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七年後)

「敬瑞,那些孩子們拿到了冠軍呢!超棒的!待會5WlGoPd2$KdjXVRnWAjvaX61SB)D-7vWPt%&F7V!S&&F=)geK-要帶她們去吃東西!」看著手機裡安汝傳來的訊息,我不禁發自內心一笑,接著迅速回了訊息。

「恭喜啊,鄭教練可真是領導有方。」

「好說好說,話說林老闆改天是不是應該約我去妳店裡喝杯咖啡?」

「拜託,我隨時都在店裡,還需要約嗎?」

「那我可就隨時想去就去囉?」

「妳還敢這樣說?妳哪次不是想來就來?」最後一則訊息已讀後,安汝便沒再回訊了。 這些OEwD#lqNdh3skSg_xAc)2st4Jk%iXs)#mrMNyvv4P_XjM=4P0x年來我唯一有聯絡的高中朋友,也就只剩下安汝了。安汝高中畢業後便保送體大,前幾年被選入國家隊常常為國出征,畢業後她出乎意料地沒有加入WSBL,而是到一個普通的公司上班當OL,偶爾會回自己的國小母校指導小朋友打籃球。

而我大eMb_R1o7Khu$nX_eHU6!6l8GRa=baIsCqiXWE3)2Rn94yT&fSC學畢業後,包袱一背獨自出國打工遊學了兩年,賺了一小桶金回到台灣,這時剛好 聽說學校附近的咖啡廳「HARU」的老闆要退休準備把店收了。想起那家充滿回憶的店,我心裡實在不捨,乾脆詢問老闆願不願意割愛讓我頂讓下來經營,看在我有著滿滿誠意的份上,原本不是很有意願的老闆,最終還是被我說服了。

於是,現在的我,便是「HARU」的老闆了。 叮! 是鬆餅烤好的聲音6ItXiL7xM-g+upI9+EQHGZNqG46ZS5S+1Crnq0Jpp$kCPKDpAz。 我把鬆餅放到小風扇前面吹涼後,動作熟練的把鬆餅夾到盤子上,擠好巧克力醬跟鮮奶油 ,擺上切片的香蕉,再撒上一些糖粉。

嗯,真是完美。 我端著aNOlyEzNo$dn9lc$jSS(I!ATdIEY%#5qGHf4!0vSn5JlcI_1J^鬆餅,動作優雅的放到了那個客人的面前,朝著她露出笑容,「這是您的香蕉巧克力鬆餅,請慢用。」

「等等。」我正打算轉身離開時,她卻突然叫住了我。 她凝視著我,微微一笑道,「吶,老闆,妳覺得人與人之間的關係,是建立在什麼東西之上的?」 我愣愣的看著她…這個問題…似乎…很耳熟X^640GAHM6E!J_hBA-(@IoQ%E6Y2M65STjvq#ss0L8NR$DOxDL…… 錯不了…她果然…就是我所熟悉的那個人…… 我瞬間豁然開朗,朝著她溫柔一笑,「妳已經有答案了嗎?」

kgP4lX)yb7TTBQ5&hNyI7)6IOwauqDy*+BXzX0lY%YU$JzQNs3「是啊,花了七年,總算體悟出來了。」她學著以前的我…還有那個人…的習慣動作,舔 了一口熱摩卡上的鮮奶油。

*[email protected]=e9jOU2omQoBSrkV+V(sGDyy()9y*GlY*PETom呵,真不愧,是我們的學妹呢。 「所以妳的答案是什麼?」 她伸手托住下巴,嘴角微微上揚,「這個嘛…妳是不是得先讓我聽聽妳的答案?」 我苦笑著攤攤手,她…果然變了。

從前的她,可不會用這種語氣跟表情和我說話的。 我脫下圍裙,坐到了她的[email protected]!UkRhqxeEh*KqkjdbN08nVM#[email protected]身旁,「我的答案是『習慣』。」 她瞄了一眼我左手無名指上的結婚戒指,深深吸了一口氣,「嗯…確實很像是妳會說的答案。」

「那麼,妳呢?」 她什麼話也沒說,只是從桌上抽了一張餐巾紙,拿了筆在上面寫下了兩個字:「回憶」。

我呆呆的看著那餐巾紙上的字,苦笑道,「妳原本的答案,應該不是這兩個字吧?」 她朝著我淺淺一笑,並沒有回答KVzQgwols)+LxCBkytG1l_&U4QSMpG651oI#aMpe^xyo*$pHz6我的問題,反而是開口說了一句令我震驚不已的話。

「老闆,這個作者,是妳吧?」 她把筆電掀了開來,畫面停留在PTT的網頁上,看板《lesbian》,她很熟練地按了a,鍵IFp6i4*CDKk#dX$&cKI0A+e07F8Wnp^BOM_KHytU^(ly)S&*#X 入 一個熟悉的ID,接著出來的結果便是我這些年來發表過的文章。

我一怔,背脊感到一陣發涼,「妳是怎麼知道的?」

「我在妳最新發表的那篇文章裡,看到了一個角色的名字。」她雖然是帶著微笑的表情, 但*L^[email protected]!LxmvCiVLpaZlu%BHyKe_T0m)PpQvWY卻稍微有些淡淡的哀傷,「是我很熟悉的名字,還有那家T吧的店名,我馬上…就能聯想到了呢。」

「…是嗎?」

「謝謝妳用這種方式,讓她永遠活在妳的文章f6Mn(JdrjXCLcAo&XGv(v0$uBtowDOQ3n6+FkMRt9_&yGXI)rE裡。」她又再度舔了一口熱摩卡上面的奶油 ,熟悉的習慣動作不禁讓我有些想哭,「在另外一個平行時空裡,妳們一定是很相愛的在 一起的吧?」

「這是我唯一能替她做的,也是她最後的心願。」我拼命忍住淚水,盡量讓自己擠出一絲 絲笑容,「不過還真是不公平啊,憑什麼另外一個平行時空裡的她in+0&^h!Y#X+fb!POZy$os#jsDKYuqkCfqNgp%ds(NaUhyXxzI們就可以那麼幸福?」

「那可不見得。我認為,得到了什麼,必定得先失去些什麼。」5RSeUHkc3y+6mLh+NHOSkbpaj6p5GoO8uqEbU4o47=fbVQ_elO她苦笑了一下,「吶,敬瑞學姐,改天我們一起去看看允宸學姐吧?」

「嗯,一言為定。」 她朝著我滿意的笑了笑,拿起刀叉,開始慢慢地享用著她的香蕉巧克力鬆餅。 我看著她那副吃鬆*9m2!tOwGS$#)H=1!(kbR=rQon3n_8!e_oktor3d73DYVr&wui餅吃得津津有味的表情,不禁想起了高中時代的點點滴滴,那時候的我們實在是太年輕了,有些事情,要一直到很多很多年以後,才會懂得叫做「年少輕狂」。

從前就長得美若天仙的她,如今更是增添了不少成熟的韻味,這麼多年不見,我開始有些好奇,她現在到底在做些什麼呢? 掙扎了j)+L6+FBxhk6L*-9j13%Brtm$G4xzEKx+maS8Cs5I_Xh8fquyM一會,我終究還是問了,「妳最近還好嗎?在做些什麼?」

「這個嘛,我高中畢業後就考上了醫學fqvJEp&-uSGOaZn#gD9G7GSHahIhf^CO%AElWOHR-Pfk4D+zq%系,現在在韓醫師的底下當Intern,話說韓醫師對我可說是公私分明又嚴厲,徹底實施了如鐵血般的愛的教育呢。」

我愕然,「什麼?那為什麼安汝都沒有跟我說這件事?」

「是我拜託她們不要告訴妳的,畢竟,當時的我還沒有做好心理準備來見妳。我來了這麼多次,但妳好像都沒有認出我來,既Bp^AA+t!++ekIxPgQIg!zQq6=^c91OQ80W(Jzq=N$zc)Fiy(+4然這樣,我也就乾脆選擇裝傻了。」 我尷尬地笑了笑,其實我不是沒有認出來,而是假裝不認識。

當然這個好像不太適合說出口,我只好趕緊轉移話題,「所以妳跟鄭老師還有聯絡?」

「是啊,這些年我們偶爾還會一起出去吃飯呢#j3+e3LdUEqtq_ZwVMA4D1n91mFvVWz5P89LL0Xc5TbshXEP0!,老師她們最近還想去領養一個孩子,可惜現在台灣的法律還沒辦法讓她們那麼做,但我想總有一天一定可以的。」

我疑惑地看著她,「韓醫師就不怕妳這個前任的小情敵跟她搶老婆嗎?」

「如果只有韓醫師能讓老師展現笑容,那麼我是怎麼樣也搶不走的。」她喝了一口咖啡, 笑得有些苦澀,「而且我早就XV4D3v9V#)[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9981Qw45Sq%N9^在七年前就已經放棄老師了,我要繼續去尋找我人生的意義 ,所以,等實習結束我決定要選身心科。」

「身心科?為什麼?我還以為妳要跟韓醫師一樣去外科?」

「敬瑞學姐,這個送給妳吧,或許妳看完以後,就會知AevpS(RUqpPOqnYOfm)Qq9tfcIRlY1tGxJTup#$vR!m81Z6LOV道我真正的答案了。」她從包包裡拿出一本書,遞到了我的面前,「妳應該,還有在看書吧?」

我笑笑,「這是當然。」 我盯著她剛才送給我的書,小心翼翼的瞧著書封dgqN=Kvk*U!DzU#[email protected]=(2vyxq3!OE5S%VlX=S。 這本書的書名叫做,「第三人稱」,作者是,王雨熙。

「王…雨熙?」 她點點頭,朝著我眨了眨眼睛。 我努力的認真回想了一遍,但始終對6a!BtH)(vhkHD^K=B+!w)4+LhVMV)1ba+S1!*2NR79gAPMO*VE這個名字沒什麼太大的印象。我只好抬頭望著她,好奇的問道。

「王雨熙…是誰?」A^2pWA261H*rP6ynArRCE)$0!T&JY4G%TXG0Omke-Fzo%uBv0# 她的眉頭微微一皺,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敬瑞學姐,關於我們高中時代的故事,其實有兩種版本。第一種版本,是這本書裡所寫的,有兩個主角,她們是好朋友,一個是16號的翟書璟,另外一個則是17號的王雨熙。」

「妳們班?妳那一屆什麼時候有16號了?書璟,妳不是17號嗎?」 她沒有回答我的問題,只是繼續的說著,「第二種版本是,主角只有一個,一年一班17號 [email protected](WCoj5)*BN9=7p-ok0WJEyGBCxV4K26HT0eZI0O的翟書璟。王雨熙…是上國中前的翟書璟,也代表著翟書璟心中良善的那一面,所以呢, 翟書璟跟王雨熙,其實是同一個人。」 她似乎沒瞧見我的目瞪口呆,又逕自說了下去。

「小時候的王雨熙是個沒自信、優柔寡斷,對父母唯命是從的乖孩子。她一直渴望成為一 個既優秀、又完美,萬眾矚目的那種人。她不是天才,但她總是拼命的努力迎合身邊所有 人對她的期望,她想要決定自己的人生,她想要為了自己而活,但這些全是懦弱的王雨熙 做不_BRhjNrK%2#5GLli^9Z*[email protected]%&NO#owH*WFMmC-de_iT3m^i到的事,終於,她成為了翟書璟。」

「當她真的成為了翟書璟以後,卻又懷念著過去是王雨熙的那段時光,她害怕讓別人知道 真正的自己,所以老是用堅硬的外殼來自我保護,而在她最迷茫的時候,她遇見了老師, 讓她下定決心真真正正的0wgm)b*[email protected]=1v3jH4W5uv0h-=6kFbeSw成為了翟書璟,但她心中的王雨熙卻始終沒有消失,反而還在那 一刻,出現在翟書璟的身旁。」

「上了高中的翟書璟,為了迎合學姐的期望,加入了圖書委員,但另一方面,又渴望加入她真正想加入的籃球隊。所有的學姐都寵愛著她,當她在林敬瑞和季允宸面前的時候,她 是王雨熙,而在鄭安汝和鄭安qBsL6TE)TuyieOAqp1R3^yGJooY7aiRcX#5=)gHdQ-hU)uL=*h婷的面前,她卻又是翟書璟。」

「翟書璟渴望著自己可以永遠是那個單純又善良的王雨熙,而不是在黑暗裡徘迴著的那個醜惡的她,每當她[email protected]&eGYEYxXOpRIFY2c1YIS&_^tzSVWdBtnvZZ3oM&O8痛苦掙扎的時候,她心中的王雨熙就會替她接收那些罪惡。王雨熙深愛著自己所憧憬的翟書璟,當全世界的人都不諒解、排斥翟書璟的時候,只有王雨熙接受了翟書璟的一切,始終在她身邊陪伴著她。」

她淘淘不絕的說了一堆話,我瞬間腦容量有些不足,「書璟,所以妳的意思是,王雨熙是妳想像出來的?所以她就是妳?i%aO=Oqmoq)B8I([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S+TAFL45!+%RNmMX%QZ

「沒錯,就算王雨熙的存在是很薄弱,1ik6SK7zeF-Iy!=zGJvHQGwJSIzyZb*62^!jT#zUnQ^chLJ*OJ但,對我而言,我不是翟書璟,王雨熙才是真正的我。我也,一直是這麼希望著。」 我皺著眉頭,疑惑的看著她,「書璟,我還是有點不太懂。」

「敬瑞學姐,打從一開始就沒有王雨熙這個人,但我知道她是確實存在的,我不想抹煞^f5_Fojf8GWzDNaKNDzseiM^7Pw([email protected](GQ6s94c*qLzA她 ,也不想否定她。就算我已經差不多痊癒了,我也依舊是這麼想的。等妳把書看完,聰明 如妳應該會了解的吧?」 她淺淺的笑容讓我不禁起了一陣雞皮疙瘩。

嗯,其實我,多少有猜到一點呢。 不存在的,第三人稱。 既然只是一本小說,什麼部分是想像出來的,是真是假也無C12n)%(kGjGP6I4-Sg5g4g^&wnwlJ2N3c!+z6Vf!2IiVN34kph所謂了吧? 我拿起那本書,輕輕的翻開了第一頁。

作者:老闆再來一碗

老闆的系列作品:

看〈第三人稱〉系列小說

看〈小春日和〉系列小說

加入拉拉台的官方LINE帳號:直接搜尋名稱LalaTai 拉拉台、

帳號:@hoz8939i (要加@唷!)或者點下面圖片成為我們的好友!

年輕的醫生閔秀一直害怕爸媽會發現他是同志,於是他決定撒個彌天大謊:和漂亮同事孝真結婚!但孝真其實是個拉拉,和愛人就住在閔秀對門,因此兩人就開始了假裝是異性戀的「偽同居」生活。一切看來是如此順利,直到閔秀的爸媽起了疑心,拆穿了謊言,閔秀這才明白,為了討好他人而活通常只會帶來傷害。

30秒註冊,馬上看《兩場婚禮一場葬禮》

延伸閱讀

妳也會喜歡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