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一個悠閒的午後時光,唐芷雲坐在升旗台上呆Hj%Nw52Qs!#s)[email protected])d$2uOK)呆的望著天空,雖然已經春天了,但氣溫還是稍微偏冷,一陣微風吹了過來,唐芷雲忍不住打了個噴嚏。

這裡,是柳葳的專屬座位。

坐在這個操場中[email protected]!u)(fcSV)D5RJUdzsYWAhxBNcErrm8vTXeX$lV=央的升旗台上,能夠很清楚的看到整個排球場,以前每當球隊在練習的時候,柳葳總會坐在這裡看著她們打球,然後用熱情無比的視線偷偷瞄著唐芷雲。

唐芷雲其實一直都看在眼裡,只是她始終假裝視而不見。

如今景物依舊,但人事已非,這個時間排jvc#zZPC)#^q)#eRuvmrFoXh^D(Zv_Jek417N1kS)8#6_Uz0aC球場是給是上體育課的學生使用,唐芷雲看著排球場,腦袋又不知不覺浮現起從前和柯子榕她們一起打球的那段時光。

那段日子是多麼美好,儘管會遇到不如意的rLTB8UEW!mJ0IxzmoWdQQt&7r_Cjy&N-k!A+0J23U0CN7eE%TP事,但至少柯子榕和邱靜樹她們這些摯友都還在她的身邊,能夠大家一起盡情歡笑、一起揮汗打球,一起分享每天的點點滴滴。

但如今,那些都已經是不可能實現的夢了。 這時一顆排球突然飛向1oe8zL5qa7#qeMf8ZeAyC%lP==8&=EQ#NPh!([email protected]^k+6jB%x了唐芷雲,唐芷雲雙手一伸,很順的就把那顆排球抓進手中。

「啊,不好意思!」 唐芷雲笑了笑,然後精準的把球丟向了那個失手把球打飛的那個學生手上。

「謝謝!」那個學生接過球,便跑回排球場上繼續練習了。

唐芷雲忽然有種懷念的感覺,剛才這一幕……似乎有點熟悉…………

啊啊,是了,想當年,唐芷雲第一次和柯子榕說話,就是因為一顆不小心飛過來的排球。

高一的唐芷雲在某次上體育課的時候,在因緣際會下接住了柯子榕不小心打飛的排球,那ucKIJ)0886A8-b5AkPxs2DraPhULbJ-SkT8LXuGYl0PgT9-Z(c之後,柯子榕便來向她攀談,說她的身高很適合打排球,問她願不願意加入排球隊。

唐芷雲心想反正也閒著無聊,於是就答應了柯子VPo^[email protected]@vr5C3+3fjv1czRFNHpbpo-v)a)likKt([email protected]榕的邀請,後來從高中一路到大學,她們 兩人成為了無人能敵、史上最強的搭檔。 然後她遇見了邱靜樹、徐佑穎、劉筠欣,還有…柳葳。

想起那段往事,唐芷雲心中一酸,淚水又開始止不住的潰堤。 她願意付出所有的一切來交換從前那N1h0YnatY=-kwbvQ(JRYyKGt=uw4ynr62=XYeb(L==*$lkS9sY個可以令她盡情歡笑的時光……就算……只有幾分鐘也好………

唐芷雲抱膝痛哭,這種折磨的日子…到底還要持續到什麼時候?

「芷雲,別哭了吧,眼淚從來就不適合妳。」 嗯?唐芷雲愣了一下,她剛剛是聽到柳葳的聲音嗎? 可能是……她真的太想slSNZ7+r7pkm5r72nUVDKuN_GZMtkLst=6gqM1XhqWjr(VK5uP念柳葳了……想念到都產生幻聽了…………

「芷雲,誰說妳可以坐我的專屬座位的?」 嗯……如果是幻聽……這個音效未免也太真實了吧?

「芷雲……」 唐芷雲抬起頭,瞬間感到不太對勁。她猛然的回過頭,糟了,她除了幻聽以外,還產生幻覺了嗎?

「葳……?」 唐芷雲用力揉了揉眼睛,錯愕的望著眼前這個讓她這幾個月以來、每分每秒都[email protected]*QqHla^ij8DDfclW#nCu3=a#=NOdV)i4!3b3#%=c-#&P在深深思念 的人。 柳葳的頭髮稍微剪短了點,差不多剩下及肩的長度,看起來又更加的俏麗了。

唐芷雲喃喃的說道,「妳回來了嗎?真的是妳嗎?」

柳葳輕輕笑著,然後點了點頭,「嗯,我回來了。」 唐芷雲欣喜若狂的跳了起來,然後伸手緊緊的把柳葳抱進懷裡。 沒錯,這香味、[email protected]+o1IFcZiz1$)iJ^Djw_+0(pT這溫度,確實是柳葳錯不了。

她…她真的回來了……… 唐芷雲的眼淚又掉了下來,但這次卻是喜極而泣的眼淚。

「妳傳來的訊息我都看了。」柳葳抿著唇,眼眶也跟著微微的泛紅,「芷雲,這段日子真的辛苦妳了。」

「葳,妳既然看了,為什麼沒有回我呢?這樣我至少也不會那麼痛苦……」 柳*B$58S=IQBfVVHc0cL4wYiE*e-0*HeoweLYR7+Q^$)J#^E&7M2葳嘆道,「沒辦法呀,我一到美國,手機就被我爹地沒收了,我也是剛下飛機回台灣才 看到妳傳來的那些訊息。我那時候才知道…靜樹居然發生了那種事情……唉……子榕一定很難受吧?」

「但子榕還是沒有放棄任何希望,畢竟靜樹還活著,只是暫時睡著了而已。」

「是啊,要是靜樹能趕快醒過來就好了。」柳葳說完,便坐到了升旗台的邊緣、也就是她的專屬座位上。

唐芷雲嘆了一口氣,也跟著坐到了柳葳的旁邊,雖然柳葳回來讓她又驚又喜,但她心中還 是不免有些疑惑,於是便直接開口問道,「葳8hkfQd8pIyUTStsG$VOdX7N(B#c&$mcR*7D6JECPnx4kXb4MbI…妳為什麼突然可以回來了?難道妳答應妳爸去結婚生子了嗎?」

「嗯,是啊。」

「什麼?」唐芷雲錯愕的說,「妳答應了!?」

「沒辦法,如果不答應,他大概不會讓我回台灣,而且會把我軟禁在美國一輩子吧PJqkYVHIvCzWCy58y!%[email protected]^ew4Q(93zgYG5nIMOa8?」 唐芷雲焦急的說,「那、那妳真的要結婚了嗎?跟誰?什麼時候?住在哪裡?要生幾個小孩?」

柳葳噗哧一聲笑了出來,「喂,妳也一次問太多問題了吧?」

「妳快點回答我嘛!」

「這個嘛…這些問題大概要等我跟相親對象談過以後才知道呢。」

「什麼?相親對象?」

「是啊,我爸很中意這個男人,我也對他非常滿意。」 唐芷雲aIM+BpVS6V$U2oNahRlYGwbUThM^wwKAckqNHW7L^P&NNeOHl)瞬間有種晴天霹靂的感覺,不禁愣愣的說道,「滿意?妳跟他已經見過面了嗎?」

「嗯,在美國就見%[email protected]*@l$6Fo5uc5ta8+$SAW-obwIeV^4=QI8Obqn9V&i過面了,我第一次見到他的時候,就知道他是我要的人了。」 唐芷雲聽到柳葳這麼說,心裡湧出一種酸楚感,柳葳…該不會愛上那個人了吧?

「芷雲,妳晚上也跟我一起去見見他吧,我想,妳一定也會這麼認為的。」

--

在咖啡廳裡,唐ObLsAGc+#IUs11QMT2j(n44LATXtY1ww6OzIy7W)UM_wZU5K6e芷雲坐在柳葳的身邊,好奇的打量著坐在他們對面的另外兩個陌生人。 一個是穿西裝戴眼鏡的英俊斯文男人、另外一個則是看起來一臉害羞、穿著簡單的白色T 恤和牛仔褲的年輕男孩。

唐芷雲不禁納悶的想,柳葳fRzLC0T2R*hymVOiT57X+3g7X&t1xB1*[email protected]不是來和他的相親對象見面的嗎?難道她要同時跟這兩個男人相親嗎?這應該不太可能吧? 那個戴眼鏡的男人瞄了一眼唐芷雲,然後笑笑的說道,「柳小姐,我果然沒有猜錯。」

「是啊,元先生。」柳葳看了眼坐在那斯文男人身旁的年輕男孩,不禁微微一笑,「我想 我的直覺也挺準的。」

「既然如此,那麼事情就好辦了。我看我得從現在開始改口了,是吧?小葳?」

「嗯,我也這麼覺得,桀皓。」柳葳親暱的勾著唐芷雲的手,愉快的說,「跟你介紹一下 ,她是芷雲。」 戴眼鏡的男人搭著那個年輕男孩的肩說道,「這傢伙是盛秋,以後=88ZT#[email protected]@X-=6M2BlK26(2g56t_y%N5SNA_r請多多指教了。」

「葳,這是怎麼一回事?」唐芷雲皺著眉頭,一頭霧水的說,「我怎麼聽不太懂妳們在說 些什麼?」

「總之,桀皓以後就是我名義上的男朋友了,而我則是他名義上的女朋友。」

「名義上的?什麼意思?」 柳葳笑笑的說,「也就是演戲啦,妳看不出來嗎?桀皓跟我們一樣都是圈內人,盛秋應該就是他的另一半吧?他也是被家裡的人逼婚逼到受不了才會跟我相親的。1beL&$XJ8qn31v!yionEMQ*cyD&hklIhV1E!Sj5WFkCAGjIOeI

「賓果!」元桀皓哈哈大笑道,「我們可是%6Yov$^cwvHaTuzVD6KoQGK7HOtYPbHj8-Wj%iw+%GqtV$ec6G利益一致呢,難怪妳第一次見面的時候就跟令尊說對我一見鍾情,原來是這個原因。」

「嘖嘖,你不也是在令堂面前說我就是妳命中注定的女人?」 元桀皓聳了聳肩道,「不過妳能找上我還真是厲sjdf^[email protected]^=n*i%oaOg%ub$lU4zvyYBqB害,我是同志的事除了盛秋以外,應該沒有任何人知道才對,而且妳居然還知道我馬上就要回台灣的事。」

柳葳疑惑的說,「找上你?不是你先找上我的嗎?」

「是嗎[email protected]_syZcJY2HFES+XYR#1!4knuhs?不是妳啊…那可真是怪了。我在美國的時候有個人來找我,說妳非常適合當我的相親對象,要我無論如何都務必跟妳見上一面。」

「誰?」

「我也不知道她是誰,她沒報上名字,我記得是一個留著凌亂短髮、還有兩個小梨渦、年 紀大概三十歲左右的女u0mYzSkRDC7NB(=v)K*W8E&)lDv(c_6c(2_U1R_pr1h(w0Zx0T人。」 唐芷雲的腦海裡突然浮現出一個人的臉,但…應該不太可能是她吧?

柳葳雙手一j)V_UTu8=Sabx0E=66BAL(4gK3&+2_l^ABVC-s1&eU+6njjy)q攤,無所謂的說,「算了,那個人是誰也不是很重要,反正如果我們跟彼此的家人公開我們正在交往的事,應該至少能拖延好一陣子吧?」

「嗯,是啊,下次我們家族聚餐的時候就得麻煩妳了。」

「沒問題,那麼我爹地回台灣的時候也要拜託你了。」

「好的,那麼我們先簡單的聊一下彼此吧,以防被長輩們的問題搞的措手不及。」 從聊天IJq$JhVl5rxc=Z^exDMhi2q9bwK+i=K8iqaEzP=p=&*0W5o(t9的對話中唐芷雲才得知,這個叫做元桀皓的男人今年二十八歲,是元家一脈單傳的獨子,只不過元桀皓從小就非常確定自己是同志,對女人一點興趣也沒有,所以當然一個女朋友都沒帶回家過。

H&)$)YdgF$VLyJ1tFfRO4lGH1oenF4!b^XBqfqkNgprs6j!xhX隨著年紀越大、他就越被家裡的逼婚壓力搞得快喘不過氣,直到和柳葳相親後,他一眼 就感覺得出來,柳葳肯定跟自己一樣是圈內人,他才總算抓到了這根救命稻草。

幸好他們元家跟柳家算是門當戶對,兩人的外型也稱得上是郎才女貌,雙方父母便高高興興的答應讓他們以結婚為前提交往。 而那個年輕的男孩叫做崔盛秋,是元桀皓的的交往對象,剛當完兵S_g=53)WV=6A)WU!ux!iR8QL1$N=TdNCK_fK11*M*CgHqz)1l(回來,但因為娃娃臉的關係讓他看起來只有像高中生一般的年紀。

套好一些雙方父母可能會問的問題,兩人預先演練了好幾遍,直到彼此都滿意後,才道了別各自離開了咖啡廳。


(圖/GagaOOLala)

一踏出咖啡廳,唐芷雲馬上笑著說道,「難怪妳會對那個元桀皓那麼滿意,原來妳的相親對象是一個GAY。」

「是啊,他應該也很開心我是LES吧?這就叫做各取所需囉。」 唐芷)l$Ng-Sh#Nz)Oc)e!)ylB68(PX0Rq3hNdL5XeBGI^9i9TklQ4s雲感動的說道,「葳,妳居然會為了我做這種麻煩事……」

「也不完全是為了妳,也有一半是為了我自己。」柳葳嘆了一口氣,又繼續說道,「原本我是想盡情的玩到我大學畢業以後,就聽我爹地的話跟男人結婚生子,誰知道我遇見了妳 ,讓q8QUGWyn5dUK1wM9cCB(@[email protected]%0tf我改變了我的想法。」

「真的嗎?」

「那當然是真的,芷雲,不管住在再大再寬敞的房子,如果妳不在我的身邊,還不是一樣 寂寞?就算是吃多高級、多美味的料理,如果不能==8yBs77sYc0I8tn*[email protected]+PzeN1FU^d8oA0_R86和妳一起分享,那也是食之無味。穿再 高貴的名牌衣服、化再美的妝,如果看著我的人不是妳,那一點意義也沒有。」

「葳……」聽見柳葳這麼說,唐芷雲不禁熱淚盈眶。 「這一切都是因為妳,是妳讓我了解什麼是愛。芷雲,我想&PLL28CNhA^bZVARn!vGkDzu#)WkPUq87pAo4hEh7J(+Mt0WmU我這輩子除了妳以外,再也沒辦法愛上其他人了。」 唐芷雲聽柳葳這麼一說,不禁滿臉通紅,高興的心臟怦怦亂跳。 但此時唐芷雲的腦海裡突然閃過一個畫面,雖然知道她接下來所說的話會非常掃興,但她還是忍不住說了,「那妳上次和季允宸去開房間………」

「就知道妳上次根本沒把我說的話給聽進去。」

「誒?」 柳葳苦笑道,「那天是因為我房間在整修,整個房子都是粉塵,我只好待在『Heaven』, 後來我實在是太睏了,才請允宸載我去旅館過夜,她原本是要開車載我進去就走了,誰知kKlQrujl48R*Qi8(yZCW7%[email protected]@道會剛好被妳看見,還讓妳打翻醋罈子。」

「什麼?所以妳不是要和她……?」

「才不是!結果我那天累個半死沒睡覺就算了,還被妳、被妳………」柳葳說著說著臉忍不住越來越紅了。

「好嘛…對不起嘛……」

「哼!罰妳今天晚上來我家煮飯給我吃,這樣的話我就原諒妳。」

「嗯…只有煮飯而已…嗎?」 柳葳朝著唐芷雲輕輕一笑道,「妳說呢?」

作者:老闆再來一碗

看〈小春日和〉系列小說

GALASHOP夏日束胸特賣🌞眾多品牌一站買齊😆
📌手刀下單撿便宜👉https://bit.ly/2BUOcMh

延伸閱讀

妳也會喜歡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