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早上出發,五個小時的車程,她們抵達高原的時候已經是下午三點了,撇去車上發生那一幕讓人臉紅心跳的事情,兩人都餓得不像話,週末的高原人潮洶湧,來來往往的車子也把路況塞得夠嗆,高原的冷冽讓火鍋店也都擠滿了人,所幸雨有前車之鑒,這次她已經預先打電話來預留了火鍋座位,直接走進去坐下就可以吃了。那是兩人份的火鍋,海鮮、豬肉片、豆腐、雞蛋是兩人份的,托高原盛產蔬菜的福,多數火鍋店都會無限量提供的新鮮蔬菜。還在為車上的事情跟自己嘔氣,雨一直不肯DUe13merI(1(9DOp38Xjhr^7Tuhmqvl(hiXeTJ4%qhv5wIVZAb主動跟宣說話,宣倒也不惱,安份地給雨燙海鮮、燙豬肉片,吹了吹,夾到雨的碗裡,燙了半熟蛋給雨,還親自剝蝦子,雨縱然不情願但還是吃下去了。

其實雨並不是生氣宣,而是生氣自己,身體稍微被宣觸碰一下,就敏感得不像話真是太丟臉了!

「蝦子怎麼不吃?涼了就不好吃了,乖,趁熱吃。」2BfQ_B8YSv=CtGtEuBJ8jX5+aoe9p0B%@S$=Ql([email protected]!q被當成小孩子般哄的雨臉色不甚好看,但是聽著宣這麼溫柔的語氣又不好繼續再對她不理不睬,只好暫時停止跟自己嘔氣了。

「…那你自己怎麼不吃?」

「我對蝦子敏感,吃了會渾身起紅疹痕癢,很可怕的,你吃吧!」

「那我燙青菜給你。」

「啊~張嘴?」宣又剝了一隻蝦子送到雨嘴邊。

「你不要這樣,很多人!」

「吃個蝦子怎麼了?吃個蝦子都會臉紅?」

「…」被戳中心事的雨不期然又想起車上那一幕,臉又刷地紅了起來,硬是用筷子夾過宣r&1-g9)fCe#D7Bt=)M1CQ)Io=*Rd#[email protected]*Zis0%^3zAIG*手中的蝦子自己吃,還不忘狠狠地瞪了宣幾眼,宣笑嘻嘻壞笑著的臉差點沒讓雨掀桌子走人。

都說吃貨很好對付,吃飽就沒事了,一開始不甘不願的終究是吃飽了,雨覺得自己現在也沒那麼生氣了。

高原的夜市傍晚五點就開始了,她們4dZhz=!_s=kZaSW+j_JIOf%f$h9JJt6N*[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去確認了酒店,拿到鑰匙,上酒店房間放下行李又繼續往夜市走去。從酒店去夜市的距離不遠,但是天開始暗下來了,人流卻絲毫沒有減少,雨很自然地又再把宣的手緊緊牽住,好像怕宣走丟了一樣。

因為氣候的關係,除了各式各樣的新鮮蔬菜,高原的夜市賣的都是熱騰騰,吃了暖乎乎的小吃,蒸地瓜、烤玉米、排骨湯、烤肉串什麼的。才走了不一會兒,雨的手裡已經多了一根蒸地瓜,看到擠滿了人的排骨湯檔口,雨CWnrwSe76igpRbL!M)Z!H^qGtrv0KSTB+qV*-0RMlBWi5#b($q又饞起嘴來了,把剛剛的事情忘得一乾二淨,拉著宣一屁股坐了下來,看到排骨湯送到面前時喜滋滋的樣子,讓宣覺得心裡一陣暖和。

喝完排骨湯的她們繼續閒逛著,雨察覺到宣時不時在搓手,猜想9jmYISw%6$&!tF(=kzDeMbVS2_D3Luh-5*gl4shOn--x=j4QLI宣是覺得冷了,於是悄悄牽起宣的手,往自己的大衣口袋裡放,自己也覺得暖暖的。雨在一個賣手套的小攤檔前停下,給宣買了一套編織的手套,圍巾和帽子,同時也給自己買了一套。

沒有給宣反駁的機會,一件一件地幫宣把帽子戴上,圍了圍巾,穿上手套,再把自己的也穿戴整齊,才滿意地把自己的手指塞進宣的手指間,十指緊扣地繼續走夜市。對她們而言,此時冷6i7p-XAUt6oi+l$h1$sY3d6DD8EP7aQ2XZD8eu^U2$ekjxb$H(冽的高原好像三月的春天般溫暖。

「我們買一個草莓霜淇淋來吃好不好?」看著雨孩子氣地杵著看著草莓霜淇淋兩眼發光的宣一陣失笑,臉上卻是藏不住^)YwzH#rRyF#c(Cb(Q6o^Dva+_2M^)DDg%Y+^B6)^anfe4zy=j的寵溺。

「你這只小饞貓還想吃霜淇淋啊?不冷嗎?」

「冷,所以我們一人一半就不會那麼冷了。」

宣還來不及反應過來,雨已經付了錢跟老闆接過霜淇淋在拍照打卡了。

「好好吃!宣你吃吃看?」

「你怎麼用舔的?」宣看著雨拿著霜淇淋一舔一舔的,眼神越見熾熱,可是雨沉浸在霜淇淋的滋味裡而不自知。

「用咬的太冷我的牙齒受不了啦!」雨說著又從宣手中接過霜淇淋舔了一下。

「牙齒不好還吃霜淇淋,像個小老太婆似的。」

「喂!你夠了哦,我都沒嫌你年紀大你還敢嫌棄我??」

「逛夠了嗎?回去吧?回去洗澡了早點休息,明天還要去走走不是嗎?」

「嗯嗯,我們回去吧!」

「你還有什麼想吃的嗎?」

「沒有了,很飽了。」

你吃飽了,可是我還沒,然而雨聽不見宣的內心獨白。

酒店房卡在雨手上,才剛進房間插好卡卡,開了暖氣,放好包包,冷不防雨又被宣抵在桌上。

「你幹嘛啊?」試著掙脫卻無果。

「幹嘛?你個小妖精,有事沒事就在誘惑我,忍了一整天,現在讓我還怎麼忍?」霸道地附上雨的唇,宣一手把雨拉著貼近自己,一手按著雨的後腦勺,不讓雨有反抗的餘地。雨被動地承受著,整個人軟綿得不像話,空氣都被宣抽走了一樣,%bW)L7*P!&d6+=3E*#CJmIKwgAN0rKOXqFcu-#6+C^YHm4sXl4 短暫的缺氧讓她忘記了掙扎。宣的手不斷在雨身上游走,一會停留在鎖骨處,一會輕觸雨的秘密地帶,最迷戀的還是雨身上的兩團軟肉,下午在大巴被打斷了,現在,沒有任何事情可以阻止她好好的品嘗這迷人的滋味!左手有點粗暴地揉搓著兩團軟肉,右手已經遊走到身後想解開這束縛。

「啊~宣~不要~我還沒洗澡~」雨吳儂軟語的求饒更是讓宣想狠狠地欺負她!

「不要緊的,待會再洗。」

「可是,可是我想上廁所Iopbr+#wdR&y&VWYQF)CmT%y%x#NQ!zd484&wwKMd=G$X_lr7T!」用盡最後一絲力氣推開宣,雨一溜煙地往浴室跑去,「碰」一聲地把門鎖上,這才大口大口的喘著氣,心臟好像快從胸腔裡蹦出來了。

不知道過了多久,平復了呼吸,想起剛剛自己的反應,躊躇著,出去?不出去ews3nTo-8hd^eV-p)D2D)F9BzArlPUeLZ#KzU03_rGEgBmTg+D?怎樣都不對,乾脆洗了澡再出去吧?幸虧酒店的毛巾和洗刷用品都準備好在浴室裡,這才不用又再陷入另一種尷尬。

慢條斯理地脫下自己的衣服,剛剛被宣觸碰過的地方敏感的不像話,解開胸罩的時候不小心蹭到乳頭,身體竟然不自禁地顫了一下,脫下內褲更是羞慘了,都濕透了,如果剛剛沒有逃進浴室恐怕…什麼臉都丟光S=0K)$ZqHq6V(p^T=l*[email protected]#U!gSNo-^了!更恐怖的是,雨竟然期待著宣的進一步動作?!如果讓宣知道了會不會覺得自己很淫蕩?想到這裡雨整個人都不好了。

開著花灑,稍微洗了秘密森林,手又停下了,怎麼洗澡啊?一觸碰到身體任何一個部位,那種可怕的感覺又來[email protected]*1-7hS97)ZGMQ*7UfFVls_M*M6qPLgK0=b5*Ct&d了?!

「雨?」宣在外面敲了敲門。

「啊?怎麼了?」

「我才要問你怎麼了,你進去蠻久了,還沒洗好?洗那麼久不會冷啊?」

…怎麼不冷?可是我洗不了啊,全身上下還在敏感著…

「快好了。」

「那不然你開個門好嗎,我要上廁所?」

糟糕!自己躲在浴室裡,忘了宣一回來就~也沒有上到廁所,憋得很辛苦吧?一想到這裡雨就內疚不已。

「你等一下我幫你開門,等我一下哦?」

開了門鎖,又站回到浴缸裡把簾子拉上,花灑繼續開著,打算裝作洗澡,等宣出去了就稍微洗洗出去了。

「可以了宣,你進來吧!我快洗好了,你先進來上廁所吧?」

一股涼意傳來,浴室的門被打開的聲音,雨知道宣進到浴室裡來了,酒店浴室跟廁所是相接的,自己現在一絲不掛的,隔著一個簾子應該…沒什麼吧?花灑還在開dj98sL4!)[email protected]=LR)8x$ZDQ0sxWNgN5hyiXXN$ze7vx*著,雨屏住呼吸,等到聽見馬桶抽水的聲音,又聽到浴室門被關上的聲音,這才松了一口氣,繼續打算跟敏感的身體戰鬥。

「你怎麼回事?」身後_i%[email protected])XTu9YQraucWqohNUza=amv7usv的簾子突然被拉開,宣從後抱住雨,肌膚接觸的感覺告訴雨,她們兩人此時都是一絲不掛的?!

「那麼大個人了,洗澡都不會?」

「你幹嘛騙我你出去了?」

「我又沒有跟你說我出去了,你幹嘛一直等著我出去?」

「都是你…害人家變得那麼敏感,還抱怨我洗得慢,我也想快點洗好啊…」雨小聲嘀咕著,卻一字不漏地被宣X*You5%XA-Uz)[email protected])22jZ0CrEW0ENF*V3聽進去了。

「是我?害你?變得敏感?」壞心地說著,宣的手已經不安分地,從雨的身後mLJV_cy%(&JO3$YFP03DEw$Ap-Db3spU*t^[email protected]+5RNnaaX環抱到雨身前,兩個手掌準確無誤地覆蓋著雨胸前的軟肉,手指還夾著兩顆可愛的乳頭。

「嗯啊~宣~」

「怎麼了?」

「不要這樣…嗯啊,不要…停啊…我…我現在…很敏感…你不要故意…」

「不要怎樣?這樣?」說著又壞心地對乳頭加重力道,她知道那是雨的敏感點。

「宣…嗯啊…不要啊…」

「還是不要這樣?」手順著時鐘轉動般地,大力揉搓著雨的軟肉。

「嗯啊…不要…」好羞恥,身體在宣的動作下好像都不是自己的LoVJH&IHqkl()N%Yqvy_%kzVUarCfp&vE+!rCe+h5%([email protected](F了,嘴裡漏出來的聲音也不像是自己的,實際上卻又是自己的。

「雨…乖,告訴我,你討厭我觸碰你嗎?」

「沒…有…我…我不討厭…」

「雨,寶貝,讓我幫你好不好?你知道嗎O6s)rA^R7tR^!UKF-(j!A^wmx^Z^b%g4=V!1zn6Ja0u13!6Hx)?人的身體是很奇妙的,只要到了敏感的頂點,就不會敏感了哦?」宣的手指輕輕地,繞著乳頭打轉。

xz#[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Stk*[email protected]_1l=_S「嗯啊…宣…我好難受」漏出來的聲音都好羞恥,可是身體誠實的反應卻隱藏不了,兩腿間傳來的濕意更讓雨羞愧得無地自容。

「乖,雨,很快就不難受了。」宣持續動作著,雨已經不能言語,渾身發軟,如果不是倚著宣,怕是已經軟趴在地上了,宣的膝蓋還時不時故意磨蹭著雨的私密處,揉搓著乳房的雙手也越來越加重了0O-VTq^XtP(j9$!#mbL*ixIrBxGS0G*[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力道,身體裡產生的變化讓雨越加不安,覺得自己快被弄壞了。

「宣…嗯…啊…我現在更難受了!」

「寶貝,乖,把腿鬆開一點,你夾太緊了我沒辦法幫你。」

「嗯…嗯…啊…宣…我好難受…」

「啊~宣~不要~我還沒洗澡~」雨吳儂軟語的求饒更是讓宣想狠狠地欺負她!

「讓我進去,好好地疼你,就不難受了,乖,讓我進去。」顧不上羞恥,腦袋已經不能思考,雨呻吟著,不安地扭動著v!ZmvD53TO#IZEYDLw-*t7if)[email protected]%Su=!7SR*I-hza1V自己的腰肢,宣的膝蓋隱隱摩擦的感覺讓她快瘋了!身體比嘴巴誠實,雨已經主動迎合宣的入侵,可是宣並沒有如願地讓雨釋然,在私密處流連的手指讓雨更加焦躁難耐。

「宣…我好難受…」

「怎麼了寶貝?」

「下面,下面,都濕了,好奇怪!」

「下面希望我怎樣?」

「我不知道…嗯啊…好難受…」

「求我。」

「求…求你…什麼?」

「求我…狠狠地幹你。」

「唔啊…不要…好丟臉…宣…不要…」

手指輕輕在那顆荳子處一按,雨整個人都顫抖了起來,宣的手指又壞心地離開,存心讓雨難受。

「宣…我好難受…求你…」

「求我什麼?」

「求你…幹我…幹我…狠狠地幹我…」

「我是誰?」

「宣…」

「叫我老婆…」

「老婆…」

「我的寶貝,好乖,把腿張開一點,我讓你好好的舒服。」感覺到雨的鬆懈,宣的手指狠狠地按壓著腫脹的小紅荳,兩邊乳房被狠狠揉著、搓著,擠壓成各種形狀,終於,雨到達了那個敏感的頂點…再也站不住,宣讓她靠著自己,兩人一起躺在浴缸裡,宣的雙手繼5V2R$9eh6FUG*hs9wtzj5AzOV43h95cx8BCC0MoPhd^=IMQMRm續勞動著,繼續向第二個,第三個頂點出發,浴室的氣氛變得微妙,雨緊緊貼著宣,手已經往後摟住宣的脖子,拱起自己的身體,把自己的兩個乳房往宣手裡送,她的呻吟聲,持續漫延著….

作者:田爭雨文

看18禁日記全系列作品

看田爭雨文的作品百合之戀改編小說

2019年香港同志共融指數暨頒獎典禮即將在5月14日於尖沙咀Hotel ICON公布及舉行,也為當週即將到來的2019「國際不再恐同日」提前暖身。

快加入300位以上的LGBTQ盟友,一同慶祝過去一年為香港同志共融所做的努力,欲瞭解更多或購票參加,請至Community Business網站 #IMPACTxAsia #Time4ChangeHK

加入拉拉台的官方LINE帳號:直接搜尋名稱LalaTai 拉拉台、

帳號:@hoz8939i (要加@唷!)或者點下面圖片成為我們的好友!

妳不可錯過的西斯文!拉拉台火紅最新女女情慾專欄18禁日記等妳來看!

延伸閱讀

妳也會喜歡

回應

親愛的,您要瀏覽的網頁含有成人內容
我們需要確定您有沒有年滿18歲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