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親愛的,您要瀏覽的網頁含有成人內容
我們需要確定您有沒有年滿18歲喔!

剛剛經歷了三次高潮的雨已經癱軟地靠在宣身上,兩人誰都沒說話,就這麼浸在浴缸裡,不得不感嘆這間酒店設想那麼周到,準備的竟然是有恆溫設定的浴缸?!宣的手還按在那顆敏感的小紅荳上面,捨不得離開,輕輕地動一下,雨整個人又顫抖了起來,她實在承受不住了,至少不是現在這個Qmkr^1US#_(!TvMG&bBkrFdVFNIS-c^h&iTd1BJH)45+(@jh0s情況下。

「宣…不要了…」嬌嗔著地抓住宣作亂的手,此時的雨看在宣眼中更是誘惑!

「還喊我的名字?剛剛不是都喊我老婆了嗎?」 

「那是你強迫人家的…」

「可是啊~雨的身體不是這麼說的。」又壞心的往敏感的乳頭捏了一下。

「嗯…宣…不要了…我想出去了…」

「你冷?」

「嗯,冷,我們出去吧?」

「該怎麼說?」

「老婆,我們出去好不好,我好冷…」

輕輕扶起雨,開了花灑給雨沖了身體,拿浴袍給雨穿上,這才又自己回到浴室裡沖洗。

心裡忍不住吐槽宣的幼稚,幹嘛一直要自己稱呼她為老婆,可是又有一股暖流淌入心底,她們剛剛才一起做了那麼親密的事,她對自己的稱呼還那麼在意,並且自己也不討厭,她對自己的這種霸道,反而有種幸福感,這樣的感覺,暖暖的,很是美Sm2WakOTztKdch_dH_aB0kK1_mtm0!d+qM+T&3ht-fGZ!3$CB5好。

「怎麼不把頭髮吹乾?」

從浴室出來的宣看雨坐在那裡傻乎乎的,又把雨拉cxBd9M&lEX_)@ZW-k4hp)si9q([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過來坐在自己身前,細心地幫雨把頭髮吹乾。偌大的房間裡吹風筒嗡嗡作響,宣一手拿著吹風機,一手輕輕撩撥著雨的頭髮,空氣裡瀰漫著宣身上沐浴乳的香氣,沁入雨的氣息,再一次提醒著雨,自己剛剛跟這個人所做的事情,臉不由得又熱起來。

「你想睡了嗎?」替雨和自己吹完頭髮的宣看了看牆上的鐘,十點整。

「還好,只是有點冷。」

「蓋被吧?」手中的被已經蓋在雨身上,並且輕輕在雨額前一吻,自己卻回到隔壁那另一張雙人床去。

雨有點失落,那一瞬間竟然有種希望宣抱著自己睡的想法?思緒又回到浴室的那一幕,自己的身體面對她的動作是那樣誠實而真摯,而自己竟然不抗拒而且是那麼忘我地去配合她,她們交合的時候是那麼有默契,自己是渴望著被這個人擁有的?心裡的陰霾突然煙消雲散,為什麼要那麼糾結,順其自然就好了啊,為什麼-T3nN0!t9xebC7yYlc+iGDcTA8DH$KR8aqMNLw0x3NwkEv!Lg2要想那麼多?既然自己是渴望宣的,為什麼要隱藏?這不就是自己所說的那個情感來的時候嗎?

豁然開朗,雨解開自己的浴袍的帶子,鑽進宣的被窩裡,從後抱著宣。

「宣,你睡著了嗎?」

宣沒回應,雨想了一下,又把自己貼近宣的背後。

「老婆…你睡了嗎?」壓低聲量的語氣更軟糯嬌嗲。

「還沒,怎麼了?」

「老婆,我好冷,你抱抱我好不好?」

雨看不見宣的臉都猜到她此時肯定一副奸計得逞的樣子在坏笑!!

「不是說冷嗎?怎麼不把衣服穿好?」窺一眼雨的胸前風光,內心波瀾的宣故作鎮定道。

「想看看能不能色誘到某人。」

「這裡只有我跟你,難不成你想色誘的是我?」

「佔了便宜還明知故問,你很可惡耶!」雨很不滿地在宣的腰間捏了一把。

「我佔了你便宜?某人剛剛明明很享受來著,不是還求我狠狠地幹你嗎?」

「那…那明明是你誤導我的!」

「我怎麼誤導你了?我又沒有強迫你說?」

「還說沒有,在人家身上四處點火還…還故意不給人家…」想起自己被宣的引導下說出那些話,還是有點害羞。

「那我現在給你好不好?」說著又壞笑著靠近雨。

「不要鬧,我們好好聊天。」又一次制止宣的色欲熏心,雨往宣的位置挪了挪,讓兩人更加貼近。

「好,老婆想聊什麼?」一把環抱住雨的腰身,像章魚一樣纏*wb#*y3d+5RO7sdy(GrqXtiF*z!7xmF5)GCZuPu(LNV-=P)20n住雨,宣一本正經的模樣讓雨的心像灌了蜜糖般甜蜜。

「為什麼你懂那麼多?」

「什麼?啊~~那個,8v9(dvlaKeJ(OJ9e(JQEmfwiDF!irC$ib3Z0$kNZdJEK1AiWtp那是當然的啊,為了讓我老婆舒服啊,當然要下點功夫了!」知道雨問的是什麼,宣顯然為自己的技術驕傲不已。

…雨的臉刷一下又紅了。

「胡說八道。」

「我胡說八道?那老婆倒是跟我說說看啊,剛jO1prK-KpzM*VMC#[email protected]+v!D(BE3z06-3Dn剛你…舒服嗎?」特意加重了那句「舒服嗎」的語氣,雨覺得自己下一秒就會衝上去把宣暴打一頓。可是還是被肢體語言出賣了,她不回答,輕輕點了點頭,伸手抱住了宣。

「老婆,聊天就是要有問有答,那是禮貌哦?」

「舒服…跟你做愛…很舒服…」說出口還是羞得不行,乾脆把自己埋進宣的懷裡。

「雨,我愛你,好愛好愛你。」雨環抱著宣的手越抱越緊,彷彿這也是她的答案。

「寶貝,你沒有回答我?」

那麼親密的事情的都做了還問,是太直白還是太腹黑?結論還是腹黑程度居多,在心裡小+!-2XXwi)kVt9g(8exna%)IVUHYSFS%%tt%LU5!!9d7i=pULSF小掙扎了一陣子,雨有所決定。

「這麼傻的問題,既然你問了,我想我有必要好好地,認真地,給你答案。」欺身而上,雨騎在宣身上,深呼吸一下,面對著宣脫下自己的浴袍,也把宣的YNk-H7$r5Sm9eraFw85c#B^l$++gRSQg6iAnu06DLrL=3x$Dhn浴袍解開,抓起宣的手,放在自己的胸前,按著宣的手,順著時鐘揉搓著柔軟,向前一傾,把小巧的乳頭送到宣的嘴裡,宣也毫不客氣的吸吮著,舔舐著,發出滋滋的聲音。

「嗯…」舒服的感官讓雨倒吸一口氣,忍不住發出誘人的輕哼,宣放開兩顆被口水滋潤而變得硬挺的蓓蕾,躁動著想起身,雨搖了搖頭,把宣按回床上。俯下身,用自己的雙乳摩擦著宣的雙乳,聞著宣的頸項,舌頭輕舔著,從頸項遊走到鎖骨,耳垂,到胸前的兩個果實,輕輕啃咬著,狠狠在宣胸前吸吮著,直到種出幾顆可愛的草莓,再回去調戲敏感qXMfZz(2yZQc9%[email protected]%T^[email protected]的耳垂。

感覺到宣的呼吸越來越急速,雨腦海中只有一個想法,就是讓宣感受一下,自己對她是什麼樣的情感,又可以為她做到3r9h*[email protected]%^mH什麼地步。

溫熱的舌頭靈活而殷勤地耕耘著每一寸肌膚,輾轉間已經經過小腹來到神秘的花園,短暫的停留,熾熱的眼神對上宣浸染了慾望的雙眼,戲虐地看著宣,舌頭不安分地靠近那顆已經在不安跳躍的小荳子,舌頭接觸到小荳子的瞬間,宣不自禁顫抖,讓雨滿意地笑了,玩心頓起,時而急促,時而緩慢地舔舐著,宣的腰肢也不受控制地隨著雨的節奏扭動著,但是宣深深的把自己的呻吟埋進枕頭裡讓雨有點不滿,她也希望聽見宣因自己而愉悅的聲音,於是更刻意的用舌尖逗弄著那個小荳)s-M^-t+2v$mGCNX(c(K&Zz9RyT%2DJ8LJbaSjOKPOdbCLx#H8子,並且用食指交替著舌頭加以撩撥按壓。

「嗯啊~寶貝!」

「怎麼了,親愛的?」

「不可以這樣,很髒!」

「不髒,宣的味道,我很喜歡!」

害怕自己會發出什麼羞恥的聲音,宣死死的咬緊S$V+A_KhPGytlFv1Iua4W+_dc0b9=)6BLI+#%Txg$!^[email protected]自己的牙關,可惜雨不會由著她,直接把那顆小荳子含進嘴裡,再用舌頭頂出來,一遍又一遍地重複著。

「嗯啊…雨!好舒服…」宣終於還是按耐不住地叫出聲,雨挺滿意,更加賣力地討好著她。

「寶貝真乖,就是這樣,讓我聽到你,我才知道你想要什麼。」

「雨…雨…嗯啊…雨…」

「還要更多嗎?」

「要~要~給我…」

想起自己在浴室裡被引導而吐出的話語,雨也瞬間切換到腹黑模式,渾然天成。

「要什麼?」

「要跟雨,狠狠地做愛…雨…給我…我要…嗯啊…我要啊…」

「真拿你沒辦法,好好享受吧,寶貝!」然後手指和舌頭同時加速加重地攻擊蹂躪那小小的荳子,直到宣全身828RXUZftUTrauYb0LGbjVfp1BWhrChwY4Y+$Zxg9INps*A*#g顫抖,雙腿抵著雨的頭不讓她靠近。

「寶貝,還要嗎?再給你多一點。」

雨的手指往花園探去,卻在外面探索著,沒有離去,卻也一直不肯進去。

「啊…雨…嗯啊…進去…進去啊…啊」宣已經不受控制地u4iiYjUponkchxx3-*k6rPogMk#mLH=#)e$Oh-lY#TjRJMx38p呻吟著,懇求著,雨卻還是無動於衷地在洞口徘徊,直到宣抓起她的手去撫摸著那片密林。

「嗯…啊…雨…給我…嗯啊…雨…」

「岳旼宣,你要好好記住,你是我的,除了我,沒人可以讓你這麼淫蕩。」食指輕輕滑入,慢慢的動著手指,突然的入侵讓宣僵直了身體,雨有點心疼,愛戀地吻QR$fBKz-nNBK6uYjG)nLT5zK7K#1hErAWsxND9jzXCYAqQ7hnN著她,繼續賣力地逗弄宣的身體,感覺到緊緻陰道變得滑潤,才開始抽動。

「雨…給我…我要…啊…啊…」

沒入第二根手指,第ohM3H=J95G!8xOhUWohlZbit1#c2Q_Zym^QLQm4_F^h54yW*n0三根手指,雨加速手指律動,同時親吻著宣胸前的軟肉,啃咬著兩顆花蕾,沒入手指的瞬間又狠狠地按壓嬌弱的荳子,已經被雨欺負得紅腫不堪了。

夜正精彩,房間裡只剩下放浪的呻吟和喘息,可以確定的是,她們之間才拉開了序幕…

作者:田爭雨文

看18禁日記全系列作品

看田爭雨文的作品百合之戀改編小說

年輕的醫生閔秀一直害怕爸媽會發現他是同志,於是他決定撒個彌天大謊:和漂亮同事孝真結婚!但孝真其實是個拉拉,和愛人就住在閔秀對門,因此兩人就開始了假裝是異性戀的「偽同居」生活。一切看來是如此順利,直到閔秀的爸媽起了疑心,拆穿了謊言,閔秀這才明白,為了討好他人而活通常只會帶來傷害。

30秒註冊,馬上看《兩場婚禮一場葬禮》

延伸閱讀

妳也會喜歡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