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我坐在計程車上,望著窗外的滂沱大雨,手中握著她今早硬塞給我1mKRJe9qhFyTlM9VF(1IKNKIqd$-p!IJVT=fbqDUA4VDj0!_d9的提款卡,如何也開心不起來。今早我們都醒得太晚,且一向晴朗的南部竟罕見地下著大雨,看著她著急著裝、化妝的模樣,我索性決定要自己搭計程車到公司。


(圖/visualhunt)

「那這個拿去用。」她聽到我要自己回公司後,從錢包抽出了一張提款卡。

「等等計程車的錢就從裡面扣,有需要的話裡面的錢也拿去用,如果不夠p%((o_YkJqG^Z&2_l&U(_#[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再跟我說。」她一如往常,不過問我的意見,自以為是地替我安排了用錢問題。

我反應不過來,呆望著那張卡,「這什麼…?」

「蛤?提款卡啊?」她一副不曉得為何我要問這種好笑問題的樣子。

「我知道是提款卡,」我耐著性子說,「但妳給我這張的目的是…?」

「就給妳錢用。」她很直白俐落地回答我。

「但是我不需要妳養,我自己有賺錢。」我也直白地回答,並把卡退回她桌上。

「吼…。」果不其然,一不順她的意,她的臉又垮了下來。

雖然跟她尚未完全熟識,但她的自以為是的個性與壞脾氣AqK69JT0NfUl9KsXJH0qN)zCv!QcANQVQXSN1X3SHqT2SBFCi(已經展露無疑。她的壞脾氣,有時真讓我懷疑究竟誰才是易怒的牡羊座?

「妳就拿去用就對了,少在那邊浪費我的時間!」她很霸道地終止話題,我只能沉默,不敢再多話。


(圖/visualhunt)

我一直以來都被家人與朋友形容是移動火山,一不順我的意,或惹得我不高興時,臉上表情總會不顧對方情面垮了下來,或是馬上出言反唇相譏。說也奇怪,平常反應慢半拍的我,在反唇相譏的當下總是反應機伶、伶牙俐齒,越把對方激得盛怒thdwtTb9qA4q$j1UtOCmmBkRYIEydjP&#teM$!*9&K47b=B(ZX,我就越暢快。如此個性的我,在面對眼前這女人時,竟然瑟縮地猶如小女人,只要她面露不悅,我竟一句話也不敢反駁。

我是怎麼了?這樣的我,一點都不是真實的我。我不禁心念一動。——那麼,或許她愛上的,也不是真實的我吧?我捏緊了手中的卡片,試圖讓自己的心情不要繼續往下沉。或許…,[email protected])JcM6^$er(2FIL88Oe#53z6#%GQVoZtlt(Jxt這另一方面也代表她完全信任我…?所以她才會這樣放心地把提款卡整張交給我?是這樣嗎?

「相信我,老闆,就是這樣。」鄭淇望著那張提款卡,幾乎連思考都沒有地說。

「是嗎?」我半信半疑。

對於鄭淇奇特的價值觀雖然無法苟同,但我實在找不到第三人對於這樣的情況表達一些看法。

許多時候,人們寧願相信局外人不經意的看法,卻不願意面對最清楚情況的局內人心聲。

「是的,就是這樣沒錯。」她語氣維持篤定。

「妳想想,一般人會隨意地把錢、甚至是提款卡無條件送給一個她不愛的人嗎?不會嘛!」鄭淇自問自答G74Y3Lx_nBaX^QxrNY5oCn!_sC078yPnH00Kyu9WFuApH^0fwo,態度十足把握。

「我只能說,老闆,恭喜妳,妳找到一個真的愛妳!96v_Cvc1Ta0*o1KVSB6HuNFdbiSs$kkfz&2kmp73Cw^jkA#^!的人。」最後她下了這樣的結論,語畢不忘拍拍我肩膀以示恭喜。

是嗎?我不知該不該相信鄭淇如此肯定的結論。到目前為止,她給予我的,除了肉體$Oev-CR^[email protected]上的歡愛,再來就是物質上的享受。也不是說物質上的給予就不是愛,但為何我總有一股心空空的失落感?這些也跟我一直嚮往的貼心女女戀情大相逕庭。我不禁想起上一段跟男人交往的經歷,即便並沒有如此愛對方,但兩人相處起來總有些心理層面的交流;而不是像我跟她一樣,幾乎只有物質與肉體歡愛這類的表面交流。

或許是因為我們都還沒互相熟識就在一起的關係吧?對於目前的所有怪異情況,我總是盡我所能地轉念,所有事情都努力往好處去想。這是我第一次與女人交往,對於這段感情不免放入許多期待與憧憬,但這樣的期待與憧憬,最後帶給我的是患得患失的得失心。我深知這樣的得失心終究會把我淹沒,因此我拼了命轉念,只求自己對於這段剛起步的戀情可以有多點安全感與信心gQ^GdDv+rK=Vo3b2-pjcLJbx6txqSM#++JLhAH)Ydu!lZv(=2K。但我發現無論我如何努力轉換想法,我的情緒仍然不可避免地持續低落。

週末結束後,我們兩人又各自回到自己的生活圈。而她不出我所料,又開始慢慢失去音訊。且不同以往的是,這樣愛理不理的情形漸漸變本加厲。以前傳訊息給她偶爾還會回,但現在是兩、三封才回一封十分簡短的訊息;以前v%7tK-SFrX^Te+VhsK7!JQcCjD)!Z4lZ^FGL67Yd(T^l4yHpR!電話漏接總會盡快回撥,現在是乾脆以訊息代替回電。


(圖/visualhunt)

這樣詭異的情[email protected]=h_)eA515-c^IN6pFy)68TzLs9_+QFqrjZ_W#zwFihor況,我卻沒有勇氣、也不知道如何起頭跟她溝通;每次總想著等週末見面再當面談,但週末見面時總是互動熱絡,一切就像是兩人相處完全沒有問題一般。但當週一上班兩人別離開始,總讓這種漸漸活絡的熱度,再次急速冷卻。一樣的問題還是一再浮現,她的愛理不理態度也沒有改善。如此循環。

這樣真的是一對理應熱戀中情侶該有的樣子嗎?

我總是在週一到週五的上班日悶悶不樂,在週末的見面中又愉快地忘卻前五日的糾結煩悶。她愛我嗎?她不愛我嗎?如此一再循環,我的生活重心原來早在不知不覺間全繞著她轉。時光飛逝,我們在一起也即將屆滿兩個月。因為我們都沒有慶祝交往滿月的習慣,因此兩個月的那天對我而言也不過是一個平常的日子。這天,在我又因為她不回簡訊而感到uxr5SRfnQNccJnSEh*cv6vgcEPM_!H9*^@rzF$!5gvPOGzzz_e窒礙煩悶時,她十分難得地主動打電話給我。

「喂?」接起電話的當下,我依然難掩心中的喜悅。

經過這兩個月來冷熱交替的相處模式,我已從原先誓言要打破她這種愛理不理談戀愛態度的姿態,儼然轉變為她種在陽台的植物。主人偶爾心血來潮的澆水與關愛,就足已使我[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IhI4hkC)@A62Zf=XW7o(vw開心地如獲至寶,然後再依賴著這次獲得的養分,繼續面對下一回不知還要持續多久的冷落。想來真可悲,我何時成為這樣乞求憐愛的人?

「欸,我給妳的錢都沒Py$ntOHcKh7b8LL2a=ZNHzHx=FtAerh*d*&lCWM6byds)1keCL用…?」她的聲音還是很好聽,雖然我總感覺跟她有段距離,我還是聽著她的聲音就喜悅。而那張提款卡最後被我保管在抽屜最底層,我並不想隨意動用到她辛苦賺來的錢。

「這樣啊…,那既然這樣,就全部拿去旅遊吧!」她聽起來心情愉悅。

「嗯…?旅遊…?」我會意不過來。

「對啊,乾脆拿那筆錢去旅遊,順便當作慶祝兩個月紀念吧!」她不改過去風格,一點都沒詢問我的意見,n^X+nXnh5zbh=6hMdT2Vc)%[email protected]+8PyZr_6r52q(ul1)V3)決定這樣就是這樣。

「我們就去清境農場玩吧!既然我出錢,路線跟飯店就給妳規劃囉。」她連旅遊地點也[email protected])jP!V6E7kBJ#O54j!cBsrqH6xJ5ve4cKZ)Wso2pIvT(g替我選好了,一股腦開心地說著。

「喔…,好。」我順從地回應,也順從地承接了她沒來由的好心情。


(圖/visualhunt)

掛上電話後,雖然對於她突然提議要旅遊及慶祝兩個月紀念感到奇怪,但v(1U4BYVRx(sJE5p3r!%dEr3llRssVc%wy*^hjmcUvo5+SDPX=隨即轉念一想,這也代表她對這段感情有心,一般人不會隨便找她不喜歡的人一起去旅遊吧?一思及此,我的心情總算好轉。於是我開始聽話地上網到處找資料、規劃行程。

我一直是個粗線條的人,對於規劃行程、訂飯店這樣繁雜的小事一向敬謝不敏;但這次不一樣,這次是我跟她第一次的出外旅遊,我努力克服自己耐心不d)tN=!8y)YhUb2&o7qL$D1Tlz^KZG9iRgeSi=!h#[email protected]*bY足與對數字不敏感的問題,一個網站一個網站地找資料,並上網比較網友意見,最終擬定好一份路線圖,並且依照她排定給我的日期,訂了一間十分浪漫的房間。我依照她的指示,將所有相關資料統整為一個資料夾後寄給她。

然後,我並沒有忘記當初她=XF&%M*(3Tt)Wb0U-mRZJP)[email protected]_的要求。我真的去百貨專櫃挑了一件性感睡衣,然後煞有其事地在網路上挑選一首適合跳艷舞的歌,開始認真地排練。


(圖/visualhunt)

我想,既然是第一次的旅遊,就該好好準備,是吧。

作者:林艾比

看〈兩個長髮樣女生的故事〉全系列文章

13個喜劇極短篇,串起兩段便利店之戀。早上七點,基哲因等待入伍而開始在郊區便利商店打工,並和即將離職的河娜交接,他對還在為了失戀療傷的河娜欲言又止,河娜回憶起與前女友恩英在店內的過往甜蜜,和基哲與前來找他的男友賢秀之間的甜言蜜語大相逕庭。時間倒轉到昔日下午的五點二十五分,剛上工的河娜遇見要和她交接的恩英,兩人之間產生火花,河娜更教訓了恐同女學生一頓。某晚六點四十四分,商店突然遭到搶劫,基哲和賢秀、河娜和恩英兩對情侶都被迫就範。七點前,商店被迫關門,老闆在店內收拾,卻出現意想不到的發展。

🎥《旋轉便利店》電影傳送門👉bit.ly/36maktX

延伸閱讀

妳也會喜歡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