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她離開後,我也自暴自棄地帶著滿身臭豆腐味窩進被窩內。然後不可自主地偷滴了兩滴眼淚。

什麼嘛。這麼煞費苦心地進來我家,原來是要暗示我並不是她的菜嗎?同時我也氣我自己:怎麼老是學不乖,堅持不隨意付出感情的那五年,在遇見漂亮的她後,竟然就輕易失守了?本來的我還在猶疑自己對於她的感覺(是好姊妹?是喜歡?),但經過那晚,在我滴下眼淚時,我就知道那是貨真價實的喜歡。而且很可笑地,我跟她才見過三次面,我竟然早就喜歡人家。

丟死人了。我用棉被遮住頭,不想去想,也不想洗澡了。Q5V9Q51tdLkTrkF#7o4Jd_jzyZIxteUVk(Pv(y*Tu$voQ$!wvN最後竟然就這樣昏昏沉沉地睡去。醒來時想不到已是半夜三點,迷迷糊糊地打開手機,這才發現她到家後傳的訊息。


(圖/freepik)

「我到家囉。帥妹妹的家雖然很亂但是怪好玩的,下次來姊姊家玩?」我看到簡訊完全沒有上次的雀躍之情,充&GJZ$Dz7N!+L9$%X5hEybpS!QWcS3xw6Srl)(_nQPX4KqbZUg)斥在心中的是一股強烈的意懶。

像這種傷心的房間邀約,還是只要一次就好了吧。我把手機丟到一旁,眼睛閉p#EGVThuAhJqRQj0R7=)lrvfm5ZSai!3&gEMM8wQt&(dTV&Sna上又睡著了。這次不用刻意,是根本沒有回簡訊的意圖。其實我很意外,我難過的心情竟然沒有我想像中維持的久,或許經過多段的單戀失敗,情緒已在不知不覺變得麻木?還是因為陷入未深,所以痛苦減半?

在臭豆腐味充斥的被窩躲了整夜後,在我張開眼,第一眼看見透過窗簾的絲絲陽光時,心情竟有些開朗。啊,我越來越摸不清楚我自己了啊。看了一下擺放在書桌上的手錶,才五點。「真是勞碌命哪。」我自言自語道,開始忙著洗澡、洗被單棉被,最後因為曬被j^)Y^pLx_h$hHjHrSu0)BS8GmO4QwvzAFuEuB$s)b=SklKKpjT單折騰過久而遲到。

「老闆,妳是因為一夜春宵所以遲到嗎?」bW5)4Ifoc_&3Q=jgQweS+Xuk$D0Wx109+B+VFxgUE^VHN$3OBv鄭淇在知道我帶她進我房間後,原本嚷嚷進房間沒什麼的她,竟然帶著十足興味地追問我。

「難怪看起來好疲憊啊,呵呵呵呵。」還一邊V6@7z%&O%oRa&&wOWxC#*Ww65Td2tJvOW()fnrQ1N8UE-dtb&V自己腦補。這傢伙…,也不想想本小姐就是聽信妳這戀愛達人的話,才突破心防讓她進我房間的耶…。我不想回應一副「我懂妳」表情的她,把當天工作大抵交代完畢後,便步回辦公室。

一進到辦公室便撇見手機在閃爍,打開來查看,是她的未接來電。這女人…,究竟想做什麼?經過昨晚後,我百分之兩百確定我們應該不會有怎樣的後續,她還打給我做什麼?不會真的要把我當好姐妹吧?但我一點都不想要好姐妹啊,想到需要耗費時間培養好姐妹的感情,gHl7((3JA(_!&5Kj5puPFxl_sp*PI*S82L6jTcriLoHt6ZuBpS我就意懶。我寧願把時間花在自己跟家人身上。

我把手機丟到一邊,便埋首工作,一下子就把她的來電忘得一乾二淨了。這樣做的結果就是B%!utSE!!lWwa4Hr3YOOKKQuPI5xf4FzoRx8=spgr=T0sB=v@C,她又在下班時到我公司門口堵我。

「妳為何每次-BttHHx0Basq*Nm-7CXsdEn^rU1goSfJxltZgV7Zx2YnP0Xao=要來前都不打電話啊?」我沒好氣問。並且覺得奇怪,這女人到底為何都可以這樣肆無忌憚堵我,然後近似強硬地要我跟她上車?

「我有打啊,是有人都沒禮貌不回撥啊。」她很無辜地說。見到她無辜的臉蛋,我又氣惱,但又心軟。也是,從頭到尾都是我一個人在想太多,是我先失守,也是我知道自己不會是她的菜後NonXsd2-90DSN)@!cW8MaEinap7Rq!knSSCzUQ5cGOvnjSubYx翻臉。她可是從頭到尾自我得始終如一啊。

我上車後,她眼神又直白地望向我裙下的大腿,內心明白自己不會是她的菜後,對於她的直視也沒像先前時候那麼害羞了。倒是她,比起先前兩次女人味十足的裝扮,這次的她倒是顯得中性,一件紅色格子襯衫,搭配pFHfK7H(_%%yJarRM9X6-6qeIXoNZ+3lFwZH57rV+=z&Cchbp#寬鬆的牛仔褲與Timberland。但我還是要不爭氣地說,還是很好看。

「唉,我需要喝酒壓壓。」在車子發動前,她又聲音小到像在對自己說話。

「蛤?」我疑惑,這女人,兩次都要壓,到底是要壓什麼啦?

「沒事。」她用左手手指遮住鼻子,右手開始轉動方向盤。看見她的舉6mDEEemv4qaNgoz7h+zR111XO5&3Ow3vmW0aAUHOg54=@(gz6L動,反而讓我納悶困窘起來。……我是很臭嗎?不然她為何要這樣用手遮鼻?不對呀,在她到我家樓下等我時,我特地在我房間內噴了Daisy香水才出門的呀?

難不成…,我心中頓時大驚,難不成我k^A-EgESayVGpnhIvhVn@r-tfP2d91)QD3neaA_5nzb4BVhbdG體臭濃郁到連香水都蓋不住?天啊啊啊啊,內心的尖叫不斷迴盪,果然體味這種東西自己聞不準?當下我真想直接打開車門跳車摔死,就算對方不把我當菜,我也還是要有一點身為人類的尊嚴啊。在我內心一直崩潰驚叫的同時,車子又在我不知覺間抵達目的地。我趕緊抬起頭看,深怕一抬頭又看到某某夜市的招牌。

隨後映入我眼簾的是HOLF0HqSTBcy=qqvd^lUY*Hew_oSoJmp_EiG%duvPli@rdv7A^%B3A家具,心中除了鬆口氣,卻有更多納悶,這女人…,帶我來這兒做什麼?她是要準備搬家還是…?

6qgU2T01O5F4CNMjbX^F&ELNPDC_ev1%pkN884Km&F=+_X%rK0呵呵,因為妳家看起來好簡陋喔,這間店很多家具不錯耶,妳可以看看啊。」她停好車後,在車上說了一句就自顧自地下車了。這女人…,真的得了便宜還賣乖,進入我的私人禁地,竟然還嫌棄我禁地簡陋…。有沒有人這麼自我的啊?不過很抱歉,本小姐的房間,本小姐從來沒有覺得簡陋過,所以在逛時,對於她提議的東西,我故意全數否定。

「這個水壺好可愛耶!」她喜孜孜指著一個透明的玻璃水壺。

「不了吧。玻璃一點也不實用,等等摔破了怎麼辦?」

「欸欸,妳看,這個杯墊好可愛喔!貓咪耶!」

「不了吧。我家杯墊髒了洗一洗就好了啊,買那幹嘛,浪費錢。」同時白眼。

「啊,不然這個好了。」她拿起腳踏墊,其實我正缺這個。

「買那幹嘛?隨便用毛巾鋪著就好了咩。」我持續嘴硬。

她老大姐最後嘟著嘴,看來不是在撒嬌,是有點微慍了。哼哼…,妳這自以為的大姐,踢到鐵板了吧。正當我得意的同時lMlhmNZzWuCZS20+W+BoJQEVIWsV%%k2HT$2Zo$FVc25_ar9rq,我無法自拔地被某樣物品吸引住。是一隻雪白的大熊娃娃,站起來大概是我的半身高,摸起來質地相當柔軟,想來單身時抱著睡覺一定很舒服!我一見到馬上開心地又摟又抱,完全忘記先前的堅持。

「喜歡啊?買啊!」她看我抱得開心,也在一邊微笑地說。

「…不了吧。」我想起我先前的堅持,硬是把大熊放回架上。

「反正家裡還有一隻。」我說。

「唉。好吧。」她的臉沉了下來,這是至今我第一次看到她沉下來的臉孔,竟意外地冷wE5DcMX%ISG0qTQ2)bx8*0mtBmJl3G(I0V)J@mNg#b992%YbbM酷嚴正,與平時微笑的她十分不同。

「那回家好了。」她自顧自地掏出鑰匙走向車子。

我開始感到自責,對於自己潑了她一大桶冷水。

但我該怎麼辦呢?我就是無法克制地對她冷淡,我怕我不收手,我又會不可避免地踏入那個煩人的迴圈裡呀!這樣狀況是最好的,或許這樣她96Jy(&b6YQUSxcwxyd@p^F7q_0Z%&2^VDJJxWFmQoZ%Rc6gvyK就不再這麼喜歡找我。或許以後我們就會漸行漸遠,一切又會恢復成正常的生活。對吧。

回到家後,我一反過去以來一進家門便衝進浴室洗澡的嚴規,腦袋放空情緒煩躁地轉著電視Tgelsjfay$YVhpe)0oXjO%%d2%v8imrZ7$a#hA$tRP=Xam!WAd。手機簡訊響了,想著大概是她的報平安簡訊。打開手機,果不其然,是她。


(圖/bing AI)

「我到家了。我全身都是妳身上的香味。幸好我沒有女朋友,不然大概會為了妳吵架。」

咦…?這是…?

是我想太多嗎?怎麼感覺這簡訊有種怪怪的感覺?

「呵呵…,妳確定我身上是香味不是臭味?到家就好,快休息吧。」我回了一封打哈哈的簡訊,心想著應該不會有下文了。輕輕呼了口氣UT-^LZvVOMs4yrgQjUSaXW*XWHeZLSfS9zKJZ6PNP2h8&eYeIT,正準備要去浴室洗澡時,手機又響了。

「是香味沒錯喔。我需要大口喝酒壓一壓。」這…,壓什麼啦?什麼跟什麼啦?啊!sLc%#eT^2u*8K0-rKSxS$9(Y-__gVJHwYuq=_4A1u+XVEAekx~,我不想管了啦!我把手機丟著像逃難似地逃進浴室洗澡。

作者:林艾比

百合小說《兩個長髮樣女生的故事》每週一連載,閱讀全系列作品

看林艾比所有作品

(延伸閱讀:《百合小說《兩個長髮樣女生的故事》6:我的單戀還沒開始就可以結束了?!》

(延伸閱讀:《百合小說《兩個長髮樣女生的故事》5:我感覺妳喜歡上那個漂亮姐姐了耶!》

妳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