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這是我人生中第一篇告白文(也是最後一篇)。

我是個年逾三十的「老處女」,被紅色炸彈轟得千瘡百孔,同學和同事幾乎每個人身邊都有個伴,不論是親戚間還是職場上都不乏詢問我戀愛進度的人。回想起來,年輕的時候對男孩的追求不感興趣,隨著年紀越來越長,偶爾不禁會這麼想:誰都好,早知道就抓一個來告別單身,或至少擺出戀愛史,對任何好奇的人都能有個交待。

當然沒有人會想自稱「老處女」,這是某個同事不經意抛出的稱謂,當時我也懷疑:難道所有人心中都是這般看待我嗎?僅管這種輕視女性自主權的名詞令我產生忿恨的情緒,我卻也清楚地知道這輩子都會這樣生活下去,因為,不論社會的風氣怎麼轉變,「我」就是反對自己正視情感、最頑強的保守派份子!


男男漫畫《純情羅曼史》。(圖/tumblr)

升國中那年,在同學的推薦下接觸了男男漫畫而成為腐女,卻在一次談論漫畫內容時,使我初次對自己的性向提出質疑。她們說,男生無法接受BL漫畫,是因為他們是直男,就像直女不喜歡看百合漫畫一樣。當下雖然也有喜歡看百合漫畫的女同學反駁這個觀點,但我突然心一沉,就算她喜歡百合漫畫,閱讀時的心情和我一定非常不同吧?然而,第一次明確感受到喜歡一個女生,已經是二十幾歲的事了。

畢業後的第一份工作,因為某種原因需要雕塑技能,於是我在同事介紹下前往一間獨立工作室(相關領域的工作室很少,我只能隱晦含糊地帶過)。入門課程會學習泥塑和翻模的技巧,其中翻模需要兩人互相協助,但是我沒有同伴一起上課,老師只好請同事充當模特兒示範翻模的過程。  


(作者因工作學習泥塑和翻模的技巧。圖/娃娃的下午茶)

確認課程中所有製作物都是可以帶走的之後,我問老師:「可以示範翻臉模嗎?」老師翻完臉部之後,我的實作經驗是翻耳模。這大概就是我這輩子最貼近自己真實欲望的一刻。她的美雖稱不上絕世,卻有種令我瞬間屏息不敢直視的魅力。然而,我只和她見過幾次面,也只在午餐時段有機會單獨聊兩句,知道她喜歡女生時,有些欣喜卻也無法對此做出任何反應,課程結束後,偶爾瀏覽她的臉書,僅此而已。日子一久,也漸漸淡忘那個下午的課程,連翻模和泥塑的成品也都封箱收在衣櫃裡。


(《我可以被擁抱嗎?因為太過寂寞而叫了蕾絲邊應召》一書封面。圖/台灣東販)

不久前看了《我可以被擁抱嗎?因為太寂寞而叫了蕾絲邊應召》;該書的作者罹患厭食症,沒有完成學業、也沒有工作,在二十八歲的時候,因為太寂寞而找來同性應召;她將這件事畫成漫畫,引發熱烈迴響,不僅出版成書,也因此改變了她的人生。二十八歲似乎是個轉捩點,即將邁入三十的緊迫感會促使自己做出改變現況的決定。我也在二十八歲時做了一個決定,卻不如該書作者這般幸運,反而使自己導向人生幽暗的低谷。

為了顧及父母的想法和顏面,二十八歲的我決定走向「正常」的人生道路,用三個月的時間接近一個男同事,突破他的心房走到「蓋著棉被純聊天」這一步,卻總在臨門一腳怯步。某次他脫到只剩條內褲,我卻包得像顆棕子,乾了一整瓶艾碧斯都沒能把自己灌醉,心中吶喊著:「糟糕!男人我無法啊!」索性把他灌醉,安然渡過一夜。

雖然我們什麼事也沒有做,卻意外在職場上被傳開來。不知是那男人四處宣傳,還是職場無法避免的八卦謠言,就連曾經喜歡過的前輩也像打落水狗一般,順勢造謠指稱我在工作上有所缺失。自此,我突然不知如何與人來往,也開始在精神科報到;然而,我的身體很快就對藥物產生抗藥性,淺藍色的小藥錠已經無法緩解我的憂鬱症狀,而憂鬱並未使我消瘦,反而因為暴食症而在半年內飆增二十多公斤。


(憂鬱讓作者罹患暴食症。圖/INLIFE Healthcare)

最後,我已經搞不清楚是否真的有許多不堪的流言蜚語?或許,這只是憂鬱所產生的錯覺?無論如何,不管同性與否都不會有人愛我,我也已經沒有力氣再戰鬥了。一年後,我在一片冷嘲熱諷的謾罵聲中離職回到老家,搬遷時做了一次大掃除,衣櫃裡的翻模再次出現,我曾在深夜裡幻想偷偷親吻她的白色臉模,每每取出模子,卻只是清除覆蓋在石膏上的薄薄灰塵,凝視耳模的輪廓,然後再次封箱,塞進衣櫃深處。

作者:匿名

按讚追蹤LalaTai↓↓↓

延伸閱讀

妳也會喜歡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