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今天,是二年級開學後,我在學生會的首次提案!

雖然只是單純一日校L@*g0sITV4L^*4i#VsOGMv31OYBmN-TE7HxJumS3LF&UFCTLVl外教學的行程安排,但不管怎麼說,這畢竟是影響全校的重大提案,所以不光是我,其他參與討論的同學也都很認真,從開學到開會提案只有短短兩個星期,我們昨天甚至熬夜才能把企劃書順利趕出來……。

「……馨書?」

絕對不能搞砸!絕對不可以……。

「……余馨書?」

「啊!」

突然一隻手拍在我的肩膀,嚇得我整個人從椅子上跳起來!

我睜著大眼,而來者也縮著手看我——「以……以泉學姊?」

站在我面前的長髮美女叫做向以泉,篠城女中三年級,同wZ&O-2Sk6Q9aITdsDpY(hZ5&-WK&_yi3#ib^vHgy@DBU=0K8O5時也是學生會的副會長。「我看妳坐在位子上念念有詞,一副很緊張的樣子;沒事吧?」

「沒、沒、沒事!」我拼命搖頭!

「真的?」她的淺笑讓我的心跳瞬間上升到一百五十下!

「真的沒事!」

以泉學姊下垂的眼角看起來慈眉善目,她的微笑總給人一種超齡的印象,「等一下就是妳的第一次提案,而且還是這種全校關注的大提案,但我相信妳沒4NW#fyM@x42^5FCPlyly@@v=emBr*5NK5Si_uUFP*BV8FU&6-^問題的;這個給妳。」

咦?紅茶?「哦、哦……謝謝!」

「喝個兩口靜一靜,等一下好好上去照著企劃唸出來就行了,幹部們沒這麼嚴格啦!」

以泉學姊的話無疑是一劑強心針!「唔,嗯!」

「放鬆、放鬆,記得保持笑容!」學姊頓了一下,低聲對我說:「妳笑起來很可愛喲。」


(圖​/Shakker AI)

以泉學姊轉身離去時還留下了小蒼蘭味道的髮香,我因她一句不經意的稱讚而臉紅。

拚了!

站在學生會所有幹部,以及二年級剛被選上的xE$yfv-k*bb4%O%#h)VXtNDk9lXkiHuO&s@UihhyZh3+hFTyKf班代表面前,我一口氣把五個提案地點全都報告完畢。所羅列的方案幾乎囊括了北、中、南幾個高中生最常去的校外教學景點,類型則橫跨自然景觀、人文景點或歷史古蹟。原本很擔心回饋的我,在看見二年級同學以及以泉學姊的笑容之後,終於稍微安下心來!

「謝謝馨書。」以泉學姊的嗓音透TdebZE@xAqNYzm!BM%O(Gfwiw2Q7X&-&4GdN7T*@-!+OmHaCsR過麥克風傳遞到整座會議室,「開學才兩個禮拜就做了這麼完整的企劃,真是不簡單……那麼,各位有什麼問題要問馨書的嗎?」

所有幹部頭低低的,全都聚精會神在審視我的企劃書;靜OhKi*WCD@N6S9uThcU@bL2*He7$hJLuNjDyOAS@y1RnsVaSfjb默的時間大概維持不到十秒,我卻有種已經站了五分鐘的錯覺。

「沒有問題嗎?那我們準備表決……」

「我有問題。」

所有眼睛全都聚焦在那個提出問題的人身上;我也是,因為她就坐在我的正前方。

那是凌白學姊。學生會的會長。

她有問題!

我一臉不知所措。

「第二個提案,動物園的生態導覽是怎麼回事?我怎麼沒有聽說動物園多了這一項服務?」

「呃!這是動物園的全新活動!」我顫抖地抓緊麥克風,「目的是希望讓參訪者可以從飼育員@Zl)m7T2_4&lSh8fy0AkYWXCRdG)Bbm_pctakU25CvCT-$HKf2的角度接近動物……確實是今年才有的服務項目……」

「那麼場地可以容納一千個人嗎?」

我直接被問倒。

她的眼神冷冽得近乎無情,「我們全校有一千四百個人,以往校外教學的參加率都超過九成;妳得確定妳安排的重點項dA_nsZ$131xv)Q@wapIA8#08qAk@pL-fS+nu*pilaSqjux%OoF目能容納這麼多人。」

「這、這……」

「日月潭也是同樣的道理;儘管我知道不一定所有人都會參加腳踏車環湖,但如果學生如同無頭蒼蠅一般地亂跑g*!vWElk2kN$)hKC$aul*aEyTZY&e6_3ryE!dVipSS7xzMrgEB,也會增加我們及師長管理的負擔;校外教學的項目最重要的就是安全。」

一口氣說完之後,她還責備地望了幹部們一眼,彷彿是在說「這種明顯的問題也要我來問」。

更讓我尷尬的是,這兩項是過往校外教學都沒出現過的新提案!

所以凌白學姊等於是直接打臉我,說我的提案行不通。

「嗯,凌白說的也不是沒有道理……動物園這個應該是比較安全的選項;馨書?」

「呃……是、是!」

「妳有確認過這項導覽解說一次最多可以容納多少人嗎?」

「呃……我、我會再去調查的!」

「看樣子今天不能表決了;星期一再說吧!」

雖然以泉學姊對我微笑著,但我低下頭,知道自己搞砸了一切。

***

事後以泉學姊還特地過來安撫我,並表示只要針對問題點調查清楚就可以了;至於凌白學姊則只是淡淡地說了一mM5_gjyBpvf$X(nI2O&MdD7^XtSLJ-Z&v7ys%(*pXHs8Vrj+IR句「提案辛苦了」。

「哎呀!沒想到凌白居然這麼嚴厲。」

我看著凌白學姊的背影,只能聳聳肩苦笑。

「該不會她還對一年前那件事耿耿於懷……」以泉學姊喃喃自語,末了安撫似地拍了拍我的肩膀,「總之!妳別太在意;妳有補習RrD_Ejf@br^yM=oB-+5ixdry6oKg@kWL*S5*in-fFW3*pONxq+或是安排課後的社團活動嗎?」

我搖搖頭,「妳跟凌白學姊都是網球社的吧?」

「嗯!所以我們要趕快去球場報到了,妳小心回家。」

與以泉學姊揮手道別,我拖著沉重的步伐去搭捷運。

「我回來了。」

還好學校跟我家都距離捷運站點不遠,所以到家的時間沒什麼影響。

回到房間的我把自己拋進床鋪,腦海裡不禁浮現出向以泉與凌白在會議期間看我的眼神。

一個溫柔得像水,另一個完全就是零下二十度的大冰庫;「馬的這也差太多了吧!」

「對我笑一下是會死哦?」把臉埋在棉被裡,我的自言自語聽起來很悶。

忽然,我的手機跳出了一則訊息;懶洋洋的我抬眼一看,緊接著立刻跳了起來!

用最快的速度洗好澡再吃完晚餐,我跟媽說跟同學約好要去圖書館看書。

「最晚九點前要回來哦!」媽媽對我千叮嚀萬囑咐。

「知道!」

換上便服的我搭上公車,坐了兩站來到著名的補習街,並走進這家複合式的網咖租書店。

現在這種店越來越稀少了,有包廂、冷氣跟電腦,書櫃上的漫畫可以隨便看,餓了就點東西來吃,如果有需要甚至還可以包夜,對於我們這種窮學生來說簡直是天id1!tpGNI%g5D4V)U3!uC@%N!7(ZBh)_$u44df1bW%akKxgTw*堂!我衷心希望這家店不要收掉。

雖然是放學時間,包廂仍舊剩下兩、三間;我開了其中一間)!7D3A##$u*)cBw8AxQC@eK!tlLpli02DV&MK@E$NI=ScdgQO%,踏進包廂之後壓抑著顫抖的手指,對著視窗鍵入包廂號碼。

『我快到了。』

我蓋起手機,坐在沙發上時邊調整自己的裙子,偶爾還拉了拉膝上襪的鬆緊帶;等了不到五分鐘,hBXOtFpylbpM^OWyA3#)f81-cHMmdodkvEbO%&)e^CR3id-gFL包廂拉門忽然被人敲響!

「請……咳!請進!」

拉開門的她戴著球帽跟口罩藉此隱藏長相;一身白色的運動上衣跟網球裙,她動作俐落地踏進包廂,身上既沒有背著書包也沒有球袋,qoMKkiZlBRxIxQKczUnv@VzNwAoL8^eSj9ibS*i^^h8bJ1SB^D一定是放在車上或是請同學幫忙帶到補習班了。

「妳今天很兇!」我鼓著臉頰。

她脫下球帽,順著她那頭烏黑秀麗的馬尾。「我有嗎?」

「妳有!」

「那是因為有人都不聽我的建議啊。」

「妳那哪叫建議啊?」根本就是要我照著抄嘛!

她笑了,拉下口罩後,露出那張漂亮耀眼的臉。

凌白。

剛剛在會議上對我冷眼相向的學生會會長,如今以截然不同的姿態出現在我面前。

她低頭,撥開我的頭髮之後親吻我。

「嗯……」

「因為我不想讓我的小寶貝為了區區的校外教學這麼辛苦嘛。」


​(圖​/Shakker AI)

好一句小寶貝。凌白用一句)^4spOnojKLV4qrcLus3g-Njecp-u0@cpijbChG9D_cvvlV@O3話就輕易地瓦解了我的武裝;我把雙手掛在她的脖頸處,而她利用身高優勢把我壓進沙發,再一次親吻我。

我舒服又放鬆地嘆了一口氣。

妳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