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踏進病房,季允宸正怡然自得的看著電視,直到王雨熙敲了敲門,季允宸才注意到她這個訪客。

季允宸愉快的說,「雨熙,妳來看我啦?」 王雨熙盯著季允宸曖昧一笑,「允宸學姐,我看到了哦 。」

「看到什麼?」

「妳昨天跟敬瑞學姐…就是…」王雨熙說著說著,還抿了一下嘴唇。

「啊…」季允宸乾笑了兩聲,臉上微微一紅,「所以妳昨天有來?為什麼不進來?」

「那種氣氛,我怎麼好意思打擾?妳們總算在一起了是嗎?」 季允宸尷尬的笑了笑,「這個嘛…其實沒有。」

「嗯,但我想應該快了。」王雨熙收起笑容,忽i^7_BEpplQC68CXhvJ66N++%[email protected]然一臉不悅的抗議道,「話說,妳生病的事情,我居然是最後一個知道的。」

「抱歉啊,雨熙。」季允宸溫柔的摸了摸王雨熙的頭,「讓妳擔心了。」

「允宸學姐,好歹我們也交往過,還上過床耶!妳這樣對嗎?」 季允宸回想起之前為了讓鄭安汝死心而拿王雨熙當擋箭牌的事,不禁哈哈大笑,「雨[email protected]*r*eK_jw9dd8_!iRAL35Eh(XG*GCASnP_熙, 妳真的被我們給帶壞了,妳居然也學會開這種玩笑了啊?」

「當初想出這麼幼稚招數的人是誰呀?允宸學姐,妳真是不坦率。」

「是啊,我也很後悔,要是當初不要選擇逃避而是去好好面對,就不會傷害任何人了。」

關於季允宸的事,王雨熙已經全數聽林G=MJgzFLNS9$h7&i_1^9=uBH)cVi&8m0H(Qtqwz9iF^Td0vnc)敬瑞說了,不管是她生病的事,還是關於她們之間的感情,林敬瑞都一五一十詳細的向王雨熙敘述了一遍。

王雨熙不禁感嘆道,「原來妳在圖書館老是用寂寞的眼神望著窗外的籃球場,是因為這個緣故啊。」Q2OLK^RLQvx_C4$dP244WX2oigT3cQ2TNgis%^KGBe$Li9*Bfj 季允宸躺回床上,雙手往後腦勺一枕,「雨熙,原來妳一直有在偷偷觀察我呀?」

「我想我大概吃了敬瑞學姐的口水了吧?」王雨熙咯咯一笑,「允宸學姐,其實我今天是來跟妳道別的。」

「道別?妳要去哪?」

「我要去一個很遠很遠的地方,可能…不知道什麼時候會回來,或許也不再回來了,妳應該不會忘記我吧?」

季允宸苦笑道,「我怎麼可能忘記妳?反而是妳才可能忘記我吧?」

王雨熙伸手,「那我們打勾勾吧,我們都不能忘記彼此。」

「啊,我的小拇指這幾天很忙呢。」季允宸伸出手,勾上了王雨熙的小指,兩人不禁相視而笑。

出院一個禮拜後,季允宸和父母一起坐上前往美國的班機。 沒有人來DbES4+!DBt+ulRASQG0MIm6jLJjZ!FZ!B2pP9RI6pLar+ZTXMU替她送機,這樣很好,這不是離別,她也不喜歡哭哭啼啼的場合。

她會回來的,一定會的。 因為有個人還在等著她,而那個人還欠她一個回覆,那個人說了m68SN=$gk(@M9pr6MLne8N$%aq20_A41Nb538oICbRc#7*(Vs%,等她回來,會親口對她說出那三個字。 所以,她一定要回來,無論如何都要回來。

--

鄭安婷洗完澡,剛走出浴室時,手機忽然響了起來。她拿起一看,是翟書璟打來的,她猶豫了好一會,還是決定接了起來,「喂[email protected]+wKK0UzU+D+ZZMC-hTbyCws?書璟嗎?」

「嗯,是我。」翟書璟的嗓音聽起來還是依舊清脆悅耳,「老師,妳知道明天是什麼日子嗎?」

她拿著毛巾擦拭著頭髮上的水珠,慢條斯理的說,「明天?明天是安汝HBL-5jpzE7GjYbwx%Fh6QqfXi0hQl)MJ(xlSLQqb4a$So^$Qz)p!q決賽的日子呀 ,我要去現場幫她加油。」

電話那頭的翟書璟呵呵的笑了起來,「K61hvpc=gyCAo4)[email protected]@_z)Z%*292exQ7I%不,老師,妳不應該去那的吧?對妳而言,除了安汝學姐的比賽以外,應該還有更重要的一件事吧?」

鄭安婷屏住了氣息,她當然tS3#(deK(NJV)[email protected]&!OKYc1hlToH+WCR%[email protected]知道翟書璟指的是什麼,這陣子鄭安汝幾乎天天把這件事掛 嘴邊,說實在她不想記得也很難。

「老師,妳可不可以不要再欺騙自己了?明明還來的及,為什麼不好好去面對呢?妳要是錯過了明天,那麼可是會後悔一輩子的,妳為什麼要這樣折磨妳PhHc(fQ=MwBD(H3s&M!KwBlv*Kuohp+y)wn+o^kU2Fp7XdY+Xf自己?求求妳,我真的不想再看到妳那張悲痛欲絕的表情了。」

鄭安婷嘆道,「書璟…我…」

「況且妳難道要讓我和雨熙繼續這樣內疚下去嗎?我的話就算了,雨熙呢?她是那麼善良又乖巧的女孩,要是讓她認為這一切都-7Vi^d^ryRd8QhzDabgw1K%3fc9Kl1LAN_ULXX(=HS4Hol)pAo是因為她的關係,才害得兩個彼此相愛的人硬生生的被拆散,她一定會痛苦一輩子的。」

鄭安婷一怔,是啊,她似乎沒有考jzHUOaOctrjqK!Jt2dy-ignNBiXbZp-HIm3f0PN9Z0WoY!%NeI慮到這一點。 當王雨熙哭哭啼啼的跑來找她道歉、向她解釋事情的經過的時候,她就明白王雨熙一直背負著這些罪惡心中究竟有多後悔多難受了。

「事情的經過我都聽安汝學姐說過了,韓尹是被陷害的啊,發生這種事,她的痛苦程度也不亞於妳,對她而言,妳是全世界最珍貴的T1Qmy=wMTlazVT!mH96Y$MZFs8Wb4tab&F9zxfbCb8wOwyjbF^寶物,從妳們認識至今,妳難道感受不出來她是多麼的珍惜妳、多麼的愛妳嗎?甚至比我、比我還…」 鄭安婷緊握著手機喃喃的說,「我知道,我全都知道,可我就是…我也不知道我到底是怎麼了…」

「老師,我明白的,妳其實不是在怪她,而是在怪妳自己吧?妳在3IX(Q_)Ka%$dp=(TA-RASPSU-I13TSGElactU#[email protected]怪自己為什麼不肯相信她、為什麼不肯接受明明也是無辜的她的道歉。老師,這不是妳的錯,妳就是因為太在乎了她才會這樣做的不是嗎?」

鄭安婷嘆道,「我真的不知道+i$djF(38S2e+!Np_NB0gjmqfkxHbAbY=7jWX_$s^[email protected]該怎麼做了…我的那些惡言惡語早已徹底傷透了她的心,我 怎麼有那個臉開口求她回來我的身邊?她都已經放棄了不是嗎?我們之間已經完了。」

「就算她放棄了又如何?如果連老師妳都放棄了,那才是真正的結束了。」

「放下吧,老師,把不好的過去全都放下,然後再試著接受她一6LdCM=PaK97seZ%*WrOghnFJ81B(Zh4YU395Tbd)*+CG5oMwM1次,重新找回從前妳們在一起的那些意義,好嗎?」 翟書璟拉起袖子,摸了摸左手腕上雖然已經癒合、但卻早已留下參差不齊疤痕的那一道道傷口。

這是她從未讓任何人看過的、她藏在心底深處最不為人知的秘密。

「我真的…真的沒辦法…一直以來都是她…都是她求我回來的…」

「老師,她已經為了妳努力了那麼多年,這次該換妳為她勇敢一次了,好嗎?如果妳想通了,明天我會在妳家樓下等妳,我們一起去把原本屬於妳的那個人奪回來,這是最後的機FM^[email protected]%20eRhUr$h=ltvpwiZJsuh9t7A_G20hsqf&3W2會了。對了,還有,如果妳還下不了決心,那麼,我來告訴妳一個故事吧。」

鄭安婷好奇道,「什麼故事?」 翟書璟看了一眼在她身旁的王雨CCyUfkq(=%e5yr((w7gPm$eVHl#[email protected]#K^2j7MTX!R_yx熙,只見王雨熙對著她溫柔無比的笑了,接著點了點頭。

「其實啊…」

--

(韓尹,大一)

韓尹指著鄭安婷手機裡的LINE對話,一臉不悅的說,「這個男的是誰?」

「就跟妳說他只是我們班上的同學了嘛。」鄭安婷搶過手機,皺著眉頭不悅的說,「妳真的很無聊耶,老是偷看我#hX+hEVOCax1Ih-uQ)[email protected]+lK_dU=ikv_&oEo的手機。」

「只是班上同學?那他為什麼要傳那麼多訊息給妳?還要約妳出去?」

「我怎麼知道,而且我又沒有答應要跟他出去。」

「他知不知道妳跟我在一起的事?」

「嗯…應該不知道吧?」 韓尹瞪大了眼睛,一副不可置信的模樣,「什麼?妳幹嘛不跟他說妳有女朋友?」

「他又沒問,我突然主動提起很怪吧?」鄭安婷一臉不耐的瞪了一眼韓尹,「我明天還要小-6co0i)qXXzW0_i=QP9LR=eJK5A5pzk)[email protected]%xISC^YjXqytU考,妳不要跟我吵這種小事好不好?真的煩死人了。」

韓尹一把搶過鄭安婷正在唸的課本,怒不可遏地說,「可是這個人擺明就是要追妳啊!妳XDOdOPpycGTz_C)rxlx^okIGnTlMyEYRQ2Xb9UaCtZGprBnv1g為什麼要讓他以為他有機會?我為什麼就要眼睜睜的看我女朋友被追?」

鄭安婷雙手交叉抱胸,十分不爽的說,「所以說到底妳就是不信任我啊,那妳幹嘛還要跟我在一起?」

「我不管!妳要不然就是跟他說妳有女友,要不然就是給我封鎖他!」 鄭安婷翻了翻白眼,「尹,拜託妳不OiNakpn+BNQjxqm9aZu!lQyLoq4OUj=zt&_RovxsWuB$EIn1)x要這麼幼稚好不好?我以後還要跟他在班上見面耶, 這樣多尷尬啊。」

「不管啦,妳不敢用的話我來用。」 韓尹伸手就要搶鄭安婷的手機,鄭安婷趕緊把手機緊抓在手上,兩人拉拉扯扯之間,一個不小心手機便重重的摔到了地上,而%non+gTh5r)Tx(G#mM90pNwD1ptjtid2=Jf!BINvDPpO($Y$pr且還是螢幕朝下的那種最糟糕的狀態。

撿起一看,鄭安婷那個前天才剛買的、還來不及cwjr76BeYNm6AzPVS5sBDf8#kuv**Tlu)^mSZ36h*rdxGpgzbI貼螢幕貼的最新款蘋果手機,螢幕上已經出現了滿滿蜘蛛網狀的裂痕。 眼見鄭安婷的表情從原本的錯愕,漸漸的變成面無表情,韓尹不禁倒抽了一口氣,慘了, 完蛋了,依照韓尹對鄭安婷的了解,她這下肯定是生氣了。

韓尹囁嚅的說,「安婷…呃…那個…我不是故意的…」 鄭安婷冷冷的瞪了韓尹一zM(Mgic91d7ssHL%WGv9q34hVR^mx_%%Ij1H)[email protected]眼,一句話也沒說,只是把課本搶了回來,坐回書桌前繼續唸著書。

「安婷,妳生氣了?」韓尹從背後雙手環抱著鄭安婷,接著親了一下她的臉頰,「不要生氣了嘛,好不好?」

「妳滾開啦!」鄭安婷用力的推開韓尹,冷若冰霜的說,「煩死人了。」

韓尹拉了拉鄭安婷的衣角,「對不起嘛,妳不要不理我嘛,安婷…J$!!R3ND2j5^@RuA5k3Jk*[email protected](I9GgTSd&)bk」 眼見鄭安婷依舊是背對著她一點反應都沒有,韓尹忍不住眼眶一紅哽咽的說,「安婷,我 不是不信任妳,只是、我只是很沒安全感…妳是那麼的好,那麼的完美,我好怕有人隨時會來把妳從我身邊搶走…我只要一想到妳要離開我…我就好怕好怕……」韓尹說著說著, 居然忍不住哭了出來。

鄭安婷嘆了氣,轉過身看著哭的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韓尹,「尹,我的手機o#vETBlQTztYkE8EEXw^U_^i%RHSRM0!o7H5Qi0x5B5P69iiXX跟電腦都沒有上鎖,妳隨時想看就看啊,我心裡明明也只有妳一個人,妳為什麼老是不相信我?」

「可是我就是真的很喜歡妳嘛,妳又沒有像我喜歡妳那麼喜歡我…而且又有那麼多人在追 妳…我會擔心啊…」

「妳才多人追吧?」鄭newglt^4JD1$JyS%[email protected]!sHjt=PxtPO(nmNiU%wT8no!BYu4cI安婷無奈的說,「尹,妳要不要去照照鏡子?跟妳比起來我真的長得很普通好嗎?妳不是一直以來都很有自信的嗎?」

「可是我只會愛妳一個人啊!」

「我…我也是啊,尹,我也…只…對妳…一個人…」鄭安婷說著說著忍不住臉紅了,她一 直以來都不像韓尹一樣這麼坦率,能讓她說出這樣的話,zK(#fWEv%4XWVBT)clIU%-W6t([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韓尹就已經覺得非常驚喜了。

「妳是說真的?」韓尹眼睛一亮,欣喜若狂的緊緊抱著鄭安婷,在她胸前蹭來蹭去的撒嬌 ,「那妳不生氣了?」

「妳不哭我就不生氣了,好嗎?」

「真的嗎?」 鄭安婷沒好氣的說,「對啦!」 韓尹趕緊擦乾了眼淚,忽然Qd-=FMN*dMbj#([email protected]$Sa4glZPKOMfH3H=(jIJtqFjBX6K有感而發的說道,「安婷,要是將來我們大吵一架,吵得非常非常兇的那一種,妳也會像現在這樣原諒我嗎?」

「我哪一次沒有原諒妳?反正妳都會先來跟我撒嬌的吧?那我就等妳來跟我撒嬌,看看情況再說。」

「愛面子拉不下臉就說嘛!」韓尹總算破涕為笑,「不過我還是希望我們永遠都不要再吵架了。」

「喂!今天明明就是妳主動找我吵的好不好?」 韓尹趕緊說道,「好嘛好嘛,對不起啦,妳7I0G&)RFv=gK#6NtHkSDowv*S-X)8USYmz7t&togq&Hvym)7v8不要生氣了好不好?乖嘛。」

「好啦,那妳最好不要再hA37Wyu3rXJhhmm_5y+8o-gFwP*G^[email protected])KVFeTjPWPXn!k打擾我唸書,等我唸完再說。」 看著鄭安婷終於露出笑容,韓尹只好乖乖聽話的躺回床上。 安婷,不管用什麼方法,就算要我卑躬屈膝也好,要我低聲下氣也行,只要是為了妳,我什麼事情都願意去做。 我會永遠愛妳,直到妳不愛我的那一天為止……

--

韓尹坐在新娘休息室裡,望著鏡子裡妝髮1uwc6prIVcdK%5WDaMx_mZXPiz_TZk4%_%BZ)&i6V6bxACS)U5完整的自己,可惡,還真是美。 她曾經不只一次幻想自己穿著婚紗走入禮堂的畫面,如今終於要實現了,只可惜她要結婚的對象,卻不是她深深的愛了好幾年的那個人。

那個韓尹連名字都記不太起來的新郎推開門走了進來,「準備好了嗎?」 一旁的新秘笑笑的說,「差不多了。」

韓尹瞄了一眼新郎,「喂,你應該沒忘記我們的約定吧?」

「當然記得。」新郎聳聳肩道,「等妳爸過世以後就離婚,這期間我們各玩各的,互不相關,也不干涉彼此之間的@5nqjM8^d0l%n^AIIOA$E=)NQPcMRyW+uE(yjT*ftI(yGKsQ53事。」 韓尹滿意的點了點頭,「記得就好。」

新郎嘴巴嘖嘖作響,「可惜妳[email protected]=%JeB2s1E*K&c5gJ959L5是LES,不然妳可是我喜歡的類型呢。」 韓尹得意洋洋的說,「拜託,不只是你,我這一型的可是很多人喜歡的類型好嗎?」

等到新郎離開以後,韓尹才對著目瞪口呆的新秘笑笑的說道,「妳就當作沒聽見吧。」

看了看時鐘,已經差不多是時候了。 韓尹挽著父親的手,站在禮堂hP2FTwA5R^=mVLz+v09i&+*@CoH&by=Inef0IBO5KIGas)-80T門外,內心一陣翻騰。 結果,最後還是這樣了啊。

韓尹不知道自己還在盼望著cETdP6^[email protected]=QpWm0C&x!AAmy1Uk-Z4IDhm$S=!0Ja-Nhzcx8些什麼,她為什麼要跟鄭安汝說她要結婚的時間跟地點呢?其實,根本沒必要透露這麼多吧? 難道,她還是打從心裡希望那個人會出現在她的面前?異想天開的認為那個人會來阻止這場婚禮? 呵呵…這是不可能的吧?多麼可笑的痴心妄想。

從以前到現在都是這樣,只要她們吵架了,最先低頭求和的永遠是自己,儘管過了那麼多年,她還是認為自己付出的愛遠遠超過對方,也或許,相較之下,那個人其ltsIKWl$jtEqdoucxT2epZhon*ef6I6lAX4r8(W6vs1T4vovwo實根本就沒有那麼愛她吧? 韓尹忍不住苦笑著,忽然覺得像個傻子般不斷祈禱那個人會出現在這裡的自己,未免也太可憐又悲哀了點。

這次,我可不會先撒嬌了。

「現在讓我們歡迎新+Im%[email protected]$hw*oB=PPYEU=#[email protected]娘跟新娘的爸爸進場~」 大門一開,韓尹踏在紅毯上,開始一步步的走向新郎。 韓尹眼眶一熱,視線漸漸變得模糊。

安婷…妳果然…對我要結婚的事情毫不在乎啊…就這麼無關緊要了嗎? 妳就要這樣,放開我的手了嗎%[email protected](YSHjEcrb!0IF$tHX*? 就算我要嫁給別人,當別人的妻子,甚至跟那男人生孩子,妳也都完全無所謂嗎?

最後,好想再聽妳叫我的名字啊…… 好想再擁抱妳…好想再看看妳的臉…… 真的好想…好想妳………。

「等,等一下。」身後突如其來的傳來一個氣喘吁吁的聲音。 …是誰? 韓尹停住腳步,驚慌失措的回過頭。

作者:老闆再來一碗

老闆的系列作品:

看〈第三人稱〉系列小說

看〈小春日和〉系列小說

加入拉拉台的官方LINE帳號:直接搜尋名稱LalaTai 拉拉台、

帳號:@hoz8939i (要加@唷!)或者點下面圖片成為我們的好友!

旅居倫敦的已婚女同志情侶榕心和絜安正準備迎接他們的第一個孩子,然而當榕心得知尚未出生的孩子已被私下協議送給捐精的男同志好友時,她們的關係面臨嚴峻的考驗,榕心憤而獨自回到台灣,絜安則緊追在後企圖挽回她。片中運用大量的倒敘手法,挖掘許多同志家庭所遇到的問題,是繼李安導演經典作品《喜宴》25年後的同志題材力作,也是繼《滿月酒》又一台灣同志探問家庭與小孩的當代之作。

30秒註冊,馬上看《親愛的卵男日記》

延伸閱讀

妳也會喜歡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