEsiupF-^FQtbwc8mUJu0M=n=9QML2SZwN+T+ykzB媽吳女士,因此雁荷也就進了葉家。

不曉得有錢人家是不是跟八點檔演的一樣,感覺雁荷真的很討厭這個葉家。

劉雅羽感覺到女友的手顫抖Cc#[email protected](SRz0#[email protected]=_rEzdZ#8rLlU1alVnjI=了一下,她還是強迫自己打起精神,深吸一口氣後牽起雁荷放在座位扶手的手溫柔的說:「別怕,我會陪妳的。」

「嗯。」林雁荷眼神飄了下,說不定她不是害怕,而是另一種情緒,自己出現在葉凡霜面前她會多驚訝?

林雁荷剛跟雅羽交往一周,她還是有些不習慣跟人接觸,藉著伸手拿化妝品補妝,讓雅羽鬆開了兩人握住的手。

看到林雁荷補妝,劉雅羽低聲說:「妳已經很好看了。」

林雁荷有著柔美的五官,一頭長髮用髮夾181J+c-$=uByLK54zjDv^RT(vJa_DKKhWwr3l&H&8U#NRFtCPc盤起,身高一六二,身材普通,雖然沒有到第一眼就驚豔眾人,但也是個溫靜的佳人。

尤其她有種魅力,讓人很想靠近她,或許是一種神祕感,明明是個普通的人但……偶有艷光。

就是這樣的氣質才吸引了劉雅羽,她是偶然去參加雁荷的學校活動才認識的,兩人都是台灣人,這樣的巧合讓雅羽更加親近林雁荷,aAy95TX3TjXzQ#WNQ!+N!W#k3%6lnN_2tWF2TISUUK1I1=T)ov然後越走越近最後轉為交往。

但林雁荷才剛答應沒多久,就收到繼父死亡的消息,所以劉雅羽請假陪她趕回台灣。

「那妳的工作怎麼辦?」林雁荷看著座位上的劉雅羽。

「沒事,現在aH9Q1([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有網路就能上班。」劉雅羽微笑看著她,「而且主管也考慮讓我轉到台灣的分公司,現在算是考察。」

林雁荷聽到後才放心點頭,「雅羽,謝謝。」

劉雅羽一直很照顧她,剛認識時雅羽就是一頭短髮,她也大方承認自己同性戀的身分。

因此她開口提交往的要求時,林雁荷並沒有對她是女同性戀的事情太驚訝,只是好奇她為何會看上自己。

劉雅羽卻沒有說太多,只說感覺對了。

「其實我……不值得的。」林雁荷低聲說,眼神閃過窗外的燈光,配上她坐在機窗旁的表情有些脆弱跟陰暗。

劉雅羽只當雁荷對自己很自卑,她爽朗一笑,「不要這樣說,妳是我女友嘛!」

看著林雁荷,在自己眼中,雁荷有著含蓄內斂的美麗,甚至飽含著讓人探詢的神祕感,讓她很想了解這個人。

林雁荷沒有說話,只是又看向窗外,等著空姐指示下飛機,之後兩人過關拿行李1l!)j_Evw&ko%jQx6v+D2hqMmZ$(q60S5p*VFSJGYY$=P%-7mg,雁荷也拿回自己的護照,她有些感嘆,自己因葉氏又要踏上這塊土地。

明明我護照上的名字叫林雁荷,為什麼跟葉氏有關呢?

她坐在計程車上,夜色下高速公路的路燈閃過她靠窗的臉,表情深沉的讓人捉摸不清。

劉雅羽只當作雁荷心情不好,兩人按照地址踏入葉氏集團的地盤,高樓大廈的辦公還應,帶著壓迫感映入眼簾。

踏進公司的接待處,不同於白日的忙碌,沒有人的大樓顯得空洞,[email protected]$HgP%yXZ&#bDBmk5TOFuR3-PI*Xczau9M&畢竟現在已經晚上了,除了要加班的人,整個大樓沒什麼人煙。

走道沒開冷氣的接待處,悶熱的氣溫帶出一絲書墨味,林雁荷報了名K!ICQm7DGeD2e0xkJjFaszqaOYTZf(ehc4r4QivK)aun^vgwGF字,秘書一臉驚訝,然後進了某個會議室通報。

因為還在開會,而林雁荷跟雅羽坐到一旁的沙發處坐下。

會議室內似乎有人高聲說話,而且非常吵鬧,林雁荷拿出素描本說要替雅羽畫素描,KTYkF&xmRSHTD(HyvmX6RN6^CG-Oz88fTT_3i5Y(0SzrL+t)WA收到雅羽同意的點頭,她開始在紙上塗抹繪圖。

兩人平靜的等待,直到裡面開完會,一位秘書模樣的人走出來請她們進去。

林雁荷收起素描本站起來。

「這邊,林小姐。」秘書客氣的拉開門。

當秘書打開門後,劉雅羽站在林雁荷旁邊觀察,會議室裡坐滿了人,現在是晚餐時間,但還是有很多人虎*pZC!n9tl1%DT0nVaV_mp2gyf=E^IcoYR$#o^SZ!ktN-74CL^R視眈眈的看著開門者。

而且那些人的衣著,一看就知道不是一般員工,而撇開那些眼神兇狠的人們,劉雅羽第一眼就看到會議室裡面,一個莫約六十幾的男人頭髮蒼白,似乎是董事長的人,他是葉氏的!uId=#[email protected]^Zu0qo8h5u(5jQDJEtfSI^^[email protected]^7創始人葉展鵬。

他身邊有個艷光照人的女子,她應該就是林雁荷的繼姐|葉凡霜。

在劉雅羽的眼中,這兩姊妹看起來差不多的歲數,但與林雁荷溫靜的氣質不同,她像是火焰中誕生的女戰神,優雅精緻的妝容像是她完美的盔甲,第一眼就展現I9FaOl*QY!!cHGxG&RyyiGceSAxQ%5ijG8wTU(AY6ZRNw-98t6奪人心魄的銳氣。

葉凡霜看著進門的兩人第一句話卻是,「把門帶上,冷氣會跑掉。」聲音C(Qr3k*kNnE_tEl([email protected]=V7gF(HBF$低沉有力,而且帶著強硬不容拒絕的聲調。

劉雅羽還在發愣,而林雁荷則已經關好門,然後站到旁邊,眼神尋找律師,絲毫沒有看向會議室中PhEck_p&F)1K*gV1rV)nTVmD_j1VQ0K^[email protected]央,甚至是打招呼的打算。

一旁的律師卻以為先進來的劉雅羽是林雁荷,他客氣的上前對劉雅羽詢問,「林小姐……?」

「我妹是旁邊那個。」葉凡霜盯著某份文件頭都沒抬,但她一句話就讓律師看向林雁荷。

「葉爺爺……姐姐。」林雁荷輕聲的喊了句,算是打了招呼。

旁邊的老人YKNpDhQ1!(7NNt571FyK0g$OnyacX-2Hnmq4^Ru$19+h1IqP1i嗯了一聲,葉凡霜的手停了一下就繼續翻文件,反倒是坐在另一邊的女人開口,「好久不見啊!雁荷,有六年沒見了吧?」

林雁荷看著那女人想了一下,「秀……秀芬姑姑好。」她輕聲說。

林雁荷把頭轉回去看著律師,只是分出一些心神,想聽到爺爺跟姐姐說了什麼,卻沒有聽清楚。

「這位才是林小姐嗎?」律師客氣的看向出聲打招呼的林雁荷。

「我是,你們說放棄繼承的文件在哪?」林雁荷客氣的問。

她收到繼父過世的消4O&R*qKeED4%!o!ZEFIzUKrl=(LVZMM(3sG%0giIV3S+%%hxTT息,當年她的生父出了車禍,她隨媽媽嫁進葉家,也成了葉家的女兒,雖然從小在葉家長大,但她的姓氏卻還是跟著生父姓林。

按照輩分,葉偉成是她繼父,繼pIzC^#8r#YdlRCAbs4H%6PQK33ZjmxTSIH-NcwBBSiMvcSE(dt父往生後,明定的財產繼承人應該是葉凡霜,但他卻將財產總額的一半,全數留給她這個幾乎算是外人的人。

「凡霜,妳確定照合約走?」葉展鵬問葉凡霜。

葉凡霜肯定的點頭,「是的,爺爺。」

林雁荷聽到對話,似乎跟生意有關就不管了,只是專注在遺囑的閱讀上。

她聽律師說,繼父的死因是吸毒外加一些急症,所以走的很匆忙,但卻早就將[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a(75T^OU$遺囑立好,當中並沒有任何爭議的部分。

聽到繼父死亡覺得有些哀傷,林雁荷卻不想要那份財產,更不想數那7SlqUE%[email protected]$gLC%D7%$*iYcC5$_q0q份遺產有多少數字,「我只是來簽個放棄繼承的文件。」她坦然的說。

她不覺得自己有資格繼承,但一旁的親戚聽到她這樣說,卻覺得她在裝腔作勢。

「哼,偉成是瘋了嗎?一個外面來的野雜種居然能分這麼多的遺產。」其中一個女姓親戚開口。

一旁的姑姑拉住她,林雁荷想起來了,她是一個非常尖酸刻薄的人,還沒開口就聽到旁邊傳來聲音。

啪!

葉凡霜手上的文件砸到桌上,嚇了大家一跳。

葉凡霜站在她背後懶洋洋的說:「抱歉啊!阿姨,我手滑了。」但那份文件明顯是她摔的。

劉雅羽感覺葉凡霜似乎含蓄的在維護雁荷,可是為什麼呢?

既然是姐妹,直接護著就好有什麼關係呢?

難道是因為上一輩的恩怨?

那個阿姨看著那份報告幾百頁的厚度,那報告偏一點就會砸到她戴Ovlz%QIHjuhyAZ)@M=ER5ir0+j_mUfKn5-F)_FZQYmO7T3LGnj著戒指的手,但她卻不敢抗議,葉氏的總公司雖是葉秀芬把控,可今天是談葉偉成的遺產,所以她也不好多說什麼。

只是她不甘心的瞪著林雁荷,這麼多的錢就被一個外姓人分走,甚至……

一隻手按住她,葉秀芬冷靜的笑說:「玉琴,妳累了,大家等到這麼晚,我們趕快讓雁荷把文件簽一簽吧!」

她這一講,整個會議室的人都看向林雁荷,霎時讓她有些緊張。

儘管心裡覺得不甘,但阿姨也不敢在葉展鵬面前使性子,「嗯嗯……那個什麼雁荷啊!妳就快點簽了吧!」

葉凡看向林雁荷,眼神似乎真的很討厭林雁荷,這個小三帶進來的拖油瓶。

劉雅羽在一旁觀察,感覺葉凡霜的眼睛都冒火了,恐怕她恨透雁荷的媽媽,所以連帶討厭雁荷這個小三的女兒吧?

「這是繼承葉先生的遺產確認,另外還有入股的合約也請妳簽名。」律師講解給林雁荷聽。

「入股?我不要,我只是來放棄遺產的。jOcgIb0RSKvlZ7HWDg0_rRO15gN4h3VQd!=NNlo=tk25hitwF6」林雁荷說,希望律師拿給她另一份文件,她才可以趕快簽名離開這個地方。

葉凡霜突然出聲看著林雁荷說:「沒有放棄的選項。」

「沒有?」林雁荷皺眉重複了一下,她看向葉凡霜身邊的律師,「可是律師你們不是說可以放棄嗎?」

現在是在騙她?

葉凡霜看著她一臉理所當然,「不這樣說妳怎麼會回來,總之,這份財產妳不拿,就會全數捐到公益團體,我是無所謂ggE7GZ#ECou_kUvoO*[email protected]&nBJ$FlRAll,其他人是有家庭要養的。」

林雁荷皺起眉問:「什麼意思?」這是逼她一定要繼承葉爸爸的遺產?

「我爸把財產分給妳,這財產可是包括幾間子公司,妳如果不要,到時候公司就必須結束營業,公司上下的員工都會沒Fc(C5oBvI#XWFHqTR5yS%n8Qu!4i7V_B7vPv1H^^Abu07!I!)+有生路。」葉凡霜平靜的說。

只是她口中的平靜,卻是將幾百人的生計置之度外,反而讓這份平靜顯得冷血殘酷。

劉雅羽偷偷打量這個女人,葉凡霜真的是個惡魔吧?

只有惡魔才能沒有同情心、WtKKZXtX6Rykk&ZDPM29j+^hHiIDJruHV)#[email protected]*B+ZV沒有憐憫的說出這樣的話,她絲毫不在乎其他人的生死,甚至對自己父親死亡沒有任何悲傷,像是只想要把這件事情快點結束一樣。

林雁荷聽到這關乎到別人的生計,她的眉頭又更緊了,「那我轉給妳。」她不是經營商場的料子,VEAb#B9M-*quEmf1lER-)DFMGdTOJw2liG%G+TfPXTjhWwHFNY她在國外主修的科系是藝術設計。

「給我一樣會關閉。」葉凡霜說完看著自己的手,指甲間摩擦的食指腹,「如果是我,會把錢放在銀行,光是利息就夠妳下-goyykuo7es#P8$&omWmB+!zBh0a*d7%ID5bwLPjbsKjqS8!#D輩子無憂了,反正妳也不懂經營。」

聽到葉凡霜的批評,林雁荷瞪著她。

「……雁荷,妳還是簽吧!我們總要吃飯啊!」旁邊的遠親卻勸她,他們都是子公司的Z#WIUcHFugiE4bhkn$IE*l$W1X)[email protected]主管,現在經濟不景氣,若是有變動真的會影響生計。

劉雅羽看到影響這麼多人的生計,也勸林雁荷,「還是妳先簽了,之後再說?」那可是一大筆錢呢!

「好吧。」林雁荷拿起筆在律師給的文件上快速簽名,像是非常討厭葉凡霜靠近。

葉凡霜則雙手抱胸看著她簽文件。

劉雅羽被葉凡霜盯著很不自在,還有驚訝她們姐妹的感情有糟到這個地步嗎?

一般姐妹很少會這樣吧?

就算會吵架、討厭對方,但是這樣幾乎貓捉老鼠的威壓跟恐懼,感覺似乎有很嚴重的事情發生過。

林雁荷簽好後放下筆,看著鉛筆畫圈的地方,她在自己的名字上蓋章,那些親戚們則鬆了一口氣。

這表示這筆錢不會被捐到公益團體,之後他們只要好好哄著林雁荷就好。

葉凡霜看她簽好文件後,表情依舊冷漠,而劉雅羽則上前勾住林雁荷的手腕,「雁荷,我們走吧。」

我們?

葉凡霜挑眉看著劉雅羽,「妳跟我妹是什麼關係?」

「雁荷是我的女朋友。」劉雅羽說。

「我們剛交往。」林雁荷也看著葉凡霜,手拉著劉雅羽戒備著。

葉凡霜眼神不善打量劉雅羽,「妳的女友呢?」她雙手抱胸,手指刮著指腹。

「我跟她已經分手了,在妳的『幫忙』下。」林雁荷責怪的看著她。

「她不配。」葉凡霜低聲說了一句,對自己攪黃妹妹的感情一點都沒有愧疚。

「我們的事不需要經過妳同意。」林雁荷說,她一臉戒備的看著葉凡霜。

葉凡霜突然說:「需要介紹住處給妳們嗎?」實際上,她的眼神只盯在林雁荷身上。

林雁荷覺得壓力很大,她閃避著葉凡霜的眼神搖頭,「不用了,謝謝。」她只想趕快離開葉凡霜跟有關她的事物。

「不需要,我們找好旅館了。」劉雅羽上前擋住葉凡霜的視線,也替雁荷婉拒了繼姐的『好意』。

林雁荷以為事情結束了,她鬆了口氣拉著劉雅羽,「對,我跟雅羽要先去旅館投宿。」

「那你們……」葉凡霜沒有說完,旁邊有人突然開口。

「唉噁!妳們該不會是那種同性戀吧!天啊ihj=bxwTTE2Igv_aR77aT2LF-Qfb0KP-&ZOHW$eIc6HWnte3V3!妳居然是女的,不講話我還不知道呢!不男不女的樣子……」她的眼神在劉雅羽身上掃視。

劉雅羽聽到後臉色一沉,她直接拉著林雁荷走,「文件都簽了,我們走吧!」說完她就要離開這個會議室。

「許秘書!」葉凡霜看著她們的背影說:「送客。」

「是。」許秘書追上兩人,替她們按了電梯送她們下樓。

離開了葉氏後,雁荷在計程車上鬆了一口氣,趕往訂好的旅館休息。

旅館內,劉雅羽先去洗澡,林雁荷則拿出她的素描本繼續畫,這是她的習慣,手邊一定要有繪圖的東西。

現在她畫的是劉雅羽,她正在細修臉的線條,這時手機響了。

她隨手按了通話「喂?」

「妳什麼時候要去公司上班?」葉凡霜的聲音從電話中傳來。

林雁荷s^9LcVetE7td$1CYr+!#W&E2sS&IV1(BJL=nRIm0vz)I5_9EEa愣住,先不說葉凡霜怎麼會有她的手機,反正律師一定會給,只要她想總能聯絡到自己,但是讓她去上班是什麼意思?

她並沒有打算去葉氏上班啊!

她伸向畫冊的手停了一下才繼續動作,「謝謝妳的好意,我會自己去找工作。」她不想跟這個繼姐有過多的牽扯。

尤其葉凡霜對她而言非常危險。

但葉凡霜的L6Y#zECrKdMTgg35lxPFx851J=Xi+It_vAn2rR*nIR8U8ge4Ws聲音卻透露著霸道,「合約有寫,想要繼承遺產,就必須跟我一起經營公司,所以不要讓我問第二遍,妳什麼時候要來公司上班?」

「合約有寫?」林雁荷順手將畫冊蓋上,聽到這才發現自己被繼姐設計了!

去姐姐的公司,全公司都她的勢力,自己進去不是任人宰割?

林雁荷有幾分無奈說:「可是……就算去妳公司也沒用,我只會繪圖。」

但葉凡霜一旦決定的事情,就不會讓人有說不的機會。

林雁荷原本以為她會再說什麼,可是葉凡霜只在掛斷電話前說了一句話。

「我知道,會安排。」

電話掛了,林雁荷瞪著手機,連通話軟體都縮到角落,一點面子都不給她。

「雁荷,怎麼了嗎?誰打給妳?」劉雅羽洗完澡走出來,她看雁荷拿著手機發呆,關心的詢問。

「我……繼姐。」雁荷看著畫冊無奈的封面,內心有些無奈,「原本心情很好的,結果她叫我去她的公司上班。」

劉雅羽瞟了一眼,看到畫冊上自己的面容,她笑了一聲才催促雁荷,「這算好事吧?畢竟不用找就有工作?」

「她很兇耶……」林雁荷看著她有些哀怨的說:「妳不怕她虐待我,最後我加班太多分手嗎?」

「不會啦!」劉雅羽眼神閃動一下才湊近雁荷,在她的臉頰邊親了一口,「快點,換妳去洗澡了。」

雁荷有些害羞的點頭,她收起畫冊去沐浴。

等她踏進浴室洗澡,劉雅羽才拿出手機和別人傳訊息。

作者:馥閒庭

看百合小說《控制關係》全系列

看馥閒庭作品

一場殺人案件的審理,面臨三個嫌疑人的羅生門自白。檢察官劉以潔說人是她殺的,模特兒孟曄卻坦承真正殺人的是他,而被殺的杜小鳳頻死之際仍堅定表示,是她自己將刀刺向心臟……電影《愛・殺》描述同志更生人杜小鳳(陽靚 飾),愛上當年為她保釋卻又回頭起訴她的檢察官劉以潔(翁嘉薇 飾),同時受到是男兒身卻擁有女兒心的模特兒丈夫孟燁(徐宇霆 飾)所迷惑,因而陷入在一段窒息般的三人行關係中。被情慾所支配的三人,將展開一連串為愛不顧一切的佔有,和為達目的不擇手段的偽裝,到底慾望是有罪的嗎?身體和心,又是誰比較誠實呢?《愛.殺》線上看

一場殺人案件的審理,面臨三個嫌疑人的羅生門自白。檢察官劉以潔說人是她殺的,模特兒孟曄卻坦承真正殺人的是他,而被殺的杜小鳳頻死之際仍堅定表示,是她自己將刀刺向心臟……電影《愛・殺》描述同志更生人杜小鳳(陽靚 飾),愛上當年為她保釋卻又回頭起訴她的檢察官劉以潔(翁嘉薇 飾),同時受到是男兒身卻擁有女兒心的模特兒丈夫孟燁(徐宇霆 飾)所迷惑,因而陷入在一段窒息般的三人行關係中。被情慾所支配的三人,將展開一連串為愛不顧一切的佔有,和為達目的不擇手段的偽裝,到底慾望是有罪的嗎?身體和心,又是誰比較誠實呢?《愛.殺》線上看

延伸閱讀

妳也會喜歡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