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試就試!

我壓抑住心中的不爽,暗自調大音量,壓低帽沿,就在其他同學也都湊過來看好戲的時候,5^D&wI=eH^C_vX2yOoMDWJcjDLaBj$auyVDhgg%nh_NXUii4jB我突然抬起頭,壓低嗓音——

「吼吼吼吼!」

她被我刻意發出的嘶吼聲嚇了一大跳,甚至還脫口罵了一聲,「靠……妳哪來的這種聲音啊?」

「哼哼!我還不只會這一種喲!」

得意的我又秀了像是野獸磨牙、厲鬼冷笑,甚至女鬼的尖叫聲都難不倒我;讓所有同學佩服得五體投地!

「這一定可以嚇到很多人!」、「把馨書排在快要結束的出口前啦!」、「我幫妳化妝!」平時在班上還算低調的我一下子AgAdV_WJqEJE(B=U=*s4H#7kHmjvv8k1uHFa$8Zw(gV!IYICrR收穫這麼多關注,讓我有些竊喜,但也不太習慣。

終於來到園遊會那一天,當別班都在忙著擺攤的時候,我們班則是窩在教室裡變裝兼聊天;整體的62P7F&_MKZ^AL&Vax*nEHyj=mH(q2cqce5C2pR#nYL-7fpLEhi氣氛熱絡又歡樂。而且在鬼屋裡嚇人也跟我們想像中的一樣好玩!


(圖​/Shakker AI)

整座充氣鬼屋內部只加了幾盞勉強可以看見路線的燈泡,而從入口開始就吊了好幾顆道具人頭,裡頭有的同學扮成骷髏人,有的人則是套上面具的鬼娃娃,還有人扮成電鋸狂,拿著用保麗龍板做成的電鋸!千奇百怪的裝扮搞得所有踏入鬼屋的人們驚叫連連,有很多人甚至都走不到一半,就從緊急出口折返逃出去ugpyh4LEdp^)CSxN2!Jf5GylfdZg29w8^22qU+4)NbAaCaZtw7,這也讓沒有「客人」的我數度跑到迷宮的中段去嚇人,每當有人被我們嚇到快哭出來,我們還會圍在一起偷笑,頗有種惡作劇成功的快感。

忽然,負責監控入場人數的同學那邊傳來一陣騷動。

「喂!凌白、凌白在排隊耶!」

學校裡幾乎沒有人沒聽過這位學生會長的名號;當時才開學未滿兩個月,我們這些新生小鬼就已經聽到好幾NRL#NBa^-fno!&N_BC#sZU7evqZ-TAGP$70Wj_vb#-nkt%OxP#次她代表學校打球奪冠或參加英文演說得名的消息了。且這次園遊會之所以能順利搭建鬼屋,據說也跟學生會積極運作有關……。

「她要進來玩我們的鬼屋?」

我彷彿聽見同學們摩拳擦掌,想好好「伺候」這位剛上任的學生會長。

然而,事態的發展卻超出了我們的預想!

假人頭?沒用!

鬼娃、骷髏人?簡直像個笑話!

電鋸狂?那把保麗龍鋸子沒被折斷丟出去就不錯了!

凌白她一臉自信地闖了進來,並快速通過各個關卡,眼看就要抵達最後的出口。

跟我一組的同學放棄嚇人,而是專注地幫我注意著凌白的動向。「馨書,她來了!」

「包在我身上!」

我先用手機播放了一段指甲刮玻璃般^!@08Z8ffh=WAd%9ROh08v_Gk7AK)I!0e(O=O7gPk&(yi0NUG4的聲音,並低頭站在出口前;長袍跟帽子巧妙遮掩住我的身體,雖然看不到凌白,但我知道她已經來到我面前,抓好距離的我用大聲公發出巫婆般的冷笑聲,緊接著雙手張開,對著她發出竭盡全力的尖叫——

可能是動作太大了,巫婆帽從我面前掉到地上;站在我面前的凌白直挺挺的,一副不為所動的樣子。

「失敗了嗎?」

「我緩緩放下雙手,以為凌白就要繞過我踏出鬼屋的瞬間……

她卻出人意料的,兩眼一白往後翻倒!

「她、她、她被我嚇到暈過去了!」

***

暈倒的凌白被我們七手八腳送到保健室休息;臉色蒼白的她躺了大概十分鐘才醒過來。因為她是大人物,因此無論是學生會的學姊、老RKQtMUp4t*^z$Wm@gBi5*f$zZl0(t@gct-T&xF9qJKfADgTIqS師,甚至教務主任都跑過來關心!

我原本以為自己會受到嚴厲苛責,沒想到在她醒來之後,她對師長詳細地解釋ORc2f-St5z!w^fA!OLq^D@l2ucFuki_8F@u9lSsE6C9fKzKrez了一番,並堅稱自己沒事,只是稍微受到了驚嚇。

等到師長跟一部份學姊離開,我才有機會對凌白道歉,「學姊……真的很對不起!」

「道什麼歉啊?嚇人本來就是妳們的職責不是嗎?」

坐在病床上的凌白撐著下巴,「啊!反而是逞強的我顯-Wanl!YA^3iLTeaDk+wE-OE26OhE1fHFPMbGj8p^)mYjG6sOu+得很好笑,我才跟我的同學說『一年級搭建的鬼屋有什麼好怕』,結果居然被妳嚇到昏倒……」

我低頭抓著帽子,只敢安靜地偷看她發窘的側臉。

「那帽子是妳故意弄掉的嗎?」

「唔!不是,應該是我動作太大剛好掉下來的。」

「那一瞬間我以為妳的頭掉下來了,嚇死我了。」

沒想到帽子掉了發揮了意外的效果!我瞧了瞧手上的巫婆帽,又聽她問:「妳平常講話就這個娃娃音嗎?」

「呃!對……」

「那怎麼有辦法發出這麼大的尖叫聲?」

我把藏在長袍裡的大聲公秀給J0vws(%sX!ArNmkFnjxJ-(A^Midg&jVv7lzW@Dl+!FZiH22A*Q她看;凌白忽然仰頭笑開,我訝異地盯著她輕鬆的笑容。「我真的被妳突如其來的尖叫聲嚇到了;妳站在出口前的模樣壓迫感十足,一天下來肯定嚇到很多人吧?」

我只能尷尬地乾笑,支支吾吾的說了聲「還好」。

「玩個鬼屋也能玩到保健室來,妳是怎麼啦?」

那帶笑的溫柔嗓音突然介入我跟凌白的交談,是向以泉;凌白自然而然地向她交代起鬼屋暈倒事件的經過。

兩個人聊得很熱絡,讓站在旁邊的我覺得有點尷尬。「那個,學、學姊,如果沒事的話,我就先回去了。」

「等一下!」

凌白這聲留人嚇了我一跳,「妳叫什麼名字?」

同時被兩個大美女注視……超緊張的!「余、余馨書。」


(圖​/Shakker AI)

輕輕複誦我的名字,凌白對我燦爛一笑,「我記住妳了。」

「咦?」

妳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