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親愛的,您要瀏覽的網頁含有成人內容
我們需要確定您有沒有年滿18歲喔!

「芷雲…那個…我………」 唐芷雲趴在柳葳的上方,強硬的壓制住柳葳的雙手,忿忿的咬牙說道,「妳不是想做這種事嗎?季允宸那種瘦巴巴的小白臉有哪一點好?難道妳覺得她比我還要[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ow1pRFPZQ6l0Ez#$VJfq3O3_G更好嗎?」

「不是那樣,我剛剛不是說了我跟允宸…………」 唐芷雲不耐的打斷了柳葳的話,「我不准妳在床上叫其他人的名字^[email protected])dl2eZ^_9S)8q3w2FR8C9ZgS4fw!」

「好嘛……只是………」 真是可恨,要是剛才唐芷雲在[email protected]&V0!KGA(V&md0G-mC$=rd64#=ov3NCy等紅綠燈的時候沒有看見柳葳上車、沒有從後頭跟了上來、 沒有阻止那台車開進來,那麼、那麼……柳葳現在就是和季允宸在這張床上火熱的纏綿了吧? 唐芷雲忽然感到一陣心痛,甚至瞬間還覺得有點想哭。望著身下千嬌百媚的柳葳,除了憤怒跟忌妒以外,她發現自己現在居然還無可自拔的非常渴望柳葳。


(圖/Popsugar)

「芷雲……」柳葳雙眼迷濛的直視著唐芷雲,雙頰還微微泛紅。 可惡,這位高傲自大的千金大小姐,為什麼一到了床上就會變得像隻毫無抵抗能力的待宰羔羊一樣?這根本就是引人犯罪嘛! 唐芷雲激動的脫光柳葳的衣物,用力的啃咬著柳葳的脖子,柳葳忍不住皺了眉頭,喃喃的喊道,「嗯…痛………」 不過唐芷雲可沒憐香惜玉的打算,她繼續狠狠的吸吮著柳葳白皙無瑕的鎖骨跟胸部,直到上面充滿了紅通通的吻痕,唐芷雲才滿意的停下動作。 唐芷雲也不知道這些露骨的吻痕能證明些什麼,是想向其他人宣告柳葳已經名花有主了? 還是…她只是單純的想在柳葳的身上留下一些屬於自己的記號? 唐芷雲掰開柳葳的[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Zn!UMR雙腿直接伸手探了進去,裡頭已經濕得一蹋糊塗,唐芷雲不禁感到一陣興奮,開始緩緩逗弄柳葳最敏感的那個點。

「啊……啊……芷雲………………」 柳葳的身體本來就敏感無比,唐芷雲才稍稍加快了撫摸的速度,柳葳馬上就大聲浪叫、扭動著身子,一下子就達到了高潮。 唐芷雲抱緊了激烈喘息的柳葳,貪婪的聞著她身上的香氣,忍不住喃喃的說道,「葳…妳 是我的…我不准妳給其他etpeh!iVL3K3Kder#[email protected]人碰。」

「嗯…我是妳的……」柳葳在唐芷雲的懷裡蹭著,輕聲的說,「芷雲…妳…是在吃醋?」 唐芷雲雙頰一紅,「才SH%eT^4jp*yYM_Fv1v)[email protected]=Fbl)LpcDv-*e1MSpIW$H$NyF%不是,我只是覺得…妳如果想要的話…為什麼不是找我呢?我難道會比季允宸差嗎?」 柳葳笑笑的說,「這我就不知道了,我跟允宸可沒上過床。」

「什麼?可是她不是妳的前任嗎?」

「認真來說不算啦,我那時候只是單方面在糾纏她,她可沒有答應跟我在一起,但也沒否認就是了。」

「是喔?」唐芷雲酸溜溜的說,「所以妳很喜歡她?」

「嗯,那個時候很喜歡啊。」

「那…我呢?」唐芷雲囁嚅的說,「葳,妳已經不喜歡我了嗎?」 柳葳瞬間露出了詫異不已的神情,然後便沉默了。 眼看柳葳遲遲沒接話,唐芷雲忍不住又問道,「妳不是說除了我以外妳誰都不要嗎?妳不是只對我一個人有感覺嗎?這些話難道都不算數了嗎?」 柳葳深深嘆了一口氣,[email protected]@FSW!W$9sAJfZOUz3TJpkZB&(z+8jtvYtOAJ垂著眼說道,「芷雲,妳不是叫我放棄妳嗎?妳不是說我們是兩個不同世界的人,還說就算沒有以琪,妳也不可能會喜歡上我。」

「那、那是……」唐芷雲支支吾吾了半天,就是不曉得該如何開口。

「芷雲,妳對我到底是怎麼想的?」柳葳苦笑道,「若是妳不可能喜歡上我,那就別再說這種會讓我誤會的話了,如果妳只是單純的想要發iu_hH%otDL3jy63r*Jso2l486kUIwcezB8c^7DzpUjrE&ugW7-洩慾望,我倒是很樂意當妳的對象。」 唐芷雲正想開口解釋她對柳葳並不是只有慾望時,柳葳卻突然一個翻身,跨坐在唐芷雲的身上。 「芷雲,我能不能……?」柳葳邊說著,邊把手伸進唐芷雲的衣服裡。

「不、不能!」唐芷雲錯愕的制止住柳葳的手,「妳想幹嘛?」 柳葳氣餒的說,「我不能碰妳嗎?妳是鐵T嗎?09ba9P=y+*oeeTl^8PSdC&vT(6!YMM6%[email protected]+xt0tRBqW&%hVzAJ

「這個…我也不知道…總GiHs0ual1)[email protected]*qmJIOjSLdrCkjKyO+(=H1YD%A之…就是不行………」 柳葳把手收了回來,一臉不爽的說,「如果是以琪,妳就願意?」

「跟那個沒關係……」

「所以是怎樣?」 唐芷雲實在不知道該如何解釋,乾脆選擇[email protected]@wa$aEQ-!yWI59=kJhSNjAkk3ujQD9GnF2ul66b06裝傻,直接坐起身親吻著柳葳的胸部。這時唐芷雲突然發現,柳葳現在居然是雙腿大張、還呈現著M字跪姿跨坐在自己腿上。 這姿勢實在是太誘人了,唐芷雲忍不住便直接把手探了進去。

「妳…妳幹嘛突然……啊………啊………芷雲……………」 唐芷%uU_R)w)AgGlYWc$Tw87_1bTRc4%1eUpVv%NIe^ZkShh_lfeZz雲猛烈的插弄著柳葳的深處,柳葳勾緊唐芷雲的脖子,渾身不自覺的激烈顫抖著。

「葳,妳好浪…………」

「芷雲……啊………啊啊………啊……………」

「妳喜歡我這樣上妳嗎?嗯?」

「喜……喜歡………………」

「葳………」

「芷雲……再快一點……快……快要………………」 唐芷雲一手摟著柳葳纖細柔軟的腰,另一手漸漸的加快了速度,柳葳跪趴在唐芷雲的身上 ,不7hhGTOux_)7$U6NMvLbIA4t%Pg$6vpwenKo74%FRT8myp*GL=U斷的呢喃嬌喘著。 整個房間充斥著柳葳的叫床聲還有手指和陰道交合的聲音,感覺手上沾滿了柳葳的體液, 唐芷雲忍不住越來越興奮,過沒多久柳葳的深處一陣收縮,整個人渾身無力的趴倒在唐芷雲的身上激烈的喘息著。 但唐芷雲沒有要放過柳葳的打算,她把柳葳平放在床上,又開始緩緩舔吻著她的身體。

「芷雲……妳讓我休息一下好不好……」 唐芷雲皺著眉頭,霸道的說,「不好。」

「可是……我有點累………」

「不管。」 然後結果便是和上次一樣,唐芷雲一次又一iydEQmpuZNT1MOsTeIbBbuD4_RVaThA!Lf+ZSq9Z(67Mi40DzB次毫無止盡的在柳葳的身上予取予求,直到天差不多快要亮了,柳葳才承受不了疲倦直接昏睡了過去。 唐芷雲把柳葳緊緊摟在懷裡,正打算也跟著一起入睡時,柳葳放在一旁的手機卻突然亮了 起來。 好奇的順手拿起手機一看,唐芷雲發現是一則新的訊息,寄件人的名字上打著「爹地」兩個字。

『小葳,這些年妳應該也玩夠了吧?別忘了我們的約定kLc-)[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wrqhn%[email protected]_UaMB4oDq*+Wg。』 雖然覺得有點莫名其妙,但唐芷雲已經筋疲力盡到根本沒什麼力氣去思考這則訊息的意義 ,頭才一沾枕,過沒多久就睡著了。

--

等到唐芷雲清醒時,柳葳已經消失的不見蹤影,她渾身痠軟的下了床,該N004t(C7Unx*JNaNYGsKoxMS00avgtDeT-iDE^&1dCu1*WID%4死的,這次好像又玩過火了。 走進浴室簡單的盥洗完畢後,唐芷雲才退了房離開。 已經快要十一點了,早上的課肯定是來不及上了,但待會中午球隊還有跟系排的練習賽, 唐芷雲趕緊牽了車匆匆的騎到學校,幸好最後唐芷雲有及時趕到。 柯子榕一向很討厭球隊的人遲到,要是遲到的人肯定會被柯子榕當眾破口大罵,就算唐芷雲是副隊長也不例外。 更何況後天就是校際盃的決賽了,眾人無不繃緊神經,在這種時間點可不能有半點鬆懈。

唐芷雲一到場,徐佑穎瞄了她一眼嘻皮笑臉的說,「誒?芷[email protected]_w(fHpv$Ac4wV%-U%Ko&j&B3d$l%a_Vd9雲學姐,妳怎麼跟昨天穿的一 樣?妳昨晚沒回家吼?是去哪啦?嘿嘿嘿……」 劉筠欣瞪了一眼徐佑穎說道,「妳少三八,芷雲學姐跟妳不一樣好嗎?只有妳才一天到晚想著那些色色的事。」 唐芷雲不禁苦笑著。 說到色色的事情……她昨晚確實做了不少就是了。

「對了……」徐佑穎指了指坐在一旁升旗台上的柳葳,竊笑著說,「妳們有看到柳葳學姐 的脖子嗎?」 唐芷雲驚慌失措的轉過頭,發現柳葳果真坐在升旗台上低頭滑著手機,似乎對眾人的視線渾然不覺。 而她的脖子上至少有七、八個以上的I4E%9tE!E)19XRAVzxGpmA5jbrXTtqt3^1gE*t)NM(&m^cSgse鮮紅吻痕,唐芷雲一陣尷尬,不禁覺得對柳葳有點過意不去。

「柳葳學姐昨天晚上也過得太火熱了吧?她有交往對象嗎?我怎麼都不知道?」徐佑穎轉頭對著邱靜樹問道。 「這個…我也不知道耶?」邱靜樹搖ptCofi7C26liQTmMMEow=)[email protected]+TzM了搖頭道。 徐佑穎嘴巴嘖嘖作響,一邊笑著說道,「吸成這副德行,我看對方一定很飢渴吧?感覺就是性慾很強的人,搞不好還一路做到天亮呢,哈哈!」 唐芷雲的臉上一陣青一陣白的,呃,撇除掉她不是柳葳的交往對象以外,其他的徐佑穎幾乎差不多全猜中了。

柯子榕淡淡的說道,「妳們不要八卦了,比賽要開始了,集中點精神。」 這時劉筠欣忽然走到唐芷雲的身邊,小心翼翼的貼近她pM9$TZn#9H_T$)[email protected]#k2K5vx!VE耳邊說道,「芷雲學姐,昨晚很累吧?體力還行嗎?」 唐芷雲臉上一紅,結結巴巴的說道,「妳、妳、妳說什麼!?」

「緊張什麼?妳昨天不是打工打到很晚嗎?應該很累吧?」劉筠欣嘴角忍不住笑意的一直微微抽動,「我可不是指一些什麼其他的事喔?」劉筠欣說完,還偷偷瞄了柳葳一眼。 啊啊,5U*KYJvy0ubetRe5AxOJh1Ei^IicyZk30rYSt(A=(*$nJQ+Nsa唐芷雲尷尬無比的想,聰明絕頂的劉筠欣肯定全都知道了。 幸好比賽馬上就要開始了,這一場比賽唐芷雲她們果然又是從頭到尾壓著對方打,看來這 次四連霸的氣勢還在繼續延燒,那麼後天的校際盃應該是十拿九穩吧?

比賽一結束,唐芷雲馬上快步走到劉筠欣的身邊用只有她們兩人聽得見的音量c4Ir!khCba7eBEoLnDLAzFn#9uMA%kY^kbZ^BJTfR-K$FryImE說道,「筠欣,我跟葳的事情可以請妳保密嗎?」

「當然沒問題,妳放心好了,只不過……」劉筠欣笑笑的說,「芷雲學姐,我看妳真的要節制點,妳看柳葳學姐的黑眼圈實在是有夠深的,妳們大概一整晚沒[email protected]^dUVaq_r)%GvemAV&#k8x%dlxImzGl&NHNm0eEd3(睡吧?這樣下去可不行啊,後天就要比賽了,妳多少得保留一點體力才行。」 唐芷雲啞口無言,只得乾笑著點了點頭。

收拾好東西唐芷雲正要離開球場時,柯子榕忽然面無表情的站在她面前,瞪了她一眼然後冷冷的說,「芷雲,妳跟我過來。」 柯子榕從未用過這麼嚴肅的表情跟語氣和唐芷雲這樣說話,唐芷雲納悶的想,她難道有什麼事情惹到柯子榕了嗎? 跟在柯子榕的後頭走到了一個四下無人的地方,唐芷雲正想開口問發生什麼事情時,柯子榕冷不防的就是一拳重重打在唐芷雲的臉上,然後氣沖沖的朝著她大吼,「唐芷雲!妳這 個混蛋!!!」 唐芷雲按著被柯子榕打到發麻的臉頰,錯愕地說,「子榕,妳幹嘛啊?妳瘋了嗎1+CcSjO-QSuJ&cf3wA=&e9lr1*so1iIp%gKugF)C$SCYBuu2Rp?」 柯子榕火冒三丈的抓著唐芷雲的領子,「妳這傢伙昨晚對葳幹了什麼好事?妳自己說!」

「呃…我……那個………」

「妳到現在還不承認嗎?她脖子上那些東西難道不是妳搞出來的?」

「是又怎樣!」唐芷雲用力推開柯子榕,不爽的說,「妳都已經跟葳分手了,管那麼多幹 嘛?」

「唐芷雲!我真她媽的看錯妳了!妳居然強迫葳做那種事?」

「什麼?強迫?」 唐芷雲愣了一下,雖然昨晚是她強硬的把柳葳帶進汽車旅館沒錯,不過柳葳並沒有真的非常抗拒啊?而且她感覺也是非常享受……這應該不太算是強迫吧? 柯子榕哼了一聲說,「葳今天一大早就跑來我家一直哭一直哭,我問她什麼原因她都不說 ,只是一直哭喊著妳的名字。」 唐芷雲恍然大悟,難怪她一醒來柳PQonHk1-u#(O!!=)AKJIf#1jteN7o%akF#X$lF#%H*qz0_8y+Q葳就不見人影…原來是跑去和柯子榕哭訴了。 昨晚不管柳葳怎麼苦苦哀求唐芷雲,唐芷雲還是依然做到滿足為止,是因為這樣…所以惹的柳葳生氣了嗎?

「子榕,我真的很抱歉我那麼衝動,不過我想葳她一定能理解我的。」

「妳說這什麼屁話!?」 柯子榕又是狠狠的一拳朝著唐芷雲的臉上揮了過去,然後用力的把她按倒在地上。 唐芷雲也忍不住覺得有些火大,雖然沒有控制好慾望是自己的錯,但這也是她和柳葳之間的事,柯子榕有必要發這麼大的脾氣嗎?還氣到動手打她?這樣未免也太超過了吧? 唐芷雲xzVk0F7r7sF7vThOEpcH4%Lp!=jr0tOMilY3xqBW8k#=oX2^lC不悅的奮力推開柯子榕,這動作可真惹火柯子榕了,兩人便在地上使勁全力扭打成 一團。

「妳、妳們在幹什麼?」柳葳朝著她們跑了過來,趕緊把兩人拉了開來,「子榕、芷雲… …別打了!」 柯子榕站起身,氣沖沖的說,「葳!這傢伙膽敢這樣對妳…我一定要好好教訓她!!!」 柳葳擋在了唐芷雲的面前,支支吾吾的說,「子榕,不是這樣…是我心甘情願的…6+Tp34Sca(-YXj$Lpo=xZdrK*6rIaSqAZ6u78Yb2p5ku_zXtG)芷雲她 …並沒有強迫我。」

「她沒有強迫妳?」柯子榕指著唐芷雲,依舊怒氣難消的說,「這傢伙難道不是對妳硬上嗎?」

「是這樣沒錯…可是我…嗯…我……」柳葳突然脹紅了臉,一臉嬌羞的說,「我就是喜歡她那樣嘛……」 柯子榕皺了皺眉頭,「0Bt!mA!vmJAvHIlcoqyQeBY9AAS8nXf0t&Yt-Ai83hhr%yLt46可是妳之前不是說妳超討厭有人在妳身上留下吻痕的嗎?而且還是在那麼明顯的地方!」

「如果是芷雲的話…我…無所謂。」

「那妳今天跑來找我哭的那樣傷心欲絕是怎樣?我問妳發生什麼事妳都不肯說,不就是因為這傢伙強暴妳嗎?」 柳葳尷尬的說,「怎麼可能?才不是那樣…昨晚我自己也很享受…我哭是因為…有別的原 因……」 柯子榕半信半cxCbF+SY8pp8&*Z%[email protected]^XF9sA&*(gfuph-SSYvjSWaXA-C疑的說,「是這樣嗎?妳們什麼時候交往的?我怎麼都不知道?」

「這個……」 看著柳葳面有難色的表情,柯子榕便轉頭看向唐芷雲,但唐芷雲也是一臉為難的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才好。 柯子榕愣了好一會,然後不可置信的說,「什麼?難道Iy%9y0_zFnHcXCum=)M&hr1DD4luN(7#[email protected]!GF50xk#3J妳們沒有在交往?」 柳葳嘆了口氣道,「子榕…我們的事情妳別管了啦……」

「我怎能不管?」柯子榕用力推了唐芷雲一把,不悅的說道,「喂!妳這傢伙都吃乾抹淨了還不想負責嗎?」

「妳別逼芷雲了,這一切都是我不好,S(u!g0(rey*@EkC&Kxue!dN9*mPe&DTs%$hM66mTE_Zm0*VBE!是我明知她對我沒有意思還去勾引她的……」 柯子榕瞪大了眼睛,「妳說什麼?她要是對妳沒意思還跟妳上床,這不是擺明了更過分嗎 !?」 唐芷雲呆呆的站在一旁,完全沒辦法反駁,她突然想起柳葳曾經說過,柯子榕是個正經八 百的人,看來果真所言不假。

「子榕…妳別說了。」柳葳眼眶忽然漸漸的紅了,「反正7d+^hX7m*[email protected]&YTriLJS-Y7XQ([email protected]我………」 柳葳一句話梗在喉間遲遲沒繼續說下去,柯子榕嘆了氣,抓著柳葳的手轉身就要走。 「葳…妳等等…我還有話……」唐芷雲趕緊追了上去,把手搭在柳葳的肩膀上。 柯子榕撥開唐芷雲的手,狠狠瞪了唐芷雲一眼,「妳給我滾開!離葳遠一點!後天的校際盃比賽結束後我再跟妳算帳!」 唐芷雲愣愣的站在原地,看著柯子榕和柳葳逐漸遠去的背影,一個念頭在她心中油然而生 ,那是一種莫名焦躁不安的感覺。

要是就這麼讓柳葳走了……好像柳葳就會從此離她遠去……… 唐芷雲咬著牙,忍不住大聲的脫口而出,「我喜歡妳!」 柳葳突然止住了腳步,但並沒有轉過身來。 「葳!我喜歡妳!我知道說的有點遲了…不過…我真的很喜歡妳!」 柳葳依舊是站在原地不動,柯子榕轉過頭瞄了唐芷雲一眼,然後朝著她搖了搖頭。 「葳……」唐芷雲喃喃的、一遍又一遍的喊著柳葳的名字。 直到S40S8=Yg$$lT&U2cro5zwX#[email protected]!D_1oyJ%bhr9zLkt=uA$柳葳和柯子榕的背影徹底消失在唐芷雲的眼前為止。

作者:老闆再來一碗

看〈小春日和〉系列小說

「真心話大drunk夫」邀請彩虹光譜上不同性別取向、不同身份性別的彩虹家族以及LGBT支持者玩「酒醉版賓果X真心話大冒險的微醺遊戲」,遊戲規則「吐出真心話,不然乾掉一杯shot」,展現彩虹成員的多種關係樣貌。多元樣貌的關係與身份之下,愛就是愛,份量與感情不會因為性取向或性別身份而有所不同。

30秒註冊,馬上看女同志情侶X&S、女同志情侶簡琳&刺刺、跨性別男性何星冉&女友凱畢的真心話!

一起發大財!同婚合法帶來29億粉紅經濟!歡迎聯繫拉拉台,幫你精準投放廣告至LGBT社群!

業務Hans信箱:[email protected]臉書私訊

延伸閱讀

妳也會喜歡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