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親愛的,您要瀏覽的網頁含有成人內容
我們需要確定您有沒有年滿18歲喔!

另一邊的唐嫣,那夜自旅館離開後,回到自己承租的套房,看著簡陋的房間,她勾起自嘲的笑,打贏一場比賽就能有十到二十萬,她卻還是只能住在這種地方……綾婉那種高收入的白領階級,真不是她能高攀的。

依據她在社會上打滾的經歷,綾婉散發的氣質,就是高學歷、高收入,家庭背景也不錯的單純女人,是普世標準的好老婆對象。

同時,也是她這輩子不該癡心妄想的對象。

十坪大的套房內,有一間沒有對外窗的浴室,只有馬桶和洗臉台,洗臉台上方是電熱水器和蓮蓬頭,是間連乾濕分離都沒有的浴室。

房內擺著一張單人木頭床架,上面擺著彈簧床墊,此外的家具就只有擺著電視的木頭矮桌,和一個鐵架披著布的簡陋衣櫥,還有台小小的冰箱,以及電腦桌組。

這樣的居住環境,對於需要省錢的大學生來說算不錯了,但她高中畢業就沒繼續讀書,一直靠著打擂台賺錢維生,可那些錢又都因為她的孝與義,沒能留下多少。

唐嫣躺上床睡覺已經三點多,腦裡仍迴盪著綾婉嬌喘的聲音,讓她輾轉反側,清晨七點她仍然起床晨跑,維持自己的體能。

跑完後隨意的用過早餐,回家玩了兩小時的線上遊戲,跟人組隊打王,順便跟網婆調情,之後又去格鬥場附屬的健身房做重訓。


(圖/bing AI)

沒有擂台賽的時候,每天的生活都是如此,鍛鍊或者玩線上遊戲,除此之外沒有其他娛樂,多數時候她都不明白自己活著的意義。

唐嫣在與綾婉共度一夜之後,過了兩週才終於又接到比賽通知,對戰一個空手道高手。

這場比賽她打得很吃力,不光是對手的實力不凡,更是因為對手也是個混血女生,讓她在過程中一直想起溫綾婉,最後不得已之下,她只能咬牙發狠,打斷對方的手來結束比賽。

不過,辛苦是值得的,她這場比賽贏了二十萬的獎金,還不用扣稅,直接整疊現金抱回家。

但等到當天賽事全部結束,拿到錢時已經晚上八點多了,她也只好將錢全部帶回家,等隔天銀行開了才能存進去。

深夜十點半時,唐嫣洗完澡坐在電腦前,想玩幾局再睡覺,沒想到才剛登入遊戲而已,門鈴就響了起來。

她皺起眉頭,這時間會來找她絕對沒好事。

她住的套房位於公寓三樓,這棟公寓共有五層樓,每層樓有兩戶。房東是一對老夫妻,和兒子媳婦分住在一樓的兩戶。

他們將二樓以上的每戶都隔成三間套房出租,特地每間房都裝上觸控面板對講機,能看一樓大門口外按電鈴的是誰,再遠端遙控開門。

唐嫣走去門旁,透過小螢幕,果然是她很不想看見的女人,但還是開了門,準備面對這個她不想面對的人。

那人緩步走上樓來,進來套房後,卻只站著靜靜地和唐嫣對望。

「妳不說話,來找我要幹嘛?」唐嫣點起菸,坐在電腦桌前,不耐煩地問著。

「妳今天比賽贏了吧?」對方有些怯弱的提問。

「與妳何干?」

「妳非要跟我這樣講話嗎?」

 唐嫣站起身,走過去居高臨下的看著眼前的女人,「請問我該怎麼講話呢?表姊。」

她說到表姊二字時,用力的咬牙切齒,以冷酷的模樣緊盯。

「唐嫣……」她的表姊有些害怕的看著她,「妳還是那麼恨我嗎?」

「有什麼好恨呢?」唐嫣豪不客氣的伸手揉捏她的翹臀,她有些顫抖卻不敢掙扎,「又缺錢了?」

「爸的醫藥費……還缺十七萬……」表姊語氣顫抖的回應。

唐嫣勾起嘲諷的笑,「妳調查我了?我今天拿到的獎金足夠這筆錢,妳就立刻來找我討。」

「稍微問一下就知道了啊……」

「想拿錢沒問題,照慣例看妳表現,自己脫光躺上床吧!」

「唐嫣,我們是表姊妹……這樣的關係是亂倫,妳為什麼不肯改變?妳真的很心理變態!」

「如果我算是心理變態,也是妳調教出來的呀!」唐嫣勾起邪笑,不得不說,那張傾倒眾生的臉,即便邪惡也萬分勾人。

她伸手捏住表姊的下巴,「九歲那年是誰把我叫進房裡強暴的呢?是誰強迫我舔她的下體,又是誰教我要怎麼幹人的?」

「我的心理變態是誰造成的?妳要不要講看看呀!」

「妳九歲的時候,我也不過是個十五歲的國三生……我心智也不成熟啊……」表姊的臉上有著懊悔,「我真的只是出於對性的好奇,才那樣對妳的……」

「不管妳的理由是什麼,已經都無所謂了,反正我為了反抗妳,才會更加努力鍛鍊,現在至少能靠拳頭賺錢,妳如果真的不想被我幹,可以馬上離開,我不像妳會玩強迫的手段。」唐嫣手指著房門,「滾!」

「我沒有不喜歡被妳幹……」表姊想到自己還沒拿到錢,只能向她低頭,邊說邊脫衣服,「可是妳能不能溫柔點?」

「對妳……我沒辦法溫柔。」唐嫣維持面上的冷淡看她脫衣服,內心卻突然有點茫然,維持這樣的關係,到底能懲罰到誰呢?

真的能替童年的恐懼與傷害達成宣洩目的嗎?

況且唐嫣也不喜歡表姊,壓根就沒必要維持這樣的畸形關係。 


​(圖/bing AI)

表姊認命的裸身爬上床躺下,唐嫣從衣櫥裡拿出了眼罩跟繩子,將她眼睛矇上,雙手綑綁在一起,雙腳則各自凹起,將小腿與大腿綁起。

接著,唐嫣又穿上衣櫥裡最粗並帶有顆粒的穿戴式假陽具。

她知道表姊的小穴難以承受這樣的粗度,一定會感到疼痛甚至受傷,但她還是選了這根,因為她沒有要讓表姊舒服,只是要施虐。

唐嫣上了床,將厚浴巾墊在表姊的臀部下,抓著跳蛋襲擊她的花蒂,粗魯的啃咬她的乳。

表姊此時慶幸自己還算容易濕的體質,否則她完全不想跟唐嫣做愛,如果沒這樣的體質,嚐到痛苦的會是自己。

「唐嫣……啊……嗯……」表姊不知不覺間被她用跳蛋玩到了高潮,想夾緊雙腿,卻被那雙有力的手推開。

「妳應該很後悔家裡是武術館,自己卻不習武吧?」唐嫣推開她的腿,將假陽具狠狠地插入到底,「否則十二歲的我也無法將妳反壓,也許現在依然被妳欺負著。」

「好痛……太粗了……」表姊用被綑綁在一起的雙手,試著想推開壓在身上的人。

唐嫣不停律動著自己的腰,伸出右手抓著她手腕的繩子,將她雙手拉至頭上,「我跟妳說過不准反抗我!」

表姊疼得哭了出來,「真的很痛……唐嫣……以前的事……原諒我好不好……」

唐嫣面無表情的繼續幹著她,心裡卻也感到不適,自己真的還有恨她嗎?

當初拼了命習武,是恨她奪走自己的第一次、恨她把自己當成抒發壓力的玩具,逼著自己努力鍛鍊,成功把她反壓狠幹,從此攻守交換過來……

如今已經離開了那個家,仍然這麼做的用意是什麼呢?早該斷絕所有聯繫的。

唐嫣看著表姊哭泣的臉,綾婉那夜嬌喘的模樣,忽地閃過腦海,她看著身下的女人,什麼興致都沒了,沒有性慾、也沒有報復慾望。

她不自覺嘆了口氣,將假陽具抽出來,解開腰間綁帶丟到洗臉台去,又走回床邊,不發一語的解開綁住表姊的繩索,拿掉她的眼罩。

表姊不解地看著她。

唐嫣將今天拿到的獎金,留下三萬,其餘的都塞到表姊手中,「走吧!希望這些錢買的藥,能讓姨丈康復,畢竟他是那個家裡,唯一給我溫暖的人。」

表姊不懂她怎麼了,這是第一次沒把自己幹到下不了床,但又害怕給她太多關懷,她會反悔,把自己再次壓上床,於是立刻穿好衣服,離開了唐嫣的租屋處。

Source:原創星球

作者:武佳栩

百合小說《煙花風月》每週五連載,閱讀全系列作品

(延伸閱讀:《百合小說《煙花風月》2-1〈努力辦公的日常〉:她就是無法停止那份思念!》

(延伸閱讀:《(18+)百合小說《煙花風月》1-4〈事後懊悔又想念〉:她眷戀地看著她熟睡的臉》

一起發大財!同婚合法帶來29億粉紅經濟!歡迎聯繫拉拉台,幫你精準投放廣告至LGBT社群!

任何合作提案、廣告刊登、贊助,請來信至

資深行銷及業務經理 [email protected]

數位行銷及業務經理 [email protected]

妳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