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一個悠閒的午後時光,唐芷雲坐在升旗台上呆呆的望著天空,雖然已經春天了,)[email protected]=NkK=!UvmZjfqfSGu4v-g^[email protected]但氣溫還是稍微偏冷,一陣微風吹了過來,唐芷雲忍不住打了個噴嚏。

這裡,是柳葳的專屬座位。

坐在這個操場中央的升旗台上,能夠很清楚的看到整個排球場,以前每當球隊在練習的時候,柳葳總會坐在這裡看著她們打球,然後DuYqbfM_z#mPG#[email protected]!I6NW%Y1NIF4t^fIEb3txT)mYGG#u用熱情無比的視線偷偷瞄著唐芷雲。

唐芷雲其實一直都看在眼裡,只是她始終假裝視而不見。

如今景物依舊,但人事已非,這個時間排球場是給是上體育課的學生使用,唐芷雲看著排球場,腦袋又不知不覺浮qgnw%5mP7_kM0NEfh5rlyZ0u7Z+NNrs=IPwyVSa#OuBP32^l7i現起從前和柯子榕她們一起打球的那段時光。

那段日子是多麼美好,儘管會遇到不如意的事,但至少柯子榕和邱靜樹她們這些摯友都還在她的G3H_bs*Z2ld2$#zoKdyz##_E&=vd7NTNRnJ#[email protected]身邊,能夠大家一起盡情歡笑、一起揮汗打球,一起分享每天的點點滴滴。

但如今,那些都已經是不可能實現的夢了。 這時一顆排球突然飛向了唐芷雲,唐芷雲雙手一伸jlSXdRfqY#6xGu3v6G5Zr&H0IZ=%gvLzRpj%3zh#nol%SplY&q,很順的就把那顆排球抓進手中。

「啊,不好意思!」 唐芷雲笑了笑,然後精準的把球丟向了那個失手把球打飛的那個學生手上。

「謝謝!」那個學生接過球,便跑回排球場上繼續練習了。


(圖/visualhunt)

唐芷雲忽然有種懷念的感覺,剛才這一幕……似乎有點熟悉…………

啊啊,是了,想當年,唐芷雲第一次和柯子榕說話,就是因為一顆不小心飛過來的排球。

高一的唐芷雲在某次上體育課的時候,在因緣際會下接住了柯子榕不小心打飛的排球,那之後,柯子榕便[email protected]=jSfPqPsQ(iTuAHSY$ICe%n7g*qA7Kn6%2lFs+*4&cYmM來向她攀談,說她的身高很適合打排球,問她願不願意加入排球隊。

唐芷雲心想反正也閒著無聊,於是就答應了柯子榕的邀請,後來從高0whI)wyiDPc$bkAzqqBM&$KZ([email protected]+L中一路到大學,她們 兩人成為了無人能敵、史上最強的搭檔。 然後她遇見了邱靜樹、徐佑穎、劉筠欣,還有…柳葳。

想起那段往事,唐芷雲心中一酸,淚水又開始止不住的潰堤。 她願意付出所有的一切來交換從前那個可以$BkOvWMaGihqlETkkHCE6&NUGj%[email protected](n(eIBQ令她盡情歡笑的時光……就算……只有幾分鐘也好………

唐芷雲抱膝痛哭,這種折磨的日子…到底還要持續到什麼時候?

「芷雲,別哭了吧IJVpb1fTiS+oRA58UyOI7wW1URfoe&xXBf8Ngotz2qXT!$#HoC,眼淚從來就不適合妳。」 嗯?唐芷雲愣了一下,她剛剛是聽到柳葳的聲音嗎? 可能是……她真的太想念柳葳了……想念到都產生幻聽了…………

「芷雲,誰說妳可以坐我的專屬座位的?」 嗯……如果是幻聽……這個音效未免也太真實了吧?

「芷雲……」 唐芷雲抬起頭,瞬間感到不太對勁。她猛然的回過頭,糟了,她除了幻聽以外,還產生幻覺了嗎?

「葳……?」 唐芷雲用力揉v)(wPLM0!FxJ3MRQ#[email protected]=Q5(9UFVUsmd-pZQ2OS8了揉眼睛,錯愕的望著眼前這個讓她這幾個月以來、每分每秒都在深深思念 的人。 柳葳的頭髮稍微剪短了點,差不多剩下及肩的長度,看起來又更加的俏麗了。

唐芷雲喃喃的說道,「妳回來了嗎?真的是妳嗎?」

柳葳輕輕笑著,然後點了點頭,「嗯,我回來了。」 唐芷雲欣喜若狂的跳了起來,然後伸手緊緊的把柳葳抱進懷裡。 沒錯,這香味、這溫度,確實是柳葳錯不WF6GY3eMppL1uGab7&^Ae5yE^aGG$OFLfMe0QtM1Sk39!ek(6c了。

她…她真的回來了……… 唐芷雲的眼淚又掉了下來,但這次卻是喜極而泣的眼淚。

「妳傳來的訊息我都看了。」柳葳抿著唇,眼眶也跟著微微的泛紅,「芷雲,這段日子真的辛苦妳了。」

「葳,妳既然看了,為什麼沒有回我呢?這樣我至少也不會那麼痛苦……」 柳葳嘆道,「沒辦法呀,我一到美lh%Z90sP%3hCj$QkF6*GZdK(0Ye)^qqcIg-Shru8uLKNAn([email protected]國,手機就被我爹地沒收了,我也是剛下飛機回台灣才 看到妳傳來的那些訊息。我那時候才知道…靜樹居然發生了那種事情……唉……子榕一定很難受吧?」

「但子榕還是沒有放棄任何希望,畢竟靜樹還活著,只是暫時睡著了而已。」

「是啊,要是靜樹能趕快醒過來就好了。」柳葳說完,便坐到了升旗台的邊緣、也就是她的專屬座位上。

唐芷雲嘆了一口氣,也跟著坐到了柳葳的旁邊,雖然柳葳回來讓她又驚又喜,但她心中還 是不免有些疑惑,於是便直e1e91=n+%On2iE1+Wsr%W-AwyXqAde5sfkBgjZe9zBcS2dPYG2接開口問道,「葳…妳為什麼突然可以回來了?難道妳答應妳爸去結婚生子了嗎?」

「嗯,是啊。」

「什麼?」唐芷雲錯愕的說,「妳答應了!?」

「沒辦法,如果不答應,他大概不會讓我回台灣,而且會把我軟禁在美國一輩子吧?」 唐芷雲焦急的說,「那、那妳真的p1bWA)9+8n2BCm-TFX*[email protected](*S5Pe1Yba8eLKAJq2tk要結婚了嗎?跟誰?什麼時候?住在哪裡?要生幾個小孩?」

柳葳噗哧一聲笑了出來,「喂,妳也一次問太多問題了吧?」

「妳快點回答我嘛!」

「這個嘛…這些問題大概要等我跟相親對象談過以後才知道呢。」

「什麼?相親對象?」

「是啊,我爸很中意這個男人,我也對他非常滿意。」 唐芷雲瞬間有種晴天霹靂的感覺,不禁愣愣的MPGL9Hlsb+m5QsU%tF2DNgakRULU9^yWG0tQIO5UMrZpUGf97i說道,「滿意?妳跟他已經見過面了嗎?」

「嗯,在美國就見過面了,我第一次見到他的時候,就知道他是我要的人了。」 唐芷雲聽到柳葳這麼說VyY2bEN^[email protected](C$PbgAA_2P6a*T&sE(E5HwU8Wdf80=3D#,心裡湧出一種酸楚感,柳葳…該不會愛上那個人了吧?

「芷雲,妳晚上也跟我一起去見見他吧,我想,妳一定也會這麼認為的。」

--


(圖/visualhunt)

在咖啡廳裡,唐芷雲坐在柳葳的身邊,好奇的打量著坐在他們對面的另外兩個陌生人。 一個是穿西裝戴眼鏡的英俊斯文男人、另外一個則是看起O5fa1i!8sU#k8sfNxW5e%@r6_s50^(TG=(Q0cD9Fj+Zsq02XX7來一臉害羞、穿著簡單的白色T 恤和牛仔褲的年輕男孩。

唐芷雲不禁納悶的想,柳葳不是來和他的相親對象見面的嗎?難道她要同時跟這兩個男人相親嗎?這應該不太可能吧? 那個戴眼鏡的男人瞄了一眼唐芷雲,然後笑笑的說道,「柳小姐,我果然沒有猜O(pU^S!^KUKdTE$URt$iN!42c44_#b(C6kj+=6#K!zXF=NmR2b錯。」

「是啊,元先生。」柳葳看了眼坐在那斯文男人身旁的年輕男孩,不禁微微一笑,「我想 我的直覺也挺準的。」

「既然如此,那麼事情就好辦了。我看我得從現在開始改口了,是吧?小葳?」

「嗯,我也這麼覺得,桀皓。」柳葳親暱的勾著唐芷雲的手,愉快的說,「跟你介紹一下 ,她是芷雲。」 戴眼鏡的男人搭著那個年輕男孩的肩說道,「這傢伙是盛秋,以後請多P-=Rb4W8**3w=oP+nVZ*IkQakqw-sI*4G*WS+E!%x$mxe-uBUg多指教了。」

「葳,這是怎麼一回事?」唐芷雲皺著眉頭,一頭霧水的說,「我怎麼聽不太懂妳們在說 些什麼?」

「總之,桀皓以後就是我名義上的男朋友了,而我則是他名義上的女朋友。」

「名義上的?什麼意思?」 柳葳笑笑的說,「也就是演戲啦,妳看不出來嗎?pA8zVy^T!AN^3GNVEdIuKyR3MQyaxOFWbNh&89M)Jl!M#zusM=桀皓跟我們一樣都是圈內人,盛秋應該就是他的另一半吧?他也是被家裡的人逼婚逼到受不了才會跟我相親的。」

「賓果!」元桀皓哈哈大笑道,「我們可是利益一致呢,難怪妳第一次見面的時候就跟令尊說對我一ixBm6dUgKuVtFvKyDU7ypsk-hTtJsssK!$*&3O8N5%3KlN5Ztc見鍾情,原來是這個原因。」

「嘖嘖,你不也是在令堂面前說我就是妳命中注定的女人TFFSWl7rNAUkmJeeM#nm*dpEz=KktWF8o6!6r(y1uflQYz^xoe?」 元桀皓聳了聳肩道,「不過妳能找上我還真是厲害,我是同志的事除了盛秋以外,應該沒有任何人知道才對,而且妳居然還知道我馬上就要回台灣的事。」

柳葳疑惑的說,「找上你?不是你先找上我的嗎?」

「是嗎?不是妳啊…那可真是怪了。我在美國的時候有個人來找我,說妳非常適合當我的相親對象,要ir6W!6s7zbMHASuH6o17Sgtv1$nzdBgv$meQsHY#Twvfb!WhaY我無論如何都務必跟妳見上一面。」

「誰?」

「我也不知道她是誰,她沒報上名字,我記得是一個留著凌亂短$1Tl3IICW6Te_2tMv_wjQ$P&0BPiLzHBBnWE^r3OxX#tZi2gfz髮、還有兩個小梨渦、年 紀大概三十歲左右的女人。」 唐芷雲的腦海裡突然浮現出一個人的臉,但…應該不太可能是她吧?

柳葳雙手一攤,無所謂的說,「算了,那個人是誰也不是很重要,反正^oaYoMzHk)bVwyE+q^10pY$TK7V!nhmeFx-%5yxptI6!3LXtCZ如果我們跟彼此的家人公開我們正在交往的事,應該至少能拖延好一陣子吧?」

「嗯,是啊,下次我們家族聚餐的時候就得麻煩妳了。」

「沒問題,那麼我爹地回台灣的時候也要拜託你了。」

「好的,那麼我們先簡單的聊一下彼此吧,以防被長輩們的問題搞的措手不及。」 從聊天的對話中唐芷雲才得@KjHgro2OFp$7W#[email protected]%lws7!gR6Y*[email protected]%9b知,這個叫做元桀皓的男人今年二十八歲,是元家一脈單傳的獨子,只不過元桀皓從小就非常確定自己是同志,對女人一點興趣也沒有,所以當然一個女朋友都沒帶回家過。

但隨著ZbmnfcJLFQyWtFGm=Pj9qE88I)#y50B%[email protected]=Dv年紀越大、他就越被家裡的逼婚壓力搞得快喘不過氣,直到和柳葳相親後,他一眼 就感覺得出來,柳葳肯定跟自己一樣是圈內人,他才總算抓到了這根救命稻草。

幸好他們元家跟柳家算是門$)[email protected]@A8=lmqi6pVFW2uW$GVt+$i*5hxh4wz^*H^e$hw)H當戶對,兩人的外型也稱得上是郎才女貌,雙方父母便高高興興的答應讓他們以結婚為前提交往。 而那個年輕的男孩叫做崔盛秋,是元桀皓的的交往對象,剛當完兵回來,但因為娃娃臉的關係讓他看起來只有像高中生一般的年紀。

套好一些雙方父母可能會問的問題,兩人預先演練了好幾遍,直到彼此都滿意後,才道了別各自離開了咖啡廳。


(圖/GagaOOLala)

一踏出咖啡廳,唐芷雲馬上笑著說道,「難怪妳會對那個元桀皓那麼滿意,原來妳的相親對象是一個GAY。」

「是啊,他應該也很開Bqg&86y$zwSRqY)Y2=hB^a4Wp(0W%H_s(ck2iT^RcKvDuqoxpF心我是LES吧?這就叫做各取所需囉。」 唐芷雲感動的說道,「葳,妳居然會為了我做這種麻煩事……」

「也不完全是為了妳,也有一半是為了我自己。」柳葳嘆了一口氣,又繼續說道,「原本我是想盡情的玩到我大學畢業以後,就聽我爹地的話跟男人結婚生子,誰知道我遇見了妳 ,讓我改變了gQ==2(0YZIUdC&yEbev#q1k%wKe%_UZdwZcyUdiFV=Tj&dX3rf我的想法。」

「真的嗎?」

「那當然是真的,芷雲,不管住在再大再寬敞的房子,如果妳不在我的身邊,還不是一樣 寂寞?就算是吃多高級、多美味的料理,如果不能和妳一起分享,那也是食之無味。穿再 高貴的名牌衣服、化再美的妝,如果看著我的人不是ShcINWXESDp&)a5u%iNw=NbiFp1IRgBwxN17vYLan+2j87O=pn妳,那一點意義也沒有。」

「葳……」聽見柳葳這麼說,唐芷雲不禁熱淚盈眶。 「這一切都是因為妳,是妳讓我了解什麼是愛。芷雲,我想我這輩子除了妳以外,再也沒辦法愛上其他p_HHC*I7KZI3ih4qN#-Xc)!w3(62kuyJr1c%(V+FHFIZXMcwBa人了。」 唐芷雲聽柳葳這麼一說,不禁滿臉通紅,高興的心臟怦怦亂跳。 但此時唐芷雲的腦海裡突然閃過一個畫面,雖然知道她接下來所說的話會非常掃興,但她還是忍不住說了,「那妳上次和季允宸去開房間………」

「就知道妳上次根本沒把我說的話給聽進去。」

「誒?」 柳葳苦笑道,「那天是因為我房間在整[email protected]_L0!FWY6pqOb9nnGYxWyDZFMXSY1nt$j0$6GM^修,整個房子都是粉塵,我只好待在『Heaven』, 後來我實在是太睏了,才請允宸載我去旅館過夜,她原本是要開車載我進去就走了,誰知道會剛好被妳看見,還讓妳打翻醋罈子。」

「什麼?所以妳不是要和她……?」

「才不是!結果我那天累個半死沒睡覺就算了,還被妳、被妳………」柳葳說著說著臉忍不住越來越紅了。

「好嘛…對不起嘛……」

「哼!罰妳今天晚上來我家煮飯給我吃,這樣的話我就原諒妳。」

「嗯…只有煮飯而已…嗎?」 柳葳朝著唐芷雲輕輕一笑道,「妳說呢?」

作者:老闆再來一碗

看〈小春日和〉系列小說

加入拉拉台的官方LINE帳號:直接搜尋名稱LalaTai 拉拉台、

帳號:@hoz8939i (要加@唷!)或者點下面圖片成為我們的好友!

就讀女校的艾蓮諾是家中的獨生女,父親嚴厲的管教造就了她乖巧懂事的性格。在某次的意外中,她認識了住在附近的艾蕾西雅-一位重義氣且為人豪邁的女孩,儘管兩人的生長背景和個性有著天壤之別,但日常的嘻笑打鬧和相互陪伴卻也培養出深刻的友誼,也因為有了彼此,讓她們的夏天變得十分特別和難忘。

30秒輕鬆註冊,立即看《酸甜之夏》

延伸閱讀

妳也會喜歡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