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剛剛經歷了三次高潮的雨已經癱軟地靠在宣身上,兩人誰都沒說話[email protected]=+AEZd9m5L5vk0ZexYiPtw,就這麼浸在浴缸裡,不得不感嘆這間酒店設想那麼周到,準備的竟然是有恆溫設定的浴缸?!宣的手還按在那顆敏感的小紅荳上面,捨不得離開,輕輕地動一下,雨整個人又顫抖了起來,她實在承受不住了,至少不是現在這個情況下。

「宣…不要了…」嬌嗔著地抓住宣作亂的手,此時的雨看在宣眼中更是誘惑!

「還喊我的名字?剛剛不是都喊我老婆了嗎?」 

「那是你強迫人家的…」

「可是啊~雨的身體不是這麼說的。」又壞心的往敏感的乳頭捏了一下。

「嗯…宣…不要了…我想出去了…」

「你冷?」

「嗯,冷,我們出去吧?」

「該怎麼說?」

「老婆,我們出去好不好,我好冷…」

輕輕扶起雨,開了花灑給雨沖了身體,拿浴袍給雨穿上,這才又自己回到浴室裡沖洗。

心裡忍不住吐槽宣的幼稚,幹嘛一直要自己稱呼她為老婆,可是又有一股暖流淌入心底,她們剛剛才一起做了那麼親密的事,她對自己的稱呼還那麼在意,並且自己也不討厭,她對自己的這種霸道,[email protected]_iebSJs5U=xGH+%H!aac4=n%YTT-*ydwq反而有種幸福感,這樣的感覺,暖暖的,很是美好。

「怎麼不把頭髮吹乾?」

從浴室出來的宣看雨坐在那裡傻乎乎的,又把雨拉過來坐在自己身前,細心地幫雨把頭髮吹乾。偌大的房間裡吹風筒嗡嗡作響,宣一手*Q)2JtWfuep_4P6lF)wOyBx5-t4K9at0%^pxvmmA9r=6(rL#Fh拿著吹風機,一手輕輕撩撥著雨的頭髮,空氣裡瀰漫著宣身上沐浴乳的香氣,沁入雨的氣息,再一次提醒著雨,自己剛剛跟這個人所做的事情,臉不由得又熱起來。

「你想睡了嗎?」替雨和自己吹完頭髮的宣看了看牆上的鐘,十點整。

「還好,只是有點冷。」

「蓋被吧?」手中的被已經蓋在雨身上,並且輕輕在雨額前一吻,自己卻回到隔壁那另一張雙人床去。

雨有點[email protected]!n5AKb=!1Ew(6ngjnH%5WFp24NsdD5kB1Y!C%F39R8V失落,那一瞬間竟然有種希望宣抱著自己睡的想法?思緒又回到浴室的那一幕,自己的身體面對她的動作是那樣誠實而真摯,而自己竟然不抗拒而且是那麼忘我地去配合她,她們交合的時候是那麼有默契,自己是渴望著被這個人擁有的?心裡的陰霾突然煙消雲散,為什麼要那麼糾結,順其自然就好了啊,為什麼要想那麼多?既然自己是渴望宣的,為什麼要隱藏?這不就是自己所說的那個情感來的時候嗎?

豁然開朗,雨解開自己的浴袍的帶子,鑽進宣的被窩裡,從後抱著宣。

「宣,你睡著了嗎?」

宣沒回應,雨想了一下,又把自己貼近宣的背後。

「老婆…你睡了嗎?」壓低聲量的語氣更軟糯嬌嗲。

「還沒,怎麼了?」

「老婆,我好冷,你抱抱我好不好?」

雨看不見宣的臉都猜到她此時肯定一副奸計得逞的樣子在坏笑!!

「不是說冷嗎?怎麼不把衣服穿好?」窺一眼雨的胸前風光,內心波瀾的宣故作鎮定道。

「想看看能不能色誘到某人。」

「這裡只有我跟你,難不成你想色誘的是我?」

「佔了便宜還明知故問,你很可惡耶!」雨很不滿地在宣的腰間捏了一把。

「我佔了你便宜?某人剛剛明明很享受來著,不是還求我狠狠地幹你嗎?」

「那…那明明是你誤導我的!」

「我怎麼誤導你了?我又沒有強迫你說?」

「還說沒有,在人家身上四處點火還…還故意不給人家…」想起自己被宣的引導下說出那些話,還是有點害羞。

「那我現在給你好不好?」說著又壞笑著靠近雨。

「不要鬧,我們好好聊天。」又一次制止宣的色欲熏心,雨往宣的位置挪了挪,讓兩人更加貼近。

「好,老婆想聊[email protected]%di+pIQ8D9Hzre*[email protected]!8d&g(QKFr)Ef$vAnnV3HGTo什麼?」一把環抱住雨的腰身,像章魚一樣纏住雨,宣一本正經的模樣讓雨的心像灌了蜜糖般甜蜜。

「為什麼你懂那麼多?」

「什麼?Y#vSV3=PT7Sw1JWoIOdw1RUhE55#[email protected]@啊~~那個,那是當然的啊,為了讓我老婆舒服啊,當然要下點功夫了!」知道雨問的是什麼,宣顯然為自己的技術驕傲不已。

…雨的臉刷一下又紅了。

「胡說八道。」

「我胡說八道?那老婆倒是跟我說說看啊,剛剛你…舒服嗎?」特意加重了那句「舒服嗎」的語氣,雨覺得自己下一秒就會衝上去把宣暴打一頓。可是還是被肢體語言出賣了,(W2SO=2Gv8IYZ1cNhZ0^6&Fb(Sot9m5o1R1*[email protected]$MX$zy0A她不回答,輕輕點了點頭,伸手抱住了宣。

「老婆,聊天就是要有問有答,那是禮貌哦?」

「舒服…跟你做愛…很舒服…」說出口還是羞得不行,乾脆把自己埋進宣的懷裡。

「雨,我愛你,好愛好愛你。」雨環抱著宣的手越抱越緊,彷彿這也是她的答案。

「寶貝,你沒有回答我?」

那麼親密的事情的都做了還問,是太直白還是太腹黑?結論還是腹黑程度居多,[email protected]+jacDug8$UDx在心裡小小掙扎了一陣子,雨有所決定。

「這麼傻的問題,既然你問了,我想我有必要好好地,認真地,給你答案。」欺身而上,雨騎在宣身上,深呼吸一下,面對著宣脫下自己的浴袍,也把宣的浴袍解開,抓起宣的手,放在自己的胸前,按著宣的手,順著時鐘揉搓著柔軟,向前一傾,把小巧的乳頭送到宣的嘴裡,宣也毫不客氣的luIHi#xiFg1PzWEWhcH-%Xh6+klp=9H&_(HZYzTlb$(1O+DYuJ吸吮著,舔舐著,發出滋滋的聲音。

「嗯…」舒服的感官讓雨倒吸一口氣,忍不住發出誘人的輕哼,宣放開兩顆被口水滋潤而變得硬挺的蓓蕾,躁動著想起身,雨搖了搖頭,把宣按回床上。俯下身,用自己的雙乳摩擦著宣的雙乳,聞著宣的頸項,舌頭輕舔著,從頸項遊走到kwvh+Yf4b=MSHKH-QjqemJyQrAyB-3TR*z80X3CS6LI!ulB#6i鎖骨,耳垂,到胸前的兩個果實,輕輕啃咬著,狠狠在宣胸前吸吮著,直到種出幾顆可愛的草莓,再回去調戲敏感的耳垂。

感覺到宣i5Z9SW#*J!05expn_*4LnvMJ=gb!=KN2ArrroYMc!hPpF)9Lpj的呼吸越來越急速,雨腦海中只有一個想法,就是讓宣感受一下,自己對她是什麼樣的情感,又可以為她做到什麼地步。

溫熱的舌頭靈活而殷勤地耕耘著每一寸肌膚,輾轉間已經經過小腹來到神秘的花園,短暫的停留,熾熱的眼神對上宣浸染了慾望的雙眼,戲虐地看著宣,舌頭不安分地靠近那顆已經在不安跳躍的小荳子,舌頭接觸到小荳子V5WYL!lGe#puQdDX=o*4p(Z_f*yr!0C#5e5fUn#s(65lTi49ty的瞬間,宣不自禁顫抖,讓雨滿意地笑了,玩心頓起,時而急促,時而緩慢地舔舐著,宣的腰肢也不受控制地隨著雨的節奏扭動著,但是宣深深的把自己的呻吟埋進枕頭裡讓雨有點不滿,她也希望聽見宣因自己而愉悅的聲音,於是更刻意的用舌尖逗弄著那個小荳子,並且用食指交替著舌頭加以撩撥按壓。

「嗯啊~寶貝!」

「怎麼了,親愛的?」

「不可以這樣,很髒!」

「不髒,宣的味道,我很喜歡!」

害怕自己會發出什麼羞恥的聲音,宣死死adXYRAOOe7F6VuUzFDEWz_-xwy4DyB--UKwxI&q7D3itAXu+vb的咬緊自己的牙關,可惜雨不會由著她,直接把那顆小荳子含進嘴裡,再用舌頭頂出來,一遍又一遍地重複著。

「嗯啊…雨!好舒服…」宣終於還是按耐不住地叫出聲,雨挺滿意,更加賣力地討好著她。

「寶貝真乖,就是這樣,讓我聽到你,我才知道你想要什麼。」

「雨…雨…嗯啊…雨…」

「還要更多嗎?」

「要~要~給我…」

想起自己在浴室裡被引導而吐出的話語,雨也瞬間切換到腹黑模式,渾然天成。

「要什麼?」

「要跟雨,狠狠地做愛…雨…給我…我要…嗯啊…我要啊…」

「真拿你沒辦法,好好享受吧,寶貝!」然後手指和舌頭同時加速加重地攻擊蹂躪那小小的荳子7)Xx2Qw^kbuyRgp=SJx6L6!0=89vmmED9iK-U1-5W6KQ19ha_j,直到宣全身顫抖,雙腿抵著雨的頭不讓她靠近。

「寶貝,還要嗎?再給你多一點。」

雨的手指往花園探去,卻在外面探索著,沒有離去,卻也一直不肯進去。

「啊…雨…嗯啊…進去…進去啊…啊」宣已經不受控制地呻吟著,懇求著,雨卻還是無動於[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dhX4Bn1&WAt#NXRAj1vBx=ENjL6VOB衷地在洞口徘徊,直到宣抓起她的手去撫摸著那片密林。

「嗯…啊…雨…給我…嗯啊…雨…」

「岳旼宣,你要好好記住,你是我的,除了我,沒人可以讓你這麼淫蕩。」食指輕輕滑入,慢ZSUMHhhpteXCyErAPoAym+hBs+$%[email protected]%5qpm3trJYS*@Khvob9D慢的動著手指,突然的入侵讓宣僵直了身體,雨有點心疼,愛戀地吻著她,繼續賣力地逗弄宣的身體,感覺到緊緻陰道變得滑潤,才開始抽動。

「雨…給我…我要…啊…啊…」

沒入第二根手指,第三根手指,雨加速手指律動,同時親吻著宣胸前的軟肉,啃咬著兩顆花蕾,沒入手6KND0B34T&AC)4iOVt*OvIA*gG&1rnT1o8jW7s&F+wjQicBJU6指的瞬間又狠狠地按壓嬌弱的荳子,已經被雨欺負得紅腫不堪了。

夜正精彩,房間裡只剩下放浪的呻吟和喘息,可以確定的是,她們之間才拉開了序幕…

作者:田爭雨文

看18禁日記全系列作品

看田爭雨文的作品百合之戀改編小說

U是一個快遞機器人,她時常利用空檔之餘去整脊推拿,因為她始終認為自己是瑕疵品,她想要跟其他機器人一樣完美正常,有天U遇到了怪奇清麗的剪接師林銘,U開始改變自己的想法。

林銘因為一支商品廣告陷入難關,一直宅在家剪片叫外送解決三餐,U好奇林銘,接了她所有的外送單,數據分析她的需求。人群恐懼症的林銘因為常常和U見面開始對她有了好感,她們開始第一次約會,U的貼心讓林銘感動卸下心防,但U害怕林銘的挑逗碰觸跟率直的個性,因為怕被發現自己不是人類,更害怕如果有了愛情會違反機器人法則,她們的關係將會如何呢?

★《花吃了那女孩》、《揭大歡喜》陳宏一導演最新作品
★脫俗女神姊妹花王渝萱、王渝屏首度共同主演
★女孩與機器人的賽博格之戀,原來「愛」就是天意

註冊馬上看《看不見攻擊的程式》!

LalaTai英文版網站上線啦!快來看看我們的英文版網站吧!LalaTai English website is now ready for you.Check out our English website!

一起發大財!同婚合法帶來29億粉紅經濟!歡迎聯繫拉拉台,幫你精準投放廣告至LGBT社群!

業務Hans信箱:[email protected]臉書私訊

延伸閱讀

妳也會喜歡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