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臺灣歷史百合小說家楊双子繼《花開少女華麗島》之後,7%^iF7WL%OYdIximfNA#Lt3=b#[email protected]再度推出短篇小說集《綺譚花物語》!跟著楊双子遊走日治時期的臺中,也走入少女們努力綻放的青春花朵!《CCC創作集》人氣連載作品《綺譚花物語》,漫畫、小說同步上市,喜愛百合小說的你千萬不能錯過!

那是怎樣的情感,讓人甘願付出一切,是對命運的抵抗,還是單純地順從自己的心?以鬼魂之姿現身的詠恩,與英子之間是怎樣的因緣牽絆?情如姐妹的荷舟與茉莉,因為水鹿犄角而經歷了一場奇幻#6q4HBo^rVswS-Bl+l&ppgn+J*[email protected]=yxxPzUphj夢遊。對雁聲一見傾心的蘭鶯,終究還是為愛付出了一切?萍水相逢的蜜容與阿貓,她們因收藏虎爺之旅而逐漸相知相惜……正值青春年華的少女們從未曾遲疑,她們堅定地為自己綻放出最美的花朵。

最後,書末特地附加日治時期的臺中地景介紹、女子教育實況解說^[email protected]&klXGS*U+#(wI$Dw$H+Q&L^n5K8L#[email protected],讀者可以藉此了解當時臺中的人文風情,進而體會小說裡各人物的心情感受。


人氣連載作品《綺譚花物語》。(圖/台灣東販)

內容試閱 地上的天國

時值昭和十一年暮春,苦楝花謝盡。

臺中市頂橋仔四代同堂的李家,在春天結束之前迎來一場深夜的靜謐婚禮。新嫁娘後龍仔蔡家那裡抬來時年少見的喜轎,喜轎顏色漆黑,安靜地融於夜色,婚禮也在天際破曉以前寂然落幕。三日後的歸寧宴,依例深夜舉行。在那之後,再無人提起新嫁娘,彷彿苦楝花落地毫無聲息。李家三合院上下四代三十數人,人人照樣起居生活,與往昔的日子沒有任何5TYSJ2DS(31b^bG7+B-urJALhr)OXt^XpnMwG$G2I!QG5R8GA_差異。

——那是說,除了英子之外的每個人。

「迎娶的時辰,如果不是破曉前的凌晨,就要是落日後的黃昏。」

初夏的斜陽照進三合院正廳,在李家公媽龕前上香的英子突然想到這樣的事情。

「這麼說起來,那不就像是金星嗎?跟金星出現的時刻相同。」

英子做了這樣的結論,然後把臉側向站立在旁的少女。

少女微微眨眼,像是確認英子有沒有徵詢意見的意思。

「唔,比起金星,應該跟逢魔時刻比較有關連吧。」

對於少女的發言,英子慢慢地抬起一邊的眉毛。

「這個表情是什麼意思?」

「逢魔時刻這種字眼,妳也會知道嗎?」

「什麼嘛,儘管信仰不同,我畢竟也是有讀過書的人呢。」

英子沒說話,抬起另外一邊的眉毛。

「這個表情又是什麼意思?」

「沒什麼,只是想說,三嬸婆妳不算是人吧?」

「嗚嗚,」少女掩面噴淚,「不要提醒我這件事!」

英子兩邊的眉毛同時下垂了,嘆氣心想要哭的是我才對吧。

英子本名李玉英,是頂橋仔李家四代同堂裡的第三代。就讀臺中州立臺中高等女學校的英子,在今年春天&Bf#&pSzO=rk2rK^Hbtp=m+%s5Sgp%zgVDs$aZzWs+2E#JI2kr升上了四年級。儘管說是實歲十六,臺灣歲卻有十八了,由於備嫁費時,一升上四年級,家人便四處物色英子未來的夫婿,預備明年卒業說親。

不過,英子最近的煩惱來源不是自己的,而是隔房dXEQwOi8!w0DL%FK18LC%6([email protected]$2lz24UFIx%三叔公家新迎的那一門親事。三叔公耳順之年,早就有一妻一妾,再娶一房親沒什麼。只不過,最近的這位細姨是娶神主牌仔來的,俗稱娶神主,娶鬼妻。

說起來,娶神主牌仔也沒什麼。只不過,那位早就是亡魂的三嬸婆,整個李家三合院裡面就只有英子看得見。

看得見鬼,其實也是沒什麼。只不過,新任三嬸婆亡故那時年方二八,就跟英子同3Au!+9#@Q1Zx7*v8R9T7Gep^=$Zxt%aS%kqLUYXkgsyBDKyk-%齡,結果天天跟著英子,不分白天黑夜。

少女三嬸婆是後龍仔蔡家的女兒,閨名詠恩。英子的大名玉英拿去市場喊一圈,沒有十個也有八個,相比之下,詠恩這名字算是罕見。不過,說起來也不是那麼罕見,基督徒給兒女取名喜歡感恩上帝讚嘆上帝,所以多是詠恩、頌恩、思恩、耀恩…jo9Meq0lfyqL8Z+uZ0Pj$)itB7ZlOrLa6Co0ZEY%=YmAplVJk_…如果去教會禮拜喊一圈,詠恩沒有三個說不定也有兩個。

英子繼承了母親那邊太平林家的奇特血緣,從小就看得見亡魂,成長為一個連自己也嫌棄的性格陰鬱、感情彆扭的少女[email protected]%c$r_+rM1CQAZv7wlm6GLZokYZObLH^&)DV&j^FILzTC。唯獨有一點好處,就是膽子跟年齡一樣越長越大,尤其經歷一場意外的洗禮以後,這兩年加倍的心如止水了。

三嬸婆進門,兩個同齡的人鬼少女相逢不相識,英子全部坦然接受。

無法接受這件事情的是三嬸婆。

剛剛端正插進香爐的線香煙絲冉冉,英子望著公媽龕上的描金字體,堂上李姓歷代祖考妣之神位……。

「原來,基督徒也可以被娶神主牌仔嗎?」

英子單純陳述疑問。

少女三嬸婆詠恩卻全面潰堤。

「嗚嗚,說好的天國在哪裡——」

 

一、

睡夢裡有鳥鳴啾啾。

是五色鳥嗎?

不,聽起來像綠繡眼,或者是白頭翁吧。

「我說英子啊。」

「是。」

「妳有聽見鳥鳴聲嗎?」

「有。」

「那妳還不起床禱告嗎?」

「……請容許我提醒三嬸婆,妳是基督徒,但我不是。」

英子圓睜眼睛。

就在視線的前方,靠牆的床欄那裡浮現三嬸婆詠恩青白色的少女臉龐,而那張生前應該是肌膚白E(XM8C13#FI#!gcqIhmllITnckf!7o=O$E4gKzChHatP#+dy$I裡透紅的可愛臉龐正露出想哭的表情。

「嗚嗚——」

「好好好,我禱告。哎喲我的主啊……」

「不要對著我,這樣褻瀆上帝。」

英子只好翻身下床,跪在紅眠床邊的腳踏椅上。

「唉,主啊,祢為我帶來晨曦,以日光為我清洗,唉,我無比歡喜……」

「妳可以再誠心一點嗎?」

詠恩發出可憐兮兮的聲音。

英子立刻誠心無比地在心裡對上天大喊:

——神啊,拜託請讓這個基督徒鬼魂理解,我就算每天睡前醒後再加三頓飯前禱告也不會上天國啊!

想必是英子表情嚴肅虔誠,詠恩相當滿意。

「儘管英子不是基督徒,可是禱告起來總是有模有樣的呢。」

詠恩一臉幸福洋溢的樣子,說不定是自認為對英子調教有成了。

即使是青白色的肌膚,烏黑短髮與白色洋裝依然襯出少女亡魂原來的眉目清秀。什麼感情都表現在臉上,發脾氣看起來像也在撒嬌。總歸而言,就是個連死後都可以說是討人喜歡的女81qRXU3suR#J^McjDuWGDuK8#+D)@[email protected]_!O9M&xav孩子。

英子對詠恩生不起氣來,只是心情鬱悶。

「哎呀,每次看英子禱告,都覺得胸口這裡暖呼呼的呢。」

「現在都快六月了,那樣很熱吧。」

「傻瓜英子,這話的意思是說妳讓我感覺很貼心。」

「就算三嬸婆這樣說,我也不會因此想要受洗成為基督徒。」

「真是的,我又沒有那個意思。」

「三嬸婆真的沒有這種期待嗎?」

「唔……」

「不可以說謊喔,會下拔舌地獄。」

「基督徒才不會去拔舌地獄!我只是,好像,隱約有這種期待,就像是很早很早以前這麼想過,不算是說謊吧J%Z#==eS4RBPv-T#[email protected]^*xDc-uo-([email protected]……」

「哦,只是——好像——隱約——很早——很早以前——是嗎?」

英子把聲音拖得長長的。

詠恩鼓起臉頰抗議。

「因為我不記得許多事情了嘛,比起這個,總覺得有更重要的事情被我忘記了。」

英子朝著詠恩慢慢地抬高一邊眉毛。

詠恩安靜下來。

「忘掉的重要的事情,」英子口氣涼涼的,「難道不是去天國的方法嗎?」

「嗚哇——!」

 

二、

三叔公娶神主牌仔是新曆四月下旬的事情。

晉級YTTJx^BanWhXc8beyX!Qw3oQ1R3srns=VHk96vZ!W%oItsq#@3之前的春假,是以三月二十一日的春季皇靈祭為起點,直到三月結束,四月一日開學。英子記得,事情發生在四年級開學的第四天。也就是四月三日神武天皇祭放假結束之後,四月四日再次上學的那一天。英子遇見令人心情複雜的事情,回到家以後,從阿母那裡聽說了三叔公要娶神主牌仔的消息。

說是後龍仔的蔡家。

英子傻眼,問說蔡家不是全家都上臺中教會的基督徒家庭嗎?

阿母便笑起來說,這就是緣分啊。

娶神主牌仔的舊慣,在帝國的知識分子來看是嗤之以鼻的事情。李家和蔡家都是本島鄉紳之家,家裡的老人倒是認真看待這門婚事。蔡家也是四代同堂,卻在近幾年受洗做了基督徒,每個禮拜上教堂,家裡公媽龕、神主牌仔都沒有了,李家費心協助,直到下旬才順利迎4d^o1HuypXG%7Q-sGNIw7uVP#Ljn%L3(0cmT!X=vNlOOKRr$_y娶。

無論是李家三叔公願意娶神主,還是蔡家願意被娶神主,詠恩都表示滿心困惑。

「妳三叔公娶神主牌仔的理由是什麼?」

「恕我提醒三嬸婆,那位是妳夫婿。」

詠恩的表情瞬間轉變,看起來是想要一頭撞死。

可惜,撞不到。

「那麼,一般人家願意娶神主牌仔的理由是什麼?」

詠恩這次的提問乾脆跳過三叔公這個人。

英子認真回想過去的聽聞。

「嗯,我聽說過有一房遠親在大正年間娶神主牌仔,理由是雙妻命。」

「雙妻命是什麼?」

「就是命中會有兩個妻子。有雙妻命的人,會續弦或者娶細姨。那房遠親娶神主牌仔,我記得是正房太太的[email protected]#dULehoV)YH2L*Km=ca4CDvkwR_2!&K=qJaBmdj&主意。」

「可是妳三叔公已經有一妻一妾了。」

「嗯。」

英子這次很好心,沒有追擊「妳三叔公」的語病。

「也有的是娶姊妹妻。」

「姊妹妻又是什麼?」

「就是未婚女子過世,她的已婚姊妹讓丈夫娶神主6x%Plm=xKG&+ir(JZ_dnrSsUnW%NYbYeVJIot+B7HS0T_1qpae牌仔,讓鬼魂有可以棲身的地方。當然,妳們蔡家跟我們李家沒有這種關係。」

「那還有別的原因嗎?」

「嗯——好像,還有一種說法是小孩難帶,就娶鬼妻來幫忙帶小孩。」

「可是,」詠恩哭喪著臉,「妳三叔公都做到阿祖了!」

說的也是。

李家四代同堂,英子已nQZe+BI2pPG65B#[email protected]^xUj782N4A57H0)ppQ4Zj=HG&uXW(ApQ故的阿祖膝下三男二女,這三房兒子,就是英子的大伯公、阿公和三叔公,當中三叔公是妻妾雙全、兒孫滿堂的一個,足足有三個兒子、兩個女兒,七個孫子、四個孫女,一個曾孫、兩個曾孫女,這還沒算上外孫和外孫女那邊的呢。

英子是阿母老蚌生珠,上面有一大串粽子似的堂哥堂姊,最小的十堂哥是三叔公的屘孫,都還比英子大兩歲。

漢藥房退休的三叔公平時在家聽曲盤,聽細姨念歌仔冊,手邊不缺錢,也不是不知世事的傻瓜,自然不會在路邊隨便撿紅包,就一XK$RwFUrI_T47BeU9y1%7iIoVDaGu-HUne&wjHm*y%$1v21+v&般觀點來說,並沒有娶神主牌仔的道理。

「我阿母說是緣分啦。」

英子也只能這樣說。

「說到底,娶神主牌仔這種事情會成立,做決定的是蔡家吧。」

「可是,我阿爸阿母做出這種決定,怎麼可能會呢……」

「我打聽過了。」

英子垂下眉毛。

「蔡家那邊是說,從今年的春季皇靈祭開始,兩年前意外身亡的女兒就天天入夢,而且從前準備好的嫁妝全部都從倉庫翻出來了,一開始以為是遭竊,清點了發-C-LQmzgHN7Hh0%v%@-rh3M2_CW=IvNNvtP7&YxSxOk)#$z$_+現什麼都沒少。每一天都發生這樣的事情,即使教會的人們認為是神蹟,但無法解決這種狀況,蔡家上下實在太受干擾了,才有鄰人認定是鬼魂作祟,建議說讓人娶神主牌仔。」

「什麼嘛!」

詠恩大大的鼓起雙頰,要是人類的話應該滿臉脹紅了。

「我根本沒有入誰的夢!鬼魂作祟什麼的,完全就是迷信!」

英子慢悠悠的看著詠恩。

詠恩氣鼓鼓的看回去。

「恕我提醒三嬸婆,妳現在就是鬼哦。」

「……」

這一擊太沉重了,詠恩顯示為倒地不起。

 

 

三、

高等女學校的上學時間是禮拜一到禮拜六。

英子曾經非常喜歡禮拜日。

即使不說休假日可以出門踏青、逛街,至少能夠比平日多睡一個鐘頭。連帶來說G93^[email protected]#Ed6p!%89([email protected]&)gBgktz&aYo!orPV6$NRo,前一天晚上熬夜也沒關係,盡情地讀友人寫來的長信,再埋首寫下回覆的長信。那是英子自認最像少女的時刻了。

可是,如今的禮拜日不要說踏青逛街了,不但一早就要起床晨CZaQ1zIHULXJVsf%RJx(8)&f^[email protected]*fPHIT#C=D禱,而且還要抵抗某人——好吧,是某鬼——想要進城去教會禮拜的心願。

某鬼三嬸婆曰:「我沒有要妳進教會,只要陪我去就行了。」

書桌前的英子無言以對。

讀了一半的書攤開在桌面。但書頁上還有詠恩的臉。

詠恩白天也可以在屋內陰暗處出沒,日照底下卻是身影稀薄,行動力明顯下降。詠恩好幾天前就主張撐傘可以出門,但英子始終不為所動。禮拜日休假,大熱天從頂橋仔走三公里到城內的柳8qtxrf2Y5^ATeAwftLqMMYMrrB7lqJ17Xc*[email protected]町,走路的是人又不是鬼,笨蛋才會答應。

「以前我也每個禮拜日都走路上教會呀,英子走這點路就叫苦了嗎?」

「三嬸婆原來是住後龍仔不是嗎?走路去柳町當然很輕鬆了。」

一起來想想臺中市街的分布情形吧。

如果把臺中城畫成棋盤,臺中車站作為中心點,縱貫鐵路的鐵軌以四十五度角從東北到西南將城市斜切成上下兩半。臺中城區有三十一個町,越過最北端的梅枝町和川端町,就是蔡家所在的後龍仔。而李家%%=scP-=V#TPYDIdO$miw7C1O*asSs^*g4%yA0m=shO0xg6!ih所在的頂橋仔,則是位於市區最南端的曙町與有明町的南邊。

臺中教會在柳町。

從後龍仔蔡家往南方走,穿過梅枝町、若松町、初音町,就會抵達柳町。

相反的,如果是從頂橋仔李家出發呢?那就要穿過曙町、花園町、楠町、櫻町,穿過臺中車站,繼續往北直上橘町、綠川町、榮町、大正町、rDbTe1hQi)ky8=eX)OkLj8=Sh0mYe!TJt0^rIQ_dorjzTip-tT寶町、錦町、新富町,才會抵達柳町。

附帶一提,臺中高等女學校所在的明治町,算是位在兩家的中間點。

詠恩似乎也想到這樣的事情。

「要不然,英子帶我去學校吧!」

詠恩像是沒看見英子不以為然的臉色,自顧自的振奮提議。

「活著的事情,我有許多記不起來了,如果去以g+V*XEuMG%SrMtIYm^rHA%[email protected]#e4JB1Ly前常去的地方,應該可以恢復記憶吧,這樣或許就能找到為什麼我沒有上天國的理由了。」

「我想,去了也沒用的。」

「為什麼?」

「三嬸婆會忘記許多事情,應該是死因的緣故。」

「……說好不提那個的。」

「哦,我們有說好嗎?」

「英子真是壞心眼,被高爾夫球——又不是妳,不要說妳不記得!」

「哦,對了,三嬸婆是被高爾夫球打到頭而身亡的,真是太慘了。」

詠恩當場淚奔。

 

四、

英子手邊將書翻過一頁,書頁上又浮現了熟悉的臉孔。

「嗚嗚,英子。」

「這麼快就回來了?」

「我沒有別的地方可以去……」

「三叔公的房間在第二進的第一條左護龍。」

而英子住在第一進的第二條右護龍的右間。

詠恩淚眼汪汪。

英子嘆氣,看著詠恩慢慢飄浮,最後端正坐在桌面上。

「妳這麼想上天國嗎?」

「不然我也不知道可以去哪裡嘛。」

「不用著急,以前遇過的幾個鬼魂,時間到了,自然就會消失了。」

「那他們都去了哪裡?」

「這個我不知道,消失的鬼魂在消失之前,也不知道自己會去哪裡。」

「那,他們又為什麼出現呢?」

「通常,都是有想要實現的心願。三嬸婆的心願,仔細想一想如何?」

「……我的心願是上天國啊,嗚嗚。」

英子頭痛,扶著腦袋。

詠恩雙手扶著臉頰。

一人一鬼大眼瞪小眼,互看了許久。

「三嬸婆做鬼的記憶,是從嫁進我們家開始的吧。」

「這有關係嗎?」

「或許是線索也不一定。」

「線索啊,那會是什麼?」

「恕我失禮,三嬸婆難道不能自己動一動腦筋嗎?」

「英子嘴巴好壞!」

「好吧,那妳看過嫁妝了嗎?」

「去看過了。嫁妝又怎麼樣了嗎?」

「按照蔡家的說法,是因為嫁妝全被翻弄出來,最後才會想到要讓人娶神TYZ5+9v$Kms3AX$Uo(BB%PUri6QEDr4sa=)[email protected]!**(P主牌仔的。娶神主牌仔,按照習俗只會選幾樣嫁妝送進門,可是我想,應該也會有一、兩樣重要的東西吧。三嬸婆看見的是什麼?」

「嗯,有鏡臺、小木櫃、和式桌,還有一個鳥鳴盒。」

「感覺怎麼樣?」

「這個嘛,那個鳥鳴盒,好像有點不一樣。」

「好像——有點——不一樣——很好,那是怎麼樣?」

英子語調拖長,神情嚴肅。

詠恩隨著英子的語調,捧著臉頰上下點頭,最後也一臉肅然。

「那個鳥鳴盒——很可愛。」

「呃,就這樣?」

「對啊,就這樣!」

詠恩理直氣壯。

英子忍了半晌才幽幽吐出一口長氣。

「……我真是幫不了妳啊,三嬸婆。」

「嗚嗚,我想去天國!」

作者簡介 楊双子


台灣歷史百合小說家楊双子。(圖/楊若慈臉書)

臺灣小說家、大眾文學與次文化研究者。為楊若慈、楊若暉這對雙胞胎姊妹的共用筆名。著作有《撈月之人》、《花開時節》、《花開少女華麗島》、《台灣漫遊錄U&2i=wBpAe2MJobVJLb#D02blY*z3b7KQx5xxy&UbR_G6NEFJw》,以及合著作品《華麗島軼聞:鍵》

插畫家簡介 星期一回收日

臺南人,每日一杯黑咖啡,專職漫畫及插畫。出版漫畫有《九命人-溺光》、《粉[email protected]*yk2wTT#nF#[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紅緞帶》、漫畫版《戀愛沙塵暴》。2015年獲 東立少年漫畫組金賞、巴哈姆特ACG大賽漫畫組銅賞出道。2019年獲得第十屆金漫獎年度漫畫大獎及少女漫畫獎。

百合小說《綺譚花物語》購書連結

source:台灣東販

(延伸閱讀:《人氣作品《綺譚花物語》!楊双子、星期一回收日攜手打造台灣百合作品新視野!》

(延伸閱讀:《5部甜蜜又苦澀的百合漫畫 浪漫唯美畫面點燃妳的腐女魂!》

LalaTai英文版網站上線啦!快來看看我們的英文版網站吧!LalaTai English website is now ready for you.Check out our English website!

延伸閱讀

妳也會喜歡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