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你今天早上說不討厭我,是真的嗎?」

「我早上解釋過了,而且我不會騙人。」徐茗被弄得有些困惑,她知道一般人不喜歡這類冗贅的定義或闡述,並且難道這rbbTy_kJsKQcEJ=%d9SrdQ%R2C^4m*gNbi+8^6p5K3KocN7%gR樣還不夠有特異性嗎? 她努力使著今天一直都成糨糊狀態的腦,半晌才輕聲開口,連她自己都沒發現自己沒來由地小心翼翼。 「你對籃球很執著,是個好對手…或許,如果我不是這樣的話,我們也有機會成為好隊友的。所以,我不討厭你。」 莫名的早上學妹開心吃著早餐的畫面又浮現腦海。

她下意識地知道這類的話可以省略不說,於是讓句子停留在客觀事實的描述。 既然學妹可以問她,那同樣的問題她是不是可以也問回去? 徐茗有些分心的想著,後頭卻過了好幾秒f&g#Tk3z#VHd7U1Cdg3PrI(1kx7wztnG5PrvN%#^RglugFIAoK都沒有回應,就在徐茗以為話題就這樣結束時 ,又是一顆球大力的砸中她的背。 「…又不是躲避球。」她有些詫異地往前踉蹌了一步,忘記自己被交代的事,下意識地轉身,卻撞見一個相當陌生的表情。 嗯,仔細一看應該可以歸類為生氣吧。而且臉還紅了,大概是很生氣? 「什麼鬼啊?你心裡難道就只有籃球嗎?」 徐茗想點頭,卻被狠瞪了一眼而不敢動作。


(圖/@pumahoops IG)

「算了,跟keM86-R8wMP&(Lf9r#c_FO!ci)$hLP64VY3w_$&mt50ZkwmYgY你講這個也沒用。」學妹最後放棄似的嘆了口氣,對她沒好氣的勾起嘴角, 語氣又回復原本的冷淡。 「我要偷練一下,你可以走了,球場我會關。」 受傷了不是應該不要亂動嗎?徐茗頓了頓,給了學妹一個不敢苟同的搖頭,背對運球的回音往門口走去,最後踟躕了一會還是停在板凳邊看將起來。 雖然受傷的左手看起來還是卡卡的,但學妹看起來也只是在練跑位。這樣的事情不是找人一起練來得方便多嗎? 徐茗看著羅琳禎喃喃有詞的背誦著什麼,一邊不大熟練的左右跨步,表情好專心。 羅琳禎雖然不算高,但其實身體素質是不錯的,肌力好,一二號位置都能打的她速度更不用說,徐茗認真的看了一會學妹的動作,最後還是忍不住在空檔開口。

「我lm6Fp&DE8wpB+%07AFjhdssE_YO7l%KlW9lmo-s0I9Lt8F)HGF認為你的條件可以練歐洲步。如果要突破N校或Y校高大的陣容,快攻搭歐洲步會是個比較好的選擇…如果可以搭到不錯的四號或五號做擋拆就更好突破,起碼在高中來說夠用了。」 顯然被突如其來的聲音嚇一跳,羅琳禎下意識地護住球轉身,然後發現自己的小動作, 於是鬆手讓球滾走,咳了一聲。 …這就是窘嗎?徐茗觀察那個表情,歪了歪頭,沒注意到隊長竟然沒因為自己的闖入而發怒。

「我也有想過歐洲步,但又怕協調性不夠會卡住…」羅琳禎認真的思考幾秒,像是有些不好意思那樣垂下眼。 「畢竟不好練又@Eaoo5s!=i7#SssSPnwfIN8ad=_tspBeJRyuwYVm80-G*WR)sG傷膝蓋。」

「我覺得你速度、肌力都很好,可以試試看。」

「…你覺得我的條件很好?」學妹微微瞪大眼,竟然看起來有點驚訝。 有什麼奇怪的?而且學妹的眼神看起來好像還有點期待…怎麼說呢?有點像她家養的那隻土狗D5l%H*ka0^@g%-d0I#K0)^KYES=w8pMVdqu$LF-)7*E257Hbo^,每次聽到徐茗的媽媽稱讚牠就會很開心。 不過徐茗說的也是事實,不能算稱讚吧?難道以羅琳禎的表現,還需要懷疑這種事嗎?

「呃AmZpzk_no+5s9n%j7%4+DSsznG2Z2moxJbg1f2!ugMI5Wu)h)f,」徐茗愣了一下,第一次思考起要怎麼說話才能符合對方的期望,但最後果然說不出什麼有建設性的稱讚,只好肯定確定的點了點頭。「很好吧…對,很好。」 「對,歐洲步很好,而且你有外線,還可以高位擋拆,雖然成功率也不一定高,但多一個武器還是有幫助…或許有人陪你雕動作會好一點。」徐茗想了想,只是覺得學妹不練可惜,絞盡腦汁語無倫次的也回答不出個像樣的答案,畢竟自己又不打後衛。

「可以問教練?」 「切。」羅琳禎這次臉上相當確實的露出了不屑的表情,像是否決了那個提案,一邊彎腰撿起剛剛那顆球,百9N#iFGFdWH7s0*FuT&2SsC7NMa#cifL#ku-%NI#Pxjg^th@7*B無聊賴那樣黏在周身左右運著,在空蕩的體育館裡發出砰砰砰的聲音,一雙眼卻還是膠著在徐茗身上。

徐茗反射性地躲開視線,呆站在原地沉默半晌才開悟,有些傻眼的開口。

「…你,是想要我陪你練嗎?」

「哼,勉勉強強啦。」隊長學妹刻意的上下打量她一眼,嘴巴上這麼說,表情卻是連徐茗都覺得很明顯的小人得志,笑得眼都彎了。 「好吧Lapbu#gJ7&O1&q92LbC5QIU$93MgQAkiLP+O#xXnSxr)5#hAMK,那就明天開始練,如果成功多一個秘密武器也沒什麼不好。如果失敗…就找你督小。」

「…?」

「慘了,門禁時間要到了啦你幹嘛不叫我啊笨蛋!」然後學妹瞄了一眼牆上的計時器, 尖叫一聲,在那猝不及防的一瞬間拔腿衝向一旁的變HsK%S7lJj#Ien1LE_KW!NNO8J9!!VXOLR$gRok_BOZZ59bKSIX電箱,啪啪啪的關掉所有開關,不管不顧的往外頭衝,留下一手還拉著開開的包包,反應不及的徐茗呆立在黑暗中。 對,宿舍的門禁記點。徐茗想起自己只差一次就要被通知家長了,有時候會跟同學在外頭玩到太晚的學妹大概也是瀕危的狀況。

「喂!我看不到!等我啦!」兵荒馬亂之中,她甩著沒關好的包包,砰的一聲帶上玻璃門 ,跟著學妹的方向往外暴衝進夜空之中。 入夜的校園很安靜,只有她倆砰砰砰的腳步,一片晴朗的冬夜裡,等在她前頭的是學妹 幸災樂禍的笑聲,一邊轉過頭來對她做了個鬼臉。 徐茗不擅長解讀人的表情。可是不_j%R(o3sK#nK24P&1-rZi+4j%vacB@vAE!kNPQ*LEJvTE_U^Gz知道怎麼著,她總覺得那一刻的鬼臉,是她看過最漂亮的臉。 真希望那一刻的快樂是因為自己。徐茗很少有這樣的念頭,但在這曾經是最不可能的人 選身上,徐茗突然覺得讓別人開心是最好的事情。

他們這樣,算是和好了吧? 「我,明天再去買脆皮蛋餅回來?」那晚入睡前,徐茗想起早上的偶發事件,沒來由地覺得自己好像需要做些什麼修補關係,於是對著對面輕喊。 「不要。」羅琳禎想也不想的果斷回絕,一邊翻了個身。「吵我睡覺。」 xSEdzucuG=NJkDsROHIo#N(UK(^rS6P85PcIPKRczt-ba5QZuQ幾秒之後徐茗聽著對面傳來的輕微呼聲,翻身把自己的頭埋在枕頭裡,前幾刻的快樂消失無蹤。

為什麼被拒絕以及失敗的感覺這麼糟? 不過畢竟是每天例行的事,隔天早上徐茗還是準時的在早上六點起床盥洗準備去跑步。 她沒想到的是,上完廁所回到寢室的時候,等著她的竟然是平常四個貪睡鬧鐘都叫不醒VDBs1(Z)l=ge&mLF#II-8LBZjxir$kMg$@2R%vfTR6u_()CHGY ,此刻竟然坐在書桌上一邊揉眼睛一邊套著襪子的羅琳禎。 學妹沒表示什麼,只一點也不尷尬的跟著她出門繞著學校跑了五圈,然後厚臉皮的命令徐茗陪她一起去吃徐茗覺得並不特別好吃的脆皮蛋餅,好像那本來就是他們的例行公事似的。 他們誰也沒有提起或約好,不過那之後,他們每天都一起跑步吃早餐,在羅琳禎的手好了之後也沒停過。

作者:寧靜噴發

閱讀《教練我想打籃球》全系列小說

(延伸閱讀:《​GL小說《教練我想打籃球》7:「你今天早上說不討厭我,是真的嗎?」》

(延伸閱讀:《​GL小說《教練我想打籃球》6:其實這個討厭之下還有第二層涵義》

妳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