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你明明就可以選擇,你條件並不差你知道!3tC!azW$WjyRLz07R7aAYC6#ciNzX3kSiY+#aKa$I2!3IOPA6嗎?為什麼要選擇讓父母傷心呢?」大概第三十次,從被拖出櫃到現在的五年來,毫無進展的對話,L的父母再一次說得她啞口無言。

二十歲那年,一個不小心的意外,讓L毫無預警的開始面對與父母間那幾乎毫無勝算的拔河。

「你跟Z是什麼關係?你們是不是同性戀!」

當年,L可以想像,母親在電話那一端,是盯著她準備淘汰的那台EVlfX23X=t$DYN(ecCBmwdfFVk!B7a9USk5USBVqj(Rd4qtkze筆記型電腦裡的內容多久,才氣急敗壞的打了這通電話。也許還是流過淚的。


(圖/新浪娛樂)

L的母親是虔誠的佛教徒。這裡說的虔誠,不只是初一十五吃素,過年拜拜地基主的那種虔誠,而是熟知每個說出來我們都不一定聽過的佛祖誕辰日;是每天一定會花上三五個小時誦經;是把皈依師父當親生父親在供養的那種。做為獨女,L想都不敢想,這個過程會#TAq=VYvNU$EELvmC#ZmIk+#1%su7DO35Nyfrq_pxbxTgAwoC2有多煎熬。

然而煎熬歸煎熬,五年還是這樣過了。每次從母親察覺到她戀愛的喜悅,到失戀的焦慮,都得經歷一番淚流滿面,毫無進展可言的「家庭會議」。L總是難以反駁,當母親拿出「不孝」這張牌,在親情(I+X8iu^1_k!QKfnG&5YF_j2!Qpkj!GtP#[email protected]$geZhhB的牌桌上,她除了輸沒有別的結果。

一開始,L說:「這不是我能選擇的,我沒有辦法選擇我愛上誰。我愛了,僅此而已。」

GhB=Lt&#khglh([email protected]+h=N1&qA=&Ung7e_-tVOb^Q1你不要一直泡在那個環境裡面,其實媽媽覺得你是雙性戀,你只要不要讓自己一直待在那個環境裡面,就不會繼續這樣了。」

而她甚至沒有辦法說明她所謂的「那個環境」是什麼。

其實L並沒有太多的圈內朋友,她的生活很一般,甚至可以說是比我們想的一般還要再一般。生活就是上班,下班,女友,故友。Bg%6)mWCK8Dk)wzFL+cc4o#sn8xe2Vbw!XoYVFFcg9aFu-2tRI而母親說得像是她只去都是女同志的餐廳吃飯般荒謬。


L的生活就是上班,下班,女友,故友。(圖/Visualhunt)

近年來,L開始參加大遊行,並且關注多元成家以及同婚的議題。她開始有了不同以往的想法。


L開始參加遊行。(圖/Visualhunt)

所以又一次,當她面對母親的規勸,她說:「我想告訴Vee$-hA2FdBQVxtYIu^oPi8Udp+SBL7^VJADC^CRjGM&=zm9!-妳,在我的生活中,並沒有特別避開男性,他們出現在我生活中的各個角落;我的辦公室、我當志工的地方、我朋友的聚會。可是我並不覺得他們吸引我,我們連最基本的,像朋友那樣的聊得來都沒有辦法,要怎麼能夠更進一步成為戀人?我不否認我是雙性戀的可能,不否認有一天愛上男生的可能,只是從我的生命經驗來說,這樣的機率為乎其微。而我的擇偶條件難道很嚴苛?也許吧,以異性戀的標準來看,家世、學歷、年薪,這些對我來說都如同報紙上的工商廣告般不重要,我只求有個懂我的人,聽我說笑話會笑的人,一個在我上了一天班疲憊地回家後,我會期待看到的人。所以,我明白我說我有選擇,比沒有選擇更讓你們難以接受,但是,為了你們做的選擇,是你們想看到的嗎?」

這次,媽媽沒有拿出那張牌。


(圖/Visualhunt)

這是這五年來,L第一次覺得有前進了那麼一點點。


反同人士舉著「婚姻家庭,全民決定」牌子。(圖/基督教今日報)

只是這仗,像面對舉著「婚姻家庭,全民決定」牌子的那群人一樣,還有好長好長的路要走。

 作者: Léa 

加入拉拉台的官方LINE帳號:直接搜尋名稱LalaTai 拉拉台、

帳號:@hoz8939i (要加@唷!)或者點下面圖片成為我們的好友!

16歲的卡麥蓉,從小父母在車禍中雙亡,在她心中造成揮之不去的陰影,並讓叛逆獨行。當在高中畢業舞會被抓到與女同學親熱後,她被有狂熱宗教傾向的嬸嬸,強迫送入性向改造夏令營「掰直」。在這荒謬的營中生活,她結識了許多天涯淪落人,最後決定坦然面對真我,找到心方向……

30秒註冊,馬上看《她的錯誤教育》

延伸閱讀

妳也會喜歡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