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青春,就像許沐樂看過的,一簍一簍的、飽含海味的、張揚野氣的新鱻,漁人將那些濕漉漉的水嫩上架,r4HpVF$oix!3B6s#9RF!TC0&)eA0zEy3pA^f2qO#CS*L)Yek(^在陽光曝曬下,日復一日,水分自然蒸散,曬乾熟成後取下,哪日餐桌前、舌尖上會嚐到一抹苦鹹,它已不再青春,而是成長滋味。

週六夜晚,猶如從生活長泳中破水q$5=lPwqe8@Rpz4txu-@CD7jiQ!3%0TyS($In^(0NluifZQK7A而出換口氣的片刻,上一週的窒息感總算遠離,下一週缺氧的繁忙尚未來臨。五坪大的獨立套房,一盞日光白燈充盈整個空間,無聲的曬著沐樂,那一簍今年25歲的漁獲中的一尾。

搬回家鄉,怎麼不住家裡,這是親戚們得知沐樂租房在外最常見的關心,當然還有什麼省錢、照顧父母之類的衍伸問題無意外的接踵而來,審問式的關懷,沐樂從小訓練,她遊刃有餘地淡笑、耐著性子一一解答,因為她早就清楚知道頭幾個人提起時不免要再多解釋個兩三句,等到繞了一圈那什麼三伯五姨都問過後,當那個什麼表叔,堂嫂的提起這問題時,等不及她本人開口,他們就會搶著替她回答,甚至會自動幫她潤飾她不曾說過的理由。人多嘴雜之外還有kRP1P(BkO8jvD@eTJ9NmWHaTPen&r3L=bN*lJ!PxkN9YbgOf!Z點重量不重質,這就是大家族的關心和問候,很多時候不過就是更新一下個人資訊,在發表個幾句置身事外的建議,虛應一下社交需求,他們要的不過是沐樂親口說出個理由,不一定要真實,但一定要平凡、保守,因此當沐樂說離公司近,這了無新意的答案很好,大家接受,沒人會認真考究這是不是藉口。

然而宋欣穎3=USV9!zPG!hJPBYQm1@*(#2kE=7I9Jkh#D%81)k$5yXZPFLdS對於關心的定義稍嫌複雜,非用上下唇碰一碰,透過聲帶振動產生的三言兩語的就能完整表達。陪著她,當她想說話的時候,有個人守候在身邊聽就是最好的關心,於是沐樂搬回來的當晚,她約了沐樂在母校碰面,兩個人半手啤酒在高中的操場上餵蚊子,聊生涯規劃、聊感情近況、聊好友八卦,什麼都聊,至於核心的沐樂為何不住家裡的話題卻始終沒有觸及。

「妳,遲早都要再面對阿姨的…...」

散場前,欣穎忍不住多說了這麼一句,像是塔羅沾星一樣,沐樂說不不出口的煩惱,欣穎猜著七八分,她沒多問憑藉自己對沐樂的-Was0z8ztx)Qg5%G9b5miLP$*RCZ2b-jVLgUShvBs*GSX^GrIG了解,依然能精準地給了一句關於未來的預言。以至於後來沐樂想不起那晚兩人都聊了些什麼,可是每當想起橫梗在自己與母親的問題,欣穎的這句話總是在心裡敲得咚咚作響,迴盪不已。

遲早,再面對......

會說再面對,是因為這Gp1QwehWMIOm%ZaDjl$pU(g69UoD7wD%oeI3S!OF++c+5IW3vA事情發生過不只一次,最初是發生在沐樂國中時期,當時的她還在摸索,好像喜歡女生但也只是好像。

「媽,我覺得啊,我好像喜歡女生耶。」

向來心事藏不住的沐樂,喜歡利用晚餐前的前夕,倚著4)a5pWV@TC^Hssu7lLjDaxqlp^-ELRMV=GDth!Dt)Y3uj(ix@2廚房的門,叨叨絮絮的說一天在學校的大小事,母親多半是隨意地聽很少往心裡去,畢竟沐樂那點兒煩惱不過是芝麻綠豆事。

「啥?」

魚下鍋後油、水不相容而起的沙沙聲顯然還不夠響,蓋不過沐樂的煩惱,而沐樂的悠悠一句話像炸彈扔出口,炸得許太太顧不得魚肉煎碎的問題,她略顯驚恐地將注意力全迅速的從炒鍋中的魚轉移到女兒臉上,認真仔細的bRi5lr0gBavJ^==2c7xofO*ATJ@sJBMK6&BSku*GSqO!2mK17R研究剛才有幾分真實。

「好像啦,我也不是很確定…」

母親如臨大敵的反應,即使不太會看人臉色的沐樂都知道空氣中的氣氛不對勁s!ivrG+b266B%ow88iC^)_o^0ls+PUL4@K5*5C#tuYUYHtiKF$,她聳了聳肩說了好像,隨後又增強了一句不確定。

「哎呀…妳還小才會不喜歡男生,這是暫時的而已,長大了就會正常了。」

許太太從沐樂聳肩和極為不確定的語氣中緩和下情緒,她吐了口氣說了這些不知道該算是安慰自己還是開導沐樂的話,8+DPQ(l-u0ZS3P(#cOb-crj0E5(xES(oAMe(#$%Ad3r1IEyz%d母女兩人關於沐樂喜歡誰的話題就此掀過頁。沐樂的不確定對母親來說是種逃避式的安慰,只是好像嘛,又沒有肯定;母親的一番話給了沐樂安慰式的逃避,暫時的,等長大再說。

當天晚餐的魚沒有母親原本擔心的煎碎,整尾魚意外地漂亮完整,只不過有一面煎過頭的給焦了,但還好有一面是完美的金黃,母親不加思索地選擇金黃的那面,色香味_kjwa)9(UiJm!uJngdI)Dq-QQ=b!+*Bi+BL@F9WqRdKzzZQiUR俱全的端上桌,整頓晚餐無聲息地結束,沒任何人發現魚另一面是黑焦。

這次經驗讓沐樂體認到兩件事情,首先,她明白有些事情她最好像那尾煎魚一樣翻過面,選擇光鮮亮麗示人即可,沒人想看清完整的全部,所以隔日沐樂再度倚靠在廚房門時,她回到平日裡的芝麻大事上,而母親也就繼續專注將魚煎得完美。再者,就是母親認知裡的她只是不喜歡男生和自己所說的喜歡女生之間乍看好像是一張紙牌正反面,兩者的差異好似能拿在手上輕易的翻轉,但真相是一張牌的厚度如O%tQezQ6ApMdK4)*E2BZ7sRgXK9#@rg$f0AbbDhjHIiVMNaW%4果微觀的以奈米為單位,能厚到比柏林圍牆還厚,能把母女倆隔成東西德。

猜想就是這些家常般的事件一、事件二,慢慢的將沐樂雕成背離母親預想的模=tKyro5CcvflA-5CR-EIx1Mtolj8aB!nCTvyLaM^SP6*9eF^ls樣,而往後面對想法隔閡所形成的鴻溝時,沐樂只是一再地選擇棄甲而走,頹然雙手不懂如何解決。

提到沐樂與母親之間,就不得不再多說這件事,關於沐樂曾經考上第一志願的女中的事,會說曾經考上,是因為曾經讀過第一志願的虛榮擋不過女兒可能變成同性戀的潛在擔憂。所以當年許太太表面上用離家近的牽強理由勸說,而真正的理由母女兩人是不言而喻,沐樂乖順地選了鄰近的、男女合校的高中,當然真正的重點不是鄰近而是男女合校,但當親戚們問起,沐樂她笑容堆滿臉的說著離家近,彷彿講多了就會變成真,事情就變簡單。隨時間推移只是驗證這決定的荒謬與意義不明,沐樂沒有因為有和男生相處的機會而變成什麼,畢=PJ@BsUGaK8JReb)mg1Z_!S6BLd@L6cuURVWeO+32(Kn79xj*R竟我們都明白把一粒鹽放進糖罐裡,不論身邊糖有多甜,它一樣是鹹。

高中後的求學歲月裡,沐樂只帶過一個同學回家,那人就是宋欣穎,理D9%-6ObWoffA&h0^2*B&WSV(1ZY5A3orZxI3i!x=tVmD&uY)C5由並非當時的欣穎有多特別,而是母親草木皆兵的打量眼神、探詢口氣,弄得沐樂打從心底發誓再也不帶同學回家,尤其是女同學。

「抱歉,我媽她根本有病,她懷疑我喜歡女生,所以才會這樣子對妳。」

兩人寫了好一陣子的數學習題,沐樂才屏住氣息,uT&ctsjB%bOFvX9rqdnf7@59MQco&5sGyYjd0ABnEVDNfLwZ+i讓語氣盡可能地漠然,好顯得不經意,好淡得像誤會甚深的無奈,好深深掩藏真實的自己。

「妳媽剛才有怎樣嗎?」

欣穎一臉疑惑的望著沐樂,她先問出口後才開始在腦裡回想進門時沐樂跟她母親的互動。

有時,所謂旁人的異樣眼光只是我們自己的想像力過剩的副作用,就像欣穎根本只在乎明天數學考試過不過得了關,許媽媽打量的眼神,如此細小的事才進不了她心裡,然而沐樂的想像力讓她太想掩飾卻反而落得欲蓋彌彰6J(&)9c=C4O6LMwKYo_FOinsJH$=Blf7r&MIfR#cC5)h^WtyEz,一來一往間,反而讓欣穎覺得沐樂可疑。

「沒啊,沒事啊。」沐樂心虛,她下意識地將眼神撇開。

「是也沒關係呀。」

欣穎敏銳的觀察將沐樂逃跑的眼神逮得正著,此刻她幾乎篤定沐樂喜歡女生,她不在意的聳肩,一派輕鬆的說話。

「不過…不要愛上我就好。」欣穎隨口又補上這麼一句。

聽到欣穎的回答,沐樂語塞的思量著剛才的沒有關g-ku9kk-haL-5nigHmOog_eoD8tz-+3i7B3+-#=r5ohulckHkN係有幾分真實,還有隨後補上的不要愛上我就好又是什麼心態,沐樂眼球轉一圈,腦裡已經轉了百回,排列出各種可能的組合,她不敢隨意開口,深怕欣穎只是表面上不在意,實則心存芥蒂。

「還是妳已經愛上我了?」

JC*5ii=FP^7mD5oeQB3QMyY)ZE(LY^60P^ckDp!yIqnFln#kHT穎自戀的說並且嘻皮笑臉的伸手攬著沐樂的肩膀,當欣穎的手紮紮實實的一掌拍在沐樂的肩上,這沒有猶豫的接觸讓沐樂鬆了口氣,讓她確定了欣穎是真的接受這樣的她。

「拜託,我是喜歡女生,但不是只要女生都喜歡好嗎A72$Nt0NA6+y=7E#o=bT8lE2fQFgxKUbvK1kZ$j5m44uwmod3H?」沐樂朝欣穎翻了白眼,擺出一副受不了欣穎自戀的模樣掩去剛才心裡的忐忑。

「所以妳有喜歡的人嗎?」欣穎隨口一問。

「沒有。」沐樂否決的太快,反倒讓欣穎嗅出八卦的氣味。

「騙人......」欣穎發亮的眼睛望著沐樂,打從心底質疑沐樂的答案。

「那不重要...…趕快算妳的數學...…」

想起暗戀之人的那一秒沐樂牽動而起的嘴角,但很快的又拉平,撫一撫剛才激起的漣漪,強作鎮定地要欣穎D9YtHK#1qUh_WRZXup4ChOzIKz-WIZIyKLFIRw!6zz7@4Ng1*O把焦點轉回書上。

會記下的是留在心底,能留在心底才是真正重要的事情,這恰好說明為何沐樂早已忘了那些數學該如何解題,卻記得音樂班的學姊綿密的長睫毛眨動的模樣,還有再後來,大一的普通心理學記憶也只剩下第一堂課她不時偷盯著的,學姊熱褲罩不住的一KkF6a+JUt-U21xh@Mg)RrO7t-gaa8uBftW2@uts*%p_%5)Q^bT雙白皙長腿,以及腳踝閃著金光的腳鍊。沐樂不明白自己為何總是記住些不該記得的,該記得的卻都兩手一攤的給忘了,但不管如何,後來學姊們都只留在記憶中,而沐樂自己也成了別人口中的學姊,才驚覺原本以為才剛上架曝曬的,轉眼已經蹉跎十年光陰,高中、大學都慢慢泛黃成過去。

 

作者:

妳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