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鄭安婷,大二)

鄭安婷筋疲力竭的伸手按了鬧鐘,使勁掙扎了一會,卻怎樣都無法掙脫開來。 有必要…抱得這麼緊嗎? 她只好在把她緊摟在懷裡的那人耳邊輕聲說道,「尹,好Q7&GSd6NoV0b-xRDpow1)wNzb8hynv$Yat833&KwItfZU)Itwl了啦…」

「…嗯?」韓尹不僅沒放開,反而直接把腳跨在鄭安婷的身上,依然把她緊緊抱在懷裡不 放。

「我要起床XNzcDJeP6+e=ppKUQboXsJwax-#@ZnxXr7()yh^NoO6vjYZOC2了啦。」 韓尹低聲呢喃,「那妳自己起床嘛…再讓我睡一會……」 鄭安婷沒好氣的說,「妳不放開我,我要怎麼起床?」

「好不想放開妳喔…」韓尹uvPRSZLUf_CYk4pAhoHZsAwD3tKrv8Q_OaU*FmeUkif)QFzkaL隨意的在鄭安婷臉上親來親去的,雙手牢牢的扣住她的腰,撒嬌的說,「安婷,再讓我抱一會嘛…五分鐘就好…」

「真拿妳沒辦法…好啦…就五分鐘喔。」 韓尹滿意的蹭了蹭她的臉,把她抱得更緊了。 這個像小孩子般既任性又愛撒嬌的人的名字叫做韓尹,是和鄭安婷同個國中以及高中的同 學。 也是,她交往了五年的戀人。 自從兩人分別考a7w61MAodeGj=)p4plOA_)CeDPFw8TZSvA(N%T3yeBue1OebVy上不同的大學後,鄭安婷便在學校附近租了一間小套房,而韓尹的家本來就在她現在就讀的學校附近,所以原則上還是住家裡。 只不過韓尹有那個既寬敞又舒適的家不住,卻偏偏老愛三不五時的去鄭安婷的小套房過夜 ,雖然擠是擠了點,不過對鄭安婷而言,她倒是很喜歡和韓尹一起度過這種兩人世界,感覺好像是在提前過著同居般的生活。

韓尹輕輕的吻了一下鄭安婷的唇,突然在她耳邊喃喃說道,「安婷,妳知道嗎?我小時候的夢想其實是當老-78q)[email protected]$E1exh!AgE2xAr5pu7Tr2E(=yFUJueXWk師,不是當醫生。」

「誒?真的假的?」

「是啊,直到上小學我才放棄當老師這個夢想的。」

「為什麼啊?」

「因為我不太會應付小孩子嘛,跟小孩說話我就會莫名其妙的發火,而且妳想想看,要是我將來真的當了老師,那我不就要對那些小孩說,『來~小朋友~來韓老師這裡~』這樣聽起來不是很猥褻嗎?」 鄭安婷噗哧笑出聲,「妳說什麼啦!不正經耶!妳怎麼可能因為這樣就放棄的妳原來的夢想?是不是…因為妳k3DR+OrOiW)tmqoe!%oSKoxI0#gJr$j$wKG+2SNF3zsJvhX6OH爸爸?」

「嗯,08g*ShzhJZZ*p-r8eWbl$dc&yC7SQXI6m!4d&5^JzZKD12Lkpd沒錯。我爸的心臟一直很不好,現在是裝人工支架,但我怕有一天可能…若是需要 動手術,我希望是由我來完成,所以我就決定將來要當外科醫生了。」

「原來是這樣。」

「是啊,不過也沒關係。」韓尹親了一下鄭安婷的臉頰,「反正我女人是老師就好,代替我完成了我a*ug^[email protected]_X8$iY5^^hxYFZ)E&57a4z3%dttgtEO4boG的另外一個夢想。」

「難怪妳以前莫名其妙的要我當老師,難道妳那時候就認定我會是妳的女人了啊?」 韓尹咯咯笑道,「嗯?誰知道呢?」 鄭安婷捏了捏韓尹的臉,「誒,尹,超NLmxX7^44kj7pFmaunAZCm75m+bEc%TfnL73V*Xka6%h(zf4R_過五分鐘了啦。」

「那再一分鐘……」

「喂!不要太超過了。」鄭安婷用力的推開韓尹,起身下了床,「我今天跟佳佳約好要去看電影。」 韓尹坐起身,雙手抱胸不悅的說,「哼6ZFX4NwKo5KcTZIEs_s$uRf1B3Uw%Jm48I=!i=iMVFv(HrFQGU,過分,看電影為什麼不是找我啊?我才是妳的女朋友耶!」

鄭安婷聳肩道,「我總不能有了女朋友就沒了朋友吧?更何況那電影妳又沒興趣,帶妳去看也是浪費錢。」

「哼哼!誰說我沒興趣,就那個什麼西方列車……什麼……鬼的………」

「是『東方快車謀殺案』啦!」鄭安婷翻了翻白眼,「算了啦,如果帶妳去看的話妳大概會睡著吧?這樣的話就太SP_+Kva*B5OhJ$I([email protected](b6aWwUd+TsJCHb#&DH6jk6!侮辱這部電影了。」 韓尹隨手抓了枕頭抱緊,露出落寞又失望的表情說,「喔,好吧。」 鄭安婷走近韓尹,她在臉頰上輕輕一吻,「尹,妳乖一點嘛,我又不是不回來了。」

「我知道嘛…可是……」韓尹嘟噥著,卻也說不出個所以然。 鄭安婷望著韓尹欲言又止的表情,實在也不知道該%x#jL0DrMK_VqJd5Lg+0fyHj(eSxWepR$_emFAh!kFp+gj^wj5說什麼才好,只得無奈的轉身走進浴室刷牙洗臉。 一切準備妥當,鄭安婷正打算出門時,韓尹卻突然把上衣給脫了,側身躺在床上用一種誘惑般的眼神凝視著鄭安婷。 鄭安婷一怔,雖然已經看了好幾年、不下數千次,但每當她看見韓尹那完美無瑕的胴體時 ,還是會忍不住心中一蕩。 這傢伙真是,太,奸詐了。

「吶,安婷…」她勾人的一笑,輕輕把頭髮往後一撥,把一邊的頭髮塞進耳後,「要不要先來一G9%&eZDp8EQ$)[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P1Jr$1GoIj9PXe*fY0pVevyU7o發再出門?」 真是過分。 韓尹明知道,鄭安婷對她這種充滿暗示的笑容跟動作是毫無抵抗力的。 手上的包包很自然的滑落在地,鄭安婷上了床,把韓尹壓在身下非常熱情的吻著她。 結束了一個深吻,鄭安婷在韓尹耳邊喘息著說,「尹,妳把舌環拿掉了?」

「是啊,妳前天不是說舌環在接吻的時候很礙事?我昨天就去把它拿掉了。」韓尹一個轉 身,把鄭安qV1_Ny9W0K5gnR^NIb=k6)[email protected](&I8sJQrWKPn=J=a婷反壓在床上。 鄭安婷訝異的說,「我只是隨口說說,妳真的有聽進去啊?」

「當然,安婷,妳說的每句話,我都會放在心裡,我這輩子只聽妳一個人的話。」 鄭安婷臉上一熱,沒想到韓尹居然會說出這麼肉麻的話,她捧著韓尹的臉,開始熱情無比的吻著這個令她眷戀不已的人。 感覺到韓尹的$hECnlv96DpsD!KX-lnRScsM$k#4*R&SYfhHUC9n!ToGQ4rMBZ雙手不安分的在她身上游移,鄭安婷按耐不住衝動,粗暴的把韓尹的短褲扯了下來。 韓尹也很順手的開始一件件脫著她的衣物,不到幾分鐘,她們已經是渾身赤裸的纏綿在一 塊了。 結束了好幾波激情,鄭安婷靠在韓尹的懷裡,情不自禁的喃喃道,「尹…妳這女人為什麼會這麼吸引人?」

「嗯?這個問題我也想問問我自己。」韓尹忽然笑了笑,「電影…還來的及?」

「啊!」鄭安婷這才想起和佳佳有約的事,她趕緊穿好衣服跳下床,氣惱的說,「妳是故意的對不對?」

「我哪有。」韓尹笑得很壞,「妳也可以不做啊?」 鄭安婷紅了臉,狠狠瞪了韓尹一眼,這該死的傢伙…肯Qqfg59hF4D=^28yHvvLnqV7p1=+y-phZk7JJ12S8P^XTrNu^73定百分之百是故意的啊。 韓尹打了個哈欠道,「嗯…我也差不多要準備出門了…」

「妳要去哪?妳今天不是沒有打工嗎?」

「跟妳一樣啊,找女人約會。」

「什麼?妳要去哪?」 韓尹把手枕在後腦勺,神秘兮兮的笑了笑道,「秘密。」 鄭安婷哼了一聲,「妳要是被我發現妳跑去奇怪的地方,妳就死定hW^ZAXXUDI=pn050MSzQLgsAJk#vWB3qBw5b3M!e7co&Xn6nCW了!」 後來,鄭安婷才知道韓尹是為了紀念她們在一起滿五周年的紀念日,在自己的胸口上靠近心臟的位置、留下了一個記號,也就是刺青。

「∞」代表著無限,旁邊兩側還橫繞著鄭安婷名字的羅馬拼音。 她說因為鄭安Y88Ih2dnV-I&ge4-FSXsdzldf0Y0)K(iLKdzUePDzthC7q=oED婷是她想一輩子記在心裡的人,自己的這顆心臟永遠只會為了她一個人而跳動,不管過了多少年、鄭安婷都會是她此生永恆的摯愛,至死不渝。 雖然讓刺青師看見韓尹的胸部讓她覺得有點小不爽,但就結果來說,鄭安婷對韓尹的這個舉動是真的非常感動。

這個高傲、臭屁,對任何人都跩個二五八萬的傢伙,卻只會對她一個人好,永遠把她的事情放在第一位,萬般的寵她、疼愛她、拋棄自尊費盡心思討她歡心,彷彿只是為了她而活 似的。 曾以為自己不會輸給任何人,但鄭安婷卻能如此輕易的贏走她的心。 記得這是7InLs7$DS2jr=B8y-jy$MXL!oo%6&gse+_FW=qFRzW*5AX462y韓尹對鄭安婷告白時說的話,也就是在那一刻起,鄭安婷瞬間領悟了,這個深情 款款的凝視著她的人,絕對會用這眼神看著她一輩子。

--

「那個…安汝…」

「韓尹姐…我…」 韓尹和鄭安汝異口同聲的開了口,兩人不禁相視而笑。

「安汝,妳先說吧。」 鄭安汝苦笑了一下,然後說道,「妳應該知道我來找妳,是為了什麼吧?」

「嗯。」韓尹嘆道,「妳姐姐…最近還好嗎?」

「還是老樣子,脾氣倔的很,我總是不知道她到底在堅持些什麼。」

「嗯…也是…安婷她…一直以來都是這樣的。」 看到韓尹的第一眼,鄭安汝就知道,這些日子,韓尹肯定也是不好受的RijC(0k37+Y8u))IIfgdWX*iqy3(!Hm%qmVlfs*+4n*vsq7nz+。 這些年來韓尹就像鄭安汝的另外一個姐姐,基於愛屋及烏的心態,韓尹非常的寵鄭安汝, 幾乎是當成親妹妹般的在疼愛著。 經過這幾年的相處下來,鄭安汝當然明白韓尹有多愛鄭安婷,而鄭安婷雖然嘴上不說,但 她對韓尹的愛肯定也是有過之而無不及。

鄭安汝完全不敢相信,這麼相愛的兩人居然有一天會鬧到分手的地步,剛開始兩人還在僵 持的時候,韓尹也一直透過鄭安汝試圖想要挽回鄭安婷,軟的、硬的,什麼方法都試過了 ,但鄭安婷似乎就是鐵了心,死都不肯答應回到韓尹的身邊。 後來鄭F#CuMFMldvk%O6NX$hiOm&*r%dYi!Vya1wgtZ)Gg*lGd9sKb$j安汝才知道,原來鄭安婷是有著感情潔癖的人,正因為是太愛韓尹了,所以那件事導致心思細膩又敏感的鄭安婷心靈上極大的創傷跟陰影。

對鄭安婷而言,這段原本完美無瑕的愛情,已經劃上了一道無可挽回的裂痕,不管怎麼修補,都無法再回到從前了。 當身邊所有的人都在勸鄭安婷重新接受韓尹、慢慢地變成勸韓尹放棄鄭安婷,就只有韓尹始終不死心,持續打了整整一年的電話0rK#kjeb1CLRM^6qnhjdO-W^sBs-DkKk&g9!it2W+RbGVoPw1S給鄭安婷,每一分每一秒都在不斷祈求著,鄭安婷會接起電話、然後再度回到自己的身邊。

韓尹整個人看起來非常的憔悴疲勞,身為一個住院醫師平時本就忙碌,除了常常要日夜顛倒外、還要應付各式各樣的病人,現在也只能在午休時間特地抽空見鄭安汝。 鄭安婷已經連續請了好幾天的假,HU3Hnr#U0V-g65tFt(PM%[email protected]_DE+每天窩在房間裡不出來,半夜就是一直哭一直哭。

在鄭安汝百般追問下,才知道是因為韓尹從鄭安婷生日那天開始,就再也沒有打電話給鄭安婷了。 「韓尹姐,妳已經決定要放棄我)MJ^PzQIp-vYh8MdLFuRHn)c83eu!z5XEiKZyvj$3ZKC8nfXSH姐了嗎?」

「嗯,被我糾纏了整整一年,安婷應該也累了吧?或許…我早就不該…」 鄭安汝急著搶話,「我姐她只是kZFvgodH8F9tvP-3ByZPpYM96)zmNWLF!2nD1a+uKe1tUgAl*u嘴上不說,可她心裡還是常常惦記著妳…她一直以來…都 還是對妳…她每天都會聽妳在她手機裡留下的語音訊息…」

「是嗎vr$00kiSbEV$WnbCo=morG2rRvIMQ)!aFOYPBYqAIgOfrZLXMI…我的那些語音留言…她都有聽了…?」韓尹乾笑著,臉上的表情似乎比剛才加倍落寞。 鄭安汝點頭道,「是啊,她每天都會偷偷躲起來聽的。」

「…這樣啊。」

「我也不知道她在堅持些什麼,雖然她一直不肯承認,但我覺得她……」 韓ajKC)FBl*FZ+V6uN50R7=%[email protected]@jyN$dC9F-YMENuB尹打斷了鄭安汝的話,「安汝,我累了。」

「什麼?」

「既然安婷不打算重新接受我、那我也…沒必要再繼續這樣等下去…這樣是浪費彼此的時 間罷了。」

「妳、妳要放棄?我姐她就是個嘴硬心軟的人啊,而且個性又悶騷又被動,我看的出來她心裡還是盼著跟妳回到ow5hF1iY07lLMatFhJsV7la6auKJvJeuRv%zmwtuOgm-0ZImO1從前那段日子的!」

「回不去了…安汝…從那一天起…我跟安婷之間…那麼多年來的信任跟愛情就已經徹底的 支離破碎了…」

「可是…」

「別再說了…我決定跟我的相親對象結婚了。」

「妳說什麼?妳要結婚了?」鄭安汝錯愕不已的說,「那我姐怎麼辦?」

韓尹喃喃自語的說,「她會在乎嗎?不…她顯然是…不怎麼在意呢…」

「韓尹姐,走吧,跟我一起去找我姐好好的談一談吧?我拜託妳不要這麼衝動好不好?我姐那邊我會再繼續勸她的,妳不要這麼Yh7BKo_jr(r=RkPQ%Anp7-WrNO_0y7ZoUyz9ZpbHMcN+M3lVZh快就放棄好不好?」 韓尹抿著唇,神情黯然地說,「放棄的人不是我,我只是選擇接受這個事實罷了。」

「那妳不愛我姐了嗎?妳已經不愛她了嗎?妳只要說出口,我就隨便妳要娶誰嫁誰^nU+s*b#-WZ^[email protected]_n)aK$bhx**)Hie=)88qx我也不 會有第二句話!妳說啊!妳說啊!妳說啊!」 面對著鄭安汝的咄咄逼人,韓尹不禁惱羞勃然大怒的重重拍了桌,撕扯著嗓子說,「我愛她啊!我當然愛她!她比我的生命還要更重要幾千幾萬倍!但我能怎樣?我還能怎麼樣? 誰來幫幫我啊!我已經、不知道該怎麼做了……」 韓尹眼睛裡布滿了血絲,彷彿是把這整整一年來累積已久的情緒全數發洩出來了。

「韓尹姐……」 韓尹深深嘆了氣,對著嚇傻的鄭安汝低聲下氣地說,「安汝,對不起,我太激動了。」

「不行!要是妳就這麼結婚了妳們將來一定會後悔的!我絕不會讓這種事情發生!」

「安汝,我真的累了,我已經決定要放下安婷、也放過我自己。」韓尹站起身道,「如果沒什[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M^X+l5TS(j$T3GI)!MT-!=JFotiX麼事情的話,我得回去工作了。」 看來,韓尹這邊是已經下定決心了。不管鄭安汝再多說些什麼,好像也毫無意義了。只能 從鄭安婷那邊勸起了吧? 鄭安汝忽然想起自己會來找韓尹,除了鄭安婷的事情以外,還有另外一個重要的事,她趕緊抓住韓尹的手。 「韓尹姐…我記得妳是外科醫生對吧?而且妳還說過妳以後想拿心臟外科的次專科。」

「是啊,怎麼了嗎?」

「那個,我想問妳…心臟衰竭…是很嚴重的一種病嗎?」

「嗯,是一種死亡率很高的病症。不過要v1#B5*SFp&v!1jVBxiFi(Oie%@3R*!qL3kmUFX8_hKtj$6kVro看到是什麼階段,通常若是及早發現沒有讓病情惡化,積極接受治療、控制好飲食跟體重,存活率還是相當高的。」

「那如果有心臟衰竭還去運動…比如說打籃[email protected](ttYvw))[email protected])cuMzfg0nqPU!球呢?」 韓尹翻了白眼,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什麼?若是心臟衰竭還去打籃球那麼激烈的運動 ,那根本就是不要命了!拿自己的生命開玩笑!」

「難怪…原來是這樣…原來如此…我…我……F_-WQHV%yXz-3*TaozZK7osAj$NlLRcB#ntxw9HJF=u!X*oxRq」鄭安汝的臉漸漸變得慘白,口中還唸唸有詞的。 才打沒幾分鐘的球就體力透支,明明還沒開始運動卻流了異常多的汗,總是面無血色的露出痛苦的表情,時不時緊緊揪著胸口大口喘著氣,還有那明顯變得太過遲鈍的動作。 那個漏洞百出的謊言,溫柔卻又充滿悲傷的眼神…… 明明眼裡只有她、明明是一直看著她的,為什麼,卻連這麼嚴重的事情都沒有發覺呢?

不要浪費時間在她身上…這(dHhkyHWv&AQLY_)[email protected]#gZkI&c#A8CTJV3_#OVAR&nTkB=z2句話的用意是…其實她已經…… 「安汝,妳還好嗎?沒事吧?」 鄭安汝努力擠出一絲笑容,「我…沒事。」

「是嗎?那麼,我就先回去工作了。」 鄭安汝原本要轉身的時候又停住了,像是下定決心一般,在韓尹身後大喊著,「韓Q8(LDkFe&0#xVKUk=tPxhKas6048*FcbriI=h2S7Hb%ee3KddJ尹姐, 妳不要跟我姐賭氣,我一定會讓她回到妳身邊的。」 韓尹笑的苦澀,語氣平淡的說,「安汝,妳別白費力氣了。我花了一年都做不到的事,妳 怎能…」

「我不管!就算要折斷我姐的雙手雙腳,我也要把她拖到妳面前!到時候妳們一定要好好 的把事情說清楚!」

「可…」韓尹一句話還沒說完,鄭安汝已經抓著包包匆匆轉身離開了。 倔強,硬脾氣,衝動,滿腔熱血,對自己沒辦法容忍的事情不會坐視不管。Ts5#EetV!kZJISXv35=a1FhxCiWc2m95kQn*!r(viY)Aa$=s*9而且是那麼的 奮不顧身,那麼的直率。 跟一直以來的鄭安婷,實在像得可以,甚至還比她更有勇氣。 真不愧,是妳的妹妹呢。

作者:老闆再來一碗

老闆的系列作品:

看〈第三人稱〉系列小說

看〈小春日和〉系列小說

風流成性、旅居邁阿密的伊內絲決定回到馬德里,探視多年來在她心頭縈繞不去的異女密友蘿拉,當年伊內絲正是因為對蘿拉無法抑制的強烈慾望,而在婚禮當天承諾恐懼症發作,拋棄當時已借精懷孕的未婚妻薇若妮卡,但她不知道蘿拉如今與薇若妮卡及她未曾謀面的「女兒」同住,當天大夥兒正準備慶祝女孩初經來潮,伊內絲的意外造訪吹皺一池「春」水之餘,也吹響了對當代同志婚家生活形態的探討。

30秒註冊,馬上看《我的萬人迷女友》

延伸閱讀

妳也會喜歡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