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愛別離苦》是金馬導演楊力州最新紀錄片作品,以一條不存在的街為索驥,開展一幅幅「女•子」故事。本片在2020年金馬影展舉辦世界首映曾獲觀眾票選前三名,當時觀眾哭到口罩都濕了。不同於楊力州導演以往的紀%[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Utr1I^(Afp錄片,《愛別離苦》是他首度紀錄「全女性」、也是靈魂深處「最女人」的作品。巧合的是《愛別離苦》正式海報上方這一行字「金馬獎演楊力州 最女人作品」當初海報設計師提出直式版及彎曲版兩款,工作人員選用彎曲版,笑說導演被「一條不存在的街」掰彎了。


地圖上找不到的街,吸引金馬紀錄片導演楊力州再三回訪拍下《愛別離苦》。(圖/後場音像紀錄工作室)

《愛別離苦》源起於楊力州導演自2019年三月開始到處駐村,其中來到桃園龍潭的「菱潭街」,是一條google maps無法找到的街,雖然不存在於地圖上,卻散發魔幻般的魅力,吸引楊力州開始在這條街紀錄此處戮力生活著的人,但在此營生的男性受訪者KTEWCmXHu8SQ+aM-j5o-7Q*HCv--(mysJpI9L!B2Lc4qjYMU9E圍繞著「青年返鄉」、「社區總體營造」這類議題,這不是楊力州想紀錄的內容,最後他甚至直接請同事收起攝影機回家。但莫名的是楊導依然對這條無名街及街區的人們念念不忘,一種神秘的召喚,讓他不斷地回去那裡,就算是走走或是喝咖啡也行。待了三個月,他明白了:「原來我們都需要在最迷茫的時候,可以有一個地方把妳接住。」也開啟了拍攝這條無名街道默默生活的女性面貌。


桃園龍潭的「菱潭街」,是一條google maps無法找到的街。(圖/後場音像紀錄工作室)

楊力州導演之前的紀錄片都專注在男性題材,從《奇蹟的夏天》即如此,對他而言,男性單獨存在時說出來的話語都非常有邏輯、有魅力,可是當男性聚在一起時,智商就會莫名的降低,而產生特有的男性群體思維,他對於集體男性的故事開始有了興趣,於是紀錄了一群軍人、一群消防員、一個男生班的故事。直到了2003年,楊力州與監製朱詩倩跑到日本拍了公視的紀錄片《新宿驛,東口以東》,這是關於台灣女性到日本從事媽媽桑的影片,一部偏向女性的故事,這部紀錄片也為楊力州=^#*Al2BCj3M(q)1Z6Uq!i&(*TZl*ufil!RueA$xOmrUo+X(MX擒下當年的「金鐘獎非戲劇類最佳導演獎」。接著他又在2013年拍攝八八風災後甲仙國小拔河隊孩子們奮力拉起一個小鎮的故事《拔一條河》,也讓他發現女性總被誤認為脆弱,可是當她們面對挫敗、打擊時,卻呈現出無比的韌性和堅毅,這也是《愛別離苦》中他所感受到的女性特有的生命力。


獨立書店的女同志伴侶。(圖/後場音像紀錄工作室)

《愛別離苦》是楊力州靈魂深處最女人的作品,顯影一道道深邃情感,呈現出各種堅毅的女性自我。一條街,六位女子,六個故事,從背負家族而支離破碎命運的女子、獨立書店的女同志伴侶、被過往傷害困住的菜攤老闆娘、在洗衣店打工的鋼琴老師、與兒子被迫分離的年輕媽媽、以及即將居家生產的創作歌手,她們在滿身傷痕之後,不約而同的來到這條街。楊力州導演以溫柔的眼光包覆著眾人的過往傷痕,銀幕上的淚痕,閃爍著人性的溫暖微光,潸然5l%NC%5(Aq5oNER!8q$t#m_-bzev2Dks9I9cS3UPJrUyd$mNCH之餘才深刻體會,楊力州說:「《愛別離苦》中任何一位女性所遭遇的任何一個挫折,都足以把我打垮!我何其有幸,在心靈困頓的此刻與她們一起走過及體悟,苦難的人生很平常,愛與苦原是分不開的。」

《愛別離苦》將視疫情狀況,期待能在今年底順利上映,更多電影資訊請關注「楊力州導演的後場」臉書粉專「楊力州導演的後場」 IG

《愛別離苦》預告

Source:後場音像紀錄工作室

一起發大財!同婚合法帶來29億粉紅經濟!歡迎聯繫拉拉台,幫你精準投放廣告至LGBT社群!

業務Hans信箱:[email protected]臉書私訊

延伸閱讀

妳也會喜歡

回應