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你明明就可以選擇,你條件並不差你知道嗎?為什麼要選擇讓父母傷心呢?」大概第三十次,從被拖出櫃到現在的g(oZSojll-+7N)x9W)(ZYp0dOvmIqulDpIG-Cg#j*jKsl5NRqZ五年來,毫無進展的對話,L的父母再一次說得她啞口無言。

二十歲那年,一個不小心的意外,讓L毫無預警的開始面對與父母間那幾乎毫無勝算的拔河。

「你跟Z是什麼關係?你們是不是同性戀!」

當年,L可以想像,母親在電話那一端,tx*=ee^[email protected]%lDglcE-uk^[email protected]是盯著她準備淘汰的那台筆記型電腦裡的內容多久,才氣急敗壞的打了這通電話。也許還是流過淚的。


(圖/新浪娛樂)

L的母親是虔誠的佛教徒。這裡說的虔誠,不只是初一十五吃素,過年拜拜地基主的那種虔誠,dkbkj7$d)jowyNfsLLc1LWM%ccj62aoG*=Xm([email protected](D_UcWXPy而是熟知每個說出來我們都不一定聽過的佛祖誕辰日;是每天一定會花上三五個小時誦經;是把皈依師父當親生父親在供養的那種。做為獨女,L想都不敢想,這個過程會有多煎熬。

然而煎熬歸煎熬,五年還是這樣過了。每次從母親察覺到她戀愛的喜悅,到失戀的焦慮,都得經歷一番R3iwupgNVhov**48rPtfD&AzuLNU3l7!-$Y47VS^ag5uPLns=m淚流滿面,毫無進展可言的「家庭會議」。L總是難以反駁,當母親拿出「不孝」這張牌,在親情的牌桌上,她除了輸沒有別的結果。

一開始,L說:「這不是我能選擇的,我沒有辦法選擇我愛上誰。我愛了,僅此而已。」

「你不要一直泡在那個環境裡面,其實媽媽覺得你是w1!_5IHI1zPImCeVcZU-9J)G9t^*[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雙性戀,你只要不要讓自己一直待在那個環境裡面,就不會繼續這樣了。」

而她甚至沒有辦法說明她所謂的「那個環境」是什麼。

sohnqaM7hHFFnV9$KHRO)[email protected]_Yk2_3ZftjZ9=^7QHxWDTPDC實L並沒有太多的圈內朋友,她的生活很一般,甚至可以說是比我們想的一般還要再一般。生活就是上班,下班,女友,故友。而母親說得像是她只去都是女同志的餐廳吃飯般荒謬。


L的生活就是上班,下班,女友,故友。(圖/Visualhunt)

近年來,L開始參加大遊行,並且關注多元成家以及同婚的議題。她開始有了不同以往的想法。


L開始參加遊行。(圖/Visualhunt)

所以又一次,當她面對母親的規勸,她說:「我想告訴妳,在我的生活中,並沒有特別避開男性,他們出現在我生活中的各個角落;我的辦公室、我當志工的地方、我朋友的聚會。可是我並不覺得他們吸引我,我們連最基本的,像朋友那樣的聊得來都沒有辦法,要怎麼能夠更進一步成為戀人?我不否認我是雙性戀的可能,不否認有一天愛上男生的可能,只是從我的生命經驗來說,這樣的機率為乎其微。而我的擇偶條件難道很嚴苛?也許吧,以異性戀的標準來看,家世、學歷、年薪,這些對我來說都如同報紙上的工商廣告般不重要,Ahcz&q^QIPdm!xvwWm198^NBN=#4+*[email protected]$4FKO9v我只求有個懂我的人,聽我說笑話會笑的人,一個在我上了一天班疲憊地回家後,我會期待看到的人。所以,我明白我說我有選擇,比沒有選擇更讓你們難以接受,但是,為了你們做的選擇,是你們想看到的嗎?」

這次,媽媽沒有拿出那張牌。


(圖/Visualhunt)

這是這五年來,L第一次覺得有前進了那麼一點點。


反同人士舉著「婚姻家庭,全民決定」牌子。(圖/基督教今日報)

只是這仗,像面對舉著「婚姻家庭,全民決定」牌子的那群人一樣,還有好長好長的路要走。

 作者: Léa 

旅居倫敦的已婚女同志情侶榕心和絜安正準備迎接他們的第一個孩子,然而當榕心得知尚未出生的孩子已被私下協議送給捐精的男同志好友時,她們的關係面臨嚴峻的考驗,榕心憤而獨自回到台灣,絜安則緊追在後企圖挽回她。片中運用大量的倒敘手法,挖掘許多同志家庭所遇到的問題,是繼李安導演經典作品《喜宴》25年後的同志題材力作,也是繼《滿月酒》又一台灣同志探問家庭與小孩的當代之作。

30秒註冊,馬上看《親愛的卵男日記》

延伸閱讀

妳也會喜歡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