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真的是奇蹟。 在鄭安汝的帶領下,她們學校球隊創校以來第一次破天荒的通過預賽,甚至還一路殺進八強賽。

第一功臣當然是鄭安汝,資格賽加上預賽複賽,個人場均28分,11籃板,9助攻,6抄截。 她不曉得是被什麼東西附身,整個人像是脫胎換骨一般,就算是當年的季允宸,也未必y9Qc6rAcIF-5ybR#P6y_Yv#$Ty&oElN5Yq01yyA11Tc^UGxGP%有如今鄭安汝這般活躍。

她很清楚自己的信念是源自於什麼,過程再怎麼艱辛她都得咬著牙撐過去,她要贏,她只 能yp!fPNrV7dGz3sY_jnkPfiD^OB5GZc=*X(0#sElrK$ipg0aViC贏,不能輸。不管是為了球隊,還是為了她心目中無與倫比的那個人。而今天的這場比賽非常重要,贏了,就能晉級,輸了,就是淘汰,她們已經沒有退路了。 況且比賽的對手還很剛好的是去年跟前年二連霸的冠軍,要贏球的難度還真是非同小可。 最後五秒鐘,好像在拍偶像劇一樣,雙方僅僅兩分之差,而少對方兩分的那支隊伍,自然就是鄭安汝她們了。更糟的是,球權還在對方手中。

當隊上所veo-RsAzQr+rhp-Es2OU(mT1H6OSWzp)pL0C0e4W=t+0hQNA#S有人都已經放棄希望的時候,只有鄭安汝全神貫注緊緊地盯著球,然後在哨聲響起的剎那,用她畢生最快的速度把那顆球給抄到手中。 最後兩秒鐘。 大家都沒有任何體力可以再打延長賽了,鄭安汝當然也是如此,要贏球只能靠這一刻、這 一次的出手拿下三分了。

還差三分。 三分…嗎? 「安汝,妳要不要練投三分球9FK2s&orcI8&RVyXZ6xz33jpBL6xkr^L#VE6MAvRoXexXGy&1z看看?」在某次的球隊練習中,季允宸忽然這麼對著鄭安汝 說道。

「可是我投籃很不準耶。」 鄭安汝得的分大多數是靠速度和靈活多變的動作切入禁區上籃,跳投命中率她可是低得可憐,更何況是三分球?甚至就連無人防守的罰球她也沒幾分把握可以投得進,簡NMzw&FLaF%e1l7ejxW%[email protected]=ieN)3DET$XkT0c^5_5單來說就是毫無投籃的手感。

「所以才要練呀,關鍵時刻就連一分也是很重要的,更何況是投[email protected]%tSha00G一顆球就能得到三分的射籃?而且妳想想,只要投進十顆三分球,妳就得了三十分了耶!超划算的!」

「只ntb(HM^QLLV95vfX^6tN!z3BxQxCJwT_!!LI$%2$jvAet^XT&4要投十顆?只、要?」鄭安汝忍不住笑出聲,「允宸學姐,別把這種事說的好像是吃飯喝水一樣那麼容易好嗎?」

「是不容易,但…」季允宸運著球快步繞到三分線外,雙眼視線緊盯[email protected](fmOjO)0W$e!r!_LjY1l-A=)xvr4v*[email protected]*VTPk2著框一氣呵成的跳起 一投,球在空中形成一道完美的拋物線,然後便是唰的一聲。

「看,這樣就三分囉。」季允宸燦爛一笑,朝著鄭安汝比了一個YA。

好,好帥。 從那天起,鄭安汝除了原本的基礎練習以外,她還特地花了時間苦練三分球,雖然命中率還是差強人意,M)@cxIY!zTmq08IZU^J!-m*Fe+0sDio^l!Mh0sXdzp00l_udaW但至少在她的努力之下,漸漸的有了起色,從原本的十投零中,進步到可以十投二中了。

鄭安汝曾經不斷地問著自己,究竟什麼時候才可以追上季允宸的腳步?什麼時候可以像g8%#cY9KQWOhzBJuwe=C06#7Ox*[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她 一樣,投出那麼帥氣的三分球? 她瞄了一眼記分板,緊緊抓住手中的球,現在,便是那個時候了。

就在鄭安汝把視線從記分板移往籃框時,她突然瞥見林敬瑞在觀眾席上對著她聲嘶力竭的吶喊著,而林敬瑞的旁邊,還站著一個人。 是…她。 那人的正雙眼直視著鄭安汝,嘴唇的動作像是在對她說著「投吧」這兩個字。 是幻覺嗎?不,就算是幻覺也好,原來妳一直在那裡看著我嗎? 是嗎?原來只要在這個籃球場上,妳就只會注視著我,而不會是敬瑞呢,這樣的話,K9pq2lF1dK)yklG!SKj8%3%YEAy0A23Yq&Ium)PMWPcsevvg(7好像 就夠了吧?

既然如此,這一球如果不進,未免也太遜了,妳說是吧? 鄭安汝一個假動作晃過防守她的球員,正當所有人都以為她要切入禁區的時候,她忽然往後退了兩步到三6b3*mL6E7FfKB6VGZZ2yXjwq63uMRM8$q*ErguAmn2j%#LimZz分線外,模仿著那個她一直看著的、她最憧憬的、她最最喜歡的那個人的姿勢。 簡直是和那人一模一樣,完美無缺的投籃動作。

這是賽後,教練對鄭安汝說的話。 唰的一聲。 多麼悅耳的聲音。 哨聲響起,觀眾席z39Z&F+KAsw8A-ZPq^JBIqv=DNJF0N&uyJYwpr=Il3coxsb*o)上不斷傳入耳裡的歡呼聲、尖叫聲。 吶,我表現得怎麼樣?我是不是已經成為能讓妳驕傲的學妹?鄭安汝眼眶一熱,再度把視線移往觀眾席那個人所在的那個方向。

…咦? 敬瑞…妳的表情為什麼會這麼驚慌失措?還一副要哭出來似的。 妳…為什麼妳…會倒在地上? 不,不要。 鄭安v88doRht#Y((H_zcbImwrv#eKolt4j_-g6^vO=y2RsDW&q$ti5汝不顧比賽還剩0.2秒才結束,直接衝到觀眾席,完全沒聽到周遭一陣嘩然。

林敬瑞一看到鄭安汝,又BFk$5)nf&w*!Ej=rOs7gAT8SJIeRJSTsP-#[email protected]驚又急的朝她喊著,「安、安汝…怎麼辦?我…」林敬瑞呈現跪姿,緊緊拉著躺在地上不省人事的那個人的雙手。

「敬瑞,妳,手機給我!快一點!」 鄭安汝用顫抖的手撥了韓尹的電話,「韓尹姐…」電話才剛接通,她幾乎是撕扯著嗓子哭喊著,「求求妳救救她…拜託妳了…救yfVVvOUMcdW6%GO&-#k+vBuHF1tL6vVn9UAVu6+jSWVT4R2ie5救允宸學姐……」

--

林敬瑞和鄭安汝站在手術室前已經不知道過了多久了,鄭安汝的手機直到沒電以前已經連續瘋狂響了好幾次,想想大概是教練吧? 畢竟比賽還沒結束拋下球隊衝向su8N==B=y2peBtPUrf(1uY0eMCZq87nUk8YK*u4*95$=0d^dcb觀眾席就算了,後來居然連比賽結果毫不關心甚至連球衣都還沒換下就匆匆的趕往醫院。

醫生正在替季允宸急救,初WDPB4QYv0H3=*S+KDk$lki1JK^C+7V7Fx-r)Ef+=*qz(KgP0e6步判斷應該是心臟衰竭引起的呼吸困難,情況似乎非同小可, 醫院那邊還要她們聯絡季允宸的家屬,而且要隨時做好心理準備。 鄭安汝捏緊林敬瑞的手,兩人不斷的向上天祈求著。 過了好一陣子,林敬瑞想到什麼似的忽然說道,「安汝,恭喜妳贏了比賽。」

「可我現在一點也高興不起來啊。」鄭安汝悶哼了兩聲,眼d9X7euq8TtocxXsmcpp1XSujiy5juvSzdXaW1Hl*-UkkN9e4$L淚撲簌簌地掉了下來,「我, 我只希望她平安無事。」 林敬瑞抱緊痛哭失聲的鄭安汝,溫柔的摸著她的頭髮。

口袋一麻,是吳宇浩打來的電話,林敬瑞幾乎是毫不猶豫的接了起來。 「瑞,妳…」 林敬瑞搶了話,淚水在眼眶裡慢慢堆積,「宇浩…對不起…我…已經…cZ85dL6X3R5g(GP(+00_iLn$*tQJfIThPVsjUoKGtQfUKKczQf不能再這樣繼續和你交往下去了…」 感覺吳宇浩在電話的另一端沉默了,林敬瑞便逕自繼續說了下去,「對不起,我變心了, 可是,可是我是真的好喜歡她…我好痛苦…我好怕她…就要離開我了 …」

林敬瑞撕扯嗓子哭喊著,「是我對不起你…對不起對不起……」

「妳非得要…」吳宇浩的語氣漸漸哽咽了起來,「非得要這樣對我…?」

「我不想要傷^fkT-o8Zn!^GR$Od)b!HYtnA%rVT7BLKp71sXDvtig+#J38fg%害任何人,不管是你還是她。」 吳宇浩發出不明所以的笑聲,「呵…但妳現在卻選擇傷害了我。」 林敬瑞聲嘶力竭的說,「可我已經不想再欺騙任何人了…我不想再繼續騙你…騙自己…對 不…」一句對不起都還沒說完,吳宇浩已經切掉了電話。

「妳終於說出口了。」鄭安汝雖然是笑著的,但是表情盡是充滿了悲傷,「答應我,等她醒來,再親口對她說一次好嗎k1&gFr0pRfKxggt&do0_R#jO5cl7GN&wjd7K(vA0u4oljXby0S?」 林敬瑞悲痛欲絕的把臉埋進鄭安汝的胸口,不顧形象的嚎啕大哭了起來。

「安汝,敬瑞?」鄭安婷氣喘吁吁的朝著她們倆走了過來,「現在允宸情況…?」

「姐…姐…我…允宸學姐她還在急救……」

「沒事的,一定會,沒事的。」鄭安婷張開手同時環抱著鄭安汝和林敬瑞,接著緩緩抬頭望著手術室的大門。EmU0qVJkCU%geA*Wbjp8-S(D&rqvalMzwmhVn3KbpN9h#dlu5^ 一定沒問題的…她知道裡面…還有那個人…她…她絕不會讓這個手術失敗的。

--

「私、失敗しないので。」韓尹看完那部醫療劇後,放下手機,忽然有感而發,「啊,這 句話真是帥翻了,S8iPbW_Y0H55UUyw2qa#*ul$uB611VSona^Kutad05Cg84t3Gb真希望我以後也能對病患說出這種充滿自信的話呢。」 鄭安婷嘴巴嘖嘖作響,「妳想要當大門?我看應該很難吧,妳應該只有那雙美腿可以跟她比了。」

「啊啊,看了這部劇以後才後悔,當初不應該建議妳去考老師的,應該慫恿妳去當麻醉師 的才對。」

「大笨蛋。」鄭安婷哼了一聲,「妳還真是喜歡內田有紀啊。」

「我親愛的鄭老師理解力好像有點差喔?妳難道看不出來大門跟城XZtcyadUw5S9!^#MGbWMOuJsUvwWbxe2IXjoyB!fIzWvpse%nm之內…?」韓尹一個翻身,把鄭安婷壓倒在身下。 鄭安婷在韓尹的美麗的臉上一吻,「我當然看的出來,傻子。」

「那妳今天要留下來嗎?我想…」 鄭安婷推開韓尹,忍不住笑出聲。 「いたしません。」

--

終於,手術結束了。 手術進行的很順利,等季允宸醒來以後就能去看她了。 等到韓尹踏出vP5ElqO5)ubvkBN2kgfkLv5jRe4V*[email protected]$=手術室的時候,鄭安婷已經先行離開了。鄭安汝知道鄭安婷肯定是故意要避開韓尹,雖然鄭安汝已經把那些真相全數告訴鄭安婷了,但鄭安婷聽完那些話以後,卻是出乎意料的始終無動於衷。

真她媽個死傲嬌,既然人都來了,見一面又有何不可呢?鄭安汝實在是不明白,她這個笨蛋姐姐的心裡,究竟是在想些什麼? 韓尹拿下口罩對著鄭安汝說道,「末期心衰竭,她buozI&%JJ%1$lYkaaDLlnbH7875xg%zUCGj74LkRT290jaaSg)的心臟已經嚴重受損了,雖然已經裝了 心室輔助器,但應該撐不了多久。她必須等待心臟移植手術…這些我會再跟季允宸的父母 談的。」

「嗯,謝謝妳。」 林敬瑞在一旁焦急的說,「我們現在可以去看允宸學姐了嗎?」 韓尹搖搖頭,「還不行,她現在在加護病房留置觀察,等情況穩定了才會送回一般病房。tFPj(0hl4Qq1cMInWGhgkeJD9K^qQgojh3q1YAp=g(IG_zmpY* 現在不是會客時間,妳們先回去休息吧,明天再過來。」

「這樣啊…」林敬瑞一臉失望,但這也是無可奈何的事,看來,今晚應該是個輾轉難眠的夜晚。

「敬瑞,妳先回去吧。」鄭安汝說完便轉頭看向韓尹,「韓尹姐,妳待會有空嗎?有重要的事要跟妳說。」 看著鄭安汝c_u_#0+t**MT+X(Jy)m!TxTMYIG*[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Bi*-ZI一臉嚴肅的表情,韓尹長長的嘆了氣,接著點了點頭。

作者:老闆再來一碗

老闆的系列作品:

看〈第三人稱〉系列小說

看〈小春日和〉系列小說

加入拉拉台的官方LINE帳號:直接搜尋名稱LalaTai 拉拉台、

帳號:@hoz8939i (要加@唷!)或者點下面圖片成為我們的好友!

旅居倫敦的已婚女同志情侶榕心和絜安正準備迎接他們的第一個孩子,然而當榕心得知尚未出生的孩子已被私下協議送給捐精的男同志好友時,她們的關係面臨嚴峻的考驗,榕心憤而獨自回到台灣,絜安則緊追在後企圖挽回她。片中運用大量的倒敘手法,挖掘許多同志家庭所遇到的問題,是繼李安導演經典作品《喜宴》25年後的同志題材力作,也是繼《滿月酒》又一台灣同志探問家庭與小孩的當代之作。

30秒註冊,馬上看《親愛的卵男日記》

延伸閱讀

妳也會喜歡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