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儀平用被子摀著臉不敢直視我,乖巧的外表下藏著的狂野愛慾,等著按鈕啟動。

隔日2$xERu2r$pAJbh_n0uAv+4Q8udjl!glnj(Ml0_Vd843MpkWoCZ,迷迷糊糊的醒來,伸了懶腰之後轉身看了儀平一眼,白色的被子蓋著她左側的乳房一半,我自顧自地笑了一下,趴到她胸前,輕輕舔著、含著她的乳頭,但她沒有醒。「算了,起床吧」,走向廁所盥洗。

這個屋子的設計很好,廁所能被陽光照射,假日在家就能享受全天日光浴,也好像有專人幫你在廁所殺菌一樣,溫溫的,踩起來有種滑順fW1KTY!uu78XllEEFvuB*uPU+B5F79D%qorKx!6m^wSA7c_$)E的舒適。

那天開始,我和儀平做愛前會事先籌備一番,無論要求、命令、cT0H8CgX96XmYs!uY_DMi%sQJ*y+#vnITxgkDZ5xET#CR9ECgm姿勢、劇情、服裝,無一不配合,儀平無意間訓練出我新的性愛技巧,研究各種刺激的性愛調性。

前往商場,性感的內衣,薄紗翻了又翻,想像儀平穿上後我的性衝動──「恩…空白」,繼續往前走繞過了零食區,我看到了戶外用品區域,直覺帶著我找到些甚麼,有了,是繩索。我傳了=K2pgz4^$wFwA%Kzlv44ScLAbhgnHS!9hNO)pa8ZH(h$$sC^ml訊息告訴上課中的儀平。


(圖/visualhunt)

「今天有好玩的。」

「 :) 」

)sS^CpNfRwqYY=jsR_GDrK-StaRKOdr(pS3*%blNN%3qY+GffJ她的冷靜即使安靜,喘息的聲音依然能在我耳邊迴盪,散落一地的衣服就能讓我歇斯底里的做愛。今晚沒有吃下太多食物,怕做愛太刺激會不小心反芻,乖乖期待即將到來的性愛。

「把衣服,全部脫掉!」散漫的讀出這些字,我就站在儀平的眼前命令她,手按在衣櫃上,看似輕浮的姿態,卻被自己強勢的口吻哆嗦了一下。儀平無辜的眼神背後,是想得到FtqRaddlx_F&qXc#)P)BGNNOMu3%O=T&)[email protected]+J769性愛而聽話,我被這情境迷的暈頭轉向,為性屈服的淫蕩,讓我自己也濕了。

「內褲也要,脫掉之後讓我看內褲有多濕!」

儀平緩緩的褪去她的內褲,從左腳趾間勾起她的內褲,遲疑了一下才把內褲遞給我看。

「妳只有濕一點點,是不想我碰妳嗎?」

「(搖頭)」

「那妳這樣是不是做錯了!」

「(點頭)」

「放旁邊,轉身背對我!」

儀平轉過身,我隱約感覺到她的期待,自己還不自覺將手稍息在背後交叉著。拿出童軍繩,照著網路上的教學從脖iw+!bMnWcdZAYJLAjt+6BZmg^yBIdp+BpTdQ#Jk^MONch3nK0x子繞過,從乳溝打叉分開乳房再繞到背後,乳房因為緊繃束縛著,而硬挺的往前,碰上去會比平常更敏感,儀平低頭看了自己的胸部一眼,她微微脹紅的臉分不清楚是興奮還是害羞,我趁勢舔了一口乳頭,儀平縮了肩膀一下。


(圖/visualhunt)

「好可愛。」

儀平又抿著嘴,我知道故意欺負她會使她更興奮。剩下的繩索繞過跨下,放輕了力道擔心弄痛儀平,這全身被捆繩的模樣像是真人秀,好像接下來都會說日文似的(UuR0m&RDZEibMUacQB*F)!JT+s%8*y90D_p_=VJL=!ulKfPHc

「手不綁嗎?」儀平難得開口了。

「我做什麼需要聽妳的話嗎?」

「(搖頭)」

「去躺床邊。」

我跪在床邊,剛好是儀平乳房的高度,故意要摸不摸Ys7kQixy([email protected]*eVtdpS3LER42j*NifB7Nnlgk0Hzz+%6m5)z_,繞著她的乳頭轉呀轉,她的乳頭直硬硬站著,這樣的開始很好,儀平身體的姿態是「獻出」,我能感受到。我撫摸著她的身體,鼻子磨蹭肌膚,食指劃過嘴唇、脖子、鎖骨、乳頭、恥丘,就像地鐵一樣,站站都是我的目標,她就像被我催眠了一樣,閉上眼睛等待指令。

儀平好比含羞草,受到刺激會收縮起來,光線較弱時比較敏感,受到外力刺激時,水分流向別處,使含羞草的葉片閉合。而我,看著她的開開合合,llh&O*W*Pes-+h-=&S8dDhGST5ZPzCDegwWq%2r^Nrd8i+wajA手指停在陰蒂上。

「還沒開始,就腫成這樣。」

「(儀平微微的撇過頭)」

「求我玩妳。」

「(儀平抿了一下嘴)」

「那到這裡停止!」

「嗯......。」

「不甘願啊?那說話啊!」

「求......求妳。」儀平虛弱的吐出這兩個字。

「好,我喜歡妳看起來很可憐。」

剛剛沒有綁住儀平的手,是故意讓她失望,她最喜歡的戲碼是「強暴」。為了能在床上實踐這樣的場景-mnY#$WvG+ar-l*-#[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Co#S#e6,我前一個月訂購了床頭有獨立支架的床架,目前還很新,沒有發出嘎嘎作響的聲音

「躺好,手伸上去。」


(圖/visualhunt)

我將儀平的手拉到上方,兩手一起捆在床頭,但因為雙人床比想像中的大,我得讓她往下躺,雙腳才能分別綁在左右,邊綁邊看著儀平,臉上不時泛起微笑,儀平安靜又害羞看著我的一舉一動,好像在進行什麼樣的儀式,並希望它奏效。當我忙著終結右腳的綑綁時,視線不自覺得看了儀BFz5Uxdp^nrNkyIG!d+PKa1G&au!gP&7qd-nRNax6C-50S05%0平的陰道,雙腳開合大約60度,赤裸裸的在我眼前,含苞待放的水漾讓人忍不住用手指沾了一下,放入嘴裡品嚐。儀平沒有說什麼,只看著我對她做了什麼。

「妳今天想要被填滿,還是高潮好幾次?」

其實心裡早就做好盤算,無論儀平選擇哪一個,下一秒就直接放入,她視線停留在跳蛋上,我無預警快速的把跳蛋放進去陰道,儀平%cCKt!H8aQn_77*mh)U0#Ba%eADnTczHYql()LXcJK9rbnh)P%叫了一聲,跳蛋也瞬間沒入,會陰處及屁股蛋已經被淫水沾得一塌糊塗,沒想到儀平還倒抽一口氣,發出「嘶」的聲音。

「痛?」

「(搖頭)很刺激。」

我不需要將儀平的陰唇撥開,就能在陰蒂上來回滑動,看著她下半身不自主的抖動,禁不起刺激的大腿不斷想往內併攏,這場性愛才剛開始,儀平身體反應非常激動,整個陰部腫得不像話,非常飽滿。我起身跨在她身體兩側,低頭熱吻,相互交換著唾液,再慢慢往下移動,看著她身體泛紅微微的喘氣,呼吸帶動胸部的晃動,一時興起,刻意用力舔著乳房的下緣往[email protected]!p4&ySET4GdJc0R671t-Tj#(1VMrE%e$57KLv上挑,不斷跳動的乳房看起來很淫蕩,沒想到儀平竟然很有感覺,叫聲已經能夠讓門外的人聽見,我就更加賣力的舔著她的胸部,壓著她的手。

「不准掙扎!」

「嗯......啊!啊…...啊!」

儀平身體很躁動,下半身不斷抬fmZUsNNepb-dCWb(!lZLfI6#rdqK0x*knRxb3b2226zaeVVfTZ起又想夾住的樣子,我知道她快被這樣的刺激給淹沒了,右手揉著她的陰蒂,左手將她發出叫聲的嘴覆蓋「不准叫!」,她表情看起來有點痛苦,沒想到過一下就高潮了,抖得好劇烈,整個身體都在收縮,我暫時停止右手的搓揉,俯視她的身體。

「很舒服嗎?」

「(點頭)」

「就那麼喜歡被強暴,一下就高潮了?」

儀平在還抽動,我差點忘了跳蛋一直在她身體裡6*rr)gBP*xHlqhA%^eIuY6kE#$OJ7aa4o^[email protected]#kX&9nF,但因為高潮儀平把跳蛋擠出來一點,跳蛋與線的交接處就在陰道口那,一縮一縮的,看似很難平復。

「舒服嗎?」我再問了一次。

「嗯。」她邊喘氣邊回答,身體抖動的頻率減少了。

「那,我繼續了。」

「嗯~~~(搖頭)」

儀平可能沒想到我會繼續強迫她,我把跳蛋拿出來時,她又不自主地抖了一大下。接著,我換上儀平挑的穿戴式裝備,可是穿好前,我得必須先將另一頭放入自己的陰道…...心裡有些害羞,幸好燈關&vbLjpTV*rO%oQ&z_wwWkdj7rI([email protected]_t1#yvo8著,儀平又累癱了,沒有抬起頭看我在做什麼。為了不讓儀平身體冷卻,我快速又小心翼翼地吸了一口氣,將那一頭插入自己濕滑的陰唇。其實,從剛剛到現在沒有乾過,要放入很簡單,但現在這意味著,我得更用力的忍著興奮。


(圖/visualhunt)

「儀平,我要進去囉!」

「(點頭)」

看著她腫腫的陰部,忍不住先吸吮,小陰唇舔起來也能感覺到充血,儀平真的tZ6VcWfSIW^7dw*E^5gUbR29q#DoCvgB8_vuHQN#*!wOjV!bU3很喜歡這樣的性愛,就算我一點都不殘暴。我跪在她雙腳間,旁邊還有沾滿淫水但半乾的粉色跳蛋,心想插入之後,儀平會為這強制的性交而感到瘋狂,加上她的雙腿被綁的開開的…...。

我慢慢的、慢慢的,慢到我覺得都能聽見手錶的秒針聲,看著假屌的龜頭撐開儀平的陰道,又像吃了龜頭一樣的被埋入陰道中,儀平的叫聲,從短叫聲,變成「啊~」的長叫聲,緩慢的動作應該讓她下5W&56IGvCIcBhv8^k^tw(okRXbcPcf4bh9Q#P8QT3_s*2vprlG半身感覺很清晰也很敏感,雖然緩慢但我一路頂到底,又緩緩的整根拔出。

「繼續?」

「嗯…...。」

「要插快一點嗎?」

「嗯…...。」

其實自己都快受不了,雖然在我下體裡進出的幅度並不大,但因為心理身體實在太興奮,不斷摩擦又被u&*[email protected]@HDi*xZndj4#[email protected]#填滿,好希望自己也能痛快的刺激後高潮,但是我不可以…。為了讓這次做愛可以完整,我決定卯足全力先完成儀平的高潮。

我再次將整根假屌放入,但這次放入後我趴向她,只剩下半身的扭動,維持頻率及淺淺插入又一次進入到底的方式,再抽插著儀平的小穴。無意間,我看向她掙扎的手f(nhOMwz_j%t^E23h%8h(4&+%IyXuQc#!Pm4O=5EcuUuYnBfcT被繩子勒得紅腫,腳趾頭也用力屈著,腦裡閃過「她真的很舒服嗎?」的想法。

「痛不痛,回答我!」下半身沒有停止繼續抽插。

「啊……(搖頭)」

「真的不痛嗎?」

「嗯……啊……」

好吧,我怕再問下去我也會分心。我挺身坐起,把枕頭放在她腰下,她的腳雖然閉不起來,但是可以彎t0Hl$5Ugr4Q=u*5Y^md$(31W5vciSLYI&LoHXEobLfVHH6O4X7曲成M字型,然後抓著她的腰。

「我要每一下都插到底!」


(圖/visualhunt)

沒等儀平反應,我瘋狂的加了速扭動自己的腰,她的乳房隨著我的衝撞劇烈晃動,空氣中充斥著儀平放浪地叫、肉體啪啪的聲響,我隱約感覺到自己也不斷被插入,「啊….好想高潮啊..好想要……」我越插越用力、頻率越來越來快,裝備底部已經不知道YIGosZHK%+SrxD5UCgC*bl4WQ)P4lCGVRCjN^9GE4PsKQ84是汗還是自己的….搞得很濕很滑,我看著儀平她握著拳頭,她快到了,我也忍不住想讓自己好舒服,下體不自覺一直靠向儀平,撞在一起的感覺真的好舒服,眼看差不多了,我伸手抓起儀平的下巴。

「看著我!」我喘呼呼地說著。

「啊...啊啊…嗯啊!」

「我要看妳有多淫蕩!」

「啊...啊…嗯啊!」

「看我插著妳高潮好不好?」

「啊嗯(點頭)」

儀平不但喜歡dirty words更喜歡命令,[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m1g5_g9a72ZaOJivx5Xqy&jEnEiTbk&Qx我就這樣抓著她的臉瘋狂的抽插,儀平終於高潮了,雙腳夾緊還猛踢,但我顧不得她的掙扎,我也快高潮了捨不得停下,繼續插著她,把重心換回自身上,上下扭動下半身,用力的讓自己快速抽插。

「啊啊啊啊…高潮了高潮了!」

我趴e)o^[email protected]==t(h9fq%6b)[email protected]$Dx+在儀平的身上喘到不行,看她頭上因為汗黏著頭髮,樣子好可愛,冷靜之後幫儀平鬆綁,彼此很有默契的互看,兩個女子為了一場性愛累成這樣,不由得笑了出來,然後緩緩地睡去。

作者:大陽

大陽的作品將隔週五在LalaTai公開哦,請拉粉們記得鎖定大陽的專欄

加入拉拉台的官方LINE帳號:直接搜尋名稱LalaTai 拉拉台、

帳號:@hoz8939i (要加@唷!)或者點下面圖片成為我們的好友!

玩酷女孩寶拉就讀寄宿高中,她天資聰穎,卻因暗戀長相清秀的同班同學夏洛特而為情所困。因夏洛特有個男友,寶拉也試著與男同學交往轉移注意力,另一名同學莉莉則在同時不斷挑釁她,企圖引起她的注意。寶拉該如何處理同儕危機?她又會否對夏洛特表明自己的心意?

30秒註冊,馬上看《酷愛17

延伸閱讀

妳也會喜歡

回應

親愛的,您要瀏覽的網頁含有成人內容
我們需要確定您有沒有年滿18歲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