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親愛的,您要瀏覽的網頁含有成人內容
我們需要確定您有沒有年滿18歲喔!

事後,學生會長凌白在鬼屋裡被我嚇倒的消息一度傳遍了全校;好幾個科任老師點名時都還特別看我一眼,而我因為很喜歡動漫、喜歡配音而導致能巧妙偽裝各種恐怖嗓音的事實也就這樣廣WPaH&8nrCg0zkk(Eq_1xJw5r=wIs0sjPIaocTA(bS*byzi_sDw為人知。

不過這些意料之外的「知名度」沒有為我帶來什麼麻煩,反而拉近了我跟凌白之間的距離;一RP*wxkpsioEosR9z@q-JdCncr#-s=*N2TE^2J=P)ZBFT!n3mZz年級下學期的時候,她趁某次午休,邀我加入學生會。

「咦?我以為學生會代表都是由老師決定……」

「原則上是啦!但畢竟選進來的人要跟我們一起工作,所以我們其實有『一部分』的人事決定權。」

「哇!還有這樣的潛規則……」

凌白偏著頭,耳際似乎有些發紅;我暗自讀出她的緊張。「吶!馨書,妳願意嗎?」

「可、可以啊!反正我+ao0oav84zb5eV8$yfaj&j6C8LsyjgcCDvEme@TeJtt_M@D$Yh目前沒有補習,而且跟學姊一起工作開會……」我搔搔頭,忍不住笑了,「總覺得好像有點有趣呢!」

得到我的回答後,她的反應是又叫又跳的,我當時還以為她只是一時情緒激動,結果就在那天放學前的打掃,她k-vntOqSMWs_2H+P)6(sAw_Nl&W=XxSito9g^s*V#RJQ!7_Z-6很快地來到我身邊,塞了一張小卡片給我,並神秘地叫我「等妳一個人的時候再看」!

那,就是她給我的告白信。

收到她告白的當晚我徹夜未眠;隔天,頂著一雙黑眼圈的我熬到午休時間,這次換我到她們班上找她。

「我想知道理由……為什麼會是,我……」

「因為妳很可愛,也很溫柔……啊!總之就是喜歡妳啦!」她臉紅的程度令人匪夷所思^(*yRB3T2M8bTe&32LmJ+PkTCDl@VfA2HW3XBpuP(&y=2$mqwa,而我是第一次看見她這樣,也忽然覺得她好可愛。「妳的答案呢?」

(圖​/Shakker AI)

「我只是感到很意外!因為我們……除了我嚇到妳那一次之外,其實好像也沒什麼特別的交集?jqv@Rnm_ePv$3rNH1omu)6(^j7=2-C0MCFp9flnFIhOWd14FpH」頂多就是掃地的時候偶爾聊幾句,直到她昨天突然找我加入學生會。

「妳都把我嚇到躺進保健室了還不特別嗎?」

我噗哧一聲;唔!說得也是?

就在互看兩不厭的情況下,我接受了凌白的告白。

但因為她在學校裡實在太耀眼了,我不確定我是否能承受這樣的關注壓力,所以在我的要求之下,我們暫時選擇JsUDjvWYB7G=i6UxF6fyE)(ZH)4EMkUs2j22knVX*GWAJKKd8Q秘密交往。

「嗯……啊!那裡……好舒服……」

「我的小馨書喜歡被舔這裡對吧?那這樣呢……」

她的兩指深入我,並彎曲Eml!^IqWLa@e*^Je3_HCnZ7V8CdOyXA0GVs5tagq)CiRxcg@QC成一個巧妙的角度,不停的挑動到最敏感舒服的位置;由於打網球,長年握拍的關係,她的指腹其實長了一層薄薄的繭,是那種輕輕觸摸不會動,但是又讓被摸的人難以忽略的巧妙程度。

而這時候那層繭,就發揮了意想不到的作用。

她的左手拇指不停搓揉外陰,尤其是敏感裸露的陰蒂,讓我既酥癢又難耐!

「嗯……嗯!哈……那裡……」

「好多水……太可愛了,妳真的是……」

她一邊用性感的嗓音稱讚——VTWubS#&4En4ne$WQF74why(z0^uzTnE#UyOpPU5%3)1uB9vCU咦?算是稱讚嗎?另一邊嘴巴同時發出讓人羞恥到想找洞鑽的吸吮聲;我的私密處早就充血,變得既堅挺又敏感!

我難以克制地扭動腰際,試著在快感間拼命忍耐著不發出呻吟。


(圖​/Shakker AI)

她的手指就像是靈巧的蛇,愉悅且優游地在我的雙腿之間,勾弄出更多灼熱濕潤的快感;每當這時YK!%vGJ5%mmTu5zW-+fq02rHBOUhI!afXsBaXPP)PVojOmQt#3候,她總是會掰開我的外陰湊近品嘗,以她的舌尖,緩慢且仔細地從外頭舔到她所能及的最深處,飢渴地吸吮著我。

快感一下子來得太多!總讓我有股頭暈目眩感,我微微夾緊雙腿,而凌白則像是飽餐一頓般的擦拭唇邊的愛液;當她坐在另一張沙發張開雙腿,並用那Ud)RTl$Rj!jFk!HX&edG5qcO%e$Gm9Z6o8%eiHUaiV=k#-Y-@g魅惑性感的眼神無聲邀請我——

我想,沒有哪個喜歡女孩的女孩能夠拒絕。

***

「妳等一下怎麼回家?」

扣著鈕扣的手抖了一下,我忍不住嘟嘴,「那還用說?不是公車就是搭捷運……」

「我今天的課只上到八點半。」凌白的語氣聽起來顯得特別雀躍,「妳跟妳媽約好九點前回家?」

「對啊,我們家的門禁通常都是這個時間……」

「那……我載妳回去啊?」

我忍不住斜眼瞪她,「妳不是都搭妳家司機開的車?」

沒想到她果斷搖搖頭,「我自己騎車!」

我愕然,而凌白從網球裙裡掏出一串鑰匙,並輕佻的以指穿過鑰匙圈圓環在手上甩呀甩。

她滿十八了!「什麼時候的事!」

她一臉莞爾,「這個禮拜呀!」甩著鑰匙的右手很帥氣的握住鑰匙,她親暱的環住我的肩膀,「等我下課,我保證讓妳準時到家!還是說……妳願意陪我去補習班Qp5R+zVn-^4eOM6L0eRXFqqB-nY7-%ffCa2od^K3kFcTS9J#&I?」

從她嘴唇吐出來的氣息又香又熱,讓這句勸誘變得特別吸引人,我臉紅著推她一把$&pGc_SyS_@FC(8yMI1Y^DDP3bYN@qc7Iz_BTKQN+KuOJ%KJr+,「才不要咧!班上有認識妳的人吧?」

「哎!真搞不懂妳為什麼堅持要秘密交往……那妳去咖啡廳,我車停在那附近。」

她下M#03)6qgxz4eQoa)#Oe#sY)lwV3+e!T^XCA1-t#UqTF0bfR8m#達指示後給了我一張鈔票,不僅夠支付包廂費用,連去文青咖啡廳喝咖啡的錢都綽綽有餘;雖然我不是很喜歡這樣,但我也很清楚這是她寵愛我的方式。所以我點了杯焦糖可可冰沙,並選了窗邊的高腳椅,靜靜地等她下課。

第一次搭她的車感覺輕飄飄的,我戴著她特地為我準備的帽子,雙手環繞著她的腰,並用力聞著她身上那乾淨清爽的ivHdLfd-YDVrdiWX5bQVVq+-0Xh#==w=Tqp)HINby_QGB^M!$X淡香。

明明搭公車過來的時候這麼遙遠,給她載回家卻像是一眨眼就到了。我把帽子交還給她,並從她的表情裡找到了n3pLZ#0*pdi63*V0DkFJ*Gc8bKI_AV*y6K)xCHOvES8g&d!#PC依依不捨的心情。

「快九點了,進去吧?」

「嗯……」她的眼神閃躲得有些狼狽,我偷笑著靠近她一小步,並趁她掛帽子的時候喊她,「凌白!」

「啊……唔?」

我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在她臉頰上親了一下——


(圖​/Shakker AI)

「明天見。」

(完)

這裡是擁有百年歷史的研究重鎮——中華製糖。雄偉豐沛的外表與資源下,隱藏的卻是波濤洶湧的暗算與危機……而席捲在其中的我,最想做的,只有「保護妳」。

經歷了風風雨雨,我最想念的,還是那天在自強號上,踉蹌跌進我世界裡的那個橘髮狼狽女孩;我想,即便我們的人生曾經如此黯淡過,但未來總還是會一直等待著我們去平反吧。

妳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