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真的是奇蹟。 在鄭安汝的帶領下,她們學校球隊創校以來第一次破天荒的通過預賽,甚至還一路殺進八強賽。

第一功臣當然是鄭安汝,資格賽加上預賽複賽zZxuqd+XTdbk$_V4PcmiFG)bNl*S2-U=N1*8E8!8DYbK&i10kw,個人場均28分,11籃板,9助攻,6抄截。 她不曉得是被什麼東西附身,整個人像是脫胎換骨一般,就算是當年的季允宸,也未必有如今鄭安汝這般活躍。

她很清楚自己的信念是源自於什麼,過程再怎麼艱辛她都得咬著牙撐過去,她要贏,她只 能贏,不能輸。不管是為了球隊,還是為了她心目中無與倫比的那個人。而今天的這場比賽非常重要,贏了,就能晉級,輸了,就是淘汰,她們已經沒有退路了。 況且比賽的對手還很剛好的是去年跟前年二連霸的冠軍,要贏球的難度還真是非同小I7yi^V^[email protected])+sY4ID_*@g_)eBlIrsvY#&cSyezIJJ1H1G可。 最後五秒鐘,好像在拍偶像劇一樣,雙方僅僅兩分之差,而少對方兩分的那支隊伍,自然就是鄭安汝她們了。更糟的是,球權還在對方手中。

當隊上所有B^AKibXrZ4YPTrCujee^DQgF0Y4%IP3pgLW7A8j3SgMP#%7%8h人都已經放棄希望的時候,只有鄭安汝全神貫注緊緊地盯著球,然後在哨聲響起的剎那,用她畢生最快的速度把那顆球給抄到手中。 最後兩秒鐘。 大家都沒有任何體力可以再打延長賽了,鄭安汝當然也是如此,要贏球只能靠這一刻、這 一次的出手拿下三分了。

還差三分。 三分…嗎? 「安汝,妳要不要練投0xwn^hZMlP&ci8eP4LmEQHvF1eV!8HOoA4A%WeJmNPuIB*gOY9三分球看看?」在某次的球隊練習中,季允宸忽然這麼對著鄭安汝 說道。

「可是我投籃很不準耶。」 鄭安汝得的分大多數是靠速度和靈活多變的動作切入禁區上籃,跳投命中率她可是低得可q^OSh6MY0nr7E3ZI5f$q1-Iy4^P=Cd4m(d%sYGkCC#IeyTkUwK憐,更何況是三分球?甚至就連無人防守的罰球她也沒幾分把握可以投得進,簡單來說就是毫無投籃的手感。

「所以才要練呀,關鍵時刻就連一分也是很重要的,更何況是投一顆球就能得到三分[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qKf(sF4的射籃?而且妳想想,只要投進十顆三分球,妳就得了三十分了耶!超划算的!」

「只要投十14qnJ0)k1Mxwt2eA39iYJ&hC76kBZLT+uz2r7ncBZX=CmSlkA)顆?只、要?」鄭安汝忍不住笑出聲,「允宸學姐,別把這種事說的好像是吃飯喝水一樣那麼容易好嗎?」

「是不容易,但…」季允宸運著球快步繞到三分線外,雙眼視線緊盯著框一氣呵成的跳起 一投,球在空中形成一道完美的拋物線,然後便是唰的Sd(!+^G%isWZb$m(%[email protected]_D7$^0r95fxZsdX)j=WN^=9一聲。

「看,這樣就三分囉。」季允宸燦爛一笑,朝著鄭安汝比了一個YA。

好,好帥。 從那天起,鄭安汝除RUKlD%5i(N9V*=D)#0#(M2qKs1k$Y&pUuKrM0C+S4EpK+LPcF(了原本的基礎練習以外,她還特地花了時間苦練三分球,雖然命中率還是差強人意,但至少在她的努力之下,漸漸的有了起色,從原本的十投零中,進步到可以十投二中了。

鄭安汝曾經不斷地問著自己,究竟什麼時候才可以追上季允宸的腳步?什麼時候可以像她 一樣,投出那麼帥氣的三分球? 她瞄了一眼記分板,緊緊L^XQ31c73Q5nliUG&W-D8tJW1n5VgIf5RhLb^[email protected]+rWQ+&抓住手中的球,現在,便是那個時候了。

就在鄭安汝把視線從記分板移往籃框時,她突然瞥見林敬瑞在觀眾席上對著她聲嘶力竭的吶喊著,而林敬瑞的旁邊,還站著一個人。 是…她。 那人的正雙眼直視著鄭安汝,嘴唇的動作像是在對她說著「*fkz$I*N^@GxEJ6niZbn^L!7g9euECqkxJ_NV6n!0lAxCW3nSJ投吧」這兩個字。 是幻覺嗎?不,就算是幻覺也好,原來妳一直在那裡看著我嗎? 是嗎?原來只要在這個籃球場上,妳就只會注視著我,而不會是敬瑞呢,這樣的話,好像 就夠了吧?

既然如此,這一球如3*Pj6L*z2#^*-1)%u8LUgL_$myTdl97)c!AOlb*WgA2kHefj+5果不進,未免也太遜了,妳說是吧? 鄭安汝一個假動作晃過防守她的球員,正當所有人都以為她要切入禁區的時候,她忽然往後退了兩步到三分線外,模仿著那個她一直看著的、她最憧憬的、她最最喜歡的那個人的姿勢。 簡直是和那人一模一樣,完美無缺的投籃動作。

這是賽後,教練對鄭安汝說的話。 唰的一聲。 多麼悅耳的聲音。 哨聲響起,觀眾席上不斷傳入耳裡++6!p3Dk$_^E2oXdORbprAXn%aqlY(nlp2X&-zGRJ6([email protected]的歡呼聲、尖叫聲。 吶,我表現得怎麼樣?我是不是已經成為能讓妳驕傲的學妹?鄭安汝眼眶一熱,再度把視線移往觀眾席那個人所在的那個方向。

…咦? 敬瑞…妳的表情為什麼會這麼驚慌失措?還一副要哭出來似的。 J6vg91Avl([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gphn5l!&l)iAz13_p妳…為什麼妳…會倒在地上? 不,不要。 鄭安汝不顧比賽還剩0.2秒才結束,直接衝到觀眾席,完全沒聽到周遭一陣嘩然。

林敬瑞一看到鄭安汝,又驚又急的朝她喊著,「安、安汝…怎麼辦?我…」林敬瑞呈現跪姿,緊緊6z#bswNm)2l!ycDueB&Ye()Z!D1rGy*XLJQtHP!!I(n4_QJfTg拉著躺在地上不省人事的那個人的雙手。

「敬瑞,妳,手機給我!快一點!」 鄭JqOaXyh7xytLv8K0m)caEKp5x+bF#!sfZtj*P*[email protected]!Ori#kK安汝用顫抖的手撥了韓尹的電話,「韓尹姐…」電話才剛接通,她幾乎是撕扯著嗓子哭喊著,「求求妳救救她…拜託妳了…救救允宸學姐……」

--

林敬瑞和鄭安汝站在手術室前已經不知道過了多久了,鄭安汝的手機直到沒電以前已經連續瘋狂響了好幾次,想想大概是教練吧? 畢竟比賽還沒結束拋下球隊衝向觀眾席就算了,後來居然連比賽結果毫不關心甚至連球衣BjIML0r_WKf)AixHF(TfLU$QP=_u#5sWEww3zQzeoi5x9)RwTS都還沒換下就匆匆的趕往醫院。

醫生正在替季允宸急救,初步判斷應該是心臟衰竭引起的呼吸困難,情況似乎非同小可, 醫院那邊還要她們聯絡季允宸的家屬,而且要隨時做好心理準備。 鄭安汝捏緊zP-wD_pO+4yj=bnnjq0*[email protected]林敬瑞的手,兩人不斷的向上天祈求著。 過了好一陣子,林敬瑞想到什麼似的忽然說道,「安汝,恭喜妳贏了比賽。」

「可我現在一點也高興不起來啊。」鄭安汝悶哼了兩聲,眼淚撲簌簌D825mTovZlE-sHoh84x%N!ioioFJT6z_2A_AbH79FLYtVtaOD0地掉了下來,「我, 我只希望她平安無事。」 林敬瑞抱緊痛哭失聲的鄭安汝,溫柔的摸著她的頭髮。

口袋一麻,是吳宇浩打來的電話,林敬瑞幾乎是毫不猶豫的接了起來。 (&s6nl&nSUIH_VvDXhUTvTUa5nh*CysMCQc_2X8K$AxeqJ3smi「瑞,妳…」 林敬瑞搶了話,淚水在眼眶裡慢慢堆積,「宇浩…對不起…我…已經…不能再這樣繼續和你交往下去了…」 感覺吳宇浩在電話的另一端沉默了,林敬瑞便逕自繼續說了下去,「對不起,我變心了, 可是,可是我是真的好喜歡她…我好痛苦…我好怕她…就要離開我了 …」

林敬瑞撕扯嗓子哭喊著,「是我對不起你…對不起對不起……」

「妳非得要…」吳宇浩的語氣漸漸哽咽了起來,「非得要這樣對我…?」

「我不想要傷害任何人,不管是你還是她。」 吳宇浩發出[email protected]*7dVqm7JI)kTRBUcKV_Gbfo-!NNndaA不明所以的笑聲,「呵…但妳現在卻選擇傷害了我。」 林敬瑞聲嘶力竭的說,「可我已經不想再欺騙任何人了…我不想再繼續騙你…騙自己…對 不…」一句對不起都還沒說完,吳宇浩已經切掉了電話。

「妳終於說出口了。」鄭安汝雖然是笑著的,但GkTwq-v#XRF)PMoj=DG51J*7DDePQOuX#6(Z)EH5l056HPGPoP是表情盡是充滿了悲傷,「答應我,等她醒來,再親口對她說一次好嗎?」 林敬瑞悲痛欲絕的把臉埋進鄭安汝的胸口,不顧形象的嚎啕大哭了起來。

「安汝,敬瑞?」鄭安婷氣喘吁吁的朝著她們倆走了過來,「現在允宸情況…?」

「姐…姐…我…允宸學姐她還在急救……」

「沒事的,一定會,沒事的。」鄭安婷張開手同時環抱著鄭安汝和林敬瑞,接著緩緩抬頭望著手術室的大門。 一定沒問題的…她知道裡面…LxErhSoCPezeR1dW*hUhczh$p2DisQPypr7fkDzLizwW5AZXq$還有那個人…她…她絕不會讓這個手術失敗的。

--

「私、@[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V11g$j5f5n-%[email protected]失敗しないので。」韓尹看完那部醫療劇後,放下手機,忽然有感而發,「啊,這 句話真是帥翻了,真希望我以後也能對病患說出這種充滿自信的話呢。」 鄭安婷嘴巴嘖嘖作響,「妳想要當大門?我看應該很難吧,妳應該只有那雙美腿可以跟她比了。」

「啊啊,看了這部劇以後才後悔,當初不應該建議妳去考老師的,應該慫恿妳去當麻醉師 的才對。」

「大笨蛋。」鄭安婷哼了一聲,「妳還真是喜歡內田有紀啊。」

「我親愛的鄭老師理解力好像有點差喔?妳難道看不出來大門跟城之內…?」韓尹一個翻身,把鄭安婷壓倒在身下。 鄭安婷在韓尹的美麗的^!sfiYGEHzaKD2)WP2yLb8EB!ZgWLdq&jJI*vM&5-QgLo8Xz+1臉上一吻,「我當然看的出來,傻子。」

「那妳今天要留下來嗎?我想…」 鄭安婷推開韓尹,忍不住笑出聲。 「いたしません。」

--

終於,手術結束了。 手術進行的很順利,等季允宸醒來以後就能去看她了。 等到韓尹踏出手術室的時候,鄭安婷已經先行離開了。鄭安汝知道鄭安婷肯定是故意要避ddk%[email protected]*@o^he9pY%yXAK7fKhx3Oyoom!bTpm=開韓尹,雖然鄭安汝已經把那些真相全數告訴鄭安婷了,但鄭安婷聽完那些話以後,卻是出乎意料的始終無動於衷。

真她媽個死傲嬌,既然人都來了,見一面又有何不可呢?鄭安汝實在是不明白,她這個笨蛋姐姐的心裡,究竟是在想些什麼?[email protected](r20eOsG$#Bb7z%^Vzur5qhg*5^q+epUS 韓尹拿下口罩對著鄭安汝說道,「末期心衰竭,她的心臟已經嚴重受損了,雖然已經裝了 心室輔助器,但應該撐不了多久。她必須等待心臟移植手術…這些我會再跟季允宸的父母 談的。」

「嗯,謝謝妳。」 林敬瑞在一旁焦急的說,「我們現在可以去看允宸學姐了嗎?」 韓尹搖搖頭,「還不行,她現在在加護病房留置觀察,等情況穩定了才會送回一般病房。 現在不是會客時間,妳們先回去休息吧O1pshF*GbnnD8M^g^y)7q%[email protected]*%@FmJoUB7MZapU6FL)_,明天再過來。」

「這樣啊…」林敬瑞一臉失望,但這也是無可奈何的事,看來,今晚應該是個輾轉難眠的夜晚。

「敬瑞,妳先回去吧。」鄭安汝說完便g7zWsLGppdPV32yvU6lS93_=#LSs8E!TGwQFTTEebocgxYQnPg轉頭看向韓尹,「韓尹姐,妳待會有空嗎?有重要的事要跟妳說。」 看著鄭安汝一臉嚴肅的表情,韓尹長長的嘆了氣,接著點了點頭。

作者:老闆再來一碗

老闆的系列作品:

看〈第三人稱〉系列小說

看〈小春日和〉系列小說

加入拉拉台的官方LINE帳號:直接搜尋名稱LalaTai 拉拉台、

帳號:@hoz8939i (要加@唷!)或者點下面圖片成為我們的好友!

15歲的拉娜以『老人』之姿進入芭蕾舞蹈學院,在充滿競爭壓力的環境下,為的是以精湛舞姿昂首站立於舞台,而不斷苦練卻也讓她的身體承受不住。原因是『她』是一位住在『男生』身體裡的美麗女孩,正在接受漫長變性手術的『他』,雖然有著疼愛他的父親與友善的醫療團隊,但也似乎看見他對他們暖心關懷,是在故作接受。而進入女性賀爾蒙療程開始時,卻也產生嚴重的身體不適應,為她的芭蕾舞生涯埋下未爆彈。在接二連三世俗眼光與身體的種種挑戰下,拉娜決定做出一件驚人之舉,為她的人生放手一搏。

30秒註冊,馬上看《芭蕾少女夢》

延伸閱讀

妳也會喜歡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