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當移民身分遇上同志身分,這些人的生命故事會多麼不同?《酷兒亞洲-香港》訪問了在香港擔任教授的菲律賓籍跨性別布蘭達(Brenda Alegre),她提到自己的菲律賓的同志權益情形,以及在香港的同志移工情況。


(圖/GagaOOLala)

布蘭達出生於菲律賓,她接受《早晨》網站訪問時,提到自己在五歲的時候她看著電視上的神力impH0bzq++FnguUWQZUuve_h**[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女超人(Wonder Woman),希望自己可以成為她,那是她了解自己性別的時刻。而當她看到超人(Superman),發現他是她的初戀。

不過布蘭達強調,她是跨性別女性是%Pr4hq_N#[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5KMgrTF=*i3cqiH5Mo因為她的認同是女人,而非因為她喜歡男人。偶然地,她只喜歡男人,但喜歡男人並不是她的性別認同為女人的原因。

長大後的布蘭達成為了教性別的教授)Y%!#78vxeS%RE31gkejD724SYB3iIBA&=h)DJwwg1=CK42l$I,目前在香港大學文學院教書。七年前她因為這個教授職缺而來香港生活,七年後她還是在這裡,身為菲律賓跨性別女性協會的理事,持續為性少數發聲。


(圖/GagaOOLala)

談起菲律賓的同志情況,布蘭達認為菲律賓的同志文化相對活躍,但是法律上並不被接QZksE!$127%1^KFU2#eMd0I%ousyXJ3XflXloS5L6xgqS4*LVW受,譬如菲律賓並沒有性別認同法條,或者反歧視法條正在擱置中。布蘭達:「由於菲律賓的天主和基督信仰,同志雖然融入社會,但社會還是監督跟控制同志的行為。」

關於在香港的菲律賓同志移工,布蘭達說由於菲律賓只有各一個詞來概括所有同志男性跟女性,分別是Bakla跟Tomboy。但是當同志移工到香港,接觸到「跨性NYdgjXY&^=Tj#4W%#5iRY5OjyKeUPHmx+$^MU&aNcM$CJciGlR別」這個概念,發現自己可能是跨性別。然而,當有些跨性別認同的移工想要進行性別重置手術,卻因為他們的工作合約要求他們是女性性別而不能。


布蘭達跟《酷兒亞洲-香港》主持人馬丁相談。(圖/GagaOOLala)

雇主層面,布蘭達提到有些雇主會希望家中幫傭是女同志,因為這樣她們就不會出去跟其他男人約會,也不會跟雇主老公發xc=D(KNbDC91AV7pKubvZXxI-3uUHhfvxaVU0XVCudFeeRMJ7o生關係。但布蘭達卻疑惑,這些雇主怎麼知道誰是女同志呢?

當移工遇上同志,文化差異與特殊際遇會有什麼故事?

讓我們跟著《酷兒亞洲-香港》,了解更多在香港的外籍同志故事。

《酷兒亞洲》紀錄影集共有四期,分別紀錄香港[email protected]@wi$yY#r&6$QtS+#le#fvKQuIkjE#sng)bgQbulWCy+、菲律賓、日本及越南等地的同志權益問題,直指亞洲同志時下面臨的議題。

 

esoure: morninghk.com

看更多《酷兒亞洲》文章請點這!

第六屆「台灣國際酷兒影展」來啦!最新消息請至專區閱讀

延伸閱讀

妳也會喜歡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